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六十五章 边策食言,小厮活捉元帅

对于轩辕云墨的突然送药,也许很多人都不能理解,他和杜老他们现在说什么也算是敌人,双方代表的阵营。利益不同,但是轩辕云墨有他自己的想法。在他看来这杜老也是一个明事理,刚才他是真的只是想和自己比试,一直都没想对自己下杀手。最后也许是知道自己不易伤,所以他才用了全力,但是没想到会遭到反噬。对,刚才杜老吐血不是轩辕云墨打伤的,他是因为自己的内力驾驭不了笛声,被反噬了。

杜老也没想到轩辕云墨会给他治伤的药,自己说了一定会找他们一家人复仇的,要是自己现在死了不是更好吗?

“师父,小心……。”扶着杜老的那个青年人看见自己的师父接过药丸就要吞下去,于是伸手阻止他。

“然儿,这是圣世子的好意,至于用药暗害我的事,想来他也做不出来。”杜老吞下药丸看着轩辕云墨和自己的弟子说。

杜老现在好奇是怎么的父母可以教出如此恩怨分明的儿子,还有可以教出如此儿子的人,他们真的会是那人说的心狠手辣之人吗?看来事情他真的要去调查清楚了。

杜老吞下药丸之后,觉得自己的内伤已经好了不少,回去慢慢的调理很快就能好了。

“边元帅,老夫答应的时候已经做完了,下面就没有我们什么事情了,现在也该离开了。”杜老走回边策身边,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不等边策回答就带着徒弟离开了。

“杜老,杜老……。”边策坐在自己的战马上,看似着急的呼唤着那离开的师徒,其实他只是做一做样子。

事情的发生远超过边策的预测,从杜老被轩辕云墨的说动之后,他就在担心杜老会不出手。但是没想到杜老会记得他答应太子的事情,所以比试他没有忘记。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杜老会输给一个孩子,在看他来是那杜老根本就是没尽力,他偏信了轩辕云墨的话,既然这样自己何必留他。

轩辕云墨目送那师徒离开,然后他跃上自己炙焰,眼神不善的看着对面的边策。他们是不是给兑现之前的事情了,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伤他在乎的人,他怎么会绕过。

“边元帅三场比试已过,东篱是不是该退兵,然后你跟我走。”轩辕云墨跨坐在炙焰上,指着边策问。

轩辕云墨的问话之后,轩辕云墨身后的人和边策身后的人他们都看着边策,等他的决定。而且双方的神情很不一样,轩辕云墨他们是志在必得样子,只要边策刚不兑现诺言,他们就会让他知道后果;边策身后的人都是紧张的神情,就怕他们的主帅去了对方那里,有人自主的护在边策的身边。

轩辕云墨看着不说话的边策嘴角带着轻视的笑意,早就想到他就是一个贪生怕死之辈,比赛之初他没想到他们会输吧,现在他一定是后悔了,在想自己是不是可以逃脱。

正如云墨想的一样,这边的边策他在权衡利弊,他知道他作为主帅不能落在敌方的手里,那样他的名誉就彻底毁了,在军中的威信也就荡然无存了。那样他不但领不了兵而且这样一来陛下也会责备他。他要是今天能从西越的人的手里逃出,现在的主帅还是他。他可以继续指挥战役,只要他能打赢仗,谁会在意他是不是失信于几个孩子。边策打定主意之后,然后看着轩辕云墨笑的有点心虚。

“圣世子说笑了,什么比试?刚才不过是双方战前的小切磋,没想到被你当真的。我看那位小将军的身子要紧,你们还是带他回去休息吧。”边策先是眼神闪躲的看着轩辕云墨,等说倒中毒的白流冰的时候,眼中也带着虚假的笑意。

“本少没死,多谢边元帅的担心。你真当我们都是随你戏弄的黄口小儿不成,你说是切磋就是切磋?你以为本少爷会傻到就为了一次没有意义的切磋,弄得差点丢掉性命?”白流冰已经醒来了,不过是有小峰扶着倚着自己的坐骑站着。听到边策那关切的话语没有一点领情的意思还呛了回去。

“真是不知好歹。但是我不会和你一般见识,我怎么说也是东篱的元帅。”边策听到白流冰的话,脸都气红了,但是这事情毕竟是他不守信在前。

“元帅,你很快就不是了,你的脸面你自己都不顾忌,那我们也没必要顾忌了。随墨、小峰、华顺,你们去请边元帅和我们一起走,去边城将军府”做客“。”轩辕云墨听到边策的话,也没废话,就让随墨他们几人去抓人。

“是,少爷。”随墨一直守在轩辕云墨的身边,哪怕知道少爷很厉害,他依旧要尽自己的保护之责。

“是,圣世子。”小峰跟在自己家的大少爷身边,但是小少爷的话,他依旧会听。

“是,圣世子。”三人之中要说谁最想捉拿边策非华谁莫属,要是少爷出了什么意外,他也就不用会上京了,以死谢罪吧。现在少爷虽然没事,但是他中毒那是不争的事实,所以他怎么能放过罪魁祸首。

这边轩辕云墨下令和他们三人出手也就是在一瞬之间的事情,他们的话说完随墨的鞭子已经甩在边策跨坐的战马上了,马匹挨了鞭子疼的它慌不择路的撒起四蹄来了,坐在它身上的边策已经控制不住它了。随墨三人趁乱跃入边策的身边,随墨的鞭子一甩一个,随墨主攻,小峰和华顺借机走到摔下马的边策身边,一人拎起他一只胳膊,他们就从人荒马乱的东篱这边回到了西越这边,随墨看着他们两人已经带着边策离开,他也不恋战,横扫了一鞭子也乘机回到了轩辕云墨的身边。

他们三人配合的很好,等东篱那边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的元帅已经不见了。

“轩辕云墨,你们快把……?”东篱这边的人指着轩辕云墨想说什么,但是话没说完就被堵了回去。

轩辕云墨在那人开口的时候,一掌打了过去,那边刚刚坐回到战马的上的人,又再次跌了下来,这次他们好像都不怎么好的样子。

“他是自己把自己输给本世子的,现在更是被我的几个下人给抓了,是咎由自取的。你们说要谁在废话你们留下陪他。我们西越也不欺负人,这仗还是等你们的新主帅来了在打吧,你们想回去也行,要是不想回去就留在这里吧,但是要敢上前一步,后果你们自负。走,我们回城。”轩辕云墨说话的时候做了一件和自己大哥一样的事情,他也打断了东篱的大旗,而且是隔着很远的距离打断的。

东篱这边的听到这话哥哥脸色都不好,西越云墨抓了他们的主帅还威胁了他们的,但是他们却不敢追击,只能看着他们离开。

他们这些将军多少都受了伤,都想着顾忌自己哪里来的时间去管其他人,他们顶多就是回去之后把这里的事情上书给陛下,然后他们养伤等新的主帅。

今天一战西越那是扬眉吐气,东篱那边是从没想过他们会有这么一天。

“他们回来了,我们是不是要开城门迎接他们了,没想到他们几个小子竟然不费一兵一卒就抓了东篱的新主帅。厉害,这要是让东篱陛下知道了,一定气的他升天不行,他这已经连损两员元帅了。”又是李将军那个大嗓门,他笑的很开心就像人是他抓得一样,同时也没忘记赞许那几个小子。

“我们还是下去看看吧,也不知道那白少爷怎么样了,他可是白家的少爷。”淳于赤渡看见那已经回来的军队,转身离开城楼。刚才看见白少爷倒地的时候,他不知道他是什么伤,很担心他出了什么事情。

“父亲,你放心吧,有圣世子在呢不会有事的。你忘记了他是谁的儿子了,医术想来也不差,您没发现他们都没有把白少爷送回城来,想来伤的不重。”淳于尔舍劝慰自己的父亲,起初他也是很担心,但是过了一会儿,他才发现他们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他们身边跟着会医术的人而且是那种医术很好的人。

“知道了,我们去看看他们吧。这下我们应该可以等到援军到来了。”淳于赤渡听到儿子的话也觉得自己是白担心了,就是刚才事发的时候要是被少爷被送回城那才是他该担心的。最后他又想起战事说了一句。

“应该是,二弟他们说他们已经不远了。”淳于尔舍语气轻松地说。东篱失了元帅一定会上报朝廷,等东篱皇任命新的元帅,这样一来一往中间就需要不少的时间。等在开站的时候,圣王爷带的人也该到了。

轩辕云墨他们回城的时候可没有快马飞奔,那是因为白流冰还很虚弱,他现在就趴在马背上被华顺牵着马回城。

“气死了少爷我了,第一次出战,差一点回不来了,丢死人了。”白流冰一边走一边说,他是觉得很没面子,自己连个书生都不如。

“少爷是对方耍赖,再说来日方长,等下一次在见到那人,您杀了他就是。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华顺着自己少爷的话说,他知道少爷只是一时气不顺。

“就是,流冰你还是知足吧,虽然中毒了,好歹还算上了战场了。你看我们几个,就傻愣愣的站在那里看着你们上场,就不要提多羡慕你了。”轩辕子午说完还走进白流冰伸手在他的背部拍了一下表示“羡慕”。

“你们羡慕吧,这是羡慕不来的。哎呦,你不会轻一点呀。”白流冰趴在马背上先是嘚瑟,最后抱怨了一句。他现在可是刚中毒的人了,身子很虚的,为什么他们就不能对自己好一点。

他们几人听到他语气里的得意,恨不得一人踢他一脚,这人自小就脸皮厚,他们现在能说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