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五十五章 六王齐聚

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在宣告着人鱼族是多么的富有,往日人鱼族内该是多么的繁华,为什么说往日,只因王紫一行走在大街上,虽然周围的景致豪华壮阔,彰显着人鱼族的不凡,可是却没有游客的感觉。

一路上被宝物迷了眼睛,可走进那扇城门,才渐渐察觉到、他们来这里可不是游玩的,而是带着任务来的,宽阔的大街两旁不难看出往日都是琳琅满目的商店,可是现在却很好有开着的,就算是开着,也多是交易法器和防御、攻击物件的。

街面上也有好奇的人鱼,这段时间人鱼族不断的进入外人,而且多是人类,所以这里的人鱼总是会好奇的,现在见一群人浩浩荡荡的通过,而且修为也比以前的高了许多,不由的更加好奇。

只是那些人鱼却不是如那五公主一般展露出自己漂亮的人与身体,而是每个人鱼都穿戴者铠甲法器,那种感觉就好像随时在准备着一场战斗一样,空气中也飘荡着若有似无的萧索,这座城内、似乎已经被这种暗沉的气氛笼罩了很久了。

王紫也在不动声色的观察着,人鱼族的警戒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成都,在他们走过的几百米之间,已经擦肩而过三对巡逻的人鱼,在内城之中都是如此警戒,看来人鱼族所面临的敌人真的不可小觑了。

“他们这一次会管用吗?不会像上一次一样,刚上战场没有多久就当逃兵吧?”

王紫侧耳细听,在林乱的议论声中捡到了写有用的东西,却听一个人鱼不确定的说道,那声音有期待也有失望,期待的是这些新来的人类能够给人鱼族带来希望,失望的是怕就如之前有一样,结果不仅人意。

“应该不会吧,你看他们的修为比上次的人高了很多,应该会比他们优秀吧?”另一个人鱼说道,他的话也有些不确定,只是眼神在一群人身上来回游弋。

“那可不一定,看他们贪婪的眼神,长老说人类最贪婪了,如果他们没有足够的利益,是不会真正帮助我们的!”另外一个人鱼有些愤怒的说道,显然他已经见识过人类的贪婪了。

“他们想要什么?我们给不了他们吗?只要能解决了这次的麻烦,我们什么东西给不起。”

之前的一个人鱼说道,那语气似乎还有些单纯,似乎不太明白炫富的意义,但是骨子里的傲气确实人鱼族的子民特有的,他们是海上最富有的族群,很多人类望尘莫及的东西,在他们这里都能轻易找到。

“哼,如果我们能上战场的话,也不需要求这些人类帮忙!”

那有些火爆的人鱼说道,语气很是愤愤不平,在那人鱼说完之后,王紫不由的看了他一眼,却见是一个绿色头发的人鱼,不出意料的俊美脸庞,身上穿着一件很是考究的铠甲,鱼尾轻轻摆动。

这人鱼的修为是破天境二阶的,王紫心中评估着,只是想到他刚才说话的话,他们不能上战场?这是为什么?有什么特殊的环境使得人鱼族即便强大也不能参与吗?

王紫的眼神忽然亮了一瞬,在刚才的问题还没有思考出来的时候,忽然间想到了另外一个诡异的事情,她这才发现,一路上见到的掌神镜灵兽简直司空见惯,人鱼族巡逻的侍卫中更是能看到破天境的灵兽,那个说话的绿发人鱼也石破天惊修为!

他们的修为、分明是不受界面之间的力量压制的!按道理来说修真界只能允许超神兽级别的灵兽,而掌神镜以上的灵兽都要受到界面的压制,可是自从他们传送到了深海之中后,这个规律就不曾适用过!

“东乾,你的修为是否也不受约束了?”王紫忽然在神识中问道。

“是。”东乾下意识的感受了自己的力量,发现还真是!虽然修真界有着力量压制,但是在忽然摆脱的时候也并无奇特之处,东乾并未在意,被王紫这么一提醒才发现,而且见王紫问的急,眸中精光一闪,似乎也很快发现了问题,接着说道:“这人鱼族竟然不受修真界力量的约束!”

王紫心中很是疑惑的想着,一时间出神,眼神却定在那绿发的人鱼身上忘了收回来,那人鱼发现有人在看他,下意识的看来,眉目间还有些方才未散的愤愤之意,可是见着王紫的时候,脸上的一切表情都有瞬间的凝滞。

他道是什么人敢肆无忌惮的盯着他瞧,想着前几个月见到的人类让他大失所望,因为人类的贪婪和变态是他们想都想不到的,甚至于有许多人类对着男性的人鱼发情,惹的人鱼暴怒的想杀人,可是王颁布了法令在战事期间不得伤及人类。

这会儿不知是谁又这么大胆,想着如果有谁敢把注意打到他的身上的话,就算是王颁布了法令,他也要考虑考虑是不是悄悄的解决掉……可是入目的为何是这般情景?让他瞬间想好的一切计划都像泡沫一般、啵的散了。

那是个穿着白衣的女子,身量苗条,纤纤白衣勾勒着那女子美好的曲线,腰间裹着基层素白的布匹,平坦的腹部让人不由的想,这腰真细……而那女子的头发仔细的打理在身后,不知是谁有这么巧的手,让那头发纤柔的衬托着女子的美,却不妨碍女子的行动。

那女子的容貌、为何那般精致?那般美?人鱼族从来不缺每人,王的几位公主更是各有千秋,若是都见过,保证你眼花缭乱看不过来,可这女子、为何如此独特?有着一身清冷的气质,走在两百多人的队伍之中,却与旁人都不一样,仿佛自己带着一个绝妙的世界,让人插不进脚去。

那女子的视线是放在他这里,却好像并未落实了,而是无意停留一半,那双人鱼族最珍贵的黑曜石都无法媲美的眼睛深深的,像是漩涡一般,此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绿发的人鱼忽然移动,摆动着尾巴随着队伍的移动跟了上去,身后的伙伴似乎在喊他,可他顾不上了,只知道想在看看那女子,心中竟然有些懊恼,他的容貌不俊美吗?为何那女子不曾看到他?

可在他追了一会儿之后,那女子忽然转过头去了,在他的视线当中只留下瀑布一般柔顺的魔发,却见那女子不知与旁人在说着什么话,方才还清冷的气质好像与身边的人并不挂碍,契合的天衣无缝。

那绿发的人鱼随意扫了扫她身边的人,随即也是一愣,不曾想如此出色的女子身边、竟然有了护花使者,而且各个都容姿不凡,气质出尘,他似乎得收回刚才与伙伴们说的话,这一次的人类,似乎可以期待。

只是那女子始终不再回过头去,心中竟然有些空空的难受……

“帛飞?你怎么了?看到什么人了这么出神,我叫你你都不答应。”刚才的伙伴追上上,疑惑的问道,一边顺着那绿发人鱼的视线看去,只是人群已经渐渐远去,也挡住了王紫一行的视线,到底没看清帛飞所注意的人。

“没什么……”那帛飞说道,语气全然不似方才那般飞扬,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帛飞你怎么了?怎么忽然变得这么颓废?你是在羡慕那些人类可以上战场吗?今日没有什么打仗的信号,不如我们去采买一些法器,到时候化出双腿混在人类当中,也可以上阵杀敌的!”

旁白的伙伴见帛飞心情忽然有些低落,开始还不明白是因为什么,但是忽然间想到了可能是被那些人类刺激了,便想着发自让她开心,说着说着道是自己先兴奋的有些按耐不住了。

“王的新法令中严令禁止如此,你不知道吗?”帛飞懒洋洋的说道,说着尾巴微微摆动往远处去了。

“诶?这主意最先不是你提出来的吗?帛飞你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你不是一直想去战场吗?”身后的人鱼奇怪的身上来,觉得自己没把准了帛飞的脉,眼神追着越来越远的人类而去,想着刚才不知道是刺激到帛飞了,让他变得这么反常。

“帛飞你要去哪里?”身后的人鱼又问。

“回家,父亲说明天会跟人类商量事情,我要跟父亲一块去。”帛飞回答,脚步不停。

“你要进王城吗?你不是宁愿去当下等兵吗?”身后的人更起怪了,揪了揪自己褐色的头发,觉得是在理解不了帛飞奇怪的思维。

“我改变主意了……”帛飞的身形忽然加快,转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留下那褐色头发的人鱼奇怪的看着帛飞消失的地方,真是纳了闷儿了,这下也不追上去了,换了个方向回自己的家,心里却想着明天要不要也跟着父亲去王城……

而另一边的王紫,已经渐渐靠近了那威严的王城,而附近巡逻的侍卫也骤然间增加了很多组,想到刚才的发现,王紫在神识中跟其他人说道:

“人鱼族根本就不在界面约束的范围内,这是什么原因?”

这真的很奇怪,王紫想了一会儿都没想到原因,从那个人鱼族的六张老拿出传送阵开始她就觉得有些奇怪,那传送阵的能量不是一般的大,完全可以穿透一个界面,也就是说如果同等的能量,方向定在修真界和仙界的话,那个传送阵也是可以做到的。

人鱼族难道也在其他界面?这不可能啊!

可是不受约束的修为是怎么回事?在六界当中,只有仙界、鬼界、魔界、妖界不受这个约束,那是因为这四个界面都在修真界之上,而人鱼族也不受这个限制,那是因为什么?王紫几乎是百思不得其解。

“莫非这根本不在修真界?而是人鱼族掩人耳目,故意从修真界出发到了这个地方?在海底我们也根本判定不出这里到底在哪个界面。”

卫子楚猜测着说道。

“这不太可能,以刚才的距离,并不足以到达另外一个界面那么远,这应该还在修真界。”王紫却否定了,刚才的传送阵只是力量很大,可是距离还没有那么远。

“既然是这样,那个传送阵之所以有那么大的力量,一定是为了突破人鱼族的限制!也许人鱼族外围有什么了不得的结界呢?我们传送到地方的时候,已经在这个结界中了。”

听了王紫的话,卫子楚只思维一转,很快又顺口答道,这个猜测不无可能,在他的话音落下之后,王紫下意识的看向九幽。

“这里有很多结界,可是问题不在结界,也许在阵法上。”

九幽明白王紫的意思,很快说道,任何结界只需他稍稍感应便可以察觉,关于阵法却也罕见的用了猜测,这不是他擅长的,红眸看着王紫,好像在说‘小公主自己试试便知’。

王紫点头,手中释放出些五行能量,那能量无声无息的向远处散播出去,速度极快,不出几分钟就已经到了城外,一直到了更远的地方,王紫在凝神观察,五行灵力在渐渐的找到了契合的点,这里果然有阵法!

但是距离太远,而且五行灵力探查只是很简单粗糙的办法,对于大型的阵法起不到很大的作用,要知道那是什么阵法恐怕她还得专程去看一眼。

而如果隔绝了修真界力量约束的东西确实是那阵法的话,这阵法就已经不是强大那么简单了,王紫还从来不曾听过有这样的阵法!

“人鱼族真是大手笔,怪不得他们会选择生活在修真界,在自己的地盘修炼,竟然是不受界面之间的力量限制的。”北皇不由的说道。

“这人鱼族只是其中的一脉,可见人鱼族携带的能量几乎不亚于仙界,如果每个人鱼族聚居的地方都存在这样的阵法,那还了得?”南阙挑眉说道,来一趟人鱼族而已,还没见到传说中的敌人,已经有很多不小的发现了。

“这阵法……强大之处不在于隔绝了人鱼族和修真界的联系,人鱼族不受界面的压制,往深了想,那就是不受界面支柱的约束!身在修真界之中,却可以逃避界面支柱的法则,真的是这个阵法造就的吗?

那这个阵法岂不是有着能够拆解界面支柱的法则的作用吗?谁能布得出这样的阵法?”

王紫沉声说道,这个发现让她有种迫切的探索的感觉,能在界面支柱的法则下撑起一片自由的空间,人鱼族这一点已经足够让她刮目相看,如果把原因推到阵法上的话,那这样的阵法她分明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在王紫这话说出之后,冷殇的视线轻轻的停在了王紫身上,那雪白的瞳孔哪淡淡的神色,如同一成不变的寒冬,遍布雪原,只是这一眼,似乎在肯定王紫的联想一样,她想的方向很对……

“呵呵,也就是说这人鱼族跟界面支柱也有些关系了?那我们来一趟岂不是更对了?”东乾不由的笑道,那儒雅的样子却是没什么紧张感,一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从容。

“快进王城了,见了这里的王,也许能有些收获。”王紫点头,看着前方巍峨的王城说道。

众人在城门口停了一会儿,似乎是有人上前稍稍询问了两句,见步辇之上的五公主和风尘仆仆的六张老都在之后,行了礼便方形了,进了城门,一路踩着闪亮的紫色大路,行过几座拱桥,穿过宏大的广场。

而呈现在众人面前那巍峨壮阔的殿宇,其上悬挂着一道竖匾,上书“乾坤殿”,字迹恢弘,霸气外露,盯的久了甚至有眩晕之感,许多人看了看便急急的收回了视线,这乾坤殿代表着王的威严,不容人直面观测。

虽然那字迹对王紫并没有多少影响,但淡淡看了一眼后便也收回了视线,眼神放在刚刚踏出殿门的人身上,是一个华服的男子,身穿明黄色衣裳,精心打理过的装束,每一个细节都整齐不已,海蓝色的头发被束在身后,头顶一个涎着明珠的玉蝉,气质威严。

一个端庄的华府女子站在他的身边,还有数名身份不凡的人鱼随侍在侧,那五公主早已在进了王城之后久下了步辇,现在见到除了殿门的人,与六张老同时上前对那明黄衣衫的男子行礼。

而五公主称其为“父王”,六张老称其为“王”,这显然就是这个人鱼族的王了,竟然出殿相迎,看得出他对这些人类的重视。

“人鱼族的王,我们来自幕天城佣兵工会,此行两百二十五人,很高兴能见到尊贵您,还有能够帮助到您,在下西门流云,连同我的朋友北秋离、姬炎,一并是佣兵工会的负责人,您有什么吩咐只管告知我三人。”

西门流云自然也明白了那高高的台阶之上站着的人的身份,他们现在被阻拦在台阶之下,一面那王表现出重视亲自出来迎接,一面却不失威严的让全副武装的护卫挡在台阶之下,只让那五公主和六张老通过了饿。

西门流云从容的上前说道,那人是人鱼族的王,却不是人类的王,所以西门流云只礼数到了,却并无多少恭敬的意思,那人鱼族的王看了看西门流云,眼中没什么情绪,但王紫猜测,西门流云的修为那人一定一眼便能知道。

因为那人鱼族的王分明已经是离境二十多级的修为了,真是、不简单啊……

“王……”那六张老微微上前一步,似乎想解释点什么,但却被那人鱼族的王轻轻一挥手给制止了,那六张老退下,可心中不免有丝丝犹豫,其实西门流云三人的修为他事先已经知道了,这算是坏了他们人鱼族不让仙界插手的规矩了。

可是自他进入修真界之后才知道,六界近些年来发生了巨变,各个界面之间的划分已经不失以前那般森严,仙界在修真界的势力更是渗透到了各个方便,不论是家族、门派、工会都是如此。

而佣兵工会有些仙界的人在也避免不了,事出紧急,他也不能追查这三个人的背景了,不过心里已经有了些打算,只要是进了人鱼族的地盘,如果是心怀不轨的仙界之人,想要断了他们的去路还不是轻而易举?

那六张老如此想着,可面上仍然是那般高风亮节一般的神色,当然叫人看不出来,如此气质的老者心中也有如此老辣的手段,若是用完了这些人,杀人灭口也只是手起刀落的事情……

“放行。”却听那王忽然说道,只这微微低沉的两个字,那身披铠甲的一路护卫已经整齐划一的回到了自己本该坚守的岗位,露出了那同外高处的台阶。

西门流云三人还好,可其他人自进了这王城之后,却真真是被这王城的森严吓了一条,因此那人鱼族的王一见面久恩威并施的举措也让众人心中微微起了波澜。

对这人鱼族不免多了几分忌惮,也更加谨慎了起来,从开始接人鱼族的任务起,这些人心中的优越感绝对是有的,毕竟他们以为是人鱼族有求于他们,他们来了人鱼族之后定然会被奉为上宾,可到了这里后才知道,一切都好像另有缘由。

而那人鱼族的王身上让人不敢直视的气场,更让他们忌惮,这个王的修为、深不可测。

说来也奇怪,人鱼族本来富的流油,可在佣兵工会颁布任务的时候,只用了几块上品灵石、炼妖壶、驸马为悬赏,现在看来,人鱼族要是能拿出炼妖壶,似乎也不意外了,而能不能娶到人鱼族的公主、实在是不好说了,至于灵石那就更好笑了,人类就喜欢这个,如果人鱼族捧着大把大把的紫金砂去出去,人类反而会犹豫了。

西门流云三人当先踏上台阶,一步一步走上那高高筑起的殿门前,好像走的不是台阶,二十这人鱼族的权利中心一样,这乾坤殿、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来的。

那人鱼族的王已经转身回到殿内,他身边的人自然也跟着进去了,王都出来迎接了,那些人定然是人鱼族的大臣了,在王紫走进殿内的时候,已经看到人鱼族的王端坐在王座上了,那个女子坐在她右手边的一个凤椅上,应该是王后了。

众人随着下人的指引入座,这乾坤店内原来早已做好了迎客的准备,汉白玉铺就的地面上摆放着数以千计的座位,而那些人鱼族的大臣坐在最前方,围绕着王座下首。

这乾坤殿道是大的很,往深处看去只能看到几幕纱帘,挡住了更深处的地方,大点高约三十几米,由巨大的圆形拱柱在殿内支撑,拱柱之上刻着繁复的花纹,穹顶之上更是惟妙惟肖的雕刻着人鱼,像是叙述故事一般铺陈开来,只是王紫只淡淡一扫,并未盯着细看。

话说人鱼族此行要招揽的人类修士是三千,他们这里是二百二十五人,听说在他们动身前,已经有别的地方先行出发了,而这个时候,竟然只有他们先到了?

“诸位路途辛苦,先饮些冰露解乏,今日诸位先到了这里,可人还未到齐,要让诸位再费些耐心,等等其他人了。”那人鱼族的王说道,声音威严,即便他说这样的话可能已经很客气了。

“哪里,既然是接了人鱼族的任务,来这里的一切安排定然是听您的。”西门流云淡笑着说道,应对的从容,让那王又看了看西门流云,如此已经算是刮目相看了。

“如此便好。”那王也淡淡道。

却是那王后笑的很湿随和,端庄贤淑的气质让人莫名的舒适,却听她说道:“诸位是我人鱼族的贵客,有何需要尽管吩咐下人,不必拘礼。”

“王后客气了。”西门流云礼貌的说道。

众人则端起了那冰露饮了几口,立刻就发现充沛的灵力自肺腑化开,灵台一片清明,这补充灵力的效果竟然如此明显!众人不由的仔细观察了一线那微微泛着乳白色的冰露,这是修真界所不常见的。

想起海中有一宝物,有“玉露琼浆”之称,乃是灵矿中央天然形成的清泉,只是这清泉得到的很,也稀奇的很,海水自灵矿的缝隙用渗透进去,完全曲折,一路沿着窄小的缝隙流入灵矿中央,而这样的最后低落的只有那么几滴,汇聚在灵矿内部。

几个月才能有一滴,一年也就那么几滴,而要盛他们杯盏中的这些,那至少也要几年啊!听说这冰露有洗净发随的作用,而且对于迟滞的修为也有刺激作用,这可是任何修士都拒绝不了的天材地宝啊!

而那冰露有个很形象的名字,叫灵乳冰露,是吸取灵矿的灵力并且常年沉淀而来的,刚才饮了那么几口,现在经脉之中还在渐渐发热,灵力的运转比平日里快了几十倍!

而有些修为再关隘之处的,境界当真有些微微的波动!察觉到这一点的众人立马激动了!刚才还不以为意拿在手中的杯盏立刻变得小心翼翼起来,生怕颠的洒出来,这冰露恐怕真是那灵乳冰露了!

“王后,这冰露莫不是灵乳冰露?”

众人还在这般猜测的时候,西门流云却是直接笑着问了出来,他们倒也想问,但是一时激动难以开口,再者也怕问出口了显的自己无知,毕竟人鱼族一路以来给他们带来的震撼太多了,导致他们现在都不敢随意开口了。

“正是,西门公子见识广博,竟这么快便发现了。”

那王后笑着说道,坐在前面的那个五公主也回头看了看西门流云,那双高傲的眼中似乎有些审视,但是却没有面对别人时的轻蔑,西门流云见了,礼貌的回以一笑,那五公主却不太给面子,她不给脸色就已经很不错了,见西门流云笑的那么风骚,只是冷冷的转过了头。

其实不是西门流云真小的风骚,而是那五公主对人类的偏见过重,总以为满面笑容的人背后笑里藏刀,而西门流云的脸更具欺骗性,那双桃花眼虽不似南阙那般勾人,但是其中的精明也颇有味道。

那五公主没有当面叱他‘笑什么笑’已经是不错了,被这么冷淡的对待,西门流云微微一愣后也并不在意,只当这公主高傲,不管这么闹脾气也是人家乐意。

“如此琼浆,在下若能当当普通东西牛饮了,那才是愚钝的很,只是这东西入了腹中方才发现,王与王后如此待客,倒叫我们受宠若惊了。”

西门流云说道,他们还什么都没有做就受了这么大的恩惠,有些无功不受禄的感觉,只是在那人鱼族的王根本就没把这些放在眼中的事实面前,他若是推拒似乎才是不合适,所以才会如此礼貌的说,却也不曾拒绝。

“此次是我们有求于诸位道友,奉上诚意自当使然,西门公子和大家且当宽心受着。”那王后微笑,相比起方才格式化的微笑,此刻多了几分真心,似乎对西门流云很是欣赏。

西门流云还跟那王后说了些什么众人已经听不到了,他们的注意力在王后说了那句“正是”之后就再也移不开了,只紧紧的盯着手中的杯盏,这里面可是灵乳冰露,一滴都是万金难求的,别说这么多,感受着身体内灵力的变化,众人急切的仰头灌下。

初时还有人不动声色的引导体内的灵力运转,只是过了大约一刻钟之后,体内的灵力恐怕是愈发汹涌和快速,已经容不得他们分心或者掩饰什么了,便纷纷盘膝而坐,换成了打坐的姿势,手中恰觉炼化灵力了,这般机会实在难得,哪能因为旁的分了心?

王紫不用去看也知道周遭的人都沉入了修炼当中,就连那十几个仙界的人也是,转了转手中的杯子,想着人鱼族只能是出手大方,还没怎么着就给这么大的甜头,一来就帮这么多的人提升灵力。

这应该不是人鱼族好心,而是在为他们自己着想,提高了这些修士的战力人鱼族取胜的机会才更大,换句话来说,很有可能这些灵乳冰露是很多人此生最后一次喝了,谁知道能不能走出人鱼族呢……

水是好水,没必要跟好东西过意不去,王紫拿起了杯子一饮而尽,这灵乳冰露对任何人都有用,当然也不排除她,经脉内微微发热的感觉很是舒服,灵力自动的在经脉轮海中运转了起来,很活跃的感觉。

王紫刚刚放下杯子,面前便又递来一杯,顺着那好看的手往上,却见旁边座位上的九幽微笑着看她,王紫也笑了笑,接过了九幽手中的冰露,这冰露于九幽并无益处,恐怕他喝的话跟喝水没什么差别,九幽却是想着她的,王紫便不客气的一并喝了。

只是也许他们这里的清醒泰国独特了,放在两百多人当中,他们几人如此清醒,尤其是现在,便显得突兀起来,那人鱼族的王几乎是立刻便看了过来,那双本来寂然的眼睛忽然变的犀利,在他们几人身上一一扫过,也不避讳。

因为有了人数的限制,而且也为了掩饰身份,王紫并未让所有人都出现,将能召唤的人都安置在了赤灵当中,随她同行的人就只剩下了九幽、乐九、冥王、简修文、卫子楚,还有北皇四人。

那人鱼族的王看的很细致,而且微微疑惑的样子,想来他是因为他们身上的气息在困扰吧,就算是王紫一行都压制了修为,但是高阶修饰之间总是有些直觉感应的,不会这么轻易被蒙骗。

见那人鱼族的王一直看着那边,王后也疑惑的看过来,一会儿之后,见那王还是如此,便微微侧头跟他说了句什么,那王并未说什么,可是也不再以那么敏感的视线看王紫几人了。

“呵呵,他该不会发现了什么?”南阙笑道。

“他能发现什么?难不成一杯灵乳冰露能收买得了所有人?他这算盘打的有点夸张了吧!”卫子楚说道,难不成看着所有人如他所愿他才放心?

这一等竟是一个时辰,王座上的人和王后道是淡定的很,下方的大臣也纹丝不动,道是那个红发的五公主,不停地回身张望门口,着爆脾气的公主看起来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而这时,修炼中的众人也渐渐醒了过来,眼看众人都如此,便也没了那小小的尴尬,况且现在修为提升了,自然喜悦的不得了,那些细节也不必在意了。

只是很多人都看向了一旁此后的下人,唤了他们再过来斟水,只是这一次真的是水的,并非那灵乳冰露了,给他们一杯已经是天大的好处了,竟然还想要更多,况且这东西他们喝的多了也根本消化不了,再来一杯就是负累,除非他们想悄悄带回去,那就真是丢大脸了……

众人面上的失望之色恐怕尽数落入了那王和王后的眼中,只是默契的谁都没有道破而已,众人轻轻合着水,虽不是琼浆玉露了,但也很珍贵,便安慰自己莫再贪心了。

两百多人陆续转醒,想着已经过了很久,着人鱼族也没有计时的东西,更没有太阳,因此也不知具体是什么时辰了,又等了一会儿,还不等他们发文,便见一个侍卫在门前报:

“报!旭王、奎王、玖王、烈王、英王已经入城!令六千余名人类修士已经全数入城!”

“下去吧。”却见高高在上的王说道,转而便对此刻疑惑的两百多人说道:“此番我人鱼族遇敌,需各方人士共商御敌之法,本王的几位兄弟已经闻讯赶来,还有修真界仗义来援的几千修士,该是已经全数到齐了,让诸位等了这许久,一同随我出去迎接如何?”

“这是自然,您请。”见那人鱼族的王站起身来,当然那王后紧随着他,西门流云也站起身来说道,众人则是纷纷应和,一同随着那人鱼族的王出了殿门。

在殿门外等了半晌,却见王城的城门打开,几千人浩浩荡荡的涌入,而当先几人却是直接架着车架进来的,直到乾坤殿前的拱桥之处才走了下来,这架势、定然不是普通人敢的。

王紫站在一群人后,看不清下面是什么清醒,但也不着急,反正迟早要见的,只是看来这人鱼族的王并非整个人鱼族的王,只是每一脉的人鱼都有一个统治者,以王自居,而听刚才那个侍卫报的时候说了其他王的名号,想来这座城的王也有名号的。

“哈哈哈,赫王兄,许久不见你怎么憔悴了许多?”只听一个洪亮的嗓音说道,这声音粗旷,却不是威严,让人听着便神识一震。

“烈王弟莫开玩笑,我这里近日来麻烦不断,否则也不会请诸位兄弟前来襄助。”那王说道,而他的名号应该就是赫王了。

“赫王弟弟莫要跟这个粗人计较,他这般没心没肺,可赫王弟弟这里有难,我们弟兄们不是都急急赶来了,人鱼族各脉情同手足,我们之间岂能如此生分?我还要怪你这么晚才通知我们,若不是前些日子徐王兄发现了异常,怕是你都不会主动说!”

另外一人说道,见到赫王很高兴,可语气之中不难见忧心之感,不过那般同仇敌忾的情谊却是真真的,让只听得到声音的王紫对这几个人鱼族的王也多了几分好感。

“是是,是我的错,日后自当请罚,只是今日还有如此多的客人等着,还要现招待客人才是。”那赫王说道,语气也不似对旁人饿生硬。

“对对,这是正事!我们几个也从各自的位面召集了些道友,只是有些匆忙,希望能助赫王弟弟一臂之力。”那人又道。

而把所有人都迎进来之后,方才还空旷的乾坤袋呢顿时满满当当起来,这可是容纳了将近七千人啊!一翻客套,那赫王仍是拿出了灵乳冰露与众人,即便是七千人也人手一份,毫不吝啬,道是叫已经受过这冰露好处的那两百多人有些馋了。

将近七千人同时在乾坤店内修炼,大殿之内游荡着波动的灵力,而且这大殿本身就是个安全的地方,众人也不必担心被人打扰,现在道是都安静的炼化灵力。

只有王紫一众人比他们都早到,有些人不愿意再等几个时辰,便也随着众人修炼了,反正也没什么事情,而王紫也终于看到了那几个王,赫王跟几人不避讳的聊天,但也终究没有聊到重点,每当触及重要的地方时都停了下来。

而王紫也算是给那几个王对上号了,旭王沉稳,奎王少言,玖王阴柔,烈王粗犷,英王睿智,赫王道是有些中和的意思,这几个王都是在修真界的其他位面独霸一方的人,这六个王的手中,恐怕握着整个人鱼族了吧?

那五公主道是很兴奋,竟然从座位上起来在几个王之间来回穿梭,兴奋的问来问去,即便赫王和王后劝了几次也不听,如她那火红的头发和鱼鳞一样,脾气火爆直接的很,但是在面对那几个王的时候,道是显的很是天真。

而等到七千多人都从修炼中醒来时,多数人提升了修为,更有不少人突破了关隘,在短短的时间哪晋级,不由得对这人鱼族更多了几分期待,任务还没开始,这恩惠便已经拿的盆满钵满,自然开怀的很。

而等到所有人终于沉下心来关心他们最终的目的是,赫王和王后的脸色顿时沉了不少,各个大臣的脸色也便的严肃起来,那武功组更是听话的坐在一旁,只是那眉目间带着恨意。

“这一次邀修真界各个位面的道友前来襄助,是非无奈,只因这对手很是棘手,尤其是对我人鱼族而言,他们有我们的克星,使得我的子民不能直接上阵杀敌,故而不得不劳烦众道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