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七十五章 我不要你!

“你觉得雪森的模样很狗腿?”听完雪天的话,冰娆淡淡问道。

“当然,身为雪狐长老,怎么可以像它这副样子?雪狐一族的脸都让它给丢光了!”雪天又瞥了眼雪森,极其火大道。

“哼哼!你是嫉妒吧?来,来,这人类小美人的腿也让你抱,别嫉妒我了!”听完雪天的话,雪森不以为然道,主人不是有两条腿嘛?一狐一根抱着呗!

“……”雪森理所当然的话,让雪天和冰娆都愣主了。

雪天是有些不知所措,也让它抱大腿?

冰娆则满脸黑线,这二货,把她的腿当成物品就这样给分了吗?可分之前,你有问过自己这主人同意吗?

“呃!雪森开玩笑的。”尴尬一笑,冰娆对雪天道。

雪天仍然在发呆,当听到冰娆这样说时,它才猛的反应过来,然后,它也出乎冰娆意料之外的一下子抱住了冰娆另外一条小腿肚,甚至学着雪森的模样直接趴在了地上。

看着争先恐后好像比赛般抱着自己大腿的雪白狐狸,冰娆有些风中凌乱。

这是怎么个情形?

雪天这家伙又不正常了?

额上满是瀑布汗的冰娆,已经不想评价两只脱线狐狸的行为了,因为她清楚,雪狐一族就没几只心智正常的狐狸,而雪天,这货也不咋按牌里出牌,它的任性甚至不在雪森之下…

对了,这两货还是竟争对手,难道说,抱她大腿也成了两人要争夺的目标?

不得不说,冰娆真相了。

雪天心里还真是这样想的。

在雪天看来,雪森那只臭狐狸都能抱眼前人类的大腿,它凭啥不能抱啊?

敢不让它抱,那是对它的不公平,所以,为求公平,雪森能做的它也要做!

可它哪里会知道,雪森之所以对冰娆如此,是因为雪森是冰娆的兽啊!

可以说,雪森的保密工作相当到位,雪狐族里现在还没有人知道它是冰娆的兽呢!

对于这点,冰娆很想说,雪森绝对适合做探子,嘴里能守得住秘密啊!

但现在,面对两狐相争,自觉成了玩具的冰娆脸却一点点黑了。

努力想把自己的腿从两只紧抱着她的雪狐爪中抽出来,谁知两只狐狸抱得死紧,而众人都各自从房间出来后,看到的正是眼前一人两狐相互拉扯的情景。

呃!众人一时之间都有些呆怔,这是啥情况啊?

“媳妇,你们在干嘛?”沧陌染走上前,不解道。

“我想把腿拿出来,它们抱着不松手!”冰娆无奈道。

两只狐狸都那么任性,还喜欢互相攀比,对此,她真是十分无奈。

而听了她话的沧陌染,则直接对两狐大吼道:“放开我媳妇!”

雪森被沧陌染吼得小心肝乱颤,更主要的是,它清楚沧陌染的可怕,因此,在沧陌染刚刚吼完,它便立即条件反射般松开了自家主人的腿,还一脸的紧张胆怯。

可雪天不了解沧陌染啊!所以,对于沧陌染的话雪天根本不以为然,并仍然抱着冰娆的腿。

甚至雪天还暗想,雪森胆子也太小了点,被个人类一吼居然就害怕了!哼!实在是太没用了!从这一点上来说,雪森就比不过它啊!

谁知雪天刚刚这样想不久,就立即感觉自己居然悬空了…

抬眼一瞧,自己庞大的身躯居然被那名人类男子拎了起来,而后,它便被沧陌染强势的拖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雪森心里默默的同情了下雪森,然后心里又兴灾乐祸起来,好啊!让雪天这小混蛋也尝尝主夫的厉害!嘿嘿!心里真高兴啊!

不久,雪天又被拎回来了。

回来的雪天,极其狼狈,眼神涣散不说,身上的毛也脏了,整个狐也蔫了。

看到它的模样,雪魅担心的一把抱住自家儿子,紧张道:“儿呀!你怎么了?被人煮了吗?”

听到雪魅的话,冰娆又忍不住想要风中凌乱了,这雪魅的二货本质居然也在自家儿子身上体现出来了吗?

雪魅的前半句,还算正常,可后半句…

试问,哪有问儿子是不是被人煮了的?

这分明有些兴灾乐祸的语气,真是让冰娆怎么听怎么感觉别扭啊!

不过,雪魅倒也是位好麻麻,所以很快,它就把受打击严重的雪天给揽进怀里安慰的抱着。

显然,这个时候冰溪小鲜肉都吸引不了母爱泛滥的雪魅了。

看出这样的事实,不远处的冰溪甚至忍不住暗搓搓想,以后雪魅在想占自己便宜时,他是不是应该拿雪天出气呢?如此一来,自己的清白才有保证啊!

不然,对面一只成天想爬主人床的狐狸,他还真挺无奈的。

而他也不想在被气晕了,那实在是太丢人现眼了啊!

呜呜…想起前几天自己那没用的表现,冰溪就伤心到不行,他咋这么没用呢?居然被只母狐狸占去了便宜,想想就令人郁闷啊!

好在现在清楚了雪魅的弱点,冰溪深感欣慰。

感激的看了眼沧陌染,冰溪暗道,救自己于水火,真多亏了他啊!

不过,看到冰溪莫名奇妙流露出的感激,沧陌染却是满脸问号。

话说,他做啥好事了?为嘛不咋待见他的大舅子居然对他表现出友善了呢?

当然,冰溪对自己友善绝对是好事啊!所以,沧陌染也回了他一个亲切的笑容。

看到自家哥哥和沧陌染在眉目传情,冰娆不用想也知道是为了啥!

转头,冰娆又轻瞥了眼某麻麻怀中的倒霉狐狸,唉!可怜的家伙,以后只怕没好日子过了啊!

好久,终于恢复正常的雪天乖巧了许多,甚至还主动走到沧陌染面前,“人类,你打赢了我,我要认你为主!”

“……”谁也没想到雪天居然会这样说,一时间,听到这话的众人全都愣住了。

不过,貌似这也正常,毕竟,兽兽天性就是尊重强者!

可就在大家以为沧陌染会理所当然收下这只雪狐后,沧陌染却是一脸嫌弃的拒绝道:“我不要你!”

只说了三个字,沧陌染就抱着媳妇离开了,留下了因被拒而傻眼的雪天在原地。

沧陌染和冰娆离开很久后,回神的雪天才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看到眼前脏兮兮的雪狐哭得稀里哗啦,沧云大长老等人都对它深表同情,可沧陌染不肯收它,这事谁也帮不了它啊!

“雪天长老,你节哀吧!”沧云大长老情不自禁上前拍了拍雪天的肩膀道。

“他为嘛不肯收我?”在沧云大长老要收回自己安慰的手时,雪天突然一把抓住沧云大长老的手,如同一个迷路孩童般无助问道。

唉!看着雪天叹气的沧云大长老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它,他能说,他家陛下是怕你将来和自己争风吃醋吗?

“为什么?”见沧云大长老不回答,雪天执着问道。

“我也不知道。”无奈,沧云大长老只能如此道,他怕说了实话,这只雪狐会更伤心啊!

可沧云大长老就算这样说了,雪天心里也没好受哪儿去,随后,它又一头扑进雪魅怀里,伤心欲绝道:“麻麻,我被人类抛弃了!”

闻言,沧云大长老等人忍不住嘴角狂抽,谁抛弃你了?谁抛弃你了?根本就是没打算要你好不?

而雪魅呢?

听完自家儿子的话,安抚道:“儿呀!不怕,早晚有一天那人类会看到你的好,实在不行,你就霸王硬上弓好了!”

“可、可我打不过他!”对于麻麻霸王硬上弓的言论,雪天倒是很感兴趣,但它只要一想到沧陌染的强悍,就只能打消了这个想法!呜呜…那家伙可没有麻麻的主人那般柔弱易推倒!

“没事,你可以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出手嘛!”雪魅又出主意道。

“嗯,这倒是个好办法。”雪天开心道。

不过,这两只雪狐的对话,却让边上仍在围观的沧云大长老等人风中凌乱了。

话说,你们当众讨论要对沧陌染霸王硬上弓,这样真的好吗?

而这话,不出意外自然传到了沧陌染和冰娆耳中。

听完,冰娆忍不住狂笑起来,甚至笑得她肚子都疼了。

沧陌染见媳妇如此,只能宠溺又满脸无奈的看着她并抱怨道:“媳妇,你男人就要被人霸王硬上弓了,你还笑得出来?”

“不是人,是只公狐狸!”冰娆纠正他。

沧陌染有些黑线,并忍不住暗自腹腓,难道就因为想对他硬上弓的对象是只公狐狸,媳妇才笑得如此兴灾乐祸吗?

唉!沧陌染叹气,媳妇是想看他笑话了?

同时,沧陌染对那只死缠烂打的狐狸感觉也复杂了起来。

那只公狐狸想对他霸王硬上弓,他是恼恨的,可对方的举动又取悦了自家媳妇,所以,他到底是应该恼恨对方,还是感谢对方呢?

沧陌染有些迷茫了。

“媳妇,就算对方是只公狐狸,保护自己男人不受侵犯也是你身为妻子的责任吧?”随后,沧陌染便一脸幽怨的道。

“呃…”冰娆眨眨眼,敢把让媳妇保护这话说得如此理所当然的男人,可不多见呐!

“怎么,你不愿意?”见冰娆发愣,沧陌染又问。

“其实,我是觉得雪天也蛮可爱的,虽然二了点,但这是雪狐一族的特质啊!不是吗?”冰娆笑着道。

“是倒是,可我还是喜欢聪明的兽。”沧陌染一脸认真道,最主要的是,不能跟他抢媳妇啊!

媳妇的兽跟他抢,他管不了!可自己的兽若是也和自己抢媳妇,他非郁闷死不可!正是如此,他才不要收那只脱线雪狐!

当然,某雪狐也不是个容易放弃的,因此从那天起,雪天便总是找机会出现在沧陌染面前,随时准备霸王硬上弓!

可惜,好几天过去了,雪天的打算却从未成功。

追根究底,就是因为雪天打不过沧陌染…

与此同时,雪狐一族也收拾的差不多了。

此次跟冰娆一起下山,雪狐一族可谓全体出动,它们要收拾的东西也相当多。

当看到雪狐一族连雪山上的冰块都想要搬走,冰娆是彻底醉了。

你们这是下山旅游,还是搬家呢?

显然,雪狐一族集体下山的行动堪比搬家。

而接收冰娆诧异的眸光,雪狐大长老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们雪狐一族喜欢寒冷,离不开这些冰块…”

雪狐大长老的意思冰娆秒懂了,不就是想他们帮着当搬运工嘛!

可这些冰块能用多久?

山下的温度比雪山上高了不是一点半点,这些冰块不出一个星期就会化成水了…到时这些雪狐上哪儿哭去?

可在这个时候,冰娆又不愿意打消这些雪狐的极积性,所以,她很爽快的表示自己会帮忙。

雪狐们一听,顿时欢呼起来。

雪狐大长老深表感谢道:“人类,你真是个好人!”

冰娆默了默,其实她真算不上是什么好人,拐这些雪狐下山,只是为了自家的紫墨和染儿啊!

随后,在冰娆帮雪狐一族收好数不清的巨型冰块后,冰娆一行人及众兽兽便浩浩荡荡离开了雪山之颠。

这次,是真的离开,冰娆知道,她应该不会在回来了!

不过,那些雪狐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以后有可能也没机会回来了,因而在下山之时,每只雪狐都相当兴奋,丝毫没有离别之痛。

冰娆见状,也不忍心告诉它们真相,只能表示,无知者才是最幸福的啊!

一路上,很多初次下了雪山的雪狐都相当兴奋,而做为相当有经验的雪森,则充当起了众雪狐的导游,以过来狐的身份给它们进行各项讲解。

当抵达虚妄之海,雪森难得的表现出了一丝恐惧,并紧张叮嘱:“海里风大浪急,你们表怕!一定要稳住啊!”

可以说,雪森在说这话时,完全想起了自己两次渡海的惨痛经历,当然,第一次才是最惨的,它整整在海上漂浮了好几个月啊!

雪狐们听完雪森的话,也并没有如它所想般表现出害怕,反而全都兴致勃勃的想体验海上冒险了!

见状,冰娆只能无奈表示,鲨鱼族长给雪森的教训实在是太深刻了,谁让鲨鱼族长是故意的啊!

并没有说出实情的冰娆,随即指挥着兽兽们渡海。

第一次渡海的雪狐们,在兴奋的上了海上交通工具后,心里的小激动就在也没停不下来了,每一次的各大小海浪打到它们身上,对众雪狐来说都是个全新的体验,甚至就连雪狐大长老都玩的很开心。

见它们如此,雪森深深的忧桑了。

难道只有它自己才觉得海上航行很可怕吗?

呜呜…雪森是绝对不愿意承认自己胆子小的!

冰娆看出雪森想法,只能同情的看着它,唉!可怜的家伙,只怕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曾被鲨鱼族长教训过了!

渡过虚妄之海后,除了雪森以外的众雪狐还有些意犹未尽,面对这样的情况,雪森好想吐血。

为嘛大家的想法和自己的不一样啊!

呜呜…

等回了沧云皇都,郁闷的雪森便一头扎进了自己房间,在也不肯出去见人了。

可惜,路痴的它却走错了房间。

它去的是沧云大长老的房间。

当沧云大长老回房后,正巧看到一只体型肥硕的巨大雪狐在自己的床上呼呼大睡。

顿时,沧云大长老有些黑线。

雪森这货咋跑到自己房间来了?

叫醒雪森后,雪森还有些蒙,待看清是沧云大长老后雪森才道:“老头,你来我房间干嘛?找我有事?哎呀,有啥事待会儿在说,我困了,要睡觉!”

沧云大长老听了雪森的话,额上黑线又多了数根,这是他的房间好不?

见雪森倒头又要睡,沧云大长老连忙拉住它直接道:“雪森,你走错房间了,这是我的房间!”

“这不可能!偶是不可能走错房间的!”雪森火大吼着,并固执的认定自己没走错!

若说错,肯定是眼前这老头弄错了啊!

见雪森有些不讲道理,沧云大长老真心醉了。

无奈,他只能去找冰娆带自已的兽回房间。

谁知大长老刚一离开,雪森便倒头又睡。

等冰娆来到大长老房间,看到的就是雪森打着呼噜,睡得正香甜。

叫醒雪森后,冰娆略带纠结的看着它,这货,在沧云皇宫住了这么久,居然还能走错房间,真是让人不服都不行!

但雪森显然还没意识到这一切,并看着冰娆傻愣愣道:“主人,你咋跑我梦里来了?嘿嘿!是不是想偶了呢?”

冰娆黑线,这二货是在调戏她吗?

“主人,偶好耐你!”雪森深情道,然后一把将冰娆揽进怀中抱着并且还想继续睡。

看到雪森的动作,沧云大长老吓得冷汗都出来了!

我去!雪森这家伙胆子可真是越来越大了,还敢抱着小丫头睡?难道它就不怕自家陛下发飙吗?

雪森当然不怕了,因为它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啊!

但它没想到的是,睡梦中梦到的人却越来越多,而后,它便被人拎了起来,顿时,雪森终于清醒了。

发现拎着它的正是沧陌染后,雪森当即小心肝乱颤起来。

“主、主夫,早上好!”清醒是清醒了,但雪森明显以为是早上了。

“好你个头!”沧陌染怒吼着,一拳打上了雪森的狐狸脸!

嗷的一声惊叫,雪森半边脸青肿了起来,而它也委屈的看着沧陌染,咋又打它?它做错啥了?呜呜…主夫就是喜欢欺负它!

雪森好悲愤,但它深知自己根本打不过沧陌染,因此只能像可耐的主人求救!

冰娆接收到自家傻狐狸求救的目光,只能无奈的对沧陌染道:“别打它了,它睡得迷迷糊糊的。”

“嗯嗯,我睡傻了。”雪森听了,连忙配合主人道。

“你不睡也是个傻的!”沧陌染没好气道,说完,拎着可怜兮兮的傻狐狸转身走出了沧云大长老房间。

“大长老,好好休息吧!”看到沧陌染拎着自家二货走了,冰娆对大长老说了句后也离开了。

一起送着雪森回到房间,沧陌染略显粗鲁的将雪森丢到地上,并恶狠狠道:“看清楚点,这里才是你的房间!”

“呃!不是吧?怎么和我记忆中不一样了?”雪森傻傻道,一脸的不相信。

“只是换了床单颜色!”冰娆抹汗道,换了个其它颜色的床单,这货就不认识自己房间了吗?

这记性眼…

“哦!”雪森淡淡的应了声,便不顾沧陌染威压爬到床上继续睡着。

看到雪森如此脱线,冰娆和沧陌染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转身离开。

有这样一只狐狸当兽兽,生活是不会寂寞滴!

隔天。

雪森压根忘记了前一晚的事情,跟没事人似的淡定跟沧陌染打着招呼。

沧陌染也淡定的回着,跟这样一只狐狸计较,有*份啊!

吃早饭间隙,冰娆还热情的关心了下雪狐们昨晚睡得如何。

雪狐大长老纠结着如实回道:“床有些软,睡得肩膀和腰都疼!”

“你不会一晚上没翻身吧?”冰娆猜测着。

“咦!你咋知道?”雪狐大长老颇感诧异道。

这很难猜吗?冰娆无语的看着雪狐大长老暗自腹腓,以这些狐狸对于新鲜事物的接受能力来看,第一天就能适应的显然不多!而没敢翻身,应该是怕掉下床…

不得不说,冰娆真相了!

昨天晚上那一觉,没敢翻身的狐狸绝不仅仅只有雪狐大长老,有啥办法?昨天晚上的床与它们平时睡的冰床不一样啊!而冰娆又想它们入乡随俗,因此压根没想给它们造冰屋。

用冰娆的话说,既然来了人类的世界,那就多接受下新鲜事物,总不能白来一趟啊!

雪狐们对于冰娆的话都觉得很有道理,可一觉下来它们才知道,想接受新鲜事物并非那般容易。

吃过早饭,冰娆就将雪狐一族交给紫冥招待了,并特意叮嘱紫冥不要吓到那些雪狐,多让它们看看人类世界以及现在兽兽们的生活!

紫冥表示明白,率先就带着雪狐一族前往了兽族联盟。

到了兽族联盟,众雪狐都跟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似的新奇不已,特别是雪狐一族高层,见到规模宏大、气势磅礴的兽族联盟办公地点,都颇感诧异。

任哪只雪狐也想不到,山下的兽兽在人类世界居然有如此地位了啊!这兽族联盟的成立简直就是兽兽们最大的福音!可惜这样的事情,它们雪狐一族之前居然一点风声都没收到,它们的消息网实在是太封闭了啊!

可不封闭嘛!

雪狐一族的雪狐们,都是千年宅,轻易不下山,下山一回又要许多年!

所以,雪狐一族真是啥消息都不知道。

现在看到了兽族联盟,雪狐一族高层表现出了极大兴趣,待参观过兽族联盟后,雪狐大长老便直接问紫冥:“紫冥盟主,我们雪狐一族能加入兽族联盟吗?”

“当然可以!”紫冥笑眯眯道,它等的就是这句话啊!好在这些雪狐上道,没迫使它使用武力!

就这样,雪狐一族加入了兽族联盟。

在沧云皇都住了一段时间后,雪狐一族便慢慢适应了。

睡惯了床后,它们也不提让冰娆帮它们建造冰屋的事了,每天,雪狐们最大的乐趣就是吃、吃、吃,吃完了再睡!

看着短短半月,所有雪狐都胖了一圈,冰娆不得不感叹,还是她这里伙食好啊!

雪狐们对于这半个月来的生活也十分满意。

但突然有一天,冰娆却残忍的告诉众雪狐,一个月后他们就要离开了,所以,亲们,你们的好日子只有一个月了!

众雪狐一听,当时就慌了。

雪狐大长老更是连忙问:“你们要去哪里?”

“雪狐族长没和你们说吗?”无辜的眨眨眼,冰娆问。

“没说啊!”雪狐大长老诚实道。

“我们要离开流云大陆了。”见对方不清楚,冰娆只好又解释了一遍。

“离开流云大陆?不离开不行吗?你们在流云大陆上混得这么好,若是离开就等于放弃这里的一切,那多可惜啊!”雪狐大长老劝道。

“肯定是不行,上界来人要带我们离开,我们不得不离开。”冰娆一脸忧桑道,而所谓的上界,又替她的欲擒故纵背了次黑锅。

做为旁观中的上界之人,冰激凌和沧海都表示自己才最应该忧桑,因为他们也算无辜躺枪了啊!

事实的真相是,上界的人已经被冰娆杀的差不多了啊!

可眼前的雪狐们却并不知道此事,这段时间众雪狐被冰娆他们照顾的太好,因而听到冰娆等人在被人逼迫中,顿时都义愤填膺道:“上界的混蛋也太欺负人了啊!咱们绝不能放过他们!”

“对!不能放过他们!”

“他们在哪?把他们找出来灭掉!”

听着这些话,冰激凌和沧海都忍不住紧张起来,并用眼神哀求着冰娆,小姑奶奶,可别出卖他们啊!他们真心是无辜的!

冰娆则给了两人一个安抚的眼神,才为难的看着众雪狐道:“你们不要这样,现在流云大陆的上界之人不过是上面下来跑腿的,找他们算帐一点用没有,就算咔嚓掉他们,也会有其他上界之人奉命下来的…所以,若想改变这样的状况,必须从根上消灭他们!不然,咱们还是免不了被逼迫的命运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