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6章:控心之毒

凤来仪看着萧摇真要出去了,心里就一着急,嘴上就大喊着,“等等!”

萧摇俩人站定,转过来,淡淡的问道,“这么快就考虑清楚了?”

凤来仪听到萧摇这话,咽在喉咙里气上不来下不去,分外难受。她现在简直要咬破自己的嘴巴了。

本来占优势的她,这么一个大喊,就完全处在一个弱势下了。不过既然喊都喊了,她只能看情况,给自已争取最大的利益,最起码要争取离开这个见鬼的地方才行。

凤来仪带着一丝傲气又有一怨恨及不甘的道,“萧摇,不是我不告诉我你们,刚刚情况你也看见了,我一说,就会立马疼痛的要命。你让我如何告诉你?”

萧摇与冷昶睿相互对了一眼,在凤来仪的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了笑意。凤来仪只以为萧摇与冷昶睿在商量对策。

不过,心里却不以为意,他们两个孩子,能有什么对策,能有什么本事,把他们组织的“控心”给解了。本知道,为了解决“控心”,她翻遍了凤家的全部族谱。但扔找不到一丝方法,这解药只有族里的祭司手上有。

就在凤来仪猜测之时,萧摇对着凤来仪不以为意很是轻蔑的道,“只是一种控制人心的毒药而已,这有何难?”

萧摇的话一落下,凤来仪脸上的表情很是惊愕,眼睛猛得张大,瞳仁剧烈扩大,震惊的不能再震惊!

凤来仪失控激动的大喊道,“你能解这毒?”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萧摇竟然知道“控心”之毒,而且从她语气当中听说,这“控心”毒,好像只是一般的小毒而已。

控心,一听名字就是知道,这是控制人心。然,这人心,有这么容易控制的么?别说他们这些上位者的人心,就是一个普通人的心,要控制也是很难的。

可他们偏偏就被人控制住了,是叫“控心”的毒药给控制了。这毒药是轩辕一族为了保守族里一些秘密,而被喂下的毒药。这毒药,只要不触碰禁忌,就平安无事。但如果一旦本族机密之事,要从口中外泄,这毒药就会发生作用了。轻级只是骨裂疼痛而已,重者则是当场死亡。

轩辕一族的“控心”之毒,只有两个人手中有,一个是轩辕一族的当家人,一个就是轩辕一族的祭司。但,解药只有祭司手里有,而祭司要给他人解药,必须经过当家人及各族老们的同意才行。

当然了,被下“控心”的人,肯定在轩辕家族有着一定的地位之人,就比如像凤来仪,这个朱雀护法。

萧摇看着震惊的凤来仪震惊,很是淡然又带着狂妄及嚣张,还有带着对轩辕一族的蔑视的语气,道,“那是当然,我萧摇毒术虽不精通,但这小小的控心之毒,还难不倒我。不然,你以为刚才为何只痛那么一小会,你就清醒了?”

凤来仪一听,倒吸了一口气。能解控心之毒,她还毒术不精。她这是要多在本事,才算叫精通啊。

她不知道心里此时是什么感觉了,但她似乎已经有些明白,为何萧家的每一任天命之女,承担着天职,每一次轩辕家族起事时,都会被萧家的天命之女,打得落花流水,被赶驱逐了。

萧家的天命之女,真得是轩辕一族天生的克星。

他们当为宝贝,自以为很是谨慎及不可破解的东西,天命之女竟然不用多难,就给破了。如果轩辕一族的祖先们知道,还不知道是真该哭,还是该笑。因为,他们自觉的一辈子的研究成果,一下子就被一个黄毛丫头给破解了。

凤来仪震惊过后,反应过来,很是激动又惊喜的说道,“那你给把控心给解了!”

只是她是很惊喜激动,可萧摇的话,却是如一盆冷水,从她头顶冷浇而下,冷气直透心底。

萧摇冷声的道,“我为何要给你解毒?你给我什么好处?”

凤来仪被冷浇了之后,就冷静了下来。她现在才似乎想起来,她与萧摇也是天生的敌人。

她知道萧摇说这话的意思,无非就是答应告诉萧摇,萧珊珊被关押的地点。

然,她现在虽被冷昶睿和萧摇囚禁,但她还是轩辕一族的护法,如她真的泄露了萧珊珊的关押地点,就是等于背叛了轩辕一族,而轩辕一族对待背叛者的下场……

一想到这,凤来仪就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冷颤,她不敢想象,再轩辕一族知道她背叛的后果。

看着凤来仪在沉思,萧摇眼睛一转,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她道,“哦,对了。你可能不知道吧,因为你的无故失踪,凤家在你三天失踪三天后,就让你的大儿子凤弈修继任凤家家主之位。”

萧摇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凤来仪的反应,她清楚的看到,凤来仪在到听凤弈修继承凤家家主之后,她眼里的愤恨一闪而过,同时眼里还有不甘及屈辱。看来传言是真的,凤弈修根本就不是她凤来仪的儿子。不然,有哪个当母亲的会这么憎恨自己儿子的。

“而凤弈修一上任之后的第一件事,你知道是什么吗?”萧摇问道。

凤来仪看着萧摇,张了张嘴似乎想要问她是什么,不过,不等她发问,萧摇就接着道,“他把你二儿子凤弈平关禁闭了,到现在都过去一年了,还没有出来。”

“他敢!”凤来仪愤怒的喝道,“这个白眼狼他竟然敢这么做!”她此时竟然忘记隐藏凤家的秘密,直接开口大骂凤弈修白眼狼。

等凤来仪反应过来时,萧摇突然兴起了意味,道,“白眼狼?他不是你最听说话的大儿子吗?怎么就成了白眼狼了?”

凤来仪被这话,气得直插心底,她对着萧摇大喝道,“关你什么事!”

啪……

碰……

第一声是甩巴掌的声音,第二声则是人倒地的声音。

凤来仪趴在地上,本能的捂着一张刹时红肿起来的脸,反应过来自己被人打时,眼睛则是愤怒的看着罪魁祸首,她怒不可遏的道,“冷昶睿,你竟然敢打我?”她真没有想到这个冷昶睿,一直安静立在一旁的冷昶睿突然出手打她。

冷昶睿冷着脸,抿着嘴,不说话。萧摇替冷昶睿说话,她道,“关都把你关一年了,为何不能打你?你武功没有了,难道智商也没有了不成?”

凤来仪从地上站起来时,再猛然听到萧摇,说武功没有了,她猛的不可置信的看着萧摇,再不可思议的看了看冷昶睿。她不可置信的指着道,“竟然是你!是他废了我的武功,对不对?”她指着的是冷昶睿,后一句问着的是萧摇。

萧摇点了点头道,“对,是师兄!”也没有做再多的说明。

凤来仪被抓那天是半夜三更,她也正卧床休息了。可是,她却在突然间被惊醒了过来,因为有人潜入了她的房间。可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她就被人打晕了过去,等她醒来时,她已经在这间牢里了,而且武功全废。

她始终不知道了,以她的武功,到底有谁能悄无声息声息的潜入她的房间,然后再把她废了的。她曾想过是冷昶睿,但这念头一闪,觉得根本就不可能的事。因为冷昶睿有武功的话,组织上根本就让冷昶睿掌着这么大的权势,早就会把他扼杀于萌芽之中了,还会等到现在。

可往往没有可能,就是最大的可能。

抓她的人,废了她武功的人,确确实实是冷昶睿。

“怎么会这样?”凤来仪问道。似在问自己又似乎在问别人。

萧摇看着失魂落魄的凤来仪,她冷厉的道,“行了,凤来仪。你已经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我给你两条路选择,一是说出我父母的关押地点,我给你解了这控心之毒;二是你就继续呆在这暗狱之中,过一天是一天。”

凤来仪突然眼神坚定的道,“萧摇,我要你给我解开这控心之毒,我还要离开这鬼地方。”她现在笃定萧摇迫切想要知道她父母的下落,所以这一次无论她就咬定这两个条件。

“姐姐,干吗要这么麻烦?”突然小霸和小岁手拉着手突然出现在这只有三个的空间之中。他淘气的道,“姐姐,她不说,让小岁直接窃取她的记忆不就好了。”说得那个理所当然。

凤来仪睁大眼睛,很是震惊的看着凭空出现在这眼前俩个孩子。

这两个是什么鬼啊?

萧摇看着突然出现的两个孩子,有点无语了。自从小霸有了小岁的作伴之后,终于有了一个孩子的模样,活泼外加淘气。当然了,小霸和小岁都拘束了几千年了,萧摇也是希望他们活泼一点,有一个孩子样。所以只要没有人的地方,她都会让他们出来,再带他们去集市看一看。对外,她就说是亲戚的孩子,至于哪个亲戚,有谁去追究。

不过,此时小霸和小岁出来,可不是为了玩,而是为了她好。

换作以前,萧摇肯定会二话不说,直接让小岁摄取凤来仪的记忆。但自从知道,小岁摄取他人的记忆,会给他的修行,多一分障孽,对他的修行很大的阻碍,甚至有可能会走火入魔。因为他摄取他人记忆的同时,那些记忆也存在小岁的脑内。

因则,不到万不得已,萧摇绝不会再随便小岁摄取记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