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280章 兔子还不吃窝边草,来你连兔子还不如

华景天到的时候,已经将近十点。

安夕颜正在客厅看电视,见他推门进来,一身的风尘仆仆,便有气有心疼,连忙起身朝他走过去,“是不是日子过得太舒坦了,非得给自己找点苦头吃?”

华景天也没时间跟她解释,直接问,“她们呢?”

“母子俩都睡着了,估计是累着了,你先别上去吵醒她们,吃饭了吗?我去给你做。鳏”

华景天抬脚朝二楼走去,“在哪个房间?我上去看看。”

安夕颜无奈,“贝果之前住过的那间房。”

“好。”

华景天几步上到二楼,站在一间房门外,抬手,轻轻推开了房门。

房间亮着一盏橘色落地灯,淡黄的灯光轻轻地落在床上的母子俩身上,让华景天一颗心瞬间安定下来。

他放轻了脚步走过去,在床边缓缓蹲下来,柔和的视线落在贝果美丽的脸上,见她睡着还紧皱着眉头,知道肯定是因为他,心底的愧疚又增添了几分。

他服下身子,一个吻轻轻地落在贝果的眉心,害怕弄醒她,华景天随即放开。

然后看向睡在贝果身边的小肉嘟,小家伙不知道做了什么美梦,竟然咧着嘴在笑。

华景天一颗心都被软化了,他再次俯下身子,亲了亲小家伙胖乎乎的小脸蛋。

又待了一会儿之后,他就出了房间下了楼去。

安夕颜正在给他下面,昨天的卤肉还有不少,她就给他下了碗红烧卤肉面。

华景天靠在厨房门板上,双手环在胸前看着她,“小三呢?”

安夕颜正准备回他,一道低沉的嗓音两人身后传来,“不这样叫你会死?”

华景天回头,看着站在餐厅门口的男人,勾唇一笑,“你家老太太能叫,为什么我不能叫?”

“她是我妈!”

“我还是你哥呢。”

莫向北抬脚走过来,斜他一眼,“你家贝果可从来叫我哥的。”

华景天无语凝噎。

辈分一直都是乱的,安夕颜叫他哥,可贝果却又偏偏叫莫向北一声哥。

这股子混乱劲,实在是扯不清,索性也就不扯了,这么混着来吧。

安夕颜将面端到餐桌上,然后拉着莫向北在华景天对面坐下,一脸好奇地问,“你真的红杏出墙了?”

刚吃了一口面条的华景天差点没喷出来,他瞪她,“谁红杏出墙了?”

“你儿子说的呀,他说你这个负心汉不要他和他妈妈了。”

华景天抓狂,“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安夕颜趁机问,“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华景天看她一眼,“你们先等会,我都快饿死了,几乎整天都没吃东西。”

说完,他就开始大口吃面,那狼吞虎咽的劲儿,哪还有一点优雅?

不到五分钟,一大碗面条就被他吃得干干净净。

满足地抽过一旁的纸巾,擦了嘴角之后,他端起安夕颜给他泡好的茶水,轻抿了一口,缓缓开了口。

原来那个女人叫林露,她和华景天从小就认识,是华妈妈的一个闺蜜的女儿,两人甚至在小时候还被双方家长订过娃娃亲。

但‘神女有心,襄王无意’,林露一直深深地爱着华景天,但华景天却一直只当她是妹妹,从未有过其他想法。、

后面,林露随着父母出了国,随后一直住在国外,期间也听说林露嫁了人。

但就在前段时间,林露突然回了国,是被林家父母带回来的。

原因是,林露身体极其糟糕,除了有严重的心脏病之外,竟然还有重度精神抑郁症。

林家父母在国外给女儿治疗了这么久,一直不见成效,便想起了在国内的华氏。

试过西医之后,林父林母对其逐渐失望,便想试试中医,于是,就带着林露回了国,直接找到了华景天。

再见林露,华景天几乎不敢相认,原本美丽自信的林露已经憔悴得不成样子,比实

际年龄仿佛老了不止十岁。

那时,林露的精神状态还不错,见到他很高兴,一直拉着他的手不肯放,嘴里一直叫着,“华哥哥,华哥哥……”

对她身体做过仔细检查之后,华景天得出结论,已经是油尽灯枯。

这么多年的西医治疗,不仅没有缓解她的病情,更是将根基都破坏了,接下来,只能用中药维持,减轻她身体的病痛罢了。

贝果带着肉嘟去找他的那天,恰遇林露病情又犯了,在病房又哭又闹,谁都不要,只要他。

害怕吵到病房其它病人,华景天便将她带到自己办公室,谁料,一进办公室,林露就一把抱住了他,嘴里还说着,“华哥哥,咱们来玩抱抱的游戏好不好?我抱抱你,你也抱抱我……”

此刻的林露在华景天眼里只是一个病人,仅此而已。

但他没想到,贝果突然带着肉嘟过来了,当他反应过来要追出去解释的时候,林露突然心脏病发作……

安夕颜忍不住问,“你确定她不是装的?”

华景天看她一眼,微微皱了眉头,“她去世了……”

“啊!”

这个结局,是安夕颜万万没想到的。

华景天垂下眸子,“不过对她来说也是种解脱,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一般人根本扛不住。”

安夕颜心情也受到了影响,沉默了片刻,忍不住问,“她不是嫁过人吗?为什么他老公不管她。”

“离婚了,就是因为离婚的原因,才让她精神出了问题,连带着身体状况出了问题。”

安夕颜忍不住唏嘘出声,“太可怜了。”

“这两天我一直帮忙操办她的葬礼,手机一直落在办公室,根本没时间跟果果解释。”

原本是站在贝果这边的安夕颜瞬间站到了华景天这边。

她出声安慰他,“没事,贝果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只要解释清楚了,肯定就没事了。”

……

贝果睡得正香之际,感觉有什么东西压着她。

以为是遇到了传说中的‘鬼压床’,她吓得一个激灵,赶紧了睁开了眼睛。

借着一旁浅浅灯光,当她看清压着的那个‘鬼’时,气得抬脚就想将他踹下去。

华景天见她醒了,立马捧着她的脸颊,对着她的唇儿亲了下去。

贝果没躲及时,被他一下子就含住了。

“呜呜……”

贝果挣扎不脱,趁他舌头探进来之际,毫不犹豫,直接一口咬下去。

听见闷哼一声,紧接着,在她口腔内肆意妄为的舌头就抽了出去。

她瞪他,刚想出声,一旁原本睡得正香的肉嘟嘟突然哼唧出声,贝果也顾不上去管华景天,翻身贴近肉嘟嘟,用手轻轻地拍起他来。

轻轻地拍了一会儿,小家伙又睡着了。

贝果还来不及翻身,一双长臂伸来,直接将她从床上打横抱了起来。

贝果气得想骂他,但又害怕吵醒肉嘟,只得将满腔的怒火发泄在动作上,使劲地掐着他的胳膊。

但这也阻止不了华景天将她抱进了浴室。

一把将她抵在墙壁上,华景天对着她咬牙切齿,“贝果,你胆儿肥了?敢带着我的儿子逃跑?”

贝果气得脸蛋都红了,一双美丽的眼眸冒着火儿,“华景天,你这个负心汉,别碰我,滚开!”

华景天气得一把箍紧了她的小细腰,“你说谁负心汉?”

“你!”

“我负你哪儿了?”

“华景天,你别不要脸,都被我逮了个正着,你还想狡辩。”

“都是误会,那个女人是病人……”

“哼,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原来你连兔子还不如。”

华景天的牙都快咬碎了,他觉得做永远要比说更具有说服力。

一做她就老实。

也不打算跟她废话了,华景天一个低头,直接就咬住了她的唇瓣。

贝果挣扎,但女人的力量如何是男人的对手,而且对方还是个经常锻炼一身肌肉的健壮男人?

对方一阵攻城掠地之后,贝果身子都软成一团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