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409 看上了?

他虽然和凌家决裂,但是这脾性是一点没改,此时不过一个小小的护卫,就这样明目张胆的拦着他,他心里自然不满。

“小爷的路,你们也拦?”

凤长悦咳嗽一声。

凌朗当即一震,这才想起来,现在自己的脸上是带着人皮面具的,就是想端着身份,人家也不认识他。顿时气息就虚了。

那护卫原本被他的气势震慑了一下,而后仔细看了看,却没发现什么不妥,便严厉了一些:

“想要进来这里,最少也是六品炼药师,你是吗?”

凌朗沉默,轩昂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还真是没资格。

当然,如果他依然是凌家大少,那就不可同日而语。

岳小棠在后面没说话,巴巴的看了凤长悦一眼。

凤长悦的目光从周围不动声色的扫了一圈,果然看到在这里的人,通通都是炼药师,一个随从都没带。

而此时,这些人也正如同看笑话一般的看着他们,似乎想要等着看他们如何应付这场景。

炼药师心高气傲,同行相轻,此时想要看笑话,其实也在意料之中。

不过,凤长悦可是没被人看笑话的习惯。

此时,那护卫的脸色已经十分严肃:“不是炼药师的人,立刻离开!”

凌朗心中郁卒,却忽然听到凤长悦开口。

“等等。”

她已经确认是六品炼药师的身份,那几个护卫也不是傻的,看到这样年轻的六品炼药师,自然态度极好,听她说话,立刻满脸笑意的回头:“您有什么话要交代的?”

凌朗看的心头一堵,却也是知道自己此时没什么资格说话。

凤长悦却是眉眼微弯,似乎带着几分笑意:“你们说,这里只有六品以上的炼药师有资格上来?”

那护卫愣愣的点头:“是的。”

“只要我能证明他们是炼药师,就可以上来是吧?”

这话似乎不太对劲,但是那护卫也咩多想,乖乖点头:“是的。”

凤长悦唇边笑意微深,而后道:“那就放他们过来吧,因为他们和我一样,也是炼药师。”

众人震惊!

那几个护卫睁大了眼睛,这、这两个人也是?

这三个人的年纪看着都十分年轻,难道都已经有资格了吗?

而凤长悦身后的众人,却也是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

大家都是炼药师,自然能够轻易的看穿彼此。凤长悦是炼药师他们是可以感觉到的,但是另外那两个人…。

有人冷笑。

那个少女甚至连灵宗都不是,看着就是一副没什么实力的样子,怎么可能是六品炼药师?!

这分明是那个红衣少年耍的把戏罢了!

况且,他如何拿得出什么证据?

炼药师身上的袍子都是特质的,根本不可能冒充,至于徽章,更是有着特殊的标识,一般人根本无法仿制!

他们倒是想要看看,这个谎言,这少年怎么圆!?

所以,一时间竟是无人说话。

凤长悦又在空间戒指里找了一会儿,而后,就在众人震惊的眼神中,再度拿出了两个徽章!

赫然也是六品炼药师的徽章!

所有人都傻在当场。

一个人身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的徽章!

那可是六品炼药师的徽章,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他怎么像是随手拿金币一样就轻松的拿了出来?

而后,那几个护卫就呆呆的点了点头,将凌朗和岳小棠放了过去。

凤长悦干脆利落的将徽章别到了两人的胸前,对身后的那些各色目光视若无睹。

一群人保持着诡异的安静。

而此时,传送阵也终于开启。

巨大的圆阵之上,一层浅淡的白光,逐渐从下面蔓延而出!

凤长悦清晰的感觉到,一股空间的拉扯力量,陡然传来!

嗡!

眼前一黑,众人的身影,便是消失在了传送阵之上!

除了最开始时那一刻的黑暗,凤长悦很快就适应了周围的环境,隐约看到那两人就在身边,她便静静的带着没动,只是从空间里取出了一颗照明的珠子。

而旁边,也陆续传来一阵阵的光亮。

很快,这个黑暗的传送空间,便是变得明亮了许多。

凤长悦看到岳小棠的脸色略微有些苍白,低声问了一句:“不舒服吗?”

岳小棠下意识摇头,等看到凤长悦黑色的瞳仁,又点点头。

一方面,这样远距离的空间传送,里面的空间乱流也相对而言更加厉害一些,她毕竟还不是灵宗,所以难免觉得略微难受了一些。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她上一次的相关记忆,并不是十分美妙。

就是在一个类似的场景中,她和爹爹以及宫叔失散了的,此时难免有些触景生情,心中烦躁。

凤长悦拍拍她的肩膀:“别怕。”

岳小棠用力的点点头。

以前她性子活泼的时候,向来不服输,但是经历了一场变故之后,性情沉稳了许多,很多时候也不再争强好胜,只是尽力就好。

原本心里的那些不舒服,在看到凤长悦那双黑色的无比安静的眼眸的时候,就逐渐被抚平了。

一旁的凌朗看了一眼,没什么表情,倒是忽然上前一步,低声问道:

“你怎么有三个徽章?”

一个炼药师身上,不是只允许有一个的吗?

凤墨这小子,方才递出去的徽章,他看的清楚,上面只有六颗星星,但是他现在,可是七品炼药师!

当然,他晋级之后一直很是忙碌没时间去更换也是正常。但是那最后一颗星星,居然那么暗淡!一看还以为他不过是个六品下等炼药师呢!

“而且,你那个徽章,时间应该很久了吧?”

凤长悦眯起眼睛,回想了好一会儿。

凌朗看着就无语,看来他真的很久了!

“嗯,这东西,大约是一年前的了。当时无意之间弄来的。”

凤长悦声音淡淡,垂下眼睛,看不清情绪。

拿到这徽章的时候,正是在那次的炼药大赛之上。

那时候,她颇为幸运的练出了六品丹药,随即就顺便弄了一个六品炼药师的徽章。

而那个时候…。她还记得,苍离骄傲的笑。

她垂着眸子,谁也没发现她这一刻的深思游离。

看到岳小棠和凌朗胸口的徽章,她神色已经恢复,嘴角轻晒。

“至于这两个…嗯,好像是路上捡到的吧?”

“……”

在哪儿能捡到六品炼药师的徽章,你说!你说!

凌朗心中腹诽,知道肯定还是凤墨自己不知道从哪里搜刮来的东西,当下也没什么追问的*,也不是十分在意。

反正能用就行。

岳小棠也很高兴。

他们两人当然不知道,在送给他们两人的时候,凤长悦已经在那徽章之上做了点手脚,用自己的精神力强行将那徽章之上的标识全部抹去,而后注入了自己的神识。

也亏得她精神力强大,这一系列的动作简直行云流水,无人发觉。

等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根本没发现那徽章的异常。

而隐隐约约,凤长悦还可以听到一些议论声,主角自然是他们三人。

其中,最主要的讨论对象,不初意料就是她自己。

她闭上眼睛,却是没什么心思去理会这些人。

一些人时不时的往这边看来,看到他们三人都没什么异常的神色,尤其那红衣少年,更是一脸无所谓的闭着眼睛似乎休息一般,反而显得他们这样很上不得台面。

渐渐地,议论的声音也就小了。

只是,众人心底的好奇心,却是一点都没下来。

毕竟,凤长悦三人对他们而言,的确算是陌生而惊奇的。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中间也经历了几次比较明显的空间乱流的颠簸,最后终于还是抵达了地方。

其实炼药师一生精钻炼药,大部分都不会在修炼之上花费太多功夫,所以一般而言,纵然是炼药宗师,也大多不算是什么决定强者,大多都是很一般的水平。

这三十几个人里,倒是都是灵宗,不过很大部分都是四星灵宗,五星灵宗已经比较少,而六星灵宗的,只有一个,还是个发须皆白的老者。

有几个人试探不出来,凤长悦多看了两眼。

总的来说,实力水平一般,所以这一路的奔波,倒是让不少人都很是遭罪。

凌朗本身早已经习惯,而岳小棠有凤长悦护着,状态也还不错。

以至于到了最后,看起来最正常的,竟然就是他们几个。

这样,自然又是有不少目光投来。

但是很快,所有人的目光,就都被眼前不远处的那一点亮光吸引了——

周围的颠簸显得越发的厉害了,空间乱流涌动的更加厉害。

然而此时,众人却是顾不上自己不舒服,个个神情都变得紧张起来,有一些眼睛甚至死死的盯着,满脸激动。

一股奇异而热切的气流,穿梭在众人之中。

凤长悦眸色微沉,看着眼前那白光越来越清晰,心脏跳动的速度,也是逐渐加快。

她不动声色的深吸一口气,面上冷清依旧,然而眸中却是已经波澜渐起。

她甚至可以感受到,那随之而来的,仿佛无比遥远其实就在眼前的那种陌生而熟悉的气息。

这种感觉很奇怪,分明什么都没有看到,然而她的心情,却是已经不一样了。

而旁边的人,随着靠近也越发的兴奋。

“马上就要到了!”

“出去之后,应该就能见到传闻中的幽冥海了吧?”

“应该是的!不过听说幽冥海十分神秘,而且充满危险,也不知道咱们…。”

“不用担心!”

一道洪亮的声音忽然传来,众人都是扭头看去,却见到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此时正满脸肯定的说道:“那幽冥海是很危险不错,但是那是对于咱们罢了!对于千族,那可真是算不得什么!等咱们出去了,只需要在岸边等着,千族的人便是会派人来,而后用大船将咱们接走!这一路上,有千族的庇护,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众人恍然。

这个事情,知道的倒是不多。毕竟也都是传闻中的事情。

不过这话,显然又让众人心中越发的兴奋起来。

凤长悦目光淡淡扫过那些人脸上激动的神色,耳边也略过无数的低声而兴奋的讨论声,神色平静,只是定定的看着那一道白光,逐渐变大,而后靠近!

终于,一道拉扯的力量传来,凤长悦等人终于从那隧道之中出来!

眼前一阵耀眼的光芒,凤长悦有些不适应的用手遮住了眼睛。

但是脚下,却是已经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已经踩上了厚实的土地。

她的手指慢慢展开,眼前的场景,瞬间映入眼帘。

入目,是一片平静的深色大海。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巨大的传送阵,而在不远处,就是一片看不到边际的大海,远处天空是深蓝色的,而那寂静的海面,比天空的颜色还要深一分,隐隐可以看到边缘一些浪花在不断的翻卷,而在更遥远的地方,则是飘动着一层白雾,以至于一眼看去,远方都是一片雾茫茫的,看不清晰。

但是,这也的确增添了几分神秘的气息。

凤长悦感觉到那浓郁的灵力,目光微深。

而周围的人,此时也是一片安静,充斥着一种奇异的敬畏和不安。

之前在那空间之中的兴奋和喧哗,此时竟像是完全被隐藏了一般,每个人的脸色都变得严肃而镇定的模样。但是仔细看去,却是可以看到不少人眼底的紧张。

这还没有到达千族,他们就已经这样了。

凤长悦看了一眼,心中竟是忽然觉得有些好笑,嘴角微动,眼中却是一片冰凉。

凌朗和岳小棠在她身边,倒是没发觉她的异常。

凌朗目不斜视,心里并不是很在意。

毕竟以他曾经的身份,也是可以直接前往千族,而不需要这样,在这里跟随众人等待千族的船来接的。

岳小棠原本也是有些紧张的,但是看到凤长悦两人都是一副淡然的模样,心里的那一点不安,竟也是烟消云散,变得镇定了许多。

“看!那是千族的船!”

众人等了一会儿,便是忽然有人惊呼一声,所有人都立刻抬眼看去。

果然,一艘巨大的黑船,正破浪而来!

凤长悦看到,一道人影,站在船头。

人群虽然依然安静,但是那种莫名的兴奋的气息,却是已经蔓延开来。

可见,众人心中都是无比期待的。

隐隐约约,开始有人小声的议论,

随着那黑色的大船靠近,那议论声,逐渐变作了惊叹声。

“那就是传闻中可以横跨幽冥海的千年金丝纯木铸就的大船吧?千族当真大手笔!”

“这个可真是羡慕不来啊!咱们奋斗一辈子,只怕也未必有人家的一分半分啊!”

“那可不是!我看那船头的,似乎是个女子?这样远远看去,便已经有了几分仙人之资啊!不知却是什么身份的人?”

有人低声猜测是圣女,也有一些人反对说圣女怎么可能会直接出来迎接,众人低声交谈,但是随着靠近,说不是圣女的人却是逐渐少了,因为那船头的女子,着实是风姿太盛。

黑船终于靠近。

此时,众人也终于看清,心中自然各自感叹。

凤长悦的目光淡淡扫过。

千年金丝纯木做船,神兽魔核做眼,更有上古阵法加持……

她嘴角微勾。

千族,似乎比传闻中的更加鼎盛呢…。

当那黑船终于停下,那上面站着的女子,也终于露出了容颜。

众人都是一片安静,不少人眼底都闪过惊艳之色。

“诸位远道而来,一路奔波,还请上船,稍作休息。我是圣女身边的夏荷,若是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

那女子笑意盈盈,语调温柔,一身浅绿色的衣服格外清新,看着便像是一株荷花亭亭玉立。

若非是听到她后来说出了自己的身份,众人只怕还在以为她是千族的哪位小姐。

之所以不像是之前春雨那样,引得众人怀疑是圣女,是因为夏荷的容貌虽然动人,但是看着却是更加柔婉一些,而且身上没有身为大丫鬟春雨才有的那格外显眼的贵气。

所以,众人心中各自感慨了一番之后,便是纷纷上了黑船。

虽然夏荷只是一个丫鬟,但是众人对待她的态度,依然十分客气。

笑话!

那虽然只是个丫鬟,但是也得看看是谁家的丫鬟!

就夏荷的这身份,拿出去,不知道可以碾压他们这里的多少人!

千族原本就尊贵,加上这女子还是传闻中千族圣女身边伺候的,众人自然又是高看一等。

凤长悦几人随着众人一同上了去。

上去之后,才发现,那上面竟是已经有了二十几个人了。

双方愣了一下,夏荷在旁边看到,嘴角弯弯笑着解释:

“因为有不同的传送点,所以迎接的时候,是沿着幽冥海行进的。这是专门迎接西凌域炼药师的,相比诸位也都是认识的吧?”

两边的人闻言,心中自然立刻跟明镜一样。

千族这次,倒是邀请了不少人。而且竟然将其他三大家族都分开了迎接。

其实这样倒也无可厚非。

虽然炼药师之间,不会搀和那么多事情,四大家族之间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大部分人也不是十分在意,毕竟真正的炼药宗师,是哪里都受欢迎的。

谁生谁死,跟他们都没什么太大关系。

不过这样一来,倒是可以将其他三大领域的炼药师各自聚集起来。

这可是难得的景色。

这些炼药师平素个个心高气傲,若非这一次是千族邀请,只怕也是请不来这么多人的。

不管真实关系如何,在这个时候,大家当然不会闹出什么事儿来,反应了一会儿,便是纷纷露出笑容,打起了招呼。

“这不是苏兄吗?多年不见,不知最近可好?”

“哈哈!哪里哪里!苏某自然是好得很!这么长时间不见,倒是听闻周兄终于突破六品炼药师了?当真是可喜可贺啊!”

来这里的最低资格就是六品炼药师,这话显然是笑里藏刀,但是却也不得不笑脸相迎。

“苏兄说笑了,我也不过是运气。倒是比不上周兄,听闻周兄之前一直闭关,原本以为这一次肯定会突破七品炼药师,不想…。哈哈!我说话直,周兄可是不要在意!”

“…。哪里会!哈哈!苏兄这边请!”

热闹的喧哗,所有人都仿佛关系好的不得了一般。

其中明枪暗箭,唇来舌往,倒是听的凤长悦心中好笑。

这些人有的是相互认识的,还有的则是听闻过彼此的名号的,不管怎样倒还是都能搭上两句话,唯有凤长悦三人一上去,就呆在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安安静静,无人搭话。

一方面,是因为凤长悦三人周身那冷淡的气息让人望而却步,一方面,则是因为问了几句之后,发现大家居然都不认识,也没听过这几个人的名号,自然也就没什么兴趣。

有几个年轻一些的炼药师聚在一起,正在聊天,忽然有一个人将目光看向了凤长悦。

毕竟,凤长悦就是站在那什么也不做,那张脸也已经足够吸引人的注意。

加上眉目之间冷清的气质,更是多了几分让人可望不可即的气息。

越是这样,有的人就越是心痒。

凤长悦知道有一些人正在看着自己,倒是也没有在意,但是很快,就觉察到一股犹如实质的视线,投射在自己身上,让她觉得不太舒服。

她抬眸,冷冷看去。

却正好对上一双带着几分笑意的狭长眼睛。

那人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模样,一身锦衣华服,一派贵公子的气势,看到凤长悦看他,脸上的笑容更深,很是感觉良好的点了点头,眼底还有着几分毫不掩饰的骄傲。

似乎觉得自己这一系列的动作和笑容,肯定气势十足万分吸引人。

其他几个人觉察到他的动作,纷纷看过来,见竟然是最神秘的那红衣少年,微微惊愕之后,脸上都是露出了几分莫名的笑容。

其实他们一开始就注意到这个姿容堪称绝世的红衣少年了,只是碍于不知道身份,所以也都没有什么表示。眼下看他们之中,天赋最好实力最强的连飞城率先出手,自然都是乐得看热闹。

美人,谁不喜欢?谁不想多看?

甚至,还有几个开始低声笑着调侃。

“飞城,怎么,有兴趣?”

连飞城私下有一些特别的嗜好,他们也是有所耳闻,当下见凤长悦三人无人理会,便是有些放肆的直接开口调侃。

“看上去面生,方才我也打听过了,似乎他们三人是最后才来的,好像没人认识。估计就是哪个不知名的宗派出来的吧?”

这话说的倒是过了,毕竟谁都知道,有资格上来这船的人,谁也不是好招惹的。

更何况,一眼看去,对方三人年纪都不大,居然能够达到这样的级别。

不是天赋太好,就是背景资源太强。

后者既然没听说,那么就应该是前者了。

不过,那又怎样?

这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天才!

连飞城的身份,想要做点什么,别人都是上赶着的!

“能被飞城看上,也是他的福气!”

另一个人看了一会儿,无意间看到凤长悦那一双幽深的眼睛,不知怎么觉得后背有点发寒,嘴里的话,不自觉就变了:“不过,看那人的表情,好像没什么兴趣…。”

闻言,旁边一人立刻接话:“这说的什么话?飞城看上谁,人不都是巴巴的上赶着来?还需要他动手?不说身份,便是飞城这风流倜傥的模样,只怕也是不少人苦着强者来吧?哈哈!”

连飞城一脚踹了出去,笑骂:“滚!”

一群人哄笑,连飞城却是没有对那话表示一点不赞同。

显然,他也觉得,自己的确承受的了这些夸奖。

凤长悦面无表情,心中讽刺一笑。

其实这男人的容貌,若是放在普通人里,还算得上俊秀,可惜,对凤长悦而言,完全没有什么辨识度,甚至可以算得上丑。

不说阿夜那样的姿容,也不说卡西尔那妖孽,就算是凌朗那家伙,都不知道比这家伙好上多少倍。

连飞城跟他们闹了一会儿,目光却还是黏在凤长悦的身上。

千族即将抵达,凤长悦不想招惹是非,却也不代表,会默默忍受那些污言秽语。

她忽然笑了一下。

------题外话------

明天早上更新,会尽量加快进度,明天就会抵达千族,然后,见到该见到的人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