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61小黑篇:姜堰闯进温晴的帐篷

姜堰难道只是为了让自己进到他的营地里,然后再设计对付她吗?

但是按照刚刚的情况,他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姜堰只要让手下的人开枪,那么她肯定必死无疑。

猜不透,为镇府工作的人果然满脑子算计,温晴决定,猜不透就猜不透吧,先走一步看一步。到底谁利用谁也还不一定呢。

姜堰将温晴请进营地的会议室,会议室的桌子上还摊着地图。

可以看出来,刚刚姜堰其实也在对着地图做接下来的计划,但是温晴现在并不想谈论计划,而是更想探探姜堰的口风。

温晴故作天真的指着桌上的地图问道:“你这里的这片森林地图真是太详细了?连那里有个小片湖泊都可以被标记出来,有了这份地图,突袭行动一定会事半功倍。”

姜堰似乎很享受温晴的称赞,他走到地图前,又将地图摊得更开。

但是摊开的地图却遮住了会议室桌子上的一本笔记,温晴眼尖,看到这个动作,不得不佩服姜堰的心细。

于是温晴继续试探性说道:“你说你,明面上好歹也是Z&A集团的执行董事,钱和权,都已经样样拥有了,现在这样帮政和党做事,每天都要在刀尖上过日子,值得吗?”

姜堰轻轻一笑,对着温晴,饶有兴趣的说道:“你还说我,你不也是一样吗?娱乐圈炙手可热的大明星。”

温晴走到姜堰面前,看着他说:“我可跟你不一样,我是为了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你呢?你为的是什么?”

“为了可以取代谁?又或者,只是喜欢手底下有这么一般人随你呼来喝去的杀人吗?”

姜堰突然低下头,直直看着温晴的眼睛,说道:“我想要什么,其实你根本没兴趣知道吧?你不过是想从我嘴里套点这次任务的机要秘密是吗?”

温晴心里明白,姜堰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但是真的没有料到姜堰的话会那么直接,她忍不住吐槽道。

“你帮W国做事做太久了是吗?讲话怎么一点都没有本国人的含蓄了。那么直接,你的上司会不会经常被你噎得讲不出话来啊?”

姜堰觉得一本正经在吐槽他的温晴特别可爱,忍不住笑道:“我们俩也半斤八两,你不是也什么话都脱口而出,暗门的门主不是很容易被你气死吗?”

温晴心想,你以为我跟谁都那么心直口快吗?还不是为了多争取点时间。

不过也对,面对其他人的时候,自己的性格都是任性妄为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唯独面对厉枫殇,却是心里有很多话说不出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身体上先行动去*他了,也是冤家啊。

姜堰看到温晴突然出神,知道温晴肯定是想到了厉枫殇,他心里莫名其妙地觉得非常不高兴。

“温晴小姐,你可别忘记了我们现在是同一个立场。你刚刚在外面答应我的合作,现在不会是想反悔了吧?”

温晴心里暗道糟糕,一下子得意忘形忘记把控好面部情绪。

她迅速恢复神情,回到刚刚嬉皮笑脸的样子,对着姜堰说道:“瞧你说的,我不就思考了下别的事情,你怎么就那么严肃,做人啊还是开心点比较好。”

姜堰冷笑道:“跟开心比起来,我还是觉得正事最重要。温晴小姐,我们可以开始讨论正事了吧。”

温晴并不接姜堰的话茬,反而说道:“今晚我住哪里啊?你这个营地虽然好是好的,但是也太简陋了吧。我看你们还有伤者,带着伤者上路做事方便吗?”

姜堰知道温晴在故意岔开话题,他也不恼,说道:“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还怕那么一点小伤?”

温晴一边听着姜堰的回答,一边故作参观的围着铺着地图的桌子走。

姜堰看着温晴的小动作,并不出声说话,只是想看看温晴到底打着什么鬼主意。

温晴漫不经心地说道:“我发现啊,你这个地图虽然很细致,但是细致过头了,反而不能更好地纵观全局。”

温晴一边说着,一边试图想要将地图拿起来。

这时,姜堰走过去,替她拿起地图,问道:“哦?那请温晴小姐赐教,我该需要怎么纵观全局呢?”

温晴看到姜堰双手拿起地图,于是将手撑在桌面上,探头去看地图。

“你看我刚刚说的湖泊那里,虽然标出它的位置,在车队行进过程中可以绕开它,但是也由于它的位置标的太过于详细,以至于让人忽略了其实车队完全可以沿着湖边过去,而不需要绕道。”

温晴说着,看到姜堰的神情完全集中在手里的地图上,于是温晴慢慢将手伸向刚刚被地图遮挡住的笔记本。

在她快要碰到笔记本的时候,一只手按住了她。

温晴抬头,看到姜堰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

温晴厚脸皮说道:“你摸我的手干嘛,难不成想趁着现在月黑风高要非礼我吗?”

姜堰眉头一挑,说道:“非礼你?你可是只小野猫,一般人都担心你会抓伤了人,哪里还敢对你动什么心思呢?”

温晴看向姜堰按住她的手,说道:“真的不是非礼我吗?那为什么姜先生还不松开呢?难道不怕我会抓伤了你吗?”

温晴的话音刚落,姜堰就发现自己的脖子上被架上了把刀。

原来温晴的另一只手,在二人交谈的时候摸出了身后的匕首,趁着姜堰专注地对她讲话的瞬间,一个反手,将姜堰困住。

温晴靠近姜堰,说话间的热气喷上姜堰的耳朵。

她轻轻说道:“不知道我这一招,算不算是小野猫在抓伤人呢?”

姜堰的耳朵被热气熏得有些发红,但可惜温晴并没有看见,她现在一心只想着狠狠刺激下姜堰。

但姜堰却并没有像温晴以为的那样紧张,身体变得比之前更加放松。

要是有外人在此刻闯进这间会议室,只要忽略掉温晴手里的匕首,现在的情况看起来反而更像姜堰依偎在温晴的怀里,而温晴在挑逗着姜堰。

温晴丝毫没意识到现在的姿势有多*,而是将匕首更加贴近姜堰的脖子。

声音里含着一丝的笑意,问道:“你刚刚不是还一直很得意吗?现在怎么不说话了?那本笔记里究竟是什么,W国的秘密吗?值得你这么紧张?”

姜堰嗤笑道:“你觉得以我的警惕性,会将秘密摆在你的眼前吗?”

温晴挟持着姜堰走到被他移开的笔记本处,说道:“把笔记本拿起来,翻开。”

姜堰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按照温晴的指示做动作。

笔记本被翻开后,除了第一页写着“森林战略计划”外,里面竟然全部都是空白的。

温晴不信,命令道:“快!你把后面几页也给我翻开,全部给我一页页翻完。”

姜堰此时已经知道温晴有些慌乱了,于是故作悠闲状态的样子慢慢翻过笔记本。

温晴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笔记本上,没有料到架在姜堰脖子上的匕首开始变得离目标有些远了。

如果是平时她不可能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可是……俗话说关心则乱,一碰上厉枫殇的事,她就会不受控制的变得不够理性。

虽然匕首的位置不至于远到姜堰可以逃脱的地步,但是这样的距离足够姜堰动作了。趁着温晴的注意力暂时不在他身上,姜堰瞬间开始动作。

他一只手将温晴握着匕首的手反捏,另一只手则牢牢控制住温晴的另一只手。

姜堰用腿上的膝盖一顶,温晴控制不住重心,被双手反剪式地控制住跪在了地上。

匕首“哐当”一声掉落在地上,这个声音终于引起了会议室外的人的注意。

有人靠近这间会议室,询问道:“姜先生,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需要我们进来吗?”

姜堰声音仍然很平静,高声对外面说道:“没有什么事请,你们继续你们的事情吧,不用来关注我这里。”

门外的人应道,便离开了这里。

温晴此时心中懊恼,恨自己怎么一下子就中了圈套。

要说刚开始谈合作,主动权还在自己这里,毕竟是姜堰在求她。可是现在,为了一个莫须有的作战计划,自己和姜堰的局势一下子颠倒了。

这大概就是姜堰敢那么直接将地图摆在自己面前的原因吧。

温晴恨自己那么轻易入套,却不敢细想,她是为了担忧谁而变得那么想要得知姜堰的作战计划。

可是现在思考再多对策也没有用了,温晴看着掉落在一边的匕首,头一次感受到无能为力。

姜堰此刻饶有兴趣的看着温晴面如土色的表情,明白温晴已经知道他的目的。

于是姜堰松开手,将温晴从地上扶起来,说道:“看来温晴小姐是想明白了啊。那么我们的计划是不是可以开始商量了呢?”

温晴顺着姜堰的力道站了起来,揉了揉自己被折腾痛的胳膊,不太高兴地说道:“姜先生那么聪明至极,还需要我来画蛇添足吗?我看你一个人就可以完成任务何必设下这么一个圈套来侮辱我呢?”

姜堰笑着说道:“侮辱你吗?我怎么敢?”

“你要说这是个局,就算我再怎么解释,你也不会听,所以我也没有必要跟你解释太多了。只不过,我反而可以确定一件事,那就是你其实根本不想阻拦厉枫殇的这批货,是不是?”

温晴像是被踩中痛脚,迅速捡起地上的匕首,将匕首再次靠近姜堰的脖子。

温晴的动作极快,姜堰只来得及向后微微靠在会议室的桌子上,使得匕首只能堪堪停在他的脖子一厘米处。

姜堰感慨道:“暗门的头号杀手,果然武功高强,你的反应速度真是快到让人无法适应啊。”

温晴恶狠狠地说道:“再快不是也还没有杀了你吗?”

姜堰笑米米地说道:“你是故意不杀我的,难道不是吗?而且你也知道,就算你杀了我,你也不可能轻易逃离我们的营地。”

“那倒不如留下来,借着合作的名义来正大光明的探听我们的计划,然后寻找合适的时机去告诉厉枫殇,是吗?”

温晴这次学乖了,不敢再大意,谨慎的说道:“我为什么要告诉厉枫殇,他可是我的任务目标。你别想着用激将法,我是不会再上当的。”

姜堰听后,不仅不紧张,脸上的笑晕反而更开,他甚至主动将脖子靠前,故作*地说道。

“既然厉枫殇在你心里没什么重要的,那么温晴小姐不如跟了我,我们一起对付他,然后各取所需,怎么样?”

温晴明白姜堰在跟她打太极,于是也将脸靠近姜堰,此时二人之间的距离非常近,吐息之间都可以感受到对方的鼻息。

温晴用手轻轻拍了拍姜堰的脸,说道:“我不是已经答应要跟你合作吗?倒是你,还一直怀疑我?不断拿话来试探我,你说我们俩之间,到底是谁不配合合作呢?好好想想,千万可别诬赖我啊。”

姜堰觉得对话进行到这里非常有趣。

明明一直在东扯西扯话题的人是温晴,她却反可以故作天真的埋怨别人,果然女人啊,长着一张漂亮的脸,说什么都会让人觉得她是对的。

姜堰干脆不去戳穿温晴话里的漏洞,只是更加明白温晴不会那么配合这次行动。

于是,他干脆看着温晴的眼睛,说道:“所以温晴小姐的配合,就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拿刀架在别人脖子上谈合作吗?”

温晴不为所动,继续拿着刀架在姜堰脖子上,说道:“这就是我的行事作风,怎么,不喜欢吗?那能怪谁,这可是你要跟我合作的,那就要得习惯我的谈话方式。”

姜堰笑道:“是习惯你的谈话方式,还是习惯你的威胁呢?”

温晴嘴角冷冷一笑,说道:“那就要看你怎么想了。”

姜堰轻轻推开温晴的匕首,站起身来说道:“我想的是,温晴小姐虽然嘴上说着不愿意,但是心里还是想知道合作的计划是吗?”

温晴收起匕首,脸上的表情倒是有那么一点好奇的意味:“我只想知道为什么一定要和我合作?”

姜堰转身,重新将弄乱了的地图平整铺好道:“看来今天是不能谈好行动的计划了。那温晴小姐,可以先在营地里住下,我们明天继续谈。”

温晴看着姜堰的样子是真的要走,连忙说道:“明天再谈?你就不怕明天没有时间谈了吗?”

姜堰转身对着温晴,说道:“可以请温晴小姐完全放心,厉枫殇那帮人,明天是肯定走不了的。”

温晴心里不妙,说道:“为什么?”

姜堰推开会议室的帐篷,指着外面的天空说道:“你看,今天连月亮都没有,恐怕再到晚些时候,这风就会变得更大,明天肯定是个不利于出行的日子。天公不作美,地上又有我们的偷袭。”

姜堰突然走近了些,靠在温晴的耳边轻声道:“你说,厉枫殇会冒这个险吗?”

温晴心中顿时了然,说道:“既然明天天气恶劣,那么岂不是我们也不能行动了?这样看来,也占不到什么便宜啊?”

姜堰放下帐篷,说道:“谁说我们一定要处处占便宜呢?只要他的货一天没有离开这片森林,我们就都有机会。一旦他的货出了森林,我们的机会就会渺茫许多。”

温晴看向姜堰,姜堰似乎是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对温晴说:“我想温晴小姐,从现在开始到明天,还是不要轻易走动了。万一惹出什么误会来,只怕我们的合作,会就此消失。那么,就不要怪我的人对你下手了。”

温晴不屑道:“你以为就凭你这点人,可以困得住我?”

姜堰忽然正色道:“原本是困不住你,毕竟不是谁都能认出你的脸,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刚刚所有人都看到你跟着我进营地,你说你这么个大目标,会有人看不到你的踪迹吗?”

温晴这时才明白为什么那时姜堰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谈合作,原来一早就打着这样的主意。

温晴咬牙暗恨,这是今晚第几次失误,一点也不像是平日里进行任务的她!

姜堰看着温晴的表情,说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只要等过了明天,我们就可以好好讨论接下来的合作。”

温晴心知肚明,姜堰是故意要将她困在这里,看来他是打算利用自己来威胁厉枫殇。

可是,他怎么就一定能确定厉枫殇会为了自己而妥协呢?

毕竟厉枫殇是寒鹰的老大,是不可能为了自己的一己之欲而置组织的生死于不顾的。

但也同样,为了不让自己有可能成为厉枫殇的负担,温晴决定必须要稳住姜堰。

入夜。

果然如姜堰所说的那样,随着夜色越深,森林里的风也越来越大。

风吹过树枝的声音,像极了有冤屈的人在细细不停地哭泣。要是胆小的人此刻在这里,恐怕是会被吓到不敢出门。

但就在这样的夜里,有一个纤细的身影,正悄无声息地潜进营地里最中间的帐篷。

但奇怪的是,帐篷的主人似乎不在里面,黑漆漆地帐篷中间,只看到还露出*铺垫被的军用拆卸*板。

温晴不敢太大意,于是悄悄地靠近帐篷一侧,尽可能不发出声响地迅速靠近帐篷右侧的办事桌。

只是帐篷里太黑,纵使温晴再小心,还是没有注意到脚下一个易拉罐。

她的脚尖不小心踢到了这个易拉罐,易拉罐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虽然声音并没有太大,也只滚了一小会,并且帐篷外的风声反之更响,温晴还是瞬间摆出防御状态。

温晴等了许久,帐篷外还是没有其他什么动静。

于是,她这才略略放下心,继续往办事桌摸黑走去。等温晴终于摸到办事桌的时候,她拿出身上带着的微型手电筒。

借着手电筒的光,温晴迅速翻着桌上的文件。温晴怕逗留太久,于是掰开了微型手电筒的上端,打开盖子后,露出一个小小的摄像头来。

原来这个微型手电筒其实还是一个微型摄影机,温晴将摄像头对准翻出来的文件,一张一张地拍摄下文件。

拍摄完毕后,温晴将文件整理好放回原处,收起微型手电筒,往帐篷外走去,准备离开帐篷。

温晴原先打算偷得计划后,便直接离开姜堰的营地。

毕竟姜堰这里不是一个久留之地。

可当她准备偷跑出去的时候,营地里突然一阵喧哗,很多人都从帐篷里出来,要去看看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温晴觉得现在的处境实在太过不利,盘算了下后,还是决定先回自己的帐篷,将计就计,假装自己也是被外面的声响吸引出来,而后再趁人不备离开营地。

但当温晴悄悄摸回到自己的帐篷,进去后准备收拾东西进行下一步计划的时候,她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帐篷内灯火通明。

温晴身子一僵,转向帐篷内部,只看见姜堰正坐在她帐篷里的凳子上,随手玩着那把今天几次要伤了他的匕首。

此时帐篷外的动静一下子没了,有人在温晴的帐篷外禀报:“姜先生,刚刚闯进营地的人,已经被我们解决了。”

姜堰拿着匕首,仿佛看不见温晴似得,掀开帐篷门处的布,对着门外的人说:“你们处理的很好,记得把尸体搬开,扔远点好让那些野兽有些新的东西可以吃。”

来人应道:“是。”

姜堰处理完事情后,又走回温晴的帐篷内,看着温晴僵直的身体,将手里的匕首举到温晴眼前。

温晴现在虽然身体僵硬,但是除却刚开始那会是真的僵硬外,现在的僵硬完全是装出来的。

她想,就知道今天怎么会那么轻松闯进姜堰的帐篷,原来不派人看守她,就是为了能在手里掌握更多自己的把柄。

那么,何不将计就计,既然姜堰知道自己已经自乱陈脚了,那么索性更加乱给他看。

温晴想,倒是要知道姜堰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姜堰看着温晴的动作,知道温晴这次是真的被他的出其不意给吓到了。

于是,姜堰非常得意,用匕首拍了拍温晴的脸,说道:“你看,我给过你机会的,结果你还是让我失望了。你想偷这些东西给谁呢?厉枫殇吗?他在你心里就那么重要吗?”

温晴撇过头,说道:“我做事向来都是为了我自己,我倒不知道,你怎么总那么喜欢将厉枫殇扯进我做的每一件事情呢?难道,你这次的任务不只是这批君火,而是厉枫殇这个人本身吗?”

姜堰把匕首拿开,看似非常亲热地拉过温晴的手,只可惜还没摸几下,温晴就一把甩开姜堰的手,走向帐篷内部的桌子旁边。

姜堰也不恼怒,玩着手里的匕首,看着温晴的背影,说道:“你就不用继续费尽心思的想要套出我的话,我这次任务的对象到底是谁,对你来说重要吗?哦,不过也是,要是我的对象真的是厉枫殇,那你肯定要心碎了吧。”

温晴不理会姜堰,开始整理起自己被姜堰之前乱翻的背包。

姜堰也走近温晴,说道:“是被我说中了心事吗?所以生气不肯搭理我了吗?温晴小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