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主人,那是不可能的!

冰娆一句话,给上界从根上定性了。

冰淇淋和沧海听完,都忍不住风中凌乱。

话说,你杀了上界来人还不够,到了上界以后还要从根上消灭他们?

艾玛!上界祖家可真是倒了八辈子血楣了,咋就遇上了冰娆这个大杀神呢?

仅用想的,他们都替上界祖家感到委屈,不就是下来收点钱、要点人?需要赶尽杀绝吗?

需要吗?

冰娆才不管需不需要,反正现在是她忽悠这些单纯雪狐的时间,所以,她真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至于上界之人的反应?对不起,咱跟你们不熟,犯不着为了你们委屈自己!还有上界祖家,你们剥削了下界这么多年,背点骂名岂不应该?

抱着这样的想法,冰娆往上界祖家身上泼脏水简直不要太心安理得啊!

而众雪狐听完冰娆的话,也深感为然道:“冰娆小姐,你说的还真有道理,有些事情,必须从根上解决!”

“嗯,所以,你们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可以住在这里了,之后,我会先送你们回雪山之颠。”冰娆说出自己的打算。

一听还是要被送回去,当即便有几只不想回去的小雪狐不干了,下一秒,几只小雪狐顿时嚎啕大哭起来。

见状,成年雪狐们不禁都慌了手脚。

哎呦!娃儿们哭了,这可怎么办啊?

“不要回去!我们不要回去!”小雪狐们边哭边抗议,这沧云皇都里有吃有玩,它们不要回到冰冷雪山上去了!

冰娆看着小雪狐们哭闹,心里不禁暗自腹腓,唔!想法是好滴!可你们说的不算啊!

看向雪狐大长老,现在雪狐族长不管事了,成天只想着讨好哥哥,所以,雪狐一族的话语权便落在了这只雪狐一族德高望众的老狐狸身上,可见,这只老狐狸不发话,这些狐狸一只也留不下啊!

所以这个时候,冰娆表现得十分淡定,既不给出啥意见,也不催促着,和雪狐们大眼瞪了会儿小眼,她施施然的回了房间。

而后,没心没肺的雪狐们便又过起了猪一样的日子!

不出所料,它们又胖了!

看着眼前一个个毛绒绒的雪白大圆球,冰娆真心有些醉!

这些雪狐完全将吃货的本性暴露出来了啊!瞧瞧这一个个皮毛油光水滑的,如果不是自己当初把它们带出来的,现在这样的众雪狐,冰娆还真心认不出来。

但这也直接证明了,她这里的食物比雪山上丰富美味啊!

对此,冰娆还是十分自豪滴!

很快,二十五天过去了,冰娆不得不给雪狐们再次下了最后通碟。

“亲们,你们还有五天时间可以留在这里。”当天晚饭后,冰娆直接提醒。

当时,正在吃餐后水果的很多雪狐都有些傻眼,水果也忘了吃,并全都面如死灰、伤心欲绝的看着冰娆,只有五天时间了吗?呜呜…时间如流水啊!咋过的这样快呢?

“明天开始我会给你们加餐的,争取让你们渡过最愉快的五天!”冰娆看着它们悲伤的表情,安抚着。

可惜,冰娆的话非但没起到安抚雪狐们的做用,反而让雪狐们感觉自己好像要上断头台了似的。

之后五天给它们加餐,然后,它们便要回雪山,再也见不到冰娆这人类,再也吃不到人类饭菜了吗?

雪狐们在人类世界生活了近一个半月,相当清楚,并不是所有人类都跟冰娆等人一样的热情好客,而除了冰娆等人,它们也没发现哪个人类对它们如此友好!

说白了,它们舍不得冰娆等人啊!没了冰娆等人,只怕它们以后都不会再下雪山了,呜呜…

众雪狐转头伤心的看着雪狐大长老,它们不想离开啊!非得离开吗?

雪狐大长老纠结叹气,它何尝不知道这些雪狐的想法啊!可雪山是它们的家啊!

想着,雪狐大长老低着头走出了餐厅。

它想静静。

见雪狐大长老如此,冰娆也没阻止。

雪狐大长老离开餐厅后,便去找了雪狐族长。

将情况再次同雪狐族长一说,雪狐族长沉思了半秒,才问:“上次我和你说的事情,你考虑的如何了?”

“我…还没想好。”雪狐大长老犹豫着。

“再不想好可来不及了!”雪狐族长提醒着,身为雪狐一族的族长,它很希望雪狐一族能生活的好,而观察了这些人类近一个半月,它相信,这些人类绝对可以令雪狐一族的生活更上一层楼。正因为此,它曾经建议大长老带着雪狐一族同他们一起前往上界。

至于对方是人类?

这又有什么关系?它不是也准备认人类为主了嘛!它都可以,没理由其它雪狐不行啊!

这样想过,雪狐族长遂不放心提醒:“大长老,现在雪狐一族由你说的算,你可要抓紧时间啊!不然等我走了后,你在后悔可就来不及了啊!”

“我知道,可你也知道,咱们雪狐一族向来深居简出…另外,在流云大陆,咱们雪狐一族还颇有盛名,可去了上界,咱们就成了人人可欺之兽了啊!到时,雪狐一族的安全能如何保证呢?”雪狐大长老对此真不是一般的纠结,天生宅的兽,想出去的时候都会这样既害怕又无助啊!它也不例外!呜呜…

“所以,咱们才更要在一起啊!狐多力量大!你觉得呢?”雪狐族长理所当然道。

“也是啊!”雪狐大长老细一寻思,还真是这个道理呢!

“对了,那些人类会愿意带着我们离开流云大陆吗?不会嫌我们麻烦吗?”随后,雪狐大长老又担心问道。

“不会的!他们对兽兽很友好的,你也看到了,人家身边多少只兽呢!多咱们一个不多,少了自然也没关系,因此,这事的关键还在咱们身上。如果你们愿意随我一起离开,我就去找雪魅,让它跟冰娆说去!”雪狐族长认真提议道。

“族长,让我和族人们在商量商量吧!”雪狐大长老还是没能决定下来,毕竟,这事实在是太过重大了。

“嗯,你们商量吧!但记得要抓紧时间。”雪狐族长提醒着。

雪狐大长老点点头,才转身离开。

目送着雪狐大长老的背影,雪狐族长心里也感概莫名,唉!这次的事情对于雪狐一族来说也是个巨大的考验啊!

要知道,背景离乡的决定可不是那么容易做出的!而它当初不也纠结了好几天吗?正因为此,它相当理解雪狐大长老的感受,自然不会催他!

而雪狐大长老从雪狐族长这里离开后,当即便召集众雪狐们一起开会。

众雪狐听到大长老要找它们开会,全都莫名其妙。

这是发生啥大事了,居然要全员开会?

知道可能有大事商量,雪狐们都不敢掉以轻心,并以最快迅速聚集到了一起。

看到狐到齐了,雪狐大长老先轻咳了几嗓子,然后才故作淡定道:“那个,咱们在这里住不了多久了!”

听到雪狐大长老的开场白,众雪狐们全都眼眶泛湿,是啊!住不了多久了,呜呜…好伤心、好难过,它们并不想离开啊!

瞧见雪狐们的反应,雪狐大长老又忍不住叹了几口气,唉!看样子雪狐们都不愿意跟那些人类分开啊!

当然,这其中不乏这里好吃好喝好玩的因素!但相处了这么久,总还是有感情的!

“族长的意思,是想我们跟着冰娆一起前往上界,你们觉得如何?”紧接着,雪狐大长老又直接说出了族长的打算。

“一起离开?这行吗?”一名雪狐长老有些不安问道。

“应该行吧?冰娆身边这么多兽,也不差我们几个。”雪狐大长老心里虽然有些犹豫,但面上还是颇为自信道。

雪狐们听完,沉默了几秒钟,而后,才有雪狐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那咱们需不需要认冰娆为主呢?我的意思是,冰娆的兽,待遇明显更好啊!”

“这个…”雪狐大长老愣了愣,这事它还真没想过啊!

主人啥的,对于雪狐一族而言绝对属新鲜事物!但有了雪魅和族长的前车之鉴,现在对雪狐一族来说貌似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啊!

“大长老?”众雪狐都面露期待的看着雪狐大长老,想让它做出决定。

可雪狐大长老根本决定不出来,它心里也没主意啊!呜呜…它有选择困难症…

“这还有什么可犹豫的?我支持雪狐一族认冰娆那人类小丫头为主!”无间道的雪森,又大言不惭的发言了。

“你、你是认真的?”雪狐大长老忍不住问。

“是啊!我已经适应了人类世界的生活,没办法在回雪山了,另外,你问问这些族人,它们还有哪只愿意回到冰冷的雪山上去?人类世界多好啊!有这么多好吃的!”雪森理所当然道。

“大、大长老,我也想留下。”在雪森的授意下,承蒙冰娆大恩的雪松也小声道。

“雪松,你也…”雪狐大长老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下雪山一趟,这些雪狐的心都野了啊!

“老祖宗,我们也想留下。”这次说话的,是几只雪狐幼崽,它们最是爱玩爱闹的年纪,在这里天天有人陪着,这样的日子上哪找去?

而见越来越多的雪狐有此要求,雪狐大长老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众望所归吗?它们雪狐一族,被糖衣炮弹给袭击了!

最后,众雪狐一致决定,跟着冰娆走了!

对此,雪狐大长老也只能同意。

当然,令雪狐大长老意想不到的是,雪狐们居然都同意认冰娆为主,如此只能说明冰娆很得狐心啊!

当雪魅将这一消息转告冰娆时,冰娆表示很满意。

雪狐们的决定其实早在她的意料之中,毕竟,她在众雪狐身上所耗费的心思可不是白花的!

现在听到了令自己满意的答案,她家紫墨和染儿以后也不需要在躲着这些雪狐,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出现了。

当然,得在雪狐一族认主之后。

很快,雪狐一族便集体认了主。

收了一族雪狐的冰娆,并没有立即刺激这些单纯可爱的雪狐,而是过了几天之后,才将紫墨和染儿放了出来。

乍一见到紫墨和染儿,雪狐们的反应一如冰娆所预料的那般暴怒,可就在雪狐们想出爪教训紫墨和染儿时,却被冰娆阻止了。

冰娆一脸歉意的对众雪狐们道:“这两兽,一只是我女儿,一个是我的兽,咱们都是一家人,不要自相残杀!”

“主人…”听了冰娆的话,很多雪狐都表示难以接受,主人身边怎么会有黑狐呢?雪狐一族和黑狐乃是天敌,如何能共存?

可现在一切都晚了,只因为它们拥有共同的主人,呜呜…

“主人,之前你咋没告诉我们,你有两只黑狐?”这时,雪狐大长老也一脸幽怨的问道。

“你们并没有问过我啊!”冰娆理所当然道。

它们不知道这事,怎么问啊?雪狐大长老相当忧桑,看着冰娆的小眼神更是幽怨到不行,它简直伤心死了啊!难道说,将来的每一天,它们雪狐一族都得和天敌共同生活吗?

如此事实,让雪狐大长老好想抓狂!

这真是太为难雪狐了!

冰娆也有些理亏,所以只能尽其所能的哄着这些雪狐道:“那个…我家的兽都很好相处,所以你们千万不要打架哦!”

“主人,那是不可能的!”雪狐大长老认真道。

雪狐和黑狐是天敌,基本上见面就要打!

“嗯,是不可能!主人,就让紫墨我好好教训这些初来乍到的雪狐一顿吧!我要让它们知道,黑狐也不是好惹的!你白咋了?你白你就了不起啊!”几乎是同一时间,紫墨也嚷了出来。

冰娆闻言有些头疼,看样子是她太想当然了!雪狐和黑狐的矛盾自古以来貌似就一直没能调和啊!唉!算了,既然它们想打就让它们打吧!

“打可以,去外面打!敢破坏这里的一草一木,我就要让你们好看!”冰娆警告着。

见主人同意它们打了,雪狐大长老和紫墨当即瞬移离开。

紧接着,又有不少道白影跟着消失。

等到众雪狐和紫墨再次回到沧云皇宫,它们的模样都变得异常狼狈!原本白色的雪狐也几近变成了黑色…

冰娆见了都忍不住抚额,这战况得多激烈,才把这些雪狐和紫墨弄得一个个跟没人要的乞丐兽似的?

“主人,我把它们打服了!嘿嘿!”看到冰娆在皱眉头,紫墨连忙邀功。

“放屁!分明就是你在作弊!”没等冰娆说话,听到紫墨不要脸言论的雪狐大长老,就一脸悲愤的吼了起来。

吼完紫墨,它还可怜兮兮的朝冰娆抱怨:“主人好偏心,居然给了这货那么多的丹药!害得我们被它虐!呜呜…”

“呃…”冰娆有些同情的看着雪狐大长老,这有啥办法,谁让你们认主的时日短,很多福利还没有享受得到呢!

“主人,它有的丹药,我们也不能少了!”随后,雪狐大长老又要求。

听着雪狐大长老半撒娇的话,冰娆真心醉了。

话说,你不是雪狐一族德高望众的大长老吗?咋也跟要不着糖吃的小孩子似的,耍起无赖来了?

“主人,不能给它,给了它我可就没啥优势了,你也不忍心看到我和染儿被它们欺负吧?”紫墨根本没给冰娆说话的机会,就直接反对道。

“你们还要打?”眯了眯眼睛,冰娆淡淡问道。

“不、不打了!”感觉到冰娆话语中的不悦,紫墨和雪狐大长老连忙表态道。甚至于为了取信冰娆,两只狐狸还哥俩好的抱在了一起,但它们眼眸中那互相嫌弃的眸光,却是怎么都隐藏不住啊!

能不嫌弃吗?雪狐和黑狐自古就是敌人,这样的事实可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

当然,在冰娆面前,两狐现在是不打不相识的好兄弟,可私底下就难说喽!

抱着这样的想法,两狐又忍不住暗中较劲,看得冰娆嘴角直抽!这两货真是没得救了!但好在,雪狐和黑狐没一见面就要打要杀、不死不休的!

对于这样的事实,冰娆只能自欺欺人的表示自己很欣慰!

见主人终于不那么生气了,雪狐大长老和紫墨也放心了。

随后,雪狐大长老又好奇问道:“主人,听说你那里还有只雪狐幼崽?”它指的是冰魄。

这段时间,冰娆为了保持神秘感,鲜少让冰魄出现在雪狐一族面前。

而现在,雪狐长老既然提到了,冰娆便直接将冰魄从星戒中移了出来。

刚刚出来的冰魄,正在睡觉,冰娆直接将半空中的小毛团抱进怀里以防它摔着。

雪白的小毛团在主人熟悉的怀中打了个哈欠,然后才缓缓的睁开眼睛。

当雪狐大长老看到冰魄那双紫色瞳眸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紫色眸子的雪狐,在雪狐一族中还真是不多见呢!至少雪山之颠的雪狐,眼睛颜色都是蓝色和墨绿色的!

仔细观察了会儿,雪狐大长老才犹豫着问道:“主人,这只小雪狐哪儿来的?”

“它亲生母亲托孤给我的。”冰娆如实道。

“那它母亲已经…”雪狐大长老有些心疼的看着冰魄,当看到冰魄眸光中流露出伤心时,它说不下去了。

“嗯。”冰娆点点头。

“唉!可怜的孩子啊!”雪狐大长老更心疼了。如果是在雪狐一族,失了双亲的小雪狐往往能得到雪狐们更加精心的照料,不过,这只在主人身边长大的小家伙,显然生活的也不错!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有成年雪狐的教导啊!

“主人,能将这只小雪狐交给我教导吗?”心疼完冰魄,雪狐大长老又转头对冰娆道。

冰娆正想答应,就听冰魄强烈反对道:“我不要,我讨厌雪狐一族!”

“呃!”雪狐大长老有些傻眼,讨厌雪狐一族?这是怎么个情况?

“小家伙,你身为雪狐,怎么可以讨厌雪狐一族?”郁闷了会儿,雪狐大长老遂忍不住问道。

“你们杀了我粑粑,害死了我母亲,还要除掉我妹妹,杀了紫墨叔叔,所以,我恨你们!”冰魄诚实道。

“……”闻言,众雪狐都有些呆怔。

它们啥时杀了小家伙的粑粑,害死了它母亲啊?另外,它妹妹是谁?

要知道,雪狐一族是绝对不会自相残杀滴!

可见,雪狐们根本没联想到冰魄的妹妹会是染儿那只小黑狐…

“我妹妹是染儿,我粑粑是黑狐,麻麻是雪狐!”见雪狐们听了自己的话都在发呆,冰魄不禁有些火大吼道。

“呃!”雪狐们听完都有些石化了,原来这小家伙是雪狐和黑狐的儿子,怪不得眼睛颜色跟它们不一样呢!

等等,不对啊!它们雪狐一族常年不下雪山之颠,也没听说哪只母狐和黑狐有关系,所以,它们啥时杀害了这小家伙父母了?

想到这儿,雪狐大长老转头问冰娆:“主人,这小家伙父母过世多久了?”它需要准确时间啊!

“十多年了。”冰娆如实相告。

“可十多年前,我们并未攻击过任何雪狐和黑狐啊!”雪狐大长老疑惑道,到底是谁干的?居然敢借它们雪狐一族之名杀害雪狐?

“真没有?”冰娆确认道。

“绝对没有!而且,也没听说族里哪只母狐爱上了黑狐。另外,若真有这种情况发生,我们一般都是将爱上黑狐的雪狐逐出族去,毕竟是雪狐一员,我们是不会痛下杀手的!”雪狐大长老解释着。

“可这些事情是魄儿、染儿的母亲在临终前亲口告诉我的,我相信它应该不会撒谎。”冰娆也疑惑上了,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那就奇了怪了!十多年前的事情离现在也不算多远,所以我记得很清楚,族里并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雪狐大长老不是一般的肯定。

“这世上,还有其它的雪狐一族吗?”想到了什么似的,冰娆突然问道。

“没有啊!自古以来只有我们一支雪狐,我们也是最正统的雪狐血脉…”雪狐大长老自信的说道,可还没等说完,一名雪狐长老就扯了扯它的胳膊,小声道:“大长老,有的。”

“哪里有?我们是雪狐一族正统啊!”雪狐大长老略带不悦道。

“您忘了,千年前我们雪狐一族有只雪狐犯了族归,被逐了!”这名雪狐长老提醒着。

“你是说它?”雪狐大长老猛的想了起来,然后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怎么回事?”见状,冰娆疑惑问道。

“主人,实不相瞒,千年前有只雪狐曾经被咱们雪狐一族驱逐过,而那只雪狐离开前,带走了一少部分追随它的雪狐,现如今,这么多年过去,它带走的那一小支雪狐也应该颇具规模了…”雪狐大长老有些郁闷了,显然,当年的事情是它不愿意提及的。

“你是说,魄儿的母亲有可能是那支雪狐族的狐?”冰娆再次确认。

“嗯,主人,这小家伙母亲眼睛是啥颜色的?”点了点头,雪狐大长老又问了句。

“银色的!”冰娆如实道。

“那就错不了!那只雪狐正是偷吃了咱们雪狐一族的圣果,才导致眼睛变色,身为它的后代,眼睛也理所应该是银色的!”雪狐大长老在数次询问之后,更加的肯定自己的想法。

但冰娆听了雪狐大长老的话却更感诧异,并好奇问道:“偷吃了你们雪狐一族的圣果?你们的圣果是什么啊?”

“唉!是千萝果!我们的老祖宗九尾天狐留下的,拒说,只有继承了老祖宗血脉的雪狐服用效果最好,还能彻底发挥千萝果的功效,可惜啊!数千万年来,就没有一只雪狐能继承老祖宗的血脉,千萝果也只能一直被保存下来!谁知后来却被那家伙给偷吃了!”雪狐大长老真是越说越生气,挥舞着拳头的它,都忍不住快要跳起来了!

冰娆听完,不禁为自家儿子感到遗憾,千萝果既然是十大王兽之一九尾天狐的遗物,必然是好东西啊!可惜,已经被吃掉了啊!

“不过,那家伙好像并没能完全发挥千萝果的功效,只是眼睛换了种颜色!”就在冰娆万分遗憾时,又听雪狐大长老继续道。

“那千萝果的功效会通过血脉传给后代吗?”冰娆随口问道。

“应该会,否则这小家伙的眼睛也不会是紫色的。”雪狐大长老虽然不是很肯定,但冰魄眼睛也与普通雪狐不同却是不争的事实。

“也许魄儿的眼睛随了父亲!”冰娆黑线,纠正着雪狐大长老的言论。

“不可能!黑狐的眼睛都是黑色的!”雪狐大长老异常肯定。

说完,还给紫墨使眼色让它出来作证。

紫墨有些黑线,你不是不待见俺嘛?这时候想起来找俺了啊!

心里腹腓着,但紫墨还是点头道:“主人,这老狐狸说的没错!咱们黑狐的眼睛确实都是黑色的。”

闻言,冰娆只能抬头望天,她能说,魄儿的父亲并不是单纯血脉的黑狐,而是只黑色魅狐吗?貌似魅狐在狐族中的地位还不如黑狐呢!原因很简单,它们那魅惑的天赋实在是令狐族不喜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