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五十三章 悄然离开

第二天的会议如期而至,还是那座大殿,今天商议的是关于东西方界面最棘手的一件事情,进来的时候看大家各自摇头面露愁容的样子,虽然早已商议过,可隔了一天的时间,竟还是没有收获。

“诸位可有意见?不妨先说出来让大家参详参详。”百里朔先是说道,环顾周围的人,只是他的话音落下后,并无人响应,这不是藏着掖着,而是大家都没有想法。

“你们这里六界的规矩太多,实在难以两全,既然东西方界面已经合并了,融合是必然的事情,界面墙贯通两个世界,除非把这墙堵了,没有了往来的路自然也就没有这些顾虑了。”

亚伯说道,眉心皱起,似乎对反复思考这件事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竟然想着既然没有沟通便不需要再下功夫了,只是他们已经攻克了所有的难题,就剩下这一项,可亚伯如此急躁的样子,弦外之音还不是东西方界面各走各的,不融合也拉倒了?

此话一出,引来众人不满的视线,这个亚伯的性子也太急躁了,西方的人竟然会派他参与商议,他们本来就站在平等的地位,他的脸色不会有任何人忌惮,反而会影响他们之间的友好关系。

“亚伯,你在着急也不能说出这样的话,如果你想不出办法,就闭嘴不用再说了!”

不等被人手滑,那亚伦已经教训他了,语气是一反常态的严厉,这亚伦一直以来表现出的都是很温和有礼的形象,现在这副严肃的表情还真有些让人不敢直视。

“……一时失言,得罪之处还请诸位不要放在心上,我也想过办法,只是一筹莫展,若诸位有什么好的主意,我一定全力配合!”

那亚伯一愣,转头看了看亚伦,似乎被亚伦严厉的语气说的清醒了,竟也没发脾气,而是握拳放在胸口,微微欠了欠身说道,认错的态度十足,而他这么一道歉,众人当然没什么好追究的了。

“亚伯阁下真性情,我等自然不会计较。”

是百里朔笑着说道,有他这句话,刚才那微微僵硬的气氛顿时散去了,亚伯有些感谢的看了百里朔一眼,百里朔回以一笑,其实亚伯之前一直是很不喜欢百里朔的,从第一次见面就没给过他好脸色,但昨天打了一架,他的态度似乎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反转,许是不打不相识?

“虽然西方的界面没有像六界这样的力量压制,但你们的种族划地而居,也不是所有人都能随意踏入的,若是我东方的修士擅入,后果也友好不了,所以这个问题是我们都存在的,只是形式不一样而已,所以要解决办法也是我们都需要的,并非仅东方而已。”

宇文华的声音沉稳的响起,说话时面上并没有什么情绪,可那副孤高的姿态却让人敬畏,在亚伯之后,淡淡的补充了这么一句话,好让对面的几人明白,在这个问题上,他们仍然站在平等的立场上,不存在谁制造麻烦的差距。

“宇文掌门说的是,这些必须规范,若是能在两个界面设置传送法阵,或许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只是我们东西方界面的距离太过遥远,而且界面墙的能量极大,不是一般的传送法阵可以长期存在的。

而且和很遗憾,在我们西方,最擅长制作传送法阵的魔法师恐怕也做不出如此级别的传送法阵,我虽想过这一点,也与哈尼亚巫师反复商议过,可惜并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

却听那亚伦说道。

“你说的应该是传送阵吧,灵力与魔法不同根源,用处却也大多相通,这传送用途的法阵竟是东西方都有的……”战西昂说道,声音浑厚,如他健硕的体魄一般,说话间停顿了一会儿,似乎在思考亚伦的话,几秒钟后接着说道:

“且不说传送真是不能布出来,就算有了传送真,双方界面的修士会自觉通过传送阵走吗?”

“战兄说的不错,可是传送阵也有可行之处,界面墙的能量很大,修为低的人会在穿过的时候直接被撕碎,恐怕只有修为稍高一些的修士能够通过,据我调查这个修为应该在渡劫期左右。

因而如果没有传送阵,东西方界面的交流本来就只能现定于高阶修士之间,若是有传送阵,一方面压制界面墙的能量,让低阶修士也可以通过,这才能真正的融合。

如果这个能成立的话,那最需要解决的就是,如何让所有的修士自觉走传送阵了。”

夏心远说道。

“如此说来,布下传送阵却是个极好的办法了,毕竟能够穿越界面墙的人是少数,那是否可以忽略这一点?只要有传送阵在,为图保险,相信多数人也会选择传送阵的。”

屈南正德说道。

“屈南家主此话不脱,你也说了是‘多数人’会选择传送阵,还会有少数人不会如此,既然我们此行商议,那最好将所有的能够考虑到的都结局,否则因为我们的大意而使后患无穷,到时候若是发生霍乱,我们也难辞其咎啊。”

对面的哈尼亚说道,态度端庄,高雅的举止似是刻在骨血中的,这女子的倒是罕见的黑发,在修习魔法的西方世界中,黑发都是显得有些另类了,而那双深碧色的瞳孔带着悠远而神秘,好似她周身的气质,许是与巫师的身份有关,一切跟诅咒相关的事物,都带着不可解释的神秘。

屈南正德看着哈尼亚的眼神有一瞬间的紧缩,虽然已经很清楚,东方的巫术和西方的巫术并不是一脉,单是看到哈尼亚的时候还是有些怪异,总感觉哈尼亚的存在会提醒他。

他们的世界也曾经存在过巫族,那个神秘而强大的部族,六界的战火燃烧了几年才将那个种族从六界抹去,而巫族的宿敌、影族却在四念所前又出现而且兴风作浪了,那是个不好的信号,让他不由的想、巫族会不会也重出江湖?

即便按照历史上的记载,巫族的消失就像一缕青烟,散了就散了,绝不会重聚,可影族不也是吗?消失了十几亿年,本以为会跟巫族一样,也作为一律散干净的青烟,可还不是照样重现了?

似乎感觉到有些深意的目光,哈尼亚看向屈南正德,却见屈南正德微微一笑,不像是在不满她的否定,也并没有其他的表情,哈尼亚也笑了笑,心想许是自己的多想了。

众人就传送阵的想法讨论了办法,都认为可行,却有攻不破的关卡,一时间沉默了些,半晌,却听胥说道:“看魔王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莫不是已经有了应对的办法?”

王紫看向胥,还是那懒洋洋的样子,支着头看过来,王紫本不想计较,胥的话也说的不唐突,只是那懒散之中总有些刻意的意思,王紫不由的说道:

“妖王阁下更从容一些,难道也有了办法?”

“呵呵,该说的诸位都已经说过了,我倒是想说,只是惭愧我才疏学浅,没有能够拿得出手的建议。”那胥却是一笑,并没有在意王紫这么直接的原话推给他,也并不在意自己一个堂堂妖王自贬‘才疏学浅’。

“我的确有一个办法,但这需要很大的人力,在两个界面同时进行,配合你们说的传送阵。”王紫收回视线,不再看胥,转而对众人说道,他们能想到传送阵这一点正合她意,也正好给她的办法做铺垫了。

“哦?什么办法,快说来听听,如果只是人力,这难不倒我们。”亚伯说道,眼睛有些放大,显然很感兴趣的样子,至于人力,他们都是雄霸一方的人,不缺的就是人手。

“我的办法跟亚伯的无心之言有相通之处。”

王紫说道,被点名的亚伯则是有些迷惘,眼神看向王紫,对于这个年轻的魔王,亚伯对她的印象只有、深不可测四个字,快二十天的时间里,王紫不曾表现出倨傲和野心,一介女子却能如此高深,亚伯对她的好奇其实很多。

好奇她如何慑服魔界和妖界,好奇这里的人对她都有着莫名的忌惮,好奇她冷静的太不寻常,好奇她从未展现过的修为……只是这些,总感觉即便他好奇死,也挖不出多少。

而如今被他唤出名字,竟有种意外的感觉,凭他尊贵的身份,即便是西方的教皇也要对他礼让三分,在这个女子面前竟有种小心翼翼的感觉,亚伯皱了皱眉,这样谨慎的感觉可不像他,想他出生入死不知多少载,可从来没有怕过谁!

“界面墙所具备的能量,以东方来说,渡劫期以上的修士堪得穿过,这是一个约束,既然诸位意味这个约束还是不够,那就认为得让这个约束放大几倍,在原油得界面墙外布下一层结界,结界的能量设置在更高的级别,在此基础上布下传送阵,那不管修为高低,要通过就必须走传送阵了。”

王紫接着说道,众人听的仔细,都有些惊讶,只是面上不显而已,亚伯也一愣,想到他最初脑子一热说的话“除非把这墙堵了”,王紫的办法果真是堵了界面墙,在界面墙之外重新布下结界,用以覆盖界面墙……

这想法真大胆!这时所有人此刻的认知,界面墙贯通两个界面,所覆盖的长度岂是数字能计算出来的?而要在界面墙之上覆盖结界,而且要那么大能量的结界,这样的工程,岂止是需要大量的人力?

随便一个能扛能走的人算是人力,而一个能开天辟地的强者还能叫做人力吗?要布下这么一个结界,别说需要精通结界的人,就是这‘人力’,单说东方,至少也要天灵期以上的修士才算啊!

“这……这样的结界,所需要的强者至少几千,非短时间能办到的啊。”

亚伦定了定神说道,深邃的眼睛看向王紫,此刻觉得王紫颇有种‘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魄力,这样的想法,断不是他们能想到的,强者一般不停指挥,要召集这么多强者谈何容易?

“是难办、还是办不到?”王紫却轻轻的反问。

亚伦一愣,竟被这话问的有些无言以对,顿时感觉压力骤增,这似乎是心智的较量,王紫巍然不动,却只用几个字让他自我困扰!亚伦颇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王紫,这个女子,远比他认识中的要强大!

“统帅说的不无道理,应该说是很好的办法,结界和传送阵搭配,完全解决了我们之前的顾虑啊!而且强者是难得,却也不是没有,若决定如此,堂堂六界,集齐几千强者共襄盛举也不是不可能的。”

百里朔笑着说道,比其他人更快的接受了王紫的办法,而听得百里朔这么说,对面得几人面色都有些变化,百里朔认可的这么快,东方能集齐这么多强者,他们的犹豫倒显得他们西方不如东方一样,不由的较量起来,而哈尼亚也道:

“就算能布下这么强大的结界,传送法阵无人能布也徒劳无功,要知道结界布下之后,除了原本就强大的界面墙,还多了两层力量强悍的结界!在这三重保险智商再布传送阵,这根本不可能吧”

“是啊,那样的话,结界是成了,东西方界面就再度隔绝了,这不是无用功吗?”亚伯也跟着说道。

可对于两人的质疑,奇怪的是对面的个大家族掌权人竟然丝毫没放在欣赏一样,不由得让哈尼亚几人奇怪不已,而没让他们久等,百里朔便笑着解释:

“呵呵,诸位有所不知,这传送阵别人布不了,可有人能做到,我们的统帅大人便是布阵高手,即便再加两层结界,想要布下穿透这几层结界的传送阵也不在话下,这一点诸位尽管放心。”

惊讶!对面八人眼中同时有着不可置信,亚伯甚至不小心打翻了手边的茶盏,就连胥也感兴趣的看过来,传送阵在东方衰退的厉害,可在西方,传送法阵是很宝贵的东西,也是很繁荣的一门修为,而要做到如此高的成就,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人!

因此在百里朔如此说的时候,他们才如此震惊,心想着莫非东方的传送法阵如此强大了?殊不知强大的也只王紫一人而已。

而这些世外域的家主之所以这么清楚,那是因为亲眼见过大地隐的!大地隐的能量远胜于这传送阵的能量,因此才如此肯定。

“果真如此?王紫,你这能布下如此强大的传送法阵?”希尔惊讶的问道,他问的天真,倒是让其他不好意思的开口的人竖起耳朵等着。

“可以。”王紫只简单道。

“既然如此,就依此办了。”众人都沉默半晌,却听胥说道,仍旧是懒洋洋的,似乎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个提议。

“我看也可以,接下来大家只需找人了。”宇文光耀也道。

这一讨论便是大半天过去了,从早晨到午后未时方散,众人面上有轻松,但也有思考,虽然解决了大问题,但是接下来要安排的事情也不少。

散去之后,希尔本想找王紫说说话的,可是王紫一出门便直奔自己的住处去了,一点都没耽搁,希尔站在台阶上看了许久,有些遗憾。

“希尔王子,怎么不走?”

胥经过希尔身边的时候笑问,那紫色的斗篷衬的那人华贵无匹,似笑非笑的嘴角似乎别有深意,希尔看向胥,在他们几人当中,虽然其他人待他都很友好,但是经常与他攀谈的却只有胥一人,因此希尔对胥的印象挺好,觉得他并不像外人传输中的残暴。

“我想找王紫,可她似乎有事情。”希尔说道,王紫离去的匆忙,他都不好冒昧跟上去。

“若是想见,什么时候都会见。”胥说道,看似安慰的话,可嘴角那笑却让这话多了些高深莫测的意味。

“也是,我们似乎没什么事情了,在这里停留的几日,我还可以找她的,只是今天晚了,还是不要去打扰她了。”希尔点头道,随即迈开步子,跟胥一道下了台阶,一边礼貌的问道:

“你要去我的住处做客吗?”

“多谢希尔王子的邀请,这里就算了,如果在精灵族,我倒不介意以朋友的身份拜访希尔王子。”胥却道。

“当然可以,我会很欢迎的!”希尔笑道,若胥说要以妖王的身份拜访的话,他定会遵从父王的嘱咐,不可擅自答应的,而要是以朋友的身份的话,他当然可以做主。

“呵呵……”胥笑了笑,似乎跟希尔王子的约定便如此定下了。

而另外一边的王紫,的确有些事情才匆忙离开的,回答洞府,一眼便看到了屋内新到的几人,魔界有魔祭司列爻,妖界有白衣,鬼界有惊鸿,花溪谷有妙绮和爵爷,这些人都是她昨天知会的,今天他们便来了。

而另外一人却是王紫意料之外的,她并没有通知,却是冷殇!却见冷殇仍旧身披狐裘披风,周身的冰冷似乎让这房间也降温了不少,那双冰雪一般的瞳孔淡淡的望过来,王紫意外的看着冷殇,她似乎很久没见到冷殇了,而且他怎么也来了?

“我随你们一道去人鱼族。”

冷殇却直接说道,并没有别的解释,王紫看了看梼杌,似乎在说是不是梼杌通风报信的?梼杌却无辜的耸了耸肩,他怎么会无聊去说这个?冷殇想要知道修真界的消息或者王紫的行踪那太容易了,根本不需要他做什么。

“王上。”列爻走过来,恭敬的行了一礼,态度太虔诚,倒让白衣有些尴尬,也上前行了一礼,口中唤道:“妖皇。”

而屋子里的气氛也让两人这称呼叫的生生严肃了几分,王紫竟然把列爻叫来了,列爻可是几乎不会踏出魔界半步的,因此爵爷等人看到列爻也很兴味,想着这魔界的老古董真如传说中的死板,不过他带出的四个亲卫却各有风格。

“你这去一趟人鱼族阵仗也真够大的,若是叫别人知道了,怕是要怀疑你入侵人鱼族了,你这小面瘫心里打的什么主意,还不速速招来?”

妙绮斜靠在软榻上,自在的很,那语气还是那样不客气,只是相比起以前的阴毒,她现在的程度已经是轻的很了,爵爷坐在一旁,现在倒是很少跟妙绮斗嘴了,似乎自两人成亲之后,一并找回了深埋在心底的珍惜,说话间自然温柔了太多。

而妙绮始终记得当年她大婚时候的被王紫摆了一道的事情,过了这么久了还没有找到赢回一局的机会,所以见到王紫本尊难免郁闷。

刚才卫子谦他们已经把王紫叫他们来的原因说过了,现在自然开门见山了。

众人看着王紫,其实也想知道这人鱼族有什么魅力,让王紫这么在意,半晌却听王紫说道:“没那么复杂,我也要去了看看才能知道,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高阶修士定然是从仙界、魔界、妖界、鬼界、花溪谷中选的,你们应该可以办妥。”

“虽然费事了些,但是也可以做到,在那之前你……你们回不来吗?”惊鸿问道,眼神看向王紫,月白色的长衫包裹着那清雅的神曲,如月光一般清冷的气质,似乎有些犹疑,自然也是怀疑是否人鱼族一行凶险?

“应该可以。”王紫回道,要找齐那么多强者,恐怕至少也要两三个月的时间,而那时候人鱼族的事情一定可以落幕,她还要回来布置传送阵的。

“我这里没问题,若以王上的命令去召集人,魔界的响应一定很快。”列爻说道,魔界的子民恨不得有机会为王紫所用,所以一定会比别的界面轻松。

“妖界亦然。”白衣附和。

“你这小面瘫倒是能跑,本姑娘还想去人鱼族悄悄呢。”妙绮状似吃味的说道,自从王紫出现后,花溪谷几乎在围着王紫转了,尤其是乐九也被王紫收入后宫之后,对于王紫的吩咐他们只有答应的份儿,否则乐九开口也是一样的。

“什么时候启程?”爵爷却是问道,晃着二郎腿一派悠闲。

“明早。”王紫答道。

“得了,你们走吧,左右这里有我们,玩够了再回来,最好搜刮些宝物回来,人鱼族的紫金砂不错,给爷带回来炼器用,还有蚌妖珠,给我家娘子做手链……”

爵爷说道,说着便晃出门去,而听到这话的妙绮,竟然破天荒的脸红了一瞬,一闪身也跟了出去,都没跟屋子里的人打个招呼。

“一路顺风。”

惊鸿站起身来,那清冽的眼神放在王紫身上,闪过一瞬犹豫,最终归于平静,他刚才竟想脱口而出他也一道去人鱼族的话,可是到底冷静了,这样的冲动他现在根本不能有,他担负的是真个鬼界,他早已出师,再不是那个凡事有师傅在的弟子了,他有他必须负责的东西,而这样、就让他失去了冲动的权利,失去了追逐自己仰慕之人的机会……吗?

说罢惊鸿也离去了,一出门便隐身而去,他们来这里没有告诉任何人,走的时候自然也不会惊动他人。

“王上定要平安归来!”列爻忍不住嘱咐。

“我会的。”王紫道。

列爻点头,领命而去,白衣也拱手离开,他们用最快的速度赶来,只为亲口听王紫的一番命令,这里不便久留,自然先行离去了。

又过一夜,第二天,久等不到王紫的出现,希尔忍不住上门拜访,却没有收到院内的回应,察觉异常的希尔叫来了紫夷山的管家,进去一看才知道王紫一行已经离开了,桌子上放着早前袁异鸿给王紫的令牌,还压着一张字条,上面写明了之后的事情会由惊鸿、爵爷等人出面找世域各家主商议,她先行离开了。

看完了字条,希尔忍不住失望,不知道王紫忽然间去了哪里?再见面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心想着王紫一定要去精灵族的找他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