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241 仗势

刘氏身经百战,所以刘二夫人一旦没有人帮忙,她是一点好处都占不上。

几个回合下来,刘二夫人已经脸上已经挂了彩,头上的发簪掉落了一地,头发也被扯下来,鸟窝似的堆在头上。

刘冀站起来要去拉,却被刘氏又打了一巴掌,刘冀也不气想要插在两人之间,将她们分开。

薛思画难堪的跪在一边抹着眼泪。

幼清几个姐妹并着赵芫站在一边看热闹!

“把他们拉开。”方氏看不下去朝陆妈妈打了眼色,陆妈妈应是带着院子里的几个粗使婆子过去,也不拉刘氏,三两下就将刘二夫人也按着,刘氏多精明一看情形,照着刘二夫人的肚子上就踹了两脚,刘二夫人顿时疼的冷汗直流,脸色发白。

“娘!”刘冀满嘴苦涩,抱着刘二夫人退在了一边,薛思画也膝行了几步抱住了刘氏的腿,“娘,求求您别和二舅母闹了,都是我的错,您要打就打我吧。”

陆妈妈松开刘氏,刘氏眼睛通红,望着薛思画怒道:“你以为我不舍得打你是不是!”话落抱着薛思画,在她后背上拍了几下,刘氏哭了起来,道,“你这个傻孩子,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是作践自己啊!”她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女儿,她为了她不知倾覆了多少的心血和经历,不指望她能如何回报自己,却也从来没有想过,她会与人私奔!

“娘……”薛思画歪在刘氏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娘,我对不起您!”她知道她不应该这么做,家里的人会对她失望,可是,她要不这么做,她和刘冀这一辈子就真的不可能了,她宁愿死也不想嫁给别人。

她求刘冀带她走,刘冀犹豫再三答应了她,他们准备了几个月,算着路费筹着盘缠,这一去就永远不会再回京城了。

可是,没有想到刚出京城他们的马车就坏了,他们不得不在怀柔歇一夜,就是这一夜让家里的人找到了他们。

也许这就是命。

薛思画已经抱了死的念头,她做出这等事二舅母不可能同意刘冀娶她,而她也没有脸在这个世上活下去,只有死……等她见过母亲,向大家道过歉,她就去死!

“蠢,你真是愚蠢至极。”刘氏按着薛思画的肩膀,紧紧攥着,道,“娘是怎么教你的,你都忘了吗。你看了那么多的书,学了那么多的诗词歌赋,就是为了今天离经叛道不顾声名的吗。”

薛思画捂脸痛哭。

隔壁,刘二夫人缓过劲儿来,拉着刘冀道:“走,我们回家去,往后你给我安安分分的待在家里,哪里都不准去。”又道,“天下什么女人没有,以你的条件什么样的人娶不到,何必吊再这一棵树上!”

“娘!”刘冀知道,只要他今天一走,就再也不可能见到薛思画了,“娘,我不走,除非您答应我娶画姐儿。”

刘二夫人顿时,回头不敢置信的看着刘冀:“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要娶画姐儿,她为了我付出这么多,就是死我也不能丢下他不管!”刘冀目色坚定,说的斩钉截铁,刘二夫人气的直抖,指着刘冀道,“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会毁了你的前程!”

“前程不要也罢。”刘冀道,“此生我非画姐儿不娶,您不用想着让我回家稳住我,到时候再另给我定一门亲事。”

刘二夫人眼前直发黑,被她身边的婆子扶住,她半天回神过来哭道:“我怎么生了这么一个没脸没皮不长进的东西!”又指着薛思画,“她有什么好,她只会害你身败名裂啊。”

“娘。”刘冀扶着刘二夫人,凝眉低声道,“她如何让我身败名裂,您不要忘了,我的差事还是画姐儿托宋太太办的,她们几个姐妹感情好,薛大人和薛大夫人对她更如亲生女儿,我娶了她将来我们过的不好,薛家的人包括几位姨太太不会不管她的。”刘冀说不通,就打算以利相诱。

这些刘二夫人当然知道,她压着声音喝道:“朝臣更迭谁知将来,先有严安,彭尚云,后有杨维思杨同,你靠他们,靠的了吗。再者说,我们和薛府之间的罅隙早不知积累了几丈厚,他们是失心疯了,怎么会帮你。还有,画姐儿总归是二房的孩子,薛致远能管她一辈子?以他们家二房和长房的情况,以你姑母以前做的缺德事,他们不落井下石就已经是烧高香了,你还想从中得益。”

“娘!”刘冀心里也生了绝望,其实他一直都绝望,刘二夫人四方托人找关系,想和郑家结亲,郑家没有女儿她便去找郑夫人娘家的侄女……他一个也看不上,哪怕对方是公主,“我和画姐儿已经在这样了,您要不让我娶她,那您就不要管我了,以后就当没有我这个儿子,当我死了好了。”说完,在刘二夫人面前跪了下来。

刘二夫人顿时大哭起来,揪着刘冀的衣领劈头盖脸的打他:“你这个没心肝的东西,我辛辛苦苦将你养大,你就这样来回报我吗。”

“娘!”刘冀心里也难过,若是可以他当然会孝顺自己的娘,可是他现在不能退缩,刘二夫人没有他还有别人,还有父亲,可是画姐儿没有他,就只有一个死!

刘冀铁了心,跪着不动任由刘二夫人又打又挠又哭。

“画姐儿。”方氏走过来去扶薛思画,“别哭了,你身子不好,回头又该脱力了。”

薛思画羞愧的看着方氏,哭着道:“伯母!”她朝方氏磕头,“我辜负了您对我的照顾和栽培,这一生我没有能力报答您的恩情,下一辈子我就算做牛做马也会来尝还的。”

方氏也哭了起来,噙着眼泪道:“傻孩子,快和你娘一起起来说话,咱们是一家人,有什么话都好好说,没有什么难关是过不去的。”

薛思画摇着头不说话。

她和刘冀以前就没有可能,现在就更加不可能了。

“都歇歇!”薛思琪实在看不下去了,喝道,“哭丧似的,别人还以为我们家谁死了呢,都给我起来,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哭来哭去能哭出个结果,哭个花出来啊!”她说着下了台阶,站在刘冀面前指着他道,“算你还有点担当没有做缩头乌龟,你自己说,你打算怎么办,娶不娶画姐儿。”

“娶什么。”不等刘二夫人说话,“想要刘冀娶她,除非我死!”

薛思琪就朝着刘二夫人啐了一口:“呸!你想就去死,没人拦着你!”

“泼妇!”刘二夫人吵不过薛思琪,被气的说不话来,薛思琪又瞪着刘冀,刘冀道,“我此生,非画姐儿不娶!”

薛思琪点点头,叉腰道:“还算个男人。那你给我站起来,我们商量商量这事儿到底怎么办,哭哭啼啼是显家里还不够乱吗。”

刘冀点点头站了起来。

“二姐!”幼清也走了过来,按着薛思琪道,“你等下。”她走过去牵了了薛思画的手,望着她道,“画姐儿和我来一下,我有话想和你说。”

薛思画点点头由幼清牵着上了台阶进了暖阁。

“你真想嫁给刘冀?”幼清凝目看着薛思琴,薛思画点头,“清表姐您别说了,我做了这样的事,不想连累表哥,等安顿好我娘,我明天就去拢梅庵落发做姑子去。”

幼清蹙眉,道:“现在说这些气话做什么,如果有选择,你何必要做姑子呢。”

薛思画一愣看着幼清,幼清接着道:“我只是问你,现在这样的情况,你还愿意嫁给刘冀吗。”

薛思画很坚定的点点头。

“你看刘二夫人的样子。”幼清担忧的道,“你但凡进了门,我们就不能像现在这样护着你,刘二夫人想将你搓扁捏圆都得随她的意,你……能受得住吗。”

薛思画想象的到,武威侯府现在对于她来说就如同蛇窝狼穴,但是那有怎么样,只要她和刘冀在一起,她什么都不怕:“受得住。”薛思画咬着唇。

“你是不是觉得有刘冀护着你,你什么都不怕?”幼清拉着薛思画坐下来,薛思画点点头,幼清叹了口气,道,“不说你和刘冀之间的感情能有维持多少年,只说他是男子,不可能日日都守着你,若他出去了,你当如何,还有,刘二夫人总归是生他养他的母亲,一次两次他能护着你,时间长了你能确定他一直都能待你如初!”

薛思画愕然的看着幼清,她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却觉得幼清说的问题根本不是问题,刘冀一定对她的心不会变的,他说他会一辈子对她好:“清表姐,表哥和别人不一样,他会永远待我好的。”

幼清知道,薛思画这里是说不通,她并非是要拆散谁,只是心疼薛思画罢了!

“成亲不是两个人的事。”幼清叹了口气,拍了拍薛思画的手,道,“等你成亲了你就明白了,再浓厚的爱情也会消磨……但不管结局如何,我们女子都要守住底线,至少不能丢掉自己的尊严!”

薛思画点头!

“走吧。”幼清牵着薛思画的手起来,薛思画道,“去哪里?”

幼清回头看她,微笑道:“让刘冀娶你!”话落,带着薛思画出了门!

外头的人都看着她们,幼清松开薛思画的手让她去刘氏那边,她下了台阶站在刘二夫人面前,道:“二夫人,你也看到了,刘公子娶画姐儿的心如磐石,除非你还有更强硬的法子,否则,她们是拆散不开的。”

“你什么意思。”刘二夫人戒备的看着幼清,她是知道幼清的手段的。

幼清就道:“我没什么意思,只是想说,事情既然到了这个地步,不如就成全她们。”她说着去看刘氏,眸中含着询问,刘氏也朝她看来,几不可闻的点点头,薛思画的名声毁了,将来是不指望能嫁出去了,唯一的出路就是去拢梅庵里做姑子,否则就是一根白绫把她吊死,所以,如果能和刘冀成事,对于薛思画来说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成全?!”刘二夫人挑眉,冷笑道,“成啊,让画姐儿做妾,我就立刻同意!”话落,轻蔑的撇了眼刘氏。

刘氏大怒,喝道:“王氏,你不要得寸进尺,刘冀将画姐儿骗走的账我还没有和你算,你现在还敢说这样的话,我告诉你,若是我画姐儿这一辈子过的不好,我也不会叫刘冀好过,你若不信大可以试试。”她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如果薛思画真的怎么样,她就是豁出这条命也得让刘家的人不好过。

“呵!”刘二夫人就指着方氏,指着一院子薛家的小姐,“我是比不过你,当初被人赶出去送庵庙去了,现在还有脸赖在这里,让他们护着你,你这本事天底下也没几个人能比得上。不过刘素娥我告诉你,你以为得了他们的势我就怕你了不成,我告诉你,今天我把话放在这里,画姐儿想进门,就只有做妾,否则免谈!”

刘冀想要说话,刘二夫人就道:“你不是要和她在一起吗,现在我答应了,但是只能是妾,你如果不同意就从你娘的坟头上踏过去。”

“娘!”刘冀几方嗫喏,说不出话来。

薛思琴站在刘氏身边,望着刘二夫人道:“二夫人,我们薛家的女儿不会做妾,所以,画姐儿你们不但要娶,还要明媒正娶八抬大轿!”

刘二夫人哼了一声,讥诮着道:“八抬大轿,她也配!”又觑着薛思画,“八抬大轿那抬的都是大家闺秀,她也算大家闺秀?我可没见过哪个大家闺秀能诱着男人私奔,真是笑掉了大牙。”

“你说什么。”薛思琪怒道,“我告诉,这婚事你们不答应也得答应,等国孝一过就把婚事办了,否则,我一定会给你们好看。”

刘二夫人怒道:“怎么着,你们还想逼人成亲,以势压人不成!”

“就以势压人了。”薛思琪朝刘二夫人扑了几步,“你怎么着,还能吃了我不成!”

刘二夫人气的直抖,看着薛思琪道:“好,好,你们势大权大,我们小门小户不敢对你们怎么样是吧。”她点着头冷笑着看着薛思画,“成,那你们呢有胆子就嫁,我今天就在这里告诉你们,三年内,我就你们连她尸首都要不回来,你们信不信?!”

“你!”薛思琪还想说什么,可忽然发现词穷,是啊,薛思画一旦嫁去,刘二夫人就是婆母,她让她三更起跪倒酉时歇,薛思画难道还有胆子不从?到时候他们就是想过去护着,都没有立场了。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薛思琪气的跳脚,指着薛思画道,“你……你嫁吧,你嫁过去就是找死。”话落,一甩手就道,“你们管吧,我不管了。”就气呼呼的出了院门,回家去了。

这事儿没法管,薛思画不争气谁都没着,想到这里薛思琪就想到了孙继慎,当初她亦是这样,好在幼清提醒过后她醒悟的早,若不然,现在日子还不知过成什么样了。

院子里的人都被刘二夫人的话震住了,是真的震住了,刘氏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薛思画,人家都这样说了,她还执迷不悟!

方氏也是,她再疼薛思画,也不能把手伸到武威侯府去管人家的家务事啊。

“不会的,不会的。”刘冀摇着头,“我一定会保护画姐儿的。”他说着又对刘二夫人道,“娘,您为什么要这样说,您不是这样心狠手辣的人啊。”

刘二夫人哼了一声。

刘冀的话不管是不是出自真心可不可信大家都不在乎,都是女人,尤其刘氏和方氏都是从儿媳过来的,深切的知道刘二夫人的话一点都不假。

薛思画咬着唇望着刘冀道,“表哥,您不要再说了,我不嫁了!”一副决绝的样子,撇过头去,却不像是在表明自己的决定,反倒像诀别。

“画姐儿!”刘冀要过去拉薛思画,刘二夫人一把将他拽住,道,“走,跟我回家。”她这话都说出来了,薛家的人除非不要薛思画的命了,否则决不可能答应这门亲事,“他们不敢嫁的,你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

“刘二夫人。”幼清开口,笑看着刘二夫人,刘二夫人停下来回望着幼清,幼清就笑道,“婚事还没谈妥呢,您别急着走啊。”

刘二夫人一怔不敢置信的看着幼清,道:“果然啊,不是自己的亲姐妹,宋太太便不心疼,也敢把画姐儿推到我这火坑里来?”

“二夫人误会了。”幼清道,“画姐儿要嫁的是刘冀,和您没什么关系!”

刘二夫人瞪眼不明白幼清的意思,幼清就看着刘冀,道:“画姐儿身体一直不大好,听说江南气候好,四季如春,你可愿意陪着她去江南生活?”

刘冀一愣,迟疑了一刻,点了点头,却还是顾忌的看了刘夫人一眼。

“你什么意思!”刘二夫人喝道,“宋太太是真打算以势压人?”

幼清挑眉一点都不谦虚的点点头,道:“嗯,我确实有这样的打算,这婚事二太太是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我们画姐儿是嫁定了,不但要嫁,还会让她和刘冀两人去江南,到时候刘二夫人眼不见心不烦,大家两厢都好,你说是不是?!”

“你们敢!”刘二夫人跳脚,道,“我的儿子,你们谁都做不了主!”

幼清抱臂抬头看着她,傲然的道:“那您就回去等着好了,我想我现在去宫里求道赐婚的懿旨约莫还是来得及的,再求着夫君给刘冀安排个盐运使衙门的差事也应该是可以的!”对待这种人,吵架说理都行不通,就要拿权压她!

幼清看薛思画,就如看到了前世的自己,她不顾方氏的反对执意嫁去锦乡侯府,那几年若非她自己护着自己,早不知死了多少次了……

她不想看着薛思画重演她的悲剧,也不愿哪一天刘家真的来人通知他们,让他们去刘府收尸。

“清表姐……”薛思画不敢置信的看着幼清,幼清回头朝她笑笑,又挑眉看着刘二夫人,道,“这事儿用不着你做主,婚事我们会操办,到时候你有空就来吃个喜酒,没空就不用过来了。”又道,“你要是不服气,也可以去告官,甚至告到太后面前告到圣上面前,都随你的便!”

刘二夫人一口气喘不上来,扶着胸口直翻白眼,她这一生从来都是她以势压人,让别人低头,没有想到被人压的抬不起头来。

“娘!”刘冀叹了口气,扶着刘二夫人,道,“您就答应了吧,我和画姐儿去江南也挺好的,我空了也会回来看望你们的。”

刘二夫人紧紧揪着刘冀的胳膊。

“刘冀。”幼清含笑道,“刘二夫人不舒服,你还是先扶她回去吧,等过了国孝我们就将事情定下来,你也准备准备去江南的事,行程啊,宅子啊总得安排一番,父兄朋友也要道别才是。”

刘冀飞快的看了眼幼清,点了点头。

“娘。”刘冀去扶刘二太太,“别说了,我先送您回去吧。”

刘二夫人指着幼清,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能说什么,对方就是强买强卖,拼的就是拳头,她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就这么被人抢走了,刘二夫人只觉得屈辱的想死。

“夫人!”周长贵从外头进来,绕过刘二夫人和刘冀,进了门,笑着和方氏以及众人抱拳喜道,“乾清宫传来消息,”二杨“今日在殿上请辞,圣上应允了,之后单阁老升任了首辅,并进行了庭推以补内阁的空缺!”

方氏猜到了什么,激动的道:“然后呢?!”

“我们老爷,和郭大人入内阁了!老爷位居文渊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衔,郭大人挂武英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衔!”周长贵这辈子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高兴的,就在几年前薛镇扬还和他说想办法通过夏阁老的关系接鲁直的位去凤阳做几年的堂官,可是,不过四年罢了,老爷就一路青云直上,从正五品的侍郎到今天位列内阁,万人之上。

周长贵是什么样的心情,这院子里的人都清楚的很,几乎都和他一样,方氏顿时红了眼睛,双手合十念着阿弥陀佛,含着泪和陆妈妈道:“让人去换钱,家里所有下人每人都有赏!”

“是,是,奴婢这就去办。”陆妈妈高兴的直点头,手足无措的原地转着圈。

薛思琴也高兴的不得了,紧紧攥着赵芫的手不知说什么,赵芫扶着她道:“你小心你的肚子,别惊着孩子。”

薛思琴嗔怪的瞪她一眼,笑了起来。

智袖院中一片喜气洋洋,没有人再去搭理刘二夫人和刘冀。

幼清也懒得理她,笑着和周长贵问道:“姑父什么时候回来?内阁六位阁臣加上姑父和郭大人岂不是还少一个,还有谁也进了内阁?”

“表姑奶奶!”周长贵笑着的见牙不见眼,“这个人,您猜不到!”

幼清挑眉,心头将朝堂里的官员按资排辈的想了一遍,还真是猜不到,赵芫也好奇的道:“周管事你就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们吧。”

“是表姑爷,虽位列东阁,但却是列朝列代以来,最年轻的内阁大臣了。”周长贵说着,抱拳和幼清一揖到底,“小人恭喜表姑太太!”方家的女人真的旺夫啊,周长贵虽觉得这样想不大合适,可是脑子里这念头怎么也赶不走。

幼清愕然,捂着嘴满脸的惊讶,宋弈虽有功可到底资历浅年纪也轻,她以为想要宋弈入阁至少要再等上十年呢,没有想到……

是了,幼清忽然想到昨天赵承修走的时候站在马车上和宋弈说要送他一份大礼,莫非说的就是这件事?

可真是行!

她刚刚拿势压了刘二夫人,现在更是明目张胆的炫耀势力了,内阁六位学士,四人皆为南直隶官员,剩下的徐展云和戴文奎恐怕也只是做做样子了。

往后十年,这朝堂就是他们的朝堂了!

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幼清啼笑皆非点头道:“看来,我也要让蔡妈妈去换了铜板回家去打赏了。”

“表姑奶奶可不能忘了小人,这个红包小人一定要厚着脸皮讨的。”周长贵高兴的不得了。

幼清点头:“给,一定给!”

刘二夫人和刘冀母子两人对视一眼,刘二夫人心口跳突突的疼,她的儿子……是真的保不住了。方才的薛家就能拿势压她,现在的薛家不用压就已经让他们抬不起头来了。

“走!”刘二夫人拉着刘冀狼狈的出了门,母子两人一路无话回了武威侯府,刘大夫人听说他们回来了,便径直到了二房,看着刘二夫人道,“怎么弄成这样,难不成又动手了。”

刘二夫人理了理头发,摇着头道:“动手是小。”她无力的在椅子上坐下来,将事情经过告诉刘大夫人,刘大夫人沉默了一会儿,道,“我看,这婚事你别折腾了,冀哥儿去江南就去江南,他成了别人的女婿难不成就不是你的儿子了?这事儿我昨晚和侯爷仔细讨论了一番,侯爷的意思,他们越紧张画姐儿,越护着他,对刘冀越有利,到时候只有你的好处。”

“我明白。”刘二太太道,“我就是不想和刘素娥结亲,和薛家结亲。”说着叹了口气,道,“不过,方幼清可是放了狠话了,不管我答应不答应,这婚事她们办定了!”真是一口恶气啊。

刘大夫人叹了口气无奈的道:“宋九歌这个人多精明,当初圣上在冷宫谁也不记得他,可是你看,他愣生生将他从冷宫带出来,凭一己之力煽动了那么多人随着他一起将圣上推上皇位,如今这江山别说是赵家的江山,说是宋家的江山我也不敢反驳。现在薛镇扬和宋弈都入阁了,我们哪有能力撼动他们说一个不字,咱们现在仰人鼻息,不得不低头!”又道,“你该庆幸才是,如今我们结了亲,画姐儿虽不是薛镇扬亲生的,可总归是侄女,将来刘冀他们照拂,我们也能受到一星半点的好处,是天大的好事啊。”

刘二夫人抿着唇不说话,她理解刘大夫人的话,可想到方幼清高傲的样子,想到曾经和面团似的方氏如今也硬气了的样子,她心里就不痛快!

薛府中,方氏带着大家回了暖阁,薛思画垂着头不说话,刘氏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可是看着她这个样子就气的实在说不出来,方氏笑道:“不管怎么说,婚事能定下来就成,到时候画姐儿不进刘家的门,也不会被刘二夫人为难,我们也能放心了。”

有娘家撑腰,拿捏着刘冀的前程,以后刘冀也不敢对薛思画不敬。

“大嫂!”刘氏感激的道,“谢谢您!”

方氏摆摆手,道:“都是一家人,说这些见外的话做什么,只要画姐儿能好,我们都高兴。”

刘氏抹着了眼角的泪,又起身走到幼清面前,顿时朝她行礼,幼清起身去扶她,刘氏按着她的手,道:“我充了脸面自称一声二婶,二婶以前对不住你,在这里向你赔不是,你大人大量原谅二婶吧!”向幼清行了大礼。

幼清侧身让开,微笑道:“正如姑母所言,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画姐儿好我们就高兴了。”

刘氏点点头。

薛思画含着泪望着幼清,也走了过去和刘氏一样向幼清行礼:“清表姐,您对我的大恩,我永远铭记在心。”

幼清笑笑,替她擦了擦眼泪。

过了一刻薛镇世赶了过来,见着薛思画就喝道:“你看你做的丑事,若是传扬出去,我非一根白绫将你勒死不可。”

“你勒死谁?”刘氏拦在薛思画面前,斗鸡似的看着薛镇世,“你敢动画姐儿一下试试,我会让你哭都没有眼泪!”

薛镇世指着刘氏,又看看薛思画,拂袖道:“慈母多败儿!”怒气冲冲的走了。

刘氏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拉着薛思画道:“你的嫁妆娘早就准备好了,你什么都不要想,哪怕外头说的再难听你也别管,只管安安心心的待嫁,可知道。”

薛思画点点头。

“大老爷,大爷和宋姑爷还有祝姑爷,廖姑爷都回来了。”陆妈妈在门口笑着道,“奴婢把铜板换好了,就搁在门口的回廊下,一会儿就散。”

方氏点头,带着众人迎了出去。

薛镇扬春风满意的走在前面,脸上露出壮志凌云似的豪气,他看着方氏带着一家人和他行礼,他笑着道:“国孝期间,也不要太过张扬了,换点铜板打赏了即可。”

“我已经办好了,就等老爷回来了。”方氏笑容满面,薛镇扬满意的点点头,道,“那就让厨房做几个小菜,我和九歌还有休德他们喝小酌一杯。”

方氏应是让陆妈妈去安排。

幼清站在方氏后面去看宋弈,夫妻二人对视,宋弈挑了挑眉露出无奈的样子,幼清掩面笑了起来,无声的道恭喜,宋弈和她眨了眨眼睛。

“画姐儿回来了?!”薛镇扬看到了薛思画,打量了她一眼,因为心情好看画姐儿也没有了责骂的意思,“没受委屈吧?”

薛思画摇摇头,回道:“没有!”

薛镇扬点点头,他已经大概知道了今天家里发生的事,既然已经说定了,就没有必要再斥责什么,只要把婚事筹备好就成了,至于武威侯府,用不着怕他们,一个占着名头的勋贵罢了!

“幼清!”薛镇扬朝幼清招招手,笑着道,“你是我和九歌的福星……不对,是我们一家子人的福星,你说你想要什么,姑父都送你!”

幼清挑眉笑了起来,道:“我什么都不缺,姑父不必破费了。”

“不成。”薛镇扬道,“这礼我必须得送。”他想了想,道,“不过送什么,容姑父再仔细想想。”

幼清回头看方氏,方氏和她点点头,幼清就笑着道:“那就先多谢姑父了。”

薛镇扬哈哈大笑!

幼清和宋弈在薛府用了晚膳,夫妻两人结伴回家,幼清让蔡妈妈将家里的下人都打赏了,闹腾了一阵子才歇下来,幼清问宋弈今天的事,宋弈含笑道:“原就要庭推的,私下里也列了名单,论资排辈本也没有我。”他还真是挺意外的,“没成想,圣上和单阁老打了招呼,将我的名字加上去,到庭推时……”

“是不是许多人都选你了。”幼清笑看着宋弈,宋弈点了点头,幼清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猜也是,我们宋大人虽年轻,可在朝中的威望,便是做首辅也是绰绰有余的。”

宋弈敲了幼清的头,笑道:“小心这话被单阁老听见!”

幼清捂着嘴歪在宋弈胳膊上,又道:“我今天又占着你的势欺负人了。”说完小心翼翼的看着宋弈,宋弈挑眉哦了一声,道,“欺负谁了?”

“武威侯府的刘二夫人。”她从水井坊争执开始将经过都和宋弈说了一遍,“……我就说这婚事她想办也得办不想办也得办,还说会去宫里求圣旨,托你的关系给刘冀安排一个两淮都转盐运使衙门的职位,让刘冀和画姐儿去江南生活。我是不是说的有些过了?!”

“现在才知道过了?”宋弈捏了捏她的鼻子,将她抱到腿上来,又忍不住咬了她的耳珠,低声道,“若是有人告到圣上面前,说宋夫人横行乡里,仗势欺人,我可是得大义灭亲,断不会保你的。”

“哎呀。”幼清抱着他的腰,求着道,“夫君可不能我不管我,就算我仗势欺人,那也是你宠出来的,这个责任你可不能推了。”

宋弈大笑了起来,抱着幼清亲了一口,道:“那就接着宠,以后想欺负谁就欺负谁。”一副地痞流氓的样子。

“好!”幼清歪在他身上笑了起来,过了许久她叹道:“我其实是心疼画姐儿……若不这样,不出三年,她就真的会香消玉殒!”

“嗯。”宋弈颔首道,“不过让他们去江南,也等同于远嫁,隔的那么远你岂不是还是要担心,我看,就留在京城便是!”

幼清一愣看着他道:“留在京城的话就要和刘二夫人住在一个屋檐下……”她问道,“你有办法?”

“此等小事,顺手便办了!”宋弈微微一笑深不可测的样子,幼清就歪头看着他,眼睛骨碌碌一转想到了什么,正要开口,宋弈就掩着她的唇,道,“嗯,偶尔也要让为夫显得聪明一些!”

幼清哈哈大笑,点着头道:“是,是,我的夫君是这世上最聪明的人了。”宋弈恐怕是查到武威侯府的什么事儿了,这件事很有可能还影响到武威侯的爵位……若是处置了也就不提了,如果不处置,有这件事拿捏在手里,画姐儿去了武威侯府就算刘二夫人想私下里使坏,刘大夫人也不答应。

他们不得不供着画姐儿,以保全武威侯府的爵位。

这个法子,可比去江南还要好。

“明天我请了半天的假。”宋弈柔声道,“第八次药浴,你又得辛苦了。”

幼清摇摇头,道:“一点都不辛苦!”又主动捧着宋弈的脸亲了一口,道,“你都不知道,我又多想身体彻底好起来,给你生儿育女,和你白头偕老!”

宋弈看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睛又黑又亮,眸中满是期盼和浓情,宋弈轻叹了口气捧着她的脸亲了下去……

“啊呀。”小瑜捂着脸退了出来,满脸通红的关了门,幼清一惊去推宋弈,宋弈的吻又深又浓根本不允她反抗。

第二日,幼清第八次药浴,药浴过后她依旧是昏睡了一天一夜,等她醒来时蔡妈妈和她低声道:“夫人,武威侯府的刘大夫人上午来过一次,您还在睡奴婢就没有喊醒您,应付了一下让她回去了。”

“没有说什么事吗?”幼清坐了下来靠在船上,蔡妈妈回道,“不知道,不过看她的样子,似乎很着急。”

幼清若有所思,宋弈的说的办法显效这么快?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