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两军对垒,各自试探

当战事迫在眉睫的时候,轩辕云墨才知道他竟然有一点紧张还有兴奋。他紧张那是因为身后很多人性命掌握在他的手里,他要为他们负责。兴奋是因为他终于可以一展所长,可以让娘亲和父王为他骄傲,最主要的就是他可以为西越的安稳出一份心力,可以为皇叔分忧。皇叔很信任他们圣王府,对他也很好。

轩辕云墨的脚步沉重而坚定,他一步一步的踏出将军府,跨上炙焰举着西越的大旗,奔向城门,迎接东篱大军的叫嚣。跟在他身后的就是轩辕少泉和随墨他们,他们也和他一样义无反顾的奔向战场的方向。他们身后面就是西越的将士,他们的目的是一致的,但是谁也不知道走出扇大门之后他们能不能再回来,但是现在已经不容他们多想了。

边城的城门大开,打头而出的人身穿一身银袍之人,手中西越的大旗在迎风飘扬。他身上除了墨色的玉箫看不到其他一物,但是他坐下的战马膘肥体健的,奔跑的速度很快,明明看见他才出城但是好像眨眼之间就到了战场和东篱大军的相对而立。他的身后是随之而来的轩辕少泉和西越的士兵,依次排在他的身后。他们的人数在东篱大军眼前,那是少的不能少的,简直就是来送死的。

东篱人看到眼前出来的几人都不是他们以前见过的人,年纪很小而且还带着两只像小狗的兽儿,一白一红。他们虽然疑惑但是也有人以为那是西越没人可用了,却派了几个不会用兵的人过来,那样对他们来说未尝不是好事。但是战场上的事情,他们该有的小心还是要有的。

“哈哈……,你们看西越没人了,竟然找了几个小娃娃来。”东篱这边一位有不惑之龄的粗壮男子笑的胡子一抖一抖的,他的手指着轩辕云墨他们。

“朴将军说的有理,那淳于老头不会是死了吧,要不然怎么会龟缩着不出来?”那粗壮男子身边的一人也笑着附和他。

“那淳于老头毕竟年纪大了,就是死也没什么可能的。你们就不要……。”另一个也想说什么,但是他的话没说完就戛然而止了,他就和刚才的两人一起从马上跌落了下来。

和他们一起的人,立刻下马查看他们的情况,手刚放到他们的鼻子前,就慌忙往后退了一步。

“元帅他们都死了,已经没了气息。”那人抬头看着在他们中间的人,惊异的开口。

“死了,怎么会突然死了呢?”

“你看错了吧,我看看,还真死了,这一定是西越的人做的,元帅我们要给他们报仇呀。”

“抬下去吧。”东篱的元帅边策低着头看看地下的三人,眼中闪过幽光,这战还没打起来,他们就损失了三位将军,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

边策看着自己对面的几人,不由的心中起了警觉,能在自己没看到的时候出手杀了三个久经沙场的之人,看来那人的功夫应该在自己之上,就是不知道是谁。而且对面那几个人看来也都不是纨绔之辈,每个都气势逼人。看来面对这几个人自己万万不可大意,要不然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真是没想到西越的就只会用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烧粮草、下毒、暗杀。这就是西越的招数,既然到这里就该正大光明的和我们一仗,还是不要用那些下三滥的手段,也不怕让天下人嗤笑。”边策说着话的时候就是对着轩辕云墨说的,他看出了轩辕云墨才是今天的领军将领。他实在看不出来这个刚成年年龄大约不足二十的的人有什么过人之处,竟然能让淳于赤渡如此放心。他这句话问的也是试探,西越的嫌疑很大,但是好像又不怎么合理。

“你有什么证据说那些事情是我们做的吗?你是在说你们东篱人都是蠢货吗我们可以轻松的在你们眼皮子底下下毒。在说我们既然可以下毒为什么不毒死整个四方城的人,那样我们倒是可以长驱直入占领四方城让四方城改姓。或者说我们可以一直就这么做,直到拿下你们东篱的都城,那样也就没你们可以叫嚣的机会了。我刚才都是当着你们和你们身后那几万大军动的手,可不算是暗杀。你可不要冤枉要,我很好奇你们东篱的人难道只是嘴上功夫厉害。”轩辕云墨听到对方的话,不屑一顾的说。那些事情是他做的但是他不能承认,要是自己承认了就是以后战事胜利了,这些也都会是西越污点。自己现在模棱两可的回答,他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

边策看着那小子说的滴水不漏的,他没证据是不能拿他怎么样。而且自己不单没问到什么而且还认对方给讥讽了。

“还不能和小将军想比,还没请教小将军大名,也好让本帅知道这仇该找谁?”边策嘴角有着嗜血的笑意,他问的话也是冰寒刺骨。

“轩辕云墨,幸会了边将军。不知道贵国的旭王爷回国没有,皇叔能拔掉你边家隐藏在西越的探子,还多亏旭王爷。我本来以为他会来战场,我想着怎么也要替皇叔谢他一下,但是他好像没来战场。我还听说段剑渊的太子之位岌岌可危,好像也是旭王搞得鬼?。”西越云墨不但叫出了对方的身份,还顺便捅了他一刀。

轩辕云墨通过自己的观察就发现对面之人不是什么良善之人,而且一定不是什么大度不之人。那袁刚的事情,他听宸说了,知道他们没走几天娘亲就拔了西越的探子,而且还有旭王的事情,于是他想利用一下。

听到轩辕云墨的话对面的边策脸果然变得很难看,袁刚其实也算是他的堂弟,只不过他们没见过面,但是他知道那堂弟一家为了边家在东篱的地位,冒着生命危险潜伏在西越。几十年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怎么也没想到会死旭王爷的出卖中,这让边家怎么能不生气。更想不到的就是旭王的党羽竟然还因为旭王没回府中,而怀疑是他们边家派人暗杀了,开始打击太子殿下。就连陛下都起了疑心,从而导致短短的时间里太子殿下势力在不段的缩减,威信也不如以前了。而其他的皇子有起复的势头,这对太子殿下可不是好事。

他们边家这次也受了不小的打击,谁让他们是支持太子的一方。这次的四方城的事情倒是给他们和太子一个机会,前提是自己可以打赢这场仗。要是一旦打了败仗,他们边家和太子一定会遭受更严重的打击。

边策想到这里,看着轩辕云墨的眼神更加凌厉,恨不得轩辕西越军队现在就全部死光才好。

“轩辕云墨,西越圣世子,西越皇最看重的侄儿,百闻不如一见。现在不是呈口舌之争的时候,看看双方的兵力,我劝你们还是投降吧,乖乖的让出边城,这样也许本帅还能留你们一命。我知道你们西越都是贪生怕死之辈,也不敢与我们东篱一战。”边策心中火气很大,被轩辕云墨捅了痛处,也不想和轩辕云墨继续争执下去了,再说战场上要的是真刀真剑的比拼。

“痴人说梦,胜负未可知哪有不战而降的,本世子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样的打法才叫打仗,也好让你开开眼界,你可要睁大眼睛看清楚了。还有西越不是怕战而是不想战,一旦打仗就会劳民伤财的,吾皇以仁慈治国,不想看见自己的子民过得水深火热。但是有些人就是愿意为了自己的贪欲,不顾生灵涂炭。为了保家卫国我们西越的男儿也是不怕死的,誓必要诛杀入侵者,哪怕血洒边城。”轩辕云墨的此话说的慷慨激扬的,说的时候也用了内力,所以很多人都听到了。

西越的将士听到以后觉得热血沸腾,他们是代表正义的一方,他们是为了保家为民的,上战场不是为了一己私欲而是迫不得已的。而东篱的士兵却都低着头在想他们的这场仗是他们愿意的吗,他们很多人是被强行征集来的,家中有他们惦念的亲人。

从两方将士的反应可以看出来,战争其实谁都不愿意,来到这里只是他们的出发点不同而已。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赢了什么都好说。既然你说的如此冠冕堂皇的,我们双方各出三名将领来一场比赛,要是你们赢了今天我们就撤回,要是你们输了,就放弃边城。这样就可以不用士兵牺牲了,也能全你们的大义,西越陛下的仁义,你敢还是不敢?”边策想在没弄清楚对方实力的时候,他还是小心为上,他是想通过比试了解对方的深浅。

“这样对我们来说很不公平不是吗?你们其实对今天的战事没有必胜的把握,但是我们有,这不是盲目自大而是我们的士兵士气很高涨,而你们想来怎么样你很清楚。这样吧,我们要是赢了,也不要你们的四方城,只要你就行了,你要任我们处置。要是你们赢了,本世子任你们处置。这对我们彼此来说都很公平吧,其实本世子可是要比你尊贵的多,你这买卖很划算。你敢还是不敢”轩辕云墨用他的话问反问他。

轩辕云墨也知道对方现在生气了,但是自己可没生气,所以不会傻傻的答应他的提议。不让自己得益的事情,自己不会去做。拿自己和对方相提并论,看似是他们这边处在弱势,但是自己这边赢得可能性很大,因为有宸和小麒在,它们不会看着自己出事而不理会。这就是自己最大的底牌,但是他也会凭自己的能力取胜。他可以看出对方人的大概的功力,还不为惧。

边策听到轩辕云墨的话看着它们这边的几人,好像都是二十来岁的人,又是一群世家公子的样子,恐怕他们都没见过血腥吧。而他们这边很多都是战场老将对敌经验丰富,这是他们的优势,他也不信他们会输给几个孩子。

边策估计完双方的实力之后,觉得他们这边怎么也不会输了比赛,他一直没想过要是输了怎么办,在他看来这是一场不会输得赌局。

“好,就如你说的一样,我们要是输了本帅任凭你们处置,要是你们输了,你就要任凭我们处置,其他人不得有异议。”边策重复刚才的话。

“元帅小心有诈,刚才那三位将军还不知道怎么就突然死亡了。”

“元帅,军师所言有理我们不和他们比试,我们一起冲上去,还怕拿不下他们几人,就连他们身后的人,我们也都能拿下。”另一个将领也在军师之后开口。

“你们是元帅,还是我是元帅?”边策生气的说,他早就知道这些人不会听他的,谁让他们不是自己的人,当是他现在才是元帅,说出的命令哪有收回的。

“元帅三思呀?”

……

轩辕云墨看着他们那边的争执,他好像看明白了什么,他们要是起内讧,那样最好不过。对于对面的争执不下轩辕云墨他们这边可就意见统一多了,从轩辕云墨和边策对话到说出赌注,他身后的几人什么都没说,好像没听见一样,似乎那轩辕云墨拿自己打赌对他们来说也没什么关系,他们只要听着就行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