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5章:暗狱中的凤来仪

军部特别行机密深牢处

凤来仪呆在昏暗的牢狱里,从刚开始突然秘密被抓的震惊,到现在的麻木。

她在16岁那年,选作轩辕一族家族护卫——朱雀开始,她就注定要比普通人更要严苛的训练。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到了如电视中的一流武林高手,这中间的付出与艰辛,是常人难以想像的。

从接任家族之位开始,她身上赋予的使命已经注定。

可随着手上权力无限的增大,她尝到了权利的滋味。因而,贪婪的权利*,驱使她想要越来越多的权利。后来,贪婪的目光,内心深处隐藏的*,让她把眼光直接盯上了那个最高位置。

中夏国几千年的发展,虽说差不多的朝代都是男人掌权,然,女人当皇帝的又不是没有。堂朝的女皇厉则天不也是名垂千古的一代女帝吗?既然厉则天可以,为何她凤来仪不可以。

她自认她的聪明才智,谋略手段根本就不压于堂朝的厉则天。所以,她就当个现代的女帝又如何?

她有这个野心,有这个伟大宏图,可却不能有这个抱负。因为,她赖于的权利之根,源于凤家,而凤家却是有千年传承巫师血脉的轩辕家族的家族护卫。

换句话说,她赖于谋权的凤家,只是一个家生族,一个奴才家族,而凤家家主却是这个奴才家族的头,一个轩辕家族的奴才管家而已。凤家一切于轩辕家族的尊主为马当先,凤家家主更是要身先士卒为已任。

这样的认知,几乎让凤来仪崩溃。

因为,只是奴才家族的命运,就成了阻挡她一路上去的一堵坚固的铜墙铁壁。在铜墙没有坍塌之前,她有再多的野心,有再大的抱负,也无济于事。

她要到达顶点,首先就要弄倒这座铜墙铁壁,或者是直接绕道而走。

为了摆脱轩辕家族的控制,她费尽心机,机关算尽,可到了最后,她却无缘无故被人抓了起来。

自从一年前,一伙穿着军装的军人,在家中秘密把她抓了起来。本以她的身手,根本就不惧于这些拿枪的家伙,可却不知为何,她的内力,根本就使用不了。没有内力的她,空有那些招式,也就等于花拳绣腿而已。

就这些,这些人竟然根本就没有惊动凤家暗卫,就把她轻轻松松的抓了起来。

然后把她带到了这黑暗潮湿的牢狱,再把她丢在牢里不闻不问。

她刚开始以为是冷昶睿秘密把她抓起来的,可无论她怎么喊人怒骂,这人都没有出现,叫其他人,也一声不吭。

从大吵大闹,到最后的无力而为。

每天呆在这黑暗里,不知白天黑夜,不知道日月星辰。除了给她送饭的人,她再也见不到其他的人影,吃喝啦撒都在这小小的牢狱之中,在牢狱之中,她从没有洗过澡。她本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天之娇女,何曾受过这样的待遇。

从小到大都是按凤家继承人培养的,所有以吃穿用度方面,她从来就不会亏待自己。就算在岛上训练的两年间,她的吃穿也从没有短过。

可现在,在这黑暗的牢狱之中,过着没有自由,没有阳光,没有人气,更没水洗澡的日子,简直生不如死。可她却没有勇气就这样死去。

可最让她崩溃到极点的是,到底是谁抓得她?这么狠心的这样对待她?不知道她是凤家家主,未来的女帝吗?

凤来仪一口一口扒着冷饭,虽其他待遇不好,但在吃食上却从没有亏待过她。每餐都是三菜一汤——二晕一素一汤。

突然在这寂静的牢狱里,终于传来一阵脚步声,一听就不是平常送饭的那人的脚步声。

此时的凤来仪本来有点麻木的表情,呆滞的双眼,猛然放着一丝光亮,激动起来。

她忙放下碗筷,立马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打开那个通风窗口,试图脑袋深出去,想看一个究竟。

最终徒劳无功。

黑暗牢狱的大门渐渐打开,凤来仪在这之前,快速的回到餐桌前,很是镇定吃饭,装作不知道来人了。

“呵,凤家主看来在暗狱里,呆得很不错吗?”一声空灵的女声突然传向了凤来仪的耳朵里。

凤来仪的听着略为耳熟的清冷女声,夹菜的动作一顿,然后再抬起头,看向来人。

可当一看清面前的人时,瞳孔猛然放大,紧接着剧烈的收缩,她惊慌失措的大喊道,“萧珊珊!”

来人是萧摇与冷昶睿俩人。

萧摇看着这位曾经高贵优雅又不失家主风范的女强人,现在是一头杂乱无章的长发,隐隐还能看到打团的结,长期没有见过太阳的苍白脸孔,一身黑漆漆脏渍的衣服,已经完全看不到原来的颜色了。

现在再听着凤来仪这中气十足的尖叫声,萧摇挑了挑眉。

她以为关了凤来仪一年,会让这个昔日的天之娇女会崩溃。没有想到,她比自己想像中的还要顽强啊。

萧摇轻笑道,“萧珊珊?”心里却暗道,为何这个凤来仪总是对她母亲很是熟悉一样,同时有一种愤恨、害怕与忌惮。如是她没有记错的话,凤来仪比她母亲大上一轮还多吧。这样岁数相差极大的两人,排除家族仇怨之外,又是如何结上仇的?

凤来仪在大叫着萧珊珊之后,又冷静了下来,摇了摇头道,“不对。萧珊珊珊现在被关在无……”说到这,她猛得停了下来,眼孔突然放大,本身颤抖了起来,双手还捂着头。

冷昶睿一看凤来仪这种要发狂的状态,立马身影一闪,快速的在她身上点了几个穴位。

接着,萧摇手中凭空出现几根银针,立刻拿着这两根银针在她脑袋的几个穴位上扎了下去。

再接着,又凭空出现一只小玉瓶,从玉瓶中倒出一粒黑色药丸,卸了凤来仪的下巴,就喂了下去。

之后再把针拔掉,把她的穴位全部解开。

这一系列的动作,只在火花之间。

随后,萧摇和冷昶睿俩个就等着凤来仪慢慢平复下来。

凤来仪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因为泄露了无忧岛的机密。

然,等她从全身剧烈疼痛之中,平复下来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在鬼门溜了一圈又回来了。

她看了看自己因长期未洗的漆黑的又手,之后,再双手触摸着自己的又脸颊子,有温度,再站起来看着这四周环境,这是她一年来所呆的地方。

她惊讶又惊喜,她竟然好好的活了下来。

“行了,既然没有事,那就继续刚刚的话题吧,”

只萧摇清冷空灵的声再一次传入她的耳边,她猛然又惊醒了起来。

她刚刚会临境死亡,就是因为这个萧摇,还有她那个贱人萧珊珊。

一想到这个,凤来仪就愤恨的大喊道,“萧摇!”

萧摇严肃犀利的问道,“我母亲关在无什么地方?”

她刚刚没有听错的话,凤来仪本是要说出她母亲被关押的地方,只是才说一个字,凤来仪就猛然不对劲起来。

凤来仪听着萧摇的问话,突然大笑道,“萧摇,要知道你母亲关押的地方,可以。把我放了,否则你休息得到任何信息。”

恢复过来的凤来仪虽然表面跟萧摇讨价还价起来,实际上心里却在暗恨不已。她虽早有想到抓她来的可能是冷昶睿的人,可是真正面对这个事实时,她就愤怒不已。尤其想到这一年来所受的苦,忍受常人所难忍的一切。

所以,要她说出那个贱人关押的地方,根本就没可能。

萧摇冷笑道,“呵呵,凤来仪,现在的你没有跟我讨价还价的余地。识相的就说出来,一会省得在受蚀骨之痛。”

听到萧摇的话,凤来仪大惊,她尖声的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萧摇道,“如果不是我,你刚刚就在痛苦中死去了。”随即眼光盯着凤来仪全身上下打理了一下,冷笑着道,“呵,我没有想到轩辕凤丹的后人,竟然都是被控制住了的。你们组织也真够无情的,你们为他们做事,为他们卖命,结果一个不小心,竟然就会被他们无情的抛弃,白白的把性命丢掉。”呃,这话很明显是有挑拨离间的成分所在。

被萧摇点出了最让她难堪之事,只是她一个五十多岁的人,怎么可能会在一个十五岁的孩子面前失态,她怒着道,“这也不关你的事,这是我们组织自己的事。”

萧摇继续道,“呵,这样看你们组织也不怎么样呢?还想着恢复君主帝王制,简直是做梦!”最后一句话,萧摇完全是瞧不起。

“你住口!”凤来仪虽有对轩辕一族有叛逆之心,然轩辕一族之事,也不是萧摇这个孽种可以随意评骂的。

萧摇耸了耸肩膀,说道,“好吧。我不问了,那你继续呆在家暗狱里吧,什么时候想通,什么时候就来找我吧。”

萧摇说完,就和冷昶睿手牵着手,状似要离开的节奏。

凤来仪怔然片刻,看着他们真的要离开,立马慌了。如果真让他们离开了,她要何年马月再想要出去啊。

她大喊道,“等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