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七十四章 咱们一起下山啊

雪森是最开心的。

它深深觉得,正所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如果以后自己认人类为主的事情东窗事发,有雪魅给它做伴,它相信族里也不会过于责备它,毕竟,雪魅这彪悍的母雪狐可不是那么好惹的!谁让族长是妻管严…

嘿嘿!雪森越想越开心,甚至忍不住猥琐的笑了起来。

但这个时候,谁都没有注意到它在笑,围观到雪魅认人类为主一幕的雪狐,此时的注意力都在雪魅身上呢!

可以说,雪狐们都被雪魅的举动给吓傻了!

雪魅居然认人类为主了!

这在雪狐一族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一时间,几乎所有的雪狐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一切,因为这事对它们的打击着实不小啊!

可雪魅才不管那个,紧紧抱着冰溪小鲜肉就不肯松手了。

冰溪呢?

小脸煞白,简直都快要晕倒了。

冰溪幽怨的看了眼妹妹,内心在痛苦哀嚎,呜呜…好想死的感觉怎么破?

哥哥,挺住!

冰娆忍不住用眼神鼓励道。

冰溪眼前一片混沌,很快,他就被气晕了过去,原因很简单,那只母狐狸又开始占他便宜了!

呃!看到哥哥晕了,冰娆真心醉了。

哥哥啊!你这样一晕,不是更方便这只母雪狐行事了吗?可以想见,雪魅才不会管哥哥晕没晕过去呢!

口水很快就布满了哥哥的脸,冰娆简直不忍直视了!

雪魅啊!悠着点吧!可别把她哥哥给玩坏了!

冰娆有些担心哥哥,也一直在为自己的决定纠结着,她的决定究竟是对是错呢?

不过,她根本没纠结多久,就又听到鬼哭狼嚎的声音从雪森住处外面传进来。

“魅魅啊!你不要我了吗?怎么可以认人类为主呢!呜呜…我不要活了!谁都别拦着我!”

“族长,节哀啊!”

简单的对话,充份说明了正在嚎丧的人身份,冰娆等人及在场的兽兽们听到这个,都有些风中凌乱。

好吧!雪狐一族那二货族长来了,这下子热闹了!

满怀期待的众人及兽兽们,目视着几道雪白身影跑进雪森院子,然后,其中最急切的一道在雪魅面前停了下来,接着,就是惊天动地的嚎啕大哭。

哭的不用说肯定是雪狐一族族长,尾随它而来的众雪狐长老,则一边看热闹一边哄道:“族长,节哀吧!你还有我们啊!”

“是啊,族长!你还有我们呢!我们会永远陪着你的!”

“唉!可怜的族长啊!咋又被雪魅给甩了呢?”

“族长头上绿了…”

面对雪狐长老们的一唱一和,雪狐族长脸色由白转青,在转黑,总之,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最后,雪狐一族族长终于扯着嗓子大吼起来:“人类,我要和你决斗!”

雪狐族长决斗的对象,自然是冰溪。

可冰溪这个时候已经晕过去了,哪里会听得到它的话?

反倒是雪魅极其护主,一听到雪狐族长的话,它就立即替冰溪同意道:“好啊!由我代主人出战!”

听到雪魅这样说,怕媳妇的雪狐族长当即哆嗦了。

呜呜…魅魅,说好的一致对外呢?

你咋能抛弃我?

看到雪狐族长幽怨的小模样,雪魅伸出一只爪子轻轻勾起雪狐族长的下巴,霸气道:“你乖乖的,不许欺负我家主人,不然,我就真不要你了!”

“好!我乖乖的!我不欺负它!魅魅,你不能不要我啊!”雪狐族长听了雪魅的话,连忙表态道。

“这才对嘛!你和主人小鲜肉并不发生冲动,你是我男人,他是我喜欢的主人小鲜肉,所以,以后你也得帮我保护着主人,知道不?”雪魅有如霸气女王般的吩咐着。

雪狐族长则忙不迭的点头应允,它身后的雪狐长老们见状,都忍不住捂脸,说好的来讨伐雪魅呢?真面对那只彪悍母狐的时候怎么没人敢开口指责了呢?

雪狐族长哪里有心思指责雪魅啊!它最怕的就是被雪魅抛弃啊!而雪狐族长都不吱声,雪狐长老们自然更不敢开口了。

就这样,一场讨伐行动悄无声息的自动中止了。

可雪狐们虽然没敢因此事而指责雪魅,但雪魅认人类为主一事,显然让很多雪狐心里都不甚舒服,因为认人类为主的事情在雪狐一族几乎从未有过!

在雪狐们心里,雪魅成了雪狐一族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啊!

呜呜…可惜,雪魅实在太可怕,它们都招惹不起啊!

雪魅认主的事情告以段落之后,它的小心情每天都激昂不已,时不时的调戏下自家可爱的小主人,成了它的日常。

也正因为如此,雪狐族长经常性被冷落,但妻管严的它,根本不敢有反对意见,只能每天跟个小尾巴似的寸步不离的跟在雪魅身后。

面对这样的雪狐族长,冰娆真心想说,你也认咱哥哥为主得了呗?也省得每天这样盯梢了啊!

而看着这样的雪狐族长,冰娆又忍不住看了眼沧陌染道:“这只雪狐族长和你倒是挺像的啊!”

“媳妇,你是说我长得像只狐狸?”听见这话,沧陌染幽怨道,心里则不禁在想,他有那么难看吗?尖嘴猴腮的?

“……”冰娆默了默,忍不住有些风中凌乱,谁说你们长得像了?

“性格!”冰娆提醒着。

“性格也不像啊!我可没这只雪狐这样没用!”沧陌染有些嫌弃道。

“……”好吧!冰娆服了,她也看出来了,反正沧陌染就是不想和雪狐族长扯上关系就是了。

“嘿嘿!媳妇,虽然咱也听话,但咱可比雪狐族长强多了,是吧?”随后,沧陌染又笑着道。

“嗯。”冰娆除了点头,还能说什么呢?

“我也很有用的。”不小心听到他们对话的雪狐族长,突然走过来幽怨道。

“噗哧!”看到这样子的雪狐族长,冰娆忍不住笑了。

雪狐族长有用?

连媳妇都摆不平的雪狐族长,可是雪狐一族最大的笑料了!

想到这儿,冰娆轻勾了勾手指,示意雪狐族长近前来。

雪狐族长眨眨漂亮纯静的蓝眸,不解问道:“人类,有事?”

“想不想永远跟在媳妇身边?”冰娆笑眯眯问道。

“当然想了!”雪狐族长立即点头道。

“可是,我们就要离开了,所以,你的愿望只怕实现不了了!”冰娆故意道。

听到自家媳妇这样说,沧陌染不禁嘴角狂抽,媳妇可真狠啊!这是想连雪狐族长一起拐走的节奏吗?

不过,深知自家媳妇性格的沧陌染决定保持沉默,至于那只很傻很天真的雪狐会不会上当,可不关他的事啊!

而雪狐族长听完冰娆的话,却瞬间面如死灰的紧紧抓住冰娆的衣袖,伤心欲绝道:“你们不能走!不能带走我的魅魅!我不许你们离开!”

“我们又不是雪狐,总不能在雪狐一族呆一辈子啊!要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冰娆略带遗憾道。

“不!不!我允许你们呆一辈子还不行吗?”雪狐族长伤心欲绝之后,连忙道。

“不行,等流云大陆上的事情安排的差不多了,我们还要去上界呢!所以,我们不可能在雪狐一族留一辈子!”冰娆诚实道。

“还要去上界?不在流云大陆了?”雪狐族长喃喃道,简直跟死了祖宗似的失魂落魄起来。

看它这副模样,冰娆完全不内疚,因为她说的全都是实话啊!

他们确实是要离开的!至于这只雪狐族长也根本没得选择,不跟他们走,那这辈子就别想在见到雪魅了!

嘿嘿!冰娆觉得自己有些坏啊!为了诱拐雪狐族长,居然如此残忍的说出事实,一点幻想的机会都不留给对方了…

雪狐族长也在失魂落魄半晌后,又扯住冰娆的衣袖,哀求着:“别走!别离开流云大陆!我不能没有魅魅啊!”

“雪狐族长,我帮不了你。是上界祖家来要人,所以我不得不离开,不然,祖家的人会杀掉我的!”冰娆一脸内疚道。

“这样啊?那咱们先下手为强的咔嚓掉你们祖家的人,你们是不是就不用离开了?”想了想,雪狐族长提议道。

“不行,主家人实力很强,你杀得了一个,杀不了一群啊!到时,见我们没去上界,主家还会有人下来滴!”冰娆耐心解释着。

“那怎么办啊?呜呜…”雪狐族长有些恨上冰娆上界祖家之人了,那些家伙咋这么讨厌啊?让谁上去不好,咋就盯着眼前这些人类了呢?更主要的是,眼前的人类若离开,它家魅魅肯定也要跟着走啊!

呜呜…魅魅!

它不要!它不要魅魅离开!

“也不是没有办法,就看你愿不愿意了。”冰娆故意沉思了会儿,才对雪狐族长道。

“什么办法?”雪狐族长听完,双眸顿时放光并急切道。

“你和雪魅一样,都认我哥哥为主啊!这样,你和雪魅就不会分开了!”冰娆诱导着。

雪狐族长听完瞪大眼睛,认人类为主?它可是雪狐族长哎!可以说,这样的事情它从来没想过。

沉默良久,雪狐族长还拿不定主意,并道:“让我想想。”

“好的,不过,你只有三天时间哟!三天后我们就离开了!”冰娆提醒着。

“这么快?可你们交了一个月的住宿费啊!如果你们住不满一个月,那些果子我们也是不退的。”雪狐族长认真道,它会这样说的意图也很明显,那就是不希望冰娆等人现在就走啊!因为冰娆给它的思考时间实在是太少了,怎么着也得给它个一年半载吧?

冰娆看出雪狐族长的小心思,淡定笑着道:“没关系,那些果子就当送你们的礼物了!”她是不会受此影响的,反正,她说三天走,到时若没走成这些雪狐还能撵她不成?

雪狐族长听到冰娆这样说,心里更没底了。

这些人类走定了吗?

呜呜…它的魅魅啊!

想着,雪狐族长已经没心思在和冰娆等人聊天了,并一脸失魂落魄的转身离开。

边上不远处听着他们对话的赫连家主,看到新鲜出炉的主人如此诱拐一只单纯的雪狐,不禁对雪狐族长同情了几分。

不知为何,他对雪狐族长居然有同病相怜的感觉,他家小姐实在是太厉害了!三言两语就能诱拐到兽吗?

唉!也难怪小姐的兽那样多,估计都是这样拐来的啊!这一刻,赫连家主真心觉得,自己输的不冤!谁让他没冰娆这样的手段啊!

三天后,冰娆等人已经准备离开了。

但在下雪山前,冰娆都没有看到雪狐族长出现,心里不禁有些狐疑,难道自己算错了?雪狐族长怎么没出现呢?

无奈,骑虎难下的冰娆,只能率众慢悠悠的往雪山下走。

众兽兽也都明白冰娆的意思,因此它们故意走得慢吞吞的。

可直到出了森林,冰娆也没看到雪狐族长出现,顿时,冰娆的心情有些不美丽了!

难道她真估计错误了?

雪狐族长根本就没有那么喜欢雪魅?

而且,看雪魅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冰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唉!她觉得这还是自己第一次出纰漏呢!

无奈,冰娆等人只能继续前进。

事实上,她说三天后离开,只不过是想迫使雪狐族长认主罢了,其实,她根本没打算这么快离开雪狐一族,毕竟,紫墨和染儿的事情根本没解决,冰魄和染儿父母的事情也没有查清,就这样离开,冰娆真是不甘心呢!

当然,现在也不能在回去了,看样子,只能过段时间在前往雪狐一族了啊!

想着,冰娆等人也越走越远了。

“魅魅!魅魅!”就在冰娆等人已经走出来那座森林的范围后,突然,他们身后传来了雪狐族长声嘶力竭的吼声。

冰娆听到这声音,心里顿时一喜。

雪狐族长追出来了!哈哈!有门啊!

故意不转头,继续前进,冰娆等人权当没听到雪狐族长的吼声,直到雪狐族长累得气喘吁吁并拦在冰娆等人面前时,他们才停了下来。

“不许走!不许走!”雪狐族长眼泪犯飙,并伤心欲绝的嘶吼着。

见雪狐族长如此,冰娆心里还真有些内疚了,看得出来,这只狐狸是真伤心了,不过,为了自家的两只黑狐,她却不能不如此狠下心肠啊!

一直以来,冰娆都在思考着如何解决雪狐一族和自家两只黑狐的种族仇恨问题,后来她猛然觉得,让雪狐一族和他们亲如一家也算是个好办法,如此,她才在雪魅认了哥哥为主后,想到要算计雪狐族长,但看到雪狐族长这样伤心,她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啊!

雪狐族长,实在抱歉啊!以后会补偿你的!

想着,冰娆只是看着雪狐族长没有说话。

“别走,带、带我一起!”雪狐族长哽咽着,结巴道。

“族长,你…”跟着雪狐族长一起追出来的雪狐长老们,听了自家族长的话都大惊失色,雪魅走了也就罢了,族长怎么可以离开呢?

虽说它们家这位族长,一直二的不要不要的,可好歹当了这么多年族长,每天又给它们提供不少的笑料,所以,它们是真心舍不得啊!

再者,族长离开了,雪狐一族可就群龙无首了啊!

“我心意已决,我要跟着魅魅一起离开。”雪狐族长意志坚定道,然后看着众雪狐长老,它满脸歉意的补充着:“以后雪狐一族就交给你们了!”

“族长,不要啊!”

“族长,你怎么能抛弃我们雪狐一族呢!”

“族长,你可是我们雪狐一族的精神支柱啊!”

“族长,表走!”

雪狐长老们一个个的劝着,冰娆听着它们的话忍不住暗自腹腓,雪狐族长真有你们说的那般重要?话说,你们口中的雪狐族长和她认识的雪狐族长真是同一只狐吗?

“唉!你们别让我为难啊!我是离不开魅魅的!”雪狐族长纠结道。

“雪昱,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爱我!”雪魅听着这话有些感动道,一直以来,雪狐族长在它心里都没那么重要,它最爱的是自己和儿子,可现在,看到雪昱居然愿意为了它一同离开雪狐一族,它不由自主的便被感动了。

“魅魅!你是我的命!”雪狐族长一脸深情又肉麻的道。

众雪狐长老忍不住哆嗦了下,族长这是典型的要美人不要江山啊!

“唉!有什么话不如回雪山上在说吧!”冰娆也有些看不下去雪狐族长的肉麻了,你说你一只狐狸,这么会说花言巧语干嘛?你这样一说,哪只母兽受得了啊?所以,她适时开口。

众雪狐长老一听,立即同意。

很快,冰娆等人便又重新回到了雪山之颠。

但即使回了雪山之颠,雪狐长老们也没能劝说自家族长改变跟雪魅一同离开的主意,更有甚者,雪天居然也要跟麻麻一起离开!

一连走了三只雪狐,外加一个表示要去送冰娆等人的雪森…

雪狐长老们表示,雪狐一族已经面临了此生最大的难关啊!要知道,这几只雪狐都是雪狐一族举足轻重的狐狸,并且实力强悍,如若它们全都一去不复返,对于雪狐一族的损失绝对是巨大的!

“雪森不能离开!”议事殿里,正在讨论此事的一只雪狐长老果断道。

雪魅是必走无疑了,族长恐怕也拦不住,雪天也要跟着麻麻,所以,雪森必须得老实呆在雪狐一族了!

按照这只雪狐长老的想法,它们雪狐一族已经损失了三只雪狐,可不能在失去雪森了!

不过,雪森听到这位长老的话,却是瞪大眼睛不悦道:“凭什么?我为什么不能离开?”

“就凭你是雪狐一族长老!”那只雪狐长老义正言辞道。

“雪天也是长老啊!雪昱还是族长呢!它们都能离开,凭啥我不能?你们这是岐视我吗?”雪森怒吼着,声音响彻在议事殿。

丫的!让它这一只认了主的狐狸留在雪狐一族真的好吗?兽兽哪有不追随主人的?更何况,跟着主人身边有吃有喝有得玩,可比呆在雪山之颠热闹多了啊!

想着,雪森不禁出主意道:“不让我离开,你们是嫉妒我吧?要不,咱们一起下山啊?”

“……”闻言,雪狐长老们面面相觑,一起下山干嘛?

“嘿嘿,那些人类身边有吃有喝有得玩,你们不想跟着去体验一下吗?而且,雪魅、雪昱、雪天都要走,你们不想亲眼看看它们的生活环境吗?我是真心觉得,身为雪狐一族的雪狐,确认下族长是否生活的好,咱们才能更放心啊!毕竟,你们是阻止不了它们离开滴!”看出雪狐长老们的想法,雪森居然摆事实、讲道理的说服起它们。

如果冰娆在这里,一定会吃惊于雪森此刻的伶牙利齿,这样子聪明的雪森,可是她从未见过的啊!

不得不说,雪森的话音落下后,在场的雪狐长老们都不由得深思起来,因为雪森的话实在是太有道理了,它们还真是不太放心自家那二货族长啊!可只要一想到下雪山,它们这心里就没啥底。

从小在雪山上长大,雪狐一族还极其的宅,又不太接触陌生人,所以,只要一想到要下山,它们就不由自主的胆怯起来。

身为雪狐一族的一员,雪森自然了解它们的想法,随后,它微微一笑道:“这些人类还是可以信任滴,你们应该相信我雪森的眼光嘛!所以,咱们一起跟着他们下去瞧瞧吧?如何?”

面对雪森的诱拐,还真有雪狐长老动心了,但大部分雪狐长老都没吱声,动心的雪狐长老也不敢轻举妄动。

“要不,咱们跟着去确认下族长未来的生活环境?”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只颇有地位的雪狐终于开了口。

“大长老…”犹豫不决的雪狐长老们,看着说话的雪狐大长老深感诧异,毕竟,谁也没想到率先同意此事的居然会是雪狐一族德高望众的大长老啊!

雪狐大长老,乃是雪狐一族辈份最高的狐狸之一,就连雪狐族长都得尊称它一声叔叔呢!而雪狐大长老的话也绝对够份量,它话一出,当即就有不少雪狐长老跟着附和起来。

见状,雪森有些得意的笑了。

还是有明白事理的雪狐滴啊!

唔!雪狐大长老的决定十分英明!自己坚决拥护啊!

很快,雪狐长老们在大长老的英明领导下便达成了一致,虽然部分雪狐心里还是有些没底。

不久,冰娆也知道了雪狐一族的决定,并感觉相当诧异。

雪狐们开了个会,然后就决定全都跟她一起下山?

理由是去看看族长未来的生活环境,可冰娆却忍不住暗自腹腓,真下了雪山,你们还回得来吗?

只怕早就乐不思蜀,不愿意回来了吧?

冰娆相信,这点她绝对可以做到!

“主人,说动它们一起下山可全都是我的功劳啊!”就在冰娆暗自思忖的同时,一只雪白大狐狸一脸贱相的凑到冰娆身边,先是噌了噌她的小腿肚,然后才一脸讨好的道。

轻瞥了眼雪森,看到它脸上明晃晃的写着‘主人,快表扬偶吧!’冰娆对此决定无视。

可不能让这二货过于得瑟,不然它只怕要找不到北了!

“主人…”见冰娆没啥反应,雪森忧桑了。

主人啥意思啊?咋能无视它的功劳呢?

呜呜…瞬间,雪森清澈的蓝眸中就蓄满了泪水,看着冰娆的小眼神也跟受了天大委屈似的,真是好不可怜。

冰娆瞧见了嘴角狂抽,也不知道跟谁学的,这只狐狸最近越发喜欢装可怜了,还动不动就要哭的样子,可她却从未见过雪森流下一滴眼泪…

唉!冰娆叹着气,无奈的抚上了雪森的头安抚着:“你的功劳我记着呢!”

一听,雪森当即破涕为笑,并紧紧抱住冰娆大腿撒娇道:“嘿嘿!我就知道主人不会忘记的!”

看着迅速变脸的雪森,如同巨大玩具般抱着自己的雪森,冰娆黑线了。

这货,啥时能正常点?

此刻,雪森已经傲娇的趴在了地上,双爪环抱着冰娆的一条小腿肚,硕大的毛绒脑袋更是不停的在冰娆腿上噌着,一副宠物狐的模样。

看到这情景的雪天,立即怒蹦到雪森面前,大吼着:“雪森,你在干什么?你这样子真是丢尽了雪狐一族的脸啊!”

“关你屁事?老子高兴!”对于雪天的挑衅,雪森根本不以为然,并继续撒娇般噌着冰娆。

雪天真是看不下去了,直接上爪就想把雪森这只不成体统的雪狐给拽起来,可雪森却死死抱着冰娆就是不松爪…

两只大白狐狸顿时拉扯起来。

冰娆见状,额上黑线迅速增多,这两货,都不能正常点吗?

“你们有完没完?”想着,冰娆已经瞪起眼睛,冷声道。

看出主人貌似有些不悦,雪森当即装起小可怜告状道:“是雪天欺负我啊!”

“我可没欺负它,我只是看不惯它这副狗腿的模样!”雪天一脸不服气的道,看见冰娆生气,它这小心肝都情不自禁的颤了颤,这人类,很可怕滴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