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58小黑篇:温晴的身份被识破

温晴十分搞不明白墨澄下的这个任务究竟是为了什么样的目的,但是身为杀手的直觉告诉她,背后一定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毕竟这个任务其实并不是非她不可。

温晴一路想着,也一路到达了森林。

虽然厉枫殇那边提前做好线路规划,并派人在海域处提前准备好船只,但是由于杰森方面的交货遇到了一定的困难,真正出发的日子还是比原先预定的时间晚了一天。

厉枫殇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可是从语气中还是能听出微微的怒气:“居然这么不信任,当初就不该找来。”

霍北的情绪也不太好,但还是尽量收起自己的脾气道:“大概还是为了那百分之五的利润不满,故意刁难。杰森这个人没有传闻中的聪明,误了出发的时间,耽误的可是他们的生意。”

厉枫殇说道:“杰森能从一个底层人物走到今天这一步绝对不会是一个简单的人,这事应该是他手下干的,有这样的下属,还能指望还能继续往下走下去?”

霍北看着厉枫殇的神色,说道:“那今天这趟生意到底该怎么办?”

厉枫殇嗤笑道:“既然他的手下这么不着急,那我们就好好再休息一天,也不用那么着急。反正最后到我们手里的钱,绝不会少一分一毫。”

霍北听命,正要下去的时候,厉枫殇突然又开口说道:“记得看好他的人,千万别让他们浑水摸鱼地带走什么人。那可是我们的筹码。”

“是。”霍北听命退下。

厉枫殇看着霍北听他的吩咐走了出去,随即转身面对会议室的落地窗,眼神盯着楼下杰森的车队。

他们正毫无知觉地将车队开进寒鹰总部的大院里,为首的那人拿着枪赶走要卸货的寒鹰组织成员。

厉枫殇右手不自觉握起拳头,心想等这趟生意结束,某些人也该教训一下了。

打定主意后,厉枫殇的嘴边扬起轻微的弧度。

另一边,温晴勘察完森林这条大道的地形后,决定放弃之前制定的火攻计划。

毕竟厉枫殇等人运送的是一大批的君火,一旦真正交起手来,一个不小心火星蹭到君火上,那不止寒鹰组织的人会命丧黄泉,她自己恐怕也脱不了身。

温晴告诉自己,她换一种进攻方式的原因只是为了更好完成任务,而不是因为担心厉枫殇的安危。

那不采取火攻,该换什么进攻方式才可以阻拦这批货呢?温晴继续往森林里勘测地形。

在森林大道的不远处,温晴发现这里有一间小木屋。

温晴俯下身子,右手摸到衣服里的手枪上,慢慢地靠近木屋。

木屋的外观看起来略微有些破旧,但门锁却上了锁。

温晴待确认木屋里并无他人,仍旧不敢放松警惕,小心翼翼地走进木屋。木屋里面虽然不大却什么都有,看起来应该有人在这里偶尔居住。

小木屋只有一扇贴了反光膜的窗户,如果在里面动手,只要不发出太大声音,外面是不会有所察觉的。

温晴发现木屋里还摆放着一双雨鞋,一件蓑衣。屋内的*上并没有被褥,再往屋内走去,温晴看到木屋浴室里有一道暗门。

她小心地将门推开,发现门外是木屋的背面,要是从这里进来木屋,既可以利用木屋自身的面积来挡住木屋正面外其他人的视线,又可以悄无声息地进到木屋来偷袭。

温晴眼睛转了转,转身将暗门好好掩盖住后,她才重新回到森林的主干道上。

在主干道上,她看到路面因为前些日子的雨水而有了多处的小水坑,她一时间计上心头。

在温晴这边忙于计划的时候,厉枫殇这边的队伍终于开始向森林出发。

将所有货物装车完毕后,寒鹰组织的人迅速将杰森车队的人赶走。

杰森车队的负责人不满道:“我们这批货物极其重要,难道跟你们同一段路再撤离有什么不对吗?”

霍北冷笑道:“是跟我们同一段路运输,还是想趁机搞出什么事情?”

那男人有些恼羞成怒,拔出抢:“这就是你们对待雇主的态度吗?”

霍北挥挥手,示意寒鹰组织的人不要轻易被惹恼,继续对付道:“我看你是不知道我们这行的规矩。君火运输的路线,是万万不能被其他人得知的,哪怕是雇主的人。万一路线被泄露出去,责任该归谁呢?”

男人收回抢,嗤笑道:“我们堂堂皇室的人,嘴巴会比你们还不严吗?”

霍北正色道:“如果你这么不信任我们,觉得你们更厉害,那还找我们做什么,直接把这批货运走,我们也不稀罕。如果这货还是要我们运送的话,就少在这里指手划脚吱吱歪歪。”

杰森那边的负责人心思一转,道:“不让我们跟去也可以,听说你们囚禁了我们一个人,你把她放出来,我们的人就自然撤了。”

霍北说道:“寒鹰一向讲究道义,怎么会随便囚禁人?更何况是雇主的人。想必是你听错了消息吧。”

男人举着枪走上前,绕着霍北边走边说道:“我们的消息怎么可能会有假?你叫霍北是吧,不要在我面前太嚣张。”

霍北正要回话,厉枫殇突然从车里下来,走到那男人的面前说:“还走不走?”

男人一愣,说道:“走?走什么走?”

厉枫殇转身对霍北说道:“你这趟就不要跟我一起去。好好留在总部,我想卢埃林伯爵过几天应该会有笔生意来找我们。”

那男人一听到“卢埃林”三个字,连忙问道:“你们知道卢埃林伯爵的动态?”

厉枫殇嗤笑道:“杰森侯爵不是镇府的人吗?怎么,你们连自己竞争对手的情况都不了解?居然还有时间跟我们一个小小的组织争论?”

男人脸色一变,迅速回到车上,连忙示意其余人等赶紧回去向杰森侯爵汇报。

霍北看着远去的车辆,对厉枫殇说:“还是你有办法,这些人跟苍蝇似的,怎么也赶不跑,现在终于清静了。那我们也出发吧。”

厉枫殇挥挥手,说道:“你不用跟我去,还是留着总部主持大局吧。这趟,我一个人去足够了。”

霍北说道:“是,老大你凡事要小心,最近这段时间哪条路线都不是十分太平。”

厉枫殇点头,表示自己知道。而后,他重新坐回车上,示意车辆可以出发了。

霍北看着车辆开出总部,心里总有点隐隐地不安。但他还是忍住了担忧的心情,回到屋内继续做事,他应该相信老大的能力,有他在不会有事。

厉枫殇的车队一路上非常小心,用一大片绿色的油布遮住车顶,使得车辆在森林多了些伪装。

几辆车跟的都非常近,军绿色的皮卡加上遮盖物,就算直升飞机经过这片森林,也是难以发现这里正行进着车队。

厉枫殇坐在其中一辆车的副驾驶室上,手里拿着地图,正在根据森林实际情况修改下面的路线。

当他专心致志的研究路线的时候,忽然车身一抖,厉枫殇发现不对劲,正要让后面的车辆停止行进的时候,就听到一阵阵玻璃碎裂的声音。

厉枫殇让旁边的驾驶员立刻停车,他从车上迅速翻身下来,脚踩在地上感到有些咯脚,他低头查看,发现地上多了些碎玻璃渣。

这时,另几辆车的总负责人李荣赶到厉枫殇身边汇报情况:“老大,这条路上全部是碎玻璃渣,我们这几辆车的后胎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坏情况,换胎需要一定的时间,今天怕是不能再继续走下去了。”

厉枫殇听到后,蹲下身来,捡起地上的一块碎玻璃渣,放到眼前仔细观察,说道:“就算前几天都是大风大雨,但这里是森林,怎么会出现这么大面积的碎玻璃渣群?”

李荣听到后,回答:“没准是前几天有其他送货的人经过,车上装的正好是玻璃呢?毕竟,最近这段时间要想往外面运输些什么,总有人会想到从森林里走的。”

厉枫殇放下玻璃,站起身说道:“这样的情况总是太过巧合。让底下的人都打起十二分精神,小心一点,可能是有人故意来捣乱。”

李荣说道:“是,老大。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厉枫殇看向森林附近,说道:“出发前被杰森的人耽误了那么久,原本还以为今天可以按照计划顺利通过森林,又出了这样的事情。”

李荣惊恐跪下,说道:“是我办事不力,没能早先发现路上的碎玻璃渣。请老大责罚。”

厉枫殇摆摆手,说道:“现在也不是责怪谁的时候,天都要黑了。你派人去前面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休息点,让车队暂时偏离下道路,在路边遮掩下,今天就走到这里。”

李荣立马应道:“是,老大。我之前已经安排人去前面勘察情况了。在不远处有一个守林人的木屋,前段时间大雨,守林人估计这几天都不会来森林。木屋附近视野开阔,易守难攻,我们可以将营地扎在木屋附近。”

厉枫殇看了李荣一眼,说道:“你倒是动作快。命令下去,全队往木屋附近迁移。”

李荣说道:“是。”他便匆匆下去安排。

厉枫殇也重新上了车,幸好他们的车轮是经过改装的,所以在碎玻璃渣群里并没有受到太大伤害,还可以勉强将车开到木屋附近。

而其他车就没用那么幸运,车上的其他成员正在努力地将车推到木屋附近,以求尽快离开碎玻璃渣群。

在这边所有人都在热火朝天的推车时,温晴潜伏在一旁的树上,身上的伪装使得她可以靠近车队估算寒鹰组织此次的人员实力,而不易被人发现。

她拿着望远镜,仔细观察车队的人员数量,在镜头中却看到了厉枫殇。

厉枫殇还是跟之前和她吵架的时候没有多少变化,只是眉头紧皱,估计已经猜到这次事故不是意外,而是人为。

温晴心想,厉枫殇不愧是寒鹰组织的一把手,敏锐度不是一般人能够与之相比的。

她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不知道想些有的没得,可是在想到自己爱上的男人如此的优秀,又忍不住心里一阵骄傲。

不过,犯花痴完毕后,还是要做正事的。温晴看到车队已经开始往守林人的木屋里走去,便赶紧往木屋后面赶去。

快到木屋的厉枫殇,忽然抬头往另一边看去,像是感应到什么,但仔细看向另一边树林,却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

他摇摇头,心想难道这次真的是个意外吗?

车队此时已经全部赶到木屋前面的空地,厉枫殇命令大家拿好武器,他带着李荣慢慢靠近木屋,小心翼翼地用枪把推开木屋的门。

确认安全后,又带着其他人绕着木屋走了一圈,确定此地安全后,厉枫殇才吩咐各车负责人放下器械,可以开始换车胎。

幸好寒鹰的车队装备一向都相当精良,可以说能媲美A国专业军队的车辆装备,有些装备甚至更好。

每辆车的负责人负责自己这辆车的换胎工作,在精密的仪器帮助下,终于将被扎破的车胎换了下来。

厉枫殇站在木屋门口,指挥其他人在空地上安营扎寨。

李荣在一旁说道:“这个木屋虽然简陋,但是我观察过,它的隐秘性非常好,外面几乎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老大,你可以在这里休息。而且这里也会比帐篷更方便,你可以在这里更好地部署接下来的工作以及路线规划。”

厉枫殇回头看了下木屋,说道:“也好。”

李荣说:“那我这就找几个人把木屋打扫下。”李荣说完,便离开木屋。

厉枫殇站在木屋门口环顾四周,没有发现温晴正悄悄地靠近木屋的后面。他走下木屋的台阶,到排成一队的车辆旁边,提醒车队的驾驶员记得盖好油布。

再走回来的时候,李荣安排的人已经将木屋内部打扫干净了。

李荣走上前说:“老大,我们的人刚刚试了下,这木屋居然还有热水设施,你要是觉得有需要,刚好可以去洗一洗。”

厉枫殇挑眉:“居然有热水?”

李荣也觉得他们运气还不错:“是的。估计是守林人害怕冬天夜里木屋会很冷,所以特地修的。”

厉枫殇说道:“都是为生计所迫。行了,你不用管我了,吩咐下去,让各车辆负责人晚上安排好轮岗,营地里的火不要烧得太旺,免得被人发现踪迹。”

李荣听命后,便下去召集各车负责人安排晚上的工作事宜。厉枫殇看到周围已经没有他的事情后,决定回到木屋稍作休息。

一到木屋内部,里面的确是有些寒冷,*上已经铺好了被褥。不过他却并没有马上躺下,刚刚一路走来身上也出了薄汗。

于是,他决定去浴室洗个澡,顺便驱下身上的寒意。

他脱掉衣服,露出上半身精壮的肌肉,八块腹肌随着他的动作起起伏伏。

厉枫殇拿起喷头,打开热水,水冲出来的速度有些急切,打在他的身上。

水珠顺着厉枫殇身上的肌理,慢慢往下流,渗进他下半身所穿的棉质*里。

而此时木屋的暗门外,温晴小心翼翼地穿过营地后,想着厉枫殇此时此刻应该正在外面与其他人商量接下来的行进路线,于是决定提前进入木屋埋伏,等到弄到他们下一步的路线后再撤离。

于是,为了不被发现踪迹,温晴迅速找到木屋的暗门,并闪身进了暗门里面。

浑身刚刚被热水暖起来的厉枫殇,刚脱下*,突然感到浴室里吹来一阵冷风,而后“吱呀”一声,有人闯进了浴室。

厉枫殇心中一紧,将放在一边的手枪迅速拿起,转身直指侵入者。

同一时间,温晴一进到木屋,心中警铃大响,这浴室里灯火通明,分明是有人。

她忙将武器直指对方。

浴室离氤氲不明,等到二人看清对方的时候,心中都同样地莫名其妙松了一口气,但随即心又提到了嗓子眼里。

厉枫殇发现来者居然是温晴,心中就得非常奇怪。

但定下神后,他发现温晴穿的是夜行衣,而她的手枪上虽然没有任何标志,可是他却能一眼认出这是暗门的杀手通用的型号。

因为他曾在墨澄那边看到过。

厉枫殇说道:“温晴?想不到你居然是暗门的人。”

其实也不是没想过,上次她受伤的时候他也曾猜过她是不是墨澄手下的人,可是最终没有直接证据便不了了之了,结果她还真是暗门的人。

温晴听到厉枫殇的话,心里顿时一沉,这一刻她想的不是身份遭到暴露后的威胁,而是完蛋了,厉枫殇会怎么想她,以后更不可能爱她了吧。

厉枫殇看到温晴并没有回应他,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他想好好问问温晴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但嘴里却说出了别的话。

“我没想到,娱乐圈里一向喜欢攀金主的玉女温晴小姐,居然是暗门的杀手,原来暗门培养的人都是这么下三滥的作风啊。”

温晴闻言气恼,但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可以好好解释的时机,于是故意顺着厉枫殇的话说。

“是啊,光当杀手多没有意思,人生就只有短短几十年,当然得活得快乐惬意一点。反正金主要的只是身体,但我可以从金主身上获得更多东西呢。”

厉枫殇面上一冷,说道:“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简直丢了杀手的脸。”

温晴轻笑说道:“可是厉枫殇先生,你不也是我的金主吗?”

话音刚落,温晴眼神故意下瞟,暗示意味十足地看向厉枫殇的身体,厉枫殇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身上不着一缕。

但厉枫殇丝毫不在意地说:“那看来是我小看了温晴小姐,原来你接近我,也是另有目的。说吧,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些什么吗?”

温晴恨极厉枫殇面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干脆将手里的枪收回,扑倒在厉枫殇身上,并趁厉枫殇不注意,卸掉了厉枫殇的武器。

厉枫殇没有想到温晴会突然来这么一招,他浑身*地被温晴扑倒在地上,想要推开温晴,却感到手脚僵硬,不知该放到哪里才合适。

温晴很满意厉枫殇的状态,眼珠子一转,干脆再将自己身上的力道卸下,整个人好像没有骨头一样的依偎在厉枫殇怀里,并用脚去触碰厉枫殇的腿。

厉枫殇觉得但凡温晴碰到的地方,都开始有一种炙热感,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他体内燃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