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646.(固伦番外)30你究竟懂不懂,我对你的心

自与煮雪相认,固伦便耐心等待着离开的时间。

她自然相信煮雪会帮她安排好一切,她只需小心调理好自己的身子,然后面上再用些粉彩和胭脂装出病容,瞒过众人的眼睛就够了。

可是左等右等,煮雪的消息却还没来。

自那晚分别,固伦纵然想到煮雪不方便每日来探望。可是总也不能是这样的一去多时,杳无音讯。

这几日,趁着与宫女闲聊,固伦悄然打听煮雪的动静。

孰料宫女们都说,右尚宫大人已经多日未见,听说好像是奉了皇上的旨意,出宫办差去了。宫女想了想补充:“右尚宫大人本就是陪在月姑娘身边,此番也是临时回京。兴许这便又是回南京去陪伴月姑娘了吧。鳏”

固伦听罢心下却是轰然一声。

她知道,煮雪怕是出事了。

而以煮雪的机敏和手腕,这宫里能动得了煮雪的,又有几人?

心思急转,傍晚时,她心下已经有了主张。

她起身,静静梳洗。

宫女给她送进晚饭来,看她的模样便吓了一跳大跳:“尹女史,你的病竟好了?”

在宫女眼里,这个李朝的女官已是病入膏肓,算来日子都没几天了,这怎么说起来就起来了?

虽然看样子面色还有些不好,可是看她淡然梳洗的模样,绝对不是几个时辰前的模样了。

固伦只淡淡笑了笑,也不施脂粉,只是将头发和衣衫整理平整。

待得夜色深了,各宫都要到了下钥的时辰,她才自己悄悄走进宫墙夹道,朝乾清宫走去.

一切果然不出所料,长安亲自接出门儿来,面上只有唏嘘,却并无惊讶。

而既然长安没有惊讶,那皇帝自然就更不惊讶。

随着长安朝里走,固伦淡淡地笑:“皇上是早就吩咐了公公,说且等这几日,下官一定主动来敲乾清宫的小门儿吧?”

长安矮了矮身,叹了口气:“你说的没错,皇上果然是这么说的。”

就连这语气,这用词,这丫头也模仿了皇上的七八分去。若以此论,这丫头跟皇上,倒也算是心心相印。

只可惜……唉。

到了老虎洞外,长安停住了脚步。按着规矩,伺候人的宦官好宫女出入大殿,自然都要从老虎洞进出,没资格走玉阶的。

固伦歪了歪头:“对不住了安公公,这一番我不想走这老虎洞。我要走玉阶。”

此一番她来,不再是尹兰生,她是固伦,是爹和娘的女儿。

既然是爹和娘的女儿,是建文一脉的嫡生公主,她便不能再去钻那奴婢们走的老虎洞。她要代表自己的爹娘,代表自己的先祖,正正式式走一回这乾清宫的玉阶。

她身子里流的血,注定她这一生总归要这么堂而皇之地走一回。

长安果然吓了一跳,可是随即却平静下去,躬身苦笑了下:“就连姑娘这点子心思,实则皇上也都猜到了。于是皇上早就吩咐了奴侪,说待得姑娘到了,请姑娘走玉阶。”

倒轮到固伦惊讶,她挑眸望向长安:“皇上早猜着了?”

长安又是叹了口气,然后在固伦惊讶的注视之下,竟然缓缓撩袍跪倒,向她叩头。

固伦惊得连退三步:“安公公快快请起!”

长安却规规矩矩磕完了三个头:“这也是皇上的示下。”

固伦心下骤然翻涌。

皇帝这么吩咐,自然也是应和着她的身份。

固伦便也慨然受了,然后上前亲手扶起长安,“安公公,不管如何,这些日子来,我都多谢你的照拂。”

长安鼻尖儿一酸,眼泪险些掉下来:“奴侪岂敢。”.

固伦收起万般心绪,昂然踏上玉阶。

走上月台,回首遥望这金碧辉煌的巍峨宫城,第一次有了自己的血统所带来的庄严之感。

也第一次明白了当年爹和娘同样站在这样的高处,却终究慨然放下一切,摆袖而去时候的心意——这壮阔江山,这锦绣大明,不是他们不爱重,只是他们甘愿为了这天下的太平,为了不让纷争再起,而慷慨放下的罢了。

没人能夺得走爹和娘的江山,一切的一切,只是他们为了天下苍生而心甘情愿的主动放手。

这般想来,顿觉这压抑深重的宫墙,终于有一片明月随清风照来,就落在她脚边。

她便笑了,心下无声地说:“爹,娘,那女儿便也放下了。”

站在这庙堂之高,自然知道贵为嫡公主的贵重;可是回望爹和娘带她所去的江湖之远,她却也更明白,那些从小享受到的人间欢愉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她深吸一口气。从此时起,她只珍惜自己已经拥有的就够了;再不去追思自己究竟是谁,也不再探求那个没有名字的祖宗神位上代表的究竟是谁。

从今以后她只是固伦。不姓司,也更不姓朱.

走进大殿,四周一个人都没有。

就连长安都远远地避在了玉阶之下。

整个大殿,只有一盏幽幽的红纱罩灯,只有一个身穿明黄,孑然而坐的少年。

固伦走上前去,再不下跪,只是淡淡一笑:“皇上久等了。”

少年皇帝紧紧盯着她。

这几天,他不仅打了煮雪,然后关押了煮雪;他也更收到了来自李朝的“贡女乞还疏”。李朝那个同样还是个少年的王,竟然胆大包天,向他祈求要回贡女去。这在李朝成为大明的藩属国之后,从未发生过的事。

朝臣对李朝少年君王的任意妄为十分愤怒,主张朝廷派人去当面严叱李隆的僭越。

可是这个消息听在皇帝的耳中,其中的意味却更为深长了。

而方才,固伦在殿门外回望九重宫阙,然后明月破云而出,她转身间清笑如兰的模样,也同样映入了他的眼帘。

凝视着这一回淡然站在他面前,不跪,更无半点卑微和恐惧的固伦,他眯了眯眼:“你知道朕是在等你自己找来?”.

固伦笑了,又是从前那心无挂碍的模样。

方才那一瞬,心上的云翳全都冲开,此时便又仿佛是刚刚来到大明宫廷时候的模样。

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然后自己又心甘情愿地放下了。、

从此她只是固伦,不是什么建文余脉的公主。就像心上曾经落过尘埃,起过计较,不过又被自己打扫干净了。

她便歪头盯着皇帝,无邪地点头微笑:“因为这宫里,能将煮雪姨娘轻易制服,然后让她半点消息都透不出来的人,只有皇上啊。”

“我纵然也曾想过太皇太后,甚或邵贵妃,可是却还是觉得她们的地位虽高,可是却做不到让煮雪姨娘消失得无影无踪。在这座紫禁城里,有这等魄力的,只有皇上才是。”

她走上前来,迎着他的目光,毫无畏惧地径直站在他的御书案前,与他只隔着一张桌子。

“我明白了,皇上实则还是在与我赌一口气。皇上是怪我,既然心里有事却不对皇上说,反倒拐了那么多弯子,动了那么多小心眼儿去找旁人。”

皇帝几乎无法直视她那澄澈如水的眸光,更对着她那无邪的笑颜无法不心痛。

他努力忍着,抬眼盯着她:“那你觉得,你应该怎么做?”

固伦垂下眼帘,甜美一笑:“我该有什么话都直接跟皇上说。我该明白……这紫禁城里,真心待我、最想护着我的人,唯有皇上一人而已。”

“是我错了,我不该防着皇上,躲着皇上。我不该不相信皇上对我的好,我该什么心里话都只托付给皇上才是。”

她说着,悠然抬眸,眸如清月。

“因为大明国土之上,真正有能力让我实现愿望的,也唯有皇上一人罢了。”

她这般清甜柔美,这般坦然面对,皇帝反倒觉得自己心下更是疼如刀绞。

“可是如果你以为错了呢?”

固伦歪头瞟过来,晃头微笑:“不会的。皇上这般特别待我,我若愚笨到连皇上的心意都一而再、再而三地猜错,那我又哪里是值得皇上这般的人呢?”

皇帝手指攥住龙椅扶手,狠狠闭上了眼睛。

“你别得意,朕也只是无奈罢了!你说的倒也没错,朕再是九五之尊,总归大不过血缘和人伦去!”

他狠狠盯着她,心下呐喊:只因你与朕是相同的血脉,只因如此。否则,朕绝不叫你如意!

固伦怆然地笑:“我怎么敢得意。我也知道这一去山高水远,注定是再也无缘见到皇上了。”——

题外话——【明天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