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62小黑篇:厉枫殇被伏击

姜堰也走近温晴,说道:“是被我说中了心事吗?所以生气不肯搭理我了吗?温晴小姐?”

温晴停下手里的动作,回头对姜堰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姜先生你似乎已经认定我跟厉枫殇之间有着不寻常的关系。那么不管我怎么说,你都是一副‘我在狡辩’的样子,你说,这样的情况下,我还需要说些其他什么的吗?”

姜堰挑眉,说道:“哦?那你是说你跟厉枫殇之间没有什么*关系吗?”

温晴此时相当的冷静,声音不急不缓的回答道:“当然,你不要忘记我这次的任务也是跟厉枫殇有关的。如果厉枫殇在我心里占有很大的位置,你说,我会接这个任务吗?”

姜堰看起来似乎被温晴的话说服了。他将手里的匕首放回到桌子上,温晴看着姜堰的一连串动作,默不作声。

姜堰盯着温晴的眼睛看,似乎是想从中看出什么破绽来。

忽然,姜堰笑道说:“不愧是娱乐圈里的女明星,我差点就要被你的话给骗了。你以为我会那么容易相信你吗?”

温晴沉着地说道:“既然不相信我,那么姜先生为什么还要留着我呢?”

姜堰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不知所以的自问着。

“是啊,为什么我还要留着你呢?毕竟,从之前到现在我可是有很多机会可以杀了你。”

温晴嗤笑道:“你还真以为你能杀了我吗?就算你这里人多势众,我也那么不幸地死在了这里。你觉得暗门会轻易放过政和党吗?政和党又会轻易放过你吗?到时候,恐怕不只是你,今天所有跟你来的人,都得给我陪葬吧。”

姜堰眉毛一挑,说道:“谁说我要杀了你?我只是说有可能,也没说一定。再说了,像温晴小姐这么漂亮的女人,我想哪个男人都舍不得动你一根寒毛吧?”

温晴轻轻笑道:“所以你在我这里废话了那么久,究竟是想说什么呢?”

姜堰伸手摸了摸温晴的头发:“我只是想跟温晴小姐单独多呆一段时间,毕竟要是放在平时,我可是没有这样的机会靠近你。”

温晴也伸手摸了摸姜堰的脸,说道:“我可以理解为,你现在是在跟我调晴吗?”

姜堰看到温晴想要缩回摸他脸的手,于是趁着温晴动作前,握住温晴的手,把自己的脸靠过去,轻轻蹭着温晴的掌心。

温晴也不做声,看着姜堰自顾自的动作。

姜堰蹭了一会,说道:“这个调晴的机会真的是太难得了。”

温晴冷笑,看着姜堰一脸沉醉的样子,突然收回了手。姜堰感到掌心一空,脸上的热度也随之散去。

温晴不屑地看着姜堰:“不过是敷衍敷衍你罢了,你还当真了吗?你以为在这种情况下,我还会跟一个囚禁我的人,调晴来调晴去吗?”

姜堰听到也不生气,而是摸了摸刚刚被温晴抚摸过的一侧脸颊。

“这种情况?什么情况呢?说实话,只要你配合一点,就什么事情都不会有了。并且,你还可以完成任务,多好的交易啊。你怎么就是不愿意呢?”

温晴看着姜堰摸脸的样子感到可笑,回应道:“我暗门的人向来独来独往,你觉得我会破坏了我们的规则来跟你合作吗?”

姜堰不理会,继续挑衅道:“是真的独来独往,还是想在我下手的时候倒打一耙呢?”

温晴一把推开此刻靠她极近的姜堰,说:“既然姜先生还是这么怀疑我?那何必现在在这里跟我废话那么多呢?”

姜堰笑着说道:“你也觉得是废话,对吗?”

温晴突然醒悟,大怒道:“你是在拖延我!刚刚去拖尸体的人呢?是真的有人入侵,还是在演戏给我看呢?”

姜堰饶有兴趣的看着温晴的表情,说道:“你终于意识到现在营地怎么会那么安静,是不是?因为现在这个营地里,大部分的人早就出去做任务了。可以说,整个营地里面,只有不到十个人。”

温晴顿时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道:“所以你演了那么久的戏,就是为了拖住我,你是以为我会去帮厉枫殇对付你们?”

姜堰打了个响指说道:“你可别告诉我,你不会去帮忙?那可是白白浪费我在这里的时间了。”

温晴心中很担忧厉枫殇的安全,却只能继续跟姜堰周旋。

“那姜先生可真是太看得起我了,先不说单凭我一个人,到底能不能帮到厉枫殇,也不说我这次的任务就是阻拦厉枫殇的这批君火。就光是说厉枫殇那边,姜先生,真的以为自己的那批人能够对付得了厉枫殇吗?”

姜堰难得的眼里闪过一丝犹疑,说道:“你这话的意思是?”

温晴冷静地分析道:“之前你不是已经派出一拨人去探路了吗?怎么,就回来那么几个人,还伤得那么重,你都没有好好想过这意味着什么吗?只是因为看到了我,所以其他事情都没能进到你的眼里吗?”

姜堰心中大惊,说道:“他们不是你跟厉枫殇的人一起杀的吗?”

温晴心想,这次终于轮到我占上风了吧。

于是,温晴莞尔一笑:“如果是我和厉枫殇的人一起杀的,你觉得我还会跟着他们来到你的营地吗?看来,有人是自作聪明要遭殃了啊。”

姜堰看着温晴轻蔑地笑的样子,心里莫名地觉得非常不爽,故意说道。

“就算全都是厉枫殇的人杀的又如何?我这次带出来的人可都是真正上过战场的人,你以为光是厉枫殇那些押货的人就能占我的上风吗?”

温晴嗤笑,说:“我也没这么说,姜先生别随便诬赖我,你可别先气着,万一真的被我说中,你也可千万别怪到我的身上。”

温晴脸上的笑很明显就带着很浓的讥讽意味,“毕竟,我也是算提醒过你的,现在去把你的人叫回来,你的面子还能保住,还不算太难看。”

姜堰确实是存了心思拖住温晴,好让自己手下的人赶紧埋伏好去偷袭厉枫殇的车队。

虽然姜堰的确不能肯定温晴到底是站在哪一边,但是通过这几次的试探来看,好像温晴并没有他意料中的那样完全站在厉枫殇那边。

只是还是不得不防,所以他才设了这个局,只是为了避免温晴要是真的在厉枫殇那边的话,自己可以拖住温晴,减轻部下在进攻途中可能的意外情况。

虽然一个温晴的确不能和一整个装备精良的车队相比,但是这个女人的身手也是不容小觑。万一把温晴逼急了,说不定一整个车队都不一定能拦得住她。

姜堰心里的心思千转百回,还是决定不离开营地,而是牢牢守着温晴。

他倒是也没有去细想,要是真的杀了温晴会不会真的导致暗焰门与政和党之间的纷争。

也可以说,姜堰是故意不往那个方向想,在他的心里,他就从来没有真的想过要杀温晴。

至于理由是什么,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温晴知道现在姜堰默不作声是在想对策,那么看来自己刚刚的话已经被姜堰听到了心里去。

接下来的局势究竟该怎么办,还是要看看姜堰待会的决定。

温晴索性也安安静静地等着,看姜堰究竟会不会召唤回人手。但是很可惜,姜堰沉默许久后,做出的决定并不是温晴希望的那样。

姜堰冷静地说道:“既然我已经派出人去攻击厉枫殇,就不会那么轻易地收回决定。更何况,不试试怎么知道会不会成功呢?就算失败了,那我起码也能摸清厉枫殇的兵力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这样也比只从你嘴里听到的要靠谱的多。”

温晴故意叹气道:“你看,我是有心想跟你合作的,只是你不相信我啊。那你还一直跟我讲那么多东西,何必呢?”

姜堰不吃温晴这套,说道:“你也不用故意给我安什么罪名了。现在我只需要你安安分分地呆在这里,等我的人回来了,我自然就可以知道你的话是不是可信的。”

温晴一脸可惜地说道:“我也是好心,不想这么多人做白白的牺牲。只是啊,当权者不肯让他们活,那么我这个外人也是不方便插手。”

温晴走到一边很自在的坐下,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行吧,等着就等着。我也挺想看看政和党的人吃瘪的样子,会是一个什么样精彩的状况呢?”

姜堰脸色不太好,心里也十分摇摆。但是命令已经下达,不能轻易地做更改,不然会影响他在营地里的威望,也会影响整个团队的士气。

他看向外面,心里也隐隐有些担忧。

森林外面的风丝毫不受帐篷里面剑拔弩张气氛的迎新,仍旧在“呼呼”作响。

风穿过森林的这头,将气味带到森林的这头,空气里隐隐地浮动着硝烟味与血腥味。

厉枫殇在木屋内感到心里有些隐隐不安,于是打开木屋的门,站在门口看向营地。

正在指挥其余人员做好应对风雨天气安排的霍北看到厉枫殇,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也走到木屋门口。

霍北看着厉枫殇面无表情的样子,心里也知道之前的话讲的太过分。

为了缓和气氛,霍北说道:“老大,看今晚风那么大,估计明天会是一场大暴雨。”

厉枫殇看向远方,心里也有些烦躁,说道:“就算是暴雨,明天我们也必须出发,否则一定会出事。”

没有任何理由,只是有一种强烈的感觉。

霍北点头应道:“是。那我现在就去部署,通知各队明天还是原计划不变。”

厉枫殇“嗯”了一声,霍北转身刚打算要走。却突然像是听到了什么声音似的,突然拔出手枪,挡在厉枫殇面前。

同时,原本正在忙着为君火以及各项物资披上雨布的车队人员,也在第一时间拔出了自己身后的枪支,对准森林里的一处。

但是只是一阵风吹过,并没有什么东西从森林里钻出来。

霍北却仍然举着枪,他身后的厉枫殇也慢慢地摸到放着随身手枪的位置。

夜里还是很安静,但是这诡异的安静感却是营地里所有人都全副武装的来源。

这时,天上的乌云终于慢慢挪开,将一直遮挡住的月亮露了出来。

月光露出来的那一刹那,就将地上的情景照的分明。随着一声枪响,营地里的战斗便拉开了帷幕。

霍北就地往前一个打滚,开枪射杀森林里埋伏的人。厉枫殇趁着大部分火力都被霍北吸引走的时候,立刻转身进了木屋。

果不其然,木屋内部已经混进去几个人,但还没等他们抢走桌上面的地图,厉枫殇已经开枪迅速地干掉了他们。

厉枫殇没有心思管这些人的尸体,一个大跨步走到浴室门前,就发现浴室的暗门此刻是开着。

他的心里一阵绞痛,这个隐密的暗门恐怕也是温晴告诉这些杀手的吧。

厉枫殇没来得及沉浸在痛苦之中太久,就听到木屋外传来爆炸的声音。厉枫殇的心一紧,赶紧跑回营地主战场。

刚到门口,就与匆忙赶来的霍北差点相撞。

厉枫殇抓住霍北的胳膊,询问外面的情况:“外面情形如何?刚刚的爆炸是怎么回事?”

霍北喘着气说道:“是他们的人眼见着打不过我们了,所以想要逃跑。我让弟兄们扔了个手榴弹过去,吓吓他们。”

厉枫殇这时才放下心,可是一想到温晴联合姜堰对付他,他的眉头便一直皱得死紧:“兄弟们怎么样?”

霍北一边带着厉枫殇走出木屋,一边说道:“虽然我们的装备比偷袭者要精良很多,但是这次偷袭来得实在太突然,就算战斗中配合默契,我们还是死了五个兄弟。”

厉枫殇的脚步一顿,说道:“五个兄弟?”

霍北低头回答道:“是的。”

厉枫殇握起拳头,往旁边一砸,说道:“温晴,你就那么不在乎以往我们的交情吗?”

霍北看到厉枫殇痛苦的样子,正想说话,却看见李荣押着一个人走了过来。那个人身上的衣服表明他正是今晚偷袭者中的一员。

走到厉枫殇面前的时候,李荣从背后踹了偷袭者的膝盖,偷袭者一下子没有防备,跪在厉枫殇的面前。

“怎么回事?”

李荣说道:“老大,刚刚战斗后,我看到偷袭者们都在逃跑,于是追了上去,捉了个活口回来。看看能不能问出点什么东西来。”

厉枫殇眼神死死地盯着偷袭者,说道:“好,李荣,做得好。我倒是要看看温晴到底打着什么主意!”

李荣疑惑道:“温晴?可是他身上这件衣服明显是W国的军队夜行衣。这个叫温晴的,是W国的人吗?”

霍北听闻不对,忙问道:“这夜行衣是W国的?你怎么看出来的?”

李荣回答道:“我以前不是在W国当过兵吗?后来是被厉先生救回来的。”

“当时我当兵的时候,经常有夜间行动,为了能更好地伪装自己,军队里面都是发了一种特殊材料制作的夜行衣,这样只要夜里的光不明显,埋伏的时候我们是绝对不会被发现的。”

霍北继续追问道:“什么特殊材料?”

李荣指了指偷袭者的衣服,说道:“一般来说,这衣服是看不出什么门道的,但是只要我们穿过的人,一摸就能知道这是W*队特有的成衣材料。”

霍北于是上前摸了下衣服,一脸疑惑道:“有点沙沙的,不像是会拿来做衣服的料子。”

李荣说道:“对!就是这种沙沙的感觉。刚刚抓捕的时候,我一抓到他的衣服,就知道这次偷袭我们的人,肯定是W国的人!就算不是W国君队里面的人,那也肯定是和W国交往密切的团伙。”

厉枫殇的视线死死地盯住偷袭者。

那个偷袭者本身也是经历过战场的人,遇见过许多厉害的角色。但厉枫殇这种只用眼神就能吓到他抬不起头的狠角色,他还是头一个。

他想,看来这次是不能活着回去了。

厉枫殇可没功夫去思考偷袭者的内心活动,现在他最想做的就是好好从这个人嘴里问出温晴的事情。

于是厉枫殇说道:“李荣,把这人带到营地中间的帐篷里去,再派几个人将木屋里和营地里的外来者尸体全部拖到营地前面。让那些敢跟我较量的人,先好好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

李荣听从厉枫殇的吩咐,马上将人带走。

厉枫殇回到木屋收好屋内的地图,正要往营地中间走去的时候,看到霍北还停留在木屋门外。霍北一看到厉枫殇,就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

厉枫殇心里觉得奇怪,但是不动声色地说:“站在那干嘛,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吞吞吐吐一点都不像你?”

霍北也皱着眉,看起来脸色有些凝重:“我觉得今天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傍晚已经来过一波偷袭的,现在都半夜了,又来一波。恐怕这一路上会不安生。”

厉枫殇无所谓道:“不安生就不安生。数量这么庞大的货,有人抢才正常。没什么好担忧的,大不了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霍北清晰地看到厉枫殇在讲这句话的时候,眼睛冒出了浓浓的杀意。

他有些担忧厉枫殇会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到时候杀红了眼,他的身体一定会发生变化。

但是现在也的确不是一个可以提醒他的时机。

霍北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跟在厉枫殇的身后,前往营地中央。

营地中央已经重新燃起篝火,偷袭者被吊在营地中间的一颗大树上。他的伤口已经被人止住了血,只是现在还处于昏迷状态中。

厉枫殇挥挥手示意,手下的人将一盆冷水泼到偷袭者的脸上。偷袭者被冷水惊醒,发现自己的处境非常危险。

厉枫殇将偷袭者脸上惊慌失措的表情看在眼里。他微微一笑,在火光中显得极其残忍。

偷袭者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想他出了那么多次任务,什么风浪没见过,但是只有这次是真的遇见地狱里的阎王了。

厉枫殇将手里的匕首放到篝火中烤了烤,将被烧得通红的匕首扎进偷袭者的伤处。

偷袭者忍不住大声尖叫,还没等偷袭者缓过来,厉枫殇又十分快速地将刀拔了出来。

偷袭者又经历了一次痛苦的洗礼,一张脸惨白却又冒着冷汗。

厉枫殇还是不说话,只是拿起匕首,再次扎了进去,又拔了出来。每当鲜血流出来的时候,他都示意队里的随队医生给偷袭者上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