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59小黑篇:温晴与厉枫殇正面交锋

厉枫殇觉得但凡温晴碰到的地方,都开始有一种炙热感,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他体内燃烧。他压抑着自己说:“温晴,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温晴装作无辜的样子说:“我当然知道啊,你是我的金主,你说我在做什么呢?”

厉枫殇听到“金主”二字,身上一冷,说道:“你都是这么服侍你的金主吗?我可跟你那些金主不一样。”

话音刚落,厉枫殇一个翻身,将温晴覆盖到身下。

温晴轻笑道:“看来我们厉总裁,并没有外面新闻上说的那么禁欲嘛。也是,男人嘛,都需要女人的。”

厉枫殇伸手抚摸着温晴的脸颊说道:“你别用这些话来刺激我,说吧,你来这里是要做什么?”

温晴心想,自己这样的美色在前,这个厉枫殇居然还想着那批君火,看来还是刺激不够。

她也不回答,干脆直接上手,开始由上到下的抚摸厉枫殇的每寸肌肉。

厉枫殇没有料到温晴这么直接,温晴的手在他身上不停地作怪,厉枫殇咬紧牙齿,抓住温晴的双手,将她的手桎梏到头顶。

温晴看向厉枫殇,她发现厉枫殇的双眼已经非常红,脸上的肌肉也异常紧绷,有汗水在他的额头上慢慢生成。

温晴抬起头靠近厉枫殇的脸,故意往他的脸上吹气,说道:“厉总裁何必忍得那么辛苦,反正这间浴室,暂时都不会有人来的,你想做什么都不会有人阻止你。更何况,我也非常乐意配合呢。”

厉枫殇头脑一热,心里恨不得把温晴正在讲话的红嫩的嘴给堵住,可是他的手一边要阻止温晴乱摸,一边还要提防温晴的腿在他身上乱蹭。

一时间,竟找不到其他方法来阻止温晴讲话。

温晴看到厉枫殇脸上神色变得更加凝重,心里尤为得意,更是肆无忌惮的说道。

“厉总裁迟迟不动手,怎么,是你有什么隐患吗?毕竟像我这样的美女,还没有哪个男人会不为所动。”

厉枫殇现在脑子里一片混沌,浴室里的气温越来越高,温晴的脸也开始渐渐染上红晕,她的嘴一张一合的,煞是诱人。

他发现,自己身上的血液变得异常滚烫,像是要冲破血管,甚至自燃起来。

温晴还在说话:“要是厉总裁实在不行的话,那就请放开我,不然我们这个姿势也太让人浮想联翩了吧。”

“要是厉总裁舍不得我这个温香软玉,也可以好好享用我。不过,我看可能真的是厉总裁不行吧,所以才会每次都只能看着,不敢对我动手?那这样可真是,哎……”

温晴一开始挑豆厉枫殇,是在气厉枫殇居然可以在这样的情境下,还只记得他的君火。

所以她不管不顾的挑逗厉枫殇,原以为厉枫殇还是一样会记挂着外面的君火,而忍住她的挑逗,但是万万没想到,厉枫殇这次却不管不顾地俯下身来,狠狠地吻住了温晴。

温晴只觉得身上的人太烫了,像是要跟她同归于尽一样。

厉枫殇浑身的血液燃烧着,想是要把她一起投入这滚烫的火中,让她也体会下浴火燃烧却不能纾解的炽热。

温晴的大脑开始慢慢模糊,她只看到的到浴室上方的小灯,散发着明黄色的光,在热水的雾气中,变得柔和又诱人。

厉枫殇此刻已经控制不了自己,在离开温晴娇嫩的双唇后,他身上的火没有被熄灭,反而燃烧的更旺盛。

他将温晴紧紧抱在怀里,埋头在温晴脸上,耳朵上,不停舔舐。他的手则解除了对温晴双手的桎梏,开始顺着女人柔软的腰身逐渐向下摸去。

温晴的大脑此刻也是糊涂的。她喜欢厉枫殇很久了,虽然每次都是有目的的挑逗厉枫殇,但是心里其实也抱着想和厉枫殇亲近的念头。

在她心里,厉枫殇本来就是她的人,所以对着厉枫殇,温晴觉得怎么挑逗都不够,但她从来没想到厉枫殇要是真的要了她,他们以后的路,到底会是顺畅还是更加困难重重呢?

厉枫殇埋头在温晴锁骨上又吻又咬,他觉得温晴的身上冰冰凉凉的,刚好可以缓解他身上莫名涌起的火气。

正当他打算褪去温晴的衣服的时候,木屋外突然传来枪声,并伴随着打斗的声音。

这声音一下子让两个人都惊醒了。厉枫殇连忙松开温晴,随手拿起浴室里的衣服穿上,准备前去木屋外查看情况。

温晴也匆忙整理身上的衣服,将在过程中掉落的枪支捡好。虽然动作匆忙,但二人却是同一时刻整理完毕,浴室里*的气氛消失的无影无踪,气氛变得尴尬起来。

厉枫殇咳嗽一声,说道:“我去外面看看情况。”

温晴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也去。”

等二人走到木屋外的时候,李荣发现了厉枫殇,连忙赶来汇报情况,说道:“老大,这批黑衣人打算截货,看起来埋伏了许久,我们的人刚开始有些措手不及,现在已经占上风了。”

李荣话音刚落,发现有一个黑衣人正鬼鬼祟祟地想上其中一辆装有君火的车,来不及多做解释,李荣便一枪打过去,与黑衣人纠缠在一起。

厉枫殇在听到“埋伏许久”的时候神色一冷,转身对温晴说道:“难怪温小姐在里面故意幼惑我,原来是有原因的。”

他为什么对温晴还不死心呢,以前哪一次的引诱没有理由,这次居然又再次差点被她迷惑住。

温晴心中也疑惑这批人的到来,她正想向厉枫殇解释,但厉枫殇却迎面劈来一掌。

温晴慌忙躲开这一掌,想要掏出枪支的动作,被厉枫殇发现。

厉枫殇右手一抓,抓住温晴想要拿枪的手。温晴想躲开,干脆蹲下身来专攻厉枫殇的下三路。

厉枫殇没有料到,躲开的时候让温晴逃离他的桎梏。

厉枫殇看到温晴刚刚下手的狠劲,忍不住说:“好歹我们刚刚在里面还那么亲热,你这就打算废了我吗?”

温晴心里其实也不愿伤害厉枫殇,但当时的情况下实在没有办法,此刻听到厉枫殇的话,忍不住嘴硬道。

“反正你厉总裁不是也不喜欢和女人卿卿我我,就算被我打坏了,有什么区别吗?”

厉枫殇说道:“温晴,我可以忍你这次,但是下一次,讲话还是不要那么随便的好。”

温晴正想还嘴,厉枫殇的下一招就又来了。

温晴虽然答应了墨澄要与厉枫殇为敌,但是下手却不如刚刚那般狠,很快她就接不住厉枫殇的招式。

此时,车队的人虽然一开始在对抗黑衣人中处于劣势,但由于寒鹰组织的人员精良,装备精良,即使这群黑衣人训练有素,也一下子难以与寒鹰*出来的杀手对抗。

局面很快变成车队的人在碾压黑衣人。

在车队杀尽最后一个黑衣人之前,温晴突然发现厉枫殇的招式中有一个破绽,便趁着厉枫殇分神关注外面的斗争时,一掌劈向他,厉枫殇迅速躲开。

厉枫殇躲开的瞬间,恰好留出足够的空间让温晴能从木屋逃脱。

温晴抓紧机会,闪身离开木屋。李荣看到温晴逃脱的身影,正想去追,厉枫殇却阻止了他。

李荣因为长年扎根于总部,平时对娱乐圈和八卦也不怎么关注,所以并不知道厉枫殇跟温晴的事情。

此次,他看到厉枫殇的动作,心里顿时有了疑惑。

李荣忍不住对厉枫殇说道:“老大,黑衣人已经被剿灭了,只要抓住这个黑衣人的头头,我们就能知道是谁派他们来的了。这是个大好的机会啊!”

厉枫殇制止了李荣接下来的询问,只说道:“你也不知道她此次逃脱,到底是故意的还是为了其他什么?万一我们追上去,前方有更大的埋伏,该怎么办?我们毕竟还带着货,能不战就不战。”

李荣还想说什么,厉枫殇已经不再听他的话,直接转身进了木屋里面。

李荣只好放弃,转身收拾战斗后的营地。

厉枫殇回到木屋后,却没有在外面表现的那么冷静。他沉默地站在木屋中间一会儿后,突然,将桌子上的东西一把推到地上。

厉枫殇的双手紧握,一把捶在桌子上,硬生生地将桌子震裂,碎木块散落一地。

但他的双手仍在发抖,似乎还想在砸些什么东西似的。

厉枫殇慢慢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要外露出来,但他的内心却开始慢慢泛起酸意,厉枫殇实在想不通,温晴为什么要带着这么一拨人来偷袭自己。

按理说,暗门的杀手都擅长于单打独斗。

可是那些黑衣人的身手一看就是经过严格训练的,甚至这场斗争中,他们的分工极其明确,什么人去攻击守车的护卫,什么人趁乱去夺那批货,都安排的天衣无缝。

如果不是自己之前早早安排好一切事情,不断提醒车队成员要时刻保持警惕,以及优良的装备的话,这次恐怕就会被黑衣人得逞。

毕竟,偷袭做到这份上,除了暗门,他实在想不出还有哪个组织有这样的能力。

当然镇府部门除外。

镇府的人哪里会有心情管他寒鹰的生意呢?君归君,盗归盗,这是一向不用明说的规定。

那么,难道真的是温晴自己带出来的队伍?所以,果然还是她吗?

厉枫殇心里的愤怒感越来越少,反之取代的是难以言喻的心痛感。

有一种名为“背叛”的感觉在心底发酵,让他疑惑为什么会觉得温晴跟他站在不同立场就会难受到这个地步呢?

但是厉枫殇来不及细想,他要面对更严峻的情况。

黑衣人来过第一次,哪怕他们受伤惨重,但是没有完成任务,想必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厉枫殇将掉落在地上的森林详细地图捡起来,故意忽视心里的心痛感,决定重新制定接下来的路线。

这时,木屋的门被人敲响,厉枫殇示意门外的人进来。他以为是李荣来告知这次战斗的伤亡情况,但是进门的却是他意料之外的霍北!

霍北看到厉枫殇惊讶的表情,立马解释说道:“老大,你们带着车队离开后,我回到总部的情报处,将卫星的覆盖面定位到森林里。”

霍北小心翼翼的看了厉枫殇一眼,然后继续解释:“我知道这样做是僭越了,但是我的心里一直隐隐不安,所以想着看看你们的情况就作罢。”

“但我却意外发现有另一批武装精良的车队在森林的另一入口行进,朝着的方向,正是与你们相撞的交叉路口。我总觉得没有那么巧合,但是联络电话一直打不通,所以擅自做主赶了过来。”

厉枫殇听后,点点头,说道:“你的预感是对的,刚刚的确有一批队伍来偷袭我们的营地。”

霍北忙担忧地说:“我刚刚进来的时候看到了,没想到我还是来晚了。老大,你有受伤吗?外面的伤亡情况怎么样?我们的货没有被劫走吧?”

厉枫殇示意霍北走到地图前,说道:“伤亡情况,李荣还在外面统计。货并没有被劫走,还好大家的警惕心都很高。你来的也正好,跟我一起看看接下来的路线该怎么走。他们既然已经发现我们在森林里了,为了安全,我们只能换另一条路了。”

霍北跟着厉枫殇的目光看向地图,大脑里飞快地计算着哪几条路线遭到的伏击会比较少。

一边拿起笔将有可能走通的路线在地图上划出来,一边说道:“恐怕我们还是得在森林里,要是再出森林找别的路线,就怕又会出什么其他的差错。”

厉枫殇思考了下,觉得霍北说的对,于是问道:“那你说,这几条路线,哪一条比较稳妥?”

霍北看向地图,笔尖轻轻划过地图,在悬崖处停顿了下,又向前划去。

厉枫殇看到霍北眼里的犹豫,心里一动,试探道:“我们目前还不知道对方实力如何,只能冒险一次,让对方不敢轻易出手。”

厉枫殇的话音刚落,霍北的笔突然掉了下来,木屋内弥漫着一股难言的紧张气氛。

良久,厉枫殇叹气道:“我知道你不想我去冒这个险,但是据目前看来,只有这么一条路是最有可能摆脱追踪者的。”

霍北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无奈地说道:“当初选森林这条路运输君火,我以为可以万事无忧,但是没想到这些追踪者居然可以判断出我们的路线。”

厉枫殇拍了拍霍北的肩说道:“我们是聪明人,人家暗门也自然也有聪明人,你当墨是吃素的吗。”

听到厉枫殇提起墨澄,霍北愣了一下,随即疑惑地问道:“暗门?你已经知道追踪者的信息了吗?”

厉枫殇眼神一暗,心情稍显低落地说道:“恩,是温晴。”

霍北点头说道:“她?怎么可能,她不是女明星吗?”

霍北知道温晴当年与厉枫殇的事,可却不知道温晴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厉枫殇想到温晴就觉得心里一阵抽痛,说道:“她是暗门的人。在黑衣人偷袭前,她潜到这间木屋里拖住我。要不是被温晴拖住了手脚,我也不会那么迟才发现外面有人偷袭。”

霍北大惊,不可置信地说道:“她是暗门的人?不是吧,我还以为她是你的……”

厉枫殇转头严厉地看了霍北一眼,霍北连忙噤声。

其实霍北刚刚差点就说露了嘴,他指温晴是厉枫殇的人,并不是说的现在。霍北吁了一口气,还好没有被发现。

厉枫殇说道:“温晴从来不是我的什么人。这次她带着队伍来偷袭我,就说明她的心里是想置我于死地。这样毒蝎般的女人,我哪敢要。”

霍北觉得自己的感官肯定出了问题。

要不然,明明厉枫殇讲的话是那么的恨温晴,但是表情和眼神就透露出伤心和被背叛的痛苦感。

如果温晴真不是厉枫殇的什么人,为什么他又会觉得温晴背叛了他呢?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是霍北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讲出来。

于是,只好默默地扯开话题,指着刚刚说的那边有悬崖的路线说道:“老大,我仔细观察过了,这条路线虽然刚开始我很担忧这片悬崖的存在,但是经过你那么一说,似乎也不失为一条好路线。我觉得还是挺有把握的。”

厉枫殇冷静地回应道:“这片悬崖乍一看是很危险,但是往悬崖这方向走,地势开阔,他们的人是不能借着森林里的树木做遮掩对我们进行偷袭的。”

霍北点头道:“的确。而且这片悬崖离我们所在的木屋距离也不远,等夜里休整完毕后,明天早上早点出发,那帮人,我猜,他们短时间内是无法在这么一小段森林里对我们设下埋伏。”

“不过,就怕他们真的不要命在悬崖那里对我们动手。”

厉枫殇思索了一会,说道:“待会你派人去沿着那帮人逃跑的方向追去瞧瞧,既然他们可以借着这片森林对我们进行偷袭埋伏。那我们的人也完全可以去窃听他们的计划。”

霍北立刻回道:“是,老大,那我这就去安排人。”

厉枫殇点头,说道:“快去快回。注意让去的人主要窃听为主,不要轻易动手。”

霍北领命,匆匆离开木屋去做下一步部署。

木屋内又只剩下厉枫殇一个人。他回头看看被自己弄得一片狼藉的木屋,又看向还冒着热气的浴室,心里顿时五味杂陈。

另一边,温晴知道厉枫殇刚刚是故意放掉她,心里顿时觉得暖暖的,这说明至少厉枫殇对她也不是完全没心。

于是,温晴一边假意逃命,一边跟踪着同样也是逃脱出来的黑衣人。

原来,这批黑衣人并不是温晴的手下。

暗门一向以单打独斗为主,就算每个杀手实力不一样,每次的任务也还是以一人为主,像温晴和初一之前的搭档形式出现的都很少,更何况还是这样一队人出现,就更不可能了。

这批黑衣人不是暗门的,也绝对不可能是寒鹰组织内部的。那么会是谁还盯着厉枫殇的这批货呢?

温晴思索着,动作越发小心地跟着黑衣人。黑衣人似乎身上的伤也很重,一路只顾捂着伤口逃命,并没有发现温晴的跟踪。

几人跑了一段时间后,温晴发现前方树林密集处突然变得十分开阔,在那片空地上,停了一排的君用车辆。

这些车辆借着月色,默默地隐藏于深夜之中。

在车辆附近也同样有一个新搭出来的营地。营地里灯火都是异常的暗,像是不敢打破这片黑夜的宁静。

几人在温晴观察的时候,已经跌跌撞撞地跑进营地。营地里的人听到声响立马跑了出来,看到受伤的黑衣人,立马将他们扶到灯火最亮的地方。同时有人重新跑进营地里。

温晴正准备悄悄下去探明他们的身份,却发现从营地最里面走出一个人来。她只好暂时按兵不动,仔细观察下面的情况。

这个人离人群越来越近,在他终于接近人群的时候,旁边的人群都自动给他让出一条道,温晴这个时候终于看清了他的脸。居然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