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408 前往千族!

在场的几人都是愣愣的看着,岳小棠反应了一会儿,而后什么都顾不上的猛的冲了过去,同时爆发一声惊喜的叫声:

“凤墨!你出来了!”

一个猛扑,岳小棠就直接扑到了凤长悦的怀中,而后死死的抱住了她的腰身。

凤长悦愣了愣,下意识想要将她推开,却是忽然听到怀中传来一声有些闷闷的声音:“凤墨…太好了…。你活着…真是太好了!”

听到她声音里面带着几分明显的哽咽,凤长悦原本要推开的手,就微微一转,放在了她的背上,而后有些哭笑不得的拍了拍。

“别哭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岳小棠当即就脸红的后退一步,而后连忙用手在脸上抹了抹,倔强道:“谁哭了!?”

看这样子,竟是还有些不好意思。

凤长悦嘴角微勾,带着几分笑意的看着她,只是点点头:“嗯,你没哭。”

岳小棠也知道自己的行动太明显,还是有点脸红,但是凤长悦这么一说,好歹也是安慰了一些。

而一旁看着的凌朗和黑衣人,则是同时吐出一口气——

太好了,这丫头终于放开了!

凌朗在看到岳小棠直接扑过去的时候就有点懵了,等看到凤墨竟是也没有推开岳小棠的时候,脑子里更是一片凌乱!

凤墨你可是轩辕夜的人啊!你怎么可以抱着别的人!而且这还是个女人啊!

可是凤墨原本就是男人,抱着女人似乎也没什么不对…。

当然这个想法只是一闪而过,随后凌朗就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耳光:呸!管他抱着的是男人女子,反正既然有轩辕夜,其他人肯定就得避开不是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凌朗心里已经树立起了这样的观念,就是既然凤墨和轩辕夜在一起,那么其他人肯定是不能对他们两个有什么心思!

不说别的,起码那脸,还是他们两个最配……

而其他几个黑衣人,一直奉命暗中保护凤长悦,当然是知道凤长悦的身份的,不过当看到岳小棠那样激动的跑上去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眉头狠狠一跳。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主上似乎曾经连凤长悦肩膀上那个白色的魔兽都十分忌讳靠近凤长悦吧……眼下,别说岳小棠是个女人,她就是一只魔兽,这样趴在凤长悦的怀中,给主上看见了,只怕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想到主上那冷清淡漠的表情,众人齐齐打了个寒噤。

更何况,这一次,他们其实算是失职了的,在最后关头,根本没有起到保护凤长悦的作用,原本就已经做好了接受惩罚的准备。

此时见凤长悦终于完好无损的出来,几人心中放下了担忧,也就直接跪了下来。

岳小棠听到噗通的跪地声,微微有些惊讶的回头,看到那几个这段时间总是一身冷气的人,居然同时跪下。

她知道这些人是凤墨的暗卫,但是看到这场景,未免还是觉得有些震撼,毕竟这几个人先前出来的时候,那一身的气势,着实是太厉害,此时却是给凤墨跪下…。

她眉头微蹙,心中的激动终于逐渐恢复,而后逐渐浮起几分怀疑。

凤墨的身份…只怕没有他轻描淡写的那样简单吧…。

“属下失职,请您惩处!”

干净利落,几个人立刻就说了出来。

凤长悦却是没怎么说话,只是上下打量了那几个人一眼。

这短暂的沉默,顿时让气氛变得有些微妙。

那几个人并无不满,反而心中越发的恭敬,实际上,就算是要他们的姓名,他们也绝对不会有怨言,毕竟在那鬼域致中一个多月的时间,谁知道会遇到一些什么样的困境和危险?

凤长悦能出来,那还是她自己的本事,如果她稍微少一点运气或者实力,只怕此时,就不能这样完好的站在他们面前了!

所以,他们心中也的确是十分惭愧的,此时凤长悦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他们几个人却都是已经达成了共识:不管凤长悦怎么样,他们都是要请罚的。

凤长悦看了他们几眼,心中却是有些波澜。

这几个人,每一个都在六星灵宗之上,两个六星灵宗,两个七星灵宗,还有两个,她估摸不出来,显然是水平更高,而且很清楚的可以感觉到,比古天鹰还要强上几分。

他们两人虽然分开了,但是他依然留下了这样的阵容保护她。

她其实心中并没有生气,因为最后关头,会产生那样的变故,其实也还是因为她的缘故,否则根据他们的实力,也不会最后被逼迫出了鬼域。

“你们都起来吧。我没什么事儿。”

那几人闻言,却是头垂的更低:“您能够安全出来,乃是您的本事和造化,但是我们的确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还请您责罚。若是您不愿开口,那么我们回去之后,也会自动请罚。”

凤长悦沉默片刻。

实际上,她猜得到他们会说这些。在雷池之中的时候,最后关头她即将被那些力量包裹起来的时候,就看到他们几个强行闯到了第八层,还是她开口让他们离开的,如果不是她态度坚决,他们几个只怕还是会一直死守在那里。

实际上,如果一直呆在那里,他们几个,也是死定了的。

她眸色微闪,想到那漫天的白色火焰,如同岩浆喷发一般的场景,以及那漫长的寂静的等待,心中微微叹气。

那样的情况,如果不是靠天堂火和小白,她都没有把握出来的。

实际上,这几个人已经算是尽责了。

但是想到他们说的,如果不说点什么就回去请罪,她略微有点头疼。

阿夜那性子,若是她不说,只怕下手不会轻。

她想了想,便道:“既然这样,这帐就先记着,等这些事情都解决再说。”

终于,几人抬头,有些疑惑:“您说的事情,是说…。”

凤长悦红唇微勾,眼角眉梢却都是带上了几分冷意。

“自然是…千族的事。”

几人默然,而后响起这的确算是一件极为紧迫的事情,便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应了一声,而后几人同时消失。

“您放心,此去一路,我们必定保护您的安全。”

人消失了,这声音却是十分清晰的传了过来。

岳小棠有些震惊的看着眼前忽然空无一人的场地,听到那声音脸色更是一变,到处看了看,难免震惊和好奇:“他们人呢?怎么忽然就消失了?”

凤长悦摸了摸她的头:“他们本来就是暗卫,隐匿功夫自然是一流。”

而后,目光却是带了两分笑意从某个地方略过。

藏在暗中的几个人都是后背一寒,而后心头忽然一亮,看着凤长悦的那眼神,忽然明白了过来!

原来!凤长悦一直都是可以感觉到他们的存在的!

几人都是十分不可置信,他们之前一直以为,她不过是知道他们跟着,却是不知道他们在哪里的!

现在看到那眼神,还有那几分笑意,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她分明是十分清楚的!

身为暗卫,竟然这样轻易的暴露了,几人总是面瘫的脸上,终于都是浮现几分尴尬,心底却是生出几分佩服。

这女子,当真是深藏不露…。

凌朗和岳小棠都是看不到,也感觉不到的,不过知道有人暗中在保护,他们两人也是放心了许多。

凌朗也知道其中的以邪恶门道,更是不怎么放在心上,反而是上下打量了凤长悦几眼,神色逐渐变得严肃了起来。

凤墨这…。怎么感觉好像哪里不太一样了…。

看到他的神色,凤长悦挑眉:“怎么?我身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不成?”

凌朗静默片刻,终于迟疑开口:“凤墨,你现在…。好像…。已经…。超过我了?”

为什么他感觉不到凤墨这家伙的境界了!这是为什么!

凤长悦眼角笑意加深,面上却是不太在意的模样,淡淡道:“哦,是吗?我在里面可能晋级了吧。”

“!”

凌朗的内心是崩溃的!

什么叫,在里面可能晋级了?!

他现在是六星灵宗中期,一个月前的时候,凤墨这小子分明还要仰视他的!可是现在,不过是这样短短的时间,他居然就已经超越了自己!

这意味着什么?

他们分开的时候,凤墨是四星灵宗巅峰,现在却是已经比他强了…。这中间,这是几连跳来着?

凌朗觉得头有点蒙,直觉不想去知道,但是岳小棠却是及时开口,清脆的声音格外清晰:“凤墨,你晋级啦?真是太厉害了!那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水平了?”

而后,他就听到那冷清的声音淡淡说道:“也没什么,大概七星初期吧”

凌朗心头一震,眼前一黑,差点腿软倒下去。

如果不是心里还有一个声音在疯狂的呐喊着,警告他凤墨这丫是轩辕夜的,他动不了,只怕他已经冲上去,抓着凤墨的领子狠命的摇了——

也、没、什、么!?

这句话他是怎么好意思说出来的!

这让他一个已经在六星灵宗中期半年依然没有突破的人怎么活!

这人实在是太过分了!分开的时候。分明还是四星灵宗啊!现在这一眨眼,竟然就七星灵宗了!?

还要不要人活!

凌朗忽然想起来,其实进去鬼域的时候,貌似这家伙,也不过是四星灵宗初期,而进去一段时间,契约了神兽之后,就直接晋级成为四星灵宗巅峰了!

这样算起来这丫的他是整整跳过了三星啊!

岳小棠有些疑惑的看着面色有些灰白的凌朗,问道:“凌朗你怎么了?好像脸色不是太好啊?凤墨出来了,你不高兴吗?”

凌朗无力的摇摇头。

他高兴真的高兴

认识这么个变态谁高兴的起来啊!

一点成就感都没有了好吗!?以后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不过这话,当着岳小棠的面,他终究还是没喊出来,毕竟还是要点面子的

凤长悦红唇勾起,笑的更加欢畅。

岳小棠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他晋级了,自然是非常高兴,只是原本想要跟凤墨说一下自己也突破了的,但是她那点进步,在凤墨面前,也真是算不得什么了,也就没说。

不过,凤长悦自然看得出来,而后还是夸了她两句,岳小棠又高兴了起来,眉眼都是带伤了几分骄傲和兴奋。

不管怎样,她也在进步不是吗?

当然,也没忘记提到了凌朗的指导。

凤长悦似笑非笑的看了凌朗一眼:“那可真是要多谢他啊。”

岳小棠点头表示同意:“他人真的很不错的!只比你差一点点!”

说着,还用手指头比了比,一脸笑意。

于是,凤长悦清楚的看到,凌朗那原本恢复了几分得意的脸,又臭的跟什么一样。

不过,笑归笑,凤长悦心中,终究还是对他们感激的。

“现在距离千族大会还有多少时间?”

希望不会太晚。

凌朗轻哼一声:“还有十三天。你要是再不出来,这一次就别想赶上了!谁知道千族下一次这样,会不会再等上二十年?”

到时候,连等待的机会都没了!

凤长悦缓缓吐出一口气,十三天,还不算太晚。

如果尽量赶路,并且没有什么意外的话,这个时间还是可以的。

岳小棠好奇问道:“什么千族?你们在说什么?”

凤长悦无意解释太多,毕竟现在的岳小棠,知道的越多越麻烦,对她反而是一种负担,便只是笑道:“是一个比较厉害的家族,我们原本就打算去的。”

只是没想到,竟然在这鬼域之中,带了这么久。

不过,这一次,却的确是值得。

就连她自己也没想到,白灵冰焰竟然会在这里。

岳小棠点点头,知道不宜多问,也就不再说什么。

凌朗顿了顿,虽然心里那股气还没下去,看着这个天才怎么看怎么觉得胃疼,但是还是开口:“十三天的时间,已经比较紧张了。你打算怎么办?”

凤长悦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凌朗顿时心生警觉,向后退了一步:“你想做什么?”

凤长悦摊手,无辜的笑道:“你想的,就是我想的啊。”

她声音清清淡淡,却带着几分不容置疑的味道。

“这里好歹曾经也算是你的地盘,所以,当然由你来护送啊。”

凌朗如遭雷击,脸色一变。

这丫的这家伙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啊!

这明显是要他用凌家的传送阵啊!

可是,现在他已经和凌家决裂了,这怎么用!?

虽然他心里也的确想过如果再晚一些就用这个办法,可是这家伙也太不客气了吧!

“喂!你这不是难为我吗?”

凤长悦笑的和善:“怎么会呢?毕竟你的脸皮也不薄”

凌朗眼角抽了抽,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虽然他的确也想要膈应膈应那些人,但是不知怎么就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啊

这怎么到了现在,他还是在这人面前一点应付能力都没有呢

他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走了一会儿,感觉到那两人没动,顿时回头大声喊了一声:“还不走!?”

凤长悦笑笑,随即跟上。

岳小棠却是敏感的抓住了重心,皱起了眉头,问道:“凤墨,你方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这地方,是他的地盘?”

这里不是古家和于家的地盘吗?怎么成了凌朗的?

凤长悦挑眉,看着前面那有些僵硬的背影,挑了挑眉。

“小棠,我说的是,这里曾经是他的地盘。因为,他就是凌朗。”

凌朗后背一僵,却是没回头,暗中磨牙。

岳小棠愣了片刻:“这是什他是凌朗!?”

她陡然变了的声调,无比清楚的彰显了她此时的震惊。

凤长悦点头。

岳小棠却是立刻看向了凌朗,脸上还是满脸的不可置信。

凌朗。

这个名字,她也是听说过的。

在这里狼狈度过的这段时间,她也曾经听到一些人说过这个名字,因为未知而充满不安,她总是将所有的消息都尽量记住,连同别人的一些八卦和笑谈,也通通都记得一清二楚。

所以,关于凌朗的传闻,她也是听过一些的。

只是没想到,传闻中叛逆不羁,性格跋扈的凌朗,居然是这个样子。

那些传闻在此刻,都变得遥远起来,仿佛一团雾,不甚清晰。

唯有眼前的这个人,却是格外的清楚。

她深吸几口气,已经明白了凤长悦的话中意思,目光从凌朗的身上扫过,却还是带着几分感慨。

这人竟是这样大的来头。

先前的那些所谓于家,古家,现在看来,简直就是笑话!

他们居然还想要对付传闻中的凌朗!

真是可笑。

凤长悦继续道:“我们现在要去一个地方,用传送阵是最快的,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他出来了。”

岳小棠点点头,想了想认真道:“他和传闻中不太一样。”

是个好人。

凤长悦笑笑:“他是我的朋友,以后,也是你的朋友。”

岳小棠却是犹豫了起来,而后迟疑道:“我其实想拜他为师的”

先前凌朗指导她,她感觉很有用处,心里早已经在酝酿这个事情了,只是现在不知道对方会不会拒绝?

前面的凌朗闻言,顿时脚下一个趔趄。

拜师?

“不行不行!不能拜师!”

他当即回头拒绝,脸色格外严肃。

岳小棠心想果然如此,神色有点暗淡。

凤长悦却是似笑非笑的瞥了凌朗一眼。

凌朗顿时尴尬。

“没关系,以后我给你找更好的老师。”

岳小棠绽开一抹笑容,点头。\

凌朗不知说什么好,但是不说点好像不太对劲

“不过,凌朗我们还是朋友,你若是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找他。”

岳小棠看过去,凌朗咳嗽一声,点了点头。

她当即又高兴起来:“谢谢!”

凌朗暗中递给了凤长悦一个眼神:够兄弟。

凤长悦神色不变:一般一般,别忘了传送阵。

凌朗脸色又不太好看了。

既然达成一致,那么行动起来自然也是很快。

凌朗带着她们一路穿行,以最快的速度,两天后抵达了凌家的一个传送阵。

西凌域很大,所以其实传送阵很多,但是真正能够通往其他三大家族地盘的,也并不是很多,知道的人就更少。

凌朗原本以为,他们去的时候,只需要他厚着脸皮过了在那里守着的凌家的护卫也就算了,却没想到,现场竟然格外的热闹。

他有些震惊的张着嘴,哑声了。

这、这怎么回事?

这地方竟然足足汇聚了三十几个人!?

凌家的护卫也在,在一个个的检查。

岳小棠低声道:“不是说这地方偏僻,没几个人,咱们好混过去的吗?”

眼下这是什么情况?

凌朗嘴角抽了抽。

他怎么忘了,还有另一个事!

凤长悦也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么多人。

实际上,她虽然没有经历过,但是也知道一点,像这样的传送阵,一般人也是没资格用的。

而这些人…。她微微眯起了眼睛。

凌朗有点尴尬:“凤墨,我有点事情忘了和你说了。”

他犹豫片刻,才道:“千族每一次家族大会,除了邀请其他三大家族的人,也会邀请一些炼药师去观摩的。这是他们的一个惯例,我也是无意间知道的。毕竟千族二十年没有动静了,我一时也就忘记跟你说了。”

千族是公认的最厉害的炼药家族,也是各种炼药师最为崇敬和向往的地方。

在千族的家族大会之上,有一项便是炼丹,这些炼药师去的最大的目的,就是观摩一次千族的人炼丹,听闻受益终生。

这些炼药师,显然是西凌域之内,最为优秀的炼药师。

平时这些眼高于顶的炼药师门,个个趾高气昂,一些格外厉害的,便是凌家人也需要谨慎对待。

想要邀请他们,也需要费上一些功夫。

但是现在,这些人却是无比热切的在这里汇聚,却只是为了去参加千族的一次家族大会,只为了看上一眼。

可见,千族在他们眼中,是何等的存在!

凤长悦点点头。

那些人身上属于炼药师的气息,再明显不过了。

一眼看去,最弱的竟然都是六级炼药师。

千族的门槛,当真是高呢。

她意味不明的笑了笑,眼中却是没什么笑意。

这反而是提供了一个机会。

她拍了拍凌朗的肩膀,后者疑惑回头,她便是已经一巴掌飞了过来。

凌朗下意识要躲,却被凤长悦按住,挣脱不得。

而后,他就感觉到脸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东西。

“好了。”

凤长悦手指微动,片刻时间,就已经在他脸上覆盖了一张人皮面具。

凌朗回神,而后摸了摸自己的脸。

岳小棠惊奇的看着,不过眨眼时间,凤墨居然就让凌朗完全改头换面,成了另一个人。

凤长悦原本是打算让他用凌朗的身份混过去的,但是现在这样反而更好。

她满意的看了一眼,而后便抬脚走了出去。

凌朗和岳小棠立刻跟上。

看到凤长悦三人到来,在传送阵上的那些人,神色各异。

大家都是炼药师,凤长悦也没有刻意掩盖,他们自然也是感觉出来她的身份。

一些年长的自持身份,自然是不会过于在意,但是一些年轻的炼药师则是露出了几分好奇神色。

毕竟,这般姿容风度,实在是少见。

有几个已经是妇人模样的炼药师,看着凤长悦出现,缓缓走去,眼睛里面同时露出几分晶亮的光来。

凤长悦坦坦荡荡的走过去,凌朗和岳小棠就跟在后面。

越近,就越能听到那低低的议论声。

“这人谁啊?怎么之前没见过?”

“感觉也是炼药师,但是,的确是没什么印象…不应该啊,这般容貌,若是有资格来,咱们怎么可能不知道?”

“谁知道呢?说不定只是来试试吧?毕竟,这年纪也太小了…。”

“身上也并未穿着炼药师的服饰,可能真的不是吧…。”

一群人低声笑起来。

凤长悦神色不变。

炼药师是最清高自傲的一类人,能这样说话已经算是客气了,估计还是因为她刻意放出一点气息的缘故。

而那几个凌家的护卫,见到他们虽然并未露出厌恶之色,但是也没什么笑容,只是十分严肃的向前走了一步,而后拦住了凤长悦。

“这里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他们看着凤长悦三人,看谁都不太像是炼药师。一般而言,来到这里的,都知道换上炼药师的袍子,或者起码也会带上炼药师的徽章,但是这几个人,看着年纪都不大,就算真的是炼药师,只怕也是没有资格去千族的。

所以,直接就拦住了他们三人。

凤长悦神色不变:“我是炼药师。”

听到她说这话,那一群人都是饶有兴致的看着,不过大多都是看笑话的神色。

炼药师多了去了,但是能有资格踏上这传送阵的,可是没几个。

看着少年,年纪不知道有没有十八岁?在这里的也的确有年轻的,可也没有这个年纪的。

毕竟,最低要求都是六品炼药师。能够在二十五岁之前成为六品炼药师的,都是十分有名的天才。

可是他们却对这少年都没什么印象。相互聊了聊,知道这人的确没出现过,想必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当下也就笑笑,并未放在心上。

那护卫略微迟疑了一下,那些厉害的炼药师可以不理会这少年,但是他们却不行。

当下,那人的脸色客气了一些:“若是炼药师,你可有什么证明?”

证明?

凤长悦想了想,而后开始在空间戒指里寻找。

看的那些人笑的更厉害了。

这小子,难道真的以为,就这样就可以进去了吗?炼药师的袍子不穿也就算了,竟是连徽章也需要找这样久的时间?

“我看着人不是傻的吧?若真是炼药师,怎么会想要找这么久?而不是戴在身上?”

有个年轻男人眼中闪过几分鄙夷,看着凤长悦微微垂头的容颜,多了几分妒忌。

长成这样,能有什么出息?肯定就是个没用的小白脸!

“长得倒是不错,可惜好像有点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真当这是谁都可以来的吗?哈!”

凤长悦对那些议论充耳不闻,找了好一会儿,到那几人都快不耐烦的时候,才终于拿出来一个东西:

“是这个吗?”

那东西一出来,众人便是陷入一阵安静。

现场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诡异。众人都是盯着凤长悦手中的那个徽章,呆愣在了那里。

看着他们的模样,凤长悦心中一动。

这个六品炼药师的徽章,还是当初她在那边的时候拿到的,在这里…。不会有什么不同吧?

面前的那护卫仔细看了一眼,看到上面那耀眼的六颗星星,立刻神色一肃:

“欢迎您!这边请!”

凤长悦心中松了一口气。

而后抬脚就朝着那传送阵而去。

众人看着他,目光都十分诡异。

凌朗和岳小棠在后面也要跟上,却被拦住。

“这里只有炼药师可以去,你们没有资格。”

凤长悦回头,凌朗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题外话------

某天,夜黑风高,正是吃肉的好时机。

阿夜:长夜漫漫,悦儿,你有什么想做的吗?

悦儿(挑眉):你想做什么?

阿夜(严肃脸):我好像受伤了,你摸摸看。对,就是小腹,还有…

悦儿:我拒绝。

阿夜(声音低沉):为什么?

悦儿(纯洁脸):因为他们说我未成年。

二月(星星眼):未成年求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