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五十四章 富有的人鱼族

姬炎事先已经告知了王紫集合的地点,再幕天城城外的一个树林,地方绝对隐蔽,树林中满布瘴气,一般人不会涉足,看来去人鱼族的行踪还真保密的很,唯有得到佣兵工会的任务令才会被允许进入。

王紫来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在了,听说幕天成的报名的修士有两百多,而其他地方的修士已经有先行先去人鱼族的了,王紫来的不算晚,在王紫出现的瞬间姬炎已经迎了上来,面上带着抑制不住的笑,让那张总是装着事情的狐狸眼也清澈了不少。

“你们来了。”姬炎轻声道,很期待这一次的人鱼族之行,虽然可能危险重重,可是有王紫同形,感觉死都值了。

“还差多少人?”

王紫点了点头,问道,周围有人暗中打量他们,那些视线却没有停留多久,这些修士在星锐大陆这样的修真界位面上恐怕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各自都有或多或少的傲气,但也知道众人之中定然也有真人不露相的,因此即便打量也没有太放肆,只对所有人都有个印象,日后慢慢相处便知。

“还有六十多人,等等才能出发。”姬炎道,西门流云和北秋离也过来打了个招呼,他们竟是也要一起去了。

王紫站定,眼神向人群前面看去,很快便看到了她要找的人,看似是一个老者,花白的头发,瘦弱的身形,手中拿着一根龙头拐杖,稍稍离开人群站着,背对着王紫所以看不到容貌,微微佝偻的腰身,可却是满身的风霜,似乎清高的很,那种带着威严气质不容小觑,此人、该是那人鱼族的长老了,他身上水属性的气息很浓郁。

“他就是人鱼族的长老,由他带我们前往人鱼族。”姬炎也适时的解释。

王紫又看了一会儿便收回了视线,始终没见那长老回头,只是王紫这里刚站稳没一会儿,便听一个熟络的声音响起:

“这不是夏寒吗?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啊,那日在佣兵工会门口一见之后,再也不见了你的音讯,本以为你对这人鱼族的任务没了兴趣,没想到早已报名了啊,真好真好,能与你同形,这趟冒险定然更多乐趣啊!”

随着声音的接近,说话的人也大步走来,转眼间便到了王紫面前,王紫看去,却是萧棋!对这人的熟络微微有些反感,但那人笑的坦荡,却让王紫不好发作。

虽然王紫之前跟萧棋说过她并不会报名,萧棋当时听了似乎还有些放心的样子,可如今看来,他似乎本来就知道结果会是这样……

这个萧棋总有些神秘,王紫不信这样的人身上没有秘密,但更不想由着别人的节奏走,尤其是如果这里牵扯到她的话,而这个萧棋对她的兴趣显然不低,王紫不知道萧棋三番几次表达热情的原因是什么。

萧棋有一句话说出了王紫的心声,她也以为那日在佣兵工会门口见萧棋就是最后一面了,没想到还会又交集,而且是去人鱼族这么漫长的交集,心下对萧棋的出现也留了几分猜测。

虽说以他的修为来说,想去人鱼族历练一番也不意外,但王紫的感觉应该也不会错……

“王……夏寒,这人是谁啊,你跟他很熟吗?”

卫子楚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其实有点印象的,那天在饭庄的时候见过一次,当时他也是这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只是现在又见了,不免觉得这个人脸皮太厚,而且晃着一张还算俊俏的脸,怎么都有些勾引他家王紫殿下的意思啊,于是卫子谦这话说的立马就不客气了,那喜恶表现的很明显。

“我们见过一面的,那日在饭庄曾见过,公子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王紫的‘不熟’还没出口,那萧棋便笑着对卫子楚说道,虽然感受到了卫子楚的不喜,但却好像没看出来一样,表现的自然大方的很,惹的卫子楚上下看了看他,他果然没看错,这个人的脸皮确实厚,分明这里没有一个人表现出欢迎他站在对面的情绪。

“那日在饭庄见过的人多了去了,若是每个随随便便的路人都要记住,我岂不是要忙死?”

卫子楚懒懒的说道,这话是说萧棋明明是个随随便便的路人,要是他识趣的话,还是早早离开这里比较好,可萧棋却是个不识趣的,应该说他即便识趣,也不会听卫子楚的话。

“说的也是,只是我觉得跟夏寒颇为投缘,一并记住了她身边的人而已。”

却听萧棋笑着说道,这话说的坦荡荡,竟然直接承认了他对王紫很感兴趣,这话一出卫子楚眉毛一皱,更不喜这人了,想着这人也只有渡劫期的修为,虽然在修真界已经是个中翘楚了,但他真的很想仗势欺人啊!若是他们打起来,萧棋是不是只有挨揍的份儿?

虽然这高阶修士打低阶修士的事情在六界是为人不齿的,但是想到萧棋被打的嗷嗷叫的场景,还是有点跃跃欲试啊……

“诶?萧兄?你也在啊,难不成那日你中途从南大陆折回来是专程等这个任务的?好你个萧兄,竟然有这样的打算!”

正在这时,刚刚到来的一个人迎面跟萧棋打招呼,人影也渐渐从厚厚的烟瘴之中清晰起来,这话很湿熟络,看来两人的关系平日便很好,王紫却识得的声音,来人正是袁异宏,太上青天门掌门的首座弟子。

子虚是个很沉稳的人,可他选的这个徒弟却中规中轨,很难有大的作为啊……王紫看着袁异宏不由的如此想到。

“异宏说笑了,只是巧合而已,回来后见到这三S级任务,如你一般,哪有不去看看的道理?”萧棋笑着说道,看到袁异宏也并不意外,这样的事情,太上青天们不掺一脚才叫奇怪呢。

“这是……您……”

袁异宏笑着走过来,只是走近后才看到萧棋挡着的人是王紫,一时愣住了,他多少知道了王紫的真是身份,而且现在那些大人物应该还在紫夷山,可王紫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时间行礼也不是,不行礼也不是,而且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王紫,直愣了几秒钟,萧棋很奇怪的看着袁异宏,还伸出手在袁异宏面前摆了摆,口中戏谑的说道:

“异宏,夏寒虽是世间难觅的绝色女子,你也不必如此失礼吧?怎可盯着一个姑娘如此傻愣?”

“哦,我、我只是没想到夏、夏寒姑娘也会去人鱼族,一时有些怔愣,萧莫取笑于我。”

那袁异宏的脸上微微泛红,有些尴尬,他的确失态了,而且这里聚集了这么多看似熟悉的人,吸引了许多周围的视线,听着萧棋似乎称呼王紫为夏寒,便也顺着如此称呼,心思点转,想着王紫竟然也对人鱼族的事情感兴趣,可门派只派了他和两个长老前去,如今看来,是不是有些草率了?

“我不取笑你,夏寒不笑你才好。”

萧棋说道,袁异宏不由的看了看王紫,见萧棋还是这个自来熟的样子,虽然萧棋平时的交际便很广,也很容易博得他人的青睐,可是王紫不一样,他是知道王紫的身份的,心中为萧棋捏了把汗,而对于萧棋现在的玩笑他更是一点都笑不出来,因为这玩笑的对象根本就不适合跟他混为一谈……

“还说不取笑,你现在又是在干什么?”袁异宏垂了垂萧棋的肩膀,让自己摆脱尴尬,在萧棋还未开口的时候继续说道:“你们聊吧,那边有几个前辈,我需要去拜见一下。”

萧棋似乎理解,便放他去了,袁异宏对着王紫拱了拱手,跟身边的两个长老一起离开,走远些的时候微微侧头不知跟两人说了些什么。

“小公主。”

九幽却轻声唤道,同时伸手揽住了王紫的腰,不等她回应便带着她向前走去,萧棋刚刚埋了一步,却感觉迎面一股无形的压力迫来!逼着他生生退后了几步,地面上留下两道深深的凹痕!

萧棋站定,对于九幽这一手似乎有些惊讶,而且这能力根本没有波动,即便让逼着他退后了这么远,也无人察觉到这里的动静,只有有意无意注意着这里的袁异宏发现了,暗暗惊讶,却是有种‘果真如此’的了悟,想着事后还是提醒萧棋离王紫远一些的好。

被这么扫了面子,人家不说,却以实际行动警告了,萧棋本该愤怒的,却只站稳了脚后,眸色深了深,低着头不知想了什么,几秒钟后抬头,见王紫他们转移到了一株大树之下,那几个人和谐的很,不容他过去……

其实今天他也见到了那日没见过的几人,这九幽便是其中一个,身穿西服,那修长的身体之内蕴含着无尽的能量,却被深深的埋藏了起来,一并封存在那一身神秘而高贵的气质当中,像是黑暗中慵懒的王者,不动声色的守护着自己的领地,外人不触及责己,一触及那便只能是有来无回!

王紫那般清冷的人,对于九幽亲密的动作却毫不排斥,反而有说不出的依恋,说不出的登对,而还有一人,那人冰蓝色的长衫摇曳在身后,衣衫下摆上镌绣着静谧的海潮图案,让人看着便好像闻到了清新的海风。

怀抱一张古琴,修长的手指攀在深褐色的古琴边缘,让人不禁联想当那只手下流窜出音符的时候,该是怎样的美妙?三千丝墨发静静的躺在那冰蓝色的衣衫之上,用一根冰蓝色的发带松松垮垮的系着,那偶尔调皮飞扬的发丝都能紧紧的攥住人的呼吸。

在看那俊而雅的面容,始终微微敛下的眼睛,让人好奇的心肝脾胃肾都痒痒,如此满身都是空灵的男子,该有一双怎样的眼睛呢?定是同样空灵如山谷,静谧如大海的吧……

还有一人,那人的装扮首先就很湿怪异,一身厚厚的虎丘披风,那随着空气微微摆动的毛发在他的脸颊旁边摇曳,模糊了他的容貌,全身都罩在披风之中,就连双手也拢入袖中。

别说现在北大陆正是盛夏,鸟语虫鸣,自然天气热的很,即便是隆冬,身为一个高阶修士怎么会怕冷?那人却好像冷的厉害,竟如此装扮,而且他方才惊鸿一瞥,有看到那人的眼睛、那对瞳孔竟是冰雪一半的晶莹。

凡眸中异色,多是异者,这是面相中如此说,多数人也深信不疑,毕竟这在很多人身上都应验过,而这个男子、不知异在何处?随着他的离开,而且,方才附近微冷的空气似乎也一并回暖,他怕冷、似乎本身就带着寒气啊……

而另外一个没见过的,却是一身墨色的装束,穿在身上精干的很,衣服的料子很柔顺,像是锦缎,但一定是用另外某种稀罕但材料炼制而成的,分明是那么深沉的颜色,穿在他身上却硬是又种纤尘不染的感觉,全身上下不见丝毫褶皱,而那人走动间步履轻盈,好似根本没有踩到地面一样。

要见围一条墨绿色的腰带,将那天神一般完美的身体分割的恰到好处,两手随意的交叠,却是轻轻的把玩着手指上墨绿色的戒指,那人的身边始终围绕着一股朦胧的气息,若是看的久了,定叫人心神俱颤,慌乱不已!

而萧棋也始终看不到那人容貌如何,那是那人用自己的能量结成的小结界,这样的家结界不算什么,也许谁都可以做到,可若是修为低于他,那是绝对不能窥到结界下的容貌的,可见到那人神秘的气息、就已经够了,哪里还敢多看别的?

远处随萧棋来的两人这时走了过来,唤自家公子先回到人群中去,那些人根本不给面子,而且很不好惹的样子,方才萧棋吩咐他们等着,现在却不想让自家公子再吃了亏。

萧棋也没犹豫,最后看了一眼那边,返回去了,只是心中有何翻腾那就不得而知了……

众人又等了半晌,却始终有十几个人没到,那个人鱼族的长老似乎也有在着急,忽然回过头来,王紫这才看到那人的容貌,不得不感慨,人鱼族盛产没人也许是真的,虽然是个老头,但也是个美老头,那花白的胡须倒是颇有些艺术感,一双略带皱纹的眼睛,即便略带沧桑,却不难看出这双眼曾经也是勾魂摄魄的桃花眼。

只是那同样花白的眉毛微微聚拢,似乎在对那迟到的十几人不满,本来这时间已经是约好的了,方才西门流云和另外一人便已经前去跟他说明情况,似乎在安抚他的情绪。

“不能再等了,出发!”那老者说道,并不避讳众人的音量,王紫也听的很清楚,有些闲散的众人顿时打起了精神,让他们等这么久已经是例外了,现在出发的话他们当然乐意,那十几人架子也忒大了些,让人等这么久。

虽然人没到齐,但是人鱼族的长老执意要走,再没商量,北秋离几人便同意了,召集众人往前靠拢,却见人鱼族那长老手中出现一个卷轴,王紫一看便知是传送卷轴。

而且这卷轴有些年份了,其中的能量很大,那长老只是拆开了一枚系绳,那能量久有些跑了出来,却见那找来看了看众人,扬手‘唰’的打开了传送卷轴,却见卷轴之内映射出一个古朴的传送阵,瞬间笼罩了众人!

王紫看着脚下的传送阵微微敛目,这传送阵中的能量……足以穿越一个界面,人鱼族再远也是在星锐大陆上,用这样的传送阵似乎有些小题大做了。

可人鱼族应该也不是缺传送阵的主,反而是很富有的,这传送阵这么完整,那长老信手拈来也没有不舍的样子,莫非那人鱼族所在的地方、还真被那么强大的能量笼罩吗?

传送阵渐渐发挥作用,从外面看,却见那莹白色的传送阵忽明忽暗,带动着那两百多人的身影也是忽而出现忽而消失,就快要开始传送的时候,阵法之中微微波动,却是十几人忽然闯了进来。

阵中只回荡着“我等来迟,万望众位道友见谅!”似乎是那迟到的十几人,竟然赶上了。

而很快,那两百多人的身影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烟瘴林子里只剩下拥挤而来的毒瘴,不见丝毫生气。

而另一边传送了很久的众人,黑暗中极速运转的能量将他们带入了另外一个空间,大约过了有两个时辰,众人才落地,哦不、应该说是落水。

眼前一片开阔,已经脱离传送中的黑暗,四周蜂拥而来的海水包裹了众人,很快众人便各自结起了防水结界,各自四处查看,却发现这里是很深的海底,众人竟然无法估计这海水的深度究竟有多少,只知道海水中挤压的能量是绝对忽视不了的。

而视线之所以这么开阔,却不是自海面穿透下来的阳光,而是海底分布着水晶一般的砂石,堆积的很厚很厚,那砂石散发着五颜六色的光,映照着海底竟美轮美奂起来,众人看着那些砂石的眼神有些灼热。

而海水中穿梭的大小海族灵兽,在这些人忽然出现的时候似乎很警惕的看过来,作出攻击的姿态,可在人鱼族长老那龙头拐杖微微散发出光晕的时候,那些灵兽竟然又散去了,

看似悠闲的在海中溜达,可怎么都感觉是在巡逻的样子。

“诸位客人,我带你们前去人鱼族,路途复杂,诸位一定要跟紧了,否则独自一人根本走不出这里。”那人鱼族的长老说道,眼神微微在后面扫过,王紫也看了一眼,那是后来那迟到的十几人。

那十几人似乎也自知理亏,还知道微微放下身段,便隔着一段距离对那人鱼族的长老颔首,带着些歉意的样子,最终那长老也没说什么,身形一展便向深海而去。

众人本来还注意着海底那些发光的砂石,听到那长老如此说,而且马上就走了,瞬间的犹豫之后很快跟上,还记得那张老说的,必须跟紧了他,而王紫留意了一下那十几人的修为,虽然在凡简介被压制了修为,可他们分明都是天元期以上的修为,这哪里是修真界的人?

众人潜入更深的海底,几乎贴着海底行进,而那耀眼的砂石就在脚下,微微晃着人的眼睛,还要费些力气用神识追踪着前面的人才能不跟丢了。

深海之中这些砂石并不少见,而这些砂石的来源都是海族的灵兽死后尸骨在海底堆砌,经过常年的沉淀慢慢化作这些五彩斑斓的砂石,而别看这些砂石只是漂亮,若是扒开这些砂石找找,这里定然有许多罕见的炼气宝物。

那是上百年或者上千年或者更久才能自然形成的,因此众人的眼神才那么灼热,若是翻到罕见的器材,拿出去定然会引起一番腥风血雨!

这一点都不夸张,修真界的海域不少,但是像这样遍地铺着砂石的海域却是没有,只因这些砂石的形成必须是高阶的海族灵兽尸骨才能形成的,若是一般海域,死了一个高阶灵兽定然被低阶灵兽分食了,哪回留下什么尸骨?

就连仙界的海域也没有这样的,这地方竟然这么多,真让人怀疑这里生活着一群什么样的灵兽,仅这一会儿,路上见到的大型海族灵兽至少都是掌神境的!

众人激动的手指都有些颤抖,似乎还在抽空想着,是不是能契约一两只海族灵兽带回去?这可是天大的机会啊,在别的地方哪里能找到这样的机缘?

而一路上令众人激动的一切却丝毫挑动不起王紫的注意,别说她根本不缺契约兽,这里清醒的人不知道还有几个,这还在外围,王紫感觉他们还根本不算进入人鱼族的地盘。

可在外围的灵兽就已经至少是掌神境的修为了,那进入内围之后呢?人鱼族如今有麻烦,掌神境以上的灵兽都对付不了,按照换算下来,远远低于掌神竞修为的这些人类修士就能起到救命的作用了吗?理论上会说应该是为敌人增加饵料而已。

可人鱼族为什么要找修真界的修士来增援?这可真是有趣了……

王紫又看了看那迟到的十几人,见他们都是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眼中却没有其他修士那样的狂热,显然他们也是冷静的,这跟他们早已是天元期以上的修为分不开。

有过许久,却见原先还算平坦的海底忽然变的波澜起伏起来,无数海岭拔地而起,绵延不绝!视线之内只见其十分之一二!

“你们务必跟紧我!”

行至海岭脚下,那人鱼族的长老回身又嘱咐了一遍,这才深山钻入海岭,众人跟上,进去一会儿之后,王紫才知道那人鱼族长老为何反复嘱咐跟紧他。

这海岭根本就是一座庞大而天然的迷宫,内里虽有海底的砂石发光,可好多地方狭窄而错乱,很多地方只走几步就忽然换了方向,这一刻钟不到的时间已经转了不知道多少方向了!

而海岭之中暗藏着许多善于伏击的海底杀手,悄悄的盯着无数双犀利的眼睛注视着通过的人,众人也从一开始对于海底的好奇谨慎起来,他们不会察觉不到这些危险的存在,如果他们单独进来的话,也许不出几分钟就会变成一具尸体,或者尸骨无存!

而现在他们还好好的,多半是因为那人鱼族的长老手中那龙头拐杖,始终散发着明亮的光,那似乎是一种信号人,让暗中的灵兽按兵不动。

而察觉到这一点的总人顿时背脊一凉,这才在人鱼族的入口他们已经窥探到了人鱼族的强大,远比他们想象中的夸张,本以为只是神秘,却不想这神秘之中由着不容忽视的强大!

既然如此,叫他们来是何意?是不是真的有敌人?难道是让他们来送死吗?众人心中怀着深深的疑虑,但此刻万万问不得,也后退不得,他们此刻也明白了,一旦进了这海岭之中,便是完全没有退路了!

更何况他们走了这半晌,饶老绕去早已失去了方向,若不跟着那人鱼族的长老走,稍稍迟滞一会儿定然会被暗中窥伺的灵兽立马分食!想着便加快脚步,一刻不敢犹豫。

只在这海岭之中便走了一个多时辰都还没有走出去,反倒是这海岭之中的气氛越来越危险,而且海岭中天然的和人为开凿的洞穴和道路太多,窄小压抑的气氛让众人的心中更加紧张。

而在进入一段长长的通道中后,众人几乎要搞笑的手拉手走了,因为这段路不知是什么细砂漂浮在水中,那些细砂不会沉淀,却是挡住了众人的视线和深识,为了不走岔,众人只能相互攥着前后之人的衣服走了,如此尴尬的事情,他们何时想过有一天会落在自己身上?

而且在深海中待久了之后,众人心中不确定的心思也越来越重,毕竟海中不是他们擅长的陆地,想着人鱼族应该是隔海而居的,可千万不要总在水中才好啊……

王紫几乎落在了最后,因为这可笑的举止王紫是绝对做不出来的,就算她勉强可以,九幽他们怎么会允许王紫去攥着别人的衣服?虽然这细砂干扰的很,但也难不住他们,因此相较于别人越来越浓的紧张,王紫几人的心情越来越轻快起来,因为这人鱼族好像比预料的还要有趣啊……

走着走着,王紫却忽然停了下来,不是她想停,而是她的衣服忽然被什么东西给拽住了,九幽几人也跟着停下,回头一看,却是一个巨大的蚌妖本体大大剌剌的停在路边,而它和尚的蚌壳正夹着王紫的衣服。

“嘿!你这老妖活的不耐烦了,敢拽着我家王紫殿下的衣服!”卫子楚踢了踢那个蚌妖,那蚌妖却装死一样始终合着蚌壳,即便有卫子楚的威压威胁也巍然不动。

“快取出来吧,他们快走远了。”

东乾说道,这里一耽搁落下的就是一大截,这海陵之中的路又弯弯折折,即便他们深识能找到那些人在哪里,恐怕也找不对路,到时候少不得又要费一番功夫,说这便弯下腰去取王紫的衣服。

东乾稍稍掰开了按蚌妖的壳,很容易便拿出了王紫被夹住的一角衣服,微微整理了一下后站起身来,这蚌妖虽然已经是掌神境的灵兽,而且蚌壳可是在所有海陆灵兽中防御能力都是能派得上号的。

若是这蚌妖执意合着蚌壳,即便是天神期的修士想要打开它也要费一番功夫,可东乾却这么轻松就办到了,那蚌妖微微动了动,往后缩了缩,似乎觉得自己惹到了不该惹的人,现在才知道躲。

这蚌妖是罕见的不能化形的灵兽,也不能离开海底,终其一生只会在方寸之地游弋,修为虽然会随着时间日益增长,可是灵智却涨的缓慢的人,恐怕这辈子都修炼不出聪明的脑袋。

王紫却没有立刻走,也弯腰探向那蚌壳,那蚌妖下意识的颤了颤,似乎察觉到了不妙,可已经来不及了,却见王紫双手扒着两片蚌壳,缓缓的将它打开很大一个口子,直到看到里面散发着的荧光才停了下来

东乾似乎知道王紫要做什么一样,撸起袖子探手伸进了蚌壳之中,即便那蚌肉死死的粘着东乾的手,东乾还是快速而不留余地的从巨大的蚌壳中间取出了一枚硕大的珠子,那珠子通体光华流转,这就是蚌妖珠。

而东乾手中这么大的珠子,至少要上千年才能孕育而成,这是昨天爵爷走的时候吩咐王紫在人鱼族取的东西,也是这蚌妖不走运,它夹谁不好要夹王紫的衣服,现在好了,自己的蚌妖珠都丢了。

这不能怪王紫粗暴,得怪这蚌妖没眼力,在王紫放下蚌壳的瞬间,卫子楚扔了一块石头进去,口中还道:“别太伤心,再过一千年还是颗闪亮的珠子!”

说罢一群人施施然走了,若是那蚌壳有脸的话,现在一定哭的满脸血,它辛苦培育了一千年的蚌妖珠啊!

王紫一行追上了大部队,又行一个时辰,可算是到了尽头,从那无边无际的海岭出来之后,众人才得以深深的突出一口浊气,不管他们要面对什么样的敌人,也好过在那海陵中生生憋着好。

而又一次呈现在众人面前的,绝对是所有人毕生都不曾见过的豪华!一条紫金砂铺就的路,如同神来之笔,长长的延伸到远处那片如天堂一般的城关,城门高筑,可还是能看到些许城内那些飞扬的水晶屋檐,威严、大气、奢华、好像所有的溢美致辞用在这做城关之上都不为过!

这时人鱼族生存的地方吗?不远处笼罩着一层结界,隔绝了海水,能看到那城关完全处在无水的环境中,这一点倒是众人所希望的,而那紫金砂铺就的道路两旁,矗立着全副武装的人鱼,浑身肃穆的守护在城外,目不斜视,浑身战意凛凛!

王紫微微查看这些人鱼的修为,竟然也都是掌神镜以上的修为,而且有个别已经是破天境的了,堂堂破天境的灵兽来当护卫,这是多么奢侈的事情!而这些刚才的人类修士当中,多半人是根本查探不出破天境修为的灵兽的!

这是多么可笑的对比,这一路行来的种种异样,已经完全吊起了王紫的好奇心啊……

而王紫也终于见到了人鱼,他们拖着各色美丽的尾巴,让人有些移不开眼,他们的头发也多是蓝色的,如海水一般,也有其他颜色的,好像在跟海底那些绚丽的海藻比美一般。

只是这些护卫全身武装,就连鱼尾也披着一层软甲,看不到他们全部的面貌,而那一个个严肃的面孔、却当真是美的,随便一个都如此。

而此时,许是因为陌生人带昂的到来,那两排人鱼护卫忽然亮出了兵器阻拦,都是统一的枪,那系着红樱的枪赫然带着威慑。

那人鱼族的长老也忽然变出了鱼尾,是深蓝色的鱼尾,只是也许是因为年迈,那鱼鳞有些暗淡,可那一身的高贵却不容忽视,在他踏上紫金砂铺就的道路时,前方的两个人鱼站出来对着他行礼,口中唤了一生:“六张老!”

那人鱼族的长老挥挥手,两人归队,而长长的道路两旁的人鱼也收回了兵器,那六张老打开了结界,让众人进去,口中说道:“是处紧急,我知道你们心中有很多疑问,我这便带你们前去面前我王,众位请!”

众人只得跟上,随着那六张老往前走,只是脚下踩着那闪亮亮的紫金砂却很不是滋味,众人手脚僵硬着,好像每走一步都在犹豫,这怪不得他们,原因在这紫金砂!

海底各自的砂石很常见,可这紫金砂可是所有砂石中的最尊贵的那个!听说这些紫金砂是破天境灵兽的骨血融入砂石中后,经过漫长的时间演变而来的,这漫长的时间至少也要五百年以上!

破天境的灵兽会死吗?别管这个说法是不是真的,可这紫金砂的珍贵却是毋庸置疑的,紫金砂用于炼气的,随手抓一把都能让原本只能到神器级别的法器逆天的上升到超神器!能够提升所有器材的品质,并且保证法器的性能不变!

而紫金砂平时在人类当中一把都是引的无数人争抢的,而曾经在仙界的拍卖会上,只一小盒子的紫金砂便拍出一百块上品灵石外加一个破天境灵兽的价钱!这根本就是天价!

因为再优越的条件,如果没有一把独到的法器来配的话,那都是空谈!而他们现在脚下却踩着这么多的紫金砂,这简直是暴殄天物!在他们心目中如此逆天的宝物却被人鱼族用来铺路,哪有这样打击人的?!

他们多想不顾一切的拆了这条路,把这些紫金砂带回去!

可是道路两旁的那些人鱼护卫实在太严肃了,他们若是做出这样的事情,指不定被怎么笑话,可是在渐渐接近城门的时候,众人再也忍不住了,也不记得什么笑话不笑话的,为了紫金砂,那些都算什么,万一过了这个村没这个点,他们哭都哭不出来了!

众人忽然弯腰去抠路上的紫金砂,不知足的装进了储物袋中,本来想着只挖一点点,可是在碰到那些紫金砂的时候怎么都停不下来了,礼义廉耻是什么东西?早就被他们仍的九霄云外了!

直到前面传来一声重重的“哼”,嘲讽的意味十足,冷意更是十足,声音清脆,似乎是个女子,这声音虽轻,却恰到好处的飘到了所有人的而中,震回了被众人忘却的羞耻心,弯下的腰掩盖了面部的深色,纷纷定了定神之后若无其事的站起来。

王紫也向前看去,却见城门处停下一座步辇,是两只类似鲨鱼一样的灵兽再牵引着,而那华丽的步辇外垂坠着剔透的水晶帘幕,透过那水晶帘,隐约能看到里面的人影,很随意的侧躺着,一条火红色的鱼尾,搭配着火红色的头发,很是惹眼,容貌却是看不清了。

步辇外还伺候着六个人鱼,这阵仗倒是不小了,却见两个人鱼缓缓掀开了水晶帘,而那侧躺的人鱼站起身来,鱼尾轻摆动,缓缓下来,眼神轻蔑的扫过众人,停留在六张老身上时散去了,对那六长老说道:

“六张老一路辛苦,父王让我前来迎接你……们。”那火红鱼尾的女子说道,在说‘你们’的时候似乎有些不情不愿,再也不愿意多看六张老身后的众人一眼。

总人却是因为这女子的出现眼前一亮,真真是个火辣的女子,妖娆的身段,那微微火爆的脾气让她多了几分野性的性感,华丽的衣服让胸前身后的曲线一览无余,那女子高挺着胸脯,骨子里有着自信,不仅是对身体,还有对能力。

众人不由得想,若是做了人鱼族的驸马,这辣妞儿会不会是迎娶的公主,只是这女子对他们的印象都不好,但这有什么关系呢?日后娶了她的话有的是办法让她听话,众人心里邪恶的想……

“五公主,我正要带客人前去面前我王,王在哪里?”那六张老微微欠身说道。

“你们入海时父王已经收到了消息,现在乾坤殿等你们。”那女子回道。

“既然如此,现在就去吧!”那六张老说道,说着便进城,而那女子也返身回了步辇之中,两头鲨鱼牵着不欠缓缓转回了城内,而那女子也再没看众人一眼,似乎多看一眼都觉得脏了她的眼睛。

通过长而深的城门,进城之后众人觉得一时间两只眼睛根本不够用!眼前的近景比在外面看的少了几分恢弘,却多了无数细小的精致细节,琉璃灯做路引,各色晶石镶嵌在屋顶壁廊之上,这些晶石很多拿出来都是炼器的大好材料!

这要是拿出去……一夜暴富简直不是梦!人鱼族啊人鱼族,你们这么富有真的好吗?

而看着眼前长长的宽宽的马路,众人真有些哭都哭不出来的感觉,因为这城内大大小小的道路似乎都是用紫金砂铺就的,随随便便弯个腰都有无数紫金砂等着他们,而他们刚才还在那么庄严的路上抠马路,刚才还觉得拣一点是一点,现在却真觉得自己傻了,做了那么好笑的事情,怪不得那公主那么鄙视他们。

这么没见过市面的样子,活像一群乡巴佬进城,拾到狗屎都当金子了……

要说王紫怎么那么淡定,虽然紫金砂也是爵爷交代她一定要取的,可一路上不曾弯一下腰,在人鱼族的地盘上,这紫金砂分明是跟石头一样普遍的东西,来日方长,什么时候拿不到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