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六十九章 出发,雪山之颠!

看到大家都在笑,冰娆对自己又是一副极其失望的表情,白胡子老头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而中年女子听完白胡子老头的话,则十分彪悍的一把上前抓住白胡子老头的衣领吼道:“我们姑娘那是想要服侍你,才会对你表现出亲近之意,可你呢!居然把她们全都打伤了!”

“我可没要她们服侍我!”白胡子老头气得老脸涨红,并同样回吼着。

“你是不是男人啊?去了那种地方,居然不找姑娘服侍?”中年女子听了白胡子老头的话,一脸不可思议道。

“我是不是男人,管你屁事!”白胡子老头爆起粗口。

中年女子则瞪大眼睛吼着:“当然管我的事,如果早知道你不行,谁还会傻到给你安排什么姑娘啊!早给你撵出去了!”

“……”白胡子老头很无言。

兽兽们听完也笑得更加猖狂,就连沧云大长老等人听到这话,嘴角都狂抽起来,冰娆更是忍不住抚额,这两货的对话,能不要这么搞笑吗?

想了想,冰娆道:“都给本后闭嘴!伶人阁的那位,本后问你,他们只是吃了点菜,怎么会欠了你们一千万!”

“回沧云皇后,他们不仅吃了我们伶人阁的菜,还砸了我们伶人阁,所以,得赔偿我们伶人阁的损失!”中年女子不敢隐瞒,连忙汇报道。

“砸了伶人阁?”冰娆有些呆怔了。

“是的,他和那只大白狐狸把咱们伶人阁的帝王包间砸得稀巴烂,还望沧云皇后为咱们伶人阁做主!”中年女子见风使舵道。

“你一个小小的伶人阁,也想让本后为你们做主?”冰娆听完嗤笑道。

“沧云皇后,咱们伶人阁也是正当经营,每年都为沧云交税的,所以,沧云得保护咱们纳税人的利益才行!”中年女子理所当然道。

“这样啊!来人,将伶人阁交税的帐目给本后取来,本后到想看看伶人阁每年为沧云交了多少税。”冰娆吩咐着侍卫。

侍卫接到命令,去取税收帐目了。

中年女子则小脸煞白,真要去取税收帐目吗?那个…她能说,他们伶人阁还没开始交税吗?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转头,看到中年女子脸色不太好,冰娆淡淡问道。

“没、没有!”中年女子不敢说有,就怕冰娆借机刁难。

不多时,侍卫抱着一摞帐本回来了。

冰娆一本本的翻看着,这个时候,根本没有人敢打扰到她。

大家全都禀住呼吸,整个大殿更是寂静的有根针掉落到地上都听得清清楚楚。

良久。

冰娆终于看完了所有帐册。

然后,她的美眸便专注的盯着中年女子却并不开口说话。

中年女子被冰娆看得心头直发毛,同时忍不住腹腓,沧云皇后到底啥意思啊?不要这样看着她好不?

“伶人阁每年为沧云交了不少税?嗯?”就在中年女子心理承受能力达到极限时,冰娆终于开口道。

“是、是的!”中年女子硬着头皮点头。

“呵呵!帐册上显示,伶人阁开业近三个月,目前为止却是一分钱都没有交过!”冰娆拆穿对方的话道。

“那、那是因为还没到交税的时候。”中年女子狡辩着。

“请问,什么时间才到交税的时候?”冰娆好奇问道。

“我、我们伶人阁的税,是一年一交的!”中年女子急中生智道。

“一年一交?”冰娆微眯着美眸,淡淡道:“那就等你们交了一年税的时候,再来找本后做主吧!现在,咱们说说你们伶人阁高价敛财的问题!”

“……”中年女子让冰娆的话给弄得一愣,不是在说税收吗?咋跑到他们伶人阁敛财问题上去了?这画风转的也太快了吧?

“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伶人阁就收入了五亿上品晶石,其中菜品收入二个亿,其它收入三个亿!不知道伶人阁卖的什么高价菜,三个月不到就能赚到这么多钱?可见伶人阁真是经营有道!”冰娆冷笑着急道。

闻言,沧云大长老连忙跟着补充道:“伶人阁这么会赚钱,不如说出来让我们沧云也跟着学学啊!”

“……”中年女子不敢吱声了,同时紧张的小心肝都提到嗓子眼了。

冰娆和沧云大长老的话,显然让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这下子,她算捅了马蜂窝吗?她该怎么办?

冰娆却根本不在乎中年女子有什么样的反应,随后又直接吩咐侍卫,“来人,将伶人阁查封!同时通知沐云国前来领人!”

“沧云皇后,您不能这样做!”听见冰娆下的命令后,中年女子连忙反应过来,并大声阻止道。

“本后不能这样做?你以为凭你一个小小的伶人阁负责人可以阻止得了本后?宰客宰到本后的地盘来了,你们容家胆子真是不小啊!你们问过本后的意见吗?”冰娆嗤之以鼻道。

“我、我不要那一千万上品晶石了,还不成吗?”中年女子沉默良久,才一咬牙道。她算看出来了,这白胡子老头跟沧云皇室肯定有关系,不然,沧云皇后又怎么会为了他来刁难自己?而这事的起因,正是那一千万啊!所以,她只能服软。

可惜,她的服软却没能换来冰娆的心软,冰娆依然命令侍卫查封了伶人阁,同时又派人去沐云通知沐云皇室前来领人。

这样的事实,令中年女子吓得直接昏厥了过去。

两日后,沐云派来了沐天昶,同时,容家人也跟了过来。

冰娆接待了沐天昶后,却是一言不发,看得沐天昶都有些胆战心惊,而他身后的容家人更是大气都不敢喘,冰娆这上位者的气势实在是太强大了啊!

良久,晾了他们一会儿的冰娆终于开口道:“容家挺本事的,居然跑到沧云皇都开风月场所,你是不是觉得咱们沧云的人都人傻钱多,很好宰?”

“误会,这是个误会!”容家人来的是位长老,在容家颇有地位,一听冰娆的话便连忙卑躬屈膝的讨好笑道。

笑话,不讨好行吗?现在流云大陆谁不知道冰娆惹不起啊!

“又是误会吗?容家的伶人阁不到三个月时间,便从沧云赚了五个亿,并且一分钱的税都没有交过,这也是误会?”冰娆笑眯眯问道。

沐天昶听了冰娆的话倍感诧异,三个月不到就赚了五个亿?我去!这可真是暴利啊!

转头,沐天昶也有些面色不善的看着容家长老,该死的!咋总给他们沐云惹麻烦呢?不知道沐云皇室现在都在夹着尾巴做人吗?

被冰娆质问,被沐天昶责怪的容家长老,想死的心都有了!真不知道沧云皇都伶人阁的负责人是怎么搞的,咋就惹上冰娆了呢?

斟酌着,容家长老缓缓开口:“这、这个…”其实,他是想说这本就是个暴利行业啊!可话到嘴边,他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了!

这时,容家长老又听冰娆道:“伶人阁菜品太贵,咱们沧云老祖宗好奇的去吃了一顿,就欠了你们一千万,这笔钱,当然由我来还!”

“……”我去!还有这样的事?

容家长老听了冰娆的话,这次都想给她跪了,话说,你们沧云老祖宗去伶人阁吃什么饭啊?还欠钱?而这事,他之前真是一点风声都没听到,不然,哪里会如此被动啊!

沐天昶听了冰娆的话也颇感诧异,不过,聪明如他自然明白,冰娆是准备拿容家开刀的,如果沐云皇室想要袒护容家,就要掂量掂量沐云的实力了!

沐天昶自然不想与冰娆为敌,可容家乃是他的外家,他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容家被冰娆灭掉吧?

纠结着,沐天昶开口道:“沧云老祖宗既然喜欢伶人阁的菜,就让伶人阁的厨子每天上门给他老人家做好了,还收什么钱!”

“对!对!不收钱!咱们伶人阁不收沧云老祖宗的钱!”听出沐天昶意思的容家长老,连忙表态道。

“据说,老祖宗砸了伶人阁的帝王包间!”冰娆继续爆料道。

“……”容家长老很郁闷,吃饭不给钱,还砸包间?这有点太过份了吧?当然,他是不敢这样质问冰娆的,只能保持沉默。

“你们伶人阁给包间起名帝王,考虑过咱们三大国陛下的想法吗?”随后,冰娆又十分好奇的问道。

“……”容家长老苦笑,只是一个名字而已,要不要这么认真啊?想当初他们起名时,也是想高端大气上档次一些,可现在被冰娆这样一上纲上线,他整个人都有些傻眼了。

就连沐天昶都有些不高兴,一个风月场所的包间罢了,居然敢叫帝王?

看到沐天昶脸色有些黑,容家长老恨不得缩进泥里算了,呜呜…这算是他们容家命中一劫吗?

“你们容家也是本事,开风月场所都开到沧云来了!谁允许你们跑这里来扰乱沧云风气的?”突然,冰娆一拍桌子,暴怒吼道。

容家长老被冰娆这样一吓,直接扑通一声跪到地上,小脸更是煞白,他们容家只是想赚钱而已,现在好了,惹了这位姑奶奶了!呜呜…这都是命啊!

“敢来沧云皇都宰人,你们容家是当本后不存在吗?”冰娆根本不理会快吓尿的容家长老,自顾自的道。

“沐天昶,沐云皇室是不是应该给本后一个交待?”转头,冰娆又轻瞥了眼沐天昶,淡淡问道。

沐天昶无言,冰娆连他的面子都不给了,他还能说什么呢?

“从即日起,伶人阁必须退出沧云,从沧云搜刮走的高额财富被番数没收,同时,容家要给沧云精神损失费做为补偿!”不等沐天昶反应,冰娆便直接说出自己的决定。

“沧云皇后,这怎么可以?”一听财富要被没收,容家长老当即反应过来,并连忙反对道。

“你是说,不可以吗?”冰娆淡定自若的看着容家长老道,眸中的神情似笑非笑!

容家长老不敢吱声,沐天昶也不说话,因为他知道,容家是命中注定要有此一劫,不过,只要容家不灭,他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钱财嘛!乃是身外之物!

想着,沐天昶点头同意:“没问题,这都是应该的!”

冰娆淡淡一笑,她就知道沐天昶是个极其上道的人,沐云以后若是交到他的手里,必定会有一番作为!而容家长老,则直接被两人无视了,片刻过后,知道已无力更改此事的容家长老直接晕了过去。

不晕不行啊!

回去后,容家高层们不定怎么指责他办事不利呢!

“谢谢小娆儿高抬贵手!”见容家长老晕过去了,沐天昶突然笑着道。

“如果不是我要离开流云大陆了,容家必死无疑!”冰娆淡淡道,但现在嘛,当然是钱更重要!因为冰激淋说了,没有钱在上界将寸步难行,所以,在走前她需要多敛点财!这个时候,正好容家送上了门,不要白不要啊!

说起来,她还得感激白胡子老头和雪森的胡闹呢!但这样的想法自然不能让那两个家伙知道,不然,他们非傲娇不可!

“真要离开?”沐天昶确认问道,他之前也听说了此事,但却没想到冰娆真决定要走。

“上界来要人,不走不行啊!”冰娆无奈感叹,一副完全身不由已的模样,看得沐天昶直无语。

话说,你杀了那么多上界之人,吓得沐家上界的人都老实了许多,还一副被逼无奈的模样给谁看呢?

不过,这话沐天昶自然不会说出来,并且还只能配合着点头:“唉!说的不错啊!上界祖家是我们得罪不起的!”

“可不是嘛!你们沐云的祖家怎么样?乖吗?”冰娆深以为然的赞同道,同时又问。

“很乖!”沐天昶黑线道,不乖也被吓乖了啊!说起来,他们沐云还得感谢冰娆呢!如果不是冰娆对上界之人大开杀戒,沐家上界之人又怎么会被吓到,并且还一副成天提心吊胆的小模样!

当然,这也和自己告诉沐家上界之人,冰娆同沐云有仇有很大的关系!

想到自己的机智,沐天昶都忍不住想笑了。

“乖就好,我最喜欢乖巧的人了!”冰娆点头轻笑。

“主人,我也很乖的!”突然,一道弱弱的声音在冰娆耳边响起,然后冰娆椅子后面突然钻出一个毛绒绒的白色大脑袋,对此,冰娆很无奈。

两天来,雪森这货居然也学会神出鬼没了!

看到冰娆身后一脸委屈的雪白大狐狸,沐天昶诧异不已,这是雪狐吗?不是说雪狐向来不喜人类?怎么眼前这只跟个宠物似的?

“主人,我错了!你原谅我吧!”见冰娆不理自己,雪森又连忙道。

可冰娆还是不肯吱声,并将头转到一边不去看它。

“主人,你的小森森真的知道错了,原谅我吧!我都是被那老头给骗了啊!”将毛绒绒的大脑袋凑到冰娆面前,雪森哀求着。

呜呜…主人不肯原谅它,它在这里的日子就不好过啊!

面对此情此景,沐天昶真心醉了。

这货真是高傲无比的雪狐?

雪狐啥时变得这么没有节操了?

正想着,冰娆已经站起身,给了沐天昶一个眼神,她便率先走出了大殿。

沐天昶跟在后面,某雪狐一瞧连忙跑到沐天昶前面,并紧紧抱住冰娆大腿嚎道:“主人,我是被人带坏了,你可不能不要我啊!”

冰娆闻言有些黑线,这货啥时能正常些?

沐天昶则吃惊的瞪大眼睛,显然,雪森的无耻刷新了他对雪狐的感官认知!

“主人,小森森很爱你!”轻噘起小嘴,雪森一脸期待道。

“既然爱我,那就准备下,明天带我去雪山之颠吧!”冰娆想了想,坏笑道。

“去雪山之颠干嘛?主人,你已经有偶了啊!”冰娆的话,令雪森心中顿时一颤,主人,不会是想要在收些雪狐吧?唔!主人的兽兽这么多,不是没有可能哦!

不行!主人只能是它的,它可不允许有别的雪狐来和自己争宠!

当然,冰魄那小可爱除外,谁让冰魄是在自己之前认识的主人呢!

可以说,经过了几天的相处,雪森已经有了一些宠物的认知,并且把冰娆看成了自己的私人财产,所以,它真心不希望冰娆在看上其它雪狐,呜呜…如果它被主人嫌弃了,它会伤心的!因为它已经习惯当主人的爱宠了啊!

“去雪山之颠杀人!”看到雪森那副担心的小模样,冰娆只能如实道。

“可雪山之颠只有雪狐,并没有人啊!”雪森眨眨眼,不解问道。

“没有人你怎么会知道我这里有两只黑狐的!”冰娆很无语的提醒着,看样子她的这只雪狐不仅智商欠费,记忆力费用也不太足啊!

“啊!主人是要杀他啊!”经冰娆一提醒,雪森总算想起来了,并大惊小怪道,可随后,它又忧桑道:“主人想杀他没问题,但主人不能在看上其它雪狐!”

“嗯,我的目标就是那名人类!但如果雪狐一族想要杀掉我家的紫墨和染儿,你了解后果的!”冰娆云淡风轻的提醒着。

“我不会告诉任何雪狐那两只黑狐是主人的兽!这总可以了吧?”雪森打商量道。

“嗯,真乖!”冰娆摸了摸雪森毛绒绒的大脑袋,夸奖道。

被主人摸了的雪森,开心的摇晃起自己的大尾巴并傻笑着…这一幕,看得沐天昶简直风中凌乱!

高贵的雪狐啊!在他眼中是彻底退去了它们高贵神秘的光环,不过,他到是挺好奇冰娆想杀的人类究竟是谁,那人类怎么会在雪狐的老巢呢?要知道,雪狐可不是什么好客的兽啊!

可惜,自己的疑惑根本没机会问出来,沐天昶眼前的雪狐就一把抱起冰娆跑掉了!

我去!敢抱沧陌染的女人!这只雪狐胆子可真是够大的!沐天昶暗自腹腓。

雪森抱着冰娆去了哪里呢?

自然是交给沧陌染!

接见沐天昶的只有冰娆一人,沧陌染则坐在花园中等着,雪森抱着冰娆到了沧陌染面前后,就小心翼翼的将冰娆交给了沧陌染,并讨好的笑着道:“主夫,主人我给您带来了!”

我去!这是怎么个情况?

感觉莫名其妙的冰娆,诧异的看着雪森和沧陌染,她很好奇,沧陌染啥时收服了雪森啊?她咋不知道?

更主要的是,雪森一声主夫,简直令冰娆哭笑不得!

主夫这两个字,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当然,她到是理解雪森的意思。

主人的丈夫,简称主夫!

这时,沧陌染也满意点头并接过冰娆抱进怀中。

一人一兽的交接工作是那样的流畅自然,看得冰娆一愣一愣的。

不由抹了把额上冷汗,冰娆还没等询问沧陌染他和雪森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就被沧陌染抱着进了房间。

顿时,冰娆警惕之心顿起。

天还没黑,这家伙想要干嘛?

“媳妇,咱们一起睡个午觉吧!”沧陌染将冰娆放到床上后,才笑眯眯道。

“都快晚上了,你确定要睡午觉?”冰娆看了眼时间,面色古怪的问道。

“嗯,今天都没有睡午觉。”沧陌染理所当然道。

说完,他便伸出手去解冰娆的衣服。

“等等!不是睡午觉吗?脱衣服干嘛?”冰娆有些担心道,这一脱掉衣服啊!她保准把持不住!呜呜…

“脱衣服睡才舒服啊!媳妇,你咋了?以前咱们都脱衣服睡的…”沧陌染有些幽怨道,怎么这次不愿意了呢?这让他很不爽!

“呃!主要是一会儿该吃晚饭了。”冰娆有些尴尬的解释着。

“晚饭我们不吃了,咱们睡觉!”沧陌染果断道。

“不可以!不吃晚饭会饿!”冰娆强烈反对。

沧陌染眯起眼睛,专注的看着冰娆,最后,他把冰娆看得都有些毛了,冰娆也干脆破罐破摔的道:“脱衣服睡吧!晚饭也不吃了!”

呜呜…冰娆真心觉得自己好没用!

沧陌染魅惑一笑,然后一把将冰娆抱进怀中,调侃道:“媳妇,你是不是在想…”

“没有,我啥也没想,快睡觉吧!”冰娆小脸一红,连忙道。

“可是我想了…”沧陌染邪气的笑着,然后直接将冰娆扑倒…

冰娆怒,她就知道啊!

隔天早上。

冰娆黑着一张脸出了房间去吃早饭。

正在用早餐的沧云大长老等人看到她,连忙端着饭碗躲到了一边,他们全都看出来了,皇后心情不太好…

显然,现在最好是有多远躲多远啊!

冰娆看着他们的举动,心里更加恼火,并没好气问道:“通知大家了吗?一会儿可就要出发了!”

“该通知的都通知了。”沧云大长老听到冰娆的问题,连忙回道。

“那你们先去准备吧!”冰娆道,并开始闷头吃早饭。

“媳妇,你怎么不等我?”这时,沧陌染也走进餐厅,并委屈的在冰娆身边坐下。

冰娆转头,她不想理人啊!特别是沧陌染这货!

可沧陌染却异常固执,并执着的看着冰娆。

低头吃着早餐的冰娆明显感觉到身上两道如影随形的眸光,这不禁让她如坐针毡!

“你究竟想怎么样?”无奈,冰娆放下筷子,看着沧陌染道。

“媳妇不理我,我只能当个安静的美男子了!”沧陌染一脸委屈道。

“……”冰娆闻言忍不住挑眉,有你这样安静的美男子吗?可以说,沧陌染的存在感实在是太强了,害得她想无视都不行!

轻叹着气,冰娆知道,和沧陌染较真最后输的肯定是自己!

呜呜…她这是被吃定了吗?

“媳妇,你不生我气了吧?”见冰娆似乎有松动的迹象,沧陌染连忙顺杆爬的抱紧冰娆,并笑着问道。

“谁说我不生气了?我还气着!”冰娆傲娇道。

“那媳妇怎样才不生气呢?”沧陌染颇有耐心的问道。

“除非你收敛些!”冰娆意有所指道。

“不可能!”沧陌染断然拒绝。

“……”冰娆好想撞墙,她就知道啊!

“主人,该出发了!”就在冰娆郁闷无比时,一只毛绒绒的雪白大脑袋又探了过来提醒道。

“嗯,咱们出发吧!”颇为尴尬的冰娆连忙找了个台阶下。

说完,她率先跑出了餐厅。

被留在餐厅的沧陌染则随意的瞥了眼雪森,顿时吓得雪森身上绒毛都竖起来了!

呜呜…它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吗?为嘛主夫要用这么吓人的眼神看着它?

雪森好害怕!

“主人,救命!”下一秒,雪森嚎叫着跑出了餐厅。

沧陌染看着雪森仓惶逃走的背影有些黑线,他有那么可怕?不就是揍过这狐狸一顿吗?有必要吓成这样?

十分无奈的沧陌染,叹了口气也走出了餐厅。

此刻,冰娆等人正在皇宫御花园等着他,看到沧陌染出来后,冰娆下令道:“出发!雪山之颠!”

“嗷嗷!雪山之颠,我们来了!”兽吼声随之响起,要去雪狐地盘喽!好兴奋啊!

看到眼前黑压压的兽,雪森感觉到主人都想带去,遂扯住冰娆的衣袖问道:“主人啊!只不过去杀个人类,用得着带这么多帮手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