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267章 果然老婆是亲的,儿子是捡来的

安夕颜在他怀里转了个身,然后抬头看他,“今天不忙?”

“想陪陪你。”

安夕颜忍不住心情愉悦起来,“我比你工作更重要?囡”

莫向北低眸,深深地凝视着他,“在这个世上,没有谁能和你相比,你在我心里,是最重要的。鲺”

安夕颜听得心花怒放,但嘴上却依旧‘切’一声,“谁信。”

莫向北微微低头,将唇靠了上去,紧贴着她的唇瓣,喃喃低语,“我对你的心,你当真感觉不到?”

随着说话,他的气息扑洒而来,安夕颜忍不住有些心神荡漾。

她微微抬唇,两人的唇瓣立马就黏在了一起,由深入浅,吻了起来。

莫小宝一下车,就见率先下车的大白朝着某地撒欢跑去,他连忙跟了上去,跑过一个转弯,就看到不远处相拥着亲吻的两人。

他立马捂住眼睛,朝毫无顾忌继续往前冲的大白叫到,“大白,快回来,别坏了爸爸的好事。”

原本撒欢跑得飞快的大白,一听他这句话立马停住了,站在原地,抬头看着某对继续亲着的两人,哼唧哼唧地叫着,似乎在问,“小宝,他们在干什么呀?”

小宝偷偷地从手指缝里看过去,见自己的爸妈还在亲着,甚至越亲越激烈,他忍不住大叫一声,“哎哟我去,你俩这样肆无忌惮真的好么?会把我教坏的。”

安夕颜一把将莫向北推开,脸颊绯红地看了一眼莫小宝,然后将脸埋进了莫向北怀里。

莫向北则一把将她揽住,不悦地看了莫小宝一眼,然后回头对安夕颜说,“咱们进屋。”

“拿画板。”

“一会儿让佣人拿进去。”

莫向北说着,就揽着安夕颜转身朝别墅走去,在经过莫小宝身边时,直接对他视而不见。

莫小宝不满地哼唧一声,“果然老婆是亲的,儿子是捡来的。”

莫向北脸色一沉,正打算训他几句,安夕颜则停了下来,握住了小宝的手,问他,“大白没事吧?”

“医生说他最近吃得太好,有些营养过剩,需要让它饿几顿,再吃上一个星期的杂粮。”

“呜呜”

跟在他身边的大白表示抗议。

它抬着大脑袋,可怜兮兮地瞅着安夕颜,似乎在说,“我不要吃杂粮,我要吃肉啃骨头。”

安夕颜用手拍拍它的大脑袋,柔声对它说,“医生说的话还是要听的,你要乖,等你不便秘了,我再给你煮大骨头。”

一听到‘便秘’两字,大白很羞涩地垂下头去,然后悄悄藏在莫小宝身后,时不时地偷瞄一眼,那副猥琐的模样惹得

安夕颜忍不住笑出声来。

莫向北也忍不住勾起了唇角,原本冷硬的面部线条也变得柔和起来。

当晚,妹妹开始在安夕颜肚子里不安分起来,连续两次动作,让安夕颜惊喜连连。

她拉过莫向北的手,轻轻地按在她肚皮上。

妹妹好像是知道爸爸在摸她,特别给面的踢了他大手一下,莫向北忍不住笑了,深邃的眸子间满是不可思议,“小家伙真的在动。”

安夕颜满眼都是浓浓的母爱,“她在和你打招呼呢。”

莫向北信以为真,当即趴下身子,将嘴贴在安夕颜的肚皮上,跟妹妹说着话,“妹妹,我是爸爸”

六个月的时候,安夕颜将他们卧室对面的房间收拾出来,然后弄成了婴儿房。

她原想亲手设计,不料小宝自告奋勇,他对安夕颜说,“安安,让我来弄好不好?就当时送给妹妹的见面礼。”

“好啊,需要什么告诉妈妈,妈妈去帮你买来。”

“ok。”

至于孩子的一切物品,从喂养的、穿的、用的,莫老太太特意去了趟香港,经过精挑细选,都买全了。

作为外公的钟炎则亲手做了一张婴儿床,全世界独一无二,精致而可爱。

莫小宝一边嫉妒不

平一边精心为婴儿房做设计,他最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有种预感,妹妹出生之后,我在家里的地位会一落千丈。”

众人给他一致的回复就是,“不会的,最多屈居第二,你依旧是我们最疼爱的小宝。”

孕七月的时候,贝果传来好消息,她也怀孕了。

华景天从京城赶回来,准备带贝果回京城,‘暖’没法继续下去,只好暂停业。

临行前那晚,贝果依偎在孟昕怀里,对她恋恋不舍,“干妈,我真的不想离开你们。”

贝果是个孤儿,自从认了安夕颜这个姐姐之后,就多了一大家子的亲人。

其中要数孟昕和钟炎最疼她,特别是华景天不在南城这一段时间,他们待她如亲生女儿一般,不管是给安夕颜买什么,都会给她也买一份。

但凡周末,孟昕都会喊她到家里来,让她吃顿家常饭,随便住一晚上。

从来没感受过家的温暖的贝果,愈发对他们依赖,只要几天不见他们,就想得不行。

不知不觉,在贝果的心里,已经将孟昕和钟炎当成了她的爸妈。

女儿要离开爸妈了,那份依恋和不舍,自然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孟昕也有些伤感,将贝果揽在怀里,忍不住红了眼眶,“待你生宝宝的时候,干妈去看你。”

“干妈,能不能在我生之前来陪陪我,我有些害怕。”

“好。”

那一晚,贝果是和安夕颜睡的。

贝果有些紧张,说实话,她都没有做好迎接宝宝的准备。

安夕颜一直在对她做心里建设,将自己这段时间总结出来的经验都说给她听,最后对她说,“宝宝都很聪明的,你一定要爱他,用心去爱他,这样,他才能健康地发育长大。”

“嗯。我知道。”

“在那边不比南城,这边好歹还有我们,你在那边只有我大哥了,医院那边还离不开他,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姐,我知道。”

安夕颜想了想,忍不住问,“我哥没说什么时候办婚礼?”

贝果摇摇头,垂下眸去,“没说。”

安夕颜没再说什么,而是岔开话题,聊起了孕期注意事项。

第二天,一大早贝果就跟着华景天回了京城,临走之前,贝果抱着孟昕哭了一大场,从来坚强的她,终于在感受到家的温暖之后,一颗心也变得柔软性感起来

孕八月的时候,引来了小宝八岁的生日。

因为怀着身孕,今年小宝的生日简单地过了,就是全家在一起热热闹闹吃了顿饭。

小宝也没当回事,因为他要忙着装扮妹妹的婴儿房,根本没那个闲工夫去在意自己的生日。

小宝生日过后,就是新年。

往年,年夜饭都是安夕颜准备,但今年,她只负责吃喝玩乐,怎么舒服怎么来。

大家经过协商,年夜饭就交给了莫向北,究其原因,只不过是因为去年的年夜饭是他做的,味道之美,让人至今回味无穷。

开始,莫向北是拒绝的。

毕竟他不习惯下厨房,要做也都是为了安夕颜,其他人一概免谈。

最后老太太去央求了安夕颜,安夕颜偷偷地将莫向北拉到房间,主动地献吻之后,某个原本义正言辞拒绝得毫不犹豫地男人,愉快地接下了年夜饭。

今年,钟炎带着孟昕回了京城过年。

自从安夕颜婚礼之后,和京城那边的爷爷家关系渐渐融合起来,十月份老爷子八十五岁大寿,他们带着小宝一起回了钟家。

老爷子年纪渐渐大了,自然是希望万家团圆之际,他所有的子孙都欢绕膝下,享受团圆之乐。

安夕颜是没法回了,毕竟肚子越来越大,除了定期检查之外,莫向北是连门都不让她出了。

大年三十这一天,突然就下起了鹅毛大雪,莫老爷子坐在客厅里,看着外面纷纷扬扬的大雪

花,点点头,“瑞雪兆丰年,明年又是一吉祥年。”

莫小曦立马用手去摸安夕颜高高隆起的肚子,“嗯,我家妹妹肯定是个幸福又幸运的人儿。”

正在嗑瓜子的莫小宝忍不住撇撇嘴,“那当然,还没出生就被全家宠得没谱了,能不幸福?”

莫小曦斜他一眼,“你嫉妒?”

“切,她是我妹妹,我有什么好嫉妒的?”

“为嘛语气这么酸?”

“要你管!”

当年夜饭端上桌,全家皆惊呼不已。

莫小宝特骄傲,“我的爸爸是这个世上最完美的男人!”

莫小曦冲着莫向北竖起了大拇指,“三叔,下辈子我再要找男人,绝对找你这样的。”

莫小宝立马问她,“这辈子不行?”

莫小曦撇撇嘴,“已经上了贼船,下不来了。”

安夕颜坐在莫向北身边,看着眼前一大桌子的饭菜,色香味自不必说,就单单这一大桌子的量,就足以让她既佩服又骄傲。

她抬眸看向他,眉眼弯弯,里面满满都是她对他的爱,“我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整个银河系,这辈子才能嫁了你这么好的男人。”

莫向北则是冲她勾唇一笑,成熟稳重的男人在这一刻有点小得意,“心里明白就好,不用特意说出来。”

安夕颜笑了,“一点不谦虚。”

莫向北也笑了,两人相视而笑,两颗心愈发贴得紧了。

从大年三十到正月十五,安夕颜都住在老宅,整天除了吃就是睡,整个人足足重了十斤。

这让她既无奈又发愁,每顿饭之前,都嚷着‘我今天一定要少吃一碗饭’,但往往都是忍不住多吃了一碗。

吃完就开始懊恼,每当这时,莫向北就抱着她,柔声哄着,“想吃就吃,争取给我生个大胖闺女。”

安夕颜深深叹一口气,“你说她生下来会不会是个大胃王?为什么我这么能吃?以前不这样啊。”

“你还怕我养不起?”

安夕颜愁得很,“我的小公主应该是窈窕淑女型的,不该是威武雄壮女汉子型号的。”

“你想太多了。”

安夕颜的预产期是四月二十八,在距离预产期还有一个星期的时候,还是出了意外。

那一天晚上十点多,莫向北还在书房忙着,睡了一觉的安夕颜起来去卫生间,她虽然醒了,但脑子还是有些迷糊。

自她怀孕之后,卫生间和卧室都留了灯,方便她去卫生间。

每天都要进无数次卫生间,自然是轻车熟路,安夕颜半眯着眼走进去,解决完生理需求之后,就开始往回走,就在卧室和卫生间连接处,她左脚突然被什么绊住了。

本来就重心不稳,再加上绊了这么一下之后,安夕颜整个人就朝前扑去。

突如而来的意外,吓得安夕颜大叫出声,“啊”

她下意识地捂住了腹部,随后,整个人倒在了地上,紧接着,腹部开始紧缩,里面的宝宝开始不安起来,一个劲儿地踢打着。

听到安夕颜的惊叫声,莫向北立马从书房赶了过来,一推开.房门就看到躺在地上的安夕颜,他脸色大变,立马冲了过来。

安夕颜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颤抖着出声,“快,送我去医院。”——

题外话——明天继续~么么哒,假期结束,收心码字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