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六十二章 以柔克刚,白流冰的爱好

边城的城墙上站着淳于赤渡等一众将领,他们都紧张的看着城下的两军对峙的战场,他们站在高处可以看见远处,所以战场上的情景他们看得很清楚。东篱的兵力远远的多过他们,他们这边大概有两万人,而对方那边比他们多了一半的人,看着好像战事很不利于他们这边。他们都是想上战场的到,但是此战将军只是先让他们等候着,说是还不到他们上阵的时候。他们争取过也没用,将军就让他们不得出城看着圣世子他是不是能打赢这场仗,如何去打这场仗。

“他们在说什么?怎么没动手?”城楼上的一位将领问自己身边的人,他只是好奇。

“谁知道,不过对方的领军统帅是不是换了?战场换将乃是兵家大忌,他们竟然换了主帅,东篱此举很反常,会不会有诈?”另一个将军有点担心的说,战场除非不要不会换将领,那是为了稳定军心。

“东篱原来的元帅想必是出了什么意外,没法指挥战事吧,但是我们也不能调以轻心。下面一但情况有异,立刻支援。”淳于赤渡和身边的人说,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敌方换将,他虽然知道,却不能和他们明说。

“是。”

“快看,对方有人出战了。”

那人的一声惊呼,淳于赤渡他们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哪里。

对于城楼上的人的猜测和议论轩辕云墨他们不知道,他们即使知道了也不会理会。轩辕云墨看着从敌方哪里走出来的人,膀大腰圆、满脸胡须,手握重锤之人,一看就是一个拥有一身力量的人。他走在地上都觉得脚下的土地在震动。

“这就是我们的第一场比试的人,军中将士称他为蛮牛将军的牛虻将军,力大无穷。”边策看着对面的几个少年笑着说,而且他还没说的就是这人铜皮铁骨,很多的兵刃砍在他身上,他都感觉不到疼痛。但是他的一锤子下去就能把人打进脚下的泥土里。

“倒是名副其实,自古就是以柔克刚,鹏举这一仗就你上了。这是我们西越丞相府中孙少爷,上京四公子之一的”书生公子“饱读诗书,很有才气,只会一点简单的拳脚功夫。”轩辕云墨先是打量一下那人,点点头赞同边策的介绍。然后轩辕云墨对着身后几人中的文鹏举说让他出战,而且还告诉对方文鹏举不会功夫。

“是,少帅。”文鹏举对于轩辕云墨让他出战他也没什么异议,再说他也想试一下。文鹏举看着自己即将迎战的那人,微微一笑。他是不会那些高深的武功,但是自小和他们这些高手在一起的保命本事还是有的,要不然自己也不会来这里给他们添乱。

他们其他人看着文鹏举下马迎战,担心是有一些,但是他们完全相信文鹏举,就是不能胜利,也不会让自己受伤。

“鹏举,绕死他。”白流冰突然对着已经下马的文鹏举说。

其实白流冰的想法也是他们所有人的想法,即使鹏举不会功夫但是他的轻功很好,只要不接近对方在对方的攻击之外,对方就不能给鹏举造成伤害。当对方的优势变成劣势的时候,鹏举的优势就完全可以发挥了。他的暗器适合远攻,而且还是比较全面的攻击,不想平常的刀剑只能每次造成一个伤口。

轩辕云墨也是基于此想才会让他们中间其实是武功最差的文鹏举出战。其他人就只能和那头蛮牛比拼力气和刀剑,而鹏举完全不会局限与此,因为他知道自己擅长的是什么,也会发挥的很好。

“放心吧。”文鹏举对着自己的伙伴笑了一声,他已经知道怎么去应付了。

轩辕云墨下令让队伍后退十步给文鹏举腾出施展的地方,而他们也紧紧的盯着他们中间的两人。

文鹏举走到中间对着自己迎战的人,抱拳说:“在下文鹏举,讨教将军高招,请出招。”他是把礼仪做的很足完全忘记了这里其实是战场,不需要讲这些的。

相较于文鹏举的知书达理而对方那就是一点礼数也不讲:“看锤,老子最看不惯的就是你们这些酸书生了,整天就知道叽叽歪歪的,一听说打仗就吓尿裤子了。”那头蛮牛边说边对着文鹏举挥动着两个大铁锤,势必想一击即中。

锤过带起很强烈的风,挂起的尘土,竟然有点迷眼睛。

文鹏举虽然在和他说话彬彬有礼,但是也不是没有脑子之人,他在和那头蛮牛说话的时候,也一直在观察他。所以在对方刚有所行动的时候,他就远离锤子的攻击范围,他不会傻到让那头牛伤到自己。他得轻功不是白练的。

咚的一声,锤子砸在地上,顿时出了两个很深的大坑,可见那蛮牛的力气失了多大。

“不负蛮牛之称,可是你好像眼神不太好。”文鹏举站在他的一侧依旧笑着说。

“再看锤。”那头蛮牛大声说了一声,又挥舞着锤子而来。

这次他不是直直的对着文鹏举而去,而是胡乱的挥舞着双锤,但是那是因为他看不到文鹏举在哪里,文鹏举移动的太快了。

“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这是文鹏举给他的评价。

他们就这样一个攻击一个躲,文鹏举变着方位出现在他的周围,任他怎么样都攻击不到。渐渐地那蛮牛的力气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最后直接坐下不起不来了。而被他攻击的文鹏举战袍上依旧是洁净如新,气息没一点的不稳,他依旧带着浅浅的笑意。

“你老是躲,有种和我正面打。你这是什么意思?”那头蛮牛喘着粗气,质问文鹏举眼里有着恼怒。他没想到他攻击了这么久,竟然没有攻击到人还让自己弄得这么狼狈。

“我又不想死,我是真的不会功夫的,这是开始之前都已经说得,那要怎么和你打。我这就智取,你输了。”文鹏举无辜的和他说,他会的都是一些取巧保命的,不可能和人真拼。

“不算,我还没输,看我的千斤坠。”那蛮牛突然站起身,双锤举过头顶对着问鹏举站的地方,砸了下去。

这也许是他的全力一击,这一击之后,他趴在地上很久没起来。

“牛将军,牛将军……你怎么了?”东篱那边有人走到那蛮牛的身边蹲下问问。

“他没事,只是被我的暗器打中,点了穴位给卸了浑身的力气,过几天就没事了。”文鹏举看着那趴在地上的人,好心的和蹲在那牛将军身边的人说。

他躲了这么久,也不是白饶的,那也是为了找出他的弱点。圣王妃说无论什么功夫都有破绽,而且越是偏门的功夫破绽越紧要,往往可以一击致命。自己习武晚了,但是倒是跟着圣世子认全了人体穴位,和各穴位的作用。

文鹏举说完就走回轩辕云墨他们身边,他没辜负他们的信任,第一场他胜利了。

“少帅,文鹏举交令。”文鹏举立在轩辕云墨的马下,并步抱拳。

“归队,做的不错可有受伤?”轩辕云墨说的很官腔。

“是,没有。”文鹏举没计较轩辕云墨的语气,他们之间虽然是朋友,但是现在的情况不同。

“鹏举厉害嘛,首战告捷。你看身后的士兵是怎么看你的,眼中可都是崇拜之情,没想到倒是让你出了风头。”白流冰伸手给和他击一下掌说。

“那不还是你们让着我。”文鹏举翻身坐回到自己的马上,脸上依旧带着笑意,不过这次的笑意和前面的不一样,明显的心情很好的样子。

其他几人也对他说着恭喜的话,他们是出自真心的。

“边元帅第一场你们输了,第一场是你们先派的人出来,为了公平起见,这次就是我们先来吧,白哥哥既然羡慕鹏举,你也不能丢脸了,这一战交给你了。”轩辕云墨看着身后那几个雀雀欲试的人,没等他们开口,他先开口了,不过是选中了白流冰。

在轩辕云墨看来白流冰手中的扇子和进攻亦可远攻还能防守,对方出什么样的人,他都能应对。其实大哥也可以,但是大哥是除了自己外功夫最好的,三场比试自己都没打算出手,那大哥就要留在最后那一场。

“放心吧,我要是赢了,你能不能把你的香辣牛肉干分我一点?”白流冰不亏为好吃之人,就在这时候都还在想吃的。

身后的几人都歪着头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这人就是吃也不挑个场合,这是很严肃的地方。再说军令如山,他竟然还讲条件,也不怕受军法处置了。

“随墨你去,白少爷你还是羡慕着吧。”轩辕云墨看着一眼他,然后和随墨说。那是娘亲给他们做的,还不够他和小麒他们吃的呢,怎么能让他给惦记走了。

“是,少爷。”随墨翻身就打算下马。

“不行,不行。我不要了就是了,我的事情还是自己做。”白流冰听到轩辕云墨的话,立刻拦着随墨,而且还直接从马上跳到了中间的空地上。

那架势是在告诉其他人,这一场他打定了,谁也不能和他抢。

西越这边白流冰出现在中间,而东篱那边这一战是个瘦弱的年轻人,手中也是拿着折扇。

轩辕云墨他们觉得这次白流冰遇到对手了,没想到他们两人的武器竟然一样,战场上一般都是长兵器,很少会有人用扇子怎么“文人”的武器。除非擅长,要不然说也不会用短兵器,没想到除了白流冰他们又遇到一个,就是不知道两个人谁厉害了。

“幸会、幸会就冲你和爷一样的有眼光,爷让你三招如何?”白流冰摇晃着自己的扇子,好心的说。

“狂妄之徒。”那人也几个字落后,就开始攻击白流冰。他们已经输了第一场,下面的要小心应对了,要不然取胜就危险了。

对方的攻击那是毫不留余地,白流冰看着对方的来势想不愧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心就是狠,而且攻击的都是要害。

白流冰当然也不会和他客气,折扇在他手里就好像有了生命一样,他们配合和的很好,无论攻击还是防守,对方都无没有一点机会。既然对方没机会,那就换成了白流冰攻击,他的攻击也是凶猛有力。

一时之间两人好像看不出什么差距,旗鼓相当。但是轩辕云墨他们还是不担心白流冰会输,因为他们知道白流冰还有招式没使出来。

“你们说这次他们可以能赢吗?这群小家伙我们之前可是小看了,那文家少爷不会功夫却能打趴下了牛虻,我倒是很好奇他是怎么做到的?看来我们是真的老了,不能不服了。”边城这边的城楼上其中一个笑着说,那是一位不惑之龄的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