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七零七:【筱雪番外】十五

瑾彦兴奋的睁大的一双水灵灵的眸子,从筱雪的怀里抬起头看着她,“娘亲,真的吗?你今天难道不需要批改奏折吗?爹爹说,你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所以让瑾彦不要太缠着你!可是……我好想你啊,娘亲!”

这时候的瑾彦,一双大大的眸子扑闪着长长的睫毛在筱雪怀里轻眨!

看到这一幕,筱雪的心头仿佛被人蛰了一下,闷闷的疼!

“瑾彦,娘亲也想你!走,娘亲带你出宫去玩,好不好?”

“好!”

软软的嗓音别提有多么酥绵,筱雪甚至什么都不愿意想,直接就抱着他起身,“走吧,你也好久没出去了!咱们一起!”

说着筱雪就走在前面,而楼湛也放下了酒杯,随即起身!

然而,才走了两步,筱雪就拧眉回头看着他,“你今天怎么没穿披风?”

“无碍!”

“去穿上吧,我们在东门等你!”

楼湛泛着几许炽烈的眸子睇着筱雪,继而点头,“好!”

这样的一幕,有妻有儿,在许多年之后,都深深的烙印在楼湛的脑海之中!

这一次,筱雪特意放下了宫内的琐事,毅然决然的带着瑾彦和楼湛出宫行走一番!

时值初春,宫内的景色是美不胜收,但宫外的一切才是令人更淳朴的向往!

当筱雪抱着瑾彦在东门等了半盏茶的功夫后,她一回眸,就恰好看到了楼湛徐步走来!

唯一让筱雪惊讶的是,他的身后还跟着连翘!

一路上默不作声的连翘,一张覆盖冰霜般的脸蛋美则美矣,但似乎少了些生气!

唯有在看到筱雪时,她的眸色一亮,旋身就站定在她的身后,尽职尽责的保护着!

面对外表冷漠实则内心单纯的连翘,筱雪也实在是无法多说什么!

这丫头永远都是个认死理的,就算她说不让她跟着,但结果也是适得其反!

“散步而行吧,如何?”

筱雪将瑾彦放在地上,随后拉着他的手望着楼湛开腔!

楼湛吐息一瞬,“天朗气清,的确适合散步!”

话落,两人相视而笑,从东门处便踱步走向京城最繁华之地!

另一边,当筱雪和楼湛带着瑾彦离开东门之际,皇宫内院就很快得到了消息!

当然,不光是未央宫内的夏绯绵,同时还包括忍了许久心里也愈发*的夏筱芙!

“七妹,我们似乎也很久没出宫了呢!”

彼时,芙香殿内的夏筱芙冷笑着从屏风后面走出来,三年过去了,似乎她的眉宇间浸染的阴沉愈发的明显!

包括那张曾经天真烂漫的脸蛋,如今也变得神色凶厉,再没有那股子刻意为之的灵动!

走出东门之后,筱雪和楼湛双双拉着瑾彦的小手,步履不紧不慢的在街头散步!

这次,是瑾彦出生以来第一次离开皇宫,他的那双眸子兴奋的看着眼前比直宽敞的青石板路,似乎和宫内一点都不一样呢!

在筱雪的心里,只当瑾彦是自己的儿子,包括什么女尊男卑的心思在她的眼里也形同虚设!

但是弃用了皇家辇车,又是一身素衣出行的筱雪等人,在刚刚踏上宫外的主干道时,就引起了不少人的侧目!

毕竟,楼湛的长相在南夏国里,也算是人中龙凤了!

尤其是他们两人手中还牵着瑾彦,矜贵小公子打扮的他,自然让错身而过的女子频频侧目!

南夏国的风气,就是这般令人作呕!

那些擦肩而过的女人,不管老少,看着楼湛时所泛出的贪婪眼神,让筱雪十分的不满!

这是一种保护欲,是出于她对楼湛的保护!

“要不买个面纱吧?”

终于,在走过一条巷口时,筱雪脸色难看的睇着楼湛!

闻声,楼湛同样一脸凛色,却是看着不明所以的瑾彦,微微摇头,“青鸾,去买一辆马车!”

说罢,虽然没有人回答,但是楼湛却直接将瑾彦抱在怀里,并将他的小脑袋按向了自己的胸膛!

至此,瑾彦这第一次出宫,就在楼湛和筱雪的保护下,直接终结在马车内!

不得已之下,一行四人上了马车,而楼湛的贴身影卫青鸾则苦逼的负责驾车!

京城中,但凡能够驾车出行的人,定都是非富即贵!

若是平常老百姓,一月的工钱才是五两,而一辆马车就要十两银子,他们也根本就买不起!

坐上马车之后,筱雪的脸蛋还没有缓和,瑾彦被楼湛抱着,也是乖巧的不言不语!

“青鸾,去凤栖楼!”

“是!”

门外驾车的青鸾,一张黑纱遮住了半边脸!

听到马车内筱雪的吩咐,他二话不说挥着鞭子就在马路上飞奔起来!

要不是为了自家的主子,他才不要在南夏国的街头抛头露面呢!

那些女人的眼神如狼似虎,真特娘的不爽!

青鸾将心里所有的怒气都用在挥舞马鞭上了,而马车疾奔的速度像是一阵风一样,让两旁的行人连连躲避和谩骂!

凤栖楼,眨眼就到!

这座酒楼位于南夏国主干道最奢华金贵的地段,而之所以叫凤栖楼,则是因为十几年前,女皇亲自在这里用过膳,就连匾额上的烫金大字都是由她亲笔御赐的,这下凤栖楼的身价更是水涨船高!

随着这十几年的发展,凤栖楼的招牌也愈发的响亮!

只不过接待的来客也都是有身份的人,往往即便是富庶子弟,想要进去用膳,都是难上加难!

毕竟,在南夏国的京城,能够到凤栖楼去用膳,乃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一脸黑纱的青鸾将车挺稳后,还来不及回头,车内的连翘就毫无女人味的掀开车帘直接落定在地!

青鸾站在一旁,眨巴着眼睛看着她,终是一声无奈的叹息!

这丫头太美了,只是……好特么美丽冻人啊!

那什么眼神?!让人看一眼就浑身哆嗦!

也不知道太女殿下从哪找来的姑娘,真是个怪胎!

在青鸾暗暗泛着嘀咕的时候,车内的筱雪和楼湛抱着瑾彦也缓步走了下来!

筱雪抬眸仰望着凤栖楼,唇角微微一笑,“走吧!”

对于她这般淡然的样子,楼湛和青鸾都没有半分的怀疑!

毕竟,她的身份乃是当朝的太女,进入凤栖楼,根本不是难事!

诚然,凤栖楼的声名在外,所以门口的小厮也都是清一色的男子!

而且,各个身段妖娆,举止魅惑,丝毫不见半点阳刚之气!

反倒是有几分官家女子后院所疼爱的夫侍的感觉!

“客官……”

为首的一名漂亮小厮,手里拿着白色绣着牡丹的丝纱,噙着笑容的脸上似乎还噙着打量!

“客官,通行令!”

小厮对着筱雪就伸出了手,而一排六个小厮都稳稳的站在了凤栖楼的大门口!

那架势,仿佛在说,若是没有凤栖楼专门颁发的通行令,是没办法进入凤栖楼用膳的!

见此,筱雪唇角微侧,正要开口之际,耳边却传来一声嘲讽,“哟,现在的凤栖楼还真是大不如前了,怎么什么人都能跑到这里来用餐啊?”

这一声嘲讽,倏然就让筱雪已经伸出袖管的手再次缩了回去!

而被她的掌心中的确有一块令牌,只不过上面是雕着飞凤的金色令牌!

那是代表至高无上的太女雪字令牌!

嘲讽的声音还在耳畔游荡,而筱雪却是凝眉看着门口的小厮,一双漆黑似雾的眸子定定的看了几眼小厮!

忽然被她这样的目光凝聚着,小厮竟没有来的微颤了一下!

明明这几个人的穿着和打扮都是普普通通,就算那布料是上乘的,但是凤栖楼的规矩就是如此!

可那个的女人的眼神,幽深不见底,那股子飒爽的英气竟让人心底发寒!

这,是怎么回事?!

小厮的心里在打鼓,而旁边开口讽刺的人也不甘寂寞,再次说道,“怎么?你们没听到本小姐的话?凤栖楼这种地方,可不是你们这些贫贱之人能涉足的!”

贫贱之人?!

筱雪闻声抽搐着嘴角垂眸看着自己的衣裙,她今天穿的是当初苓子在她大婚时送的天下无二的云纱,她是贫贱之人?!

还不待筱雪看清楚是谁在这里大放厥词之际,连翘已经开始拔刀,“你找死?”

题外话: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