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240 私奔

“王爷福薄。圣上切不可往心里去,您能下令按亲王礼厚葬,已是他的德修了。”薛镇扬看着赵承修面露愧疚,低声劝道,“圣上如今要做的,就是修习朝堂国策,后宫的一切您就交由太后娘娘主持打理便可。”

“我明白!”赵承修垂头丧气的,“只是心里有些……”红了眼眶。

赵承修一开始对赵承旻的死并没有多想,可今天赵承彦来乾清宫,他道:“微臣身体不好,太医还曾预言微臣活不过三十岁,如今微臣唯一的念想,就是能有机会出去走走,看看大周的山河,开拓眼界,其它的……微臣不敢奢望!”

赵承彦的话说的很隐晦,可话音又悲又怯透着绝望,他便明白过来,赵承彦是在向他表忠心,想要告诉他,对这皇位他一点奢望都未存!

他没有怀疑过任何人,无论是赵承旻还是赵承彦,真的!

可是他也明白,无论他怀疑不怀疑,有的事情也改变不了。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愧疚,赵承旻还那么小,如果没有那封似是而非的诏书,他肯定会活的好好的……

“薛大人不必劝我。”赵承修摇摇头,用袖子抹了眼泪,望着薛镇扬道,“你们为我好,我心里知道,想要江山稳固有的事即便不愿也得去做!”

薛镇扬听着满心的欣慰,赵承修很聪明,无论什么事一点就透,他高兴的道:“圣上才智过人,性情稳重,宅心仁厚实乃我大周子民之福!”

“我哪有什么本事,都是靠你们辅佐!”赵承修笑了起来,对未来憧憬,“不过,我一定会竭尽所能,做好自己当下该做的事。”

他没有说豪言壮语,而是务实沉稳的说了这么一番话,薛镇扬抬眸和宋弈对视一眼,忽然明白过来,宋弈当时选择赵承修,并非仅仅是因为倪贵妃,而是他早就看出来,单纯纯善的赵承修,有着先帝所没有的困苦经历,所以他才会更加懂得珍惜,懂得感恩。

“圣上!”小武垂着头过来,低声道,“时辰不早了……”

赵承修看了看时间,笑着道:“没想到来了几个时辰了,我也该回去了。”他说着站了起来,众人也都站了起来,赵承修看见薛思琴的肚子,眼睛一亮……薛思琴微微一愣以为自己有孕还出列在册让赵承修不高兴了,便有些不安的朝幼清看来。

“大姐有身孕呢。”幼清笑着和赵承修道,“年底才会生!”她觉得赵承修是没有见过有孕的女子,所以才会觉得稀奇。

果然,赵承修就笑着点着头,道:“我还第一次看到,原来女子有孕是这样的。”他笑着走过来,孩子气的看了眼薛思琴的肚子,道,“我身上没带什么东西……”就在身上翻了翻,撸了手上戴着的一串佛珠,“这是小武以前偷偷给我求回来的,把它送给宝宝,等祝夫人生产后,再抱到宫里来让我看看!”

薛思琴没想到赵承修会送未出世宝宝东西,就笑着道:“妾身谢圣上赏赐。”就双手接过佛珠捧在手里。

赵承修有些尴尬,觉得赏赐的东西不大好,嘿嘿笑了笑和众人道:“那我走了!”便摆了摆手,“不用送,宋府我熟悉的很。”就带着小武大步往前走。

大家自然不会真的不送,便都跟着出来,赵承修上了马车,脸红红的站在车辕上,看着一院子的人都笑盈盈的看着他,没有巴结没有奉承,就真是只是像送个要离开的家人一般,他越发的高兴,看着宋弈道:“宋大人,我会送您一分大礼!”话落便进了马车。

宋弈微怔。

小武和众人行了礼也躬身上了马车坐在车辕上。

马车嘚嘚的动起来,赵承修靠在车壁上,和小武道:“朕想去十王府看看二皇兄,先去十王府吧。”又道,“再遣个人回宫和母后说一声。”

小武垂首应是。

马车进了十王府,赵承彦早就得了消息,穿戴整齐带着身边的人迎在了门口,见着赵承修众人齐齐伏地叩拜,赵承修颔首道:“朕临时起意来看望二皇兄,倒惊的大家不安宁了,都去歇着吧,朕和二皇兄说说话就好了。”

众人惶恐的退了下去。

赵承彦毕恭毕敬的陪同着赵承修,赵承修看着赵承彦道:“朕还以为二皇兄在宫中呢,没想到朕来的巧了。”

“微臣确实才从宫中出来。”赵承旻还为及弱冠是为夭折,丧事不宜大操大办,更何况如今还在国孝期间,所以停灵三日就要发丧,“圣上去宋府了?”

赵承修点点头,道:“宋太太身体有些不适,朕去看望一番。”他未曾提饮宴的事,“说起来,朕现在来,是有话要和二皇兄说。”

“圣上请说。”赵承彦垂首,赵承修便停了下来看着赵承彦,沉默了一刻,道,“宗人府历来都是由亲王主持,可昭宗可先帝皆子嗣单薄,如今宗人府到由文官主持,朕左思右想觉得不大合适,所以……”

赵承修的话没说完,赵承彦就明白了赵承修的意思,他是要让他留在京城!

“二皇兄若不觉得池子浅又无要紧的事埋没了你的才能,不如就留下来,帮一帮朕!”他没有赵承彦高,看着他时不免要抬着头,可气势上却要比赵承彦强了许多。

赵承彦顿了顿立刻跪在了赵承修的脚边,果断的道:“蒙圣上抬爱,原将此重任交由微臣,微臣一定不负圣望,皆心尽力辅佐圣上!”他话落,心头长长的松了一口,他不是愿意去封地,而是非去不可,如今赵承修提出让他留在京城,这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是救了他一命。

赵承旻的死告诉他,太后是不会容下他们的,所以,下一个要死的肯定就是他。

他能做的已经都做了,剩下的只有听天由命。

但赵承修提出让他留在京城……赵承彦心里狂喜,对赵承修感激不尽:“圣上……”他眼眶含了热泪,激动不已。

“起来吧。”赵承修道,“你和朕虽自小不在一起长大,可到底是兄弟,朕自然是望着你过的顺遂!”

赵承彦点头,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朕走了,母后还在宫中等朕呢,朕不回去她肯定不会歇。”赵承修拍了拍赵承彦的肩膀,“二皇兄也歇着吧。”便负着手走了。

赵承彦垂着头一直将赵承修送出去,他才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上。

“王爷!”杜鹃跑了过来扶着赵承彦,“圣上说什么了吗,您怎么了。”

赵承彦拉着杜鹃的手,道:“杜鹃,圣上让我们留在京城,不用去封地了!”他话一落,道,“我们……得救了!”

“真的?!”杜鹃一听也立刻跪在地上,面朝西面念着阿弥陀佛,“奴婢一定要去法华寺还愿,谢佛祖保佑殿下吉祥安康,一生顺遂!”

赵承彦看着杜鹃就想到了周文茵,如果周文茵在的话……算了,过去的事情不再想了,经历了这么多事,他能活着已经是造化!

赵承修回到宫中,太后果然还没有睡,听见回禀说赵承修回来便在殿门口翘首期盼。

“母后。”赵承修笑呵呵的过来向太后行礼,太后扶着他起来打量着他,“你喝酒了?”她闻到了酒味。

赵承修惭愧的点点头,道:“朕只喝了碗梨花酒,味儿很淡不碍事的。”

“让厨房圣上煮醒酒汤。”太后无奈的摇摇头,扶着赵承修进了房里,端姑姑笑着出去了,太后给他擦了擦额头的汗,低声道,“在宋家很开心?”

赵承修喝了口茶,放在桌子上,道:“还不错,不过没有和母后在一起说话开心。”

“哀家看你不是喝酒,是喝蜜了。”太后虽这样说,可眼睛里都是笑意,不管赵承修是不是真的将她当做母亲,但他能敬重她顾忌她的感受,就已经足够了,“宋太太人不错,往后你若是想去就想,不过不准再喝酒,也不可以逗留到这么晚才回来。”

赵承修点着头,他不回来不但太后不睡,便是宫门也不敢关,影响太大了。

“有件事要和你商量。”太后想了想道,“先帝留下来的妃嫔……哀家想不如都送去太庙吧,留在宫里反而会生乱!”

赵承修闻言一愣,一句将人放出去的话就收了回来,点头道:“好,母后做主就成了。”他在乾西长大,太知道哪些女人的痛苦和孤寂了,如果可以他想将她们都放出去,让他们各自去开始新生活。

只是,这是祖制,他不敢违抗,现在也没有能力打破常规!

太后满意的点点头。

“母后。”赵承修沉声道,“朕回来时去过十王府了……”他顿了顿将自己的打算和赵承彦的谈话告诉了太后,太后先闻时有时惊讶,继而明白了赵承修的意思,她微有不悦的沉默了下来,赵承修就和她解释道,“我们把他留在京中,什么事都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根本不会有事的。”

“你的心太善了。”太后不想和赵承修为了赵承彦的事闹的不愉快,“既然你已经开口了,那便如你的意思办吧,但是他身边安排什么人,得由哀家安排!”

赵承修见太后不反对,立刻就笑了起来,点头道:“朕知道了,谢谢母后!”

太后无奈的摇摇头。

宋府中,赵承修一走方氏就将薛思画的事情告诉了大家,薛镇扬本来还挺高兴,今晚和赵承修有了一次推心置腹的交谈,却没有想到转眼就听到了这样的消息,他蹙眉朝方氏一瞪,便想斥责,可看到家里的小辈都在这里,便生生的忍了下来,沉声道:“那就派人去找,若他们真是私……就一定会出城,派人去几个城门守着!”顿了顿又道,“还有客栈,挨家挨户的去问去找!”

“我已经派人去找了。”方氏唉声叹气的,想到薛思画只觉得心疼,“希望她不会做傻事!”去刘府打探的人还没有回来,所以,刘冀到底走没走还不知道。

薛思琪一听就红了脸,余光撇了眼廖杰,就大声道:“三妹胆子小,应该不会的!”薛思画是薛家的姑娘,要真是做出私奔这种事来,传出去他们薛家的姑娘哪还有脸见人!

廖杰撇了眼薛思琪眼底露出惊讶来,没想到薛思琪还能说句不出格的话。

“先等去找的人回信再说吧。”幼清道,“现在只是猜测,说不定三妹只是想出去走走,或者去水井坊那边找二婶了呢。”她回头看了眼宋弈,和薛镇扬以及方氏道,“我们先回家去看看吧!”如果薛思画真的走了,她房里总有蛛丝马迹。

“幼清说的对。”赵芫点头道,“先回去看看,说不定她已经回来了呢。”

薛镇扬闻声就站了起来,颔首道:“那就回去看看。”众人就跟着薛镇扬一起往外走,宋弈让人给幼清拿了件披风来,夫妻两人随着大家一起出门,一家人一起回了薛府,方氏带着几个姑娘去烟云阁。

烟云阁的一楼依旧和薛老太太在时一样,收拾的很干净,她用的东西几乎没怎么挪过位置,薛思画依旧住在楼上,幼清上了楼,楼上是三间房,外头是间回廊,回廊下拴着个风铃,这会儿正发出叮叮咚咚的声响。

陆妈妈点了灯,方氏先进了薛思画的房里,幼清和赵芫则去了听安的房间,听安是薛思画身边的大丫头,随着她好几年了,所以她一个人住在后面的小房间里,隔壁则是四个小丫头的房间。

听安的房里没什么东西,床头糊着几张五颜六色的高丽纸,很有童趣,摆在床上的枕头上是母鸭领小鸭的画面,幼清将床头的针线篓子拿起来看了看,里头只有针和分好的线,还有几块碎布一件绣品都没有,她和赵芫对视一眼,赵芫忙开了衣橱,橱子里挂着许多衣裳,有两个架子是空的,其它的看不出什么来。

“真的走了?”赵芫心里直跳,她们急匆匆的出门,不方便随身带许多衣服,所以听安的衣服基本都在这里,但是女孩子家的对自己的绣品总是多一份怜惜,一旦出门又知道自己不会回来,绣品肯定舍不得丢。

“估计是。”幼清和赵芫又去了薛思画的房间,薛思画的房间也收拾的很整齐,衣服都在,首饰少了几样,其它的什么依旧和原来一样,方氏不确定的朝幼清看过来,幼清过去扶着她道,“我看,还是派人将二婶请来吧。”

方氏点了点头。

“娘。”楼梯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眨眼功夫薛潋跑了上来,看着众人道,“去刘府的婆子回来了,说刘冀不在家里!”

方氏眼前一黑,无力的靠在陆妈妈的肩头上,众人都慌了神,方氏就道:“闻瑾,你亲自去一趟水井坊,将你二叔和二婶请来!”

“哦,我这就去。”薛潋点着头,提着衣摆又咚咚的快步下了楼。

众人回了正院,大家一商量还是先派人在京城细细的找,如果能在天亮前不动声色的薛思画也就罢了,如果找不到……一家子人坐在宴席室喝茶,薛思琴和赵芫带着两个孩子先去歇了,薛思琪也打着哈欠,薛霭道:“大家都去歇着吧,若是二婶和二叔过来,我来应着便是。”

“我也睡不着。”方氏愁眉苦脸的,“还是等你二叔二婶来了再说吧。”

过了约莫两刻钟,院外听到了脚步声,随即湘妃竹帘子唰的一下被撩开,穿着一件定蓝色脸上满是皱纹憔悴的刘氏站在了门口,幼清看着一怔,没有想到刘氏老成这样了,她不由想到三年前春风得意的刘氏,又想到了前一世顺风顺水过的珠圆玉润的刘氏。

幼清目光顿了顿又去随着他一起来的薛镇世,薛镇世变化不大,依旧是白白胖胖的样子,幼清不禁心头唏嘘,一个家里不管怎么斗怎么闹,男人总是心宽的,而最后苦的还是女子!

刘氏这般泼辣,最后还是输给了没心没肺的薛镇世。

“找到人了吗?”刘氏一进来没有料到房里这么多人,先是愣了一愣,才去看方氏,方氏摇摇头,道,“周长贵已经带着人去找了,客栈,茶寮各处都去找了,还没有消息回来。”

“这个死丫头。”薛镇世怒道,“真是胆子越发的大了,连这等丑事都做的出来。”他说着就去盯着刘氏,讥讽道,“我早就告诉你,不要挑门第,先将她嫁了再说,你呢,眼睛长在头顶上,整天这山望着那山高,不但耽误了她,还逼着她做出这等事情。”

刘氏没有吱声,咬着牙硬生生的忍着。

幼清愕然,以前是刘氏骂薛镇世,薛镇世不敢回嘴,如今已经颠倒过来了?!

“二叔二婶。”薛霭起身道,“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你们快想想,画姐儿可能会去哪里!”刘冀虽不在家,可也说不定他去别处了呢,没有找到人以前,谁都不愿意承认薛思画和刘冀一起走的。

“能去哪里?”刘氏喃喃自语,想了许久摇摇头道,“画姐儿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她紧紧攥着手里的帕子,脸色发白!

薛镇世越过刘氏在椅子上坐下来,碎碎念似的道:“我看也不用找了,她要死要活随她去,找回来只会更加的丢人!”又道,“难不成还要送出去做妾不成。”薛思文拜刘氏所赐已经做了妾,如果薛思画也……

他薛镇世真的没脸在进城待着了,薛思画不管怎么说还是他的嫡女。

“闭嘴!”薛镇扬厌恶的看着薛镇世,“你少说两句不成?这个家就是你折腾才变成这样,你还有脸在这里说!”

薛镇世当着小辈的面被薛镇扬斥责顿时满脸通红,可他又不敢回嘴,他在外头混别人都喊他薛二老爷,占着的还是薛镇扬的名头!

“都回去歇着吧。”薛镇扬负手站了起来,“今晚若是在城里找不到,明天就去城外找,只要人没死就一定能找到。”又回眸望着刘氏,“你想办法去武威侯府试探确认一下,看看他们知情不知情。”

刘氏点点头,转身就出了门。

幼清和宋弈对视一眼,宋弈明天还要上朝,熬着一会儿他就没时间休息了,便也起身道:“那我和夫君先回去了,明天再过来。”

宋弈也随着起身。

廖杰和薛思琪今晚就住在这里,祝士林也回了薛思琴的房里,一家人便各自歇了,薛镇世犹豫了几回想了想还是去外院在原来薛明住的院子里歇了!

“我想走走。”幼清站在二门口看着宋弈,“反正也不远!”

宋弈替她拢了拢披风,笑道:“好!”便牵着她的手从蔡妈妈手里接了灯笼提在另一只手中出了薛府的侧门,沿着侧门的巷子往槐树胡同走,采芩几个人提着灯笼远远的跟着。

“三妹妹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幼清缓步走着,细细碎碎的脚步声,在空无一人的巷子里回扬,宋弈回道,“那要看他们是不是早有准备,若早有准备现在应该已经出城走远了,若是临时起意,或许还能找到!”

幼清垂头看着脚尖,她觉得以她对刘冀的了解,应该不会是临时起意,刘冀这个人说不上多有责任和担当,可据她前世的印象,他对薛思画确实是真情实意爱护有加。

“我也觉得他们很有可能已经出城了。”幼清叹了口气,薛思画有没有想过,聘为妻奔为妾的道理,刘二夫人将这个儿子当成了宝,她以前就不同意薛思画进门,现在出来这种事,就更加不可能让薛思画进门当正室了,“如果真的私奔了,那就希望他们永远不被找到,在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高高兴兴的生活着。”

宋弈转头过来看她,随即失笑,倒觉得幼清在这件事上想的未免太好了点,但他也不想给幼清泼冷水,笑道:“嗯,希望他们永远不被找到,安安生生的过自己的日子。”

其实幼清知道自己想的太美好了,便嗔怪的看了眼宋弈,抬头看看满是星辰的夜色,笑道:“还从来没有像这样肆意的出来走走逛逛,原来感觉这么好。”

宋弈宠溺的望着她,笑而未语。

第二日刘氏去了武威侯府,刘二夫人一见她就跟疯了似的闹了起来,她好好的儿子,刚领了差事,只要他不犯浑好好的做事,将来的前程不会很差,可是没有想到,他就是被薛思画迷了心窍,好好的孩子,就这么……

刘二夫人真是被逼了疯了,早知道这样,就不该心软由着他说等一年再寻婚事定亲。

刘氏从来都不是省油的灯,她一听刘二夫人将薛思画说成了不要脸的狐狸精,又将责任悉数推给薛思画,顿时就怒从心起,两个人在武威侯府的庭院里赤手上阵打了起来。

刘大夫人拉偏架,让人架着刘氏,由着刘二夫人一顿抓挠踢打,刘氏顿时鼻子耳朵里流出血来,脸上更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被丢出了武威侯府!

“你二婶呢。”方氏让薛潋去武威侯府接刘氏,薛潋却一个人回来了,方氏觉得奇怪,薛潋回道,“二婶自己回去了,我没见到她,她一个人关在房里也不出来!”

方氏担忧不已,站起来道:“我去看看去。”以前的事情不管刘氏多么可恶,可一码事归一码事,刘氏也受到了报应,如今出了这种事,方氏当然不会袖手旁观。

“我和您一起去吧。”薛潋想到了她刚才去水井坊时江姨娘的样子,指挥人给她倒茶递水的,俨然就是当家主母的样子。

想想也是,能和刘氏斗这么久还能安然无恙的女人,绝不会是简单的角色。

“也好。”方氏回头看薛思琴和赵芫,“你们在家里,一会儿幼清要是过来,就说我去水井坊了。”

薛思琴应是,和方氏交代道:“我看,要不然把琪儿带着,一会儿要是有什么口角……”

“我能和谁吵!”方氏无奈的道,“我去看看就回来。”便和薛潋一起出门坐车去了水井坊,依旧是江姨娘迎的两个人,见着方氏江姨娘微微一愣,随即笑着道,“妾身给大夫人请安。”

“他二婶呢。”方氏点点头,目光在院子一睃,江姨娘就道,“二太太在房里歇着的呢,估摸着是昨晚没有睡好,今天有些累了。”

薛思画还没有找到,刘氏怎么可能睡的着,方氏才不会相信,留着薛潋在院子里等着,她让陆妈妈去敲了刘氏的房门,方氏道:“他二婶,你快开开门,我有话和你说。”

房门从里头打开,刘氏看也没有看方氏就飞快的转身进了房里,房间里窗帘拉着的,有股子跌打药酒的味道弥漫着,方氏觉得奇怪跟着进去:“怎么窗帘也拉着,也太暗了点。”说着,自顾自的将窗帘拉开。

“不要!”刘氏想拦没有拦住,方氏一回头去看,随即惊住,就看到刘氏脸色浮肿,五颜六色的跟涂了油漆似的,她惊骇道,“你这是怎么了。”

刘氏请方氏坐,低声道:“和刘家的人打架打的。”又看着方氏,道,“刘冀确实不在家中,他们说是画姐儿将他骗走了,我气不过就动手了!”

对方一家人,刘氏就赤手空拳一个人,哪是对手,方氏就无奈的道:“你要打也该回来带着人一起去,怎么能自己动手呢,肯定是要吃亏的。”就在一边拿了药酒,“还有哪里没有涂,我帮你。”

刘氏红了眼眶看着方氏,忽然噗通一声在方氏面前跪了下来:“大嫂,我知道错了!”她以前瞧不起方氏,将她耍的团团转,有什么好东西也都往娘家送,她觉得她能依靠的上的也只有娘家,至于方氏,她瞧不上也不可能靠的上。

可是谁能想到,事情到最后,她刘素娥唯一能靠的上,惦记着还拿她当家里人的看的,就只有方氏一个人。

刘氏悔不当初,痛恨不已。

“好了,好了。”方氏叹气道,“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怎么还挂在嘴上,人活一世谁不鬼迷心窍犯几次错,能知道错了就成了。”方氏要将刘扶起来。

刘氏摇着头哭着道:“其实,泰哥儿死的时候我就知道我错了,可是我要面子,说不出口……”刘氏并没有哭,她沉沉的道,“如今画姐儿……这些都是我报应,报应啊!”

方氏蹲下来和刘氏平视,刘氏求着道:“大嫂,我求您再帮我一次,一定要把画姐儿找到,往后你让我刘素娥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哪怕让我梳了头去您身边做婆子,我也绝无怨言。”

方氏拍了拍她,道:“不说这些,你先起来把伤治好!”又道,“画姐儿也如同我的女儿,我和老爷都不会不管她的。”

刘氏点头应是才有方氏扶着起来。

刘氏将在武威侯府的事情大概告诉了方氏,方氏正要开口,忽然外头就听到了一阵喧哗,随即江姨娘在外头道:“二太太,您娘家的人来看您了。”那语气里满是幸灾乐祸的嘲讽。

“还敢来。”刘氏腾的一下站起来,一副要出去打架的样子,方氏就按着刘氏的手,道,“你别出去,我去看看!”

刘氏看着方氏,方氏已经起身开门出去,她往门口一站目光往院子一扫,果然就看到刘二夫人带着十几个小厮婆子站在院子里,冷笑着看着众人,方氏便走过去望着刘二夫人道:“刘二夫人着是干什么?有话不能好好说?!”

“没法好好说。”刘二夫人就道,“今天不把我冀儿交出来,我们便去见官,让律法做主!”

刘氏气的直抖。

方氏也气的不得了,一时间竟无话以对,这边薛潋就站到前头来,看着刘二夫人喝道:“见官就见官,难道我们还怕你们不成!”

“好,是你们说的,你们等着瞧!”刘二夫人说完,手一挥,道,“给我砸,我今天就先要给你们一点教训!”

薛潋喝道:“你们敢!”他的声音已经被淹没在四散的而去的下人的吆喝声中,方氏不由后悔,应该多带点人来,江姨娘一看情形不对,忙将自己房门护着,道,“刘二夫人手下留情啊,你们要算账尽管算去,这里可是我的家啊。”

刘二夫人撇了眼江姨娘,早先他们还有过来往的,只是这会儿她在起头上,哪里会管一个姨娘的话!

砰的一声,有人将院子里的水缸砸烂,水一下淌在地上,院子里一片狼藉。

“你们太过分了。”方氏对薛潋道,“闻瑾你不要动手,现在回去喊人!”薛潋左右看看见他一个人拦不住,便就要出去喊人去。

就在这时,院门口一辆马车停了下来,幼清和赵芫以及薛思琪下了车,幼清当先进来往院子里一站,喝道:“把院门关上,今天但凡在这里动手的,一个都别想活着出去。”

院子里的人惊的停下来手来。

“吆!”刘二夫人转头去看,随即冷笑道,“我当是谁呢口气这么大!”又道,“这件事理在我们这边,你凭什么理直气壮。”

幼清不屑的看着刘二夫人,道:“理在哪边,刘二夫人是不是说的太早了点。便是理在你这里又如何,哪条律法告诉你,可以肆意在别人家里打砸。”

“我就砸了如何?!”刘二夫人说着一顿,还要接着说,忽然薛思琪冲过去,照着刘二夫人的脸就抽了一巴掌,喝道,“你砸一下试试,我告诉你,今天砸烂了什么,都得给我照价赔偿!”

刘二夫人没想到薛思琪这么泼辣,一上来就动手,她捂着脸后退了一步,她身边的丫头婆子也蜂蛹了上来。

“你这个泼妇。”刘二夫人道,“难怪薛思画会勾着我儿私奔,你们薛家养的女儿没一个好东西。”对着地上啐了一口。

薛思琪叉腰道:“你再给我说一句,我不打的你满地找牙,我就不姓薛!”

幼清走到方氏面前,又看了眼刘氏,心里叹了口气和方氏道:“姑母先带二婶回家住几天吧。”余光扫了眼正看热闹看的兴味盎然的江姨娘,“住在这里,二婶也不省心。”

方氏点点头,回头去拉刘氏,低声道:“先和我回去,把画姐儿找到再说。”

刘氏点点头,目光四睃看着院子里的一切,又扫了眼江姨娘……

薛思琪和刘二夫人针锋相对,刘二夫人到底没有敢再动手,两个人吵的不可开交,赵芫走过去拉着薛思琪,道:“别和她争了,人没找到争这些都没有用。”又扫了眼刘二夫人,意味不明的道,“她要是去告官才好呢。”

刘二夫人说告官不过吓唬他们的,毕竟薛家的人是要考虑薛思画的名声,但是真告官,吃亏的估计还真不知道是谁,因为大理寺和顺天府衙可都是薛家的姻亲。

刘二夫人没有说话。

“夫人!”忽然门外有人敲门,有婆子看向方氏,方氏点点头,婆子将门打开,周长贵走了进来,对院子里的情形满脸的惊讶,他扫了一圈走到方氏面前,回道,“在怀柔找到刘公子和三小姐了,他们正在回来的路上。”

“找到了?!”方氏顿时高兴起来,去看刘氏,刘氏红了眼睛,道,“谁找到的,画姐儿怎么样,有没有受委屈?”

周长贵道:“还不知道,再过一个时辰估摸着人就能到家了。”

那边刘二夫人也听到了,顿时跳了起来,道:“等我冀儿到了我再和你们算账。”

“既如此,刘二夫人便和我们一起去家里吧。”这会儿不是置气的时候,总要为薛思画考虑,“两个孩子回来,我们趁热打铁把事情定下来!”

什么把事情定下来,难不成还想让刘冀娶薛思画不成,刘二夫人瞪眼正要说话,她身边的婆子就道:“夫人这会儿不要意气用事,少爷在他们手上,要是他们不高兴生了歹意害了少爷怎么办。”

刘二夫人一想心头一缩,便忍了没有再说。

大家便各自坐车重回了薛府。

宴席室里尴尬的不得了,刘氏坐立不安的时不时翘首往外看,过了许久刘氏听到院子里的动静,随即玉雪跑进来道:“三小姐回来了。”

薛思画整整走了一天一夜。刘氏听着腾的一下站起来跑了出去。

薛思画穿着一件墨绿色的粗布短卦,下身是一条皱巴巴的黑色裙子,头发由一方靛蓝碎花的帕子包着,但依旧能看出来她梳的是圆髻,这么垂着头进来刘氏一时不敢认,真的和那些粗鄙的妇人一般无二。

刘冀和薛思画并肩,他也好不到哪里去,上身是一件石灰色短褐,下身是一条黑色阔腿裤,脚上是单口棉布鞋,肩上搭着褡裢,一副走街串巷做小买卖的生意人。

“画儿!”刘氏喃喃喊了一声,一步一步下去走到薛思画面前停下来,薛思画抬头看向刘氏,顿时眼泪落了下来,“娘……”

刘氏抬手红着眼眶要打薛思画,可手臂高高举起来到底没舍得落下去。

薛思画跪了下来。

刘二夫人也追着下来,一下子抱着刘冀哭着道:“冀儿,你怎么能这么傻被人骗,还好你回来了,要不然娘也不活了。”又上下打量刘冀,“有没有哪里伤着,磕着碰着没有。这种衣服你怎么能穿呢,快去洗洗换下来。”

“娘!”刘冀按着刘二夫人,朝刘氏看去,和薛思画一起并肩跪下来,道,“姑母,一切都是我的主意,您要打要罚都成,请您不要生画姐儿的气!”

刘氏舍不得打薛思画,却舍得打刘冀,她听完抬着的手顺势反手一巴掌就抽在刘冀脸上。

刘冀一点没让,薛思画惊的哭了起来抱着刘冀。

“你敢打我的冀儿!”刘二夫人一下子红了眼睛,立刻朝刘氏还回去,刘氏避开揪住刘二夫人的头发,两个人就当着两个孩子的面厮打起来。

------题外话------

嗯,就不要我唧唧歪歪的唠叨提醒了吧,我今天决定深沉一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