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七零二:【筱雪番外】十

彼时,满脸络腮胡的凰老二正趁着无人之际为楼湛疗伤!

但他刚将一阵磅礴的内力渡入到楼湛的体内时,偏殿的门外就传来了脚步声!

凰老二耳廓煽动了一下,那双狭长的眸子倏地一眯!

从他所听到的声音来看,那脚步声正是奔着偏殿而来!

这个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在为了筱雪早产的事忙前忙后,又是谁会特意跑到这里?

不消多想,凰老二就将眸子定在楼湛的后脑勺上!

肯定是这厮惹来的麻烦!

一想到自己不但要为他疗伤,还要渡内力给他,凰老二的心里就呕得要死!

但是没办法,他这一段时间虽然没有正面出现在筱雪的面前,但是他在暗处也看的很清楚,楼湛和筱雪之间,其实并不是他所想象的那样!

尤其是隐藏在暗处,凰老二看的更加清楚!

虽然在外面的面前,他们表现的相濡以沫的确羡煞旁人!

可每每两人单独相处时,又是存在明显的发乎情止乎礼的距离感!

尤其是刚才他一直在寝宫内,也清楚看到了楼湛为了救筱雪而付出的努力!

似乎这个男人也不是那么的讨厌!

随着凰老二的浓眉越拧越紧,偏殿外的脚步声也愈发的清晰起来!

见此,他幽幽的叹息一声,对着楼湛的后脑勺嘟囔了一句,“你要是不想死,就给爷撑住!爷到想看看,是谁特意到这来看你!”

话落,凰老二还是在收回手掌的最后一刻,再次将不少的内力渡入到楼湛的体内!

当偏殿的门口缓缓被清风扬起一抹淡粉色的裙摆时,楼湛也悄然躺在了榻上!

而凰老二则不知去向!

来人,恰恰就是夏筱芙!

她站在偏殿的门外,左顾右盼后才倏然闪身入内!

回身将殿门紧闭,便径自走向了贵妃榻的方向!

方才她一路跟着楼湛,自然是看到了他回到偏殿!

彼时,夏筱芙轻手轻脚的走到软榻一侧,眸子内闪烁着熠熠精芒,似笑非笑的看着双眸紧闭的楼湛,不由得开口,“真是没想到,你为了她当真不要命了!”

这话似是感叹,又仿佛故意要说给楼湛听似的!

沉默了少顷,她的脸上泛出一抹狐疑!

她缓缓伸出指尖,凝眸放在楼湛的鼻端,当察觉到微弱的呼吸喷洒在手指上时,她笑了!

“看来还没死呢!”

兴许是确定了楼湛暂时无法清醒,所以她竟缓缓的坐在了他的身畔!

眸子一瞬不瞬的定在他苍白的脸颊上,暗自低喃,“你说你,明明可以有更好的选择,为什么偏偏要选她呢!

她有什么好的?这么多年,所有人都对她捧若明珠,可你们又有谁看到了我的存在?

我有哪里比不上她呢?看样子,你是忘了当初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有多么逍魂了!”

夏筱芙的低喃,回应她的是偏殿内无声的嘲讽!

身在悬梁上的凰老二,盘腿坐在上面轻蔑的看着夏筱芙,从上到下的将她看个遍,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这女人连筱雪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真不知道哪里来的狗屁自信!

当然,此时的夏筱芙哪里会想到,自己呢喃的感叹早就被另一个人全部听到了耳朵里!

她还兀自沉浸在对楼湛最终选择的不甘情绪内,甚至那涂着蔻丹的手指,更是不要脸的抚着楼湛有些凉意的脸颊!

“你说你,为了她变成这样子,我到底该说你傻还是说你聪明呢?

你该不会真的对她有什么想法所以才这么做的吧?楼湛啊楼湛,我现在真是恨不得当初就将你囚在身边!

这样一来,说不定现在你依旧是我的人,而我也不用整日派人在你们身边潜伏着替我打探消息!”

彼时,夏筱芙一边说着话,她的手也不停的在楼湛的脸上游移!

尤其是在上方凰老二的视线中,他似乎还看到那指尖还有慢慢向下的趋势!

啧啧啧,看这样子,这不要脸的女人是想趁着楼湛昏迷的时候,再和他行fang事?

这么一场活春宫,不看真是可惜了!

但凰老二为人虽亦正亦邪,但他更是明白,现在的楼湛恐怕真的无法承受这种事!

这女的,真他娘的不要脸啊!

“楼湛,你说要是一会被外人看到,你趁着她早产之际,和我厮混在一起,结果会是什么呢?”

当夏筱芙说出这一番话之后,凰老二的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如果不是她眼神中的占有欲太过强烈,恐怕凰老二会觉得这女人是故意来陷害楼湛的!

正当他的眼神中泛出无限的鄙夷时,夏筱芙的手已经顺着楼湛的领口伸了进去!

尼玛,这女人……太不要脸!

凰老二轻蔑的凛眸,随即指尖轻飘飘的探出一道劲气,精准的打在夏筱芙的后颈,将她击晕!

从悬梁上飘然落地后,凰老二呲着呀睨着倒在楼湛身边额夏筱芙,直接一脚就踹在她的肩膀上,将她踢到地上!

而后,他看着依旧昏迷的楼湛,暗骂,“也不知道你这小白脸前世修了什么福,能让爷亲自出手救你!

这笔账,你给爷等着!”

似乎对于救了楼湛这件事,凰老二十分的耿耿于怀!

他上前一步,看都不看就直接踩在了夏筱芙白希的手上,随后再次盘膝而坐,这一次他给他疗伤的过程中,再没有任何的打扰!

半个时辰过后,凰老二吐出一口浊气!

他用袖管抹了一把额头,随手就扒拉着楼湛的肩膀,动作毫无温柔可言的将他按在了软榻上!

“累死爷了!”

凰老二喘息了几下,正瞪着楼湛瞪着楼湛一脸怨怼之际,门外再次传来脚步声!

只不过,这次的脚步声略显匆忙,凌乱的声音摩擦着衣袂,让凰老二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小白脸到底招惹了多少麻烦啊!

尼玛!

凰老二再一次认命的飞上悬梁,当殿门被打开的时候,他差点泪流满面!

这孙子,不但招惹了女人,怎么现在连宫里的小厮都跑过来了!

他决定了,这次要是这小厮还对他有非分之想的话,他一定不会出手了!

此时,推门而入的小厮一脸的惊慌,只是那沉着的眉宇间,始终紧拧,似是十分匆忙!

他小心翼翼的关上殿门,转过身之际,凰老二就清楚的看到了他手上端着的一碗黑乎乎的汤药!

我擦,这是……有备而来啊?!

还准备了*的药物?!

凰老二一脸兴味的看着小厮靠近软榻,无处安放的指尖更是情不自禁的揪着自己的胡子!

来到偏殿的小厮,刚走到软榻的附近,结果一看到地上的夏筱芙,手指狠狠的一抖!

惊魂未定的他,正想着各种的借口时,却发现夏筱芙的似乎晕倒了!

待他确定了夏筱芙暂时不会醒过来后,便视若无睹的走到了软榻边,将汤药放在一侧的矮桌上,轻声呼唤,“楼七皇子?楼七皇子?”

他叫他楼七皇子?!

也许是之前被凰老二的内力充沛了单薄的体力,所以在小厮的几声呼唤后,楼湛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两下,随后竟缓缓睁开!

见此,那小厮脸上一阵激动,扶着他的肩膀就让他靠坐在软榻的一头,“楼七皇子,你感觉怎么样?”

楼湛还没有彻底清醒的神智还带着几分迷茫,而他很快就将视线定在来人的脸上,感觉有几分熟悉,但又一时间没有认出他,“你……”

“楼七皇子,我叫包大!你先别说话了,将这碗汤药喝了吧!”

包大?

那不是苏苓的人?!

楼湛狐疑的看着他,在包大端过来浓黑的药汁时,他就闻到了这药里似乎充斥着各种名贵药材的味道!

不作他想,楼湛也没时间感知自己体内的现状,在包大的帮助下,他很快就将汤药喝的一干二净!

“七皇子,我不便再次久留,先告辞了!”

很显然,包大的出现完全就是为了给楼湛送一碗疗伤汤药的!

甚至根本没给楼湛开口道谢的机会,包大就已经匆忙的离开了偏殿!

楼湛呼吸一瞬,忽地察觉到自己的呼吸似乎不似之前那么困难,正有些疑惑之际,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夏筱芙!

她?

题外话:

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