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五十一章 姬炎的消息

接下来几天的时间紫夷山上一直都在商量东西方界面合并的具体事宜,各自界面之内已经有不少人知道那个界面墙的存在了,公诸于天下的时间也刻不容缓了,当然还要联通一系列的解释和规矩一起公布,尽量避免其中的冲突。

“界面墙贯通东西方的整个界面,其他的都好商量,唯有一点,西方的世界没有六界这样的界面压制,这诸位应该是知道的,如果放任西方界面的任何人都能通过界面的话,六界对西方的强者没有力量制约。

六界内的规矩很森严,凡间界最经不起修炼之人尤其是高阶修士的踏足,修真界位面最多,容易发生的冲突也最多,亦容不下力量太过强大的人存在,仙界、鬼界、妖界、魔界倒是不受限制,但为西方界面内的修士考虑,低阶修士还是不要踏足的好。

如此,我们必须想出一个既不妨碍东西方界面交流,又能各有所去的办法。”

夏心远说道,停止的背脊,从容的神色,流畅的语言,都显示出这个家主不同于往常的一面,也是一代家主该有的风范,以往只要跟王紫同处于一片空间,夏心远总是沉默寡言,可这一次武夷山上的见面,夏心远却是仿佛变了一个人。

似乎自星际当中那次见面之后,夏心远便想通了很多,就像他说的,很多东西时间都是给出解释,在这段朦胧的阶段中,他都会从容的对待与王紫的关系,不会再提让她回归家族的事情。

仍然是第一次见面的大殿,今天这已经是第五次会议,基本上所有的问题都商谈妥当,就只有夏心远提出的这一条,十几天来众人一直都刻意绕过,留待最后解决。

如夏心远所说,东西方界面最大的区别,从修炼上来说当然是方法各自不同,而就大规矩来说,当然是‘六界’,这根本的两个字,西方界面之内不存在这种高低界面,而东方不同,仙界、鬼界、妖界、魔界位于修真界和凡间界之上。

这其中的所有法则都是六界支柱所决定的,而这些法则又都是针对修道之人的,若是西方界面的人来此,自然不受这些约束,而身在六界内,就不能忽略这些法则!

“夏家主所言不错,不同力量等级的人当有不同的去处,太强大的力量不能存在于修真界和凡间界,否则到时候有什么不堪的后果,都将是无穷的麻烦,这一点必须要解决。”

宇文光耀说道,面上也是一片凝重之色,时至今日他们之间的商议已经过了十六天,而宇文光耀和宇文华是四天前来的,在这之前琐碎的事情基本上已经敲定,正好留下这最重要的一条。

“东方界面的力量存在这样的压制,而界面墙所穿过的地方可是遍布六界,我们总不能不许我西方的强者来东方的界面?诸位应该明白,即便我们可以颁布如此的法令,强者也不会听,若听了他们就不是强者了。”

亚伯说道,那浑厚的声音总显得底气十足,颇有些咄咄逼人的感觉,十几天的接触下来,这亚伯确实高傲,但也不至于眼高于顶,只是这人天生有着很强的自信,这样的人在东方人的眼中,总有些锋芒外露的感觉。

“呵呵,这倒不必,你说的我们自然明白,这样的法令颁布出来只会惹来笑料,无济于事,我们要找的是能配合东方界面这个特殊性的办法。”

百里朔笑着说道,亚伯那深邃的褐色瞳孔顿时看向百里朔,眼中似乎有些不耐烦,好像在忍耐着什么,十几天来,每当他说话的时候,总会被这个百里朔笑呵呵的接上,多数是与他唱反调的。

总觉得那百里朔是笑面虎一般的人,好像一个软绵绵的棉花,无处着力,总让他心情烦躁,说话从来不说的明白透彻,总要留下一些空隙叫别人猜,亚伯是不想失了风度,否则他更想直接拔出背后的剑,试试看百里朔的力量是不是也是棉花一样、不堪一击……

而其他人,在百里朔说完之后都有些沉默,因为这个问题的确很难找出两全之法,却又是不得不面对的,有几个人同样说了看法,但都是很轻易便被推翻的,如此几次之后,众人似乎都没了主意。

殿上的气氛有些沉默,因为这个为题而僵硬,王紫垂眸思考,这一点在几天前她就想过了,也有了解决的办法,只是要用这个办法的话、会动用很大的力量……

而对面,却见那精灵族的三王子希尔端坐在座位上,高贵的气息一览无余,银色的斗篷一丝不苟的落在身旁,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好像使用标尺衡量过的,精致的引人入胜。

而那双蓝色的眼睛却好奇的停在王紫身上,已经十几天了,他对这个精致的女子愈发好奇,初见她时只是觉得东方竟然也有如此美的女子,在此之前,他一直觉得世上最璀璨的容颜只有母后一人。

如今仍然是如此觉得,可他似乎见到了最令他念念不忘的容颜,他欣喜于如此看着她,那让他很是满足,如此美好的人,总有种永远都看不够的感觉,母后是自己的亲人,她和蔼、善良、美丽、优雅,而对面坐着的女子只是一个刚刚认识没有多久的人,可她美丽,美的让人不由得想接近。

似乎感觉到那不依不饶的视线,丝毫没有回避的意思,王紫暂时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眼神看向对面那个蓝发的精灵族王子,让见王紫看去,希尔忽然给了他一个很惊喜的笑,似乎是因为王紫突然间的注视。

王紫有些莫名其妙,但是面对如此单纯的一个笑容,王紫不由的嘴角轻勾,露出一个浅笑,希尔这十几天来充分展示了他就是来打酱油的角色,几乎不曾发表过什么意见,也是,即便东西方界面合并了,精灵族恐怕也不会来东方界面探险。

希尔的蓝眸愈发闪亮,因为看到王紫那精致的面容之上绽放的浅笑,如此细微的变化,却足以攥紧了人的呼吸,希尔默默的想,她笑起来更好看。

众人的视线忽然集中到了希尔身上,太过突然,这样成为焦点的感觉让希尔有些莫名其妙,迷惘的看了看众人,大家怎么都在看他?

“呵呵,三王子,你在说谁笑起来好看?莫不是妖王?”

正在希尔奇怪的时候,有人给了他答案,确实那懒洋洋的胥,支着头,那身体也也邪邪的倚在身后的靠背上,眼神戏谑的看着希尔。

希尔的脸‘腾’的红了,这才想到自己刚才只是想想,却不小心把话说出来了,本来也没什么,他这些天会不避讳的看王紫,便是因为心思单纯,不会往歪处想,只是被胥那戏谑的眼神看着,好像在暗示着什么,这才局促起来。

白皙的脸染上红晕,那清澈的蓝眸似乎也便也雾腾腾起来,眼神看了看众人,又看王紫,似乎想解释,却因一时紧张也解释不出,而他此番的样子更加雌雄莫辨了,众人本是看看好戏,却因为见了这样的希尔都有瞬间的怔愣,有些人不禁移开了视线,心想希尔分明是男子,可容貌实在太具诱导性了。

“我、我……失礼了,只是你真的很美。”

希尔嗫嚅半晌,忽然敛下了眼眸,握着拳头放在胸口,对着王紫微微欠身说道,那解释也直白的很,一如他的心思,就是这样想的,只是他忽然想到,十几天来每天与王紫对面而坐,却不曾跟王紫交流过,如今竟有些可惜,他之前怎么忘了?

希尔的声音本来也不高,只是方才大家都在想对策,没什么人说话,所以希尔的声音响起时自然而然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王紫也愣了一瞬,见希尔有些窘迫却仍然坦然的样子,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没事。”

“妖王真实大度,只是这么多天来,我们都不曾见过你笑,我以为,你都不会笑呢……”

那胥又笑道,其实他是真的好奇,希尔怎么会忽然蹦出这样一句话,而他的反应也够快,在希尔话音刚落的时候,别人看的是希尔,他看的是王紫,只是那时却并没有在那美丽的面孔上见到一丝微笑,不禁有些可惜,只是希尔和王紫如此、算不算眉目传情?

“是妖皇,我妖界以皇室为尊,西方的妖族以妖王为大,胥阁下还是弄清楚这一点比较好。”

饕餮凉凉的说道,周身的气场有些外方,隔断了胥那有些骚包的入侵,会不会笑跟他有什么关系?而他有意无意的总称呼王紫为妖王,不觉得是称呼自己吗?这样微妙的联系让饕餮警觉,好奇可以,但别有好奇意外的心思最好……

“受教了,但这不能怪我,那是因为王紫阁下的身份有些复杂,魔王,妖皇,我都有些不知道如何称呼了呢,既然如此,美丽的公主,我们名字相称如何?既然已经是朋友,唤你一声王紫似乎也理所当然是不是?我猜,希尔王子也是这样想的吧?”

胥懒懒的点头,似乎完全赞同饕餮的话,对于饕餮有意无意的阻止他与王紫之间的沟通,只是眼神中闪着有趣,却不点破,末了,那双狭长的眼睛还看了看希尔,似乎在寻找同盟。

“嗯?是啊,王紫,你唤作王紫,被不知道的人听了,或许会以为你是哪家王室尊贵的王子呢。”

希尔愣了一瞬,因为刚才并没注意胥说了些什么,回想了一下,才想到胥似乎说作为朋友可以名字相称,希尔点头,笑着说道,他也和你希望如此,因为在他心中早已把王紫当作朋友,这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

王紫看了看胥,迎上他从刚才就一直落在她身上的视线,这个人的眼神比对面所有人都不羁,这样的灵魂往往无畏,只追求自己想做的事情,从来不会有所顾忌,这样的人,往往比循规蹈矩的人更有魅力。

王紫欣赏这样的人,这些天胥所说的所有事情都直接而一针见血,当然都是为妖族所提出的,王紫对他的了解也仅限于这些天零零散散的积累,虽然有时候说话似乎总挑别人不爱听的,但总能把握在不引起矛盾的分寸上。

而对于称呼,她并没有什么在意的,称呼一声‘王紫’当然可以,这本就是她的名字,她不需要一个称呼来显示她的地位,如果一个人尊敬你,即便是直呼其名也是颤栗的,如果一个人不存你,即便是五体投地也是违心的。

“今天已经不早了,既然刚才的问题没有结果,不如大家各自回去商讨,有了合适的结果后日再议。”王紫很快收回了视线,而对于胥的话,似乎默认了,今天注定还没有结果,便率先说道。

众人走出,王紫刚走出几步,却听到身后有人在唤她,回身看去,却见希尔快走几步过来,在王紫面前站定,身后还跟着两个男子,是一直候在殿外的两个护卫,而这两人当然是希尔从精灵族带来的人。

“王紫,我可以邀请你去我的住处做客吗?”希尔笑着对王紫说,那双湛蓝的眼睛看着王紫,有些迷幻的感觉,因为他发现如此近距离看着王紫的时候,似乎更加难以拒绝她的美和那种神秘的让人沉醉的气息。

从容的希尔感觉脸又有些热,心想着这样的要求并不失礼吧?他本是想跟王紫多点接触,只是除了这个又想不到别的办法了,如果是在精灵族该多好,他可以带王紫去看很多美丽的地方,她一定会喜欢的。

“我有事情,恐怕不行。”王紫说道,面对希尔很善意的邀请,虽然答应了也没什么,但是她的男人们似乎不会愿意的啊,便干脆拒绝了,以希尔单纯的心思,也根本不会往别的地方想,应该只会认为她真的很忙。

“哦,这些天都不可以吗?你很忙吗?”希尔晶亮的眼神有些暗淡,因为满怀希望邀请被拒绝了,有些失落,竟没有离开,而是追问道,这跟他平时的作风不太一样,若是以往,他一定尊重对方,然后礼貌的道别……

“这些天都有事情,我确实很忙。”王紫点头,墨眸看着希尔,而那双深邃的墨眸似乎在诉说着,她根本不会说谎。

“可惜了……那等你不忙的时候可以告诉我一声吗?”希尔说道,那神色与他的还一模一样,失落的感觉表现的很直白,可很快便想到了新的转折,这话问的,好像一定要等到王紫空闲似的。

“好。”

王紫点了点头,面对希尔忽然绽开的笑容,两人之间面对面,她似乎还能闻到这个男子身上清新的味道,好像带着大自然的气息,让人舒适,而那笑容似乎能够轻易的感染旁人,让人随着他的笑心情也轻快起来。

王紫却忽然有那么一点点的内疚,因为在她点头的时候,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认真的,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说谎也可以说的从容不迫了。

“那再见了,还有,晚安!”

希尔说道,带着很轻快的心情走了,那微卷的蓝发摇曳在身后,渐渐走出了灯火映照的范围,披上了夜色,而希尔和两个护卫离开后,却见不远处正站着胥,紫色的斗篷包裹着欣长的身体,浑身散发着懒洋洋的气息,让人背着灯光的面上不知道是何表情。

“王紫,等你不忙的时候,是不是也顺便告诉我一声,难得来一次东方的世界,你是不是可以尽一下地主之谊,带我到处看看?”

胥说道,边说边走了过来,很显然他听到了王紫和希尔刚才的对话,如此笑着开口,倒是让人怀疑他说的是人真的还是开玩笑的,不过不管怎样,他的胃口倒不小,竟然直接让王紫带他到处看看,要说指派谁去也许都不会被拒绝的,可王紫、却不一定了。

“好。”

王紫看着对面的人,同样是点头,同样是肯定的一个字,好像比答应希尔时还要爽快,可这一次,王紫很肯定,她多半是不会履行的,即便做不到,她也可以说,她没有闲的时候……

“呵呵,答应的真爽快,我真实有些受宠若惊啊,不过我知道你忙,为了避免今天的事情被你遗忘,我会费些心思提醒你的,亲爱的公主,再见了,祝愿你今晚做个好梦。”

却见胥忽然笑了,眼中露出些意味不明的神色,说完便转身离开,只是离开眼神在九幽身上扫过,笑的更有趣了,心想,有时候挑起一个人的警惕的真的很好玩啊。

王紫也转身,握住了九幽的手,见他的看着胥离开,几乎立刻就想到,九幽是在为了胥那句‘美丽的公主’而不开心了,况且面对胥这种总是在试图挑衅被人底线的人,王紫可以当作看不见,可九幽却不能。

如果他只是玩,只是个性使然便罢了,可如果他真有试探之意,真有觊觎之心,那第一个让他难看的一定就是九幽了,不管是作为王紫的男人,还是作为血族的王,都不允许胥这种带着挑衅的举动。

“我只是说说,不会兑现的。”

王紫不由的解释了一句,虽然九幽一定是明白的,可她更想说,胥对她的好奇一定不会初级喜欢的层面,那个男人精明的很,她并不认为她本身的吸引力会打过她身份的吸引力,作为妖族的王,胥的注意力并不在她,这也是她从容的原因。

这些九幽应该也懂,可是却像小孩子一样被人的挑衅给激怒了。

“小公主,他要是再这么叫,我缝上他的嘴怎么样?”

九幽垂眸,那双红眸在夜色中更加神秘,这话说的也无端的多了些无理取闹的成分,王紫感觉有些黑线,只是因为一个称呼,又不是小孩子打架……

“好。”王紫却点头,点的毫不犹豫,似乎在纵容九幽一样,只要他开心的,就去做,虽然王紫心里补充了一句、只要你缝得上……

其实王紫有一点没说错,她这几天的确会很忙,除了紫夷山上的事情,还有人鱼族的事情,她一直都在等着这个三S级任务的进展,已经过了十六天,佣兵工会原定出发的时间就要到了,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了,但要是已经够了,恐怕会提前出发的。

王紫在回到洞府的时候,却见李战也回来了,跟他一起出现的还有姬炎,李战前两天就去了幕天城城内,今天回来应该是带回消息来的。

“难道已经要走了?”王紫看了看二人问道。

“是,三千人已经齐了,我来是告诉你,人鱼族入海的地方地形复杂,没有人鱼族族内的人带路恐怕过不去,还有,进了人鱼族之后契约恐怕也会中断,到时候你应该收不到李战他们的消息。”

姬炎说道,开门见山,屋子里都是王紫的男人,姬炎要做到淡定从容的把自己当作一个外人,可想而知他要用多大的力气,即便是单独面对王紫,那也是一件极耗心力的事情,那种既兴奋又折磨的感觉,事后他总是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死亡边缘走了一圈。

“你是怎么知道的?”王紫不由得问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就不能等着这里结束了。

“之前进去的人也有试图传讯的,并没有任何回音,我从那个人鱼族的长老口中也得到一些消息。”姬炎说道。

“那什么时候走?”王紫又问,已经再想着自己能不能先抽身离开了。

“我压了些人数,还没有告诉人鱼族的长老,先来跟你说了。”姬炎说道,他可以给王紫争取一点时间,但也要看王紫这里能不能快一点结束了。

“能拖几天?”王紫不禁看向姬炎,若是能争取一点时间,她这里倒是可以交代。

“最多不提前,按照原计划四天之后,我会说人齐了之后佣兵团也要准备准备,以备万无一失。”姬炎说道,在看到那双墨眸中微微发亮的神色是,心中不禁有些发颤,定了定神才开口。

“那就四天,我随你们一道去。”王紫决定,心中想着解决了今天下午的问题,那剩下的事情她就不会继续参与了。

“好……”姬炎点头,为自己能被王紫用得上而高兴,说完有些愣,可很快便察觉有人在看他,还有这个陌生的房间,这里的和谐、不包括他,姬炎忽然回神,虽然一直都在克制,还是不免失神了,笑了笑说道:“我今天来就是带这个消息来的,没有别的事,我就先下山了。”

“等等。”王紫忽然道,姬炎的身体一僵,立刻停了下来,心跳竟然有些快,却听王紫说道:“你可以告诉东方野,可以把仙界的佣兵团带到修真界一部分来,过段时间可能会有历练的机会。”

“好,我会跟东方说的。”姬炎顿了顿说道,虽然不明白王紫为什么会如此说,但却并未发问,历练的机会,怎么说在仙界也会比修真界多,而且仙界的进益总是比修真界多的,这样看似没好处的主意,却因为从王紫的口中说出而意义非凡起来。

说罢姬炎便转身出门了,还是由李战送他出去,这么晚了,要进出紫夷山和太上青天门,姬炎一个人都是做不到的。

“怎么会让东方野的佣兵团过来?这可是吃力不讨好的活儿。”

那边姬炎刚走,慕千厷就忍不住笑着说道,只见一抹红色飘过,刚才还有些距离的慕千厷一闪身便到了王紫身边,捧着王紫的脸印了好几个吻才笑呵呵的放开,见王紫又嫌弃的去擦口水,笑的更开心了。

“会有好处的,这里的佣兵团需要一些高阶修士,用不了多久,况且他们可以自由往返仙界和修真界。”王紫说道,再过段时间,佣兵团的任务定然会有飞跃性的进展。

“你分明是比较相信东方野的佣兵团才透露这个消息,若是别人,恐怕会让佣兵团先乱起来吧?”慕千厷说道,道出了王紫的本意,虽然已经很久没见过东方野,但是王紫对他的信任恐怕一如当年在齐恒大陆的时候。

王紫不语,默认了慕千厷的话。

第二天,王紫睁开眼睛便听到外面似乎很热闹,这在整日安静的庄重的紫夷山上实在有些意外,正好奇的时候,却见南阙推门进来,见王紫起来了便笑着走了进来。

南阙一身白衣,以前那骚包的气息不减,却因为换了衣着而含蓄了一些,一双桃花眼带笑,只微微一勾便有些攥住人灵魂的感觉,妖精一般的笑总让人不敢直视,否则保不住在这男子面前失态了,

手摇一把骨扇,多了几分风流气,挨着王紫坐下,忍不住倾身去吻王紫,今天竟然是他先到的,只有他和王紫两人,这么好的机会不抓紧才怪,着迷的碾转在王紫的唇上,王紫自然的回应,在南阙的手越来越不安分的时候推了推他,已经天亮了,再下去难受的是他……

“呵呵,王上,你何时招我侍寝?”

南阙轻喘着离开,抵着王紫的头笑道,那样*蚀骨的感觉,一旦尝过,足够他夜夜入梦了,这样甜蜜的折磨他真是有些忍耐不住了啊……

“免谈。”王紫有些无奈,推开面前那张妖精脸,又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她分明一视同仁的,在这紫夷山上哪有空风花雪月?过两天还要去人鱼族,显然这个暂时无法划入日程了。

“为何免谈?我觉得还是谈清楚比较好,王上成天动脑经,依我看还是劳逸结合的好,今晚便宣我侍寝吧?属下完全是为了王上的身体着想啊……”

南阙的顺势退开了些,却抓着王紫的手放在嘴上亲了亲,有些调笑的说道,引来王紫不信任的一瞥,说的好尽职尽忠的感觉,可这厮分明是自己忍不住了。

“我的身体很好,如果你忍不住,就……”王紫说道,说着便想下床,南阙却抱着她不让下,凑到王紫耳边问道:“就怎样?那就求求王上可怜可怜,让属下伺候你行吗?”

越说越露骨了,王紫动不得,南阙却已经细细的在她耳边轻咬了,微微颤栗的感觉一圈一圈的在身体荡开,王紫墨眸微微垂下,那蛊惑一般的声音钻进耳朵,让她思维有些空白。

是南阙的笑声把她的神志啦了回来,那笑声似乎在告诉她、她分明也是受不住诱惑的,王紫回头瞪了南阙一眼,可南阙却享受的看着王紫,恐怕在他看来,那一瞪非但没有丝毫威胁,反而满是风情吧?

哪有预约侍寝的?如果王紫懂话,恐怕会劈头盖脸的敲打一下这个风骚的妖精,可王紫没有那个天赋,即便再觉得这只妖精难缠,也只会在心里磨牙好一阵子,然后让自己不跟他计较,只是表现在面上那有些纵容的无奈总能让人看着心情大好。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王紫问道,准过头不看那只一直试图诱惑她的妖精,转移了话题。

“有人在打架而已,王上不要岔开话题,侍寝的事情王上还是给属下个答复的好,不然属下实在茶不思饭不想还夜夜难眠,王上你怎么忍心?”

南阙看出王紫在转移话题,可并不配合,下巴支在王紫肩膀上,状似委屈的说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