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243 有孕

幼清懒洋洋的躺在床上,蔡妈妈笑眯眯的进来,将窗户开了一条缝隙,替幼清挂上帘子,就看到幼清垂着青丝,歪在被子里,一只似雪的手臂搁在外面。

“夫人醒了!”蔡妈妈道,“早膳已经备好了,老爷连走前吩咐的,今儿让夫人吃哪些东西。”

幼清笑了起来,趴在床上看着蔡妈妈:“您说,怀孕的人是要多走动走动呢,还是多歇一歇?”

“奴婢当时生我们草儿的时候也没有空,连生的那天还在地里干活。”蔡妈妈拿了衣服过来,“后来生的时候极顺坦,从肚子痛到生下来不过花了一个时辰,隔了三天奴婢又下地里做活了。”

“这成吗。”幼清坐起来看着蔡妈妈,“您不做月子身体哪受的了。”

蔡妈妈扶着幼清起来,替她将头发飞快的挽了个髻,道:“奴婢这样的身份,能有口饭吃不饿着孩子,就已经是天大的福气,哪还能舒舒服服的躺在家里做月子呢。”

幼清心疼的看着蔡妈妈,道:“也是,受苦的总是那些整日辛劳却收获最少的百姓。”

“夫人是有福之人。”蔡妈妈笑道,“您虽没有母亲,却有个姑母怜您如亲生,虽一开始婚事不顺利,却到底嫁给了老爷,老爷待您如珠如宝夫妻和睦……将来,等夫人生了孩子,儿孙承欢膝下,夫人的生活只会越来越好,好日子长着呢。”

“我也觉得。”幼清笑着坐在床上,低头看着脚上绣着的一朵粉红的山茶花,低声道,“用上一世的困苦能换这一世的顺遂,没有人比我更幸运了。”

蔡妈妈没有听清,闻声一愣道:“夫人说什么?”

“没什么。”幼清笑着拉着蔡妈妈的手,道,“方徊安排的人一直在帮你找草儿,一定会找到的。”

蔡妈妈含着热泪,点点头道:“奴婢其实也是有福之人,在这暮年能有夫人这样的好主子,一定是奴婢前世修的造化!”

“也是我的造化。”幼清笑着起来,进了梳洗间梳洗,她出来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着昨晚和宋弈的荒唐不由失笑,她真的想要一个孩子,迫不及待的想要,没有人知道,她等了多久念了多久。

“夫人心情好一些。”蔡妈妈将玫瑰露递给幼清,“听说心情好一些就特别容易怀孕。”

幼清看着镜子笑着点头,蔡妈妈又道:“要不然,夫人去娘娘庙求一签吧。听说娘娘庙的求子签非常的灵验呢。”

“真的啊。”幼清兴致盎然的点着头,“好,那你准备一下,看哪天天气好我们就去。”

蔡妈妈应是。

幼清就抚着小腹,想象着从今天开始里面是不是已经发芽开花了,想到这里她孩子的扶着蔡妈妈起来,道:“等吃过饭我要再躺一会,免得动的太厉害吓着他了。”

蔡妈妈原本想笑,可见幼清一脸期望的表情,她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她明白对于幼清来说,这个孩子无比的重要。

幼清吃过饭就真的躺在了床上,床头上摆着好几本书,她静心看着时不时停下来看着自己的肚子发笑,采芩进来给幼清添茶,笑着道:“今天太阳好也不怎么热,夫人去外头走走吧,晒晒太阳!”

“太阳好吗。”幼清朝外看来看,道,“算了,我还是不出去了。”又放了书想起什么来,和采芩道,“你去找几匹细软的布来,索性没什么事,咱们裁衣裳吧,再做些鞋袜!”

“那奴婢去取!”采芩应着转身出去,过了一刻她笑着抱着几匹布进来,“夫人,您看谁来了。”

幼清抬眸去看,就看到已经小腹微隆的绿珠步履矫健的进了门,幼清道:“你怎么来了,江泰陪你一起来的吗?”

“奴婢自己来的。”绿珠笑呵呵的走过来看着幼清,“昨天就听说夫人最后一次药浴,是不是全好了?以后都不会再犯心疾了吗?”

幼清其实并不确定,就算是封子寒和宋弈也不是万分的把握,她笑道:“就当全好了吧。”指了指杌子,“你一个人在家还成不,肚子里的宝宝动了没有。”

“动了!”绿珠笑着道,“皮实的很,白天还好好的,一到晚上我躺下来他就不停的动,奴婢都好几天没睡好了。”说完还真打了哈欠。

幼清和采芩都笑了起来。

“夫人怎么躺在床上,您还是因为药浴身体虚是不是?!”绿珠打量着幼清,“不过奴婢瞧着脸色挺好的。”

幼清和采芩对视一眼,两人都笑了起来,采芩掩面偷偷看了幼清一眼,贴着绿珠的耳边悄悄道:“夫人说她要养着,说不定就怀了呢。”

绿珠瞪眼看着幼清,幼清则一副坦然的样子,道:“没见过别人等孕的?!少见多怪。”

“夫人,您太有趣了。”绿珠捧腹笑了起来,“奴婢真的是少见多怪!”

幼清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也知道自己太夸张了,可现在在家里,她也不用怕谁笑话,她就要等着怀孕,天天叫宋弈给她号脉……

“那您拿这些布来,就是为了给未来的小少爷做衣裳的?”绿珠指着桌子上堆着的布,幼清点头道,“早点准备好,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的。”又看着绿珠,“你都准备了没有?”

“奴婢各式各样的都缝了,连三岁穿的都做了几件,这两年就是不动针线也够他穿的了。”绿珠笑呵呵的帮着采芩的忙,“奴婢帮您一起做,夫人想做什么样的。现在还不知道是少爷还是小姐,我看不如做那种不分男女都能穿的式样好了。”

幼清觉得绿珠说的有道理,笑着道:“行,那咱们就做男女都能穿的。”

主仆三人就窝在房里定样式裁布料忙活到下午,江泰来了,幼清笑着和绿珠道:“他着是来接你回家的?”

“嗯。”绿珠点着头,“来的时候就说了,回去时要在我们巷子口前面的馄饨铺子里吃碗馄饨再回去的。”

幼清也不留她让采芩送她出门,她点着灯在房里缝着衣裳,估摸着是没有睡好的缘故,拿着针线一针一线的缝着,晚上宋弈回来的很迟,见幼清已经睡了便轻手轻脚的梳洗,幼清还是醒了过来闭着眼睛道:“现在什么时辰了,你才回来吗。”

“亥时两刻。”宋弈在床头坐下来,“今天在床上躺了一天?”他已经听说了。

幼清挪过来将头枕在他的腿上,迷迷糊糊的应道:“嗯,我想着说不定昨晚就怀上了呢,所以我要加倍小心。”

“真是傻丫头。”宋弈顺着她的发丝,觉得又心疼又无奈,“便是怀上了,这会儿也不必大动干戈的,等月份深些再小心也不迟。”

幼清摇着头:“不要,我从现在就要开始小心了。”话落,她睁开眼睛趴在宋弈腿上看着他,道,“你回来这么晚,是朝中有事吗?”

“有点事。”宋弈柔声道,“马上就要秋试了,今年虽由单阁老主持,可我到底脱不开身,宗人府那边也在给圣上选着适龄的女子,只等圣上大孝满了便成婚!”

听到这个事儿幼清便翻身坐起来,好奇的道:“这么早就要开始选了吗?是从民间选,还是从官宦人家选?”

“估摸着都有吧。”宋弈淡淡的道,“此事由太后和昌王负责,我倒是没有太过注意。”

不知道太后会给赵承修选什么样的皇后!

“有件事你看是不是要和姑母说一声。”宋弈显得有些犹豫,幼清就奇怪的看着他,宋弈低声道,“阿古说闻瑾这几个月来没有再去望月楼,起初他没有多在意,但这几日他发现望月楼里有位叫娜薇的舞娘白日里常出门,他就派人跟了她几回,发现她每回出门都会去平山书院后山的竹林里,而和她见面的人正是闻瑾!”

“舞娘?”幼清脸色大变,睡意全无,“是胡女吗?”

宋弈没料到幼清的反应这么大,他点了点头道:“是胡女,这一批来了十二人,约莫在京城会待三年,过了明年六月他们就会回去。”

难道薛潋又遇到了前一世的那个女子了吗?

“真是胡闹!”幼清头疼不已,“秋试在即,他不专心读书竟然还和女子私会,更何况,她和素兰的婚事也没两个月了,要是让陈府的人知道,他们会怎么看他,怎么看姑母!”

“这件事倒也不难办,提前将这批人送走也就无事了。”宋弈蹙眉道,“难就难在,闻瑾和娜薇是不是已经……怕他一心扑在对方身上,若将她送走,只会将情况弄的更加糟糕。”

是啊,前一世薛潋不就跟着胡女走了吗,一去不回,这一世说不定他还有可能再重演一次,所以宋弈说的对,情况没有弄清楚以前,不能贸贸然将人送走。

“我想办法和他谈谈。”幼清蹙眉道,“若是我不成就请大哥和他说,再不成就告诉姑父和姑母。”

宋弈没有反对,他已经让阿古对望月楼的舞女管理严格一些,无事不可随意出门,这样一来他们见面的时间少了,或许也可能慢慢就淡了。

“不成。”幼清又自言自语的摇摇头,“先让他过了秋试再说。”先帝原是禁了薛潋今年的秋试,薛潋自己也不愿去考,这件事大家也就心照不宣的定了,没想到先帝去了,薛潋突然又决定去考,既然决定去试试,就一定要全力以赴才是。

“你别太紧张。”宋弈低声道,“即便确有其事,也还有回旋的余地,以陈大人和姑父的交情,也断不会因为这些事而生了罅隙!”

宋弈是不知道前世薛潋是个什么浑样儿,她真的不希望薛潋会和前世一样,最后他自己的过的不好,还让姑父和姑母过的不舒心。

“我知道了。”幼清点点头,拉着宋弈躺下,“别管他了,你先睡吧!”

宋弈抱着她轻拍了拍:“嗯,你也别胡思乱想!”两人虽说歇着,但歇了灯后却各自闭着眼睛各自想着心事,幼清想着薛潋的事,宋弈脑子里转着的却是朝堂里的事……

幼清左思右想还是将阿古请来了,阿古已经猜到了幼清要说的事,便道:“此事爷已经叮嘱过小人,让小人不要去点开,先将人困在望月楼里,尽量让他们少了见面的机会!”

“我知道,老爷已经和我说过了,麻烦你了!”幼清笑着和阿古道谢,“你可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阿古和方徊毕竟是男人,手边也不是只有望月楼的事,所以还真是谁不清楚,他惭愧道:“薛三爷是自从过年的时候在楼里喝了酒,知道望月楼是爷私下开的以后就常常去,我们在时他就和我们一起吃酒谈心,偶尔还会在后厨帮忙,我们若是不在他就在里头坐坐,看一会儿舞娘跳舞便走了,不曾有过异常的举动,所以我们还真是没有注意到!”

“估摸着是去的多了便认识了。”幼清点点头,道,“算了,这件事等秋试过后再说,你先让人盯着娜薇好了,别的事我们这边来处理。”

阿古颔首,朝幼清抱了抱拳作势要退下去,走了几步又回头过来看着幼清:“那个夫人……”他有些窘迫,幼清一愣看着他。

她和阿古之间不如江泰和江淮,所以阿古在她面前要略拘谨一些。

“我想求夫人给方徊指个婚事。”他搓着脖子满脸通红,“方徊年纪也不小了,和他差不多岁数的都快要抱孙子了。”

幼清没忍住咳嗽起来,方徊看上去也不过和宋弈差不多的年纪,宋弈还没有孩子呢,怎么就扯到抱孙子的事情上了,她笑着道:“怎么是你来和我说,方徊是什么意思?”

“他还没开化呢。”阿古笑呵呵的,眼睛和蓝宝石一样好看,“我要不说,他一辈子都想不到给自己娶个媳妇儿成个家。”又道,“夫人放心,往后爷要是有什么事,我尽量替他去,让方徊多留在家里,绝不会亏待了他媳妇儿。”

幼清忍不住笑起来,点头道:“我会留意的。”又道,“就是不知道方徊想要个什么样的媳妇儿,若是我乱点鸳鸯谱他不情不愿的受了,回头日子过的不好,还不如不成家呢。”

阿古一愣,就撇了眼站在幼清身边的采芩。

采芩顿时满脸通红。

幼清挑眉也顺着他的视线看了眼采芩,便道:“采芩,你去给阿古先生倒杯茶。”

采芩垂头应是出了门。

“采芩姑娘就很不错。”阿古笑着道,“不过她是您身边得力的大丫头,想必夫人和依赖她,如果夫人舍不得,找一个和采芩姑娘差不多的也成啊。”

也不知道是方徊看中采芩了,还是阿古自己看中采芩了,幼清笑道:“我知道了,我身边的丫头我都不大管,也相信她们都是有分寸的,所以,若是你们谁有意思看上了谁,倒不凡私下里接触几回,若是都愿意了再来和我说,我断不会做棒打鸳鸯的事。”

阿古眼睛一亮,点着头道:“成,那属下回去和方徊说去。”嘿嘿的笑了起来。

“那你呢。”幼清看着阿古,“你操心方徊的事,怎么不想想自己呢。”

阿古一怔摆着手道:“我们这样的异邦人在中原都娶不上媳妇的,人家不怕我们就好了,哪还嫁。”老安在中原那么多年,也没有娶亲。

幼清能理解阿古的说法,就如她对薛潋随着胡女走的事情一样,大多数中原或许可以和异邦人交往成为朋友,可若是谈婚论嫁却没有人敢提,谁知道生出来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

“这些事都是靠缘分的。”幼清含笑道,“缘分来了自然也就成了。”

阿古自嘲的笑笑,和幼清抱了抱拳,道:“那属下告退!”幼清点了点头,阿古便退出去,在门口看到端着茶站在门口发呆的采芩,他微微一怔尴尬的朝采芩笑笑,快去而去。

采芩回头看着阿古若有所思。

“怎么了?”幼清看到了采芩,采芩回道,“阿古先生真可怜,我听说他自小就没有爹娘,一个人背井离乡的闯荡,如今人在中原还不能成家,奴婢觉得他好可怜。”

“嗯。”幼清打量着采芩,采芩出落的亭亭玉立,比起前两年来她越发显出女子的柔美来,难怪阿古会说采芩好呢,她笑道,“阿古这样的人不需要别人同情!”

采芩点点头没有再提阿古的事。

一连好几天阿古都没有再来,方徊也没有来,幼清便以为方徊害羞或是不大愿意,她也将这件事摆在一边,每日在家中做着小衣等着秋试后找薛潋谈谈。

转眼到了九月,薛家的人里里外外为了薛潋的事忙了起来,幼清中间还见过一次陈铃兰,因为韩栎今年也要科考,所以她心里忐忑不安,幼清笑着道:“……今年不成再等三年也不是问题,他还年轻的很,不必给他太大的压力。更何况,他这个年纪能有这般功名已是难得。”

“我其实也没有指望他如何,只是怕他磋磨了棱角和斗志。”陈铃兰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幼清道,“有件事我还没有和别人说过……我打算成亲多生几个孩子,让长子随他的姓,你觉得这样行不行?”

“行啊。”幼清高兴的道,“若是让他知道还不知多高兴呢,你尽管按着你的意思办,陈大人和陈夫人也是通情达理的,到时候肯定支持你。”

陈铃兰面颊微红的望着幼清。

秋试前后九天,薛潋去进场时是薛霭和两个姐夫亲自送的,他提着行囊在人群里找了半天,有些失望的和大家挥手道别……

月底,秋试的成绩出来,赵子舟和韩栎皆入了孝廉,但薛潋却名落孙山。

薛潋将自己关在房里不肯出来,显然很沮丧,幼清听到后和宋弈一起去了薛府,二门口是薛思画迎的她,见着幼清她走过来道:“三哥都一天没有吃东西了,伯母无论怎么劝她就是不肯出来!”

“姑父怎么说?”幼清和薛思画一起往薛潋的院子去,薛思画道,“大伯说随他去,让他反思几天也是好事。”

幼清回头去看宋弈,宋弈淡淡的道:“姑父说的不错,让他一个人待着也并非坏事。”

幼清却觉得薛潋不是为了学业不成就会伤心将自己关在房里的人,她总觉得薛潋是还有别的事,就和宋弈道:“就怕他胡思乱想,一会儿你喊门他肯定会开,你帮着开解开解,别叫他做出什么傻事来。”

“嗯。”宋弈颔首,和幼清一起到了薛潋的院子,方氏站在门口抹着眼泪,见着宋弈和幼清来,便哽咽的道,“这样下去人哪受的了,没考上就没考上,这样是要伤了身子的。”

“让夫君去试试吧,三哥一向愿意听他的话。”幼清和赵芫扶着方氏退了几步,宋弈就站在门口敲了敲门,喊道,“闻瑾,开门!”

里头静了一会儿,过了一刻门果然从里头打开,就听到薛潋喊道:“你们别进来,宋大人来就好了。”

方氏叹了口气看着宋弈道:“你多劝劝他,考不上我们没有人会说他的。”

宋弈颔首进了房里,房间里黑洞洞的,薛潋披头散发的坐在书桌前,桌子边丢了许多废纸,他手里抓着笔在纸上宣泄似的一顿涂画,宋弈走进自地上捡了个废纸,摊开,就见里头画了个女子的肖像,却又被墨汁涂染的看不清面容,宋弈抬眸看了眼薛潋,似乎明白了什么。

幼清在院子外头候着,方氏和幼清道:“你说你闻瑾他怎么变成这样了,以前他开朗活泛,那有什么心事,我还说他没心没肺,如今竟为了科考的事将自己关在房里自暴自弃,说什么他都不听。”

“可见三哥是长大了。”幼清劝着方氏,“您也别着急,等过些日子他成亲了,或许就能好点了。”

方氏叹着气,道:“说起成亲,他似乎还有点不愿意……这事儿我连你姑父都没敢说,婚事都定了,断没有退婚的道理,若不然岂不是害了素兰!”

幼清从来不知道薛潋是不愿意的,她惊讶道:“那之前定亲的时候他怎么说的,也是不愿意吗。”

“那倒没有,我私下里问过他的意思,他并没有反对,说什么娶谁都是娶,还不如娶个认识的。”方氏也觉得奇怪,幼清心里便就有了数,她和赵芫对视一眼,赵芫也显得很惊讶。

难道是薛潋心中有人了?若不然不会先同意后反悔的,只是这话赵芫不敢和方氏说,怕让她更担心。

“九歌!”方氏见宋弈从里面出来,焦急的道,“怎么样,他听劝了吗?”

宋弈望着方氏轻声道:“他说他想一个人待一天,今晚前一定来和姑母请罪,所以,您就让他在房里冷静冷静好了,并无大碍。”

“那我就放心了。”方氏松了口气,“还是你有办法,我嘴皮子都磨破了。”

宋弈笑笑,朝幼清看来,幼清望他一眼便知道怎么回事,她心里叹了口气,等回去的时候她就问道:“他和你说了?”

“没有!”宋弈微微摇头,“不过我瞧他画了许多女子的肖像,虽涂改的模糊不清,但到底能看出一两分来。”

幼清靠在车壁上无奈的道:“看来他不是为了考不上伤心,而是为了这个女子伤心了。”估摸着,薛潋发了狠劲儿科考,想等自己考上以后再以此来和薛镇扬或者方氏说胡女的事,如今事与愿违,他自然心里郁卒。

“真是不省心。”幼清怒道,“不管他了,随他折腾去好了。”

宋弈摸了摸幼清的头,低声道:“若他心中真有别人,你不如和姑母说一说,将陈府的婚事退了,以免耽误了陈小姐。”

幼清也觉得是,素兰那么单纯可爱的女孩子,没道理和一个莫名其妙的人争夫君,而且,她也不用争!

“我隔些日子就和姑母说。”幼清堵了气,恨不得把薛潋拉出来抽几鞭子解气才好。

宋弈就没有反对她,拍了拍她的肚子,道:“别生气了,不是说要保持愉快的心情,等孕的吗。”

“也对。”幼清伸手到他面前,“今天的脉还没有号呢,快来看看,有没有了。”

宋弈失笑,其实即便是真的有孕了,这会儿也号不出来,可他还是例行的探了三根指头搭在幼清的手腕上,幼清就期待的看着他,问道:“怎么样?有没有不同?”

“有些气虚心燥,回去让厨房给你炖些燕窝。”宋弈捏了捏幼清的脸,“其它的,暂时没有!”

幼清吐出口气趴在宋弈身上,咕哝道:“你不是说一次就成的吗,你就是骗我。”又抬头看着他,“到底是小日子前后比较好,还是小日子过后比较容易?”宋弈说小日子过后十来天最易受孕,那天她和宋弈行房就是在月中的……

“你别胡思乱想了。”宋弈无奈的看着她,幼清忽然想起什么来,抓着宋弈的手贴着他的脸逼问似的道,“你不会是吃了那种药吧?”

宋弈愕然没有说话,幼清就立刻就红了眼睛,宋弈忙就抱着她在怀里哄着道:“没有,真的没有!”

“我不管。”幼清揪着他的衣襟哭着道,“我要生宝宝,就是死我也要生!”

宋弈抱着她叹气道:“不要说不吉利的话!”捧着她的脸亲了亲,幼清哼了一声转头不理他,真的开始怀疑宋弈是不是背着她偷偷吃了和以前的一样的药,而让她暂时不能怀孕。

“丫头。”宋弈轻轻拉着她的手,幼清甩开他道,“你不要和我说话,我不想理你,等我气消了再说!”就掉过头不理他,等马车进了院子里她自己先下了车,却不回房而是径直去了封子寒的院子里。

“你怎么了。”封子寒盯着她直看,“怎么眼睛红了鼻子也红了,还有谁能给你气受?!”

幼清哼了一声,伸出手道:“你给我看看,我有没有身孕!”

“啊?”封子寒愕然,哈哈笑了起来,道,“哪有这么快,你急个什么劲儿。”

幼清瞪眼:“你到底看不看?”

“看,看。”封子寒见她认真就搭了脉,号了一会儿就道,“从脉象看你有些心浮气躁,记得多吃些温润的东西。”和宋弈说的一样。

幼清腾的一下站起了来,转身就走:“你们都是一丘之貉!”就不理封子寒转身走了。

宋弈跟着从后面进来,幼清推开他出了门,封子寒跑过来指着幼清道:“她这是出门被谁踩尾巴了,怎么一回来就跟炸毛的猫似的到处挠人。”

“你多担待些。”宋弈回头看着幼清的背影,叹了口气!

幼清其实也知道自己不该生宋弈的气,他不管做什么都是为了她好,可是她心里真的难受,焦躁的快要发疯了……

她抱着被子蒙着头就睡,原想睡一觉起来用晚膳,却不想一觉到第二天早上,等她醒来时宋弈已经走了,她起床梳洗吃了早饭,就堵着气去了薛府,在去智袖院的路上正好碰到了薛潋,薛潋见着她就想绕道走,幼清喊道:“薛闻瑾,你给我站住!”

“你吃了火统不成?!”薛潋皱眉看他,“你别和我说话,你心情不好我心情还不好呢。”却到底没有走,站在原地用脚尖在地上画着圈。

幼清就走过去,盯着他问道:“你说,你为什么躲在房间里不肯出来,我认识的薛闻瑾可不是为了事就能饿自己虐待自己的!”

“我心里难受不成啊。”薛潋白了幼清一眼,“就允许你们不高兴,还不能允许我伤心啊。”

幼清就哼了一声,质疑的打量着他:“阿古上个月到我这里来告诉我,说你最近不再去望月楼了,你怎么又不去了呢。”

薛潋猛然抬起头来打量着幼清,他素来知道,幼清不是无的放矢的人,她要不是知道什么,绝不会突然提起望月楼来,他戒备的道:“你……你想说什么。”

“我没想说什么。”幼清就盯着他,“我可告诉你,你要是不想成亲,就趁早闹腾把婚事退了,素兰那么好的孩子,你别拖累她害了她。”

薛潋一下子跳了起来:“我怎么害了她了,难不成她嫁给我还委屈了不成。”话落,又心虚的降低了声音,“婚事是我想退就能退的吗。”

“我管不着你的事,也不想管你的破事。”幼清哼了一声,“但你要害别人我就看不下去,你最好想清楚了将来怎么办。”话落,就推开薛潋去了西院!

薛潋站在远处发呆,攥着拳头满眼的迷茫。

“你这是怎么了,和谁置气了?”赵芫拉着幼清上下看着她,见她气呼呼的样子,“还是谁借了你银子没还啊。”

幼清就盯着茂哥看,茂哥在地上来回的跑,是不是停下来看看她又跑走了,过了一会儿跑来拉着她的手,也不会说话就望着她笑,幼清摸摸茂哥嫩生生的小脸,鼻子一酸就哭了起来……

“你这是怎么了,和宋九歌吵架了?他欺负你了,还是外头养人了?”赵芫还没见过幼清这样哭,忙抱着她拿帕子给她擦眼泪,幼清本来很伤心听她这么一说就破涕笑了起来,道,“你都说的什么话,他哪会外头养人,回头传出去别人还以为真的呢。”

“我错了,我错了,不该说他。”赵芫松了口气,不是和宋弈吵架就成,“那你和我说为什么突然哭起来了。”

幼清就将茂哥抱起来拢在腿上,茂哥伸出小手动作生涩的给她擦眼泪,幼清亲了亲茂哥,道:“我都等了快二十天了也没有消息,心里头着急。”

赵芫立刻就明白了幼清的意思,无奈的道:“这种事急不得,你得耐着性子才成。”又道,“你看我,生完茂哥都一年半了吧,不也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你急个什么劲儿。”

幼清颓废的不得了,抵着茂哥的头道:“可你已经有茂哥了,每天看着他在眼前,也就不着急了。”

“你啊。”赵芫哭笑不得,“你看琪儿,成亲多久了,不也没有消息吗,要我说,母子情也是讲究缘分的,他还没来你急也没有用。”

幼清不说话,无声的落着泪。

她在家里呆不住,跑到赵芫这里来也呆不住,歇了一会儿又坐轿子回去了,第二日就拉着蔡妈妈一起去了娘娘庙,求了一支无字签,解签的婆子说这是上上签,什么无声胜有声,万事都有可能。

说了等于没睡,幼清失望的回家去,见着宋弈也不搭理他,宋弈笑着过来拉着她的手道:“今儿的脉还没请呢!”

“不号了。”幼清白了他一眼,“以后都不号了,号了也白号。”

宋弈也不知说什么好,这个时候和她说什么都没有用,能真正让她消气的,恐怕也只有现在告诉他有孕的消息……

“夫人。”蔡妈妈在门口问道,“赵公子和韩公子回了喜礼,您要不要过目?”赵子舟和韩栎高中,幼清这边送了贺礼。

幼清也不出来,隔着门闷声道:“不用,你看着处理吧。”便没了声。

蔡妈妈和采芩面面相觑,也跟着心里没底,夫人这脾气一日比一日难琢磨!

还没到冬天,宋府里就仿佛跟入冬似的,幼清整日里没精神的躺在床上,吃什么什么不香,说几句便会发脾气,连方明晖来的信她看完丢在一边都没有心思回。

宋弈实在没了辙,就抱着她哄着道:“要不然,我陪你出去走走吧,散散心人也舒爽一些。”

“你忙你的,不用管我。”幼清低头看着手里做了一半的小衣,赌气的丢在针线篓子里,“过两日还要去陈府吃喜酒呢,我哪里都不去。”陈玲兰的婚期定在十月初八。

“你看你。”宋弈拉着她的手臂,“都瘦了!”

幼清白了他一眼,倒在炕头上又翻身坐起来,对蔡妈妈喊道:“都这么冷了,怎么也不把炕烧热了!”

“是,奴婢下午就让人烧炕。”蔡妈妈在帘子外头露了个脸,其实上午她就问过幼清,幼清说不用烧,不过半天的时间她就忘了。

幼清穿鞋下来在房里来回的走,又停下来看着宋弈,又摔了帘子出门。

宋弈只得跟着她亦步亦趋的出了门,不远不近的跟着她在院子里来回的走着圈,幼清谁也不带漫无目的的走着,有时候还会停下来看着路边的一株枯草发呆,看着看着又是一阵掉眼泪抹鼻子。

“丫头……”宋弈过去,抱着她,幼清垂着头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也不说话。

宋弈心疼的不得了,却是什么安慰宽解的话都说不出来。

十月初八那日,幼清一早换了见藤紫色的素面褙子,又觉得冷,在里头穿了件夹袄,却还是直哆嗦,她看着臃肿的自己气的脱了衣服坐在床上和采芩道:“三了,你去和陈府说一声,就说我不去了。”

“夫人!”采芩半蹲在她面前,道,“陈小姐可是说了好几次让您一定去的,您若不去她不知该多伤心了。”她是想让幼清和人说说话,分分心,人也舒服一些。

幼清沉着脸,好半天才拿了褙子,道:“那就给我准备个手炉,夹袄不穿了!”

采芩应是,服侍幼清重新穿了衣裳,宋弈自外头进来望着她道:“可妥了?”

“好了。”幼清捧着手炉披着灰鼠毛的斗篷,将自己裹的紧紧的,宋弈回头看看外面,“今儿天气好,不大冷的……”

幼清白了他一眼,道:“你不冷我冷。”就打开了门大步跨了出去,刚走了两步她忽然停下来,回头拉着宋弈,“宋九歌……”

“怎么了?”宋弈大步过来,幼清回头看他,脸色煞白,“我……”她一句话还没说话,就软软的倒在了宋弈的怀中。

宋弈大骇打横将幼清抱起来,一路进了房里,采芩也惊的慌了神:“夫人!”忙跟着进去铺床。

“幼清。”宋弈摸了摸她的额头,并未见高热,他便凝眉探了探脉搏……

幼清做了一个非常长的梦,她站在花丛里,看见有一朵澡盆似的牡丹花,花苞里坐着两个孩子,一个扎着小辫儿,一个头发剃的圆溜溜的,像是庙中的小和尚似的,两个孩子长的很想,一眼的大眼睛,一样圆嘟嘟的小脸,龇着没牙的小嘴看着她直乐。

幼清看的好心酸,蒙着脸大哭起来……

她现在看见孩子便觉得眼馋。

“幼清!”宋弈走了过来,抱着她给她擦眼泪,“别哭了,你看到了吗,这是我们的孩子……你喜欢不喜欢?”

幼清停下了哭回头看着宋弈,指着花苞里的两个孩子道:“是我们的孩子?”她回头不敢置信,她根本没有生,怎么会有孩子呢……

“不可能!”幼清大喝一声,猛然醒了过来,就看到床前坐着一圈的人,方氏正笑盈盈的看着她,赵芫也挑着眉头,薛思琪嘻嘻笑着和豪哥抢零嘴吃,幼清问道,“你们怎么都来了。”

“九歌喊我们来的。”方氏拉着幼清的手,道,“你好些没有。”

幼清没觉得怎么样,就是方才突然有些头晕罢了,她道:“我没事吗,看样子也不是旧疾。你们不去陈府吃喜酒吗,怎么都在我这里。”

“都什么时辰了,我们都回来了。”薛思琪指指外面,幼清就顺着她的视线朝外头看去,才发现天已经黑了,她叹气道,“我都睡了一天了啊。”

薛思琪就凑过来,贴着她嬉皮笑脸的道:“没关系,接着睡,睡足了才好呢。”

“你当我是猪呢。”幼清没好气,薛思琪就指着挺着肚子的薛思琴,“你看,大姐可不就是和小猪似的,吃了睡,睡了吃,都快和我一样了。”

薛思琴就啐了一口,道:“我怎么就是猪了,往后等你有孕,看我怎么奚落你!”

“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薛思琪哎呀一声叹了口气,扑在幼清的床上,方氏一把将她扯起来,“你怎么回事,回头压着幼清怎么办。”

薛思琪被方氏拉着原地打了个圈跌坐在地上,她苦着脸指着方氏就喊道:“娘,您偏心!”

“去!”方氏失笑,将她拉起来。

赵芫在后头一阵发笑,拉着茂哥道:“我们茂哥又要有弟弟妹妹喽!”

幼清被她们的话说的一头雾水,又不好打断她们,只好躺在床上听着,薛思琪就指着幼清和众人道:“都说怀孕的人格外的笨,你们瞧瞧,她这样是不是傻的很。”说完,捧腹大笑。

“好了,好了。”方氏白了薛思琪一眼,拉着幼清的手道,“幼清,姑母真替你高兴!”宋弈上午给幼清号脉,号了七八次,心头突突直跳又让采芩去将封子寒请来,封子寒号过之后他依旧不敢置信,还请人去封氏医馆将中风刚愈的封简请了来,他擅妇科和儿科,封简也说幼清有了身孕,只是月份尚浅,脉象不显。

宋弈这才将信将疑。

“姑母说什么。”幼清不敢置信看着方氏,不等方氏和说话,薛思琪就道,“娘的意思是说,你有身孕了,是真真实实的有身孕了,不是做梦,往后你可不要没事找我吵架了。”又道,“难怪前段时间跟炮仗似的一点就着,原来是有孕了关系。”

幼清抿着唇没有说话,眼泪却顺着眼角无声的滑落下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