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407 如此,才漂亮

距离千族家族大会只剩下十三天时间了。

鬼域之外,凌朗向来懒散的脸容上,此时已经满是严肃,眼睛几乎一眨不眨的盯着那毫无动静的结界,整个人都像是成了一座雕塑。

而一旁的岳小棠也是沉默了许多,眼底偶尔闪过几分黯然,但是在即将失去信心的时候,又会不断的劝慰自己:凤墨肯定可以出来的!

她知道凌朗这样着急,似乎是在等着凤墨出来,去参加什么盛会,若是出来的迟了,只怕就失去机会了。

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心里其实也不是很在意。眼下,她唯一在意的就是凤墨是不是能够安全的出来。

哪怕,需要等待。

别说一个多月,便是三个月,十个月,甚至三年,她都可以等。

她当初从大沼泽出来之后,心中的目标,就只剩下了找到凤墨这一条,眼下,他在里面,不知生死,她就在外面等待。

她以前性子最是活泼,也十分耐不住寂寞,因为岳大川性格粗粗咧咧,对她没什么管教,所以她以前总是自己跑出去历练,性格也和一般的女子不太一样。

但是经历了那些事情之后,她的性格却是沉稳了许多,也开始学会考虑其他很多因素再行动。

眼下,她什么也做不了,但是等他出来,还是可以的。

凌朗的心里,却是比她焦躁许多。

他其实心里并不是十分担忧凤墨的安危,毕竟那家伙那么变态,怎么可能轻易就挂了?

但是眼下,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他还是没有出来。

而千族家族大会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了。

且不说就算是此时凤墨没出来,就算是他立刻出来,他们从这里前往千族,只怕也是要迟到!

他们现在毕竟是在西凌域,还是在凌家的地盘,千族独居幽冥海,本来就相隔万里,十分遥远,加上传闻幽冥海诡异神秘,还有无数不可捉摸的危险,他们若是想要成功抵达,只怕要费不少功夫。

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何,这件事情原本就和他没什么关系,按理说也轮不到他来担心,只要好好的在这里等着不就好了?

但是每每想到,当时提到千族,凤墨脸上那霎时间变幻的神情,他就觉得,这件事情不能就这样算了。

凤墨向来心思藏得很好,一张清俊的脸上,总是没什么表情,小小年纪就已经让人捉摸不透,但是在看到千族的请柬的时候,他分明是有着一丝波动的。

那一丝波动,无疑已经是极大的信息。

而后来他提到那请柬的字体,他虽然神色已经正常,甚至连眼底都没有丝毫波澜,他却总是觉得,凤墨心里,肯定不是不在意的。

他必定是想要去千族的!

这也是为什么,本来对这些事情不是十分上心的凌朗,会选择一路同行,还不断的催促。

但是没想到,到了今天,凤墨居然还没出来!

他当然也一直注视着旁边那几个黑衣人的动静,不过,那几个不愧是轩辕夜的手下,这段时间居然一直没什么动静,始终安安静静的等着。

他豁然起身。

岳小棠抬头看了他一眼,觉察到他身上有些凛冽的气息,心头一跳:“你想干什么?”

凌朗目光直直的看着那结界。

岳小棠当即皱眉,也站起身,几步走到他身边:“你不是想要现在进去吧?”

别说进去了,现在其实连靠近都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这结界关闭已经一个多月的时间,从一开始剧烈的波动,到后来完全封闭之后的平静,再到现在规律的波动,已经不是他们可以随意闯进去的。

别说凌朗,就是那几个黑衣人联手,他们只怕也是进不去的!

岳小棠虽然实力相对而言是最弱的,但是这点情势还是看得清的。

凌朗眉间微蹙:“我知道。”

他现在不过是六星灵宗中期,那几个黑衣人,个个都不比他弱,人家都没动静,他做什么不都是徒劳?

但是就这样等着,实在是…。

“你们居然还没走?”

正想着,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岳小棠听到那声音,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心里也生出几分厌烦。

因为她不用回头,就已经听出来那声音的主人。

古芊芊。

其实这已经不是古芊芊第一次来了。

结界关闭的那天,她始终没有等到在自己的父亲和哥哥出来,简直像是疯了一样,后来在这里等了几天,情绪越来越糟糕,最终还是被管家命人带了回去。

古家这段时间,已经是鸡犬不宁。

古芊芊的情况其实好不到哪里去。

古家之前都是她父亲掌权,她是正经的大小姐,自然享受最好的待遇,不然,也不会养成这样嚣张跋扈的性格。

但是整个古家,又不是只有他们一支。

其他分支的人,早已经蠢蠢欲动,在鬼域关闭的那一天,古家的那些人,就已经心思各异,开始将心思打到了整个家族的身上。

族长的位置,不知多少人想要。

一开始的时候,那些人尚且会顾忌着一些,但是没几天,就全部暴露了各自的狼子野心。

而古芊芊在这一场争斗之中,自然也是吃尽了骨头。

毕竟,她失去了父亲和哥哥的庇佑,就什么都不是了。

何况,她以前可是没少得罪人,眼下,那些人全部都陆续开始算账了。

她这一个月的时间,过的比过去十几年都要艰难。

于是,连番几次的打击之后,她不但没有学会伏低做小,反而是越发的恼怒,心里也一直不肯相信自己爹爹和哥哥会真的死在那里,就一次次的往这边跑。

那么多人都出来了,其中还有很多都是不如父亲和哥哥的,她不相信他们就这样死在里面了!

况且,看到凌朗等人一直在等待凤墨出来,也在某种程度上,加大了她心中的虚幻的妄想。

这一次,她比一个月前嚣张的她,狼狈不少。

但是那股子嚣张的劲头,依然是没有收敛。

看到凌朗一群人还在这里,她被人欺负的怨愤,顷刻间就压不住了。

她其实心里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心情不好,自然也不想要别人心情好。

何况,这些人,还是和她父亲和哥哥有仇的!

说不定,在鬼域里面,就是因为他们,她父亲和哥哥才没有出来的!

于是,一上来,她就冷笑了一声,开口不善。

凌朗没什么心思理会她,神色未变,像是没听见。

岳小棠忍了忍,也没有说什么,权当她疯了。

至于那些黑衣人,更是不当回事儿。

他们唯一的会在意的人,现在正在那鬼域里面呢!

见自己的话竟是没有引起任何的反应,她心里越发的怨怼,这段时间的折磨,已经让她从一开始的张扬放肆,变得阴沉怨愤了不少。

此时她看这些人,一个比一个讨厌!一个比一个该死!

眼睛一转,她便是停下脚步,但是口中吐出的话,却是十分恶毒:

“你们在这里等一百年,也是没用的!那凤墨,早已经死在里面了!哈哈!他肯定早就在里面死的彻彻底底了!再也不会出来了!”

这话顿时让凌朗的目光沉了下来,他心中虽然对这疯女人没什么搭理的*,但是却非常不想听到这般的诅咒!

哪怕是一句,也不行!

岳小棠的脸色也已经是十分难看,她转头,眼睛像是淬了冰一样,盯着古芊芊,拳头紧握——

“你说话小心点!”

古芊芊闻言,却是有些诡异的一笑。

“我说什么了!?我只是说了实话罢了!那个凤墨,肯定是死在里面了!哈,你以为大家都不知道吗?所有人都走了,只有你们在这里等着,足足一个多月!”

她低笑了一声,却是带着几分解恨一般。

“只怕你们都不知道,外面的人都叫你们蠢货吧?哈哈哈哈…。”

天下间,怎么会有这样愚蠢的人!分明知道结界已经关闭,居然还在这里等待一个多月!

听着她的笑声,以及那张有些狼狈的脸上的张狂的容色,岳小棠心中一动。

“她已经疯了。”

凌朗冰冷开口。

一连串的打击,对古芊芊这样从小养尊处优的人而言,简直是晴天霹雳,她早已经无法承受,此时已经是濒临崩溃的边缘。

不过,纵然如此,凌朗也没有分毫放过她的意思。

她说的那些话,真的已经足够她死一百次了。

古芊芊听到他说自己疯了,当即神色阴沉了下来:“你才疯了!你们都疯了!那凤墨不过四星灵宗,在里面必死无疑!哼,你们还不知道吧?于家的人早说了,早知道你们这么垃圾,肯定不会选择和你们合作!更加不会将名额给你们!否则,死的就是你们,而不是他们少爷了!”

古芊芊说的咬牙切齿,将那神态语气学了个十成十。

一眼看去,便能知晓,肯定是她看到了于家的人说话的情形。

岳小棠当即怒火中烧:“他们居然敢这样说!他们哪里有脸说这样的话!”

若不是凤墨,那于峰只怕早已经死了,连那黑塔都出不来!

现在,居然还有脸怪罪他们!?

凌朗眉眼一沉,顿了顿,却是忽然一笑。

这一笑,却是让原本嚣张痴狂的古芊芊打了个寒噤,忍不住闭上了嘴。

凌朗转头看向那结界。

一切,都等他出来再说!

古芊芊不甘的看了他一眼,眼底闪过几分狠毒,而后在某一个瞬间,猛的扑向了岳小棠!

气势凌厉狠辣,竟是想要了岳小棠的命!

凌朗神色不动,而后顷刻间出手!

一边将岳小棠拉到一旁,一边从手中挥出一道耀眼的灵力!

古芊芊哪里是他的对手?不过是一个照面,便是猛的吐出一口血水来!

然而那最后依然死死看过来的阴沉的目光里,却是陡然浮现了几分诡异的笑意。

凌朗心中猛的一沉!

“哈哈哈…。你们不得好死!你们不得好死!”

古芊芊喊了一句,便是已经狠狠摔在地上,在地上拖出一道长长的血痕,头一歪,便是咽气了。

只是那双眼睛,却是始终没有闭上,满是不甘和愤怒,以及一丝解恨的笑意的看着凌朗。

凌朗却是已经顾不上她!立刻回头!

然而就是这一刻的功夫,却是不知从何处突然冒出来了无数黑影!全部都是冲着岳小棠而去!

岳小棠周身下意识的泛起一股寒意,被凌朗拉了一下并未在意,但是再度抬头的时候,就发觉已经有无数人正冲着自己而来!

气势惊人,俨然是打算杀了她的!

而最前面的一个,她看了一眼,立刻认了出来!

“是你!”

那人不闪不避,竟是阴沉一笑,而后猛然加快速度,陡然挥出一掌!直接碾压而来!

这人——赫然是当日迎接于峰的那个人!

这些人是谁,想要做什么,再明显不过!

这一瞬,凌朗就已经想通了无数关节!

“少爷已经死了,你们凭什么活着!?”

凌朗冷笑一声。

这些人,是觉得于峰死了,所以也看不惯他们活着,沉寂了这么久,终于决定出手了吧!

不过,他们显然是和古芊芊联手了的,让有些疯癫的古芊芊转移他们的注意力,而后全面攻击岳小棠。

因为他们也知道,想要杀了他们两个是不太容易的,但是若是集中力量杀了岳小棠,自然是简单许多!

这样,也算是报仇了!

岳小棠没想到这些人这样无耻,当即就抽出来自己身上的大刀,狠狠砍了出去!

那大刀足足有手掌之宽,而且长度大约有她半个身体,看起来十分沉重,分明是凶悍的男人才会用的武器,但是她此时挥出,动作却好像举重若轻,甚至堪称行云流水,而这也是她晋级之后,第一次的正式战斗,自然十分用心,甚至因为牵涉到凤墨,而变得有些拼命。

凌朗当即就要奔过去,一只手已经蓄势待发,前面的那个人,是三星灵宗,她肯定应付不…来…。

看着眼前忽然发生的一幕,凌朗顿时愣住,动作也顿了顿,不知是否该继续。

而剩下的人看着,也都像是被定住了一般,愣愣的看着,不知该说什么。

唯有岳小棠,喘着气,满脸肃杀甚至是凶狠,双手握着刀柄,似乎还不知道自己这一刀,到底有着怎样的威力。

那颗被劈了一半的人头,磕磕绊绊的滚到了她脚边。

她低头一看,似乎也有些发愣,而后,却是毫不犹豫的一脚踩上去——

“让你说凤墨的坏话!我踩死你!”

那半颗人头,瞬间惨不忍睹。

“……”

凌朗忽然觉得,自己的担忧貌似有点多余…。

眼前这个举着大刀,一下子砍掉了一个灵宗头颅却依然没什么感觉的女子,身姿分明娇小玲珑,怎么就…。成了这个样?

说好的弱弱的九星灵宗呢?

这一瞬,凌朗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为什么这丫头能和凤墨关系这么好了。

大概…物以类聚……

不过他还是快速上前,挡在了她身前。

而剩下的人,此时也终于回神,心中胆寒。看着他们两人,竟是忍不住想要后退。

原本以为那丫头是个好对付的,没想到,竟也藏得这么深…。

凌朗警惕的看着,而后还是忍不住低声问道:“你真的只是九星灵宗?”

问完他就后悔了,她还是他看着晋级的不是吗!?

不过哪家的九星灵宗,有这样的力量!?稳准狠,简直不让人活!

岳小棠眨了眨眼睛:“他们都说,我和我爹挺像的。之前不是没我出手的机会吗!”

“…。”

凌朗不再追究,生怕自己一口气被噎死,看向对面分明已经萌生了退意的众人,却是冷冷一笑。

“不是要杀我们吗?来吧——”

无人动弹。

话音刚落,那些人沉默两秒,便是忽然向后撤去!

像是商量好了的一般,这二十几个人,竟是分别朝着不同的方向而去!

这样一旦分开,凌朗和岳小棠两个人,根本没有办法一个个抓回来。

而那几个黑衣人…。

凌朗知道,这种小事,他们还是不懒得理会的。

凌朗正打算出大招,却忽然发现,那些已经逃出去一段距离的人,竟是忽然停了下来。

不,不是停了下来,反而像是…被什么力量束缚住了一般。

那些人,无一例外,全部都是一副痛苦不已的模样挣扎着。但是身上却像是有着无形的枷锁,将他们死死的困住。

而且,越是挣扎,他们遭遇的痛苦就越是剧烈。

凌朗发现,已经有几个,身上开始逐渐渗出血来。

岳小棠愣愣的看着,而后道:“你好厉害。”

凌朗有点僵硬的说道:“我还没出手呢。”

“…。”

“…。”

两人立刻相互看了一眼,瞬间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样的猜测!

难道是…。

“小棠,你现在出手,还是略血腥,若是从中间砍下,再多一分力道,便可以将他平分成两半了,不至于这样…。难看的。”

一道略微有些冷清的声音,忽然传来!

那声音语气淡淡,却是带着几分调侃之意,将这样的事情平淡说出,仿佛是在讨论今天的天气不错。

然而在场的众人,听到这声音,却是同时激动了起来!

岳小棠立刻回头,激动不已:“凤墨!”

凌朗也握紧了拳头,心跳竟是有些快。

而那几个黑衣人,也是不知何时站了起来,眼睛紧紧的盯着那结界。

那结界原本是透明而平静的,而此时却像是被投下了一块石头的湖面,泛起微微的波澜。

一道纤细颀长的身影,忽然缓缓出现。

想过很多次凤墨出现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但是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众人也依然是齐齐失声。

此时阳光正好,明亮的光线落在那人的身上,却仿佛也变得暗淡了不少,唯独那人,分明是缓步而来,却带着一股无法言喻的气势和尊贵,让人心生悸动,而那光亮,也远远不如那人周身自带的气场。

一身鲜艳明烈的红衣,袖边绣着黑色的云纹,腰间只是一个红色的腰带一束,简约至极,却勾勒出了一股子无以伦比的清隽绝伦。

那人脚步缓慢,凌空而来,一步步,似乎踏在人的心上,一下下,便是生出无限的风华。

她的肌肤似乎变得更莹润白皙了一些,看着竟像是会发光的玉一般,让人移不开眼。

一双墨玉一般的眼眸,深沉寂静,仿佛囊括了无数秘密,深不可测却又澄澈纯粹。

她的左肩,有一团白色,随着她的走动,乖巧的蹲在那里,满目崇拜。为她周身冷清的气质添了几分和暖,分明是矛盾的,在她身上却格外的和谐。

见到几人呆愣的样子,她轻轻一笑,红唇微勾,便是风华卓然,不可描述。

“既然要杀,自然要干净利落。像这样——”

说着,她指尖微动,竟像是有无形的丝线一般,那些正在死死挣扎的众人,忽然齐齐失声!而后身体通通被无数力量分割成无数块!

不过是眨眼时间,就已经结束,而且个个均匀,整整齐齐!

在地上,仿佛曾经有杀人机器碾压而过!

她淡笑道:

“他们既然要抢,要杀,自然不必留情。”

“如此,才漂亮。”

------题外话------

阿夜:听闻你最近变得嚣张了?

悦儿:有意见?

阿夜:有。希望你更嚣张一些。

悦儿:不如来说说旧锦囊的事情?

阿夜(挑眉):都是陈年旧事,你确定要问?

悦儿(淡笑):你也可以不说。二月君,你说。

二月:…我只是路过啊兄弟姐妹…真的…。我这就走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