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六十四章 杜老的挣扎,以音止音

扶着白流冰的轩辕少泉也想到了和二弟对峙的人是和谁有干系的人,要是对方一心想着报仇,事情好像会很麻烦。当年母亲是处置了那一家人,他们也是受伤离开医谷的。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那是因为那人为了自己的私欲伤害了母亲和外公他们,母亲没有要他们的命已经很不错。怎么到这人眼中都是母亲的错,还有这件事眼前之人又是怎么知道的?看来问题出在和他们一起离开的旭王身上,毕竟他们当时是和东篱的旭王爷一起离开的,难道是旭王爷在中间说了什么?

轩辕少泉能想到的轩辕云墨也能想的到,真是没想到那旭王爷心思可真够狠的,几年前就给他们埋下了祸端。

对面的杜老听到轩辕云墨的话怎么也不相信他说的是自己的大哥,大哥由于学医心地善良,自小就对自己很好不会做那些事情。但是轩辕云墨说的那个叫宿正的人就是大哥的名字,但是为什么他说的和那人告诉自己的不一样。但是他观轩辕云墨脸色,他说的坦荡一点也不像是说假的,杜老的眼中一时之间有了挣扎。他们之间到底是谁骗了自己?要是那事情真的会是大哥做的,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复仇,他们才是最初的受害人。大哥会那样也是他的报应。

杜老又觉得他不应该去怀疑大哥,但是那几年大哥好像很神秘的样子,自己从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其实事情的原委东篱的旭王爷最清楚,那宿正不但觊觎医谷的医术,并且为之伤害了我外公一家,还捉了西越几十个孩子试药。你可知那药是给说练的,他在练长生药是为东篱陛下炼制的。而且他们出谷的那一天是被旭王爷和他的人抬走的,那是因为他当时对旭王来说还有利用价值。宿正出谷之后想必应给很快就醒了,但是已经失去了记忆,关于他们的医术、他炼药的一切都忘记了,而且还是个废人,这样的人对于东篱皇室已经没什么用了。最是无情帝王家,失去利用价值的宿,正母妃早就料到了他们不会有好的结局,没想到他竟然还有你这个弟弟存在,那么他们一家也发挥了最后的利用价值。那就是你为兄报仇的决心,也等于是给我们一家树敌了,时机一到就可以用的上了,就如现在一样。”轩辕云墨从他的脸上看出了他的挣扎,于是他没等那杜老说什么,他就先开口了。

轩辕云墨说的都是他自己的猜测,但是他也知道那些猜测和真相也差不了多少。怪不得他们从那以后再也没听到宿正一家人的消息,他们都以为他们死在东篱皇室的手里了,现在看来应该是还活着。

“你不要乱说,我大哥不会做那些事情的,你这是怕死,所以歪曲事实诋毁我大哥?”杜老的语言已经都没有起初那么的锋利了,因为他现在已经乱了,不知道应该信谁了。要是这孩子说的是真的那他大哥就是十恶不赦之人,上官雪妍虽然对大哥残忍了一些,但是至少还保留了了他们一家的性命,要是换成自己,一定要害的自己家家破人亡的人偿命不可。

杜老怎么也没想到大哥竟然是为东篱皇室做事,那又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他怎么会不知道。

“这些可是旭王爷给你说的,当年本世子的母妃要是追杀他们一家,你以为凭我们圣王府的暗卫,他们一家会没一点损伤吗。明知道他是和东篱的旭王一起走的,杀他们就等以杀旭王爷。那不是明智的选择,等于在向东篱宣战,父王和母妃更不会那么做。我承认母妃当年是让人弄残了宿正他们一家。但是不是母妃做的事情,我是说什么也不承认的。这件事情漏洞百出,而你却被人利用了。要是你现在还想报仇我们打过就是了。”轩辕云墨继续说,他没避讳该是他们承担的,他不会躲避,再说他也不是那么无用的人。

“你小子倒是坦诚,等我问清楚了,一定会找你们一家报仇的。但是今天我已经答应人家了,所以就一点要兑现,这一场我们是一定要打的,老夫也不会手软的。”杜老开口说,他现在就想轩辕云墨说的,他也不知道哪边是说真,他有自己的行事准则,也不想被人利用。他现在可以想把仇恨放一边,但是答应人家的事情他是一定要做到的。

“好,前辈请。”轩辕云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他发现对面的人眼中的仇恨没那么浓烈了,觉得对方其实也不是什么不分是非的人。到现在还在坚守诺言就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他是个明白人,他可以给他应有的尊重,他们之间的仇恨那是另一回事。

“小子要不是因为我大哥家的问题,老夫都想收你为徒了,你很对老夫的胃口。”杜老倒是对轩辕云墨很满意的样子,连收徒的话都说了出来。

“我此生不会拜任何人为师,我有更好的师父。没有哪一个师父可以和他们相比较。”轩辕云墨嘴角带着温和的笑意,父王和娘亲就是自己最好的师父,父王教导自如何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娘亲教导自己无双的武功和医术,还有什么事情可为,什么事情不可为,行事时的底线在哪里?

“也许吧,关于圣王爷和圣王妃我听到了很多的传言,就是不知道有多少是真的,看来可以在你身上试探一下。”对于轩辕云墨的不识趣杜老也没生什么气,毕竟他也只是说说而已,他们中间隔着大哥一家的事情,永远不可能关系融洽。

“还请前辈不吝赐教才是。”轩辕云墨站在中间的空地上,长身玉立为松,修长的身形散发着威严的气势,一点也不像是个不到二十岁的青年人。

“好,看招。”杜老在轩辕云墨话落之后那杜老抬脚就对着轩辕云墨踢了过来。

轩辕云墨只是脚尖点地,慢慢的往后移动,而杜老的那只腿却碰不到他。看见碰不到轩辕云墨,杜老换了攻击招式,这次是用手攻击。可是即使他怎么变化攻击,就是碰不到轩辕云墨分毫。这样杜老对轩辕云墨起了好奇,一心想试探他一下。

杜老其实就是江湖上三老之一,属于东篱人。擅长音律,可以用音律杀人、控人心神,但是他被本人的脾气温和,明理。阴老属于北羌人,擅长用毒,脾气古怪喜怒无常,做事全凭喜好。不过他那人多在偏远的地方,就是为了研究他的毒物。曾老属于南明人,擅长锻造兵器,是世家传人,传言经过他手打造的武器都是人人争抢的,但是他也很少出现在人前,除非绝世的材料出现。杜老其实是三老中最好相处的一个。

杜老虽说擅长以音律杀人,但是自认他的拳脚功夫也很好的,不是世间难敌,倒是也不至于攻击了不下百招竟然连对方的衣角都碰不到。这轩辕云墨能躲过他的攻击可见功夫远远在他之上,这让他不是一般的吃惊,轩辕云墨也才二十来岁,就是他在娘胎里就在习武也才二十年,可是自己已经练武近五十年了,竟然还碰不到他,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轩辕云墨起初一直在躲,后面发现对方的招式也越来越刁钻也原来越凌厉,他也不在躲避了,直接就和对方交上手了。

他们两人你一脚,我一拳。互相对掌时内力都能波及到其他人,气浪翻滚,战马嘶鸣,很是壮观。

轩辕少泉他们用手遮着眼睛看着那两人,一掌之后二弟站在原地退了一步,而那什么杜老退了有十步才站稳身子,比拼内力可见是二弟赢了。

“小兄弟,不错嘛。你是第一个可以伤老夫的,但是你要知道老夫最擅长的是以音杀人,这次看你还这么躲的过。”杜老说完解下自己腰间悬挂的玉笛,吹了起来。

乐曲时而轻柔舒缓,时而悲伤凄凉。随着乐曲的飘散,音浪扩散在两国的将士中,最后汇聚在轩辕云墨的周围。

轩辕云墨知道围绕在自己身边的音浪,已经收集在场所有人的情绪威力也增强了,这要是被伤就会很重,可是那是对别人而言的,但是在他身边还不够看。以音杀人他自小就学习也擅长此道,可是用的机会不多,也就在自己十岁那年用过一次,不过那人的功力有限,这次的这个明显要比那人强的多,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关系,难道会是师出同门不成?

轩辕云墨看着对面的杜老,嘴角弯弯,低头解下腰间的玉箫,放在嘴边,修长的手指按在音孔上,乐曲也缓缓的从他的玉箫中发出。

轩辕云墨的曲子像是从远古传来的,又像是仙佛的梵唱悠远而神秘,倒是让听者觉得得到了洗涤头脑清明了不少,那些不好的情绪都突然一扫而空。他们不但觉得头脑清明了,而且浑身也觉得舒服多了。

轩辕云墨身边的音波随着他玉箫里的流淌出的音浪慢慢的退散,消失。

轩辕云墨继续吹着玉箫,注入了内力,对面杜老的脸上慢慢的失去了颜色。

杜老噗的吐了一口血,身子也踉跄的站不稳。

“师父,您怎么样?”从后面跑出一个青年人扶着杜老,给他输送内力。

“不碍事的,为师输了。圣世子小小年纪,没想到内力惊人,所学也渊博,这些都是谁教你的?”杜老先是扶着自己的徒弟的手站稳身子,然后看着轩辕云墨问。

“我的所学都来自父母,这是母亲教授的。”轩辕云墨回答的很自豪,他虽然不是出自名师,但是就是再好的师父也不如父亲和母亲教好,那些所谓的名门的师父也不一定有母亲会的多,会的全面。

轩辕云墨甚至想四国再也找不出一个和娘亲同样渊博的人,而且娘亲会的有些东西就连父亲都不知道。娘亲不说,他们虽然有疑问但是确从不询问。他和父亲都明白不论娘亲的本事从哪里来的,都从不会伤害他们。,而且受益的也是他们。

“圣王妃,我现在倒是想会一会她了。今天我输了,一旦我查证我大哥一家的事情不是你说的那样,而是你颠倒黑白,我即使拼了性命也会去找你们寻仇。”杜老又吐了一口血,然后弯着身子看着轩辕云墨和他说。

“我会和父王、母妃说的,我们一家也随时恭候前辈的大驾的。这粒药可以治前辈的内伤,送与前辈。”轩辕云墨从腰间摸出一粒治疗内伤的药丸给他,他就知道传言不虚,这杜老先前是被人给骗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