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五十二章 顺手的礼物

王紫正在对南阙的纠缠无奈的时候,门在这时却又开了,卫子谦走了进来,见南阙搂着王紫,王紫则一脸黑线的推着南阙的胸膛,而那只妖精正笑的欢,猫捉老鼠一般的神态,让人看着手有点痒痒。

“子谦。”王紫唤了一声,那声音分明有些求救的意味,好像在说快点帮她把这只妖精弄走一样。

“这是在干什么?”卫子谦笑着说道,面上带着温润的笑,眉间那墨绿色的线条静静的躺着,一袭宽大的白衣让他本就脱俗的容姿更加炫目,清晨看到他,好像整颗心都被注入了温暖的风,今天定然是个好心情。

“没干什么啊,我只是在跟王紫商量一下什么时候招我侍寝……”

南阙很诚实的回答,见王紫的眼神那么直接的落在卫子谦身上,墨眸中的温度好像渐渐温暖了起来,就连嘴角都似有若无的带着些笑意,南阙轻轻哼了一声,身体往前,一张妖精脸在王紫面前放大,那双桃花眼带着浓浓的情愫,好像让人失魂的毒药,南阙笑的妖艳无比。

“妖精……”王紫一愣,低低念了一声,被面前那双桃花眼晃的有些晕,大早晨的,他们两个是来上演美人计的吗?伸出手坚定的捂住了面前那双桃花眼,一只手去掰南阙禁锢着她的胳膊,想赶紧逃离这张床。

“呵呵,王上,我要是妖精,你该被我诱惑上床,然后大战三百回合才对,今天没什么事,我也不问你什么时候唤我侍寝了,要不就现在吧?”

南阙笑着,眼前一片黑暗,心情确实一片晴朗,语气愈发兴奋的提议,随即身体向王紫压去,也不管身后还站着卫子谦,低头去吻王紫。

“好了,不要闹了。”卫子谦开口,见王紫那张精致的面上出现又羞又囧的神色,这才上千拎住南阙的衣领把人拽开,而王紫怎么都推不开的南阙此时却顺势起来了,同时口中叹息的说道:

“本来还想拉个同伙,可你怎么就不上钩呢?白白浪费今天这一天的大好光阴了啊……”

说着站起身来,那面上的神色还真是可惜的很,卫子谦没理他,上前抱起王紫,给她仔细的整理好衣服,又取了梳子帮她打理了头发,这看似简单的一切,每天都会发生的事情,却让王紫很是享受。

南阙只抱着双臂在一旁看着,一时间房间里流动着温情,也颇为惬意。

“是谁在打架?”

过了半晌王紫才问道,又听到了外面的轰鸣之声,这动静实在不是一般人能制造出来的,恐怕是高阶修士在打架,不太可能是太上青天门的,紫夷山上哪容得下小小弟子放肆?那就应该是这次参加会议的人了。

自家的人不太可能打架,毕竟有别的界面的人看着,不会丢这个脸,那就只能是、两边都有人在打了,细想了下,却不确定会是谁出手。

“无聊的人。”南阙说道,他本事对此一点兴趣都没有的,可见王紫又问了,便又道:“是个叫亚伯的西方人和百里朔在打。”

“百里朔?”王紫倒是有些好奇,百里朔那个笑面虎怎没会跟人打起来?这有点不太可能啊,想着王紫站起身来,口中说着:“去看看。”便往外走去。

她倒是想看看跟人打架的时候百里朔会不会藏头露尾的,还有他的修为到底怎么样,当然看看亚伯那个所谓的战士战力如何也好,卫子谦和南阙自然随王紫一块去了。

在这紫夷山上定然有专门的演武场,而这演武场平时只有门内的长老可以用,场地自然小不了,而在王紫三人过去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在了,都是东西方各自的代表。

虽然演武场周围有防破坏的结界,但那响动也能传的老远,门内其他主峰的弟子即便注意到了却也不能前来查看,只能远远的望着,可是那仙雾缭绕的紫夷山却一点都不容窥探,只听的法器碰撞锵锵的响,却什么也看不到。

王紫刚走进演武场便有人注意到了,在那里挥手让王紫过去,王紫看了看,那笑的异常灿烂还冲着她招收的人,不是希尔是谁?那银色的斗篷在清晨的阳光映照下格外瞩目,还有那一头摇曳的蓝色长发,微微卷曲着。

整个身体罩在那斗篷下,更显得雌雄莫辨,美的不真实。

“三王子,何以笑的如此开心?”站在希尔身边的胥眼睛眯了眯,笑着说道,眼神则在远处的王紫身上转了一圈。

“因为王紫过来了。”

希尔却没思考,直接说出了心里话,而且说的很是随意,好像只是在说今天天气不错一样,而听到他这么说的旁人却有些侧目,这个有点太美的精灵族三王子,他到底也是男子,应该明白男女有别才是,即便单纯,说话也真是太过没有心机了,这让心里都是九曲十八弯的众人情何以堪?每每在这精灵族三王子面前,众人都有种无言以对的感觉。

“你很喜欢他吗?”胥又问道,这话跟闲聊似的,而且看胥那丰神俊朗的面上总带着微笑,希尔恐怕并未觉得此人话中会有别的含义,也就根本不会深想,更不会防备。

“嗯,很喜欢啊。”果然,希尔再一次点头,说话时笑意盎然,似乎这个结论本来就很令他高兴,众人都在一块站着,他们两个的话不用专门去听了能轻轻松松的进了他们的耳朵,因此在听到希尔这样的回答时,很多人的神色都有些怪异。

一来心想王紫的魅力着实大了点,还什么都没做就让这个精灵族的王子如此倾心,看来王紫身边聚集着那么多绝世美男加绝世强者似乎也不无道理了,人家的魅力就摆在那里。

这第二就有些不单纯了,他们在此会面,除了商讨一些东西方修士各自适应的细节之外,当然私下里还想试探一下有没有拓展自己实力的可能,这就要在维护大环境的稳定下各凭本事了,因此私下里常常走动。

而王紫,他们可从来不见王紫拜访过谁,心想着有九幽在,王紫恐怕谁都不需要拜访,可在看到王紫这什么都没做的情况下就把精灵族三王子迷住了,既然精灵族会派人来,那这个好处定然是谁王紫种下了。

听说精灵族的宝贝不少,大用之处定是众人想不到的,只是精灵族的三王子‘油盐不进’,你若不明说,他根本听不懂,你若明说了,他却会很遗憾的告诉你、精灵族是个爱好和平的种族,他们不会参与世俗的争斗。

因此即便有人试过,也徒劳无功,现在看着精灵族三王子那热情的模样,不由心里发堵。

“王紫那么没理的女孩,谁会不喜欢呢?”然而希尔在回答了胥的话之后,过了一会又说道,这话说的也是理所当然,倒是让胥面上的笑隐隐深了些许。

“王紫到这里来!昨晚睡的好吗?”

希尔招呼王紫过来,自己走到了人群边缘,好跟王紫站在一起,见王紫走近,希尔笑着问道,那双碧蓝色的眼睛注视着王紫,这样礼貌性的问题从他口中问出似乎认真了不少,让人也不由的想认真回答,只是……王紫昨晚根本没有睡觉,她打坐了一晚。

“很好,你呢,在这里习惯吗?”王紫点头,见希尔如此热情,她总有些无法忽视的感觉,便也回问了一句。

“我并没有睡,昨晚穿羽箭打发时间了,这里很好,但我和你想念精灵族的房子,精灵住的地方很漂亮,王紫,你将来会去西方吗?会来精灵族的做客吗?”

希尔却道,王紫意外的看了看希尔,本以为他会礼貌的告诉她他也一切很好,却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也许会的。”

王紫点头,将来的概念太宽泛,谁知道将来会怎么样呢?只是那双碧蓝色的眼中澄澈干净,而且溢满了期待问她,多余话话她便说不出来了,王紫心中有些涩然,因为觉得自己一直都在欺骗这个单纯污垢的大孩子,尤其是听到她似乎‘答应’的回应之后,希尔的笑总会冲击着王紫本来毫无愧疚的心。

“如果来到西方,你一定要去精灵族,而且你一定会喜欢的,说好了哦!”

希尔很高兴,又嘱咐了一遍,听的旁人实在无言以对,只好把注意力使劲儿放在演武场上还在打的如火如荼的两人身上,而希尔的注意力则完全被王紫将来会去精灵族做客这一事情占据了,很快手腕一翻。

一道蓝光闪过,只见希尔的手中静静的躺着一枚羽箭,那羽箭的箭头泛着蓝光,那是希尔的属性能量,却见希尔把手中的羽箭递向王紫,口中说道:

“这把羽箭你收下吧,等以后你到精灵族的时候,就不会有人拦着你了。”

王紫看着眼前精致的羽箭,她可不可以不收?这东西收下了总会让人惦记的,见王紫没有动,希尔的动了动手,碧蓝色的眼中有些疑惑,似乎在想为什么王紫不收下,微微有些迟疑的说道:

“这样的羽箭我还没有给过别人,我代表精灵族欢迎你,你、不喜欢吗?”

这跟喜不喜欢有什么关系?听希尔这么说王紫更觉得这东西不能收了……

“希尔王子,这羽箭太贵重,你还是不要随意送人的好啊。”南阙在一旁看了半晌,觉得这个精灵族王子单纯的有点好骗,只是这样的礼物,虽然收不收都无妨,可若是去精灵族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当然不收更好。

“咦?”希尔有些惊讶的看向南阙,似乎才注意到王子身边还跟着这么一个人,如目的是一张很是妖异的脸,真是个美男子,希尔心中想着,却见旁边还有一人,那人一袭白衣,很是出尘,如美玉一般的容颜,让人看着很想亲近。

东方人身上总是有些让人很沉醉的气息,很神秘,也许这就是他们口中的‘仙’,这里的很多人都这样,但王紫却无人能比,她身边的男子同样是旁人望尘莫及的,这是希尔自己的想法。

不知是因为爱屋及乌,还是因为南阙和卫子谦本就很令人赏心悦目,希尔很好奇的问道:“你知道我是精灵族的王子,可我还不知道你们是谁,可以告诉我你们的名字吗?”

“南阙,卫子谦。”南阙笑了笑,一并介绍了卫子谦的名字。

“南阙,子谦。”希尔在口中重复了一遍,其实他还想问问他们跟王紫是什么关系的,却觉得这个问题不礼貌,便没有再问,只是想着自己刚才从王紫到演武场之后就一直注意这她,竟然完全没看到她身边还站着两个人。

这可不符合他一向敏锐的观察力,疑惑的时候白皙的脸上微微泛红,却很快让自己回过神来,手又向前推了推,期待的说道:“这个并不贵重,况且我认为,王紫值得更贵重的东西,这根本不算什么。”

南阙桃花眼一转,看向王紫,似乎要看她怎么做,面对这样的无知的少年,且说是少年吧,虽然这‘少年’事实上已经有四百多岁的年纪了,本来就没指望他能多聪明,果然,即便他代王紫拒绝过,这少年也根本不当回事。

王紫顿了顿,却是接过了希尔手中的羽箭,希尔这才笑逐颜开,隐隐还有些松了口气的感觉,有一瞬间他是真的担心王紫不会收下,虽然他很奇怪王紫在顾虑什么。

王紫看了看手中的羽箭,却又转头看向了南阙,王紫微微挑眉,因为发现王紫此刻的眼神似乎有所‘图谋’,正疑惑时,却见腰间被轻轻一拽,低头去看,却见王紫手中已经拿着一块上海的白玉吊坠,是从他腰间拽下来的。

希尔也没明白王紫在做什么,却见她直接把那白玉递给了希尔,口中说道:“拿着这个,你可以找我。”

希尔碧蓝色的眼睛顿时亮的比这清晨的阳光还要夺目,他本来还觉得如果王紫拿这个东西送他的话,是不要先问问南阙,可听到王紫这么说,他却莫名的激动起来,不待说话就先接过了玉佩,开心道:“谢谢,我一定会保管好的。”

“是要保管好的,这东西可不只能找到王紫。”南阙笑道,见希尔看向他,他却只闭口不语,摸着下巴看王紫,不由的在神识中问王紫:“王上,这东西你可是诚心送给他的?”

“顺手。”

王紫在神识中回道,这个意料之中的答案让南阙有些哭笑不得,即便是顺手,这出手未免也太大了点,这玉佩能调动他在魔界所有的人,在魔王四大亲卫中,这块玉佩是最实际的,想着他回去得重新安排一下信物,不然王紫多来这么几次‘顺手’,魔界的家当非得被这个只管当甩手掌柜的王上败光不行……

王紫确实是顺手,她的想法很简单,只是做个交换而已,即便将来她不会兑现,也不用对希尔愧疚,不管那玉佩之前有没有作用,只要她那么说了,它以后一定会有这个作用,她当然相信南阙会摆平。

这在把视线放在演武场上,百里朔跟亚伯还在打,而且似乎才渐入佳境一般,两人打的难分难解,之前摸索了许久,掌握对方的套路就花了很长的时间,现在倒是打的兴奋起来。

而看了一出好戏的胥有些兴趣缺缺的移开了视线,只是在这之前那双深邃狭长的眼睛在希尔捧着的玉佩上稍稍停留片刻。

“他们两个怎么打起来的?”王紫问道。

“是切磋,昨夜亚伯就邀百里朔切磋。”却是夏心远回答的,王紫看了看夏心远,却见夏心远对她笑了笑,中年男子身上威严却不失温和的气质一览无余。

王紫不再去问,只重新看向演武场,结界之中两人打的酣畅淋漓,亚伯使一把巨剑,剑气将百里朔重重包围,有种狩猎一般的精心布局,而剑气浩荡,距离这么远也能感受的清楚。

百里朔也使剑,可同样是剑,总有种不一样的感觉,路径不一样,招式更不一样,能量更不一样,但是战的难分上下却是真的,其实百里朔可以用法术的,但却一直用剑,并未夹杂法术,也许是处于对亚伯的尊重。

西方的战士就是战士,魔法师就是魔法师,魔法与剑术绝对不能同时修为,从这一点来说,东方的法术却是自由一些,在结丹期之前,法术也剑术也是不能同时使用的,但是修为越高,这之中的界限就越模糊,而到百里朔这样的修为,更是完全不收约束了。

“王紫,你说他们两个谁会赢?”希尔问道,他也在仔细看着那两个人打,其实挺羡慕他们这样打的,因为精灵族天生便是魔法天才,永远都不会跟剑扯上关系的。

“既然是切磋,输赢就不重要了。”王紫说道,事实上在心里认为多半是百里朔会赢,可按照百里朔的作风,顶多战成平手也不会使出全部实力打败亚伯的。

“嗯……有道理。”希尔若有所悟的点头,顿时觉得王紫的想法好高尚。

再看了一会儿,王紫已经有些不感兴趣了,虽然剑道各自不同,但是总有克制和相通的地方,若是换成魔法和法术的切磋,也许看点会更大一些,王紫的眼神不由得看向亚伦。

魔法师完全是依靠魔法生存的,肉身并不具备战力,魔法便是他们的铠甲和外衣,还有那些有着各种功用的护身法宝,那是他们最主要的防御法器。

据王紫所知,魔法的形成和施展所需要的时间较长,这在对战中是很吃亏的,是以魔法师总会跟战士搭配起来战斗,战士负责近身攻击,魔法师负责远程,而在西方,战士是不能对魔法师出手的,这是很耻辱的一件事,会被天下人耻笑。

是以战士和魔法师是存在本质性的区别的,王紫倒是想看看魔法师的战力如何了……

有过许久,紫夷山上的雾气随着日头的高挂散去了不少,而百里朔和亚伯的战斗也结束了,如王紫所料,两人堪堪平手,演武场上两人对面而立,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却见亚伯仰头大笑,百里朔就含蓄多了,一如平时不深不浅的笑容,相比起之前剑拔弩张的气氛,此时两人只见倒感觉友好了许多,似乎这一场切磋也是有收获的。

“是平手啊……”

希尔说道,似乎没什么意外,也许是之前因为王紫说过那么一句话的原因,他便真的不在乎谁输谁赢了,一转眼却见王紫每说一声便转身走了,希尔本想追上去的,但是见王紫与身边那白衣的男子说着什么。

那男子低头看着王紫,很是专注的样子,温润的气息即便是一个背影也让人好感倍增,两人之间异常熟络,也许该说时异常亲密……希尔顿时有些疑惑,那亲密的感觉让他止步,似乎不该去打扰一样,生生停下了脚步。

“子谦,如果我去了人鱼族,必然有一人要留下来代我做之后的事情的,可我想不到该用谁。”王紫说道。

“还是打算封闭东西方的界面墙吗?”卫子谦垂眸问道。

“嗯,虽然费事,但最管用。”

王紫点头,所谓的封闭界面墙,不是把她好不容易打开的界面再封死,而是在现在界面墙的基础上,东西方两面各加一个结界,覆盖在界面墙之上,用以隐藏界面墙,当然这个结界也要足够强大,能够阻隔任何擅闯的人。

而后在指定的地方开设传送阵,根据修士等级的高低可以传送到不同的界面,而要在那么广袤的界面墙之外覆盖这么两层结界,定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这其中用到的高阶修士恐怕几千都不够,但这也是必须要做的,她也自信会得到其他人的认可,只是若要实施,定然少不了她的,这些高阶修士必然是要从仙界、魔界、妖界、鬼界去选的,所以必须有人代她出面。

“还有顺尧三位师傅在。”卫子谦说道,顺尧、妙绮、爵爷可以坐镇。

“花溪谷的任务也不轻,再加上妖界和魔界,不合适。”王紫摇了摇头说道。

“呵呵……”卫子谦笑了笑,手指轻轻划过王紫的眉心,那笑声低沉悦耳,柔柔的指尖也是宠溺,只是那笑容中的洞悉却让王紫有些脸热,抬头看卫子谦,虽然脸红扑扑的,但似乎在证明自己并没有别的想法似的,努力让自己‘坦荡荡’的面对卫子谦。

“小紫,你实话跟我说,去人鱼族你还有什么打算?”卫子谦执起王紫的手放在掌心,轻声问道,若只是为了一个炼妖壶,王紫有些太紧张了,以她的性子,除了历练,怕是还有别的打算。

而王紫要把他们都带在身边,应该有舍不得,而如果单是舍不得,如果归期能定,安全能保证,王紫留下几人也不拥有顾虑,因为布下结界正式缺强者的时候,而若是有他们在会轻松很多的。

不只是舍不得,那就只能是不放心了,她不能保证去人鱼族发生什么事情,所以她必须让所有人都在身边才能安心,所以并不提让人留下的事情,反而想着安排别人。

这一点在王紫开口问卫子谦的时候他就想到了,王紫向来很果断,如果只是用个人,是不会如此犹豫的问他的。

南阙听着也感兴趣起来,不禁看了看卫子谦,他的感觉真是敏锐,他为何不知?不过看王上那么可爱的反应,这显然是被说中了,见卫子谦牵着王紫的左手,自己立刻拉起王紫右手。

“并没有打算……只是觉得人鱼族此行不简单。”

王紫顿了顿,便直说出口,她对人鱼族的了解与众人无异,所以说不上什么打算,只是心里有种强烈的预感,说不清是好是坏,单是这种感觉很强烈,只要她一想到人鱼族就好像会破体而出一样,在催促着她去,又好想让她避开一样……

这种感觉很诡异,让王紫很疑惑,但也许是她巫术的等级越来越高的原因,预思的能力即便她不刻意用,也会在某些时候给她提醒,而这一次的提醒很是诡异,不知是福是祸,可就是因为如此,她才必须去一趟。

“也许是预思,我觉得人鱼族此行必须去。”卫子谦和南阙并没懂王紫说的那句话,面露疑惑,而等了一会儿后,王紫又来了这么一句,而在她的面上也不无迷惘。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