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六十章 以一敌百,战事又起

几人知道猎物去山上了,他们这些猎人怎么能不去。轩辕云墨他们几人打算带上随墨他们上山去打猎,当然在哪之前要和告诉淳于赤渡,既然来到战场上就要遵守军中的纪律,就是他们几人也不能破坏。没有淳于将军的允许他们也不能擅自出城。于是又轩辕云墨和文鹏举去和淳于老将军说,其他人等消息。

淳于赤渡看到进来的两人起初有点疑惑,这几人从来到这里之后很少来找自己,自己也知道他们有自己的事要做,也没让人去打扰他们。但是也不知道今天他们怎么会来自己这里了,会有什么事情?

轩辕云墨和文鹏举走进去之后先是问好,然后才说起他们的请求,但是他们只说要出去看看,没说要出去做什么。他们就怕说了原因淳于老将军担心他们,然后不然他们出去了。

对于他们要出去看看,老将军第一天就听他们说了,以为他们在城外有什么安排,于是也同意就让他们出去了。

轩辕云墨他们得到准许之后,一行大概十几人改装一下就出城了,那是轩辕云墨他们那些主子和随墨他们那些贴身侍从。他们即使来战场随身侍从也都跟着来了,而随墨和小峰的单人战斗力算起来也不算弱,他们太弱了就只会给主子拖后腿,所有这些年随墨和小峰的进步也不小。而轩辕子午他们的随从虽然不如随墨但是也是家中给千挑万选的,都是为了可以让他们平安归家的。

他们十几人没有骑马,出了城之后,绕到了他们起初来的那座山上,想从这个山上然后绕到四方城后面的山上。四方城的士兵打猎应该就是在那座山上,他们的猎物在哪里,他们当然也要去哪里。

轩辕云墨他们一行人到达那座山也没用多久的时间,等他们到的时候,那里已经有不少的士兵在山中寻找这着猎物。看着那些山里的大小动物有打到的他们也会欢呼雀跃,但是他们同样想不到的是,在他们打猎物的时候,他们也成了其他人眼里的猎物。

“我们分开走,半个时辰之后在山脚下见,以他们的右耳为依据,看谁的猎物多。”他们躲在一处枝繁叶茂的地方,看着那些手拿弓箭的人。轩辕云墨小声的对其他人说。

“知道了,我还等着有人给我刷马呢,我先走了。”白流冰跑的是最快的,他现在庆幸没上他们几人的当,这猎物他可是吃不下去,他又不是野兽才,不吃人呢。

白流冰离开,他的侍从当然也跟着离开。就这样两人一队算是分好了队伍,他们很快就隐匿在还在寻找猎物的东篱士兵的身边,好伺机动手。

狩猎正时开始,胜负为何未可知。轩辕云墨肩上站着两只小兽和随墨站在一颗大树的顶端看着那下那些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嘴角带着邪恶的笑容这些人应该就是还没中药的人,那些中药的人一定都失去了体力,怎么可能山上打猎。

轩辕云墨给随墨了一个手势,他们两人穿梭在东篱士兵的中间。快的那些士兵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就没有声息。捂嘴、点穴,扭脖子,匕首、短剑划过脖颈,一切都是悄无声息的从队伍的后面进行着。一阵风过之后林子里也只有他们的残影存在,和那些化为血水浸入泥土里的消失不见的红色。

那些消尸灭迹的药粉是他从一本书籍上看到自己配置的,娘亲说医毒不分家,所以娘亲从不会阻止自己研究那些毒药,有时候还会指导自己。自己当时只是好奇才会试着配置,就是不知道这药粉是不是真的可以化尸,现在看来效果还不错。

他们主仆两人就在树林里杀一个,灭迹一个,正是他们过境之后,什么都没留下。要不是地上那些凌乱的脚印,就像没人来过一样。

轩辕云墨他们两人的情况也发生在其他的人身上,不到半个时辰树林的近两千士兵就这样全部消失了,想找寻都无踪迹,就连他们的盔甲和武器都被小麒给烧了。

轩辕云墨他们做完这些事之后,就回合离开了这里。但是在走之前他们还做了几个陷阱,这么多人都失踪了,东篱那边不会不派人来找的,到那时还能再让他们损失一些人也不错。

“哈哈,流冰你们的最少,你要给我们所有人刷马了。”他们走到山脚下,看着眼前的那些耳朵于是有人笑着说。

“刷就刷,本少爷说话算数。华顺,你不要忘记了,刷的时候狠一点。谁让他们欺负你家少爷呢!”白流冰前面的话是和轩辕云墨他们说的,后面那一句话是低声和华顺说的。

华顺早就知道会是这么样,于是轻微的低着头不说话。少爷的话他听着就是了。

轩辕云墨他们也知道白流冰不会是自己亲自动手,他们也没在意,反正就是他们之间开的一个玩笑。这是他们之间长久的相处之道,他们知道彼此的底下谁也不会去碰触。

他们一行人两兽下山回边城,哪里才是他们的重点地方。等他们回去之后淳于将军他们才知道,他们十几人竟然解决了东篱的近两千人,可真所谓以一敌百。都在追问它们是怎么做到的,很好奇。

“今天过后我们几个轮流去守城,东篱又损失了这么多人,难免他们不会破釜沉舟。已经七天过去了,我想现在东篱的兵力差不多还有一半能用,那也比我们的这边多,我们要做好随时一战的准备。”等从淳于将军哪里回到他们几个暂时住的地方时,他们刚坐下轩辕云墨就说。宸在时刻注意这那边的情况所以对于东篱的情况他能知道的不少,但是他没有明说。

“好,我挺想着这一战快点到了,这几天我们带来的两千人已经养足了精神,其他的士兵也都缓过来了,就连那些受伤的也好了很多,轻伤的也已经可以上战场了。”淳于行波对上战场有着比他们更强烈的渴望,他出身在将门,祖父、父亲、叔叔、哥哥已经上战场了,唯有他一直生活在上京过安乐的日子。他觉得那样很不应该,到是他知道他在上京也有着自己的用处,维系将军府和上京皇室之间的关系,所以他从没有抱怨过。

“没想到本少爷也有上战场的一天,很不可思议吧。其实我觉得最不可思议的应该是鹏举才是,他们家世代都是文臣,到他这一代出了一个上战场杀敌的人,你爷爷没骂你丢他的脸吗?”白流冰转动着折扇,坏笑问文鹏举。

“没,爷爷说男儿志在四方,我的所学能用在战场上,证明家中的书库的藏书我理解的透彻没辱没门第。爷爷说我上了战场之后,他以后也能反驳那些说我们大家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还说国难当头,每个人都应尽绵薄之力,我既然有此心思,他大为欣慰。”文鹏举想着那天自己说随军出征,爷爷那听后严肃的表情。自己以为爷爷那是不同意,没想到爷爷突然拍着自己的肩膀说有出息了,还问自己需要什么,他让祖母给自己准备。

文鹏举当时也有和刚刚白流冰一样的疑惑,当他问出来的时候,爷爷说的就是刚才自己和他们说的那句话。

“文丞相不愧为三朝元老,想事情就与其他的人不同,很通透。”沐念宁感慨的说。

“可惜了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老丞相那样的人,太多的贪生怕死之人。”轩辕云墨最后总结了一句,他就见一个儿子要上战场被家里人给关在家里的,说是不让他去送死。他是少爷,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不是他该做的,那是那些平民或者是吃不包饭的人才去当兵。

轩辕云墨当时看到以后很生气,但是他知道自己却不能做什么,那样的人太多他管不过来,再说人各有志。他要是真想去,家里人能关的住他吗?

他们的聊天都是短暂的,然后几人又一起去了兵营。

第二天一早轩辕云墨刚起床就听见外面锣鼓震天响,街道上好像有很多人在奔跑,有人在喊东篱兵来了。轩辕云墨快速的穿好软甲和盔甲就去了淳于老将军哪里,要去请战。

轩辕云墨出屋子的时候也遇到了其他几人,他们彼此看了一眼什么也没说,就一起走向淳于老将哪里。

淳于赤渡正在布置兵力,看见他们几人来了,也没招呼,就让他们几人听着就好了。

“大概部署就是这样,你们都去准备吧,等一下这次的前锋就轩辕云墨担当,先锋就是他们带来的那两千人。轩辕云墨希望你不要辜负了大家的信任,你们至关重要。”淳于赤渡当着其他将领就把先锋交给了轩辕云墨,而且还是不容反驳的语气。

“云墨明白,要有差错愿受军法处置。”轩辕云墨双手接过令箭,认真的说。

那些起初不愿意的将领想说什么,不过最后在看到轩辕云墨那无意中散发出的强大气场给镇压了,也都默认了他领命做做先锋的事。

“我们走。”轩辕云墨手执令箭,腰悬玉箫对着轩辕少泉他们说了一句转身离开。

其他几人也跟着离开,他们即将踏上战场,那是他们的新篇章。轩辕云墨在走出淳于老将军院子的时候,宸和小麒也落在他的肩膀上,它们和他一起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