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二百一九回 夫妻齐心

“……以后如何我保证不了,但只要我还是大邺的太子一日,只要我说话还能有一定的分量,我便绝不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宇文承川的声音很低沉,却饱含坚定与果决,“所以,蕴蕴你不必再劝我了,这事儿我只有一小部分是为了不委屈你,更多还是为的大邺天朝上国的威名,为的大邺百年的基业不至于落到番邦异族人的手里,乃至毁于一旦!”

顾蕴的眼睛热热的,鼻子也酸酸的,当他不知道,他主要还是为了她,为了不让她受委屈,为了履行当初对她的承诺吗,偏为了不让她有心里负担,不让她有压力,硬要扯到什么家国大义上,得夫如此,此生何求?

片刻,她方含泪笑道:“谁说我要再劝你了,没道理你在前面为我冲锋陷阵,好,就算真如你所说,你只有一小部分是为了我,终究也是为了我,我却在后面扯你的后腿,让你腹背受敌,你都说了我聪明,既是聪明人,怎么可能做那样的蠢事,反而帮着别人把自己的夫君往外推?所以,我已经决定夫唱妇随到底了,夫为妻纲,本就是女子自出嫁那一刻起,便该严格遵守的,不是么?”

说完,挨着宇文承川轻轻跪下了,就不信太子与太子妃一直跪在光明正大殿里,会不惹来非议,就不信皇上能一意孤行到底,毕竟这事儿认真说来,理亏的是皇上。

急得宇文承川忙要拉她起来:“胡闹,我皮糙肉厚的,跪上几个时辰乃至一日两日的,都不打紧,你却不一样,地上寒气又重,万一回头落下什么病根来,是闹着玩的吗?还不快给我起来!”

见顾蕴满脸的坚定,只得喝命殿外侯着的白兰紫兰:“你们两个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进来搀了你们娘娘起来?”

白兰紫兰闻言,忙喏喏应了,便要进来搀顾蕴,顾蕴却已先道:“太子殿下既把你们给了本宫,你们便是本宫的人了,到底谁才是你们心目中排第一位的主子,你们可掂量清楚了,不然回头本宫绝不会再用你们了,本宫说到做到,不信你们尽管一试。”

说得二人立时不敢动了,太子妃娘娘说得对,她们既被太子殿下给了她,便是她的人了,自然该以她的命令为先,不然此事过后,她们少不得两面不是人。

宇文承川见二婢满脸犹豫之色,不肯听自己的,越发气急,强压下火气与顾蕴道:“这事儿至今还没传开,皇上见我坚持,没准儿还能改变主意,你这么一跪,事情岂有不闹大的,届时弄得皇上彻底没了台阶下,那才真是没有回圜的余地了,你听话,先回去,我不会让自己吃亏的。”

顾蕴使眼色让如站刀尖的白兰紫兰退下后,才缓声道:“怎么可能还没传开,不论是皇宫还是行宫,几时有真的秘密了?况就算传开了又如何,我巴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你的委屈和艰难呢,明明差点儿被算计的就是我们,到头来罪魁祸首近乎毫发无伤,我们反倒要承受皇上的怒火,就因为你是太子,你就该什么都忍着让着,别人要杀你,你也该洗干净了脖子主动送上吗?”

宇文承川眯了眯眼,道:“所以我才要反抗到底,不然人人可欺,我这个太子还有什么威信可言?可我不想将你也填限进来,让你跟着我白白吃苦受罪,你明白吗?”

诚然他可以先答应将妮娜公主收了,回头再用其他法子解决了她,要神不知人不觉的解决一个女子,他少说也有一百种方法,那便可以既不触怒皇上,又不委屈顾蕴了。

可这样一来,他在文武百官心目中还有什么威信可言,一个只会顺从君父的储君,一个连自己地位和威信受到威胁,都软懦得不敢吭声,只敢事后使阴微招数的储君,以后怎么执掌大邺的万里江山,怎么让大邺在他手上变得更强盛富足?

就跟他要把握好在皇上跟前儿既不能不听话,又不能太听话了的度一样,他在文武百官面前同样需要把握好这个度,不然已没了君父的欢心,再没了百官的拥护与支持,他还混什么混!

顾蕴沉吟片刻,点头道:“我明白。”

现下问题的关键已不是宇文承川纳不纳妮娜公主了,而是宇文承川欲通过这件事,向皇上表明他的态度,皇上不高兴,他还不高兴呢,他毕竟是太子,是皇位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就跟所有兄弟不一样,所有兄弟见了他,都得先行君臣之礼,再叙兄弟之情,一如他见了皇上,要先行君臣之礼,再叙父子之情一样。

如今皇上容不得他挑战自己的权威,难道他就该无条件的容忍臣弟们挑战自己的权威不成?他不是不能自己给二皇子和四皇子一耳光,只是因为敬重皇上,才一直隐忍克制着而已!

可明白道理是一回事,让顾蕴眼睁睁看着宇文承川吃苦,自己却高卧着什么都不做,只等着享受他艰难抗争得来的胜利果实,她却是万万做不到的。

因握了宇文承川的手,动情的道:“道理我都明白,但理智若能时时都主宰情感,也就不会有‘情难自禁’这一词了,你就让我陪着你罢,陪着你我是免不了受皮肉之苦,心却能更安宁,反倒是回去了,我身体倒是舒服了,心却一直提着,还不如就留下了。你也别担心,我早防着有可能会陪跪了,所以……”

压低了声音:“所以我膝盖上绑了东西的,跪三五七个时辰都没事儿,只可惜不是在咱们自己的地盘儿上,不然我还可以给你也绑上呢。”

宇文承川见她一边说话,一边狡黠的冲自己眨着眼睛,说不出的灵慧动人,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就算皇上再不待见自己,自己的处境再艰难又如何,至少他还有蕴蕴,那他便无所畏惧。

遂也压低了声音:“膝盖上的东西我倒是不需要,就是你既连这个都想着了,怎么就没想着给我带点儿吃的呢,我还是早起五更时吃了两个包子,喝了半碗粥,这会儿都快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顾蕴低笑道:“你怎么就知道我没带?”说着变戏法似的从广袖里掏出一个小包,打开一看,却是一口一个那种小点心,再适合宇文承川现在这种情况吃不过了。

宇文承川这下连眼角眉梢都是笑意了,毫不吝啬溢美之词:“这世上再找不到比我媳妇儿更体贴更周全的人了!”就着顾蕴的手,美美吃起点心来。

一时将点心吃毕收拾好,宇文承川正欲再劝顾蕴回去,就听得外面传来白兰压低了声音:“殿下,娘娘,有人来了。”

夫妻两个少不得只能都闭了口,腰肢笔挺的跪好了。

却是皇上打发人来传宇文承川和顾蕴去后殿觐见,那太监恭声传完了话,又压低了声音道:“妙贵嫔娘娘这会儿正在伴驾,皇上心情好了不少,太子殿下尽可放心。”

顾蕴闻言,就知道这太监哪怕不是宇文承川的人,也是亲东宫的了,不由再次感慨起当初培养一个东宫自己的宠妃这个决定是多么的明智来。

妙贵嫔接到顾蕴的消息后,稍稍整理了一下衣装,便带着为皇上熬的参汤,来了光明正大殿求见皇上。

皇上待妙贵嫔到底与别人不同,听得妙贵嫔求见,脸色已是缓和了几分,及至瞧得妙贵嫔特意带了参汤过来给自己喝,想起这些日子妙贵嫔对着他虽仍冷冷清清的,不爱多说话也不爱笑,却肯在他的衣食住行上下功夫了,可见是终于被他所打动了,心情便又好了几分。

妙贵嫔服侍皇上喝毕了参汤,才淡声道:“才臣妾进来时,瞧得皇上分明一副不高兴的样子,殿内殿外服侍的人也都战战兢兢的,可是谁惹皇上生气了不成?秋燥容易上火,要臣妾说,皇上很不必为了一些小事就轻易动气,毕竟不比年轻时了,气坏了身子,难受的还不是您自己。”

换了别的妃嫔,最后一句话肯定要换成‘臣妾可是会心疼的’,但妙贵嫔这样说,反而更能让皇上听进心里去,不觉便与妙贵嫔说起自己生气的原因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朕这还只是赏他一个侧妃,分明就是好事,他也要如此反抗朕,若朕真要他去死,他岂不是更要忤逆朕到底了?如今是翅膀还没长硬呢,就敢不将朕放在眼里了,明儿若是翅膀长硬了,岂非越发要狂到天上去了?”

说得妙贵嫔冷笑起来:“于你们男人来说,齐人之福当然是好事,自己后宅的美人儿更是多多益善,又几时考虑过我们女人的感受,又几时想过我们女人会多委屈多痛苦?那妮娜公主臣妾又不是没见过,一看就不是个好相与的,她出身又高贵,关键皇上既如此抬举她,必定是想用她父亲,只要皇上一日用得上她父亲,便不会让她在东宫受委屈,届时太子殿下的后宫便休想再有一日的安宁,也就不怪他不肯答应此事了。”

皇上闻言,想也不想便道:“成大事者,岂能儿女情长……”

话没说完,眼睛一眯,“朕记得你从不关心这些事的,今儿怎么倒破天荒为太子说起好话来?”他还活着呢,她便已在为自己铺后路了?

妙贵嫔冷笑道:“皇上这么说,是在怀疑臣妾与东宫有勾结吗?臣妾不过是就事论事而已,绝没有似皇上想的那样,自己这辈子不能有孩子了,总要为将来找个依靠,臣妾早在十几年前,便是该死的人了,苟延残喘至今,已是无比的艰辛,若不是皇上待臣妾着实不薄,臣妾早就不想活了,谁知道臣妾终于能心平气和的拿皇上不止当夫主,更当亲人了,皇上心里却是这样看臣妾的……臣妾以后在皇上面前,只拿自己当哑巴便是,绝不会再多说一个字,皇上的疑心总能消了罢?若是没消,就再审臣妾便是,若是消了,臣妾告退!”

一席话,说得皇上讪讪然起来,自己好像的确多疑了些,想起妙贵嫔说的‘自己这辈子不能有孩子了,总要为将来找个依靠’,就不只是讪然,更是愧疚了,说到底爱妃这辈子不能有孩子,都是自己没有保护好她的缘故,她素日亦从未与太子夫妇乃至任何人有往来,自己的确是误会她了。

因忙拉住了妙贵嫔的手,笑道:“朕不过就随口这么一说而已,你就恼成这样,这气性也未免太小了些,也就只有朕才能消受你这副坏脾气了。”

妙贵嫔也不可能真恼了皇上,换做寻常人家,做妻妾的还不能太给夫君没脸呢,何况她对着的是皇上,便也顺着皇上的话哼笑道:“嫌臣妾气性大,皇上不消受便是,在别人跟前儿,臣妾连气都懒得生呢!”

帝妃二人终究将这一茬揭了过去,适逢何福海进来禀告:“太子妃见过太子殿下以后,见劝不住太子殿下,索性与太子殿下一道跪在了光明正大殿。”

皇上闻言,又冷笑起来:“他们两口子这是打算与朕硬顶到底了不成?朕原当顾氏是个好的,如今看来,好在哪里了,与太子一样,都是罔顾圣命,阳奉阴违的混帐东西!”

喝命何福海:“他们既爱跪,就让他们一直跪下去便是,不必再来回朕了。”

“奴才遵旨。”何福海忙应了,却行往外退去。

却被妙贵嫔叫住了:“何公公且慢!皇上,臣妾先说好,臣妾不是在为太子和太子妃说话儿,也免得皇上又误会臣妾。臣妾只是觉得,这事儿如皇上所说,本是好事,若到头来事情没成,孛儿只斤王爷父女记恨太子殿下乃至皇上也就罢了,若事情终究还是成了,因着有这么一出,咱们岂不是与孛儿只斤父女结了亲也等于白结,一样让他们父女记恨?那也未免忒不值当了,所以皇上还是再见一见太子殿下,看能不能让他改变主意罢,不然事情闹大了,才真是好事也要变坏事了。”

皇上闻言,瞪起眼来:“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他们父女敢记恨朕与太子!何况朕几时明确答应过孛儿只斤要将他女儿指给太子了,朕只是说要再考虑!罢了,何福海,打发人让太子和太子妃都过来,朕倒要听听,他们如今怎么说。”

何福海忙应声而去,这才有了先前小太监去传宇文承川和顾蕴过来觐见之事。

宇文承川与顾蕴进得后殿,双双跪下给皇上行礼:“儿臣(臣媳)参见父皇,父皇万福金安。”

皇上却并不叫二人起来,只淡声道:“太子,你也跪了快两个时辰了,考虑得怎么样了?”

宇文承川见问,恭声答道:“回父皇,儿臣还是那句话,孛儿只斤父女野心勃勃,儿臣绝不可能纳其女,且三年一度的选秀,因着鞑靼形式复杂,鞑靼的贵女们也从不参选,以致至今大邺后宫都不曾有一位鞑靼的妃嫔,一旦儿臣今日纳了孛儿只斤之女,其他各部起了效仿之心,明日又当如何?收了少不得后宅一团乱,不收又会致其他各部怨恨,总不能为了孛儿只斤一部,就罔顾其他七部,所以还请父皇收回成命。”

皇上不置可否,又看向顾蕴:“太子妃,这事儿你又怎么说?朕知道太子与你少年夫妻,伉俪情深,你心里容不得别人与自己共侍一夫也是人之常情,可你要记住,你是太子妃,理当贤良淑德,宽容大度,为天下妇人表率,岂能因一己之私,便任由太子为你事事挡在头里,难道你还想将来太子为你空置后宫三千佳丽不成?若你果真这样想,朕这个父皇也容不得你了!”

想把错都推到她不贤善妒上,倒是打得好算盘。

顾蕴暗自冷笑着,正要开口,宇文承川已先说道:“父皇误会了,此事与太子妃根本不相干,都是儿臣一个人的主意,反倒太子妃方才还再四劝儿臣,东宫多孛儿只斤之女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让儿臣就纳了她又何妨?是儿臣坚持不肯纳的,为人臣者,忠君爱国原是本分,几时成了臣下谋求私利的工具和倚仗了?”

见皇上眉头皱得越发紧了,又道:“方才太子妃劝儿臣,儿臣便说了,儿臣坚持不肯纳孛儿只斤之女,并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大邺天朝上国的威名,前朝慕容氏乃我宇文氏的手下败将,可纵观整个大周朝,可曾有过一个公主郡主下降番邦外邦的,难道我宇文氏,竟连慕容氏都不如,家国安危,竟要建立在女人的痛苦和眼泪上了不成?虽然此番之事不是尚主,与尚主又有什么差别,不,比尚主还要恶劣,儿臣好歹也是储君,竟被他们逼迫至厮,大邺的威名与颜面何存,父皇又颜面何存?儿臣方才当着太子妃是这话,如今当着父皇还是这话,惟求父皇三思!”

------题外话------

今明两天跟闺蜜一家出去玩,所以都只有五千更哈,请亲们见谅,么么哒,O(∩_∩)O~

另:好基友贫嘴丫头的《风华贵女》完结了哈,是她上个文《名医贵女》的姐妹文,没看过的亲们,感兴趣的亲们,都可以去瞅瞅哈,银牌作者,不会让乃们失望的,么么哒,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