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57小黑篇:与霍杰为敌

荷官一边洗牌,一边对桌上二人说道:“这次牌局是比21点,看谁的牌先到21点,又或者临近21点,但不能超过21点,每人都有三次叫牌的机会,也可以选择不叫。门主定下的规矩是三局两胜。”

温晴看向门主墨,说:“三局两胜?”

墨澄轻笑道:“你还不懂我的规矩吗?对外人我都是一局定胜负,但是对自己人我一向比较宽容,尤其像你这样暗门的功臣,自然要比他人多几分优待。”

听到这里,温晴心里反而更加紧张,她谨慎地开口:“多谢门主。”

这时候,荷官手里的牌已经洗好,墨澄挥挥手,示意荷官开始发牌。

荷官将第一张牌以紧靠桌面的方式推到墨澄的面前,另一张则以同样的方式推到温晴的面前。发完第一批牌后,温晴轻轻捻起面前牌的一角,看到牌面显示是一张红桃A,她不动声色地将牌重新按下。

荷官开始发第二张牌。

温晴看到推来的牌,暗暗地咽口气。牌被推至面前的时候,荷官将牌掀开,牌面显示的是黑桃9,温晴略微松了口气。

此时,墨澄面前的第二张牌也被翻开,是一张方块Q。

荷官说道:“温小姐,请问你需要叫牌吗?”

温晴看向墨澄,他仍旧是一脸轻松自在的样子,似乎不被这张方块Q所影响。温晴在心里暗暗猜测墨澄的底牌数字,若是他想赢,那么他的底牌大概是在数字10以下,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应该是不敢再叫牌的。

反观自己的牌,底牌是张A,明面上的那张牌是9,如果不叫牌,那就必输无疑。想到这里,温晴向荷官点头,示意荷官发牌。

荷官将下一张牌推给温晴,在她面前翻开这张牌,牌面显示是张梅花10,温晴按下一口气。此时,墨澄却开口要牌。

而他的这张牌是张红桃8,温晴心里闪过一丝欣喜,在心里暗暗希望墨澄的底牌千万不要是3,这样她就可以赢了这一局。

荷官第二波发牌完毕,示意二人是否继续叫牌。温晴跟墨澄都摇头拒绝。

荷官说道:“那么,现在先请温小姐掀开底牌吧。”

温晴不动声色,缓慢地翻开底牌。她桌面上的三张牌也正式展露在人前。红桃A、黑桃9,、梅花10,总和为20点。在牌局中,似乎是必胜的节奏。只要门主墨的底牌不是3,这局就能落定尘埃。

温晴紧张地看着门主墨优雅地翻开他的底牌。然而命运并没有照顾到温晴,墨澄的底牌正是一张方块3,总数为21点!

温晴一愣,似乎有点不敢相信。但是她也知道,墨澄的赌技非常的厉害,而且在对内部人的牌局上,他是不会出老千的。

荷官收回桌面上的牌,宣布结果:“第一局,门主胜,比分一比零。”

第二局也同样迅速开始。

温晴变得越来越谨慎,这局要是输了,她就没有翻身的希望。

而墨澄看起来仍然是一派轻松自在的样子,跟温晴形成鲜明对比。

此时场上的局面是温晴已经叫了一张牌,牌面上分别是方块7,红桃6。墨澄那里的则是黑桃K,以及一张底牌。

荷官示意二人掀开底牌。只见温晴的底牌是一张梅花7,牌面总数仍然是20,而墨澄的底牌是一张红桃9,总数为19。

温晴霎时间松下一直提在喉咙口的气,总算扳回一局,她心想。

不过墨澄的神色并没有因为牌局上的变化而有所变动,他的神色让人觉得似乎今天的牌局,他一定会是胜利的那一方。

温晴看着墨澄的表情,心里的不安感卷土重来。

牌局已经到了决定胜负的一局。温晴前面的牌面是一张方块J,门主墨的则是张梅花7。

荷官开始询问二人是否需要叫牌。温晴早已看过底牌,是一张红桃9,她放弃了叫牌的机会。而墨澄则继续要牌,他的这张牌是张黑桃10。

荷官示意二人翻开底牌。

温晴的掌心开始发汗,汗液刺激得原先手里的伤口微微作痛。她努力咽下一口气,翻开底牌的右手,有着轻微的颤抖。

但她还没来得及将底牌彻底翻开,墨澄的底牌已经大喇喇地显示在人前,这是一张方块4.

温晴手里的牌掉落在桌面上。

荷官开口宣布:“第三局,门主胜,比分二比一。门主胜出。”

墨澄示意荷官离开。荷官恭敬地收好桌面上的牌,默默退出房间。房间里又只剩下他与温晴二人。

温晴强打起精神,勉强笑道:“门主的赌技果然出神入化,温晴自愧不如。”

墨澄脸上的表情看起来相当不错,说道:“也不用自愧不如,我不是还输了你一局吗?”

温晴脸色苍白道:“即然我输了,我愿赌服输,从此与厉枫殇为敌。”

墨澄站起来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你当然要与他为敌。不过你以为我大费周折设下这个局来等你,只是为了让你离开他吗?”

温晴不解道:“还请明示。”

她已经懒得去猜测墨澄的心思,反正他的心思也不是她这等闲人猜得出来的。

墨澄走到温晴旁边,身子半依靠在桌边,右手轻轻挑起温晴额前的一缕发,说道:“你那个厉枫殇呢,最近有一批大买卖,与F国的杰森合作,据说由他亲自押送货物,那个杰森我不太喜欢,你去把货毁了,怎么样?”

温晴震颤,又迅速恢复冷静,说:“门主吩咐的任务,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地完成。但是为什么一定要与厉枫殇为敌呢?”

墨澄放下温晴的头发,慢慢离开温晴道:“我知道你对厉枫殇的感情,虽然这点情愫我相信是不会影响你对暗门的忠诚。但是我相信你,别人不一定相信你。”

“更何况,以我所了解的情况,厉枫殇对你也不怎么好,正好借此任务报复一下他,不也挺好的嘛。”

温晴还在做最后的争取:“门主,如你所言我在厉枫殇面前暂时无法冷静的执行任务,其实这个任务交给别人应该会更好。”

墨澄嗤笑道:“你是暗门的头号杀手,这种机密任务,不交给你,你还想让谁去?还是你终究舍不得与厉枫殇为敌,对他依然还有眷恋?”

温晴心中一凛,迅速答道:“温晴不敢。”

墨澄说道:“不管你敢不敢,今天的赌局结果已经出来了,你是一定要去完成这个任务。之后与厉枫殇面对面碰上的话,我希望你能别忘记今天你输给我的筹码。”

温晴说道:“当然不会忘记。”

门主墨说道:“你最好是不会。任务的细节,我已经派人放到总部你的房间桌子上了。接下来的话,也不需要我多说了吧。”

温晴面无表情的应道:“是。”

此时,墨澄已经走到了房间门处,他打开门,回头看了眼正跪在赌桌边上的温晴,在温晴低下头的瞬间,不被察觉地垂下眼睛。

房间门被关上,温晴终于失去了所有的力气,靠在赌桌边,眼泪开始一滴滴的往下流淌。

要与她最爱的男人为敌,谈何容易?可是不答应的话,谁让自己输了赌局呢?温晴的心里感到十分痛苦。

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爱情会如此多的波折,如果厉枫殇和她有同样的心意,两人一起努力,那么所有的磨难应该都不算苦,可是现在她无法确定厉枫殇的心意。

而门外,墨澄的神色也有些黯淡。

他走在走廊里,自言自语道:“如果不是为了那个目的,我也不愿意逼你到这个地步。只是任务,终归是要有人牺牲去完成的。即便牺牲的是感情。”——

寒鹰总部。

厉枫殇紧急召集总部其他骨干成员来会议室商量这批君火的输送路线。

会议室里的大桌上摊着许多资料,大屏幕上正放着南美到中东地区的几条主要航线线路图。

霍北指着其中一条说道:“这条路线是我们往常最常用的一条,路上的关卡是以前输送的过程中早已经打点好的。但目前的问题是,途径的W国正发生内战,我们的货要是经过这里,很容易被劫。”

厉枫殇有些不屑的说道:“我们目前的运输兵力难道打不过他们?”

霍北回答道:“当然可以,不过这也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们这批货的数量太过庞大,还是不要轻易冒险比较好。”

厉枫殇其实也不是不明白霍北说的这些道理,只是这两天因为与温晴的事,多少是有些分心的,这种情况在以前很少有。

他心中定了定,让自己暂时将温晴忘掉,专心的讨论着这次的路线问题。

以往他一般都只接单独的杀手任务,东南西北涉及这一块比较多,于是他也很认真的听取他们的建议:“那从南美的海湾豁口出发呢?”

霍北听闻,抬头看向屏幕,正在研究这条路线的时候,霍西开口道:“这条路线绝对不行。这段时间正是海湾处海底动荡发生最频繁的日子,一个不小心,连人带货都是会翻船的。”

霍北不满道:“这个杰森,什么时候谈生意不好,偏偏挑了这么一个尴尬的时间段,这下两条航线都断了。”

厉枫殇说:“我估计杰森也是知道这段时间运输君火的路线少之又少,才会那么强硬地一定要我回来。”

霍西低头研究路线,桌面上的南美地图被他整个摊开,他拿着笔在地图上画着线,突然发现一条新的路线。

霍西忙召唤其他人过来,说:“你们看,这条路线的中间有一大片森林,而森林的尽头是汪洋,从这片海域穿过,就可以直接到达目的地。并且,这片海域中间没有被设置任何的关卡。”

霍北看着地图上霍西划出来的路线,隐约觉得不大对劲,问道:“既然有这样的一条路线,为什么我们之前都没有用过呢?”

霍西说:“这也是我唯一担心的,到达这片海域前,我们必须横穿过这片森林,而森林多的是悬崖峭壁,夜间行路会非常不安全。但是目前没有比它更合适的路线。”

厉枫殇紧皱双眉,视线在地图上来回扫过,心里也十分明白,其他的路线多多少少都会被镇府的人盯上。

看来,目前真的只有这条路线可以完成运输君火的任务。

厉枫殇当下就说道:“既然是夜里行路不方便,那么白天我们就加快速度,夜里轮班前去前方探路。这样就可以早点离开森林,前往海域。”

霍北有点不赞同的说道:“但是这条路上隐蔽处太多,万一有人伏击,情况会不容乐观。”

厉枫殇毫不在意的说道:“暂时没有更好的选择,只要多加小心提防,不会有事。”

霍西仍旧十分谨慎地察看地图,而后直起身子来对厉枫殇示意:“你看,这片森林虽然看着覆盖面很广,但是我们横穿进去的话,路程就没有想象的那么多。但是在行进过程中,要十分注意的是判断好方向。”

霍西在地图又添加一条线,对厉枫殇说道:“万一我们的人真的遭到了伏击,大家散开的时候千万记住不能往这个方向跑,那里可是有整片森林最恐怖的悬崖。万一掉下去,绝对不可能有生还的可能,千万记住!”

厉枫殇点点头,转身问霍北:“他那批货什么时候到交接给我们?”

霍北查看记录本,说道:“后天下午三点,杰森的人会在总部东南方向的空地里等我们,我已经安排好人前去接应。”

厉枫殇点头应道:“我们直接将运输车开过去,现场装货,装完就直接走。”

“另外派一批人今晚就出发,在森林尽头的海域处备好船只,多加看守,等陆上这一批送到货后,陆路转海路,即刻出发。”

霍北立刻回应:“是。”话音刚落,他便下去安排运输细节的其他相关任务。

厉枫殇重新转向地图,看这地图的线路,嘴角浮上笑意,说:“侯爵先生,你可真是给我们出了一个难题。”

霍西也难得轻笑道:“老大,让我和霍北跟你一起运送这批货吧。”

厉枫殇说:“不用,我一个人去就行。你和霍北还是好好留在总部处理其他事情吧。我不在的时候,多注意下杰森那边的动静,别让他真以为我们寒鹰是吃素的。”

霍西点头,说道:“是。”——

与此同时,回到暗门总部的温晴已经收敛好所有的情绪,回到自己的房间。她看到房间的桌子上明显的多了一张南美的详细地图。

温晴走到桌子边上,看着地图上的条条线路,心里在盘算着厉枫殇会选择哪一条路线。

其实温晴的心里还是不太能接受自己与厉枫殇即将变成敌对关系,她觉得这一切都太不真实。

但是看到桌子上总部送来的资料,都在非常残酷的告诉她,这次一旦出发完成任务,那么她与厉枫殇都会被推到不同的对立面去。

就算平时在厉枫殇面前多么任性调皮,温晴的心里还是万分不想与厉枫殇为敌,这次一去他俩也许就再也没有在走到一起的可能性了。

可是不舍又能怎样,她不可能背叛暗门。

温晴只能强逼着自己忘掉一切跟厉枫殇有关的回忆,将心思全部集中在桌上的地图上。她仔细看那几条线路,总觉得隐约透露出古怪。

如果这次寒鹰带着一大批君火全部走水运,那么在沿路设下埋伏就会比较困难。

这时,温晴将手中的笔在南美的一片森林上点了点。水运这条路,沿路经过的国家都在内战,寒鹰组织的人,不会冒这个风险。

于是温晴初步打算将目标设在南美的森林中。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温晴决定去求助组织的情报部门。

离开房间,温晴走到别墅的三楼书房处,轻轻转动书房书架上的小花瓶,之间书架两边自动分开,露出一个铁门,铁门上设有指纹识别器。

温晴将拇指放上去,“滴”的一声,铁门打开了。

铁门内是一道长而蜿蜒的楼梯,温晴走进去后,身后的铁门自动合上,外面的书架也自动合并,从书房外看去,这个房间并没有丝毫的特别。

从楼梯上下来后,温晴走到情报处工作人员前,问道:“这段时间有没有勘测到关于寒鹰组织的情报?”

工作人员摘下耳机,在有着复杂程序的电脑页面上调出资料,打印成文件递给温晴。

工作人员说:“温晴姐,这是门主交代我们交给你的另一份资料。是刚刚卫星拍摄下来的画面。”

温晴接过文件,看到几辆被盖得严严实实的大型车辆在南美附近的森林处,而在森林尽头的海域处,有一些模糊的船只的影子。

看来,她的猜测是对的,温晴心想。

于是对情报处工作人员说:“我命令你彻底销毁这份材料,谁来询问都不能告诉他。”

情报处的人心里一惊,问道:“是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温晴不动声色地说:“这是门主安排给我的任务,既然我已经看过这份资料,那么它就没有存在的必要。要是被有心人看到,我这次的任务就危险了。懂吗?”

情报处的人随即明白温晴的意思,她是害怕这份文件的流出,会让寒鹰对这次行动加派人手,那么任务就更难完成。

毕竟,暗门可以搞到他们的卫星影像资料,那寒鹰组织也难保不会在暗门安插什么棋子。

温晴离开情报处,回到房间的时候,又仔细将手里的影像与地图相对比,她发现在森林的另一边有一道很高的悬崖。

寒鹰组织这次运送的君火数量庞大,那么他们的车辆必定不会走那些狭窄的,未开发过的道路,那么就一定会经过森林的正道。

温晴的眼睛一眯,心里想,大多数人可能以为偷袭不会发生到宽阔的大路上,那她在这里设下埋伏,反而可以利用他们的不设防来阻拦这批货。

温晴在地图上做下标记,便立即收拾动手所需要的枪支器材,把所有的东西搬到一辆不起眼的小货车上,离开了暗门总部,前往那片森林。

在开车的路上,温晴终于空闲下来,一边思索如何布置埋伏,一边又忍不住担忧厉枫殇发现她的身份该怎么解决。

温晴十分搞不明白墨澄下的这个任务究竟是为了什么样的目的,但是身为杀手的直觉告诉她,背后一定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毕竟这个任务其实并不是非她不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