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七十三章 崩溃的冰溪!

心里这样想过之后,冰娆则故意笑着对冰溪道:“哥哥,你终于知道小白的好了!”

这种事啊!就是不比较,不知道,一比较,吓一跳。现在,有了那只母雪狐做比较,小白自然就显得不那样可怕了。

不过,冰溪可不会这样想,那只母雪狐是可怕,但小白那小色狼也不是什么好鼠啊!它们简直就是一丘之貉!只不过,小白做为一只未婚小老鼠,在惊世骇俗方面自是比不过一只已婚狐狸…

所以,在冰娆这样说过之后,冰溪直接黑线,脸色又一点点的变黑了,显然,这两货都是他所不想提及的。那可都是他这个纯情少年的噩梦啊!

这样的结果,只是催使冰溪走得更快了。

等回了雪森的地方,受了严重刺激的冰溪一头扎进了雪森房间就在也不肯出来了。

看到哥哥如果此对待自己,冰娆忍不住有些担心,那冰屋之中多冷啊!哥哥受得了吗?

唉!多大点事啊!哥哥真是太不淡定了!

好歹今天遇到的是一只热情的母狐狸,这若是遇上一个女人,哥哥还不得愤怒的撞墙自杀啊!

另外,哥哥真心没她想得开,瞧瞧她,成天被自家兽兽占便宜,也没像哥哥这般啊!哥哥到底还是缺少锻炼啊!

内心暗自腹腓的冰娆,真心想让那只母狐狸多给哥哥培训培训,不然,哥哥这单纯的性子以后遇到厉害的女人可怎么办啊?她可不愿意哥哥被女人占了便宜。

这样想过,冰娆则挥手让边上趴着的雪森过来问话。

雪森一见主人召唤,立即屁颠屁颠的小跑着过来,并垂涎着一张脸道:“主人,有何吩咐?”

“我问你,雪魅究竟是只怎样的母雪狐啊?”冰娆小声问道。

坐在冰娆不远处的沧云大长老等人听见冰娆的问题,也全都竖起耳朵听着,对于那只过度热情的母雪狐,他们也深感好奇啊!

“那就是只疯婆子!”雪森听完主人的话,立即回道。

“怎么说?”冰娆有些好奇。

“主人,雪魅是咱们雪狐一族最凶最疯狂的母雪狐!说它凶,是因为它能以一敌二,打过两只实力强悍的公雪狐,说它疯狂则是因为它行事从来不按牌理出牌。”

雪森解释着,并且在停顿了下后,才脸色古怪的继续道:“就拿族长的这事来说吧!说雪魅有多在乎族长,咱们雪狐一族的雪狐是没有狐相信的,因为它经常因一点小事就拿族长开刀,说它不在乎族长吧,它有时又跟族长打得火热!总结来说,雪魅就是个狐狸精,在拿族长当宠物呢!喜欢的时候就玩玩,不喜欢了就罚跪,偏偏族长还觉得雪魅很爱自己,唉!可真是太傻太天真了!”

听了雪森的话,冰娆忍不住有些黑线,“你明知道雪魅很凶还敢这样说它,就不怕它揍你?”

“不怕,这在雪狐一族又不是什么秘密,虽然雪狐们不敢当着雪魅的面说,但私底下可没少议论啊!嘿嘿!”雪森猥琐笑道。

“有只雪狐长老说,雪魅是雪狐一族最温柔的母雪狐!”冰娆有些瀑布汗道。

“嘿嘿!当着雪魅的面当然得这样说了!”雪森了然道。

好吧!冰娆服了!

看样子雪狐一族的雪狐也全都是喜欢见风使舵滴!

不过,这些雪狐估计也实在是太寂寞了,居然拿自家族长的八卦当成趣闻在看热闹,有这样的族人,雪狐族长得多操多少心啊!

冰娆都有些替雪狐族长头疼,换成是她,只怕操心的头发都要白了吧!

但那位雪狐族长貌似也是个心宽之狐,明知道自己的事是雪狐一族的雪狐们茶余饭后最大的谈资,貌似也挺不以为然的。

“你们族长挺可怜的。”这样想过之后,冰娆忍不住做出结论。

“嘿嘿!它可怜毛线,它明明就是被虐狂!”雪森不以为然道。

“你这样说雪狐族长,就不怕被它知道?”冰娆无语道。

“它早就知道啊!并乐在其中,甚至还很自豪的说,就是喜欢被雪魅虐。”雪森诚实道。

“……”

冰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果然是只二货啊!

雪狐一族难道就没有正常点的狐狸?

可以说,她接触过的几只雪狐,从雪森开始到雪松、雪天、雪狐族长、雪狐长老以及那只彪悍的母雪狐雪魅,基本上都是从单纯、到二再到彪悍!

当然,最彪悍的当属雪魅,因为它居然敢占自家哥哥的便宜。

想到这儿,冰娆又问:“雪魅还会来找哥哥吗?”

“应该会吧?雪魅对于自己看上的东西挺执着的。”雪森想了想,才肯定道。

“如此说来,它肯定会再来骚扰哥哥了?”冰娆瞪大眼睛确认道,心里则不禁莫名感慨,哥哥啊!我拿什么来拯救你呢?虽然说,妹妹想让你多锻炼下,但看到你被只母狐狸占便宜又于心不忍啊!

冰娆很是纠结,她到底该怎么办?

在冰娆的纠结中,三天时间转逝而过,冰溪则一直将自己关在冰冷的房间中,好在雪魅这三天都没有出现过,要不然冰娆真不知道哥哥会做何反应!

唉!可怜的哥哥啊!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啊!

同情的瞥了眼冰溪所在的房间,冰娆带着沧陌染、沧云大长老又去见了赫连家主。

三天期限已到,相信赫连家主应该有答案了吧?

路上,沧云大长老终于问出了埋在心里好几天的问题。

“小娆儿,你为何要突然放过赫连家主呢?”

“留着他还有用处。”冰娆简单回道。

识趣的沧云大长老见状自然没有在追问下去,这小丫头行事有自己的准则,她不想说的,谁也勉强不了啊!

事实上,冰娆之所以改变主意留下赫连家主,也是觉得将来某一天没准能用得上他,至少,那老家伙见过她那便宜父亲,没准也见过那个害得她家破人亡的女人…

当然,冰娆的主要目标自然是在那女人身上。因此,她才决定暂时留下赫连家主,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赫连家主能够帮她指认罪犯!

欠了他们母子三人的敌人,冰娆一个都不会放过!

等到了关着赫连家主的冰牢,赫连家主显然已经在等着他们到来了。

“看样子你已经想好了。”冰娆轻瞥了眼神色间淡定多了的赫连家主道。

赫连家主点点头,看到冰娆能如此自如的出现在冰牢,他真是一点跟冰娆争斗的心思都不敢有了,能在雪狐的地盘上如入无狐之境,显然,冰娆在雪狐一族内混得可谓如鱼得水!仅凭这点,他就不得不认输啊!

明知不敌,还非得硬抗,那不是明智而是傻啊!

赫连家主可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傻的,他很清楚自己就是个见风使舵的墙头草,因而为了活命,他不得不对冰娆俯首称臣。

对冰娆,他是真的服了。

至于赫连家族与冰娆之间的恩怨,就让它随风飘散吧!

这世上,本就没有永远的敌人…

不得不说,赫连家主能如此想开,也是因为三天来他没少做各式各样的思想斗争。另外,他也一直在反省自己的过失。

思前想后,赫连家主才猛然惊觉,赫连家族会落到如今的地步,实际上并非冰娆一人之过,他也是要负很大责任的!

如果不是他太过自负,也不会招惹到冰娆。

如果不是他觉得冰娆软弱可欺,也不会一再挑衅冰娆,结果,冰娆根本不是什么软柿子,而是难啃的万年玄铁。人去啃铁,自然要头破血流啊!

想当初,如果自己能像现在这样想得开,赫连家族又怎会如此?

他是赫连家族的罪人啊!

可既然已经成了罪人,赫连家主觉得他更应该好好活下去!要连死去的赫连族人的份一起好好的活下去…

同样,也正因为赫连家主想开了,放开了,才能像现在这般坦然的面对冰娆。

想完,赫连家主就想许下主仆契约,不过,却被冰娆给阻止了。

冰娆轻瞥了眼赫连家主,淡淡道:“不要主仆契约,我要你发灵魂血誓!”

“什么?”赫连家主震惊不已。

这灵魂血誓,又名忠诚契约,是认主契约之中级别最高的,绝非普通的主仆契约所比,另外,灵魂血誓的效用可不仅在他身上,还会牵涉到与他有血缘关系的后代…

可他都光杆司令了啊!

不解的看着冰娆,赫连家主小声道:“我只有自己了,发主仆契约就足够了吧?”

“不够,不仅你,你的后代也必须效忠于我!”冰娆肯定道。

“可我已经没有后代了。”赫连家主内心悲愤的提醒着,他已经不能人道了,呜呜…这事别人不知道,冰娆不可能不知道啊!因为此事就是冰娆的兽搞出来的啊!

冰娆当然知道,但她却自信一笑道:“现在没有,并不代表以后也没有。我知道一种丹药可以令死掉的器官重生,只不过这种丹药的材料相当难寻,所以,如果你想重振雄风,只能等了!”

“我、我真的能好起来?”赫连家主闻言,忍不住激动道。

“只要能找齐那种丹药所需的草药,就可以!”冰娆肯定道。

听冰娆这样说,赫连家主自然不在犹豫,如果能重振雄风,别说灵魂契约了,就算是要了他的老命也行啊!毕竟,没谁愿意自己的身体有残缺…

随后,赫连家主立即立誓。

“我赫连岐愿认冰娆为主,刀山火海永不背叛!”说完,赫连家主胸口便飘出一滴心头血,那滴心头血在出现后立即飞向了冰娆,并没入了她的身体,如此,灵魂血誓就成功了。

与此同时,誓约规则也降落下来…

与赫连家主拥有了主仆关系后,两人之间的感觉顿时亲近了很多。特别是赫连家主,看到冰娆就跟看到自家老祖宗似的,那股亲热劲简直令人不敢直视,但冰娆却始终一副淡淡的表情,对此,赫连家主表示很忧桑。

呜呜…他都认了主了,冰娆还是很讨厌他吗?

其实,这完全是赫连家主想多了,冰娆既然决定收服赫连家主,又怎么会继续讨厌他,只不过,从敌人变成仆人这跨度挺大的,一时间,冰娆也需要适应啊!

看出赫连家主貌似有些小委屈,冰娆嘴角不禁猛抽了抽,这货,认完主就变二了吗?要不要这样善变?

事实上,赫连家主完全是因为那滴心头血,才情不自禁的想对冰娆亲近,毕竟,灵魂血誓这种东西过于玄妙,没体验过的人还真心无法体会赫连家主的感觉!

这不,沧云大长老就不可思议的瞪着赫连家主猛瞧,仿佛看怪物般的看着他。

一认了主,赫连家主就变得不像赫连家主了啊!

接收到沧云大长老的眸光,赫连家主小脸有些微微泛红,并略带羞涩道:“大长老,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呃!好说!”沧云大长老面对赫连家主刻意的讨好,简直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不过,好歹他们做了这么久的亲戚,所以,两人很快就摒弃了之前的尴尬,变得熟稔起来。

等两个老头客套完了,冰娆则递给赫连家主一张丹方。

“主人,这是?”赫连家主疑惑道。

“能治你病的丹方,以后看到这上面的药材记得不要放过!”冰娆提醒道,随后又补充:“还有,不要叫我主人,叫我小姐就可以了。”

“是,小姐!”赫连家主十分激动道,并跟揣着宝贝般紧张的将丹方收了起来。

沧云大长老见状有些好奇,并情不自禁的问道:“都需要啥药材?我看看沧云有没有?”

“地银花、藏龙、红叶、枫柳…”赫连家主将丹方上的药材说了出来,每说一样,他都要皱下眉头,沧云大长老也跟着皱眉,因为这些药材,他们一样都没听说过啊!

“小娆儿,这些是药材?”半晌,听得一愣一愣的沧云大长老才忍不住问道,赫连家主也挺好奇的,但他不敢问啊!

“嗯,并且都是天材地宝级的稀世药材,十分难寻!”冰娆如实道。

“呃!”沧云大长老额上开始冒冷汗了,天材地宝本就很少见了,天材地宝级的稀世药材,这得上哪找去啊?这些药材简直稀有到连名字他们都没听过啊!

“既然有名字,终会有找到的一天!另外,修炼者生命都很漫长,所以,你们着急什么呢?”冰娆开解道。

沧云大长老和赫连家主当即释怀,确实如此啊!

“小娆儿,不好了,那只母雪狐又去占冰溪便宜了!”突然,紫衡的声音骤然响起,然后,他们就看到一只紫色蝎子慌慌张张的跑进了冰牢。

除了不明真相的赫连家主,冰溪、沧陌染以及沧云大长老闻言顿时都紧张起来,顾不得许多,冰娆三人连忙往外跑,被留在原地的赫连家主也立即追了出去。

这次,出了冰牢的赫连家主惊奇发现,居然没有一只雪狐阻拦他,甚至那些雪狐见到他都好像没见到一样,看样子,他刚刚认了主的小姐在雪狐一族果然是混得不错啊!

等跟着冰娆跑到了雪森的住处,赫连家主远远就看到那里围了许多的兽,这是发生了啥大事啊?

“老大回来了!”不知道哪只兽喊了一嗓子,围住雪森院门的兽兽们立即让了条路出来。

冰娆等人顺利进入雪森院子,正好看到一只全身雪白的大狐狸正一脸愤怒的在跟两只豹子战斗。

看到这一幕,冰娆不得不感叹,雪魅这只母狐的实力果然强悍啊!在紫魄、水云二对一的情况下,都丝毫不落下风,这样的实力,简直令人惊叹。

同时,冰娆又看了眼被青云保护着的小脸苍白的哥哥,她真心想说,多灾多难的哥哥啊!你可一定要挺住啊!

“娆儿,你终于回来了!”看到冰娆的冰溪,看着妹妹眼圈都红了。

这一大清早的,他就受到了严重惊吓,呜呜…妹妹,求安慰啊!

冰娆走到冰溪身旁,无奈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哥哥乖,不怕啊!”

“娆儿,这只母雪狐实在是太可怕了!啊啊啊!我不要在看到它!”冰溪有些崩溃道。

冰娆十分纳闷,哥哥怎么一副受惊小鹿般的模样?那只母雪狐究竟对哥哥做了什么呀?咋就把哥哥吓成这样?

“主人…”青云朝冰娆招招手,示意她过来。

安抚了下哥哥,将他交给沧陌染后,冰娆走了过去。

“主人,我告诉你啊!咱家小溪溪实在是太可怜了,那只母雪狐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爬上了小溪溪的床,吓得小溪溪魂都要没了!”青云一脸同情道,好在它们发现的早,要不然小溪溪清白不保啊!

“嗯?有这种事?”冰娆闻言忍不住瞪大眼睛,她能说,这只母雪狐比她想像中的更强大吗?唔!是行事风格很强大!有女王风范啊!

“主人,我就奇怪雪魅这三天怎么没露面呢!原来,它一直在挖密道。”这时,雪森也一脸郁闷的小声道。

雪魅简直丢尽了雪狐的脸啊!害得它都觉得怪对不住主人哥哥的。

“密道?怎么回事?”冰娆被弄糊涂了。

“雪魅在我家地下挖了条密道,正好直通我那间房,所以,它出现的时候咱们谁都没发现,否则,又怎么会害得小溪溪受到惊吓。”雪森满脸歉意道。

听完,冰娆美眸瞪得更大了!

我去!为了占她家哥哥便宜,这只母雪狐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了吗?

果然,这只母狐狸跟她家小白不在一个段数上啊!也难怪小白总是无法得手…

若是小白有雪魅这样的手段,哥哥绝对跑不掉啊!

暗自腹腓着,冰娆叫停了三兽之间的战斗,然后看着雪魅无奈道:“雪魅,你吓到我哥哥了。”

“是吗?我很抱歉。”雪魅无辜的眨眨漂亮的蓝眸,后又委屈道:“我只是太喜欢这小鲜肉了!”

“那你也不能挖密道啊!”冰娆扶额道,雪魅这母狐狸貌似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啊!

“可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才能见到我的小鲜肉!”雪魅诚实道。

见雪魅这就把哥哥划为它的小鲜肉了,冰娆表示自己醉了,哥哥才不是你的,好不?

“女娃,我真的很喜欢你哥哥,你就成全我嘛!”见冰娆不吱声了,雪魅凑到冰娆面前,小脸羞红道。

“你想我怎么成全你?”冰娆无奈问道。

“我想跟你哥哥在一起啊!”雪魅娇羞道。

“……”冰娆面色古怪,其他人则全都瞪大眼睛,一只兽说要和冰溪在一起,这信息量是不是有点大啊?

而且,你是一只狐狸啊!

“你已经有雪狐族长了。”良久,冰娆才善良提醒,心里更是不由暗道,如果让雪狐族长知道雪魅真要移情别恋,也不知道会不会撞冰自杀啊!

不过,雪狐族长会有啥样反应冰娆目前还不确定,但自家哥哥却吓得快要晕过去了,并一脸哀求的看着她,好像生怕自己会将他嫁出去似的。

哥哥,表担心,妹妹不会那样对你的。

给了哥哥一个安抚的眼神,冰娆笑看着雪魅等着它的回答。

雪魅眨眨美丽的蓝眸,不以为然道:“那又有什么关系?他们并不冲突啊!”

在雪魅看来,一个是它雪狐一族的伴侣,一个是它喜欢的人类小鲜肉,两者完全可以和平共处的嘛!

“万一你家雪狐族长吃醋,和我哥哥打起来呢?”冰娆故意担心道。

“它敢!它要敢欺负我看上的小鲜肉,我饶不了它!”雪魅霸气吼道。

冰娆抹了把额上冷汗,继续问:“那你想怎么和我哥哥在一起?”这才是最关键的啊!

“我不知道啊!”雪魅听到冰娆的问题,难得的不知所措起来。

“……”看着雪魅突然表现出来的雪狐一族特质,冰娆真心想说,雪狐一族的雪狐,果然都是些单纯的二货啊!

不知道你还说要在一起?

当然,兽兽若想和人在一起生活,最好的办法自然是认主,但冰娆却不想提醒这只母雪狐,否则,这只母雪狐不愿意怎么办?

而后,雪魅纠结起来。

怎么才能和自己喜欢的小鲜肉在一起,并且能一直吃豆腐呢?

“雪魅,你不要想认人类为主啊!那是不可能的。”接到主人暗示的雪森,有些不太情愿道。当然,它使用的完全是激将法,因为它太了解雪魅了,越是有难度的事情,这只母雪狐偏偏要去做啊!它口中的不可能,也根本不是指有狐会反对雪魅认人类为主,而是它家主人哥哥根本不敢要啊!瞧瞧,都吓成啥样了?

当然,它的话也成功让雪魅误会了!

“为什么不可能?如果我偏要认人类为主呢?”雪森不说还好,一说还真就提醒雪魅了,对啊!它可以认这人类为主啊!那样的话,它就能永远吃到喜欢小鲜肉的豆腐了!

可雪森偏偏说什么不可能!

笑话,它雪魅想做的事情,哪只雪狐敢拦它?

雪森越说不可能,它还偏偏要做呢!这事,任何雪狐都休想阻止它!

打定主意的雪魅,看向冰溪的眸光愈发柔情似水,就好像冰溪已然是它的囊中物了似的。

冰溪接收到这样可怕的眸光,情不自禁的瑟缩了下,并在心中不住呐喊,不要!不要!他不要这只可怕的母雪狐,呜呜…娆儿,救命!

可惜,冰娆才不会救自家可怜的哥哥,因为她也是想诱拐这只母雪狐滴!

被无视的冰溪看出妹妹的想法,顿时面如死灰。

雪狐一族那么多雪狐,为嘛妹妹却偏要这让可怕的母狐认他为主呢?

呜呜…淡淡的忧桑顿时席卷了冰溪全身,他已经可以预见,自己以后的日子会是何等的凄惨了!

妹妹还不帮他,他没活路了啊!

绝美少年冰溪,这一刻受到的打击绝对是最大的,不过,这根本不算完,因为就在冰溪内心各种崩溃时,一道雪白身影又迅速的跑向了冰溪,并一口咬上了他的手指。

手指头上的痛,令冰溪瞬间回神,紧接着,契约规则就降临了!

看到雪魅有如行云流水的动作,沧陌染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虽然他是有意放水,可这只母狐狸的动作也太快了点吧?

这就既成事实了?

唉!可怜的大舅子,节哀吧!

沧陌染对冰溪深表同情,可他也无能为力啊!

而被突如其来认了主的冰溪,已然全身僵硬呆滞中…

“主人小鲜肉,你是我的了!哈哈!我终于得手了!”将石化的冰溪一把揽进怀中,雪魅猖狂的大笑起来。

听到这得瑟的笑声,冰娆不禁怀疑起自己的决定,她是不是做错了啊?这只雪狐真的适合做哥哥的兽吗?

但不管怎么说,哥哥身边还真缺少个如此彪悍的母兽,现在有了雪魅,哥哥以后的日子应该更加多姿多彩吧!

对此,冰娆表示欣慰。

给雪魅使了激将法的雪森,也表示,它终于有伴了,它不是自己一只狐在战斗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