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60 逃离鹰盟

把东西和他交出来?

风逸心下疑惑,他,这里指的应该就是小家伙,只是,还有什么东西?

而此时的碧儿则抱着怀中的小包子,脑海则飞快的在转动着,想着他们如何才能从这里逃离?战?就算是合他们两人之力也绝对不会是这楚东阳的对手,那逃?要如何逃?空间里有没什么东西可以帮助他们逃走的?

越是心急大脑越是一片的混乱,空间里的东西太多,一时间也想不出有什么东西可以帮助他们逃离这里。

“不交吗?”他阴狠的目光一扫,语气阴测测的道:“你们这是在挑战我的忍耐力?”说话间,身体的威压释放而出,手微转,凝聚着一股雄厚而强大的气流。

也在他的威压释放而出时,风逸和碧儿当即感觉到体内血液在翻滚着,胸口沉闷而压抑,仿佛被什么掐住了喉咙和呼吸道一样,连喘息都觉得困难。

“走!”风逸瞬间后退,一手拉起抱着小家伙和碧儿,提气一跃而起冲向头顶那处被天雷击穿的屋顶。

然,当他们提气而上眼见就要跃出那偏殿的屋顶时,下面的楚东阳阴测测的冷哼一声:“你们以为进了这鹰盟还能逃得掉吗?”声音一落,提气而起,汇聚的手掌的那股强大的气流便狠狠的朝他们三人击去。

“少爷!”碧儿一惊,因为,那一掌与其说是朝他们击来,倒不如说是朝拉着她和小家伙往上跃去的风逸击去。看到那记掌风的凌厉,碧儿想也不想的转过身去,将小家伙护在她和风逸的怀里,自己则用背部挡下了那凌厉的一掌。

“砰!”

“嗯!噗!”

“碧儿!”

一刻重击挥落在她的背部,力道之大,却是让他们借助着那力道再提气而起,加速了逃离的速度一跃出了屋顶。只是,碧儿的那一举却是让风逸心头一沉,惊呼一声将她和那小家伙抱住。

“碧儿,碧儿你怎么样?”风逸抱着她和小家伙站稳了脚步,一边急问着,一边想从空间里拿出丹药来缓一缓她的伤,只是,在后有强者袭杀又有两人要带着的情况下他根本腾不出手来。

被碧儿用厚衣服包住的小家伙从衣裳里冒出个黑乎乎又光溜溜的脑袋来,一冒出头便见碧儿脸色苍白,嘴角溢着鲜血,不由的一惊:“姐姐?呜呜,姐姐不要死……”

“哪里逃!”

阴沉沉的厉喝从后面而来,只见那楚东阳快如鬼魅的身法一掠,一手便朝他们擒来,而偏偏在这一刻,抱着碧儿和小家伙的风逸在对方有意而为之的强大威压震摄之下根本无法动弹,整个人就那样僵硬着站在那里,眼睁睁的什么也做不了。

“坏人!”

一声带着哭腔的稚嫩声音从小家伙的口中而出,这在风逸看来,原本也就只是一个小孩无力的一声哭骂,可是,下一刻,他却惊呆了,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一幕。

只见,伴随着那坏人二字而出的是一股凌厉而强大的杀气,那股凌厉而摄人的强大杀气他只在他姐夫的身上才见到过,可现在居然在一个傻乎乎的小孩身上出现,这、这怎么可能?

凌厉而摄人的强大杀气清晰可见,来得毫无预警,却杀气腾腾骇浪滔滔!顿时让那没有防备的楚东阳愣住了心神,眼中出现了不敢置信,仿佛不相信那还没被炼化的剑灵能从身上迸射出这样凌厉而摄人的强大杀气。

也正因为那一刻的心神失守,也是因为那股杀气来得太过突然,闪避不及的他硬生生的被那股凌硕而摄人的强大杀气击飞出身,凌厉的气刃如同千道锋利的刀剑,咻咻咻咻的划过楚东阳的身体,留下了无数道大大小小的深浅不一的伤口。

伴随着惨叫痛呼声,浓郁的血腥味从空气中弥漫而开,震惊了下面的鹰盟杀手们,也惊醒了一脸不可思议的风逸。

“少、少爷,遁、遁轴……”脸色苍白的碧儿手中拿出一卷遁轴,她终于想起空间里还有这样一件逃命法器,而这,正正是她家小姐交给她以备不时之需的。

惊醒的风逸连忙接过遁轴,以灵力气息开启,随着灵力运转而开,几人瞬间消失在空气之中……

而那在杀气散尽拖着一身的伤上前来的楚东阳则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三人就那样在他的眼前逃离,消失无踪!

“遁轴!他们居然有遁轴!”阴沉的声音透着嗜血的狠辣,拳头紧拧而起,咔嚓咔嚓的关节声音声声传开。

他怎么也没想到,进了鹰盟的人居然还能逃得出去!不用通过鹰盟的层层重围,就那样直接的利用遁轴的传送而逃离!该死!真是该死!

“你们逃不了的!我一定会将你们再抓回来,到那时,定要你们生不如死!”他目光阴沉的盯着他们几人消失的地方,心中的火焰如同一头野兽在咆哮着,仿佛就将破笼而出。

数百里外,三抹身影凭空出现跌落在地,一落地,风逸便连忙扶起碧儿:“碧儿,你怎么样?你撑住,我拿丹药给你服下就没事了。”看到碧儿的脸色苍白无血色,风逸担忧而焦急,手忙脚乱的在空间里翻找出数瓶丹药,找到治疗内伤的丹药便一连倒出两枚给她服下。

小家伙包着衣服乖乖的站在一旁看着,眨巴着一双纯真而无辜的眼睛看着脸色苍白的碧儿,看着看着,眼眶微红:“呜呜,哥哥,姐姐是不是死了?”

“不会的,她不会有事的。”风逸说着,将他搂向身边,直到,看着碧儿苍白的脸色渐渐好转,气息渐稳时才终于放下心来。

将她移到树下躺着,身上给她盖上一件衣服,这才看看身边的小包子,见他仍裹着那件厚衣,浑身只露出一双黑乎乎的胖脚丫和光溜溜的小脑袋,不由的张了张嘴,想问他怎么进了那火炉烧了那么久也没事?可看对上他那纯真而清澈的眼眸时,便没再提起,而是道:“你得洗一下身子,再重新穿上件衣服。”

说着,朝周围看了看,见这周围类似于乡下田园地,不远处有着一条小溪,便将小包子带了过去:“来,我帮你洗洗。”说着,解开包着他的那件厚衣。

厚衣这一解开,才看见小家伙双手抱着什么在胸前,想到那楚东阳先前的话,他微皱着眉心,问:“这是什么?”一边说着,一边掀开他的手。

“剑剑,这是剑剑,哥哥,这是剑剑。”小包子露出两颗老虎牙,笑眯眯的说着,同时将怀中抱着的剑递给他:“给哥哥,给哥哥。”

黑乎乎的一把剑,看不出锋利与否,倒像是还没炼好的一般,这剑也不似一般的长剑,倒像是匕首一样短,剑柄是一个麒麟头,他仔细看了看,只在那剑身处看到了三个字,麒麟剑。

“先放着吧!洗干净身体先。”他将那麒麟剑放到地下,抱小包子抱下水给他清洗,摸着他光溜溜的小脑袋,见他除了头发烧没了之外,身上皮肤连一点烫红的迹象也没有,不禁暗自奇怪。

因天色渐暗,溪水渐凉,小包子喜欢在水里玩着,但他怕他着凉了,便洗了一会将人抱了起来,从空间拿出一套衣服给他穿上,只是,穿着他的衣服,却露出着一个油亮的小光头,那模样怎么看都显得有几分的怪异。

“光光,光光了。”小包子摸着自己的小脑袋,小嘴一嘟,眼眶又红了起来。

“没事,这样也很可爱。”他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说着,看着他因他的话而开心的笑起来,这才拿起地上的麒麟剑塞进靴子中,牵着小包子来到碧儿的身边。

“碧儿,你觉得怎么样?”他蹲在她的身边问着。

“胸口很疼。”碧儿有气无力的说着,脸色虽已好转,只是说话仍有气无力。伤及五脏六腑就算是有丹药也没那么容易恢复过来。

闻言,风逸将她扶起后让她靠在他的背上:“我背着你走,你要是累就睡会。”

“嗯。”碧儿合上了眼,吃了丹药又受了伤的她此时只想好好睡一觉。

小包子站在旁边看着,见他背上碧儿后,便伸出小手拉住风逸的衣角,似乎怕被丢下一般。

“你拉着我,我们去找找附近有没人家。”风逸对他说着,因无法腾出手,只能让小家伙拉着他的衣角走着。

另一边,经过几日的御剑飞行,顾七他们来到了得知灵境之地开启地方的最后一个地方。

“就是这里了,只是,没有说是在哪个地方,而这里这么大,似乎不太好找。”顾七看着面前层层山峰相叠的深山,云雾弥漫间只隐约看见那在云层中露出来的尖尖山峰顶端。

大汉看了一眼前面的地方,空气中看着没什么特别,但,敏锐如他,却是感觉到了这里面被布下了结界,当下,便道:“这片地方都被布下结界,只要我们进入这片深山老林,估计考验就开始了。”

听到他的话,泽朝他看了一眼,没有开口,只是依旧静站在顾七的身边。

“主子,这边还有一块刻着字的木牌。”天枢注意到一旁有一块刻着字的木牌,便回到顾七身边禀报着。

顾七朝那边走去,看到上面的字时微挑了下眉:“前路凶险,九死一生,心志不坚,就此止步。”

听到她念出来的字,天枢等人静立着,嘴唇微抿。这里立了牌在警告着入内的人,若是闯入,生死难定,里面有什么危险他们不知,但能来到这里的个个都绝对拥有一定的实力,而在明知这样的情况下还设下这样的木牌,可见,里面的凶险。

“你们是想进去?还是想留下?”顾七回过身来,看了那天枢等人一眼,似乎,是想让他们自己决定。

进去,也许是生,也有可能是死。不进去在这里等着,那绝对的是会活得好好的。

天枢七人听到这话,不由一怔,他们看了顾七一眼,继而,沉思了一会,相视了一眼后,异口同声的道:“我们跟随主子进去。”

“你们要知道,若是进了里面你们遇到危险,我是不一定会救你们的,能否脱险,得看你们自己。”她的声音漫不经心的传出,清眸扫了他们一眼后,继续道:“若是你们留在这里,那你们依旧是七星楼的七煞星,会活得好好的,可,进去了就不一定能活着出来了,这样,你们还要进去吗?”

“属下愿随主子左右,生死相护!”七人双手抱拳拱起微低下头异口同声的说着。这一刻,坚定也肯定的告诉她,他们愿意生死相随,听命于她!

闻言,顾七眸光微动,走到泽的身边:“那便走吧!”

七人跟在他们后面,而暗处,还有一个无声无息的紫依……

一入林中,众人便感觉像是穿透了什么气层进来的一般,这深山老林中被隔绝的声音在进入林中后变得清晰,周围隐隐的传来虫鸣和蝉啼的声音,树叶无风而微微摇摆着,发出沙沙的声音,就连周围的杂草丛也传来类似动物窜动的声音。

“咻!”

猛然间一条绿色的东西窜出,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窜向顾七等人而来,泽牵着顾七的手没动,走在前面的大汉则转过头看去,因绿色的东西窜来的距离离顾七较近,同时也在他伸手可抓的范围内,于是当下出手,一手便精准的擒住了那东西的头部。

“是青竹蛇!”天枢等人则在大汉抓到那条蛇后才看清那细细的绿色东西竟是一条青竹蛇,极细的一条蛇只有手指般大小,浑身呈青翠色,因蛇身的颜色与竹子的颜色相同,故而被称青竹蛇,而这青竹蛇也是极毒的一种蛇类,若是被咬到,七步之内必死无疑!

“青竹蛇是群居的,这里有一条出来,这附近一定还有,大家小心了。”大汉一手掐断了那条青竹蛇,卟的一声传出,腥味极重的蛇血溅了开来染红了他的手,他看了一眼便随手丢了开去。

果不其然,就在大汉将那青竹蛇丢开的同时,周围咝咝的声音再度传来,那声音细而密集,显然向他们围来的不止一两条青竹蛇,而是一群!

“我们来开路!”天枢几人分别将他们护在中间,有的亮出利剑,有的则手中凝聚火焰,有的则凝聚气刃,准备将那些往这而来的青竹蛇砍杀干净。

泽和顾七依旧是那样神情如初,他们牵着手缓步走着,而大汉则跟在他们的身边护着,一边警惕的盯着周围,以及突然再窜出什么东西来。

“咝咝!”

青竹蛇的窜近,蛇信子的吐出,红艳艳的蛇信子仿佛滴着渗人的毒液一般,让人看了发骨悚然。

而天枢等人则在看到那些青色的小蛇窜出时,当即挥刀的挥刀,击掌的击掌,利用火焰焚烧的便用火焰焚烧。在清理那些蛇的天枢等人发现,那些蛇起初还朝他们主子那边而去,只是不知怎么的,却突然都转变了方向转而攻向了他们。

前面三人在走着,后面的七人在战斗着,蛇血的腥味似乎刺激到了蛇的眼睛,但见有一条飞窜而出的青竹蛇窜出便缠上天璇的手后紧紧的勒住她,那手臂因渐收渐紧而泛着暗紫色,直到天璇一手掐住那这蛇头捏爆丢了出去。

渐行渐远的三人继续迈着步伐往前直着,直到好一会,前面的大汉才停下脚问:“用不用等等他们?”

“他们很快就会跟上来,若是跟不上,那正好让他们自己在这里面历炼一番,这里的考验也很适合他们。”顾七漫不经心的说着,对于身后后七人安危她是一点也不担心。

他们七人皆出自七星楼,区区的一窝蛇若是解决不了又有何用?更何况,进来时她已经明说了,这里,随时都有可能死去!而他们最好别指望她会出手救他们。

想在这里面活命,他们能靠的只有自己。

“吱吱!吱吱……”

忽的有声音传来,他们顺着声音看去,只见树上有着一只赤红色的猴子在树枝上叫着,那猴子上窜下跃身手灵活,时而跃到枝尾,时而又跃到另一边的地方。

“这是赤血猴?”

大汉诧异:“这地方居然也有这种猴子?看来,这里面还有很多意外在等着我们呢!”他的目光看向林中深处,从进来的这一会儿时间遇到的一蛇一猴子让他清晰的知道,这里,绝对跟一般的深山老林不一样,才进林就遇到这两种兽类,他倒是好奇,接下来出现的又会是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