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七零一:【筱雪番外】九

胎位不正只是其一,更重要的是,她们方才每个人都分别给太女殿下诊了脉,但她们都察觉到太女肚子里的孩子,似乎并不该是七个月的大小才对!

那浑圆的肚子,还有隆起的弧度,她们行医这么久,几乎一眼就能看出,那本应该是个临近足月的孩子!

只是,这等事情她们斟酌再三,终是没敢多嘴说出来!

毕竟这不仅仅事关她们的生死,更是攸关太女殿下这肚中孩儿的来历!

如果真的是足月的话,也就是说着孩子在太女还未成亲时就已经有了!

南夏国虽然国风开放,女子在及笄之年便会得到男侍!

但皇宫内,对于孩子的出身却是极为看中的!

娶夫之前,可以任意玩乐!但是孩子,必须是正夫所有!

这是规矩!南夏国最注重的血脉传承的规矩!

据她们所知,太女向来洁身自好,哪怕已经快双十的年华,却从没有出过阁!

如果这孩子是大婚之前就怀上的,那么她和太女夫大婚当晚那一块喜帕上留下的落红,就分明是作假之物!

这等牵扯到各种秘辛的事,她们太医院的这些妇人,不消多说就会尽可能的避免!

待所有人包括夏绯绵也离开寝宫内室后,楼湛幽幽吐息了一瞬,便跨步走入了屏风!

此时,软榻上的筱雪已濒临涣散的意识终于一片片拼凑起来,她渐渐凝聚起坚定的目光看向楼湛,红唇蠕动,却没有声音!

但是她想要说的话,楼湛却看得明白!

她说:救孩子,求你!

此情此景,楼湛的心里仿佛被蛰了一下!

他始终无法想象,当初凰胤璃那么伤她,毁她,可最终她竟还是甘愿走到这一地步!

忽然间,他的脑海中泛出了一个身影!

苏苓和夏筱雪,她们对待感情,都是这么的炙热偏执!

不可否认,他有些羡慕凰胤尘和凰胤璃这对不懂珍惜的兄弟了!

很快,楼湛驱散开脑海中不该有的莫名情绪,他沉沉的呼吸一声,随即俯身,以绵薄的内力凝聚在掌心上,缓缓贴防在筱雪的小腹上时候,轻声说道,“你自己用力,我同时以内力辅助,不要睡,用力!”

自始至终,他都不曾亵渎过筱雪,他只是定定的站在了软榻边,目不转睛的将视线定在她的肚子上!

他强行运功,完全不顾自己本身就残破的身子,一点点以内力渡入筱雪的腹中,细细感知着孩子的情况!

许是有了楼湛的帮忙,筱雪感觉浑身冰冷的情况有所改善,连腹中的绞痛也在慢慢的减少!

筱雪紧紧拧眉,闭着双眸抓着褥单,不停的呼吸吐息,暗自用力!

而她一心想着不能让孩子出事,紧闭的双眸也没有看到楼湛猝然白了几分的脸颊和他额头上散落的汗珠!

楼湛的呼吸渐渐不顺畅,上一次的重伤早就让他的内力濒临枯竭!

但是他当真无法眼睁睁的看着筱雪出事,他的希望还在她身上,他也舍不得这么早就结束这段安稳的日子!

“啊……”

随着小腹猛地剧痛,筱雪整个人都惊鸾的弓起了身!

她无法抑制的呼声响彻在房间内,格外的惨烈又骇人!

“啊……”

又是一声无法自控的喊叫,而楼湛钢牙紧咬,狠狠的呼吸一瞬,蓦地将体内最后一点的内力倏地全部贯入到筱雪的腹中!

而正是他这样釜底抽薪的举动,筱雪明显感觉到小腹一轻,而一声几不可闻的啼哭也传入耳中!

筱雪蓦地睁开眸子,明明已经虚弱的不成样子,但是双眸内璀璨的光华几乎让日月暗淡!

她已经发白的骨节似是想要牵动着手指,但筋疲力竭的她,很快就陷入了黑暗的沉睡中!

彼时,已经累晕的筱雪,完全没看到,楼湛整个人脸色苍白的近乎透明,就在他的手离开筱雪变回平坦的小腹时,倏地狼狈的跌倒在地!

这声音,瞬时就惊动了门外的夏绯绵,她顾不得楼湛的话,匆匆跑了进来,结果一眼就看到染了血的软榻边,楼湛摊到,脸色苍白如纸!

“恭喜……母皇!”

楼湛颤抖着声音,说了这一句之后,顺着他的目光夏绯绵看去,结果就看到在筱雪的双腿间,正提着小腿的肉团子!

只不过,那么娇小瘦弱,让人看一眼心都融化了!

“来人!”

夏绯绵朗盛对着外面招呼着,而太医们瞬间就涌了进来!

接下来的时间里,太医们各个如释重负的开始处理着接下来的事情,而在这期间,楼湛也悄然的挤出人群,狼狈的拖着身子走向了偏殿!

筱雪生了个男孩,且母子平安!

夏绯绵虽然彻底放了心,但她眉宇间所挂着的一抹失望还是被悦嬷嬷清晰的捕捉到!

趁着寝宫糟乱的时候,她趴在夏绯绵的耳边安慰,“陛下,这只是殿下的第一胎,说不定以后会生个女儿呢!”

夏绯绵斜睨了他一眼,随后垂眸,唇角微侧!

当然,女皇面无喜色,房间中的其他人也都噤若寒蝉的坐着自己的事!

这孩子,怕是命运多舛啊!

在南夏国出生的男孩,注定了不值钱的命运!

当所有人都关注于筱雪的状况时,夏筱芙也在人群中悄悄退去!

她自然是看到了楼湛的狼狈和虚弱,尤其是他孤身远走向偏殿的身影,更是让夏筱芙的脸上闪过精光!

偏殿内,楼湛的情况的确不乐观!

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在推开房门之后,他甚至连关门的力气都没有,就整个人都摔在了地上!

这情况,并非第一次,他早就习以为常!

从小他就体弱,这么多年能够活过来,也是万幸!

可这一切本不该是他所承受的,如果不是楼宸在小时候对他的陷害以及恐吓,他怎么会变成如今这副样子!

他始终都记得,当年楼宸有多么受到父皇的疼爱,他从小嚣张跋扈,在皇宫内为所欲为!

甚至终日以欺负其他皇子为乐!

而他楼湛,就因为出身卑贱,乃是宫内舞姬所生,所以他遭受到的白眼和欺凌,是别人的百倍不止!

可他没有办法,父皇对楼宸的疼爱,几乎眼里只有他!

甚至都看不到他们其他所有皇子的存在,他也曾饱读诗书,他也曾温文儒雅!

可一切的一切,都在他七岁那一年被楼宸亲手终结!

自那以后,他的生命中便不再是庸庸无为!

他找到了自己的使命,他要和楼宸抗衡!

他要将楼宸踩在脚下,他要自己总有一天凌驾在所有人之上,再不必受到那么非人的折磨!

所以,他抛弃自尊,放弃自爱,他出卖自己,委身于女人之下!

他曾什么都没有,甚至孱弱的身子让他都无法拥有别人轻而易举就能得到的一切!

这般不堪,他还能如何!

不论是夏绯绵,还是夏筱芙,亦或者是夏筱凝,在他的眼里都是棋子!

可是他空有城府,却如同秀才般两袖空空!

所以他想要将她们变成棋子的前提,就是出卖自己的灵魂!

他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会活在良心的鞭挞下,可直到遇见苏苓……

她顽劣,她聪颖,她伶俐,她明媚,她负隅顽抗!

在她的身上,楼湛清楚的看到被算计后凌厉的反击!

她的一举一动,在他开始筹划的时候,就深深的扎在他的眼里!

他说不清楚自己对苏苓的感觉是什么,只是她就像是一道阳光一样,倾泻到他黑暗的人生中!

直到……他后来再一次遇见筱雪!

又是一次意外,却是彻底将他从黑暗的牢笼中去救赎!

如果说认识苏苓对他来说是一个美丽的意外的话,那么在遇见筱雪,且决定并肩同行时,则是他这一生最重要的守护!

他早已是出卖灵魂的人,他受尽迫害,早已不懂情为何物!

他不会爱,只会恨!

但他却知道,不论是苏苓还是筱雪,都将成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如今,他能够给她们的,就是答应了苏苓要好好守护筱雪,甚至他还得到了一个孩子!

他这一生,总觉得老天对他太残酷!

可这两个女人闯进了他的世界,就此成功驱散了他心中所有的阴霾和寒冷!

他从不后悔如今的改变,因为在他工于心计的内心深处,他最渴望的就是被重视,被关怀!

他那么渴求父皇能够施舍给他一个眼神,哪怕是怜悯他也会高兴一整天!

偏偏,帝王就是那么无情!

虽然他一直都急功近利,他那么焦急的想要将楼宸打败,是因为他比谁都清楚,这副残破的身子,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他有多么害怕死亡,就有多么急切!

但,在这段和筱雪同行的日子中,他的生命里终于还是开出了灿烂的花朵!

虽然他们的相亲相爱只是做戏给外人看,但是那种在人前互相体贴互相关怀的感觉,却是最耀眼的骄阳将他完整笼罩!

他不再着急,不再算计,他忽然想停下脚步,慢慢的看看这个世界!

南夏国的皇宫里,依旧到处都流传着他的蜚语!

可是他整日呆在太女宫中,宁愿当自己是个深闺女子般,为她做一切可能的事!

她想吃苏梅糕,他学!

她整日孕吐,他想尽办法让她舒服!

她想算计夏筱芙,他就帮她达成心愿!

只是这一次的代价,着实有些大!

竟将他体内微薄的内力尽数用光,也许……是生命大限的临近,所以他竟感觉自己眼前产生了幻象!

那……从一道流光中走来的女子,是他的母妃吧!

还是那么美好,还是那么慈爱!

楼湛瘫倒在地上,无力的想要抬起手臂,但已成奢望!

“母妃……”

他唇角蠕动,眼光泪光闪闪,如果不是他无能,当年母妃何必会被楼宸害死呢!

他无声的呢喃,眼神濒临涣散!

这等情况下,太女宫上下竟无一人知晓!

“啧啧,你说你没那个能耐,还逞什么英雄!”

忽然,在他意识逐渐远离之际,似乎有一道满含戏谑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

想要转头去看,但无力的只剩下睫羽的颤动!

下一瞬,正当楼湛以为自己离死不远之际,他的胳膊被人猛地拉住,随后他就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随着后背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他整个人已经被摔在了偏殿的贵妃榻上!

“嘁,别以为我想救你!只不过你要是这么死了,筱雪说不定会难过!虽然我不认为她会难过!”

这样自说自话的口吻,让楼湛心头不免无奈的震动!

在他彻底陷入黑暗之前,他似乎被人从贵妃榻上拉起来,而从后心涌入体内的蓬勃内力,也让他无意识的喟叹了一声!

而在这为楼湛疗伤的重要时刻,某位络腮胡大爷却忽然听到门外传来的清浅脚步声!

题外话:

这是三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