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410 你回来了

她不笑的时候,已经是风华绰约,冷清尊贵,这一笑,红唇微勾,那道浅浅的弧度,更是为她增添了几分动人的气韵,仿佛天地之间的景色,都变得暗淡了不少,唯独那一人,一身红衣,如同热烈燃烧的火焰,让人迷醉。

这一笑,顿时看呆了不少人。

连飞城原本觉得自己已经是相当俊秀,但是看到这笑容,他心里除了惊艳,竟是生出了几分自愧不如。

那样的人,仿佛是云端飘来的一样,干净,纯粹,而动人。

但是也正是这感觉,才最让人沉沦。

他很快恢复过来,而后留意到周围几个人还在痴痴地看着,顿时心生不满,冷哼了一声。

那几个人这才猛的惊醒,发现连飞城的脸色不太好看,当即知趣的转过眼去,心里却是赞叹不已。

原本没仔细看,这一笑,却真是不知胜过了以前见过的诸多美人!

连飞城上前几步,脸上带着客气的笑容,目光却像是长在了凤长悦的身上一般,中间带着几分痴迷和渴望。

那眼神,让凤长悦心中顿生厌恶。

“在下连飞城,乃是西凌域连家之人,阁下看起来十分面生,不知是哪家公子?连某见阁下气度非凡,十分敬仰,故此想要交个朋友,向来阁下应该是没什么意见吧?”

凤长悦脸上的笑意微敛,眼角眉梢早已经沾染了几分寒霜之意,看起来几分冰寒。

连飞城平素也算是个有眼色的,但是眼下,他心中正满是激动,一时就没注意到凤长悦的神色。

他说完,脸上就带着势在必得的笑容。

毕竟这几个人,看上去都是十分陌生,整个西凌域出名的炼药师他都是知道的,那些人也都会给他连家几分面子,所以此时他说完,便是等着对面的红衣少年主动攀谈了。

凤长悦声音淡淡。

“关你屁事。”

众人惊呆!

一时间,听到她声音的人,在确定那句话的确是冲着连飞城说的时候,都是惊掉了一地下巴!

关你屁事!?

这谁啊,居然敢这么大的胆子,对连飞城说这样的话!?不想活了吗?

连飞城也懵了,从小到大,还没有人这样跟他说过话!

他愣了一瞬,看到眼前那红衣少年脸上淡淡的神色,才确定对方的确是在冲着自己说这话!

他心中终于猛的窜出了一股怒火!

他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难看:“你说什么?”

凤长悦挑眉:“我说——关你屁事!”

这一次,她的声音轻轻朗朗的落下,顿时像是在湖面上扔下了一颗石子,荡起无数涟漪!

船上的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疑惑的看了过来。

等看到是连飞城的时候,不少人都是脸色微微一变,而后更是很多人露出看好戏的神色。

连飞城被人这样看着,羞恼而愤怒,但是看着那张淡然冷清的脸,竟是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不少人心中暗笑,这红衣少年,只怕是不知道这连飞城的身份吧?

否则,怎么有胆量说这话!

“你!你好大的胆子!”

连飞城身后的一个人,终于反应了过来,而后立刻高喊了一声,满脸不忿:

“你是个什么身份,居然敢这样和飞城说话!?你可知道他是什——”

“连自己的狗都管教不好的人,我没兴趣知道他的身份。”

凤长悦轻描淡写一句,立刻将那人堵住,脸色涨红。

这、这不是在说他是狗吗!?

虽然他们这些人,的确是有讨好连飞城的意思,但是被人当面这样说,自然都是无法忍受的!

“你!”

“闭嘴!”

连飞城立刻阴沉的低喝一声,后面那些人顿时卡主了声音,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想要反驳,却也不敢招惹此时的连飞城。

连飞城心里当然很恼怒凤长悦方才说的话,但是对于方才骂他管不住自己的狗的话,却是觉得有些丢人。

他还在这儿呢!那些人就这么不知规矩的插话!不知道现在多少人都在看着呢吗?!

他目光沉沉的盯着凤长悦,有些阴狠的笑了:“你倒是胆子够大。”

说着,竟是忽然扬起手,便打算打出一拳!

凤长悦目光忽然斜斜一瞥,同时身形一动,便已经躲开了他的攻击。

轰!

那一拳砸在了船身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

这船是用千年金丝纯木铸就,硬度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这一圈下去,船没怎么样,连飞城的手倒是立刻肿了起来。

他眼角微微抽搐,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忍住了那疼痛。

凤长悦双手抱臂,似笑非笑:“我没兴趣知道你是谁,但是我想,应该有人想要知道你的身份。”

连飞城听到周围低低的嘲笑和议论声,心里已经万分愤怒,原本下意识的便要再度出手,听了凤长悦的话,却是忽然停了下来,豁然转身:

“谁!?”

在这的人,有谁不知道他的身份的!根本没有几个人敢招惹他,倒是这红衣少年,实在是找死!

凤长悦眼角微挑,看向某个方向。

连飞城忽然一愣,而后就感觉到一道目光,轻轻浅浅的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而后,一道平静却带着莫名的冷意的声音,忽然从船头传来——

“不知阁下,这是要做什么?”

众人屏息,纷纷转过头去。

连飞城立刻心中暗叫不好!

这动静竟是被那千夏荷看到了!

对方虽然只是一个丫鬟,但是实力看起来不弱,最关键的是,此时此刻,她代表的是千族!

他如何能招惹!?

听到那道女声,他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现在是在千万千族的黑船上,而不是在自己可以作威作福的家族里面!

他硬着头皮转过身去,果然看到那站在船头的夏荷,此时正看着这边,神色有些冷肃。

夏荷看似柔婉,但是遇到事情却是十分干净利落,不然也不会走到今天的位置。

“这位公子,你若是不想在这船上带着,自然可以下去,夏荷,绝不阻拦。”

一句话,让不少人额头冒汗。

不过是打了一拳,竟然就这样严厉!

下去?开玩笑!这里可是幽冥海!下去了,岂不是死路一条!

连飞城的脸色顿时也变得十分难看,他向来是大少爷脾气,少有人违逆。今天被人当面骂了不说,竟然还被一个小姑娘这样教训!丢尽颜面!

但是碍于对方的身份,他却只能忍耐!

千族,他还惹不起!

他沉默了片刻,才从牙缝中挤出了一句话:“对不住,我不会这样了。”

夏荷看了他一眼,神色却是依然有些冷淡,收了笑容看着便是有些渗人的威严。

“虽然诸位是凭借自己的本事前来观摩的,但是也还请大家都各自注意一些,不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这里——毕竟是千族的地盘。若是惹出什么事端,我们也不会姑息。还请诸位自己掂量。”

说完,她便是看了一圈,嘴角又浮现几分笑意。

“相信诸位心里都有分寸。”

死寂。

连飞城的脸色越发难看,却也是不好再继续,只好点了点头,而后往后走了几步。

众人很快装作没什么事情发生的平和样子。

凤长悦随即感觉到那夏荷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扫过,微微抬眸。

夏荷在船头看的一清二楚,这事情就是那几个嚣张的世家子弟闹出来的,而那红衣少年看起来没什么靠山的样子,那些人才会以为好欺负。

实际上,在这里,这些人,其实都一样——都是蝼蚁罢了。

她心中有些不满,便当众教训了那连飞城,心里对那红衣少年也还是抱着几分好奇的。

一开始的时候,她远远看去就知道这少年长得极好,此时距离近了,才发觉竟是这样的绝世风姿。

她心中难免有些心软,脸颊也有些热。

所以,说话的时候,其实是有些偏向那红衣少年的。毕竟,那少年是故意引她出来的,她也看的出来。

而后,她的目光自然又在那人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很快,就对上了那红衣少年的眼睛。

夏荷微微一愣。

她原本以为,这少年玲珑心思,肯定知道方才她是有些偏心于他的,加上她是千族的人,对他们而言,身份更高一些,他应当是对她有些感激和受宠若惊的吧?

可是,方才那一双看过来的眼睛,却是十分幽深沉寂,竟是让她心头猛的一凉。

也不知道为何,她下意识的转开了视线,等到感觉那人看向了别处,她才缓缓的吐出一口气——

太奇怪了!

不过是看了一眼,竟然就这么邪门!

她方才那一瞬,不仅没有感受到一点喜悦和感激,甚至还似乎觉察到了一分…嘲讽?

她摇摇头,觉得不太可能。

再不懂事的人,也不会这样明目张胆的对她表露这样的情绪吧?

应该是她看错了…。

但是看过了那一双如同淬了冰的眼睛,她原本有些泛红的脸颊,却是逐渐恢复了正常,心里那一份悸动也被压下。

她很快将注意力放在了黑船之上,控制着船飞快前行。

凤长悦嘴角微微一勾,眼中却是带着几分冷意。

千族的人,似乎…都很骄傲?

她看向远处,依然是一片白茫茫的雾气,什么都看不清晰。

因为行进的比较快,只能看到一*的白色浪花。

周围无比安静。

偶尔海风吹来,带着几分咸湿,和一丝隐隐不可觉察的威压。

这里的灵力很是浓郁,但是凤长悦也敏感的觉察到,这之中似乎有着什么猫腻。

她的眼睛盯着那一片迷雾,手指却是不自觉的抚摸上了自己的金色手镯。

在鬼域之中的那最后一个多月的时间,谁也不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但是,能够在抵达千族之前,经历了那些,真是再好不过了…。

看她静静的呆在那里,凌朗和岳小棠也没上去打扰她。

倒是周围还是有一些让人不太舒服的眼神,不断的扫射过来。

那些人自以为掩饰的很好,其实早已经被觉察。

连飞城走回去,那几个人想要安慰他,看到他的脸色,都是不再敢言语。

“那人怎么想的?居然在这个时候得罪连飞城?现在在千族的地盘上,连飞城不会做什么,但是一旦回去,那可是…危险啊…”

“你管他呢!自己作就没办法了!谁不知道连家的家主是凌家的供奉长老?这样强横的背景,连飞城这样嚣张,自然也是有资本的!至于那少年…一时痛快,只怕以后…。”

“说起来,连家仗着有凌家的庇护,近些年是越发的嚣张了…不过,谁让人家有个八品炼药师的家主呢?那可是连飞城的亲爹!他应该是随着凌家的人一同去了吧?连飞城本来也可以一起的,结果偏偏跟咱一起,搞得咱们都不痛快!”

“算了,都别说了。你们当他们听不到?”

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凤长悦却是忽然看了凌朗一眼,目光有些诡异。

她猜测这连飞城的身份不低,却没想到,竟然是和凌家有关系?

可是,这凌家正经的大少爷,还在这委委屈屈的跟着呢!?

说来,凌朗这一路,好像也的确挺憋屈的……跟着凌家去,好歹比现在威风一点不是?

凌朗被她的目光看的一个哆嗦,心里也万分不平,差点就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他爹还有点本事,他算什么东西?”

虽然他早就和凌家没什么关系了,但是骨子里的傲气还是有的,对连飞城,他根本看不上。

别说以前他身为大少爷的时候,连飞城这人连见他的资格都没有,就是现在,他也看不上他!

什么玩意儿!

岳小棠在一旁,看到凌朗的表情,忍不住笑了笑。

连飞城目光沉沉的看了这边一眼。

凌朗回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船上之后再也没人大声说话,气氛变得有些压抑僵冷。

直到,那一片隐隐约约的轮廓出现在眼前——

“诸位,我们即将抵达,前面是最凶险的一片区域,还请诸位注意安全!”

夏荷忽然扬声,喊了一句。

众人立刻精神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看向那边!

“那里——就是千族吗?”

无数炼药师终其一生,都想要前来一看的地方!

那个存在于传说中的天赐的炼药家族!

不少人都是走到了最前面的位置,恨不得立刻飞过去!

夏荷见此,眉头微蹙。

她已经提醒了,这前面是最凶险的一段地方,这些人怎么好似完全不在意?

罢了,反正是生是死,也没什么关系。

凤长悦眼中,映出那一片起伏的轮廓。

白色的雾气似乎变得更加浓郁,但是那蜿蜒的线条,却似乎变得越发的清晰。

她原本以为自己纵然不会很激动,但是也应该有一但迫切或者好奇,这种感觉,在从空间隧道之中出来的时候,感觉最为明显。

然而当真正的看到的时候,她的心情却是无比平静。

凌朗和岳小棠只以为她性子向来清冷,便也没有在意她安静的模样。

凌朗低声嘱咐:“别看咱们快到了,这前面的一段,是最危险的地方。一定要小心。”

大部分人都已经挤到了最前面,虽然尽力的压制自己的激动,但是脚下动作却是不停,生怕晚了一步。

也怪不得这些人这样,对于炼药师而言,一生能够来到千族一次,已经是绝大的荣幸!

岳小棠闻言,认真的点了点头。

很快,那片轮廓,便是越来越近。

前面已经有人忍不住脸上露出了兴奋骄傲的笑容!

然而就在此时,周围原本平静无比的海面上,却是忽然掀起了一道高高的波浪!而后猛的扑来!

这突然的变故立刻让众人惊住,然而等看到那不过是一道波浪的时候,都是松了一口气。

最前面的那人一手轻挥,便是在身前布下了一层结界。

这小小的波浪,还能闹出什么来?

然而下一刻,他脸上还未褪去的喜悦和兴奋,便是骤然僵住!眼底陡然涌现了巨大的恐慌!

因为那一道黑蓝色的波浪,竟是直接穿透了结界,而后猛的扑了过来!

不过是一眨眼的时间,他的身体便是被那海浪包裹,而后席卷而去!

他没想到自己的结界竟是一点作用都没有,根本来不及反应,整个身体就已经从船上掉了下来!

最痛苦的是,那海浪拍打在他的身上的那一瞬,他觉得自己身上的骨头都碎了不少!

他好歹也是三星灵宗,*力量绝对算不上弱,却没想到,这不过是一道海浪,就直接打碎了他的骨头!

他连一声惊呼都发不出来,唯一的一点意识让他在即将掉下去的时候,陡然用双手死死的抓住了船身的边缘!

直到此时,感觉到身下那巨大的拉扯力量,以及那被碾压一般的痛苦,他才终于有机会喊出来——

“救命!”

这一系列事情发生的太快,以至于等他喊出来的时候,众人才陡然反应过来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人听到声音想要上前援助,却是被身边的人拉住。

“别去!那人不行了!去了也白去!”

那人悚然一惊,探头看了一眼,果然见到那人的下半身竟是已经白骨森森!血肉尽数被腐蚀!

他当即一个哆嗦,下意识的后退几步!双腿甚至都有些软!

周围的人也是一下子散开,没有上前出手的意思。倒是个个都警惕了起来。

这一道海浪,竟是有着这样的威力!

众人意识过来,纷纷神色警醒的朝着中间而去,生怕再被卷进去!

只剩下那一个人,死命的抓着那边缘,身下的肌肉皮肤已经全部腐蚀!剧烈的疼痛已经让他眼前一阵阵发黑!

他凄厉的惨叫声,并没有找来人帮他。

很快,又是一道波浪扑来!

这一次,终于将那个人完全冲了下来!

落入海中的声音,被淹没在海浪声中。

而那船边缘,被他抓着的地方,隐隐可以看到几分血色的痕迹。

那是那个人最后留下的痕迹。

死寂。

不过是眨眼时间,一个人就这样凄厉的死去!而且因为身体完全损毁,再无生还可能!

那好歹是一个三星灵宗!却这样轻易的被杀死!

而元凶,不过是一道波浪!

所有人的脸色都僵住了,还有的人双腿一软,差点跪倒在地,唇色无比苍白。

看起来,这一幕的确是给这些人一个大大的教训。

夏荷在船头的位置,看着这一幕,却是没什么意外的神色。

显然,不是第一次看到这场景了。

“我之前已经提醒过你们,这里是幽冥海最危险的一段区域,你们若是不在意,那么谁也救不了你们。”

众人噤声,心中却像是被毒蛇缠住,阴森,可怕!

他们之前都听过幽冥海的传闻,知道这里十分危险,但是从一开始,他们就是坐上了这船,一路安全无虞,而现在,更是已经看到了不远处千族的地界,心情自然更加放松,也就将那些传闻都放在了脑后。

况且,谁想得到,在这千族的船上,竟也是会遭遇不测?

想到方才那人死的模样,不少人都是打了个寒战,一阵发冷。

太可怕了!

夏荷看了他们一眼,面上没什么波动,心中却是生出几分淡淡的嘲讽。

这些人,不见识到真正的场景,就永远不会知道这里,有多么的危险!

而现在,看到他们惊惧的模样,又觉得有些没意思。

外来的人,终究是低了一层。

正想着,夏荷的目光却是无意间从凤长悦的身上扫过,微微一愣。

那红衣少年…依然站在之前的位置,神色平静,似乎不以为意。

夏荷不知怎的,就忽然有几分不悦。

装出这样一幅淡然的模样,对他而言有什么好处?

看不出来,年纪不大,心思倒是不少。

她挑了挑眉,随即看向了别处。

周围的海浪波动的越发厉害!

那黑蓝色的海水,携带了极为强横的力量,从海面上突然袭来,而后疯狂的攻击!

船身被不断的拍打,发出轰鸣震颤的声音!

而越过船身袭来的波浪,也是越来越多!

纵然船身很大,人都已经尽量朝着中间汇聚而去,但是那海浪飞来,似乎带着风暴一般,依然让人有些招架不住!

因为,他们的结界,对这些东西一点用处都没有!

船身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

不断的有人被卷下去!而后再也没有人上来!

这样的场景,也是逐渐让夏荷生出了几分慌张!

她自小在千族长大,也曾经不少次从幽冥海之上穿梭而过,不然也不会派出她一个人控船而行了。

但是她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今天的幽冥海,似乎格外的不平静!

那浪涛,是她见过的最剧烈的!而攻击,自然也是最强的!

所有的海浪都似乎夹击而来,将黑船控制在了中间,来回颠簸!

夏荷知道,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肯定是危险了,只得拼劲全力维持阵法,争取稳住船身,而后尽量加快速度前进!

然而那波浪,却越发强横的涌来!

她只得高声忽然一声:“所有人都集中力量在我身上!不然今天绝对过不去了!”

听到这话,众人也顾不上其他,纷纷将灵力注入夏荷的身上!

船身之下忽然发出淡淡的辉光,似乎稳定了一些。

看来还是有用的。

夏荷吐出一口气,周围人也是觉察到有所好转,都是面露喜色。

然而夏荷嘴角的笑容还没有展开,却是又忽然看到,一条巨大的藤蔓,忽然从海中升腾而起!

居然是百年不遇的幽冥之藤!

夏荷的脸色都白了!

这是在幽冥海深处存在的一种特殊的藤蔓,通体蓝紫色,在这深色的幽冥海之中,根本看不清晰,所以防御起来,也是分外困难。

这东西已经百年没有动过,谁知道竟是被他们碰上了!

怪不得,怪不得今天的幽冥海居然这般发狂!

这幽冥之藤其实算是千族圈养的,困在幽冥海之中已经很久,以前每次闹出事情的时候,都需要千族的人竭尽全力才能控制!或者,需要圣女出手才可以安抚!

但是现在,圣女怎么可能立刻赶来?!

若是来不及,他们今天就都要死在这里了!

这片刻思考的时间,那幽冥之藤便是又翻卷了几下,周围数十里的海浪,纷纷掀起!

一瞬间,风雨飘摇!生死之间!

夏荷立刻从怀中取出一个号,而后猛的抛出!

一道璀璨的白光,骤然亮起!

众人虽然不知道这幽冥之藤的厉害,但是看到夏荷的举动,却也都是明白,这是在向千族求救了!

可见他们遇到了怎样的危险!

不少人都露出了绝望之色,更多的则是恐惧和不甘。

他们尚未抵达千族,怎么能就这样死在这里!?

但是此时,对夏荷注入灵力,却也是只能维持船身稳定罢了!对那越发沸腾疯狂的海浪和那其中不断翻腾的幽冥之藤,根本没有一点作用!

凌朗咬牙:“这是什么鬼运气!”

居然撞上了这样的情形!简直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别人不知道,他却是听闻过一些的!

这样的风浪,根本是不正常的!

就这样的情况,如果继续下去,他们今天只怕都要死在这!

抬眼看,千族的地盘就在眼前!他们却不能过去!

他紧紧的抓着岳小棠的手,一边看向凤长悦:“怎么办!?”

第一时刻,他想到的竟然是问凤墨怎么办。

凌朗自己也有一刻懵了一下,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这样依赖这家伙了。

但是眼下,却也是没有其他办法了!

谁知道千族的人,什么时候来!?

凤长悦站在摇晃的船身上,却是稳如磐石。

这点晃动,对她而言还不算什么。

当初做的训练,可是比这要剧烈多了。

但是,这波浪的袭击,却是十分危险。

她一开始就站在比较偏僻的地方,所以那波浪暂时危害不到她,但是她也是看到了方才的那场景的,所以一点也不敢掉以轻心。

听到凌朗的问话,她没有回答,却忽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般,看向了某个方向。

在一片浓重的暗影之中,她似乎看到了什么东西…。

那道蓝色,只是一闪而过。

她却是立刻警醒:那东西,应该和今天的事情脱不了关系!

而后,那一道蓝色便是再度冒出,疯狂的甩动!

越是往下,就越是粗壮!而且还有无数的分枝!

那些粗粗细细的枝条,仿佛无限蔓延而去,在这阴暗诡谲的幽冥海之中翻腾,搅动风云!

而此时,在千族之内,原本安静的大殿之内,忽然有一人猛的站了起来!

“幽冥海出事了!”

望着众人疑惑的目光,上首的老者面色沉厉:

“幽冥之藤暴动了!”

“什么?”

一句话,顿时让在场的人都满面震惊,通通站了起来!

“现在不到一百年的期限,它怎么就暴动了?”

“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必须立刻解决!”

为首的那老者顿了顿,沉声道:“立刻通知初凝!你们几个,一同随往!”

“是!”

……

而在这一片疯狂卷动之中,凤长悦原本十分警醒,随时打算出手,然而渐渐地,她发觉自己的心脏似乎一下下的格外清晰的跳动起来。

心底,也忽然有什么东西在涌动一般。

而就在这片刻之间,一道巨大的波浪,猛的掀起,而后朝着她头顶而来!

“凤墨!”

凌朗和岳小棠当即嘶吼出声!

凤长悦抬头,目光澄澈而深邃。

那波浪之中,一带蓝色,格外清晰的映在她心中。

她忽然伸出手。

那波浪顿时将她淹没!

所有的声音都忽然消失,周围变得格外安静。

她却没有感觉到疼痛,周围一阵温热将她轻柔的包裹起来。

一根蓝色的藤蔓,缓缓的缠绕在她的手上,而后,轻轻的动了动。

安静,平和,而依恋。

仿佛,她离开已久,终于回来。

------题外话------

以后尽量都是早上九点更新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