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七十一章 人类,你干嘛踢我?

冰娆听了赫连家主的话,不禁无语的看着他。

这家伙是不是被雪狐一族给关得傻掉了,咋就出现了妄想症呢?

这脑补的程度也确实蛮惊人的啊!

沉默良久,冰娆懒得吱声,沧云大长老则兴致勃勃的回道:“赫连家主,你想多了,雪狐一族可活的好好的!”

“我不信!如果雪狐一族没有出事,怎么会在我喊了那么久之后都没有一只雪狐前来?肯定是你们对雪狐一族出手了!”赫连家主一脸愤怒道。

冰娆有些醉了,这货既然认定了是她做的,貌似她也无须狡辩了啊!

不过,沧云大长老却不愿意背这个黑锅,并一脸认真道:“赫连家主,你以为自己是谁啊!雪狐一族会管你的死活?”

“为什么不会管?我对雪狐一族可是很有用处的!”赫连家主愤怒的吼着。

“嗯,凿冰的用处!”冰娆深以为然的点头。

“冰娆,你别得意,你早晚有一天也会和我一样去凿冰的!”听到冰娆的话,赫连家主恶狠狠道。

“是吗?我倒是蛮期待那一天的!但你估计是看不到了!”冰娆冷笑着,看着赫连家主道。

“媳妇,别跟他废话了,直接咔嚓了吧!”这时,沧陌染开口道。

“嗯,咔嚓了比较好,这老头看着实在是有些碍眼。”冰溪笑眯眯附和着,一双幽深的星眸则看猎物似的紧盯着赫连家主。

赫连家主听着他们的话,脸色更显苍白,并情不自禁的朝墙角挪了挪。

如果这四个人想杀他,他肯定是跑不了啊!

“别怕,我会给你一个痛快的!”看到赫连家主躲了,沧云大长老连忙哄道。

“哼!鬼才信你的话!”赫连家主吼着,并继续往墙角缩。

沧云大长老有些被气到,干脆大步上前揪住赫连家主的衣领,并贴着他的耳边吼道:“你的意思,是不想要痛快了?”

“……”赫连家主默了,他能说,自己不想死吗?

“还和他废什么话,大长老,快咔嚓了吧!”冰娆有些不耐烦道,原本,她还真有好好折磨下赫连家主的想法,但在见到现在的赫连家主后,她改了主意。

跟这样一个废人计较,实在是降低身份啊!

“冰、冰娆,你、你不能杀我!”听出冰娆的不耐烦,赫连家主连忙道。

“理由呢?”冰娆淡淡问道。

“你难道不想知道自己父母的事吗?不想知道你母亲为何会死,父亲又是如何失踪的?”赫连家主有些得意的说着,一副自己知道了大秘密的表情。

冰娆垂眸看了会儿地面,然后了然笑道:“你是想说,这些事情你知道?而你也可以告诉我,但是有条件,对吧?”

“没错!”见冰娆看穿了自己的打算,赫连家主也就不隐瞒了。

“不得不说,你很聪明!我对你的话确实很感兴趣,但我仍然要杀掉你!斩草不除根可不是我的性格!”冰娆冷笑着道。

“冰、冰娆,你不要太过份了!”赫连家主闻言愤怒的跳脚吼着。

“这些事,你爱说不说,反正我早晚有一天会知道,所以,你的要挟对我无用!”冰娆实话实说道。

“冰娆,你真不愿意放过我?”赫连家主面如死灰问道。

“赫连家主,如果现在咱们两人的情况是相反的,试问你会放过我吗?”冰娆不答反问道。

“当然不会!”赫连家主如实道。

“这不就得了!将心比心,异地而处的情况下你都不会放过我,又怎么能要求我放过你呢?”冰娆云淡风轻的笑着道。

“当然,如果你愿意说,我们不但会让你死个痛快,而且还会将你安葬,如何?”冰娆试探着问道。

赫连家主沉默了,看样子今天自己是必死无疑了。而且,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雪狐一族居然没有一只狐狸来帮他,这样的事实也令他有些心灰意冷。

“我可以告诉你!”最终,赫连家主还是服软了,这也预示着他答应了冰娆的条件。

“说吧!”冰娆点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她相信这老头没有骗自己的必要!

“冰娆,不知道你听没听说上界的四大主城?”沉默了下,赫连家主问道。

“听说过。”冰娆诚实道。

“你的父亲,就是来自于上界!并且,应该是出自于四大主城!”随后,赫连家主又道。

冰娆、冰溪听了这话都感觉相当震惊,他们的父亲是四大主城的人?

上界的四大主城主人,乃是上界的四位霸主,并分据上界的东、南、西、北四个方位,而像赫连家、沧家这样的家族,在上界只能算是顶尖势力,四大主城才是真正的超级势力!

所以说,在流云大陆上称王称霸根本算不得什么,上界才是最大的战场!

冰娆自从上界来人后,就一直将目标定在了上界。而今,又听到自己的父亲是四大主城之人,一时间,她反而有些迷茫了。

如果那便宜父亲真是四大主城的人,那在流云大陆上绝对是没有人敢动他们兄妹的,可偏偏,母亲死了,她中了毒,他们兄弟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便宜父亲也失踪,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内心极度震惊的冰娆,面上却一点不显,并在听到赫连家主这样说之后,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赫连家主见冰娆反应不大,内心深处不禁有些失望,原以为,冰娆听到这些会感觉害怕,并且拉赫连家族当盟友呢,如此,他便不用死了啊!

因为他很清楚,冰娆早晚有一天是要前往上界的!而赫连家族在上界虽然不如在流云大陆上势力庞大,但比起弱势的冰家总归还是要好上许多啊!可偏偏冰娆的反应却异常平淡,这也让赫连家主的心一点点的下沉。

无奈叹了口气,赫连家主才继续道:“虽然我不清楚你父亲在四大主城中的地位,但四大主城所属家族却一直有联姻的习惯,所以,你父亲在上界应该是有婚约的,可他却来了流云大陆娶了你母亲…”

“婚后几年,你父母的婚姻可是令很多人艳羡的,但好景不长,几年后,有个女人便找了来,从此,你父亲失踪了。母亲也中了毒,你们兄妹成了孤儿!”

赫连家主有些纠结的说着,当年的事情,流云大陆上只有少数势力了解一点实情,而他们赫连家族正是其中之一。

“没了?”见赫连家主停了下来,冰娆忍不住问。

“这还不够?”赫连家主有些诧异道,当年的事,他知道的也不是很多啊!

“那女人是谁?”冰娆淡淡问道。

“那女人的身份我并不太清楚,那时咱们流云大陆上的势力人人自危,生怕受到迁怒,所以,根本没有人敢打探她的身份!”赫连家主诚实道。

“是因为怕受到迁怒,所以才要落井下石吗?”听完赫连家主的话,冰娆嗤笑道。

“冰娆,凭良心讲,当年我们赫连家族可没有对你们母子三人落井下石,那都是冰家家主做的,所以,你不能把这事赖在我们身上。我们,顶多就是见死不救罢了!可你也得理解我们啊!那女人是四大主城的人,身份尊贵,若是我们得罪了她,上界的祖家都不会出手相救,这种情况下,我们求自保又有什么错?”赫连家主一脸委屈道。

“你们是没错,你们只是习惯性的欺软怕硬罢了。而且,你敢否认,当年你们没有落井下石也是怕我那便宜父亲回来报仇吗?不过,在我们那便宜父亲这么多年音讯全无之后,你们胆子便大了起来,不然,又怎么会想要除掉我们兄妹?”冰娆了然道。

“……”赫连家主无言了,因为冰娆全说对了啊!他们确实是觉得冰娆的父亲不会回来,八成早就忘了在流云大陆还有两个娃,所以才…

可哪曾想,冰娆、冰溪两个小家伙根本不是好惹的,他们几个家族也遭到报应了!呜呜…如果一切可以重来,赫连家主发誓一定不会与冰娆为敌的!与这恶魔为敌,实在是太令人崩溃了!

但现在为时已晚啊!

赫连家主想到这些,真是悔的肠子都青了!

赫连家族在流云大陆上的千万年基业,就这样毁在了自己手里啊!而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呜呜…他是赫连家族的罪人啊!

越想,赫连家主越觉得对不起族人,所以,他又对冰娆道:“冰娆,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了,你给我个痛快吧?”

“真想死?”冰娆淡淡问道。

“……”赫连家主还是沉默,并暗自腹腓,不想死不成啊!一是你要杀俺,另外,俺也是赫连家族的罪人,没脸活在世上了啊!

“如果你认我为主,我到是可以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冰娆突然笑道。

“嗯?”赫连家主闻言直接愣住了。

同样听到这话的沧云大长老也震惊不已。

不是说好要咔嚓掉这老家伙的吗?咋又改主意了呢?

唉!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啊!这咋说变就变啊?

感觉不可思议的沧云大长老,一脸诧异的看着冰娆,想从那张绝美脸蛋上看出她的想法,可惜,冰娆脸上的表情依然如故,沧云大长老愣是啥都没看出来。

这时,已经恢复过来的赫连家主则傻傻问道:“你、你不杀我了?”

“看你自己的选择啊!”冰娆云淡风轻的道。

“……”赫连家主偏偏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按理说,他跟冰娆有不共戴天之仇,那绝对是要不死不休的,可现在,冰娆居然要给自己活命的机会,虽然前提是要自己认她为主!但冰娆敢收个敌人,这胆子也真是够大的了!

“我可以给你三天时间想清楚,是死是活我都可以成全你!”冰娆说完,弹了个响指,一只雪白的大狐狸就出现了。

这只狐狸正是之前带着冰娆等人来牢房的那只,这也是他们之间留下的暗号,冰娆一打响指,就代表着要出去,所以,它来了!

打开牢门,雪白大狐狸一脸媚谄的将冰娆四人迎了出去,只留下了依然有些傻眼的赫连家主。

看到这一幕,赫连家主震憾了。

难道说,冰娆已经收服了兽兽中出了名超难搞定的雪狐一族?

看到方才那只狐狸对冰娆等人的恭敬,赫连家主突然觉得老脸烫得很,看样子他又出丑了!

呜呜…可在冰娆面前,他就是控制不住啊!

就在赫连家主愁肠百结时,冰娆四人已经迈步出了牢房。

雪森去见雪狐族长前曾交待这只雪狐,如果冰娆等人从牢房出来就送到它的院子,所以,这只雪狐十分尽职的护送着他们去了雪森的院落。

雪狐住的地方,房子自然都是冰砌成的。等到了雪森的院子,冰娆等人第一个感觉就是寒冷。

无奈,他们只能拿出一个火盆取暖。

而雪狐不怕冷,有些怕热,所以,那只带着冰娆等人来到雪森院子的雪狐见状只能躲得远远的,并委屈的看着冰娆等人。

呜呜…它很讨厌火的。

冰娆无奈的用眼神回道,他们冷啊!

原想直接释放个小火球,又怕熔了这里的冰雪房间,所以,他们才出此下策。

不过,看到某雪狐可怜兮兮的小模样,冰娆干脆拿出一枚经星儿改良过的,可以适合任何等级兽兽的血琉璃神果朝着那只雪狐丢了过去。

那只雪狐见一个红果圆球朝自己飞了过来,下意识的伸手一抓,再一瞧,居然是枚红色果子,而这果子的味道十分诱人…

“是给我的吗?”那只雪狐确认道。

冰娆点点头。

那只雪狐一听,连忙狼吞虎咽的将红色果子塞到嘴里,眨眼的工夫,它就吃完了。

然后,那只雪狐立即感觉到了体内暴涨的灵气冲击的自己快要爆炸了…

想都没想,那只雪狐直接盘膝坐下,不一会儿,晋阶规则就突如其来的降临了!

突然出现的晋阶规则,瞬间便吸引了雪山之颠上的所有雪狐,下一瞬,它们便集体朝着雪森的院子跑了过来。

“咦!居然是雪松在晋阶!”雪狐们峰拥而至后,看见晋阶的雪狐倍感诧异道。

可以说,谁都没想到晋阶的雪狐居然是雪松,因为雪松的资质在雪狐一族来说算是很差的,否则也不会从出生到成年仍然还是只七级雪狐,可现在,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晋过阶的雪松居然晋阶了,这对雪狐一族来说,绝对是属于天下奇闻那类的!如此,它们没办法不震惊啊!

而正在晋阶中的雪松,也顾不得许多,只能一遍遍的接受着晋阶规则的洗礼!

等晋阶规则结束,雪松成功晋阶为八级雪狐!

正想开心的狂叫时,雪松突然脸色一变,又连忙规规矩矩的坐下,它又要晋阶了啊!

众雪狐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状况,顿时全都风中凌乱了。

连晋两阶,这是怎么回事啊?

看着闪烁着耀眼光芒的晋阶规则,众雪狐都不淡定了。

雪狐一族中资质属于很差的雪松居然连晋两阶,如此一来,它的实力反而超过了同龄的天才雪狐,这样的事实,换成哪只狐能接受得了啊!

等再次到来的晋阶规则结束,不少天才雪狐都崩溃了!

它们努力修炼了这么久,至今还只是八级雪狐,而资质很差的雪松,咋就莫名其妙成了九级雪狐了呢?

九级雪狐在雪狐一族中那可是拥有长老地位的啊!

也就是说,等族里知道雪松晋阶为九级雪狐后,势必会给它一个长老的位置,哪怕是排名最末的长老,那地位也在它们之上了!

呜呜…雪狐们集体崩溃中。

事实上,雪松在晋阶完毕后,也久久没有反应过来,连晋两阶的它,完全傻掉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

好玄幻…

同一时间,正在雪狐议事殿中讨论雪森带回人类的做法是否正确的雪狐一族高层,也接到了这一消息。

知道雪狐一族中晋阶最差的雪松突然晋阶后,上至雪狐族长,下到雪狐长老全都惊呆了!

这、这是真的吗?

没有人敢相信这一情况,下一刻,它们便集体抛下雪森,冲出了议事大殿。

雪森目送着雪狐族长及长老们的背影,忍不住自言自语的感叹道:“唉!咋这么不淡定呢?不就是雪松晋阶了嘛?有什么啊?”

“哼!雪森,你别太得意了!”突然,一道冰冷的低吼在雪森耳边响起,雪森抬头一瞧,说话的正是自己的死对头雪天,所以,它连理都懒得理,并直接取出一枚果子啃了起来。

雪天见状,怒瞪着眼睛不满的看着雪森道:“雪森,你哪来的果子?”

“我的俘虏给我的。”雪森淡定自若道。

“那你为何不上交雪狐一族?”雪天火大道,那果子香味很好闻,它也想吃啊!

“这是我私人收藏,为何要上交雪狐一族?”雪森不解道。

“身为雪狐一族的长老,你怎么可以有私心?”雪天义正言辞的指责着。

“说这么多,你是想吃吧?”雪森非常了解对手,这货一撅屁股,它就知道对方想拉啥屎啊!

“哼!”雪天傲娇的一扬头,然后不客气的伸出爪子。

雪森见状笑了,并调侃着:“不需要我上交了?”

“你!”雪天有些恼羞成怒。

“给你尝尝吧!”雪森不在逗它,并友好的丢了枚果子给雪天。

雪天接过啃了口果子,不得不承认,这果子味道可真好。

“实不相瞒,我的俘虏还有许多好吃的果子呢!”见雪天吃的香甜,雪森贴着雪天的耳朵悄悄道。

“你是想我同意留下他们吧?”雪天轻蔑一笑,它就说雪森才不会那么好心给自己果子吃,原来是想收买它啊!

哼!它雪天岂是那么容易就被狐收买的?

不过,想到好吃的果子,雪天的底气也不是很足。

见雪天久久不语,雪森继续透露小道消息道:“雪松晋阶了,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雪天真心不知道,所以,它很虔诚的问道。

“若我猜的不错,应该是因为我的俘虏们。”雪森淡笑道,实际上,它心里也不是太肯定,但目前也只能这样说了。

“这怎么可能?”雪天瞪大眼睛,压根无法相信。

“我的俘虏手里有许多充满灵气的果子,给雪松一个两个的,晋阶也不算啥难事啊!”雪森理所当然道。

“可、可他们为啥要给雪松果子?”雪天不解问道。

“因为我来议事殿之前,让雪松负责看着他们啊!”雪森如实道。

“你是说,那些人类想要讨好雪松?”雪天瞪圆眼睛问着。

“不无这个可能。”雪森深以为然的点头。

“雪森,你最好不要骗我,如果真是这样,我就同意他们留下来,如何?”想了想,雪天认真道。

“没问题!”雪森自信满满。

随后,两只死对头的雪白狐狸,居然十分难得的相携着一起离开了议事殿。

等到了雪森的住处,它们便看到此时雪森的院子已经被雪狐们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放眼望去尽是毛绒绒的雪白大脑袋。

分开狐群,雪森和雪天走进院子,又看到雪狐族长正在问雪松问题,而雪松则小脸涨得通红,说话也结结巴巴的。

看到雪松一副快要急哭的小模样,雪森顿时挺身而出,并挡在了雪松面前对雪狐族长道:“族长,你吓到小松松了!”

“……”雪狐族长沉默了下,心道,我只是问它咋突然就晋阶了,这也能吓到对方?真这样的话,雪松的胆子得多小啊?

其实,雪松真不是胆子太小,主要是它也不知道自己为啥莫名其妙晋阶啊?而且,还是连晋了两阶…

如此玄幻的事情发在了自己身上,雪松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它说不清楚啊!

“小松松,给叔叔说说,你晋阶前不可能没有一点征兆啊!还是说,你乱吃了什么东西?”雪森笑容满面、态度和蔼的转头问雪松。

“我、我只是吃了一枚她给我的红色果子。”听完雪森的话,雪松转头指着冰娆道。

雪森见果然如自己所猜测的那般,顿时得意的笑了,并一下子蹦到冰娆面前,习惯性的抱住她,还故意用自己毛绒绒的大脑袋噌了噌冰娆的小脸,才道:“啥样的果子?我也要!”

说这话的时候,雪森有些委屈了。

它都还没吃过主人给的红色果子呢!居然先便宜雪松了!

呜呜…主人实在是太偏心了。

看着雪森的动作,雪狐们都有些醉了。

话说,你跟一名人类这样亲近真的好吗?他们不是你的俘虏吗?俘虏是干嘛用的?那是用来奴役的啊!可雪森在做啥?像只宠物似的在和那名人类女子撒娇吗?

这、这实在是太丢雪狐一族的脸了!

有些看不下去的雪狐忍不住轻咳着提醒雪森,你此时的行为很不合时宜啊!

但雪森却依然故我。冰娆对此也相当无奈,只能又拿出一枚雪琉璃神果递给了雪森。

雪森接过,看都没看一把将血琉璃神果塞进嘴里。

它的死对头雪天见状,顿时感觉这货是在牛嚼牡丹、暴殄天物啊!

因为那果子一现身,它们便感觉到了极其磅礴的灵气,可见,那小小的果子绝对是天材地宝级的啊!

可是那样一枚天材地宝,居然就这样进了雪森的嘴,你好歹也让咱们看看啊!

想着,愤怒的雪天一跃而起,跳到雪森的背上就想要掰开它的嘴…

冰娆见了,不禁有些凌乱。

这是怎么个情况?

欺负她家的傻狐狸吗?

冰娆想都没想,直接上脚踹开了雪天!

雪天毫无心理准备冰娆会突然踹它,所以,它直接来了个后空翻,然后撞到了院墙上并砰的一声直接坠地…

雪森见了,心里得意不已。

看到没?还是主人像着它啊!

很快,雪天也极其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并委屈的看着冰娆指责道:“人类,你干嘛踢我?你真是太不友好了!”

冰娆闻言,正想说你欺负我家兽,我不得已才踢你的!可她突然想到自己等人现在是雪森的俘虏,所以,只能装起沉默。

好在雪天也没太纠结此事,见冰娆不吱声,它就天真的认为冰娆是知道错了,所以,便又将注意力转到了雪森的身上,并火大吼道:“雪森,该死的!把你的嘴给老子张开!”它要把那枚果子解救出来!

雪森听话的张开嘴,露出森森白牙看着雪天,嘴里,已经啥都没有了。

“可恶!你居然吃得这么快!”雪天暗恨。

雪森则无辜的看着雪天,分明是那果子入口即化,怎么是它吃得快呢?

但雪天可不管那个,反正它就是认定雪森浪费了,并一脸正义的跑到冰娆面前,大声道:“人类,那果子我也要!给我一个,我就同意你们留在雪狐一族!”

冰娆听完,诧异的眨眨美眸问:“我不是你们五长老的俘虏吗?你们愿意放我走?”

雪狐一族啥时这么好心了?不是说,但凡上得雪山之人,都是雪狐一族的所有物吗?如今,这只雪狐居然得她给果子才肯让他们留下,这是唱的哪出啊?

------题外话------

这段时间,猫猫事情太多,身体也不太好,更新时间无法固定,实在抱歉,明天开始将恢复上午更新,时间在11点左右,亲们可以不用这么晚来看了,么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