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五十六章 徐徐诱之,士气高昂?

一群人听得赫王如此说,都是疑惑的面面相觑,心中快速的转着,所谓人鱼族的克星是什么?只有傀儡人鱼可以算是了,但是也不至于这么狼狈才是,非要请得人类来帮助。

而其他五个王似乎已经知道赫王要说什么了,面色都凝重起来,沉默着不说话,诺大得乾坤殿一时落针可闻,半晌才有人开口:

“赫王,我们便是为了人鱼族得难处而来,你尽管开口就是,既然已经来了,不解决了我们是不会回去的!”

“是啊,赫王不妨直说,到底是什么人使得人鱼族如此棘手?”

一时间许多人纷纷表态,这七千多人实在超出了众人的想象,恐怕在这之前,众人都不知道今天会来这么多人吧?如果之前真有些麻烦,众人也不敢这么豪气的方言说‘不解决了就不会去’。

可如今七千多高阶修士,这么浩大的阵仗,众人可不认为还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因此竟然也敢居高起来。

“承蒙大家如此热情,我便直说了,大家也应该知道,傀儡人鱼向来是我人鱼族堕落而邪恶的败类,从来不曾停止过对我族群的破坏,我们这一次遇到的麻烦,也是起因于傀儡人鱼,只是情形更糟。”

那赫王挥了挥手,众人会意的都停下了发言,静候他解释,却听赫王沉重的声音开口,这与众人的猜测有些契合,只是他末了来一个转折,让众人的好奇心也跟着吊了起来。

“这样吧,还请大家先看看这个……”

那赫王稍稍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有些无法解释的样子,半晌后向身后招了招手,身后伺侯的一个人鱼便从侧面飞快的绕了出去,没过多久,门外便被几个健壮的人鱼合力抬进来一个高约五米,长宽均差不多三米的牢笼,而那牢笼之上蒙着一块巨大的黑布。

随着那牢笼的靠近,众人跟只觉一阵阴寒的气息一并侵蚀而来,带着一股腐蚀一般的味道,修士五感灵敏,闻到这难闻的味道齐齐皱了皱眉,几千人的视线就这么迎着那牢笼一点一点的转动。

直到那牢笼停在了大殿中央,十几个人人鱼只剩下四个,各自拽着黑布的一觉,‘唰’的拉开了覆盖着那牢笼的黑布!

“吼!”

“咣咣!”

而伴随着那黑布掀开,只听一生狂躁的兽吼,还有一系列晃动牢笼的身体内,而离得近的几十个修士竟生生被这声音吓的坐立不稳!身形向后倒去!

这声音实在有种惹乱人心的暴虐,而且那杀戮的气息仿佛从那黑布揭开之后就如数倾倒而出一样,让人防不胜防防!单单是这杀气便让人如此下意识的畏惧,如果动起手来,这家伙的凶残岂不是更加可怕?

“咣咣……”

那牢笼看起来也不是一般的材料,是上等的玄铁铸就的,就连抬这牢笼的十几个人鱼都是掌神境高阶的人鱼,可想而知这牢笼的重量了,可那怪物却能将那牢笼震的哗啦啦的响,牢笼地步颠簸在地面上,让人有种下一秒就被掀翻过来的错觉!

而那怪物双手抓着牢笼的铁栅栏,一边怒吼着一边撕扯,似乎想把那牢笼撕开一样!

“吼!”

那怪物又是一声暴躁的大吼,身体忽然伏低,作出攻击一般的姿态,全身上下的肌肉一瞬间紧绷到的极致,众人只觉这怪物下一秒似乎就能从那牢笼中破出来一样!

而那牢笼最终知识钉咣一声巨响后,剧烈的颠簸了一下,可那怪物却伸出了手不像手、掌不像掌、爪不像爪的手猛的探出牢笼抓向一旁的人类修士,口中流着腐臭的黏液,眼中带着嗜血,似乎想将不远处的人都抓来生吞活剥一样!

却见那被那个怪物盯着的十几人忽然心神不稳的向后倒去,砸在了身后之人的长几上,十几人都这样,顿时使得器皿果盘叮铃桄榔的掉了一地,甚是狼狈!

那赫王的脸色更加不好,只是放出来一个而已,而且只是这么稍稍一路面,这几十个人类修士便已经如此溃不成军,这还在他的乾坤殿上,要是到了战场上,他们还会勇往直前吗?

赫王黑着脸,一手重重的一挥,却见方才退到远处的那十几个人鱼忽然又靠了过来,每人手中都多了一根六七米长的铁杆,似乎是生铁,而十几个人鱼将那铁杆利落的插进牢笼之中,将那怪物牢牢的控制住,那怪物不得不匍匐在地上,可那嗜血的眼神还是在扫视着众人。

口中不断发出低低的吼声,似疯狂,似嘲笑,一声声却始终阴寒之极!

王紫越过众人看向那个怪物,刚才被众人乱七八糟的当着,现在前面人都失魂落魄的倒在地上,道是让她清楚的看到了那怪物,而且也迫于被控制住,那怪物的身形才清楚起来。

这是傀儡人鱼吗?王紫不太确定的想着,她是没见过什么是傀儡人鱼的,可眼前这怪物道是没有人鱼的样子,它有的是双腿,并非鱼尾,而一双脚却是生的极不搭配,像是某种大型野兽的脚,带着锋利的指尖,如钢刀一般。

双手也很长,像是扇子一般,同样带着锋利的指尖,而整个人异常的健壮,它始终是供楼着身体呈现攻击状态的,若是它站直了,恐怕得有三米多高,浑身的肌肉异常的健壮,弓起的背上甚至顶出了两根尖刺,似乎是从脊椎上生生刺出来的!

那尖刺定然也有不小的作用,王紫如此想着,而那扭曲的脸上满是狂躁,但好像也不是没有理智的,因为王紫音乐能感觉到这个怪物身上带着很深刻的恨意,好像是这恨意让他变的如此嗜杀。

那凸起的眼中是几乎弥漫了整个眼眶的绿色,看着很瘆人,而嘴巴几乎横跨了整张脸,若是它张开嘴怒吼的时候,便能看到那一口尖锐的牙齿,像是虎鲨本体那密密麻麻的利齿!

这怪物原来是人鱼吗?它是如何进化到如此完全极端的样子的?人鱼族所有的子民都是那么美好,这么罪恶的东西简直让人瞠目结舌!

这怪物的本体就算再可怕也不至于让那么多元婴期以上的修士如此失态,那狼狈倒下的样子好像根本不是个修炼之人一样,说出来让人耻笑,这些修士走南闯北,见过的怪物怎么会少?

高阶的灵兽定然也降服过很多,只是这怪物身上的杀气太重,就连王紫都心下警惕起来,这样的杀气……让那个怪物看起来已经不单单是一个怪物了,而更像是一个容器,一个盛着浓烈杀气的容器!

还有它身上始终散发的腐臭味道,配合着那杀气,同样有种让人心神俱震的感觉,不是嗅觉上的厌恶,而是灵魂上的抵触!这怪物怪的很,当真怪的很……

想着想着,王紫的眉心不由得皱了起来,而那怪物不知是不是发现有人这么盯着它,那绿色的眼睛‘唰’的看向王紫,竟然忽然的变的暴躁起来!那嘴忽然张的很大,露出了满嘴的獠牙。

那獠牙一开始许是白色的,但现在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满是黑色,而且牙缝中似乎还挂着腐肉和血丝!腥臭的味道似乎更加浓郁了,那怪物的口水‘滴答滴答’的低在地面上。

王紫的眼神一转,盯着那怪物口水掉下的地方,竟然在那汉白玉的地面上隐隐腐蚀出一滩黑色,那黑色中间还在不听的‘呲呲’冒泡。

这怪物的口中……腐蚀性真够强的。

“合上!”却听一个沉稳的声音忽然传来,是赫王又下令了,端坐在王座上的赫王眼神沉沉的望了望王紫的方向,方才王紫与那人鱼冷静对视的过程他分好不落的看在眼里。

那十几个人鱼听令,手中的铁杆忽然同一时间撤去!那怪物一旦得了自由,后腿一蹬!弹跳起来朝着王紫的方向扑来,虽然有那牢笼关着它,但是它那气势好像能冲破牢笼出来一样,王紫倒是巍然不动,反倒让她前面那些个堪堪回神的修士再一次哆嗦了。

“哗!”

却听布匹卷过风声,巨大的黑布冲进将那牢笼覆盖了起来,恢复成了它刚被抬进来时的样子,说来也奇怪,只是被盖上了一层黑布,刚才那腾跳而起的怪物竟然悄声无息了!

众人盯着那始终再没有动静的牢笼,过了许久才回过神来,也确定了那怪物不会突破这牢笼了,只是太过诡异了,众人跟纷纷想着这黑布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竟然能控制住那么狂躁的怪物。

“诸位也看到了,这就是我们面对的敌人,被腐化的傀儡人鱼。”却听赫王又说道,那声音低沉,却能清晰的传到每个人的而中,而方才失态的众人一番尴尬之后,纷纷回过神来。

好在那些下人很有眼力,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将刚才打翻的地方重新回复了原样,众人坐下,眼神不由得瞟向那个被黑布蒙着的巨大牢笼,刚才的尴尬虽然让他们下不了台,但是那种心悸却更让他们踟蹰。

这怪物着实有些诡异,只那声音和味道,还有气息就让他们几乎失神,忘了自己还是身负法术的修士,若是打起来,不知道这怪物还有没有棘手的本事?若是有……就难对付了……

此番又听到赫王说这怪物是被腐化的傀儡人鱼,所有人的面上均露出不解,傀儡人鱼他们也还是稍稍知晓,而这被腐化的傀儡人鱼又什么意思?

“这些傀儡人鱼都是我人鱼族的子民无辜转变而来,我人鱼族的子民善良慈悲,从不声恶念,可上天却偏偏将傀儡人鱼这样的物种扣在了人鱼族的头上,自古以来摆脱不得,而也有许多企图对我人鱼族图谋不轨的人,都会从傀儡人鱼下手。

被腐化的傀儡人鱼是以及其残忍的手段制造出来的,要让我活生生的子民被驯化的腐蚀虫吞噬五脏六腑,内里再也不是人鱼该有的构造,那啃噬之痛足以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而被如此对待的人鱼,只能等着渐渐丧失意识,成为一个满布着恨意的傀儡人鱼。”

那赫王说道,每一个字说的都那么沉重,五个王的脸色都很差,想来这样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几乎是丧尽天良的行为,而那五公主更直接,大殿之上火红的身影一扇,只见那五公主飞身窜入空中,腰间抽出一根软便,‘啪’的抽在了那牢笼之上!

“火烯!带她下去!”

那赫王怒声说道,这还是他从一开始以来第一次发怒,语气不容置喙,本来这赫王必须得端着自己王的架子,要一步一步的说服这些人为人鱼族去上战场,可是进度才刚展开,便已经有些艰难了,他看得出人类修士再看到那个傀儡人鱼的时候下意思的畏惧,这于他很不利。

而且重新提起傀儡人鱼的事情,本就是他心中的一根刺,他也在忍着才能不爆发,可是这五公主当众胡闹,即便他再宠爱自己的孩子现在也容不下她这么不懂事!

“父王!女儿只是一时气愤,女儿知道错了!”那五公主将软便收回腰间,拱手上前说道,虽然任性,但也不是没有察言观色的本事,更何况她还了解自己的父亲,此时便知趣的认错了。

“还等什么?我让你们带他下去!”赫王一手拍在王座之上,瞬间爆发的威压让大殿内的数千人都瑟缩了一下,离境级别、还是离境高阶灵兽的威压,岂是一般人能受得住的?

而殿门口的侍卫飞快的靠近五公主,还不带他们动手,那五公主咬了咬唇,猛的转身出门,那火红色的头发在空中甩出一个耀眼的弧度,走的潇洒,却也有些负气的样子,到底是年轻气傲。

赫王平时宠她是因为父子之间无所顾忌,可今天这么多外人在,商讨的也是人鱼族存亡的大事,那五公主全凭自己喜好做事,到底是稚嫩了些,此时还见赫王当中责备于她,心中定然不服。

“赫王莫气,五公主率真,如此脾性也是难得,还是不要怪她为好。”

西门流云看了看那五公主离去的背影,觉得大殿之上的气愤顿时僵硬到了极点,只好微微出言劝说,而那五公主离开的步伐却是微微一顿,隐隐听到一声轻蔑的‘哼’,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是啊,赫王兄何必跟小火烯动气,这事情放在谁身上不气啊,还有正事要说,这事儿莫放在心上,啊。”那烈王也道,声音粗犷,让人少些防备。

却见那赫王隐隐叹了口气,方才的怒气也一并散了,他怒的是人鱼族此番危及情形之下一直无解,而非针对火烯,只是她这般不懂事让他迁怒了而已……

此时也管不得火烯,赫王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大殿之上,而众人也再度回神,这来到人鱼族还不过十二个时辰,让他们震惊的事情却是一个接一个的来,都不让他们歇一歇的。

方才赫王的威压虽然短暂,但也足够他们领教了,一开始还说看不清这赫王的修为,不知强到了几何,没成想人家已经是离境级别的了!这在整个六界都是凤毛麟角的吧!

此时也赶紧跟着回神,等那赫王分析局势。

“傀儡人鱼会比之前的人鱼修为高出几倍到几百倍不等,这是邪恶的转变,让它们便的诡异的强大,不好对付起来,可相比于人鱼,傀儡人鱼会更倾向于直接用*对敌,尤其是被腐化的傀儡人鱼。

被腐化的傀儡人鱼身上带着尸气,促使它们寻找新鲜的血肉吞噬,而它们口中那些腐蚀性极强的黏液,一旦注入人鱼的身体,不出五天,一个掌神境的人鱼便会转化为一个被腐化的傀儡人鱼。

这样的尸虫在数亿年前便已经被焚烧殆尽了,如今竟然再度出现!却不知道是何人要害我人鱼族,竟用了如此卑劣的手段!我人鱼族已经为此折了好些人鱼。

在座诸位莫要恐慌,这被腐化的傀儡人鱼虽然棘手,但是人类修士对付起来也不难,只要将这些傀儡人鱼的头砍下,这傀儡人鱼便是死透了,因为那尸虫是盘踞在傀儡人鱼的脑中的。

另外,如果诸位是担心被这些傀儡人鱼咬到的话,诸位大可放心,这尸虫会啃噬人鱼的内府,却不会对人类下手,若是伤了,只要涂些灵药便好。”

那赫王说道,见众人的心智越来越不坚定的样子,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对这些人类生出些不确定,只希望他开出的条件依然具有足够的诱惑力。

而从他的话中听来,众人本已经认为那傀儡人鱼几乎没有破绽的时候,赫王的话却是峰回路转的一变,那些被腐化的危险却只是针对人鱼的,而且那些傀儡人鱼只下意识的用*的力量,而他们有法术在身,那些傀儡人鱼的思维迟滞,这么说来他们倒是有绝对的优势的。

如此意向不由的又轻快起来,若只是受些小伤便能换来胜利的话,那太划算了,外出历练哪一次不是生死难料的,受点伤那根本无需计较了,如此想着众人便坚定了信心。

“原来如此,我等也算是对这被腐化的傀儡人鱼有些了解了,既然我等接了人物而来,断然没有无功而返的道理,赫王有何安排不妨直说,叫我等一并参详参详如何?”

一人扬声说道,这话说道大度,似乎还有些豪气,赫王也点头示意,似乎在赞赏此人的无畏,可事实是不是这样谁会知道?

“被腐化的傀儡人鱼……这当真是我等没有听过的,只是在下还有一事不明,方才那黑布之下的怪物、哦也就是那傀儡人鱼,分明杀气浓郁,浑身的气息都叫人心神不守,这傀儡人鱼是否还有别的诡异之处?”

另外一人问道,这人却是问到了重点,一时间众人都看向了赫王,希望他给一个合理的解释。

“一个人鱼若是心生恶念,并且积少成多无法排解的话,定会走向极端,让自己的灵魂沾上罪恶,变做傀儡人鱼,再也做不回人鱼,就与人类的心魔有些想通之处。

而被腐化的傀儡人鱼却不是通过这种途经所变,而是被尸虫啃噬,不得求生、不得求死,恨意不断的累积,在丧失意识的最后一刻,保留了他想要毁灭一切的恨意,在这之后他的所有行为都是恨意滋生出来的,它想要拉着所有的曾经的同类下地狱,品尝他曾经受过的苦,因此它们的意志非常强大。

这一点不是不能克服,你们只需避开它的眼睛,速战速决便可,它的弱点在身体,只要取了它的首级便可,至于客服它意志的侵蚀,诸位都是修炼多年的高阶修士,自然心性坚定,初时被它蒙蔽情有可原,但相信第二次见到定然不会了吧。”

那赫王解释道,后来那几句话真是大大的给了众人面子,说他们心性坚定、阅历非常,众人定然高兴,被打击了许久,听到赫王亲口赞许定然受用,这一受用,方才那防备的心理便弱了很多,也顺着赫王的话去想。

方才的失态根本不算什么,只是因为不晓敌情而已,若是再次面对,定然不会那么狼狈。

王紫的眼神在那被蒙着的牢笼上转了一圈,想到那个傀儡人鱼眼中遍布的绿色,深刻的恨意,不时还闪烁着诡异的光,总觉得还有什么没有被赫王提到的东西。

而一个人鱼会转变成这样,如此极端的差异,有一点是赫王不曾说到的,之所以傀儡人鱼会比人鱼强大那么多,是因为人鱼本是单纯的,往往越是单纯的人,被邪恶化之后就越是极端。

就比如世间最单纯污垢的人是婴儿,而很多邪修却偏偏丧心病狂的拿婴儿祭炼,只因婴儿的怨气是这个世界上谁都比不上的,而傀儡人鱼的意志如此强大,便是同样的原因,想要克服它们意志上的干扰,哪里是那么轻松的?

而且具体打起来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傀儡人鱼就算不用法术,它的动作也定然快如闪电,不一定是这些元婴期修士能够应付得了的,也许他们还没怎么动手,傀儡人鱼的利齿已经穿过他们的颈动脉了!

“赫王,那请问在这牢笼之上遮一枚黑布是什么意思?而刚才狂躁的傀儡人鱼为何忽然间消停了?”一人又问。

“这黑布不是普通的黑布,而是尺鲨皮,是整个从尺鲨身上剥下来的,能够隔绝空气中的气味,那傀儡人鱼看不到人,也闻不到气息,定然以为周围没人,便不会主动攻击了,随后我会令下人给诸位人手一份,对战之时若遇紧急情况,可将此尺鲨皮扣在傀儡人鱼的头上,再取它的首级便容易多了。”

那赫王说道,众人眼中一亮,似乎觉得这尺鲨皮可是好东西,除了在对战傀儡人鱼的用处之外,这尺鲨皮本就是上佳的隐身法宝,稍稍加以炼制,掺些别的材料,披在身上隐藏气息那是再好不过的东西!关键时刻可是保命用的!

众人心中顿时乐了,尺鲨性烈,而且战力极强,更是有‘海中狼群’之称,从不单独行动,一大群尺鲨游荡在海中,几乎没有人能打得了尺鲨的注意,想来都是尺鲨欺负别人!

人类修士更悲想从尺鲨群中扒人家的皮了,而现在人鱼族直接双手奉上,他们哪有不收的道理?!

而在赫王的声音落下之后,已经有数千余人端着大大的托盘上来,没人面前都放了一张大大的尺鲨皮,另外还有一个储物袋,众人神识探进去查看,却见里面都是些灵药护身法器之类,总之无一不珍贵!

这让他们从进入人鱼族之后就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轻轻松松的收获了一对宝物,这可是在修真界几百年都不会有的机遇啊!这感觉太梦幻,众人即便想收敛,那脸上的浮夸也怎么都抑制不住!

而在众人收宝物收到快手软的时候,却听赫王的声音再度传来:

“这些天都无战事,前段时间我们力抗了一回傀儡人鱼,那些傀儡人鱼撤回了海洋深处,他们出现的时机并不稳定,我们时刻都在警惕,如今在座几千人,我想还是尽快以佣兵工会为单位,拉出巡逻的、警戒的名单,另外选出临时的负责人,统一安排诸位的行动,当然我的大臣会尽快将更详细的事情告诉大家,大家看我这样安排可好?”

“赫王思虑周到,没有不妥!”

“是啊,既然我等来了,城外的警戒还是多有我等负责好,否则那傀儡人鱼来袭时,恐白白折了人鱼,还涨了敌人威风!”

“没错,既然傀儡人鱼出现的时机这么不稳定,警戒定然要万无一失,莫让我等在战事之中失了先机!”

“以佣兵攻击为单位最好不过了,无需我等再行适应,也节省了许多时间。”

“……”

众人纷纷附和,竟一派赞同的声音,有些一反常态,众人似乎斗志昂扬,先前的踟蹰似乎不曾有过,而那个巨大的牢笼也被那十几个人鱼抬下去了,始终没有再揭开一次,既然众人都信誓旦旦第二次见不会再害怕,何不试上一试?

只是恐怕一些法宝就放多数人失去理智了,直到被推上战场之后,他们不知道还有没有如今凛凛的战意,必胜的信心?

“哈哈,诸位道友果真是好爽!有你们相助我人鱼族,大战必胜!”

那烈王忽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桌上的酒水也被这一震洒出来不少,而烈王那魁梧的身体往那一杵,浑厚的笑声很是豪气,大手一挥颇有结成盟约的高兴!

许是受烈王这豪气的影响,众人心中也隐隐发热,谁没有些英雄气?谁没有些救世心?只是久了不用让人抛到了犄角旮旯而已,现在莫管它是虚荣还是真心,众人都只想高声附和,齐声言:

“大战必胜!”

这重叠了几千人的声音在大殿内回想着,让人热血沸腾!恨不能现在就披甲上阵!会会那傀儡人鱼,赫王也站了起来,一直以来沉稳而严肃的买呢有些化开,不管是说服了众人还是为此气愤感染,总之是有底气再面对傀儡人鱼了,也终于有颜面面对自己的子民了,否则一个个子民的痛失、将会是整个族群的恐慌!

“诸位放心,由我族中长老承诺的悬赏,到时候我依然会兑现,我膝下六个女儿,若是谁能助我人鱼族化解此次危及,战后不论你身份贵贱,即刻成亲!可惜我没有儿子,但若是不愿与我女儿结亲,倒是我便是收他为义子!

至于炼妖壶,如此至宝,在六界内已经隐去生息几十亿年,一直被我人鱼族奉为镇族之宝,如此宝物,确实在我人鱼族中,倒是有人能当先铲除殆尽傀儡人鱼,立头等功者一并将这炼妖壶拿去,本王绝不食言!

至于灵石,于我人鱼也无大用,我知道对诸位确实有许多好处的,倒是许诺的五块上品灵石,不论是谁,只要参与的人都可领到!”

在众人跟激动的时候,赫王的一番话简直让他们沸腾起来,眼睛睁的大大的,呼吸都急促起来,如此三条诱惑,简直能让他们所有人鞠躬尽瘁!

就像是一环套一环的陷阱,即便拿到这些好处的代价可能是性命,他们也在所不惜了,现在你要问他们你不怕死吗?他们准会义愤填膺的吼你一句:“富贵险中求你不懂吗?!”

这赫王对人类的了解真是清楚的明白的很啊,这些法宝他人鱼族不缺,便投其所好给人类,这样一来,这几个时辰的见面下来,别说是傀儡人鱼,就是再危险的事情他们也要试一试了。

……

自赫王说了最后的几个悬赏之后,众人就在乾坤殿内商议了将近两个多时辰,七千多人分成五十五个组,每组一百二十人左右,而王紫坐在的组有一百二十七人。

将巡逻和警戒的人全部商议好,又与人鱼族知晓敌情的大臣交流许久,一切安顿妥当,众人才得以踏出乾坤殿。

而他们的住处在外城,以求能最快速的响应战事,关于住处人鱼族早已安排好了,是早已搭建的营地,不需要他们操心,而被安排出今日轮值的人,也在踏出王城的时候跟着人鱼侍卫直奔城外了。

众人踩在内城的大马路上,脚下是紫金砂铺就的路,微微愣了一会儿,但也只一会儿便回神了,他们必须清楚,这紫金砂金贵是金贵,可在人鱼族遍地都是,他们不必急着去见,所谓来日方长啊……

王紫一行也走在回营的路上,有人鱼侍卫在前面带路,马路两旁还是有好奇的人鱼,因为这些人类已经进入王城很久了,现在终于出来了,他们一定是想探听一下他们对敌的策略如何,现在都伸长脖子来看,甚至有些人鱼竟然大胆的上前抓住人类修士便问了。

但也到底没问出多少,毕竟这些是跟赫王商议的,虽然对于他的子民来说也许没什么秘密,但由他们说出来终究是不合适的。

终于到达营地时,王紫大眼看去,却见随是营地,却也豪华,一个个整齐的搭帐篷撑在空地上,竟有些美轮美奂的感觉,更何况这些帐篷恐怕是他们见过最豪华的帐篷了,随便垂钓的稳固中心的石头都是罕见的玛瑙。

别说进了帐篷之后,一应具全的摆设,水酒俱有,床榻也舒适的很,待最后一人进来,帐篷的幕帘落下,王紫倒头躺在了床上,颇有些累的感觉。

这帐篷本来就是王紫的,当然也就只有一张床,只是众人此刻都聚集在这里了而已,王紫躺下之后,名望晃着身体,长腿一埋,没见他动,人就已经在床上了,双手垫在脑后躺在王紫身边,似乎也有种此刻才圆满的感觉。

只是方才九幽的刚迈开步,冥王那段距离瞬移的感觉,颇有些争抢的意味,九幽红眸扫过床上,见冥王已经闭上眼睛,惬意的很,收回视线,脚步却也没停。

捞起王紫的上身,自己坐下来然后把王紫的头安置在自己腿上,王紫刚皱眉,一双修长的手便停按上她的肩膀,然后似乎很娴熟的按摩起来,王紫舒服的哼唧了一声便不动了。

“呵呵,累成这样?”北皇笑着说道,虽然在乾坤殿待了这么久,但这样子确实夸张了。

“呵,累的不是身体,是心,瞧着赫王这个导演挥斥方遒,几千人被他招招手就牵着鼻子走,再加上赫王几个兄弟从旁渲染,几千人丢盔卸甲的跟上,其中还夹杂了一场贪婪的大戏,这么精彩的大型表演,看了几个时辰哪会不累?那赫王的话有几分真,几千修士又能做到什么程度,谁知道正常的情况是什么样呢?”

南阙桃花眼一转,瞧了瞧王紫疲惫的样子,此刻在九幽的按摩下颇有几分享受,在说话的同时竟然还有心思想着这按摩的功夫他也要学一学才行,这帐篷里除了床,地面上铺着整体的地毯,倒也厚实,地毯上撑着一座长几,他便一撩衣摆,席地而坐了。

“好歹我们知道炼妖壶在人鱼族手里了。”北皇又倒,王紫最初对这人鱼族感兴趣便是因为炼妖壶。

“北皇,你说说,若是你跟今天笼子里的那个傀儡人鱼打,多久能胜?”这时王紫却开口问道。

“用不了几分钟吧。”北皇说道,也许可以更快,只是王紫问的认真,他便回答的谨慎。

“那个傀儡人鱼没那么简单,它的手几乎跟身体一样长,身体的弹跳能力更强,后背有尖刺,那尖刺之上泛着寒光,显然是有剧毒的,它今天面对那些修士的样子,分明是看食物的样子,它不仅对人鱼有威胁,对人类的威胁也不低,元婴期的修士法术施展哪有那么快,就算傀儡人鱼完全不用法术,那些修士施法也快不过它们的爪子。”

王紫说道,这些她早就看出来了,却没有说出来,今天乾坤殿上的气氛,根本不允许她说这些,既然他们不想听这些不好听的,她便不说,也乐的清闲,只是她疑惑的是、这些那个赫王应该也是知道的,为什么不先说出来,而是从开始就扭转了众人的视线?

“况且这些修士多数都是地元期以下的,战场之上瞬息万变,争取的便是时间,那傀儡修士的杀气太重,一直笼罩在对手的身上,这些修士的心智并不在它们之上,这分明是事实,一个不小心便是葬身傀儡人鱼腹中的下场,哪等得上修士去砍它们的头?”

东乾也道。

“这么一来岂不是没有胜算了?那赫王到底是什么意思?另外五个王也知道吗?怎么没吭一声?”卫子楚大大咧咧的坐着,听了两人的话颇为不解的问道。

“还真有此意,如果就此安排胜算确实没多少,而且此时之中赫王和他的大臣们也没有说傀儡人鱼的数量到底有多少,这么大的盲区,可是兵家大忌。”

东乾又道,今天乾坤殿光是制造了士气高昂的表象,可是这到底能维持多久,还不一定呢……

------题外话------

我这里快冻死了,晚上穿了棉衣,好冷好冷然后又翻箱倒柜找出了羽绒服,然后又围了一条厚厚的围巾,然后三杯酒下肚,然后醉醉的北极熊式的萌才能热乎乎的码字,嗷嗷为什么这么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