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245 婚后(加更)

“现在人呢?”幼清端了茶又没心情喝放了下来,方氏回道,“和你大哥一起去祠堂了!”

外头听到了脚步声,薛思琪道:“应该是二婶和二叔来了。”

大家都停了没有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赵家的人,廖大夫人和单夫人,郭夫人都来了,因为薛家在京中亲戚不多,薛老太太和薛三爷都只是送了礼人却没有到,所以单夫人和郭夫人这样的通家之好便来充门面。

大家说了话便移去了花厅坐着,方氏和薛镇扬坐在主位上,女眷们依次按辈分落座,一顶屏风隔着的另外一边坐的则是男眷,比起这边的安静,那边则要热闹许多。

郭夫人打量着幼清的肚子,低声问道:“你这才三个多月四个月不到吧?”幼清点了点头,郭夫人就拧了眉头道:“瞧着肚子有些大了,你少吃一些,别到时候孩子太大,难生。”

幼清就为难的道:“不吃我觉得饿的心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胃口特别的好!”

“我和你正好相反。”郭夫人笑着道,“我生秀儿的时候是一点都吃不下,到生的时候就剩一把骨头了,还好秀儿争气,生下来白白胖胖的……”郭夫人说着一顿,忽然意识到郭秀已经不在了,和幼清说这个有些不吉利,就话锋一转,“能吃是福,但也不要太贪嘴了。”

幼清理解郭夫人的心情,她笑着点头:“知道了,我尽量克制一下自己。”她长的太胖了,照镜子的时候她自己都觉得丑的很。

单夫人听到他们说话,也倾了身子笑着道:“没事,等月份再深点克制也没事,现在孩子正长的快,所以幼清才饿的快。”又和郭夫人道,“你啊,过去的事都过去了,你要往前看!”

“嗯。”郭夫人笑笑,觉得自己很煞风景,在别人的喜事上说这种丧气的事情。

方氏给两人续茶,笑着和郭夫人道:“夫人现在是儿孙满堂,您才是有福之人。”郭夫人笑着颔首,视线朝外头看去,就看到一对新人缓缓走了进来。

“三哥和三嫂来了。”薛思琪拉着幼清的衣袖,薛思画也笑着道,“三嫂真漂亮!”他们和陈素兰都认识,所以说起来话来就更加自然随性。

薛潋穿着吉服,本就俊美的面容,此刻衬显的越发的精致,他垂着头眼神有些飘忽,大步走着时不时拿余光去看方氏,在他身边,陈素兰略后半步,亦是一身喜服,梳着圆髻,头上戴着赤金的凤冠,垂着眉眼面颊微红,她和小时候有些不一样了,原本圆圆的脸瘦了下来,变成了容长脸,算不得多标致的美人,但亦是清秀高挑,气质端雅的闺秀。

敬茶认亲,幼清规规矩矩的给陈素兰行了礼,陈素兰低着头给了幼清一个封红,幼清笑着接了朝薛潋瞪了一眼,薛潋心虚的撇开目光不敢看她,带着陈素兰移去了薛思画面前。

女眷这边结束一对新人就移去了隔壁,那边起哄的人不少,热闹的很!

中午郭夫人和单夫人在薛府用的午膳,下午等客人散去,薛镇扬和宋弈他们去了衙门以后,方氏就将薛潋喊了过来……

“你昨晚到底怎么回事。”方氏生气的看着薛潋,“你知道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昨天可是你和素兰的新婚之夜,你竟然还逃出去了,你要不想成亲怎么不早说,既然成亲了就该老老实实的给我踏实过日子,闹腾这些是给谁看?!”

“我错了。”薛潋垂着头认错态度非常好,“临时有急事不得不出去一下,我不是赶回来了吗……”圆房非要新婚圆啊,今天晚上还不是一样。

方氏就指着薛潋:“你这叫认错吗?!”她养了四个孩子,不听话似薛潋和薛思琪,可是她也从来没有舍得打过她们,此刻她真的想好好的将薛潋教训一顿,“你不要和我说,回去和素兰道歉去,你让她受委屈了,必须和她好好认错。”

“知道了。”薛潋咕哝道,“我这不是正要认错,您就把我喊来了吗。”

方氏抚着胸口,摆着手道:“你走,赶紧走,我若是再和你说话,就要被你气死了。”薛潋就内疚的看着方氏喊道,“娘,您别生气,我真不是故意的……”

“我不想和你说话。”方氏侧过身子,“你的事我替你瞒着,你最好不要有下一次,若不然你爹爹一定不会轻饶你。”

薛潋就哦了一声垂着头起身出了门。

幼清和薛思琴还有赵芫去了西苑,薛潋的新房就在赵芫院子的斜对面,也是一样的四合院带着罩院,他们到时是陈素兰身边的妈妈迎了过来,朝三个人行礼:“奴婢是三奶奶的奶娘,姓周。见过大奶奶,大姑奶奶和表姑奶奶!”

“免了吧,往后我们在一个院子住着,常常见面,不必客气。”赵芫虚扶了周妈妈,问道,“你们奶奶呢,在房里吗?”

周妈妈笑容很勉强,回道:“在房里呢,奴婢去喊。”说着要走。

“不必麻烦了,我们自己去就好了。”赵芫摆摆手,和薛思琴还有幼清一起进了喜房。

房间的正中,一对喜烛已经熄了,大红的帐子垂了下来,隐隐约约能看到床里躺着个人,有小丫头看见她们进来就去推陈素兰,陈素兰坐了起来让人掀了帐子:“大嫂,大姐,幼清,你们来了,快请坐。”

幼清就看到陈素兰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

“昨晚没睡好吧。”赵芫笑着道,“我当时也是,熬着好几天都没有睡好,直到三朝回门后日子安定下来,我才好好补了觉。”

陈素兰揉了揉眼睛,笑道:“是,昨晚确实没有休息好。”她合衣躺着的,所以穿鞋就下地了,让人给三个人倒茶,“没想到成亲这么累……”她笑容有点勉强,像贴在了眼角似的。

薛思琴和赵芫对视一眼,两人心里直叹气,却不好将话挑明了,

“今晚早点休息。”幼清笑看着陈素兰,记忆中还是陈素兰跟在陈铃兰身后,被陈铃兰呵斥不服气噘着嘴的小姑娘,“我们都是过来人,很能理解你这会儿的感受。”

陈素兰显得有些意兴阑珊,点了点头,赵芫就和薛思琴还有幼清打了眼色:“那你休息吧,我们改天再好好说话。”

“那我不留你们了。”陈素兰顺势就没有留她们,幼清和赵芫以及薛思琴颔首便出了门,在院子里碰到了回来的薛潋,三个人都没给他好脸色。

薛潋心里不痛快回了房里,陈素兰迎了过来:“回来了。”给他倒茶,“我看你中午没有吃什么东西,要不要让厨房给你再做些吃的。”

“你坐下,我有话和你说。”薛潋在椅子上坐下来,陈素兰就乖巧的坐在了对面,薛潋沉默了一会儿,道,“昨晚的事,对不起。其实我是去……”

陈素兰一听他要说昨晚的事,立刻就摇着头道:“不要,不要和我说。”她摆着手,给薛潋本就很满的茶盅里添茶,发现水漫了出来,她又拿手里的帕子去擦,“我知道你既然出去一定是有重要的事,往后你外头的事都不要和我说。”

“素兰!”薛潋吃惊的看着陈素兰,他没有想到陈素兰是这样的反应,“你……你真的不想知道。”

陈素兰很坚定的摇着头!

“我累了。”陈素兰站起来走到床边,又回头看着薛潋,红着脸道,“你……你要不要也补个觉!”

薛潋愣愣的哦了一声,又摇头:“不用,我还有点事,你睡吧。”

陈素兰点着头就真的脱鞋躺在了床上,用被子蒙着头,眼泪就落了下来,她又不傻,薛潋昨晚出去肯定不是什么紧要的事情,要不然他为何不告诉方氏,要偷偷翻墙出去,还有,方氏一早就对他横眉冷对的,这些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还是新婚,她不想听这些事,她相信以薛潋的教养不会胡来的。

陈素兰想到这里就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真的睡着了。

薛潋看着她躲在被子里,不一会儿就发出轻浅的呼吸声惊讶的不得了,自言自语道:“……真是没有想到,她的心还真够宽的。”话落,搓搓脖子起身将门关上他去了外院。

“三爷。”二子凑过来,低声问道,“三奶奶没有和您吵架吧?”

薛潋摇摇头,奇怪的道:“她没有问我,我想告诉她,她都不听!”他怎么记得陈素兰的性子不是这样的,真是女大十八变。

“不问好啊。”二子松了口气,道,“要是您真和三奶奶说,还不知道从哪儿开口呢,娜薇姑娘的事……您要怎么解释。”

薛潋垂头丧气的在花厅前头的石墩上坐下来,搓着脸道:“我要是知道,就不会这么烦了!”昨天晚上娜薇给他送了一封信过来,说要和他永别,言辞间满是绝望,他余心不忍左思右想之后还是出去了……

其实,他当初就下定了决心,若是这次能高中孝廉,他一定和方氏摊牌,就算被打死他也要娶娜薇,可是阴错阳差的他落榜了,他曾经和娜薇信誓旦旦的保证过,但是随着他落榜一切都成了空,他也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所以,他下定决定再不见娜薇,断了这份感情,就当彼此都没有认识过对方。

可是就在昨晚,他看到那封信,心都快要碎了,原来在他心里根本没有忘记娜薇,他也没有自己想的那么果断,他根本拒绝不了娜薇的眼泪和柔弱无助!

“你说怎么办。”薛潋头疼欲裂,想到幼清和他吵架时说的话,说他会害了陈素兰……

是啊,如果他和娜薇还当断不断的话,是真的害了陈素兰,她不欠他的,好好的姑娘凭什么嫁给他了就要受气。

“三爷。”二子觉得这些不是问题,“要不然,等过个一两年三奶奶生过孩子以后,您将娜薇姑娘讨回来不久成了!”

薛潋眼睛一亮,随即抬脚去踹二子:“你是想让我死不成,还纳妾,我长了几个胆子。”他们家就二叔养了个外室,连三叔那样豪气的都不曾讨小的,要是他打破了规矩,莫说陈素兰,就是父亲和母亲也不会饶了他的。

“那您把娜薇姑娘忘了吧。”二子道,“要是忘不了又不能讨回来,就只能养在外面了……”

薛潋翻了个白眼:“滚,滚,别尽给我出馊主意。”话落,不理二子!

当夜,薛潋没有再出去,与陈素兰圆了房,第二天一早陪着陈素兰回了陈府,与韩栎一起喝的酩酊大醉……

“姐姐。”陈素兰抱着陈铃兰委屈的不得了,“我觉得他的心根本不在我身上。”

陈铃兰已经听陈素兰说过新婚之夜的事情了,她也生气的很,可是到底不能教着陈素兰去和薛潋闹,只好劝着道:“不要胡思乱想,你们这才成亲,日子才开始,往后你对他好一点,事事多为他想,日子长了他心里肯定会有你的。而且,闻瑾也不是那没有分寸的人,你要相信他。”

“我不知道。”陈素兰觉得好失望,她是很喜欢薛潋,也幻想过和薛潋成亲后许多美好的画面,可是这才成亲第三天,她就已经觉得心灰心冷,一点期待都没有了,“我……我想回家了。”

“别说傻话。”陈铃兰拍了陈素兰的手,道,“你是已经成家的人了,不要什么事都随着性子来,和小时候一样,喜欢什么东西玩几天就丢在一边不管了,或者觉得做不了的事,就退缩了再不去尝试了,这是过日子是一辈子的事情,你不能退缩只能往前走。”

“姐……”陈素兰红了眼睛,看着陈铃兰,“您和姐夫过的好你不懂什么是貌合神离,我心里累的不得了。”

陈铃兰和韩栎过的也不是顺遂的很,但是她很清楚,两个本没有多少感情的人一下子变成了夫妻,不适应是肯定的,但是不能因为不适应就不想过了,就退缩了吧,你得不断去调整自己迎合对方的同时,也展现自己让对方来了解你,只有这样,婚姻才会越过越顺,才会越来越好。

“别说傻话了。”陈铃兰抱了抱陈素兰,“时间不早了,你们早些回去吧,记得和家里人好好相处,和闻瑾好好相处,多听听他说什么,多了解他一点,时间长了你们的日子就会越来越好了。”

陈素兰哦了一声起了身,和陈铃兰一起去了外院,等看到薛潋喝醉了躺在床上时,她顿时皱了眉头,咕哝道:“怎么喝的跟烂泥似的,一身的酒臭!”

“素兰。”陈铃兰低声斥道,“他头一回上门,你姐夫要和他喝酒他如何能推辞,喝醉是正常的事情,你不好好照顾他,还在这里嫌弃来嫌弃去的,若叫他听到了得多寒心。”

陈素兰应了一声走过去推了推薛潋:“起来,我们回家了。”

“嗯。”薛潋撑坐了起来,揉着额头看见陈铃兰也在,便起了身朝陈铃兰抱了抱拳,“对不住,我酒量有些浅,失态了。姐夫他,还好吧?!”

薛潋皮肤很白,喝酒后白里透着红,真的似姑娘一样漂亮的不似真人,陈铃兰笑道:“他也醉了正睡着呢。你别介意,他今儿是高兴,不免有些失态了。”

“是我失态了。”薛潋尴尬的说着撇了眼陈素兰,陈素兰正坐在一边不知道在想什么,薛潋道,“我们回去吧,免得让娘等我们。”

陈素兰点点头站了起来和家里人告别,随着薛潋一起回家。

“明天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回学馆上课了。”薛潋揉着发胀的额头,看着陈素兰,陈素兰点着头道,“哦,知道了!”

薛潋本来想带陈素兰出去逛逛的,他上学的事没有那么要紧,只是陈素兰不愿意他也不勉强,索性闭上了眼睛假寐。

陈素兰坐在一边拨弄着手腕上戴着串珠,两个人沉默的回了家里,方氏觉得薛潋对不起陈素兰,就补偿似的对陈素兰好的不得了,那天认亲她和薛镇扬给了陈素兰一万两的压箱钱,当初赵芫进门她可是只给了五千两的。

“陈夫人和你姐姐都挺好的吧?”方氏拉着陈素兰在身边坐下来,“刚嫁过来换了陌生的地方,肯定有些不适应,你若是实在想家,就和闻瑾一起回去住几天,不用考虑我和你父亲的感受,只要你们过的舒坦,怎么着都行。”

“谢谢娘。”陈素兰早就知道方氏人很好,当初她自己的娘也告诉她,这个婆婆是没的挑的,断不会像别的婆婆那样又是立规矩又是训斥的,如今看来真的是没错,“我等过了年回家去住对月,行不行。”

京城以前是有规矩,新婚头一个月新房不能空,第二个月就可以去新娘家中住一个月,叫做对月。

只是这个规矩有人家持着,有人家则无所谓,陈素兰想要回去,方氏便一口应了下来:“成啊,只要你高兴,我都没什么意见!”

陈素兰就笑了起来。

“娘,您可是偏心了。”赵芫掩面笑着进来,“我当初进门的时候您可没有这么疼我。”

方氏失笑,啐道:“哪有嫂嫂和弟媳争婆婆宠的,你事情都办好了,晚膳备了吗?”

“没有。”赵芫就去拉陈素兰,“素兰和我一起去吧,也正好熟悉熟悉家里的人。”

方氏也觉得赵芫的提议不错,家里的婆子丫头总少不了打交道的。

“哦……”陈素兰站起来,“好,我和大嫂一起去。”就挽着赵芫的手一起去了厨房,厨房里的婆子丫头都上来行礼,陈素兰一一点头认了,赵芫道,“你们院子里虽有厨房,但只能烧水热东西,暂时还不能起油烟,你若是想自己开火也成,到时候我再给你安排。”

“大嫂院子里有没有?”陈素兰看着赵芫,赵芫笑着道,“我没有,我一直跟着爹娘他们一起吃的。”

陈素兰若有所思,想了想道:“那我回去想想再告诉大嫂好不好。”

“当然成,你什么时候想好了告诉我都来得及。”赵芫说着又带着她在后面溜达了一圈,两人说着话又一起回了西院,陈铃兰回了房里将周妈妈请来问道:“奶娘,您说我要不要设一个小厨房?”

“用不着,三爷不在家,您一个人吃饭怎么着都成。而且您毕竟才进门,多和婆母还有大奶奶相处相处没有坏处的。”周妈妈是知道陈素兰性子的,索性一次说个透亮,“家里的事,要是大奶奶让您帮忙,您就帮一帮,将来您总要当家作主的,这些事少不得要操持的。”

以前陈铃兰跟着陈夫人学持家的时候就让陈素兰一起学的,她不愿想这些琐碎的东西,最后还是没有学,所以她一听周妈妈说这事儿立刻就头疼起来:“我不行,还是算了吧……”

周妈妈叹气,打算慢慢劝着。

“三爷是不是又出去了,您怎么也不问问他。”周妈妈给陈素兰倒茶,陈素兰一愣,“没有吧,他不是去他以前的房间睡觉去了吗。”

周妈妈就皱眉:“那您怎么没有跟着一起去?”

“这有什么好去的。”陈素兰不想和周妈妈接着讨论这个话题,她起身抓了针线坐在床头绣了起来,她的针线活不大好,做事也不大专心,一个枕头套绣了一年也没完工,周妈妈就道,“三爷以前的房间是什么样子的,他平日在里面都喜欢做什么,还有,他身边的小厮是叫二子吧,二子什么性子,成亲了没有,您是不是都要问问……”

“哦,知道了!”陈素兰还是放了针线,“那我去看看吧。”

周妈妈就露出满意之色,陪着陈素兰去了外院,薛潋正和二子两个人坐在炕上玩着一个新得的九宫格,听到外头走动的声音二子机灵的跑了出去,大声喊道:“三奶奶好,三爷在里面呢。”

“我知道。”陈素兰便掀了帘子进去,薛潋已经下了地,问道,“你怎么来了?”

陈素兰就站在门口,打量着房里的摆设,笑着道:“我想来看看你以前住的地方是什么样子的,能进来吗?”

“当然可以。”薛潋顿时来了兴致,陈素兰就四处走着,薛潋指着书柜上的一本书道,“这是徐行之的《游记》,是孤本呢,你想不想看看,里面的内容可精彩了。”

陈素兰视线一扫而过,摇头道:“那有什么好看的,我不喜欢。”便伸手拉了一本《怪诞奇谈》出来,薛潋又笑着介绍道,“这个你喜欢啊,这是我从赵子舟手里抢来的,也是孤本,还是作者的手稿呢,外面买到的都是后来翻抄的。”他从陈素兰手里拿过来翻了一页,“你看,上面还有作者的注解和错别字呢。”

“也没什么区别,看书只要看内容不就成了,这种手稿涂涂改改的,还不如外头卖的清楚呢。”陈素兰摇摇头不再看去,便走到博古架边,从上头拿了个小葫芦下来,道,“这东西有什么来历吗?”

“没什么来历。”薛潋兴意阑珊,“你要喜欢就拿去好了。”

陈素兰还是将东西摆回去了,在薛潋对面坐下来,看到了桌子上的九宫格,薛潋见她看着就道:“你喜欢玩这个吗?”

“我不会。”陈素兰,“也没有玩过。”

薛潋就挑着眉笑道:“那我教你啊,当初三妹不会玩也是我教的,就连幼清我也教过她呢!”

“不要,这东西有什么趣。”陈素兰摇着头,看着薛潋道,“你平日在这里就做这些事吗?不觉得无聊吗?”

薛潋皱眉反问道:“你平时在家都做什么,不无聊吗?”

“我和姐姐说话啊。”陈素兰回道,“要不然就做绣活,不过我做的不好,还常常绣错……”

薛潋点点头,道:“那挺有趣的!”又没话找话,“除了绣活,你平日看书不看书,都看什么书?”

“随便看点吧。”陈素兰想也不想,“你问我,我还真想不起来了……”

薛潋就再接不了话了,心里咕哝着陈素兰真不会聊天,要是幼清在,就着这个话题能和他说一天,就算是不喜欢的话题,她也能配合着别人聊着。

“三爷。”二爷在门口探了个脸,薛潋眼睛一跳,陈素兰就站了起来,道,“你有事我就先走了,一会儿记得早点回去,娘让我们晚上去她房里用膳。”

薛潋点点头送陈素兰出了门。

陈素兰一走,薛潋就将二子拉进来,叱道:“你鬼头鬼脑的做什么。”

“是……是娜薇姑娘托人捎来的信。”二子将信递给薛潋,“您……您要不要看。”

薛潋接过来迫不及待的打开,又突然停下来发狠似的塞回给二子:“以后她的信你都不要拿来了。”话落,堵着气的回去接着玩九宫格。

“那……那这个书呢,您要不要?”二子拿了本书放在桌子上,“是西域一个文人写的,专门写西域见闻和风俗的,好像还是手稿,娜薇姑娘托人捎来的呢。”

薛潋撇了眼书,忍了又忍终于将书拿起来翻了一页,就看到里头并不是汉字,而是他看不懂的字体,但在每一行的的下面都有人用小字翻译了……

薛潋捧着书,红了眼眶。

陈素兰一出去,周妈妈就问道:“和三爷说话了,聊了什么?”

“没聊什么,就看了他的书。”陈素兰摘了个枯枝边走边折了丢在地上,“他说教我玩九宫格,我不会玩就回来了……”

周妈妈直皱眉,道:“您怎么不让他教您呢,一来二去的不就熟悉了吗。”

“那他就该找我喜欢的玩,我不喜欢九宫格,太费脑子了。”陈素兰百无聊赖。

周妈妈道:“那您不喜欢九宫格告诉三爷了没有?”陈素兰点头,周妈妈又道,“那您喜欢什么,告诉三爷了没有。”

“他应该去打听吧,还要我说吗。”陈素兰撇了撇嘴,“你看姐夫,没成亲前把姐姐的事都打听清楚了,他怎么不学学姐夫!”

人和人不一样的,韩栎细心不代表薛潋也细心,再说,薛潋也不是那细心讨好别人的性子。

幼清也正为了薛潋的事,在和阿古说话:“……你是说前天晚上薛闻瑾去了望月楼?”

“是!”阿古点头道,“娜薇吃了药差点死了,若非救的及时恐怕人已经没了。”阿古说着有些愧疚,“都怪属下疏忽大意了,没有看牢!”

这种事看不牢的,只要有心总有办法联系到对方的,幼清蹙眉道:“后来呢,他们怎么样,说了什么你可知道。”

“薛三爷只待了一会儿就走了。”阿古回道,“属下只听到句往后不要再见的话……别的都没有听清。”

幼清叹了口气,看来薛潋并非一头扎进娜薇的身上了,还是有救的。

“你再留心着,如果他们超过一个月不来往,你就将娜薇送回去。”幼清心里盘算着,如果两个人一个月不联系,可见他们都是有分寸的,也决心断了这层关系,这个时候娜薇一走,薛潋应该不会再去追着她走。

“知道了。”阿古点点头,朝幼清抱拳,“那属下告退了。”

幼清颔首,又想起什么来,问道:“方徊的事……怎么没有下文了?”

“他不愿。”阿古尴尬的道,“他说他四海为家,成亲就是害了人家姑娘,还不如孑然一身的好,能来去自如也没有牵挂。”

人各有志,更何况采芩也不愁嫁,若非她舍不得,采芩早就被人求走了。

幼清就没有再说什么,阿古退了出去,在门口碰到了一起从外面回来的胡泉和周芳,他笑着和周芳道:“你许久没有回楼里了,大家都想你呢。”

“最近事情多。”周芳回道,“过几日我和望舒一起回去看望大家。”

阿古颔首,从角门出了宋府。

周芳就回头看着胡泉,道:“你以后有事找别人帮忙,别总黏着我,夫人有身孕了,要用我的地方肯定很多,我成日帮你做事成什么样子了。”

“我一人分不了身啊。”胡泉直叹气,“你不晓得,这一到年底我每天晚上整理投来的名帖都要到子夜,就不说那些辗转托我办事,请我吃饭的应酬了,你不帮我,谁能帮我。”自从新帝登基,宋弈进了内阁,胡泉每天忙的就跟陀螺似的,应酬的饭局一天就有好几个。

“你不是最喜欢这样嘛。”周芳白了他一眼,胡泉嘿嘿笑了起来,道,“我是喜欢,可不表示不累啊,你就帮帮我,我明儿就去和夫人说,让你做副总管事……”

周芳哼了一声:“胡闹。”便拂袖走了。

“你等我下,我话还没说完呢。”胡泉要去追,身后的小厮却追来了,拉着他道,“牛管事,锦衣卫曾大人来求见老爷,老爷不在家,您说是轰走还是留下来?”

胡泉看看周芳叹了口气,带着小厮去外院了。

幼清靠在床头看着采芩站在桌子前裁衣,她笑着道:“绿珠都要生了,采芩,你的婚事怎么办,你看中谁了,喜欢什么样的,和我说说。”

“奴婢不嫁。”采芩头也不抬的道,“等过两年奴婢就梳了头,夫人以后您房里的事还交给我,等蔡妈妈老了,我就做您房里的管事妈妈。”

幼清坐起来回道:“谁梳头我都管不着,唯独你和绿珠不成。”她下了床站在采芩面前,低声道,“等将来大家都成亲了儿女成群,就你一个人孤苦伶仃的,你不难受?更何况,你随着我吃了这么多苦,可不是为了在我身边做管事妈妈的。”

“夫人!”采芩还要再说,幼清打断她的话,“行了,你别说了,这事儿我做主了!”

采芩垂着头接着裁衣裳不说话了。

幼清就坐在椅子上托着下巴出了神,过了许久她出声道:“你说……我要不要再找三哥聊聊呢?”家里的人都不知道他和娜薇的事。

“我看就算了吧。”采芩犹豫的道,“三爷虽做的有点过分,可到底他后来也没有再去,您再等等看看他的态度,以后再谈也不迟。”

幼清也犹豫,她犹豫的原因是觉得薛潋毕竟不是小孩子了,又已经成家了,她要再像长辈似的没鼻子没眼的说他,是有点不合适,更何况,新婚几天陈素兰也没有闹,可见两个人之间已经说开了,她若是去找薛潋,就有点无事生非的意思了。

人家小两口好好的,陈素兰也原谅了薛潋新婚之夜的出格,她就不用再上纲上线了吧?!

“算了吧。”幼清决定再等等,她说完拿了采芩裁剪的布看了看,捡了针线就开始缝了起来,一会儿就做了一只小袜子,她笑着提在手上道,“怎么这么小,太有趣了……”

采芩也笑了起来,正要说话,辛夷和蔡妈妈结伴进来,蔡妈妈道:“夫人,祝家来人报信了,说祝太太刚才生了。”

“来报信的人呢?”幼清顿时喜道,“上午还没听到消息,这会儿就生了啊,男孩还是女孩,大姐还好吗?”

------题外话------

欠债还了一身松啊……哈哈哈哈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