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63小黑篇:不管是什么情况,我必须去救温晴

厉枫殇还是不说话,只是拿起匕首,再次扎了进去,又拔了出来。每当鲜血流出来的时候,他都示意队里的随队医生给偷袭者上药。

随队医生上的是车队里最好的止血药,这药止血相当快,可是在撒上去的瞬间疼痛感也是最明显的,偷袭者每忍受过一遍匕首的痛后,还得再忍受一遍上药的痛苦。

好不容易等偷袭者稍微缓过来,厉枫殇仍旧重复之前的动作。

整个营地只能听见偷袭者一次比一次响的痛苦尖叫。

终于,偷袭者在厉枫殇的几番动作下,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折磨,大叫道:“我说,我什么都说,快放过我吧。”

厉枫殇的刀随着偷袭者的开口讨饶停了下来,此时刀上已经沾满鲜血。李荣上前,将偷袭者放下,让他跪在厉枫殇的面前。

厉枫殇不说话,拿过霍北在一边递过来的布,一边擦拭着刀,一边打量着偷袭者。

偷袭者此刻浑身战战兢兢。

李荣说道:“把你知道全部都说出来,要是敢说假话来哄我们,那你将承受的就绝不会只是刚刚那样的轻松对待了。”

偷袭者点头,浑身颤抖地说道:“我是W国政和党的人。这次我们所接到的任务是阻拦并抢夺这批货,并且尽可能地使你们的人员多些死伤。”

霍北看厉枫殇还是在擦拭着那把匕首,于是接着李荣的话问道:“你们这次任务的负责人是谁?”

霍北明显发现自己的问题一说出口,厉枫殇擦匕首的动作明显的一顿。

正如霍北所想的那样,厉枫殇对偷袭者的任务具体是什么根本不感兴趣,但是对这次任务的执行者却十分在意。

偷袭者并不明白他们之间的弯弯绕绕,回答道:“是政和党的负责人姜堰。”

居然是姜堰,在一旁的李荣心里很吃惊。

虽然他现在是寒鹰的人,可是之前也在政和党待过,当时的姜堰还和他差不多,也是基层君人,没想到现在居然成负责人了。

与李荣吃惊的状态完全不一样的是,厉枫殇的心瞬间松了口气。

但是他紧接着就听到霍北的另一个问题:“只有姜堰吗?你们这次没有其他什么组织的人来帮忙吗?”

偷袭者显然没有料到霍北会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一下子语塞,说不出话来。

霍北看了厉枫殇一眼,拿起枪朝着偷袭者的腿部打去。

偷袭者“啊”的叫了出来,声音惊吓了附近树林里已经歇息下来的鸟类。

等一切声音重归平静后,霍北想继续追问。厉枫殇却将手里的匕首递给了霍北,霍北接过匕首,默默退到一边。

厉枫殇踢了下地上躺着的偷袭者,问道:“你们的营地在哪里?”

偷袭者身体一僵,挣扎许久还是说道:“就在森林的西南面。”

厉枫殇蹲了下来,问道:“今天你们的营地有来什么其他人吗?”

偷袭回答道:“来了一个女人。”

厉枫殇有些不耐烦了,“你最好一次性把话说完,不要逼我一句句的问。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接下来要问的是什么吧?不要再考验我的耐心。”

偷袭者沉默了一会,问道:“说完后,你们会放了我吗?”

厉枫殇站起身,冷冷笑着反问道:“你觉得可能吗?”

偷袭者声音透着恐惧说道:“是啊,不可能。那我能请求你们到时候给我个痛快吗?”

厉枫殇点点头,偷袭者这才放下心来说:“那个女人,是跟踪我们之前的小分队来到营地的,姜先生用了点小计策将她骗到营地里。”

“然后姜先生说,只要有这个女人在,我们的计划就成功了一半。但是具体是怎么成功一半,姜先生没有跟我们说。他只是叮嘱我们,今晚行动的时候不能被这个女人看到。”

霍北看到厉枫殇不出声,于是问道:“就这样?没有了?那个女人难道不是跟你合作的吗?”

偷袭者回答道:“她没有跟我们合作。当时是因为姜先生察觉到这个女人身后还有人跟踪,故意那样说引起别人的误会。姜先生的意思是,那个女人是一个很重要的饵。”

厉枫殇听到这里,心里一阵愤怒,拿起身边人的枪,转身一枪打死了还在说话的偷袭者。

整个营地又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中。

厉枫殇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示意底下的人将死去的偷袭者尸体跟之前那些人一起拖走。

而后,他示意霍北跟着他往木屋走去。

霍北在厉枫殇身后惴惴不安,毕竟之前消息传来的时候,他是真的怀疑过温晴今晚的偷袭是跟那波人配合好的。

但是没有想到,原来一切只是凑巧。反而,现在陷入困境的是温晴。

霍北思考对策思考的非常认真,没有留意到走在前面的厉枫殇突然停下了脚步。还好霍北反应的快,不然就直接撞到了厉枫殇的背上。

现在可是厉枫殇心情最差的时候,自己可千万别撞到枪口上。不然,真的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厉枫殇倒是没有霍北想的那么多,他现在满心都是一个念头,要救出温晴!

厉枫殇心中打定主意,回头对霍北说道:“除了保证货物安全的人手外,我们还有多少人手可以调配?”

霍北算了下,说道:“还有大约五十人。”

厉枫殇想了想道:“很好,这些人足够了。你召集下他们,我们现在立刻出发西南面的营地。”

霍北大吃一惊,说道:“现在万万不行啊。那帮人虽然被咱们的人杀的差不多,但是还是有一两个漏网之鱼。如果没猜错的话,现在他们应该已经到了营地。那么营地里肯定是戒备森严,要是现在贸然前去攻击,很有可能会中埋伏的。”

厉枫殇坚持着说道:“我会怕姜堰?就凭他?”

霍北解释道:“不是害怕,是以防万一。”

“更何况,我们完全可以不用理会他们,反正我们已经知道是谁来偷袭我们的,只要在接下来的路程里,多加防范就可以。他们的人,一看就不能打过我们的,我们又何必去冒这个险呢?”

厉枫殇嗤笑道:“你以为我是被怒火冲昏了头,想要报仇吗?”

霍北一时语塞,缓了一会儿说道:“难道不是吗?”

厉枫殇看着霍北的眼睛,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向霍北解释,他只知道自己今天必须走这一趟。

既然现在已经确定了是他误会了温晴,她有危险,他怎么可能坐视不管。

“我要去救她,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知道她是暗门的人,是我们的敌对方,可是一想到姜堰有可能会杀了她,我就没办法就这么任由这个悲剧发生。”

霍北知道厉枫殇口中的她指的是温晴,这么看来温晴在厉枫殇心中已经占了很重要的位置。

亏他之前还想利用温晴跟姜堰合作的事情来激怒厉枫殇。幸好没有说的太过火,不然厉枫殇当时脾气上来砸的不是墙壁,而是他了。

霍北连忙拍了拍胸口,为逃过了一次灾难而庆幸。

但还没放多久的心,霍北就发现厉枫殇正以一副奇怪地样子看着他。霍北暗恼自己光顾着庆幸,而忘记了现在的处境。

索性厉枫殇也没看太久,只是继续说道:“不管是什么情况,我今天都必须去救她,有些事情我想亲自再问问她。”

霍北调整情绪,思考了下说道:“我知道老大你现在肯定很担心温晴小姐的安危,但是营地的实际情况,我还是得提醒下你。”

“今天我们连着遭了两次偷袭,虽说并没有被对方得逞,但是车队也是走了一天,兄弟们的精神都不太好。要是让他们今晚继续折腾,我怕他们会发挥不了平时的能力,这样的话,岂不是更加耽误了救温晴小姐的计划吗?”

厉枫殇也知道现在的情况的确不容乐观,但是他的心里实在太担忧温晴,于是问道:“那你认为,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

毕竟霍北是他曾经的教官,这些年他与东南西北的关系也不只是上级下属,而更是良师益友,平时有事也经常商量,所以听听他的意见也没什么不可以。

他现在是当局者迷,他也的确需要霍北这个旁观者的提点。

霍北建议道:“我想,既然姜堰要他们的人瞒着温晴出来偷袭,那肯定是心里打着别的主意。对姜堰来说,刚刚损失了这么兵力,他一定会更牢牢看着温晴,好利用温晴来达到他的目的。”

“温晴小姐在他眼里的利用价值,恐怕是我们不能预料到的,所以老大你暂时不用担心,起码温晴小姐这一晚是肯定平安的。”

霍北看到厉枫殇的神色终于平静了下来,继续试探性地说道:“所以我们可以今晚稍作休整,商量好营救的具体计划。明天恐怕是个雷雨天,而且我们的车队经过今晚这一闹,明天肯定走不了。刚好能利用明天去完成营救计划,这样不是更好吗?”

厉枫殇点点头,说道:“我承认你分析得没错,好,就照你说的办。”

霍北终于松了一口气,补充道:“老大,你先休息一会吧,别太担心。你之前不是说过嘛,温晴小姐是暗门的人。暗门向来执行任务都是单打独斗,这说明他们的身手都不差,温晴小姐一定会保护好自己。”

厉枫殇挑眉,看着霍北说道:“我怎么不知道原来你那么了解暗门的事呢?”

霍北尴尬的笑了笑,说道:“都是道上混的组织,我了解多一点也很正常啊,知已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对吧?”

厉枫殇饶有兴趣的看着霍北,霍北觉得脸上挂不住,连忙说道:“老大,我们还是赶紧回去研究计划吧,这样明天才能更好地营救温晴小姐。”

对于霍北的前言不搭后语,厉枫殇也没再揪着不放,点了点头,朝着木屋的方向走去。

这时,天上的月亮又被乌云挡住,森林上方传来“轰隆隆”的声响,酝酿了许久的大暴雨,在片刻间倾盆而下。

厉枫殇这边的营地因为早早就做了准备,所以在躲雨方面并没有显得多狼狈。

反而是正在森林里奔跑的偷袭者,身上带着伤,一路狂奔,被迎面而来的大雨淋了个彻底。

等他们终于跑回营地的时候,已经到了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地步了。

姜堰一直在营地内很焦急的等待着他们,计划时间比原先设想的整整超过一个小时。

姜堰心里知道,这次的计划肯定是失败了。

等他终于接受了失败的信息后,听到营地里有人传报前去执行计划的人回来了。姜堰顾不得拿把伞,直接冲进外面的人群中。

而迎接他的则是遍体鳞伤的执行任务的负责人。

这个负责人名叫任丘,好不容易摆脱身后人的追踪后,他就听到那边的营地里传来同伴阵阵刺骨地尖叫。

被吓到的他,发了疯似得往回赶,才得以保全性命回到营地。

姜堰派人将任丘带到随队军医那里,而后让人加强对营地的保护,便也一起去到了随队军医的帐篷。

随队军医将任丘身上的弹壳取出,用纱布包扎住伤口。姜堰紧握着拳头在一旁等着,心里对厉枫殇的恨意越来越深。

等到随队军医治疗完毕后,姜堰走到任丘的跟前,问道:“你现在能说话吗?”

任丘回答道:“可以。姜先生你问吧。”

姜堰点点头,说道:“这次派去的人,只有你活着吗?”

任丘强忍着泪水说:“是的。他们的兵力完全超过我们的想象。”

“我想,之前第一小分队的偷袭,并没有完全侦探出他们的实际兵力。包括这次也一样,我们的人大部分阵亡,但很惭愧的是,我们仍然不能明确地得知寒鹰这次的实际兵力。”

姜堰双眉紧皱,说道:“还是不能?怎么可能?”

任丘回答道:“他们的人手实在过于强悍,一个人能对付我们好几个。在我们行动的时候,运输军火的每一辆车旁边都还有至少两个人始终围着车辆,并没有参加战斗。所以我无法准确估算,要是他们所有人都上的话,我们的人到底能不能对付的了。”

姜堰眉头一挑,说道:“你有看到他们的老大吗?”

任丘回答道:“刚开始偷袭的时候有看到,后来局势太混乱,就没有再看到他了。”

姜堰说道:“没有再看到他是什么意思?”

任丘虚弱地说道:“他根本没有参加到这次战斗中,而是进了他后面的那个屋子。我逃出来的时候,他还在屋子里面。不过,我们的人也有一部分按照你的指示,通过暗门进到木屋里面去了。”

姜堰忙问道:“确定是通过木屋后面的暗门吗?”

任丘说道:“能确定,是我亲自掩护他们进去的。”

姜堰了然道:“好,只要他们进了暗门就好,这次的任务就不算失败。”

任丘疑惑道:“属下不明白,为什么进入暗门就那么重要呢?”

姜堰笑道:“因为这个暗门是温晴提醒我的,只要能让厉枫殇更加确定温晴现在站的是我这一边就足够了。有这么好的一个人质在手里,就省事多了。”

任丘还想再问,但是姜堰挥了挥手,说道:“这次你能带回这个消息,是立了大功。等回去的时候,我会告诉上面的人。现在,你就好好养伤。接下来的事情,你就不用参与了。”

姜堰说完,就离开了帐篷,将任丘后面的话抛在了身后。任丘心急,无奈身体实在没有力气,不能赶出去叫住姜堰。

任丘只好继续躺在病*上,安慰着自己,也许路上听到的惨叫不一定是自己的人呢?

就算被抓到的是自己的人,想必应该也不会背叛组织,说出秘密吧。

可要是万一呢?寒鹰组织的人向来残酷啊。

任丘不敢再想下去,只能强迫自己相信不会出什么意外。

姜堰回到困住温晴的帐篷,特别得意地对温晴说道:“你最大的希望已经落空了。厉枫殇想必日后见到你,只会对你斩尽杀绝,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温晴原本在帐篷里面闭着眼睛休息,不想对姜堰再加以过多理会。

只是姜堰一进来就得意洋洋,好像已经看到这次战斗的胜利似的,这样的姿态,让温晴心里十分不爽。

于是,为了给姜堰心里添堵,温晴说道:“是吗?不过他本来也不会对我手下留情的,所以你究竟在高兴些什么?有意思吗?”

姜堰走进温晴,看着温晴一脸倦容的样子,心里更加开心,说道:“我只要一想到最有名的两个佣兵组织暗门跟寒鹰,这次都要在我手上遭殃,你说我能不高兴吗?”

温晴动了下身体,好让自己在躺椅上更舒服,完全不理会姜堰的话。

姜堰也不恼,到温晴躺椅旁边的地上坐下,也不出声。

帐篷里一时间竟然只剩下了呼吸的声音,温晴知道再不回姜堰的话,他估计真的会一整晚在帐篷里面盯着她。

温晴只好睁开眼睛,坐起身来,说道:“那可真是恭喜姜先生,不知道你的这次任务完成的那么成功,上面会怎么赏你呢?”

姜堰轻笑道:“说恭喜到还是有点早,只是啊,我可真想让你提前看到结局,这样的话,我猜你就不能继续保持脸上的镇静了吧。”

温晴故作天真的说道:“镇静?我哪里一直镇静,我可是怕得要死。”

姜堰站起身来,低头对温晴说道:“怕吗?你是应该怕得要死,不然真对不起我死去的那么多部下。”

温晴打了个哈欠,说道:“是你自己要派人去送死的,这还赖在我身上是吗?不过,多去几次偷袭也好,这样的话你也可以见识见识厉枫殇的兵力到底有多雄厚。”

姜堰捕捉到温晴话里的“雄厚”二字,立马反驳道:“再怎么雄厚,我也有办法对付他?”

温晴重新躺会躺椅上,说道:“你以为我这么半天真的只是在你营地里休息吗?”

“我早观察过了,你的兵力充其量只能在偷袭的时候损伤厉枫殇的一丁点人马。而至于他真正的兵力,我估计还不用他出手,你们就已经被解决了。”

姜堰正色道:“你的意思是,寒鹰组织这次是把绝大部分兵力都带出来了吗?”

温晴轻笑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只要那些隐藏着的兵力认为当前的战斗,明面上的兵力可以解决,那么他们是不会出手的。所以谁知道他们这次的实际兵力到底有多少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