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六十三章 蚀骨散,往事之仇

淳于赤渡捋着自己的胡须,看着战场中的几人笑嘻嘻的他很赞同林将军的话,他们确实老了,这不得不服。他们站在这里把下面看的清清楚楚的,真是没想到那世代书香的文家到这一代竟然出了一位习武的少爷。好像也不能说是习武的,那文少爷刚才可没用拳脚功夫,好像是一直在躲避,但是对方却突然倒地不起了,不知道他是这么做到的。

“我说陛下怎么会愿意这群少爷兵来这里,看来他们各个都是有本事的,既然这样我们这些人也都不用担心什么了,在后面给他们压阵就行了。”淳于尔舍也看着下面说,他的儿子也在下面。

城墙上的他们一直注视着战场上,轩辕云墨他们也紧张的看着那正打的分不清谁是谁的两个人,心中略有了担心。处在战斗中的白流冰到这时才发现他低估了对方的凶狠,而且对方的手段也不怎么光明,那是真得在和自己拼命。

“小心。”

“流冰?”

“对方真卑鄙,竟然用毒。”

就在他们几人担心的时候,白流冰竟然本对方个一脚踹了出来,躺在地上眼角有血流出。可见伤的很厉害,轩辕云墨他们快速下马,扶他起来,轩辕云墨立刻给他诊治。

“竟然是蚀骨散!”轩辕云墨惊呼出声,竟然是天下五至毒之一,自己曾在医书上看过,此毒不是五毒中最厉害的,但是却是最凶残的。要是不解毒,白哥哥也就废了,对方好毒的心思。

“二弟你能解吗?要不要送回上京去。”轩辕少泉听到是蚀骨散也被惊着了,他会医术怎么可能不知道这蚀骨散的毒性。蚀骨散,一旦中之,毒性就会侵入全身的骨头里的每一个缝隙,慢慢的软化,消融骨骼,直到全身骨头化为乌有,人就剩下一副皮囊,但是又死不了。他知道自己解不了此毒,就是不知道二弟行不行,要是不行还是送回上京,母亲应该可以救治。

轩辕少泉不敢想如果白流冰是那个样子,他们这些朋友要怎么回上京面见整个白家人。

“很厉害的毒吗?”轩辕子午也着急的问,能让墨弟弟变脸的毒一定是很厉害的毒。

“天下五毒之一,传言可以把全身的骨骼一寸一寸的化为血水,直到空留下一副皮囊。”文鹏举语带悲伤的说,他这些也是在一些杂书上看到的。没想到还真有这种毒。

“有毒就应该有解药吧,我去找他们要解药。”沐念宁起身怒气冲冲的就要离开。

“毒已经解了。你们看好白哥哥,我去会会他们的第三个人。”轩辕云墨诊断出毒性之后,就先给白流冰为了解毒丸,其实解毒他一时真的没有头绪,是宸提醒他,娘亲给临行前给药水和解毒丹就可以解天下奇毒,解这个蚀骨散也没问题。

轩辕云墨得到宸的提醒,拉出脖子里的娘亲小时候就送给自己的一个葫芦,很小的葫芦只有自己的拇指大小,里面装的就是娘亲给药水。自己也知道这药水很神奇,娘亲说可以治百病、可以提升功力,自己从小就随身带着这小葫芦,每次只要用一滴就行了。

轩辕云墨把小葫芦嘴放在白流冰的嘴角喂了一滴给他,然后又在他的双眼上各滴了一滴。白哥哥眼睛上是另一种毒,好在娘亲给准备的完全,自己还来得及救白哥哥,要不然这次自己就要负疚一生了。毕竟是自己让白哥哥和人比拼的,他的伤自己也是有一定责任的。

轩辕云墨一直在给白流冰解毒,所以轩辕少泉的问话他没听到,所以也就没回答。可是却被他们几人当做是解不了,所以才有一向看着最稳妥的沐念宁也暴怒了。

“墨弟弟你真的解得,鹏举说这毒很厉害,真的解了?”轩辕子午着急的问,也是其他几人想知道的问题。

“解了,毒还没有娘亲不能解得,来的时候娘亲就怕我们遇到不测,所以给了我很多解毒药丸,其中就有一种可以解百毒的解药。白哥哥醒来休息一天就又能生龙活虎了,但是白哥哥的苦可不能白受,你们看着白哥哥,我去给白哥哥讨回公道。”轩辕云墨把白流冰交给自己大哥他们,自己站起身,走到中间的空地上。

轩辕云墨原本打算这一场上的是自己的大哥,但是白哥哥出了事情,他不知道对方还有什么卑鄙的手用在他们身上,所以他打算自己上场。

“边元帅这一场是我们技不如人,没有怨言。前面两场我们打成了平手,下面还有一场,就让本世子来讨教东篱将军的高招。”轩辕云墨的语气平淡,好像刚才的那件事没发生一样,他也没放在心上,也没生气。

相较于轩辕云墨的平静,对面的边策却觉得浑身的发凉,觉得轩辕云墨平静的面容之下酝酿着巨大的风暴,而且还不是他们可以承受的。

边策觉得自己看错了,对面那少年怎么给自己这样的感觉,一定是自己的感觉出错了。

“轩辕世子你应该尽快救治你的朋友才是,我看我们今天就算了吧,我们东篱今天可以先撤兵?”边策越来越觉的这轩辕云墨邪门的很,他明明在笑自己竟然觉得寒意逼人,不想面对他。

“谢边元帅挂念,白哥哥的毒已经解了。”轩辕云墨眼里闪过寒光,他没想到对方竟然还敢提这事。

“不可能,那毒可是天下至毒。”刚才打伤白流冰的人,突然厉声反驳。就连他们师门也只有毒药没解药,这毒就是无解之毒,现在竟然听说有人可以解此毒,他如何不吃惊。

“区区蚀骨散,何足挂齿。难道东篱的人不知道西越的圣王妃医术无双吗,那可是本世子的母妃,你们觉得本世子会不会继承了母妃的衣钵?更何况来此之前母妃可是给我们准备的很齐全。这第三场你们谁出场,要不然就是你们一起上算了。”轩辕云墨轻蔑的看了那人一样,天下还有娘亲看不好的病,解不了的毒吗?轩辕云墨的最后的一句问话,是在无理的很,而且明显的就是看不起他们。

轩辕云墨只知道上官雪妍的医术很厉害,厉害到无所不能的地步,他现在怎么也想不到等有一天上官雪妍遇到棘手的病症的的时候,会是他们母子的永诀之时。

“不知天高地厚的黄口小儿,元帅让老夫来。”轩辕云墨的话传入东篱将领的每个人的耳中,他们都很气愤,但是想出战,都被边策拦着了。说话的老人是从他们身后出来的但是好像不属于东篱军中的将领。

“杜老,有劳了您了。要是能赢我不会忘记你的功劳的,太子殿下也不会忘记的。”边策看见走出来的人,嘴角带着笑意,说的话也很有深意。

“谢边元帅,您就等好吧,老夫要是对付不了一个孩子,也是白活了怎么多年了。”杜老看着轩辕云墨的眼中无一物,很是轻视他。

轩辕云墨打探着这场出来的人,至少年过半百,脸型瘦长,胡须皆白,本该慈眉善目之人,可是他却给人一种阴毒之感。自己被他看着,就像被毒蛇盯着一样很不舒服。他的腰间悬挂着短笛,就是不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的。

轩辕云墨什么也没事说就站在中间等着对方出手,他突然发现对方看自己的眼中竟然带有浓烈的仇恨,他不明白这恨意何来。

“轩辕云墨,医谷现任谷主上官雪妍西越圣王爷之子,我还没找你们呢,你倒是自己跑来了。我这次本来是为轩辕玄霄而来,没想到会想遇到你,那这样也好今天要是你不慎死在我手上也算是让我出口恶气。等轩辕玄霄来之后我就送他和你团聚,当然上官雪妍也跑不了。等着吧,你一个一个的来。我大哥一家的仇,你们就是死一百次也抵消不了。”杜老双眼如淬了毒一般看着轩辕云墨,恨不得轩辕云墨现在就死去。

“你是何人,我们之间的仇恨为何来。我的父王和母妃从不滥杀无辜,想来你那大哥一家都不是什么好人。你大哥他们是何人,我可认识?”轩辕云墨对着他的眼中那刻骨的仇恨,一点也不害怕,只是奇怪他们之间哪里来的仇恨。

“九年前的医谷,被你们下毒的一家,赶出医谷的那一家。大哥只是想去医谷学医,在给你们当牛做马那么多年之后,真是没想到她上官雪妍竟然为了自己的医谷之位,百般折磨还不够竟然还毒害了我大哥一家。大哥被你们赶出医谷还不算,最后你们竟然还派人追杀他们并且让他忘记了他最爱的医术,你们的良心何安?医谷不是自认仁心仁术吗,为什么对我大哥一家如此残忍”那杜老面容扭曲的看着轩辕云墨问责,字字珠玑。要是文字是刀剑,轩辕云墨早就遍体鳞伤了。

杜老想起他那天见到自己大哥的时候,这么也没想到大哥会是那样子出现在自己眼前。大哥自幼喜爱医术,对于学医他很努力也很用心。他听说医谷的医术是做好的,于是他打算去医谷拜师,但是他一走就是十几年,在哪之间他们也只是通过信件联系,知道彼此都很好。自己也相信大哥过得很好。但是当自己再见到他的时候,大哥竟然是个面目全非的人,肢体残了,还失去了记忆。要不是有人告诉自己,自己也不知道大哥一家在医谷受了那样的待遇。大哥一家全残了,大哥和大嫂虽然被自己保住了性命,但是却永远下不了的床了。侄女也失去了郡王府中的地位,有一家主母沦为住在破落院子里无人问津的下堂妇。这一家都是拜上官雪妍他们一家所赐,自己怎么能不报。

“九年的在医谷发生的事情我记得,当时没有你说的那一件。唯一的是一个叫宿正他们一家人,但是他那是该死。二十多年前那人觊觎医谷的医术,利用的自己女儿把身为医谷大小姐的我母妃打下了悬崖,导致我母妃失忆和家人分散。他还在我小舅舅的满月酒的时候,劫走了我小舅舅。我外公的三弟发现之后,他杀人灭口也把我三外公打下了悬崖。母亲和小舅舅的出事导致我外婆疯癫,外公为了给外婆治病以身试药也身中剧毒。你说的是此人吗,这样的人你会如何处置?母妃饶他性命已是仁慈。”轩辕云墨想了想说,他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还有人提起此事,但是他不认为娘亲当年的处置有什么错。那人也不是为了这么医术,而是窥探医谷的宝物。他当时应该失去记忆了,那是谁告诉眼前这人的“真相”?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