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64小黑篇:温晴姐,你必须取得姜堰的信任

温晴轻笑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只要那些隐藏着的兵力认为当前的战斗,明面上的兵力可以解决,那么他们是不会出手的。所以谁知道他们这次的实际兵力到底有多少呢?”

姜堰的神色不再像刚进来那样得意满满,他终于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

刚开始只顾着高兴成功挑拨了暗门跟寒鹰组织的关系,却忘记了寒鹰本身的力量,也不是他这一队人马可以抵抗得了的。

温晴看着姜堰没什么动静了,于是送客道:“看来我泼了姜先生的冷水啊,那真是不好意思。还是请姜先生再好好作个部署吧,不然每次来我这里,都要被我打击,多可怜啊。”

姜堰看着温晴又闭上了眼睛,心里暗恼,但还是忍住了对温晴下手的*,转身走出帐篷,吩咐温晴帐篷外守卫的人要加强警惕。

温晴听到姜堰的脚步渐行渐远后,睁开了眼睛,面对面前的黑暗,心里隐约还是有些担忧。

之前被姜堰套出木屋暗门的秘密来,想必按照姜堰刚刚话间挑拨的意思是,他已经成功派人从暗门进去,让厉枫殇误会自己真的跟姜堰合作,并且想对他下死手了。

真是一个好计策。

温晴不得不佩服姜堰,他这样的做法完全把她的退路都堵死了。

只要继续将她困在这里,那么厉枫殇就永远不会知道真相,等到这次任务结束后,寒鹰与暗门的关系一定会起变化,不会再像以前那般相安无事。

而不管是哪一方受损,对姜堰或者说是对政和党来说,都是好事。

温晴心下一动,不管厉枫殇对她这个人怎么看待,当下最重要的是让厉枫殇相信暗门并没有和W国政和党合作。

只是外面戒备森严,温晴实在插翅难飞。温晴眼珠子转了转,心想看来现在只能先安抚住姜堰,才能得到逃脱的机会。

这边温晴在黑暗的帐篷里想着主意,那边姜堰在自己的帐篷里也在发愁。

要是厉枫殇的兵力真的如温晴所说的那样,接下来的计划,看来是需要向上级请求增加人手了。

但是温晴的话,又有几分可信呢?姜堰摸了摸自己的脸,决定去向任丘再仔细询问厉枫殇营地的情况。

任丘身上的麻醉已经过去,刚被取出弹壳的伤口开始疼痛难忍。他叫来帐篷里的医生,医生给他服下了一颗止痛片。

而后医生转身对来到帐篷的姜堰说道:“吃了药,他的伤口就暂时不会再痛,大脑也会处于短时间的清醒当中,所以姜先生有什么想问的,就尽快问吧。”

姜堰点头表示明白,示意帐篷里面的其他人都下去。

等到帐篷内只剩他们二人的时候,姜堰扶起任丘,让任丘靠在枕头上。

任丘因为这一系列动作,脸上直冒冷汗,面色极其惨白。

但他还是开口说道:“姜先生刚刚的问话,其实我之前已经汇报过了。恕属下无能,我们这次真的只能探测到寒鹰组织的部分兵力情况。不过,有一点倒是能直接说明的。”

姜堰眉头一跳,说道:“是什么?”

任丘喘了口气说道:“他们的枪支器械都十分精良,是E国那边最新卖出的一批。我们这次也带了几支,原本是打算大规模战斗的时候用的。但是没有料到,寒鹰的人居然人手一把,武器的杀伤力远远大于我们,”

姜堰皱紧眉头说道:“也怪我刚刚只想着挑拨计划成功,没有细想你之前说的话,那任丘,如果你是我的话,你下一步打算做什么?”

任丘沉默了一会,说道:“等。”

姜堰不解:“等?”

任丘回答道:“对,现在我估计不只是我们摸不清对方的兵力,对方估计也在忌惮我们的兵力。只要他们还没摸清我们的兵力实际情况,他们一定不会离开那一块地的。”

姜堰点点头,说道:“的确,以寒鹰一向的手段,都是睚眦必报的。这次我们的偷袭虽然失败,但是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也会派人来偷袭我们的,顺便摸清我们的军事实力。”

任丘额头上开始冒冷汗,挣扎着说道:“他们一定会明晚来。虽然今天我们没能重伤他们,但是也捣乱了他们营地。所以他们必然要先做好防护措施,才能商量对策。”

姜堰看到他的反应,说道:“行了,听到你的话,我心里有底了。你好好休息吧。要是再有什么问题,我还是会来问你的,毕竟现在只有你一个人知道那边的情况。所以你千万要好好保重身体。”

任丘点点头,顺着姜堰扶着他的力道重新躺回*上。

姜堰看了会任丘毫无血色的脸,心里有些发酸。他将随队医生叫回来,让医生开了安眠药给任丘。

看着任丘服下药后渐渐平稳的呼吸,姜堰叹了口气,走出了帐篷。

营地中央燃着的火已经被大雨浇灭了,姜堰撑着伞,打开手电筒,看向森林周围,像是在默默等待着什么似得。

此时,森林的雨越来越大,有人影从森林里跌跌撞撞地跑出来。姜堰忙上前,扶住那个人影。人影短暂的休息会后,说道:“姜先生,我刚刚按照你的吩咐去了一趟那边。”

姜堰按了下他的肩膀,人影将正要说出口的话咽了回来。姜堰侧头看了看附近的帐篷,但是由于营地里没有什么光,看不出帐篷内侧是否有人偷听。

而帐篷内,温晴本来靠着帐篷内侧在偷听,却没有料到姜堰会那么警觉地止住了说话人的口。只好连忙赶在姜堰的手电筒照来之前,躲回里面去。

姜堰看手电筒并没有照到什么其他的人影,心里狐疑,总感觉刚刚有目光在追随着他。但是他最终还是按下了心思,带着人回到了主帐篷。

一到主帐篷,姜堰就问道:“王科,现在那边是什么情况?”

人影抖了抖身上的雨水,回到道:“很奇怪,按理说我们那么三番两次的偷袭,他们应该戒备森严才是,但是我刚刚过去却发现,他们的营地也是一片黑暗,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姜堰皱眉,说道:“没有动静是什么意思?”

王科擦了擦额头上的雨水说道:“一片寂静。要不是打雷闪电的时候能隐约看见一点车辆的影子,我都以为那里根本就没有人。”

姜堰在主帐篷里走来走去,说道:“他们的实力已经可怕到这种地步了吗?居然能够在这么一大片森林里掩盖气息。”

王科看向姜堰,说道:“恐怕这次上面交代的任务不会像以前一样,那么容易完成了。我怕,我们这次是要付出比以往要更加多的兵力,才可以勉强对付寒鹰组织。”

姜堰停下脚步,说道:“你以为我不想向上级请求支援吗?只是我们等得到支援的人来吗?”

王科一脸不解的说道:“为什么等不到?”

姜堰走向他,解释道:“这次出发前,上级就明确告诉我,W国国内正在内斗,支撑我们政和党的兵力绝大部分都被调去前线。”

“他们告诉我,万一碰到人手不够的情况,就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了。”

姜堰提起党内的情况,也是一阵无奈。

“因为就算他们能调得到人,那些人也只会是战场上下来的伤兵,我们能指望一群伤兵在一天之内赶到这里,并且帮我们对付寒鹰组织吗?”

王科被这消息噎到了,一时间说不出什么来,但是看到姜堰面色不虞地坐到了椅子上,他还是硬着头皮说道。

“那他们既然知道人手不够,那为什么还非要安排我们做这个任务呢?”

姜堰听到这句话,横了王科一眼。

王科被姜堰的眼神吓到,低下头不做声。

姜堰叹口气,说道:“为什么?国内内斗,你知道最缺的除了人手,还有什么吗?”

王科想了想,回答道:“是武器。”

姜堰点头,说道:“如果寒鹰这次运输的君火不是那么多的话,党内也不会明知不可为而为。但就是因为这批军火数量庞大,要是我们能抢过来交给政aa府的话,这次内斗,我们就能赢。所以哪怕人手再不够,这个任务始终都得有人去执行。”

王科点点头,说道:“是啊,已经打了太久了,要是再不结束的话,恐怕真的不能支撑下去了。”

“但是,我们现在的情况也是不容乐观,前面偷袭派出去的人,已经死了两拨。再这样继续下去,我担心还没有正面交手,我们就先败了。”

姜堰按了按眉心,觉得有些头痛。刚开始他也觉得这个计划太过于异想天开,所以他特意打听还有谁也对这批货感兴趣,想拉拢对方一起攻击寒鹰组织。

但是偏偏晚了一步,让暗门的人先一步行动了。

他没有办法,只好设下局,挑拨寒鹰组织与暗门的关系,想趁他们在互相怀疑的时候下手。但没有料到,寒鹰组织的实力那么强大,让他的人几乎都是有去无回。

这下子该怎么办呢?姜堰觉得自己的头变得更痛了。但还好起码做成了一件事情,就是让厉枫殇怀疑了温晴。

只是这个时候姜堰还不知道自己以为唯一完成的事情,早已经被厉枫殇所得知。

王科突然有了一个主意,说道:“上级只是告诉我们不能派出人了来,但是没有告诉我们不能自己找外援吧?”

姜堰放下手,看向他,问道:“你的意思是?”

王科说道:“我们的营地里不就是有个现成的援手吗?更何况,她之前不是答应了要跟我们合作?”

姜堰不赞同的说道:“那是我为了骗她后面跟踪的人。先不说暗门的规矩,只说她和厉枫殇,你是不知道,他俩之间的关系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让温晴帮着我们对付厉枫殇?她不要添麻烦反过来对付我们就好。”

王科还是坚持这个主意说道:“不试试怎么知道?我们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万一你看到的只是这个女人的伪装呢?我可是听说,暗门的人向来都极擅长伪装,为了任务,牺牲色相什么的,对他们来说都是小菜一碟。”

姜堰有些迟疑,不过他也明白这的确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但前提是温晴得愿意与他们合作才行。

“这个女人我接触过,她没有那么容易被我们说服的。”

王科想了想,说道:“没那么被容易说服,那是因为没有利益。要是我们能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再以这个作为条件,我想她一定会答应的。”

姜堰问道:“她的任务也是来阻拦这批货的,难道我们要跟她平分货吗?这绝对不可能,别说平分了,连少一把都不可以。更何况,暗门的人胃口也不可能那么小。”

王科说道:“货当然不能平分,必须全是我们的。所以就得找这个女人本身的弱点在哪里?她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姜堰觉得这个想法有点意思,想了想温晴最看重的是什么。

温晴看起来什么都不缺,唯一在意的目前看来就只有厉枫殇。看来,得赌一把了。

于是姜堰说道:“我倒是知道有一个,只是还不能确定。”

王科连忙问道:“是什么?”

姜堰说:“她很在意厉枫殇,就是寒鹰组织那个头头Jack霍。虽然我不确定她是真的在意,还是为了任务演出来的。如果是真的在意,那么她这个任务就一定是暗门里的人逼着她接的。那我们何不成人之美,帮她一把?”

王科疑惑地说道:“这要怎么帮?”

姜堰笑了笑,说道:“我记得她告诉我,她的任务是阻拦厉枫殇这批货,但是没有说要把这批货带走。如果我们帮她阻拦了呢?那么她就不需要直接面对厉枫殇,跟他厮杀了。”

王科说道:“我还是不懂。”

姜堰摸摸下巴,说道:“我之前为了将她留在营地,骗她合作的时候刚好提的条件就是这个。看来这次还真的得靠她来帮忙完成任务了。”

王科想了想,终于明白姜堰的意思。

温晴接了暗门的任务,不得不完成,但是她肯定不愿意直接面对厉枫殇,不想和他正面为敌。

那么自己的人就可以替她去直接阻拦厉枫殇,她帮忙暗中解决掉一部分人。

这样的话,到时候她既能不用面对厉枫殇去完成任务,自己的人也能得到那批货。果然是一个好主意。

王科不由得说:“姜先生的这个计谋果然好啊。”

姜堰站起身,说道:“事不由迟,我现在就去向总部申请。”

王科阻拦道:“现在?现在已经夜里一点了,这个时候是各国无线信号侦查最厉害的时间点。要是我们贸然发出信号,被截下来的话,恐怕会遭殃的。还是等到明天早上再联系上级吧。”

姜堰的动作只好停了下来,说道:“都是一群狼子野心的人。行了,你也累了一天,下去休息吧。”

王科点点头,离开了姜堰的帐篷。

外面的雨很大,雨声可以掩盖掉很多的声音,包括王科走路的声音。他回头看了看,没有发现其他人,于是一个猫身,进了其中一个帐篷。

刚进到帐篷,他的脖子就被人掐住。

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问道:“你是谁?”

王科听着声音耳熟,心里明白挟持着他的人是温晴。

于是松了一口气,再开口,讲话的声音全然不是之前的那个样子。

王科说:“温晴姐,我是沈追。”他一边说着,一边将脸上的人皮面具摘了下来。一道闪电闪过,露出一张与之前截然不同的脸。

温晴在刚刚的闪电光中,看到了他的脸,也松了口气,放下了手。

沈追一边喘着气,一边说道:“温晴姐,你这手劲也太大了吧,差点真掐死我。”

温晴拍了拍沈追的肩膀,说道:“你怎么来了?这次任务你也有份?”

沈追摇摇头,说道:“是门主。门主好像跟寒鹰的人有联系,知道你这里出了麻烦,所以叫我来帮忙的。刚好,我来的时候看到姜堰正在吩咐这人做事,就顺手打晕了人,来装一下了。”

温晴说道:“姜堰没发现你是冒牌的?”

沈追得意地说:“那当然,我的易容术可是跟兰姨学的,现在兰姨离开了暗门,我的易容术可就是暗门最好的。不过,温晴姐,你怎么发现的我啊?”

提起南宫宛,温晴的脸上柔软了许多,也有着很明显的思念之情。

她,墨澄和初一都算是南宫宛看着长大的,她就像是三人的亲妈妈一般的存在。有时候她真的很羡慕白若素,虽然她死得很早,可她宁愿与白若素的人生交换。

她最爱的男人一心一意,最重视最*爱的女人是白若素。

她最尊敬的让她感受到亲情温柔的南宫宛,是白若素的亲妈妈。

温晴对白若素这个女人实在是无法喜欢,她拼了命想要得到的而白若素却不用付出一丝一毫就能得到。

现在她死了,可是厉枫殇的心里最重要的那个位置依然是留给她的。

温晴收起思绪,笑了笑,说道:“原本也不知道的,不过我们暗门不是有一种独特的走路步伐吗?你都用那种步伐走路了,那我还发现不了你,我岂不是白待在暗门那么多年了?”

沈追也笑着说道:“那倒是。”

温晴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说道:“你刚刚跟姜堰去了那么久,说了什么?”

沈追说道:“我设了个陷阱,正想跟温晴姐你说呢。”

温晴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什么陷阱?”

沈追回答道:“我让他来跟你合作。”

温晴皱眉,说道:“他之前已经跟我说合作了,不过我看他也是为了骗骗我。”

沈追嘴角一挑,狡诈地笑着说道:“但是这次不会了。我故意引诱他想到你的弱点,让他以此为条件威胁你,这样他就会觉得你有把柄在他手上,那样合作起来,他就会很放心。”

“不过,他明天要跟他的上级商量,我怕那边的人不会那么容易轻信你。所以温晴姐,还需要靠你自己来夺得他的信任。这样,到时候任务才可以顺利完成。”

温晴眉头皱的更深,说道:“姜堰这个人非常狡猾,心思又细腻,我怕不容易骗他。”

沈追不以为意:“他就算再狡猾,他也是个男人。温晴姐,你对付过那么多男人,难道还怕对付不了他吗?你想想,男人的通病不就那么几样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