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60小黑篇:姜堰做这些都是为了对付她吗?

这个人离人群越来越近,在他终于接近人群的时候,旁边的人群都自动给他让出一条道,温晴这个时候终于看清了他的脸。居然是姜堰!

紧跟在姜堰后面的人此时也冒了出来,是一名穿着君装的战地医生。

战地医生此时正细心地为几名黑衣人包扎伤口。

温晴终于明白,是真的有第三方势力插进这件事情,而不是简单的别的佣兵组织想趁机抢劫什么的。

她的心里一下子感到沉重,姜堰带来的兵力实在可观。

光是一名战地医生,就可以看出他此次的行动完全是来自W国政党人的授意。

跟镇府的君队较量,只有一人的温晴,此刻难得的感到担忧。

看来,厉枫殇的这批货是真的很吸引人,不然即使绕过了W国的海域,他们还是照样摸到了这片森林里来。

那到底该怎么办呢?温晴的脑子开始闪过无数的主意。然而正在思索的温晴却没有注意到她所潜伏着的树枝上,一条毒蛇正在吐着杏子缓缓靠近她。

温晴趴在树枝上隐约觉得后背发凉,小心地回头一看,发现一条毒蛇已经爬上了她的右腿。

毒蛇的眼睛在夜里发着莹莹的绿光,温晴心里暗叹不妙。

她的左手开始缓慢动作,悄悄地摸到腰间的匕首处。

等匕首已经被温晴牢牢握在手里后,她开始缓慢地起身,在尽量不动右腿的情况下,观察毒蛇的动静。

趁着毒蛇抬起头,想要感应下前方的热度时,温晴一下子举起匕首,想要攻击毒蛇的七寸。

这时,森林里突然响起枪声,毒蛇应声倒下。

温晴连忙将匕首换了方向,同时一只手掏出身上的手枪,对着枪声响起的方向。

她看到对面正是带着一脸似笑非笑表情的姜堰。

温晴心中大惊,忙往下看去,营地里早就没有了姜堰的影子。其他人也正拿着枪对着树上的她。

突然陷到这样的困境中,温晴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往常的任务也有遇到麻烦的地方,却没有一个比现在她所身处的情境更让人手足无措。

为了不让姜堰看出她的慌张,温晴赶在姜堰开口前说道:“我是没有想到,原来W国镇党的人,居然也会以多欺少,而且还是对付我这么一个弱女子。”

姜堰完全不被温晴的话刺激到,反而轻轻笑了声,说道:“温晴,你就是太自负了。哪怕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还能那么任性。”

温晴一边观察周围可能有的逃脱机会,一边应付道:“不然呢?你还想着我对你哭天喊地的求饶吗?要是我这样做,你肯定会更看不起我吧。”

姜堰似乎被温晴的话逗笑了,笑声在阴测测的森林里回响。

温晴被他笑得内心发毛,却又不好发脾气让他别笑,一旦那样做,就会让姜堰知道她此刻内心是十分慌乱。

再怎么样,在敌前是不能示弱的。

姜堰似乎笑够了,终于开口说道:“你知道吗?我要是想杀了你,现在可是一个绝妙的机会,而且你也根本逃不了的。”

温晴心想,你要是真想我死,早该动手了,那里还需要帮我打死毒蛇,然后再来这样说。

但是她表面却摆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说道:“你真的要杀了我吗?”

姜堰似乎看透了温晴的内心,嗤笑道:“收起你娱乐圈的那一套吧。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现在是在演吗?的确,我现在是不会杀了你的。而且,我怎么舍得杀你呢?”

温晴不明白姜堰到底心里打着什么主意,决定将计就计,套出姜堰的话来,于是她说道:“既然你不杀我,那我肯定对你来说有着什么价值。说吧,你想让我答应你什么?”

姜堰很吃温晴有话直说的这一套,索性也不打哑谜,说道:“我知道你们暗门这次的任务是阻拦厉枫殇的这批货,但是并没有说一定要带回这批货是吗?”

任务居然会被他知道?温晴心里一阵疑惑,但仍旧不动声色地说道:“是又如何?”

姜堰继续说道:“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吧。你目前的兵力肯定是不够对付寒鹰组织这批车队的,当然我的兵力也差了一点。要是我们合作,你可以完成你的任务,我也可以带回这批货,如何?这可是一个双赢的交易。”

温晴冷冷一笑,说道:“是真的双赢吗?我怎么知道到时候真的劫到这批货,你会不会杀了我呢?毕竟为W国做事的人,一向都是心狠手辣的。”

姜堰明白温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但是他也的确不想温晴死,在他心里,温晴还是很对他的胃口,这样的女人,比起普通女人来,有着更多值得人去深究的地方。

于是他说道:“你现在似乎也别无选择,不过我还是可以以我的人格保证,事成之后绝不会为难你。”

温晴虽然在心里嗤之以鼻,他的人格?姜堰这人还有人格可言吗?不过表面的神情却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说道:“你这是在当真,还是只是为了逗我玩呢?”

姜堰轻笑道:“当然是诚心地想跟你做交易了。我可不敢哄骗暗门的头号女杀手。不然,恐怕连死都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的惨状呢?”

温晴眉毛一挑,脸部的表情瞬间风情万种,姜堰有一瞬间看呆了。

正当他回神的时候,他听到温晴说:“行,我就跟你做这个交易了。那么现在,是不是可以让你的人把枪先收回去呢。”

姜堰听闻,手一挥,底下的人将枪支收回,温晴挑眉示意姜堰,姜堰低头一看,微微一笑,将自己的枪也收了起来,说道:“你都看到我们诚意了,那你自己的枪呢?”

温晴很果断地将自己的枪也重新插回腰间,然后一个翻身,从树上跳了下来,走进营地。在她的身后,姜堰也跳下了树,玩味地看着温晴的背影。

在他们二人的身后,有一个影子正在慢慢远离他们——

厉枫殇正在木屋里看着地图,判断明天的路还可以怎么走,却听到木屋的门被人敲响。他谨慎地收起地图,示意门外的人进来。

门外的正是霍北,在他的旁边,是之前派出去的探子。

厉枫殇明白是探子探到什么情况来汇报,便问道:“是发现那帮人的踪迹了吗?”

霍北将探子引到屋内,关上门说道:“还不只探到那帮人踪迹那么简单,还听到了一些别的情况。”

厉枫殇眉毛一挑,有些感兴趣地问道:“什么情况?”

霍北将探子推到前面,示意探子讲话。

探子整理了下思路,开口说道:“那帮人是W国政和党的人,为首的人叫姜堰。他们的营地就在我们营地的东南方,但隐藏地极其好。我听到他们说要合作,而合作的对象,正是之前打斗的时候站在Jack先生身边的那个女人。”

虽然之前就怀疑过他俩之间有利益关系,可是闻言厉枫殇还是没忍住大怒道:“你说什么?温晴要跟姜堰合作?你看清楚了吗?”

探子看到厉枫殇的反应,稍微有些被吓到,但是还努力将话说完。

“是的,我看得很清楚。当时我去跟踪那几个黑衣人的时候,本来差点跟踪丢的,但就在我紧张的时候,看到那个站在Jack先生身边的女人突然往另一个方向跑去,于是我也跟了过去。”

厉枫殇的神色在听到探子的话的时候,变得越来越高深莫测。

探子咽咽口水,继续说道:“跟上去后,我就发现我跟对了。因为跟了不久,那几个黑衣人又出现在我的面前。”

“当时,这个女人没有跟他们走进营地,而是躲在树上偷看。我也干脆跟在她的身后。然后我就发现一个男人也跳上了树跟这个女人商量合作的事情。”

霍北看着厉枫殇不说话的样子,于是替厉枫殇问道:“他们是想合作什么样的事情?”

探子看了厉枫殇一眼,说道:“他们决定一起袭击我们的车队。那个女人,我听到他们叫她温晴,她说她需要得到姜堰的兵力,而姜堰则可以完全得到我们这批货。”

“具体细节什么的,我没有探听到。他们一起走进营地,我怕被发现,就赶紧回来汇报了。”

厉枫殇仍然没有说话,但是他的气压明显可以感觉到非常低。

于是霍北做主,对探子说道:“行了,你下去吧。好好跟着李荣在外面收拾营地,这件事情,你务必不能再告诉其他人,要是有人问起你去干什么了,你的回答,不需要我教你吧。”

探子低头领命,说道:“是,我明白,请霍先生放心。”

而后,探子离开了木屋。木屋内只剩下了厉枫殇跟霍北两个人。

霍北想着,厉枫殇虽然嘴里口口声声说着跟温晴没有关系,但是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肯定心里早就已经有了温晴的位置。

要是为了个人感情,耽误了这次任务的话,厉枫殇日后肯定会非常责怪他自己。

那到底该怎么样才可以使厉枫殇忘掉温晴,而一心准备对付他们呢?霍北眼珠子转了转,一计涌上心头。

在霍北绞尽脑汁思考对策的时候,厉枫殇虽然外表看着没什么反应,但是内心早已掀起惊涛骇浪。

温晴跟姜堰,居然真的要联手对付他吗?在温晴的心里,自己究竟是一个什么样地位,是怎么被她所看待的呢?

但是这些应该已经不重要了,温晴选择姜堰,可能只是为了更好地完成任务。

不对,应该是为了更好地完成任务。

厉枫殇极力克制住自己心里的愤怒,告诉自己,生气只是因为居然有人敢打他的货的主意。

反正,起码能确定一点,就是之前的黑衣人不是温晴派来的,在浴室的一切,也不是温晴故意*他的。

在厉枫殇好不容易克制住心里的波浪的时候,他听到一旁的霍北开了口。

霍北为了刺激厉枫殇,说道:“老大,这个温晴真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我看啊,她跟姜堰都是一样的货色。”

“一个靠着与你的绯闻上位,一个是你公司的得力手下,如果现在居然一起合作起来对付你。不仅同样的恩将仇报,老大你说,他们之间会不会是夫唱妇随啊?”

厉枫殇太阳穴处一跳,脸色不虞地对霍北说道:“你说什么?”

看到厉枫殇几乎算得上扭曲的面孔,霍北强忍住心里的害怕。

说道:“我说他们两个会不会早就有一腿,所以才在这个时候那么默契。你刚刚也说了,温晴在木屋里面拖住你,姜堰呢,则在外面部署好一切,趁你分身无力的时候,对我们的营地进攻。要说这只是巧合,老大你会信吗?”

霍北的话音刚落,厉枫殇已经一拳头砸向木屋的墙壁上。霍北被厉枫殇的反应吓到,怔怔地看着他。

厉枫殇明白此刻他最重要地是控制好情绪,但是霍北的话却像是撕开了他安慰自己的最后一层遮羞布。

刚刚还在安慰自己,温晴不是故意幼惑自己,厉枫殇心里笑了笑,难道还以为这个女人是真的对自己有情义吗?

所以人家才说,表子无情,戏子无义啊。

那么,温晴,你是属于哪个呢?厉枫殇的双眼开始变得通红,拳头越握越紧。

霍北知道自己的话起了效果,想必在面对面对战的时候,老大不会再对温晴心软了。

但是这样做,真的好吗?霍北告诉自己,这都是为了老大好,如果老大不忘记温晴,或者说不把她真的当敌人看的话,到时候受伤的一定就会是老大。

木屋在经历刚才的冲击后,变得哑然无声。

从霍北的角度看去,厉枫殇的身影许久不曾动过。他将自己的头埋入木屋的墙壁上,刚刚砸向木屋的拳头恰好遮住了霍北的视线。

霍北心里突然有一个想法,老大该不会是在哭吧?

想法刚一冒出来,霍北就对自己嗤之以鼻,厉枫殇是谁,可是他们寒鹰组织的老大,一向都是流血不流泪的,怎么会因为自己的话而刺激到流眼泪呢。

只不过,厉枫殇这姿势也保持的太久了吧。

霍北正想说点什么,来打破木屋内尴尬的气氛。厉枫殇的身影却开始动了。

厉枫殇靠着墙壁的那几分钟里,想了很多事情。

他的脑海里总是隐隐浮现一些看不清楚的画面,似乎是温晴的幼年时期的样子,但是他很快摇了摇头。

就算他俩的第一次见面不是在他上任的酒会,也最多早一两年前,在暗城见过一面,那时候温晴也早就不是幼年了,他怎么可能知道温晴以前的样子呢?

厉枫殇知道霍北正在等他的指令,于是将心里的一干情绪统统不予理会。

他抬起头,转身面对霍北,说道:“我们还是按原计划。不管他们来的是一批人,还是两批人合作,我们寒鹰的人怕过谁?你吩咐下去,明天各队都带好枪支,遇神杀神,遇鬼杀鬼!”

霍北领命,离开了木屋。

在另一边的营地里面,温晴虽然答应了和姜堰的合作,但心里仍然十分警惕。

她明白,姜堰的举动绝不是突如其来的,背后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温晴忍不住猜测,难道姜堰知道她今晚会去袭击厉枫殇,所以故意设下这么一个局来套自己吗?为了让自己去帮他?

可是温晴明白,虽然她有着暗门头号杀手的名称,但与姜堰的车队相比,她并不一定能比姜堰的实力高多少,甚至可以说是低于他。

所以姜堰难道只是为了让自己进到他的营地里,然后再设计对付她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