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七十二章 彪悍的雪魅

冰娆有些不理解,雪天却一脸纠结道:“你们人太多了,咱们雪山可禁不起你们折腾,所以,咱们决定就不放养你们了!可如果你们想获得咱们雪狐一族的庇护,就要给我跟雪森那蠢货一样的红色果子,到时,我自然会同意你们留下!”

听到雪天理所当然的话,冰娆有些醉。

话说这只雪狐是不是也傻啊?

当着这么多雪狐的面,它明目张胆的索贿这样真的好吗?

其实,冰娆很想对雪天说,亲,这么多雪狐都在看着你呢,你好歹收敛点啊!

可雪天却不觉得这有什么,其它雪狐听见雪天的话,更是满脸渴望的看着冰娆。

其中几位长老甚至贴着雪狐族长的耳边窃窃私语道:“族长,如果那人类真能给我们那种果子,咱们就让他们留下吧!至少,这些人类拥有那么好的果子,肯定比牢里那老头用处大啊!”

不用说,几位雪狐长老口中的老头指的正是赫连家主,而且,虽说是耳语,但那几名雪狐长老的声音大到冰娆都听得一清二楚。

闻言,冰娆更醉了。

你们雪狐一族的行事风格也实在是太彪悍了点吧?

嘴角狂抽的冰娆,很想当作啥也没听到,但这时,雪狐族长却走到她面前,一脸认真道:“人类,如果你能将手里的红色果子上交给雪狐一族,我将代表雪狐一族允许你们暂时留下来!”

“暂时?”冰娆眨眨眼,暂时这个说法可是很无耻的,因为谁知道这暂时的时间是多久啊!有可能一周、一月甚至也有可能一个小时!

“嗯,是暂时!”雪狐族长见冰娆貌似没听明白,遂重复着。

“暂时又是多久呢?”冰娆直接问了。

“看你们有多少果子呗!这样,那些果子就当你们的住宿费了,就一个月十枚吧!”雪狐族长想了想道。

“十枚?”冰娆又愣了下,心道,这些雪狐到是不贪,一个月十枚血琉璃神果就允许他们住下了吗?她能说,雪狐一族是在引狼入室吗?

当然,也有可能是雪狐一族太过自信,觉得自己这些人类对它们构不成任何威胁!

但不管怎么说,一个月十枚血琉璃神果就让他们住下,这笔买卖还是很划算的。

而冰娆,也有暂时住下的打算,至少,她是想解决了赫连家主以及紫墨和染儿的事情在离开。正因为此,雪狐族长的话正合了她的心意。

可还没等冰娆点头同意,以为冰娆对这个价格不满意的雪狐族长,又连忙道:“当然,如果你嫌十枚太多,给八个我也是能接受的!”

“……”冰娆闻言有些无语,她还没说啥呢,雪狐族长咋就主动降价了?可以说,就雪狐族长这手段,做生意指定赔得稀里哗啦的!

唉!一时间,冰娆突然多愁善感了起来,她深深的觉得,雪狐一族从上到下的智商都相当堪忧!

不忍在听到雪狐族长继续阶价的冰娆,遂点头同意道:“就这个价吧!”

“人类,欢迎光临!”雪狐族长见冰娆同意了,顿时松了一口气。

欢迎光临?

冰娆不由抹了把额上冷汗,这货把雪狐一族的领地当成旅店了?

“谢谢!”内心虽有些纠结,冰娆还是客气道。

“人类,我的果子呢?”边上的雪天见冰娆居然和族长达成了协议,顿时不高兴了!

说起来,还是自己的决定给了族长等狐灵感呢,它们怎么能把自己给抛弃而单独和眼前的人类做起生意?更主要的是,才八枚果子怎么分啊?

对于这样的结果,雪天表示很忧桑,所以,它十分不满又委屈的看向冰娆,冰蓝的眸子中满是委屈。

见它如此,冰娆故意逗弄道:“我已经和你们族长达成了协议,所以,用不着你了啊!”

“人类,你怎么可以这样?不行,我要以雪狐一族长老的身份反对你们留下来!”雪天闻言直接翻脸威胁着。

可冰娆却不以为然,并看着雪狐族长淡淡道:“这只雪狐长老反对我们留下来,怎么办?”

“不用理它,它说的不算!”雪狐族长给了冰娆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就命身后的长老们将雪天带走。

雪天哪里肯依,并气得半死!

“族长,我是雪狐一族的长老,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悲愤的雪天声嘶力竭的吼着,漂亮的蓝眸都要喷出火焰了,它实在太生气了啊!

“雪天,我和众长老都同意了这些人类暂时留在雪山,所以,你反对无效!”雪狐族长提醒着,并抬爪示意长老们将雪天带走,这家伙太能捣乱了,还是不要在这里的好。

“族长,我恨你,我不会原谅你,你休想在与我母亲在一起!我坚决反对…”随着雪天的声音越来越远,它话语中透露出来的信息量也庞大的吓死人。

顿时,有不少雪狐私下里议论纷纷,族长终于追到雪魅了吗?哟哟!还真是不容易呐!

雪狐们的议论声不小,所以,雪狐一族族长的八卦也同时传进了冰娆等人耳中,听到这些,冰娆等人看雪狐族长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样了。

这位雪狐族长喜欢上了方才那只雪狐的麻麻吗?艾玛!得罪了人家儿子,这下可麻烦了啊!

雪狐族长接收到冰娆等人怪异的眸光,顿时感觉老脸火辣辣的,丫的!该死的雪天,这种事情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呢!

万分尴尬的雪狐族长,一指雪森道:“人类,就由雪森负责这事,你将八枚果子交给它就好,我们就先撤了!”

说完,雪狐族长便慌慌张张的跑掉了。

据冰娆猜测,雪狐族长应该是安抚美人去了,就是不知道,雪狐族长会不会跪搓板啊!

冰娆突然有些期待,然后轻轻瞥了眼雪森。

雪森秒懂,并用眼神表示一会儿带冰娆等人看好戏去!

冰娆点头,又将八枚血琉璃神果交给了它。

雪森小心翼翼的捧着八枚血琉璃神果,去上交雪狐一族藏宝库了。

等到雪森回来,它院中的雪狐们早已散去,冰娆等人则坐在自带的椅子上等着它回来。

“嘿嘿!主人,咱们看好戏去吧!”有些迫不急待,雪森连忙道。

冰娆点点头,众人及兽兽们一起,便跟着雪森去看热闹了。

带着冰娆等人及兽兽们来到一处冰雪覆盖的院子,雪森指了指不远处的院子道:“这里就是雪魅的住处了,看到外面围观的众雪狐没?族长肯定在里面跪着呢!”

听出雪森语气中的兴灾乐祸,冰娆很是无语。

话说,你们这么多的雪狐想要看自家族长的笑话,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不过,围住眼前这小院的雪狐还真是够多的,里三层、外三层尽是毛绒绒的雪白大脑袋,看得冰娆都忍不住想要摸上一摸了,唔!雪狐的毛皮可是十分柔软顺滑的!

等走到院门,不少围观的雪狐已经不由自主的给冰娆等人及她的兽兽们让出一条路,冰娆一行人顺利的走进了院中。

院中驻扎着的大都是一些比较有地位的雪狐长老,看到冰娆等人到来,已经有雪狐长老用爪子在嘴上做了个拉链的动作,示意他们噤声,冰娆等人点头表示明白,然后,就各自找了个视野好的位置,打算看热闹了。

冰雪小屋内,此时有两只雪白的大狐狸独处。

其中一只妖娆魅惑的母狐,正一脸慵懒、无限诱惑的躺在冰床上,它的面前,跪着雪狐族长。

雪狐族长是跪在了一块薄薄的冰块上,那冰块大约只有五厘米厚,看上去也极为透明,冰娆瞧见那不算很厚的冰块上跪着的庞大雪狐,真心同情这货了。

看样子,不管是人或兽,在惩罚男人的时候方法都差不多啊!跪冰块,是跪上不许冰块化掉,还是不许冰块碎掉呢?又或者,两样都有?

看出冰娆的疑惑,一只雪狐长老悄悄凑到冰娆耳边,小声道:“看到族长跪着的那块冰了吧?雪魅说了,不许化掉更不许跪碎了,哎呀呀!这可太有难度了。”

这只雪狐长老边说边感叹,但冰娆却从对方的话语中听出了一丝兴灾乐祸。

不由得抹了把额上冷汗,冰娆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对那只雪狐长老道:“你家族长那么大的块头,想不把冰块跪碎可能吗?”

“有啥不可能的?自己想办法呗!反正又不是第一次跪了!”爆料的雪狐长老,十分不以为然道。

听到这话的冰娆、冰溪等人都无语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不是第一次跪了,这雪狐族长莫非成天犯错误?

身为男人,沧陌染、冰溪等人突然极度同情这只雪狐族长,家有悍妻,这货真是太不容易了啊!

“我和你们说啊!自从咱们族长跟雪魅勾勾搭搭以来,他已经跪过五千三百次冰块了,其中将冰块弄得连碎掉外加化掉的时候大概四千五百次,非常成功的保持了冰块完整度的时候,只有八百多次,而这八百多次中,还要算上雪魅一时心软让族长提前站起来的次数…”

虽然冰娆等人对雪狐长老的话反应不算太大,但这位雪狐长老一说起自家族长的八卦就有点收不住的架势,越说,它还越来劲,这料也越曝越猛,听得冰娆等人全都瀑布汗了。

沉默良久,冰娆才面色古怪的看着滔滔不绝、兴奋异常的雪狐长老,问道:“你们族长每一次罚跪,你们还都给记录了?”

“必须记录啊!不然如何保证数据的准确性?”雪狐长老理所当然道。

好吧!冰娆服了。

这些单纯的雪狐,看样子也都挺寂寞的,不然,也不会将自家族长的八卦新闻当成乐趣,更主要的是,你们这一脸兴灾乐祸的表情,难道就不怕雪狐族长报复性的给你们穿小鞋吗?要知道,那可是雪狐一族的最大领导啊!

“嘿嘿!等你们待的时间久了,就会知道咱家族长有多少乐子了!它呀,真是三天一小跪,五天一大跪,反正就是成天的跪!跪!跪!”雪狐长老坏笑着继续爆料。

冰娆情不自禁的抹了把额上冷汗,心中对雪狐族长的同情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雪狐族长这货,在那只母狐狸面前也太没地位了吧?更有甚者,还成了雪狐一族茶余饭后的笑料,当族长当到这地步,也忒悲催了点啊!

“你们族长蛮可怜的。”良久,冰娆终于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哼!它可怜毛线,它明明乐在其中。”某雪狐长老嗤之以鼻道,然后又贴着冰娆耳朵小声道:“其实,咱们雪狐一族的雪狐都怀疑族长有被虐倾向…”

被虐倾向?

冰娆黑线,心道,这些雪狐知道的还挺多的!

“这位长老,你是不是知道的太多了?”眨眨眼,冰娆淡笑着问。

“嗯,我知道的是挺多的。”雪狐长老承认了。

“你就不怕雪狐族长给你们穿小鞋?不怕它找机会报复?”冰娆好奇问道。

“不怕!族长没那个胆子,它若敢给我们穿小鞋,我们就敢到雪魅面前抖出它的风流韵事,嘿嘿!到时倒霉的还是它!”雪狐长老一脸猥琐道。

“……”还能这样?冰娆深深的醉了,看样子雪狐长老们掌握了雪狐族长不少把柄啊!不然,它们也不敢如此无法无天!

唉!雪狐族长果然不是一般的悲催。

冰娆觉得,当族长当到这份上,某族长是不是也该反省下呢?

转头,冰娆看向冰屋之中的雪狐族长,忍不住叹了口气,这货,想必是改不了了!

因为冰娆看向冰屋的时候,正好看到雪狐族长在开口求原谅…可那只母雪狐,却是连眼皮子都没抬。

“魅魅,魅魅,你原谅我啦!”雪狐族长的声音又传了出来,声音中貌似还有许些哽咽。

由于雪狐族长是背对着冰娆等人的,所以,他们也无法确定雪狐族长是不是哭了。

可这魅魅?

雪狐族长对那只母雪狐的爱称令冰娆等人直接风中凌乱,如果不是冰娆他们已经知道那只母雪狐名为雪魅,肯定会以为雪狐族长是在叫自己妹妹呢!瞧瞧这爱称,多让人误会啊!

“雪魅肯定不会原谅它的,谁让族长把它最疼爱的儿子给招惹了!”冰娆耳边,某只雪狐长老又忍不住发表起意见。

冰娆深深的看了眼雪狐长老,好像在说你到是蛮了解这两只雪狐啊!

那只话有些多的雪狐长老,则猥琐的笑着,并用手指着房间小声道:“不信就继续看下去啊!”

冰娆点头。

良久,躺在冰床上的美丽母狐果然连头都没抬。

雪狐族长见状,只能继续滔滔不绝的哀求着,可惜,床上的母雪狐却根本不为所动。

看着这一幕,沧陌染、冰溪等人都忍不住感叹着,男人不容易啊!瞧,说跪冰块就得跪冰块!

刚一这样想,啪的一声脆响便传进了众人耳中,众人定睛一瞧,得,冰块碎了。

床上假寐的雪魅这时撩了下眼皮,淡淡道:“换一个冰块继续跪!”

雪狐族长一听,连忙欣喜不已道:“魅魅,你终于肯理我了!”

对于雪狐族长这自以为是的行为,冰娆等人倍感无语。

那不叫理你啊!只是让你换块冰继续跪着。

雪狐族长十分听话,屁颠屁颠的又取了块冰过来,并跪下。

冰娆目测了下雪狐族长新拿来的冰块,比之前那块稍薄了点,厚度约四厘米。

“嘿嘿!族长每跪碎一次冰块,新拿来的冰块都会比这前薄上一厘米。”怕冰娆等人不明白,那只热心肠的雪狐长老又替他们解释了起来。

冰娆不由自主的点头,这只雪母狐别看是只狐狸,在对付公雪狐的问题上,简直就是足智多谋啊!也难怪雪狐族长被它迷得晕头转向…

唉!没救了!

不过,这两货明显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对此,他们这些外人还能说什么呢?

看了会儿热闹,冰娆就已经差不多知道了结果,转身,她准备离开了。

突然,冰屋内的母雪狐却突然叫住冰娆道:“人类,等等!”

冰娆诧异的又转过身子,看了眼冰屋中。

这时,那只母雪狐已经从里面奔了出来,并一脸羞涩的看着冰娆,不好意思道:“人类,能给我一枚红色果子吗?”

“魅魅!我可以给你啊!你干嘛跟她要。”冰屋中传出了雪狐族长急切的声音。

雪魅听完,火大吼道:“那是族里的,你怎么能拿来给我!”

吼完雪狐族长,雪魅又有些害羞的看着冰娆:“人类,别怕啊!其实偶很温柔的!不信你问这些长老!”

“嗯嗯,雪魅可是咱们雪狐一族最温柔又善解人意的母雪狐了。”之前一直给冰娆透露小道消息的雪狐长老闻言,连忙上道的抢着道。

冰娆不可思议的看了眼某雪狐长老,暗自腹腓,这只母雪狐连你们族长都敢罚跪,这叫温柔?如果它是雪狐一族最温柔的母雪狐,难道说你们雪狐一族的其它母雪狐都是彪悍的女汉子不成?

更主要的是,冰娆很好奇这只雪狐长老这样评价雪魅,其它母雪狐认可吗?

但现在的情形分明就是,认不认可也没有母雪狐敢反对啊!雪魅在雪狐一族实力可是很强滴!

如此,冰娆只能暂时认定,这只名为雪魅的雪狐,是个温柔可人的小狐狸。

想了想,冰娆大方的拿出两枚血琉璃神果递给雪魅道:“一枚给你,一枚给你儿子!”

“人类,你真是个好人!”雪魅惊喜不已的接下两枚红艳艳并散发着诱人香味的血琉璃神果,对冰娆印象大好!

随即,它的眸光又在其它人身上转了转,当看到冰溪时,雪魅顿时眼前一亮,这人类好漂亮啊!

当然,冰娆和另一名男子也漂亮,但显然,雪魅更喜欢冰溪。

想都没想,雪魅就直接朝着冰溪扑了过去…

由于冲击力太大,冰溪又没啥心理准备,因此,冰溪直接被雪魅这只热情的母雪狐给扑倒在地。

扑倒了心仪的绝色美男后,雪魅干脆不客气的趴在了冰溪身上,毛绒绒的雪白大脑袋还不停的噌着冰溪绝美的脸蛋,嘴里喃喃着:“人类,你好漂亮,老娘好喜欢!”

看到哥哥被扑倒,身上又被只巨大的雪狐压着,冰娆额上已经流下了冷汗,她今天才知道,哥哥居然是个受啊!咋这么容易就被扑倒了呢?

冰娆表示有些小失望,冰溪心中则更加郁闷。

被扑倒也不能怪他啊!

谁知道这只母狐狸发什么疯,居然突然扑向了他,而他又没有什么心理准备,所以,只能被压!

但妹妹那略带失望的眼神,却明显刺激了冰溪,该死的!他不是受!绝对不是!

冰溪十分想证明,可偏偏身上的母狐狸实在是太重了,他被压得都有些透不过气来,气闷之下,冰溪小脸被憋得通红。

该死的!他这算不算被只母雪狐占了便宜啊?

正想着,也不知道是谁大喊了句:“完蛋嘞!雪魅移情别恋了,族长被甩啦!”

这话一喊完,院中围观的众雪狐便嗷嗷着嚎叫起来:“哇咔咔!族长被甩了!族长被甩了!”

看到雪狐们对于雪狐族长有被甩嫌疑恨不得放鞭炮庆祝的举动,冰娆等人及兽兽们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雪狐族长究竟是有多不得狐心啊!咋一只只雪狐成天想着要看它笑话呢?

“谁说我被甩了?谁说的?魅魅才不会不要我!”冰屋之中传出雪狐族长愤怒的声音,仍然在跪冰块的它,根本不敢起来,所以只能大声回应,以证明自己的存在感。

“族长,你真被甩了!雪魅看上人类了!”有雪狐不怕事大的火上浇油道。

“魅魅!你不会不要我的,对吧?”雪狐族长不相信,直接询问雪魅。

雪魅才没空理他,只能回吼着:“闭上你的嘴,老实跪冰块去!”

顿时,雪狐族长不吭声了。

冰娆见状忍不住继续腹腓,这就是雪狐一族最温柔的母雪狐?

正想着这些,冰娆自然没空注意冰溪的情况,而这个时候的冰溪,已经被雪魅狂吃起豆腐。

只见雪魅伸出一只爪子,轻轻的在冰溪脸部柔嫩的肌肤上划过,边摸还边感叹,“小鲜肉的手感真好,滑滑的跟我身上的绒毛一样好摸。”

听见这话,冰溪黑线了。

啥叫滑滑的跟你身上的绒毛一样好摸?有你这样比喻的吗?更主要的是,被只狐狸吃豆腐的感觉相当不好!

冰溪很烦恼,很抓狂!

以往,若是小白敢这样对他,早被他抓着丢出去了!

可眼前这只将他压在身上的母雪狐,块头实在太大,他丢不动啊!

呜呜…冰溪很悲愤,不由得向冰娆求救:“妹妹,救我!”

冰娆却浑然未觉,并一直在心里胡思乱想着。

与此同时,“啪!”的一声,雪魅一口亲在了冰溪绝美的小嫩脸蛋上,顿时,冰溪石化了,整个人都彻底僵住。

他居然被只狐狸亲了…

亲过冰溪之后,雪魅见石化的冰溪貌似木有反对,便不客气的又在冰溪嫩嫩的小脸蛋上连亲了好几口…

等冰娆发现这一状况时,冰溪脸上已经被热情似火的雪魅涂满了口水。

冰娆有些凌乱,亲哥的清白啊!就这样没了吗?

在场的雪狐们则在想,可怜的族长啊!绿帽子戴定了!

心思各异的冰娆和雪狐们,随后的反应到是比较一致,那就是迅速上前拉开了正狂吃冰溪小鲜肉嫩豆腐的母雪狐,对此,雪魅表示抗议,它还没吃够豆腐好不?

挣扎着不愿从冰溪身上爬起来的雪魅,最终还是被雪狐们集体拉了起来。

对此,雪魅自然不愿意,并火大吼着:“你们干嘛拽着我?我喜欢这小鲜肉!”

雪狐们闻言默了默,它们还不是怕族长头上绿了嘛!再者,就算你真想甩了族长,也得先跟族长打声招呼吧?这样直接劈腿算怎么回事啊?它们雪狐一族,可不流行这个啊!

而冰娆,则趁机扶起了受刺激颇大的可怜哥哥,她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瞧这事闹的!

“娆儿,咱们回去吧!”好不容易,石化的冰溪才反应过来,并一脸忧郁的要求道。

“好!”冰娆点头,扶着被只母雪狐占了便宜的哥哥率先离开。

沧陌染等人见状,也跟着走人。

雪魅瞧见了,却情不自禁的扯着嗓子大声道:“人类小鲜肉!我会去看你的!”

听见这话,走在最前面的冰溪身子又僵了下,然后,他拉着妹妹走得更快了。

看到哥哥一副被鬼追的模样,冰娆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当然,她可不敢真笑出来,只能无奈的看着哥哥道:“哥哥,只是一只狐狸而已,你何必太在意!”

“娆儿,那母狐狸实在是太可怕了,比小白还可怕!”冰溪心有余悸道,还是只也喜欢叫老娘的母狐狸!

听见哥哥这样说,冰溪替小白欣慰了下,总算是有比小白可怕的母兽出现了啊!小白,你可以光荣退休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