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七十章 他们是我的俘虏

“必须用得!”冰娆肯定点头,在她看来,带着这些兽兽大军前往雪山之颠,除了要杀掉某人外,也是为了那些封闭自守的雪狐啊!

万一雪山上的那些雪狐某根神经不对劲,想要杀死自家的紫墨和染儿怎么办?所以,出于安全考虑,她是必须带上这些兽滴!

可雪森见自家主人要带着这么多人和兽上雪山,真心想给主人跪了,它内心更是忍不住哀嚎着,主人啊!你带了这么多的帮手,会把单纯可爱的雪狐们吓到的啊!

可以想像,一向无忧无虑的雪狐们见了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兽,还不得吓尿了?

“主人…”闪烁着泪花的蓝眸,眨也不眨的看着冰娆,雪森十分期待冰娆能改变主意,因为现实距离它的认知实在是太遥远了啊!呜呜…主人,雪狐们胆子很小啊!而且,很多雪狐都是窝里横,就跟它刚开始加入冰娆的大家庭那般…

“时间不早了,出发吧!”冰娆无视了雪森眸中的祈求,再次下令道。

“嗷嗷!快点出发!小白狐狸,不要墨迹了!我们是去你们家做客的,你干嘛一副死了祖宗的模样!”鲨鱼族长猥琐笑着,并来到雪森面前得瑟道。

“你才死了祖宗,你全家都死了祖宗!”雪森怒了,然后一把揪住鲨鱼族长的鱼鳍,噌的一下跳到它的背上,火大的想去揪鲨鱼族长的毛…下爪扑腾了半天,雪森才猛然反应过来鲨鱼是没有毛的!

呜呜…愤怒的雪森,气得只能用自己锋利无比的爪子去挠鲨鱼族长光滑的鱼皮…

“小白狐狸,按摩手法不错,腋下也给爷挠挠啊!”鲨鱼族长的皮十分厚实,雪森锋利的爪子挠在身上也让它感觉十分的舒服,所以,它就全当自己是在做全身按摩了。

可它的话,却气得雪森更加的恼羞成怒,该死的!它不是在给这条鲨鱼做按摩好不?

挠了会儿,雪森都挠累了,并诧异的看着鲨鱼族长问道:“我看你有些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我去!脸盲症患者又来了!鲨鱼族长很悲愤,它这张脸就这样没有特点吗?

越想越气的鲨鱼族长,咧着嘴、张开巨口露出森森白牙,凶狠道:“你曾经是我的食物,不记得了?”

“有这样的事?”雪森傻愣愣的问道。

“当然,若不是最后本族长一时心软放你一马,你早就进了鱼腹了,所以,你得感激爷的大恩!”鲨鱼族长像模像样的道。

“……”雪森闻言彻底傻了,它曾经差点葬身鱼腹?呜呜…它咋这么可怜呢?

想了想,雪森真的一脸认真道:“鱼兄弟,谢谢你的不吃之恩!”

“不必客气,以后记住爷这张脸,再敢忘记本族长就真的吃掉你了!”鲨鱼族长吓唬道。

雪森还真被吓住了,蓝眸中的泪花又滚动了几下,它才小心翼翼道:“我会努力记住你这张脸的!”

说完,它一口咬上了鲨鱼族长巨大的脑袋,疼的鲨鱼族长嗷的一嗓子狂跳了起来,下一秒,鲨鱼族长已经怒火中烧的将雪森压在了身下。

完全被压的雪森,委屈的看着鲨鱼族长道:“鱼兄弟,你干嘛?”

“该死的!这话应该是我问的吧?你干嘛咬我?爪子不好用,就上嘴吗?”鲨鱼族长怒声道,它能感觉出来,自己脸上已经流血了!

丫的!别看这狐狸的爪子不咋锋利,这牙到是蛮利的啊!

“我是怕记不住鱼兄弟,所以才想要在你脸上留下个记号…”面对鲨鱼族长的愤怒,雪森可怜兮兮的解释着,然后还委屈的看了眼自家主人,它被冤枉了啊!

“……”鲨鱼族长听了雪森的话,特别想吐血!

说起来,这也怪它自己,没事吓这只傻狐狸干嘛呀?现在好了,人家当真了,还怕忘记自己所以在它身上留下个记号…

而这记号,是狐狸的一口牙印!

一瞬间,深深的忧桑笼罩在了鲨鱼族长的心头,跟这只傻狐狸较真,是不是自己的智商也该交费了呢?

呜呜…倍感委屈的鲨鱼族长,一头扎进冰娆怀里寻求安慰。

冰娆抹了把额上的瀑布汗,做为此事的目击者之一,她有些服了这两个二货了!

特别是家里的傻狐狸,这脸盲症的状况可不轻啊!不过,这只狐狸的脸盲症好像和沧陌染的记忆障碍一样,都是有选择性的…

安慰性的摸了摸哭得稀里哗啦的鲨鱼族长,冰娆无奈的看了眼雪森。

雪森蓝眸中泪花又多了几分,然后,它扑向了沧陌染,将头埋进沧陌染怀中寻求安慰。

按照雪森的想法,主人的怀抱被只鱼占了,它就占了主夫的吧!

可被它当成抱枕的沧陌染,脸却不由得黑了。

该死的狐狸,发什么疯啊!他的怀抱是留给媳妇的,抱着这只狐狸算怎么回事?

森冷的气息不断从沧陌染身上逸出,可雪森却浑然未觉,甚至还抽泣了几声,双臂同时紧紧抱着沧陌染的腰。

沧陌染脸色越来越黑,围观到这一幕的众人都忍不住嘴角狂抽,这是怎么个状况呢?这只狐狸果然是个脱线的!另外,每天看着这只狐狸秀下限,他们的生活貌似也变得生动起来。

而同样围观中的兽兽,则对某脱线狐狸的大胆深感佩服,这家伙,居然还敢抱着那可怕的男人?这不是找死吗?

雪森可不认为自己是在找死,它觉得,讨好主夫乃是身为主人兽兽应该做的,所以,在冰娆怀抱被某鱼占据后,它才会想到沧陌染。

同时,警惕性很差的雪森还对沧陌染提要求道:“主夫,你还没有安慰我呢?我的小心灵受到了鱼兄弟的深深伤害,呜呜…我好难过哟!”

“难过怎么不去死呢?”闻言,有些风中凌乱的沧陌染没好气道。

“我哪里舍得离开主夫和主人啊!”雪森理所当然道,还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并将头倚在了沧陌染的肩膀处,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沧陌染被雪森的举动弄得险些崩溃,如果是自家媳妇这样做,他还会感觉到幸福,可这样做的偏偏是只狐狸…

不过,看着沧陌染和雪森的互动,冰娆却忍不住暗自偷笑,如果她身边的兽都能像雪森一般和沧陌染和平共处,貌似也不错啊!

“休想!”冰娆心中的想法刚一浮现,紫冥的反对声就响了起来。

愤怒的紫冥挥舞着小拳头抗议道:“娆儿美妞,我们和你男人有不共戴天之仇!”

“……”冰娆黑线了,心道,有那么严重吗?不就是那次沧陌染有给你们下药的嫌疑吗?可你们至今都没找到证据啊!

更主要的是,你们不是已经和解了吗?

面对记仇的紫冥,冰娆真心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同情的看了眼沧陌染,唉!你们自己的矛盾自己解决吧!

沧陌染朝着冰娆魅惑一笑,并用眼神安抚着‘媳妇,不要担心!’

冰娆想说,她没担心,反正无论自家的兽跟沧陌染如何不对付,等到有外敌时都会一致对外,这就够了啊!

现在,该出发喽!

待出发后,雪森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劲,居然寸步不离的跟在沧陌染身后了,如同他的小尾巴一般,沧陌染走哪儿,雪森就跟到哪儿!

面对这样的状况,沧陌染有些恼火,并忍无可忍的朝雪森吼道:“你跟着我干嘛?”

“我是路痴啊!不跟着你我怕走丢!”雪森理所当然道。

“……”沧陌染很无语,看着冰娆道:“媳妇,这是你的狐狸。”

“嗯,我记得,雪森既然愿意跟着你,你就让它跟好了!”冰娆强忍笑意道。

见冰娆都这样说了,沧陌染纵使在不愿意,也得忍受这只狐狸跟屁虫,特别是当沧陌染想跟媳妇坐在一起时,身边往往都会多出一只雪白的大狐狸,这样的事实,令他真心想抓狂!

这电灯泡可真是太大了啊!

“你拟态!”沧陌染命令着。

雪森不情愿的点点头,并迅速变身成迷你小狐狸,然后沧陌染拎起某只迷你小狐狸就丢到了鲨鱼族长的身上…

电灯泡解决了!沧陌染舒坦了!

搂着美丽可爱的媳妇,沧陌染一路上的心情都相当不错。可被丢给鲨鱼族长的雪森,却深深的忧桑了。

呜呜…鱼兄弟貌似恨上它了啊!一路上都不跟它吱声,过海的时候还害它喝了不少的海水,不过,这次过海的速度快得很啊!看样子连海风都很给主人面子呐!

雪森想到这儿,心情又愉悦起来!跟着主人还是有很大好处的啊!

可以说,一路上雪森的心情都是在起起伏伏中渡过的。

等到了雪狐一族所在的森林入口,脱线的雪森又忍不住跟冰娆商量道:“主人,到雪狐一族的领地后,能不能跟雪狐们说,你们是我的俘虏呢?”

“……”对于雪森的要求,众人及兽兽们都有些惊呆,话说,这只雪狐还挺要面子的!它这是怕被其它雪狐指责吗?

众所周知,雪狐一族无论是对于人类,还是众兽都是不怎么看上眼的啊!

想到这儿,众人及兽兽们的眸光都集体转到冰娆身上,他们很想知道冰娆会不会答应雪森这十分令人无语的要求啊!

“你觉得你这样说了,雪狐一族的雪狐们会信?”静默半晌,冰娆才忍不住问道。

“嗯,它们一定会信的!说不定还会视我为大英雄呢!”雪森兴奋道,激动的身上绒毛都忍不住颤了起来。

冰娆有些黑线,看样子雪狐一族中不仅雪森智商堪忧。其它雪狐的商智也没高到哪里去啊!

想了想,冰娆居然点头同意了。

话说,她很想知道雪狐一族的智商究竟低到啥程度啊!

面对冰娆的同意,众人及兽兽们则全都有些傻眼。

小娆儿(老大)也傻了吗?

居然会答应雪森这样白痴的要求…

不过,见到冰娆真的答应了自己的要求,雪森到是蛮开心的,并忍不住跳到冰娆怀中亲热的噌了噌她,然后就雄纠纠、气昂昂的走在了最前面!

“娆儿,你真的答应它啊!”抹了把额上冷汗,冰溪情不自禁的问道。

“答应了,我想知道雪狐一族的智商底限究竟在哪?”冰娆实话实说道。

冰溪默了默,好吧!他能说,他也想知道吗?

事情已成定局,众人及兽兽们只能接受这个可怕的事实,并默默的跟在雪森后面走着。

大约走了一个小时,众人及兽兽们就看到雪山了。

雪山适合雪狐生存,因此异常寒冷,很多兽兽刚到山脚下就已经被冻得直哆嗦了。无奈,它们只能互相抱在一起,待身体适应雪山的温度后,它们才继续向雪山进发。

到了雪山半腰,已经可以看到稀稀落落的雪狐在雪地里玩耍。

这时,雪狐们也发现了冰娆等人。

颇受惊吓的几只雪狐正想发信号通知雪狐一族,就看到了它们雪狐一族的五长老正兴致勃勃的走在最前面。

“五长老,你、你怎么把人类带上雪山了?”一只胆子稍大些的雪狐,小心翼翼问道。

“他们是我的俘虏,别怕!”雪森猖狂的笑着道。

“俘虏?五长老实在是太厉害了,出去一趟居然抓了这么多人类和兽兽上雪山!不过,咱们雪山地方小,只怕装不下他们啊!”说话的雪狐颇为烦恼道。

“没关系,他们都是可以散养的!吃喝啥的也无须咱们操心!”雪森略带得意道。

“这样啊!那就好!不过,这么多的人类和兽兽,咱们要怎么处理呢?”说话的雪狐又多愁善感了起来。

“先养着,然后再说!”雪森听了某不明真相的雪狐的话,吓得小心肝乱颤并敷衍着,随后,它又问:“对了,我下山之前逮到的那名人类呢?还活着吗?”

“活着!活的可好了!”

某单纯雪狐真是有问必答的好孩子,不过,冰娆听着面前两只狐狸的对话,黑线之余也好奇,以前雪狐一族是如何处理他们人类及兽兽们的呢?

当然,冰娆现在是没有机会问出自己的问题,因为他们已经被那只自告奋勇的雪狐带着前往雪山之颠了!

边走,某雪狐还大声的扯着嗓子开吼:“五长老回来了!五长老带着大票俘虏回来了!”

“……”默默跟在几只雪狐身后的众人及兽兽们全都风中凌乱了,话说,这些雪狐的智商可真够可以的,怎么就没有雪狐怀疑它们的五长老以已之力,是否抓得住他们这么多人和兽兽呢?

现在,雪狐们非但没有怀疑,甚至还兴高采烈的好像过节一般,得瑟的雪森也瞬间成了雪狐一族的大英雄。

到了雪山之颠雪狐一族的领地后,雪森就被雪狐一族的族长请去问话,而冰娆等人,则被雪森吩咐暂时与之前那名人类关在了一处。

唔!被关到一处的主要有冰娆、沧陌染、冰溪以及非要跟他们一起的沧云大长老,其他人和兽兽们则处于散养状态,根本没有狐狸看管着他们。

就这样,无所事事的包子等人及兽兽们,便在雪狐领地大摇大摆的闲逛起来。

闲逛的时候,如果遇上一些雪狐,他们还会跟雪狐闲聊上几句。

探过了几只雪狐的话,包子等人不禁感慨莫名的暗自腹腓,这雪狐一族,果然是封闭的久了,单纯到不行啊!

因为,还有几只小雪狐居然想要让包子等人陪着玩捉迷藏…

黑线的包子沉默了下,在雪地里捉迷藏,谁找得到你们这些白色的小家伙啊!

“老鹰捉小鸡,玩不?”半晌,包子才坏笑着问。

“老鹰捉小鸡是什么?”几只小雪狐眨巴着水蓝的纯净眸子,十分呆萌的问道。

包子随即招手,紫沧降落到了几只小雪狐的面前。

“我就是老鹰!”紫沧咧嘴笑道。

“那小鸡呢?”几只小雪狐又问。

“你们就是小鸡,唔!我是鸡麻麻,让紫沧捉我们…怎么样,要玩不?”包子笑眯眯问道。

“好啊!”小雪狐们头一次听说这个游戏,又看到面前的鹰相当威武不凡,遂兴趣大起,然后,一人一鹰外加几只单纯的小雪狐就玩了起来…

与此同时,冰娆、沧陌染、冰溪以及沧云大长老,则被带到了一间用冰砌成的牢房之中。

那间牢房,正是关着赫连家主的那一间。

冰娆四人进去后,一开始并未发现赫连家主的身影,后来经确认,赫连家主确实是住在这里,只不过这个时候,赫连家主去干活了!

带着疑惑,冰娆问道:“他干什么活去了?”

“凿冰啊!”送他们过来的雪狐理所当然道。

冰娆闻言则抹了把冷汗,让个人类去凿冰,雪狐一族果然懂得废物利用啊!

“五长老说了,让你们在这里呆着,你们乖点,我先离开了!”带着他们过来的雪狐,乃是雪森的心腹,所以它对冰娆等人还算十分客气,当然,这也是雪森亲自交待过的。

在那只雪狐离开后,冰娆等人便从储物戒指中拿出桌椅,还沏了一壶热茶,拿了些小点心边聊天边吃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冰牢的门再次被打开。

一只雪狐押着一名衣衫褴褛、身形消瘦的老者从外面走了进来。

那名老者一直低着头,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负责看管他的雪狐在将他送回牢房后就砰的一声将牢房门关上离开。

冰娆则轻瞥了眼老者,淡淡道:“哟!这位不是赫连家主吗?怎么混成这样了?”

猛的听到有人说话,赫连家主连忙抬头,当看到面前坐着的四个人时,他不禁双目欲裂的吼道:“冰娆,你怎么会在这里?”

“还真是赫连家主啊?我还以为进来的是名乞丐呢!”听到赫连家主开吼,沧云大长老情不自禁道。

“呵呵!乞丐怎么敢来雪山呢!另外,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冰娆一边回着沧云大长老,一边看着赫连家主道。

“这里是雪狐的地盘,你难道是被雪狐给抓来的?”看到冰娆被囚仍然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赫连家主真是恨得咬牙切齿,遂忍不住兴灾乐祸道。

凭啥他在雪狐领地过得如此凄惨,冰娆等人却跟个没事人似的在牢房里喝茶吃点心啊?

心理十分阴暗的赫连家主,十分希望冰娆也是被雪狐给抓来的,哼!只要到了这里,他就不信冰娆可以一直逍遥下去?

说不定用不了多久,冰娆等人就得和他一样被派去凿冰了!

暗搓搓的腹腓着,赫连家主苍老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猥琐的笑容。

冰娆见了,嘲讽道:“赫连家主又在想坏主意了吧?”

“冰娆,我们赫连家族会如此都是被你害的!但你也别太得意了,早晚有一天,你的下场会同赫连家族一样!”不想让冰娆舒坦的赫连家主,故意提醒道。

“多谢关心,但我的下场肯定不会同赫连家族一样的!对了,忘了告诉你,赫连家族现在只有你一根独苗还活着了,可惜你又是个不能人道的,所以,指望着你为赫连家族传承香火只怕不太可能了啊!”冰娆颇为遗憾道。

听了冰娆的话,赫连家主心头大恨,小脸更是瞬间苍白如纸,同时,他又哆嗦着问道:“大、大长公主也被你们杀了?”

“没有!她身上好歹流着沧家的血,所以,现在她还活得好好的!另外,大长公主每天不知道多滋润呢!有那么多的小鲜肉围在身边,她可早就乐不思蜀了!”冰娆故意刺激道。

“我不信!大长公主一定会找机会为我们赫连家族报仇的!”赫连家主意志还算竖定,并没有受冰娆影响太多,但实际上,他心里也不是太确定,毕竟,那女人除了胡闹外,还真没什么太大长处!

特别是沧陌染继位后,原本在沧云还算颇有话语权的沧云大长公主的地位简直急转直下,这样的大长公主能为赫连家族报仇?

赫连家主深深觉得,指望着沧云大长公主,还不如指望自己呢!不过,在冰娆面前,这样的想法却不可以表露,甚至,赫连家主还刻意维持着上位者的霸气。

可惜,配上他那消瘦的身材,这份霸气也不得不打了折扣。

而冰娆,听见赫连家主这样说,却满是期待道:“我等着那一天到来!现在嘛,赫连家主,还是想想自己的下场吧!”

听见冰娆这样说,赫连家主苍白的脸色又白了几分,指着冰娆,他不敢置信道:“冰、冰娆,你想杀了我?你敢在雪狐一族领地动手,就不怕雪狐一族震怒吗?”

“你觉得我会害怕雪狐一族,所以才跑来这里寻求庇护吗?可惜,雪狐一族却把你当成了奴隶,这样的滋味是不是很*?”冰娆淡淡一笑问道。

“冰娆,咱们还不是半斤八两!你现在不也是雪狐一族的阶下囚吗?”赫连家主十分看不得冰娆的挑衅,为嘛大家同为囚犯,冰娆还想压自己一头?

现在的他们,地位不应该是平等的吗?

“谁说我是雪狐一族的阶下囚?我是听雪狐说有个人类向雪狐一族告密,说我身边有两只黑狐才特意过来瞧瞧的。”冰娆淡定自若的笑道。

“你身边本来就有两只黑狐,你敢否认?”赫连家主听了冰娆的话,不禁心惊肉跳道。

冰娆自愿被抓这样的事实,让赫连家主有些害怕了,没办法,他眼中的冰娆简直就是恶魔的代名词,现在他和恶魔同处一间牢房,对方又人多势众,怎么想,赫连家主都觉得自己会吃亏!

想着,赫连家主已经迅速的跑到牢房栏杆处,并扯着嗓子吼道:“来人啊!这人类身边有两只黑狐,她是你们的敌人!快来杀她啊!”

“……”冰娆四人默默的看着赫连家主发疯,心中倍感无奈。

唉!赫连家主这智商啊!也被雪狐一族传染了吗?

他们敢来这里,雪森自然已经打点好了啊!

所以,在赫连家主扯着嗓子吼了许久后,都没有一只雪狐出现,这样的情形,简直令赫连家主不知所措。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

雪狐呢?没有雪狐听到他的话吗?

平时,牢房外至少三只雪狐在守着啊!

可今天,怎么一只都看不到了?

没有雪狐在身边,赫连家主不禁有些慌张,冰娆,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危险品一般的存在啊!

“快来人啊…”不甘心的赫连家主,继续扯着嗓子开嚎。

同情的看了眼赫连家主,沧云大长老有些醉了。

赫连家主疯了不成?

这是被关太久的后遗症吗?

上前拍了拍赫连家主的肩膀,沧云大长老语重心长道:“别喊了,没有狐会来的!”

“为什么没有狐会来?你们对雪狐一族做了什么?难道说,你们也血洗了雪狐一族?”瞪大眼睛,赫连家主一脸惊恐的看着沧云大长老质问道,他可是把雪狐一族当做护身符的,现在雪狐一族也被冰娆咔嚓掉了吗?

“冰娆,你真是太狠了!”转头,赫连家主又怒视着冰娆吼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