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242 事成

不过数月的时间,杨维思一头黑发成了白发,老态龙钟的样子,和当初在朝堂上底气十足判若两人。

杨夫人在一边抹着眼泪,哭着道:“我就说惯子不小,他一个妾生的,能出息到哪里去,这么多莫说你就是我也对他不知投了多少的心血,可倒头来你看看,他不但不知感恩,还反过来害的我们家都要破了!”

“你就不能少说一句。”杨维思拍着桌子道,“我这辈子做的最大的错事,就是将志泽养在你身边,你当我不知道,你根本就是故意将他养歪的。”

这话杨夫人可听不得,她蹭的站起来瞪着眼睛气势汹汹的看着杨维思,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杨维思素来惧内,一见杨夫人这个样子,便悻悻然的不敢再说。

“都是我养的,怎么不见老大老二也和他一样。现在出事了,你就把这屎盆子扣我头上,你还有没有良心!”杨夫人愈发哭的大声,杨维思头疼欲裂!

杨夫人哭了一阵,忽然想起什么来,道:“老爷,你说志泽是不是私下里给抓了?”他们派人沿路找去通州,莫说人,就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打听到,这真的是太蹊跷了。

“这……”杨维思也站了起来,觉得杨夫人说的很有道理,“我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理解圣上话中的意思。”他昨天晚上见圣上了,圣上只和他说了一句,“杨志泽胸有壮志,想必您也老有所依,朕也就放心了。”

他回来后思索了一夜,觉得圣上是在暗示他杨懋和蔡彰之间的关系,以此来提醒他,让他自己请辞,否则到最后他这个首辅的脸面都保不住了,所以,今天一早他穿戴好就去了朝堂,当朝向圣上递了辞呈,圣上果然没有挽留。

如今想起来,圣上话中的意思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很有像杨夫人说的那样,朝中为了追查蔡彰,所以私下里将杨志泽给抓了?!他自己的儿子他太了解了,一旦受刑莫说罪责恐怕连小时候在墙根撒尿的事都能说出来……

“老爷。”杨夫人焦虑的道,“不管他有没有被抓,我们都不要管了,圣上既然提醒您,让您主动请辞,那就是还打算给您留几分薄面,以我看,我们要速速离开这个京城,否则夜长梦多,改天圣上又知道了什么,指不定还得秋后算账呢。”

杨志泽一直担惊受怕,当初是他给先帝提议将赵承彦抬出来压制圣上的,还有,那天在万寿宫中,他也曾进去和圣上说过话,出来的时候虽没有落井下石,可蔡彰假传圣旨要杀南直隶的官员他可是没有半分阻拦的意思。

那些人睚眦必报,现在圣上刚登基,等朝局稳定下来肯定会秋后算账。

所以,杨夫人说的对,此地不宜久留。

可是,杨志泽怎么办,杨维思心疼不已,他这个儿子自小就很聪明,读书写字不提连诗都能成句,可是现在……

“还有件事。”杨夫人低声道,“外头传言,说宋九歌是宋墉孙子的事,你听说了没有?”

杨维思还沉浸在失去儿子的悲痛中,闻言愕然的抬起头来看着杨夫人:“你……你说什么?”当年宋墉在时他还只是个五品侍郎,曾动过心思想要投靠宋墉门下,只是宋墉这个太过孤傲,他几次都没有找到门路,不过没有投靠也好,要不然舞弊案发生后,他也不能留在京中,还钻了空子一路高升。

“外面有人传言,宋九歌就是宋墉的孙子。”杨夫人蹙眉,觉得杨维思真是老了,“他当初斗严怀中平反舞弊案不全是为了宋夫人救父,还有就是为了宋墉报仇!”

杨维思咳嗽起来,捂着胸口咳了半天,一口痰呛在喉咙里,卡的他白眼直翻,杨夫人忙过去给他顺着气,又强喂了他一盅茶,他才缓过来,喘着气道:“这个消息,你从哪里听到的,可属实?!”

“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确信,可是空穴不来风,我想不会说不定是真的呢。”杨夫人若有所思,道,“当年舞弊案老爷虽没有参与,可到底也没有搭救,之后还一路顺风顺水的高升,要是宋九歌觉得你参与了呢?!”以前宋弈就敢打击报复严安,现在他权倾朝野,就更加不会心慈手软有所顾忌了。

杨维思揉着额头,他从来没有把宋弈和宋墉联系在一起,因为宋弈的档案卷宗里明确的写着他是吉安府永新县人……

“所以说,这京城我们留不得了,必须得尽快离开。”杨夫人很果断的做了决定,“越快越好,免得再生波折。”

杨维思蹙着眉头没有说话。

杨夫人一看杨维思的样子,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她走过去盯着杨维思警告的道:“老爷,你可不只有一个儿子,你若不走,那妾身便带着家人走了,这个京城你想留多久,就留多久!”

“我不是不走,我是在想宋九歌到底想干什么!”杨维思觉得和杨夫人说不到一起去,叹气道,“你……你去收拾收拾吧,尽快办好。”

杨夫人露出满意之色,虽损失的太多,可到底杨志泽从这个家里消失了,以后她再也不想看到他!

至于宋弈到底想干什么,最多的也只是扶持圣上,掌权天下罢了,要不然他难不成还想改朝换代?!若真是这样,那京城就更加留不得了。

杨夫人迅速离了房里,让人去收拾东西,五日后一早城门刚开杨家就关门落锁,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京城,不过这是后话。

此刻,武威侯府,刘嗣祥焦躁的来回的走着,回过头来训斥刘大夫人:“她睡着你就不能再等一会儿?急着回来做什么。”

“听说她一旦药浴常有昏睡几天的事,难不成她不醒过来我就一直要待在那边候着不成。”刘大夫人白了刘嗣祥一眼,道,“侯爷,您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您不和我说实话,我就是去了宋府也不知道话往那边说啊。”

“你不用知道。”刘嗣祥摆手道,“你按着我说的办就好了,给宋夫人表哥态,将来画姐儿嫁到我们府里来,你一定会将她当亲生女儿相待,绝不会允许有人为难她半分!”

“这事儿您不说我也知道。”刘大夫人道,“一开始单素娥回来,我还没觉得什么,毕竟薛家的长房和二房早就分家了,不相干的。可是今天那么一闹腾,可见画姐儿这几年养在长房和大家都有感情,薛致远和方氏也将她当亲生女儿护着,刘冀和她成亲一点亏都不吃。所以,我昨天还劝二弟妹来着,让她不要拧着,一朝天子一朝臣,现在薛家得势,我们不得不低头!”

刘嗣祥点点头:“嗯,那你就去和宋夫人说,让她放心就好了。”

“说,说。”刘大夫人也来了气,“我们夫妻几十年,难道你有事我还能全身而退?到底什么事你和我说清楚,说不定我还能给你出出主意呢。”

刘嗣祥回头打量着刘大夫人,想了想在刘大夫人对面坐了下来,低声道:“我让你去宋府,因为外间有人私下传议,说宋九歌是宋墉的孙子!”

刘大夫人一愣愕然道:“你……你说什么?宋墉的孙子。”不会吧,宋九歌是宋墉的孙子?!

“所以我才惶惶不安。”刘嗣祥眉头紧紧锁着,“当年舞弊案的事,我虽没有直接参与其中,可卢恩充到底是我引荐给严怀中的,这个账要是宋九歌硬赖在我们身上,我们也无话可说。”

宋弈当初不遗余力的斗严安平反舞弊案,他还记得当时临安宋季仁曾经来过,虽没有听到有关宋九歌和宋季仁私下接触的事,但真的是不排除这种可能。

“你是说,宋九歌会报复我们?!”刘大夫人这下真的坐不住了,这件事她一直埋在心里,就跟一根刺一样,只要想起来她就害怕。当初他们帮着刘素娥害方幼清和薛家也就算了,可是舞弊案是直接害到了方明晖,天知道方幼清会不会翻起旧账来,如果宋弈再变成宋墉的孙子……

“那怎么办。”刘大夫人也慌张起来,“他们夫妻两个可是睚眦必报的,素来不讲道理。”昨天方幼清还威胁他们了。

刘嗣祥点点头,道:“宋九歌今天暗示我,说杨志泽在他手上。”他觉得就是宋九歌在报复他。

“杨志泽?”刘大夫人一愣,随即愕然道,“你是说,你暗中入伙蔡彰海运的事被杨志泽说出来了?”他们其实只出了三万两的货。但如今这件事让宋弈知道了,被他放大,就不是三万两的事了!

杨志泽怎么会被宋弈抓起来了,他不是卷了杨夫人的首饰逃走了吗?!

“所以杨维思会主动请辞,也是和这件事有关?”刘大夫人忽然想到了杨维思,他能拖着几个月抱病不上朝,为什么却现在又干脆的站出来递辞呈呢,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件事。

“*不离十。”刘嗣祥沉声道,“不但这件事,还有他提到了曾毅。”

刘大夫人摇摇欲坠,拉着刘嗣祥的袖子道:“难道曾毅也被他控制了?”钱宁死后,曾毅在锦衣卫水深火热,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他的位子,想要他死。

他们和曾毅是儿女亲家,当初薛霭中毒的事,就是他们从曾毅手中拿的毒给刘氏的。

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他们这两年和曾毅私下里不但买卖私盐,还将锦衣卫的许多资料偷出来卖了!

这三件事无论哪一件,都够让他们丢爵丢官,满门覆灭的了。

“好了,你别一惊一乍的。”刘嗣祥推开刘大夫人,揉着额头道,“现在能救我们的,就只有宋九歌了,他既然私下里找我说,就表示他打算给我们留着退路,而且,宋夫人那么维护画姐儿,她总不会断了画姐儿的出路吧,所以,我说我们不是没有路走。”

“所以您才让我去求宋夫人是不是?”刘大夫人现在明白了,为什么刘嗣祥会这么坐立难安,现在她心里也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这一回他们真的是走在悬崖峭壁,稍不留神就会万劫不复。

“是。所以无论如何你都要求宋夫人答应,哪怕她给你脸色看,你也得忍着。”刘嗣祥又道,“还有,你和弟妹说,让她把聘礼准备好,我们这里再给她一万两,婚事办的越隆重越好,绝不能让薛家和宋夫人对我们有什么不满。”

刘大夫人虽不舍得,可眼下只有这么做了,她点头道:“我知道该这么做了。”

“你准备准备,今天去不了那就明天再去,我现在出门去找找曾毅,提醒他一下,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刘嗣祥拂袖站起来,叹了口气,“尽人事听天命!”

刘大夫人应是送刘嗣祥出去,立刻就去找刘二夫人,妯娌两人在房里说了许久的话。

刘嗣祥则去了曾毅的府上,曾毅不敢一直待在锦衣卫衙门里,这会儿正借病在家,听说刘嗣祥来了他强打起精神迎他去了书房。

刘嗣祥也不和他客气,直接将方才和刘大夫人说的话都告诉了曾毅,曾毅一听脸色大变,道:“你是说,咱们俩这几年做的事宋九歌都知道了?”

“是!”刘嗣祥点头道,“他虽没有明说,可话中的意思却很明显,你快想想办法,到底如何办!”

曾毅都快哭了,自从钱宁殉葬以后,他就事事不顺,在锦衣卫被赖恩打压不说,在外面也被人瞧不起,他们私下里还说钱宁忠心不二随先帝去了,他这个孝顺儿子也应该随着一起去才对!

他百口莫辩,只能夹着尾巴做人。

现在又添这件事,曾毅看着刘嗣祥道:“你打算怎么办?”

“我让夫人明天去宋府,去走走宋夫人的路子。宋九歌对宋太太几乎是言听计从,宠爱的很,如果宋夫人能松口,我们还有自救的可能。”刘嗣祥看着曾毅,“你怎么办?以前钱公公在时,我也记得你们曾和宋府有过来往,现在要不要也动动心思?”

曾毅摆摆手,刘嗣祥去或许可能,他也听说了刘家和薛家又要做儿女亲家了,可是他们去拉关系实在太生硬了,很可能不但不会有效,甚至还会引起宋弈的反感。

“我去见见宋弈。”曾毅凝眉道,“这么多年我并没有害过他,相反我和钱公公还曾帮过他,就算他不念旧情,也没有必要对我赶尽杀绝,大不了我辞了职务会乡种田去!”

刘嗣祥没有说话,他了解曾毅,曾毅这个人虽无智谋,可小聪明却不少,他既然开口说去找宋弈,就一定有他自己的打算。

“那成。”刘嗣祥站了起来,道,“那我们就各谋出路,各自保重!”

曾毅悲怆的点点头,道:“嗯!”

第二日,刘大夫人再次去了宋府,她到的时候幼清正在院子里散步,听见她来了也没有打算回房休息,而是站在树荫下和蔡妈妈说着话,刘大夫人笑眯眯的走过去,望着幼清道:“宋夫人身体可好些了,我瞧着可是瘦了一些,可怜见的!”很心疼的看着幼清。

幼清朝她笑笑,略福了福,道:“身体好些了,让夫人挂心了。”她扶着蔡妈妈的手,往回走,边走边道,“夫人突然过来,可是有什么事?”

刘大夫人自动的跟在她后面,笑着道:“我哪有什么事,就是听说宋夫人身体不大好,想着过来看看您。”又道,“还有昨天的事,是二夫人不对,我代她向宋夫人您赔罪。”

幼清停下来回头看着刘大夫人,挑眉道:“赔罪?夫人言重了。更何况,夫人便是要赔罪也不该和我赔,我一个小辈可受不起您这样的大礼。”

难不成让她去和刘素娥赔罪?刘大夫人点着头道:“是,该赔的罪一点都不能马虎,我这先到您这里来,明儿我便去薛府,去拜见薛夫人还有薛二太太,也要向他们赔罪!”

刘大夫人的姿态摆的可真是低,幼清也不客气,昂着头看着她,道:“既如此,我到也不能拦着夫人了,两家解开了误会,往后也不至于成了仇,毕竟就要做亲家了,您说是不是。”

“是,是!”刘大夫人一向是知道幼清嘴上利索的,她笑着道,“我今儿来特意带了些不要,还有一支百年的人生,还是老侯爷留下来的,一直摆在家里也舍不得用,如今宋夫人身体不适,我便带来了,望着能给您补补身子!”

连家中珍藏都拿出来了?!幼清笑着道:“那我岂不是夺人所爱了,万万使不得!”

刘大夫人摆着手:“不会,不会,好刀用在刀刃上,宋夫人用正合适。”

“我也用不上,家里也不缺这些。”幼清说着一顿,回头看着蔡妈妈,道,“绿珠那丫头不是怀孕了吗,那就把刘夫人这参送去给绿珠,让她吃些养养身子。”

绿珠用不着吃这些,再说人参太糟有孕的人还真是吃不得,蔡妈妈心头直笑,点着头道:“奴婢下午就送去。”又和刘大夫人道,“奴婢代绿珠那丫头多谢夫人慷慨。”

刘大夫人脸色千变万化的,银牙都快咬碎了,她忍了又忍终于憋出个笑容来,道:“既是夫人身边的丫头,那自是金贵的,不必客气!”

幼清眼睛一副长在头顶上,得势小人的样子,觑了刘大夫人的一眼,上了台阶。

“夫人脚下小心。”刘大夫人忙过去搭了幼清另外一只手,道,“这身子虚,上台阶最是要小心了,就怕踏空了。”她一副小心翼翼,诚心诚意的样子。

幼清挑眉差点笑出来,转头过来不安的道“我身边有丫头,如何使得让夫人伺候我!”

“使得,使得。”刘大夫人呵呵笑着扶着幼清进了暖阁,蔡妈妈让采芩上了茶,刘大夫人坐在下首,幼清端了茶望着刘大夫人道,“夫人中午就留在这里用午膳吧,您也难得来一趟。”

“这怎么是好,不敢不敢。”刘大夫人心里高兴,可却是要推辞一番,却没有想到幼清点头道,“那我就不留夫人了,想必夫人家中也忙的很。”

刘大夫人愕然,笑容干巴巴的端茶喝着掩饰面上的尴尬。

幼清放了茶盅,刘大夫人又道:“说起忙,还真是要忙起来,眼见三个月也要过去了,我们也要着手准备刘冀和画姐儿的婚事,我今天和侯爷商量,我们也出一万两给二房做聘礼,无论如何都要将婚事办的热热闹闹的。”

“那是最好了,让二位夫人费心了。”幼清高兴的看着刘大夫人,刘大夫人又道,“不费心,画姐儿还是我外甥女呢,为她操心一点都不累。更何况,您也知道,我一个女儿也出嫁了,往后画姐儿过去,我定将她当亲生女儿待着,就算将来我死了,将家里的东西留个她,我也愿意啊。”

“可见我们三妹还是有福的,能有您这样对她好的舅母。”幼清说着就露出倦容来,刘大夫人一看就知道不能再待下去了,可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好硬着头皮道,“说起来,宋大人高升我们还没有恭喜,宋夫人不打算办酒席吗?”

“如今国孝。即便不是国孝,您看我这身体哪能撑得住呢。”幼清叹了口气,刘大夫人点点头道,又道,“也是,您也没有个妯娌的,若是有也能帮您一把!”

幼清心头一跳余光觑了眼刘大夫人,她是什么意思,怎么会无缘无故提到妯娌?

“不过往后宋夫人若是有什么什么事不方便做的,尽管派人去吩咐我一声,别的不敢说,这设宴待客的事我自问还是可以办的。”刘大夫人又道,“都是一家人,您千万别和我客气。”

幼清淡淡的:“怎么敢劳驾您!”心里却转了转。

方幼清这样到底是什么意思?刘大夫人有些摸不着边,心里就更加没有底了,要不要把话说明了,得宋夫人一个承诺?

想了想她还是不敢说,怕到时候真出事,就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

“那……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刘大夫人笑着站起来,幼清点点头,“蔡妈妈送夫人出去。”

蔡妈妈应是,给刘大夫人打了帘子,但却只将人送到院子门口就回来了,一回来就看到采芩笑趴在幼清的腿边,道:“以前她趾高气扬的,眼睛长在头顶上,今儿来真是恨不得给夫人端茶倒水做丫鬟呢。”

“可不是。”蔡妈妈道,“她这样的勋贵出身最是心高气傲的,现在却卑躬屈膝的逢迎着夫人,不看她的样子,猜猜她心里的感受,都觉得解气。”

幼清笑着摇摇头,想了想和蔡妈妈道:“您出去打听一下,看看最近外头是不是有什么关于老爷的传言。”刘大夫人那话说的太突兀了。

蔡妈妈一愣,点了点头。

“打听什么。”宋弈说着大步跨进了暖阁,幼清顿时笑了起来,道“你回来了。”

蔡妈妈忙给宋弈倒茶。

“刘大夫人来了?!”宋弈在幼清对面坐了下来,幼清点点头,道,“她来了有一会儿了,什么好话都说尽了,我给她脸色看她也不恼,可见是打定主意来送好卖乖的。”

宋弈淡淡笑了笑没有说话。

幼清就看着他,问道:“是不是你做了什么让刘家惶恐了,所以刘大夫人就到我这里来卖乖了?”

“差不多吧。”宋弈微笑道,“他们家的事不过是顺手,以前舞弊案的时候没有收拾,现在也没什么必要大费周章的。”

幼清眉梢扬起来,看着宋弈奇怪的道:“你是说顺手……那你主要是针对谁的?”

“曾毅。”宋弈放了茶盅,靠在炕头上,姿态悠闲的道,“没了钱宁,曾毅就是惊弓之鸟,我略拨一下弦,他就已经吓的胆战心惊了。”

曾毅,他能有什么事,幼清有些不明白:“那你是在等曾毅来找你?”

宋弈几不可闻的眨了眨眼睛。

曾毅在锦衣卫里当差,虽说算不得正直的人,但也不是大奸大恶之徒,至少,这几年和他们没有正面的冲突,她心里飞快的转了转,想到了什么看着宋弈道:“你在查锦衣卫走水,蔡彰逃走的事?!”

“我大概已有眉目,只是锦衣卫中的事情我不好大肆插手,以免让人非议。”宋弈望着幼清道,“曾毅最合适不过,他敢将锦衣卫中的密函拿出来卖,就一定有办法查到那天在锦衣卫的牢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锦衣卫的中的事确实比较敏感,宋弈不插手是对的。

“知道了。”幼清点头,想起什么来,“刘大夫人今天忽然说起我没有妯娌的事情来,这两天外头是不是有什么传闻,你听说了没有。”

宋弈没说话,歪在炕头上,过了一刻他道:“是我让人传出去的。”又道,“此事,我和宋墉的关系,我已和圣上说过了。”

“是宋氏有人来找你了吗?还是你打算让宋氏的人出仕科考了?”幼清起身坐在了宋弈的身边,“怎么突然说起这件事?”

宋弈坐起来捏了捏她的脸,微笑道:“没什么,就是看看大家的反应,震慑一下!”

幼清挑眉,继而笑了起来无奈的摇摇头,道:“宋阁老,您也要用这样的手段吗。”

“怎么不能用。”宋弈不以为然,“但凡有效的手段,都不分好坏。”

幼清失笑。

宋弈和宋墉的关系其实已经没什么大不了的,舞弊案本来就平反了,宋墉无罪,所以时至今日宋弈的身份没什么不可对人言的。

“老爷。”有外院的小厮隔着门回道,“锦衣卫的曾大人求见。”

宋弈看着幼清眉梢高高的扬起来,幼清就给他理着衣襟拍马屁道:“嗯,我们宋阁老最是神机妙算,运筹帷幄了,这世间的万事都逃不过您的算计。”

“小丫头。”宋弈刮了幼清的鼻子,“也敢拿我打趣,看我怎么罚你。”说着在幼清嘴角啄了一下。

宋弈去的很快,幼清让人摆好了碗筷他就已经回来了,幼清惊讶的道:“说完了?”

“几句话罢了。”宋弈在幼清对面坐下,曾毅一见到他就跪在了他面前,直言不讳的将他的事情说出来,其后他点拨了两句曾毅便明白了,“吃饭吧,我一会儿还要去衙门,三边的事遇到了一些阻碍,郑孜勤上了奏疏,我下午回去看看。”

看来宋弈要曾毅办的事,一时半会儿难有消息,幼清哦了一声,给宋弈夹菜,夫妻两人吃饭,幼清道:“你尽管忙朝廷的事,我现在药浴后已经没什么不适,比起以前来轻松不少。”

宋弈点点头。

朝堂的事虽磕磕碰碰,可到底还是事事顺利,六月初粤安侯带兵六千随琉球使者启程去了琉球,三边整顿的事也渐上了轨道,开荒分田重新核算兵额做的有条不紊,茶税和漕运税相继取消……

过了国孝后,京城再次热闹起来,一切都恢复如常,几乎每隔几日便就有府邸办喜事,武威侯府也正式请了媒人登门求亲,薛思画的事虽然依旧传扬了出去,可到底她最后还是嫁给了刘冀,别人说说也就淡忘了。

两家将婚事定在了十二月,等薛潋的婚事办完便就嫁薛思画。

倒是刘大夫人,几乎每隔一日就要等到宋府一趟,如若幼清不见她便回去薛府,方氏不是得势不饶人的性子,对刘大夫人还算持礼,两厢一时风平浪静。

等到快要中秋节时,幼清是最后一次药浴,这一回封子寒比往常都要紧张,他叮嘱幼清:“你一定要撑着,若是这一次也睡过去,那咱们就前功尽弃了。”

“知道了。”幼清抖擞了精神,笑道,“我一定会清醒着出来的。”

封子寒点头看着宋弈,宋弈拧着眉头没什么表情,牵着幼清回了房里。

封子寒急的在房外打着转儿,时不时在外头喊一声:“小丫头,你别睡啊。”幼清在里头应道,“知道了。”

方氏和赵芫几个人也赶了过来,一家子人在外头等着,真是比什么时候都要紧张……

约莫过了半个多时辰,封子寒巴着门缝喊道:“醒的没?”

“你很吵!”宋弈淡淡说着开了门,封子寒一见是他心里就凉了半截,“不……不会吧?”

宋弈笑着让开,封子寒就看到穿戴整齐的幼清笑盈盈的站在房里望着他。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封子寒长长舒出一口气,双手合十的看着幼清,“老夫功德圆满了!”

幼清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她此刻并没有特别的感觉,和平日里也没有多少的区别,唯一的不同只有喘着气时觉得气顺了一些罢了,幼清笑看着封子寒,很郑重的和他行礼,道:“有劳封神医!”

“你谢我的事情多着呢。”封子寒笑眯眯的凑上来,“这么大的喜事,今晚设宴吧。”

幼清点头:“当然要庆祝的,不过,您还是不能喝酒!”

“你!”封子寒咬牙启齿,哼了一声,道,“走了!”便转身走了。

“你何必让他不高兴,少喝点没事的。”方氏走了过来拉着幼清上下打量,她没看出不同来,但封子寒说成了就肯定没有问题了,幼清道,“他身体不好,喝了酒常会肚子痛,却又忍不住常常喝。”

方氏无奈的摇摇头,知道幼清和封子寒关系也不再说什么:“记得给你父亲写信,他知道一定很高兴。”

“好!”幼清高兴的点头,方氏就将幼清拉着走到一边,余光看了眼宋弈,低声道,“你晚上问问九歌,现在你身子好了,有孕的话是不是就没事了?!”

这个幼清也不知道,她回头去看宋弈,宋弈一愣望着她……

幼清掩面笑了起来。

晚上一家人吃过饭,幼清梳洗过后上了床,宋弈喝的微醺进了门,幼清迎过去道:“姑父他们都走了?”

“走了。”宋弈脱了外衣,幼清就笑眯眯的给他解衣领,语气轻悠悠的,“封神医说我的身体没事了是不是?”

宋弈微怔,幼清拉着他坐下来,自己坐在他腿上搂着他的脖子,宋弈低头看她,只见她穿着一件桃红色的中衣,中衣的衣领微敞着,一截红艳艳的绳带松松的缠在她似雪般的脖颈上,每每一动,胸前的风景便若隐若现,宋弈低咳了一声,将她的领口往上提了提。

“别动,人家热!”幼清将领口拉的低一点,又低了一点,这一回风景更盛,她媚眼如丝的看着宋弈:“你的药是每日都吃,还是一年吃一回,又或者每回事前吃?”

“想干什么。”宋弈挑眉,幼清就将手探进他的衣领里,勾勒着他平坦结实的胸口,“妾身身体既是好了,接下来就该夫君出出力了……”

宋弈啼笑皆非,道:“日子还长着呢,更何况你身体还很虚,何必着急!”

“不要!”幼清咬着他的耳朵,吐气如兰的在他耳边道,“夫君……人家要……”

纵是宋弈也不由红了脸,吃惊的看着幼清,幼清嘟着嘴道:“嗯,正如你所见,我迫不及待!”就笑着解宋弈的衣裳,“迫不及待的想生个宝宝!”

宋弈轻笑抱着她起来,轻咬了她一口:“美人邀请,盛情难却,宋某恭敬不如从命了!”

幼清笑了起来!

------题外话------

接下来一场大战……咳咳……我酝酿一下今晚写写发群里。哒哒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