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266章 爸爸,你好不要脸

安夕颜下楼,刚走到一半,莫向北就发现了她,立马从沙发上起身大步上了楼梯。

“你”安夕颜想说什么,莫向北却长臂一伸,直接将她打横抱起。

转身,一边下楼一边低头问她,“睡醒了?囡”

“哼。”安夕颜扭过头不看他,也不愿理他。

机智的小宝觉得有情况,立马问安夕颜,“安安,是不是粑粑又欺负你了?鲺”

此刻,安夕颜已经被莫向北抱到了沙发旁,安夕颜挣扎着从他身上下来,然后牵起小宝的手,“走,去吃早饭。”

小宝扭头看了一眼身后一脸无奈的某男人,然后扭过头,任由安夕颜牵着他,雄赳赳气昂昂地朝餐厅走去。

莫向北跟在后面,唇角勾着笑,神情无奈得很。

小宝一边走一边问安夕颜,“安安,你昨晚睡得好吗?”

“非常好。”

“嗯,那我就放心了,你睡得好,妹妹自然也睡得香。”

“小宝,你给妹妹取个好听的乳名吧。”

“什么叫乳名?”

“就是小名啊,比如说你的小名叫宝宝。”

“那好取,直接叫贝贝。”

两人在餐桌前坐下,孟昕就端着早餐从厨房出来,听了小宝的话,忍不住笑道,“宝,你忘了,小院那条狗叫贝贝。”

前段时间,有人送了莫向北一条纯正的德国牧羊犬,要是搁以前他是不收的,但想着小院那边需要,便收了下来。

小宝很喜欢,取名叫‘贝贝’。

想象一下,一只人高马大的德牧,他取了个这么*的名字,为此,德牧拒食抗议两天,最后在小宝美食的诱惑下缴械投降。

小宝一听,小鼻头一皱,“对哦,那妹妹叫什么呢。”

安夕颜一边吃着早餐一边说,“不急,还有五个月呢,你慢慢想。”

“好,这事就包在我身上,我保证完成任务。”

莫向北在安夕颜对面位置坐下来,孟昕看着他问,“向北,你昨晚几点回来的?我一点不知道,早上起来见到你,还吓了一跳。”

“到家快凌晨两点。”

“那么晚了,还赶回来做什么,怎么不在京城那边住下?”

莫向北抬眸朝对面看了一眼,唇角微扯,“本来已经住下的”

他话刚开口,对面原本低头吃早餐的安夕颜,立马抬头狠狠地瞪他一眼。

莫向北立马住了口,紧抿着唇角,深邃的眼眸中透着无奈的宠爱。

孟昕见他话说到一半不说了,立马看向安夕颜,安夕颜见她看过来,立马心虚地垂下头去。

“怎么了?”孟昕感觉到了异样,随即看向莫向北,“是不是丫头让你回来的?”

莫向北扯了扯唇角,“不是”

“肯定是!”孟昕无奈地看着垂头只顾着吃早餐的安夕颜,无奈地说,“你这个孩子,向北出差多累,你让他半夜赶回来做什么呢?”

安夕颜本来就委屈,此刻又被孟昕无辜一顿说教,更觉得委屈。

她抬头,看着孟昕,一脸受伤,“妈,我没有,不是我让他回来的,他回来我根本不知道。”

“可向北说了,他本来已经住下了。”

安夕颜气得瞪眼,“你怎么不问问他昨晚干了什么好事?”

孟昕立马又看向莫向北,眼神中透着疑惑。

莫向北看着生气的安夕颜,无奈地解释,“昨晚喝得有点多,手机落在一客户的车上

“我来说。”安夕颜突然打断莫向北的话,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之后,随即对孟昕说,“妈,我真怀疑我是不是你亲生的。”

不等孟昕开口,一旁的莫小宝立马叫了起来,“安安,你也有这种想法吗?我也时常有的。”

莫向北冷冷斜他一眼,“你闭嘴!”

莫小宝瞅着他,嘟着嘴儿,“哼,我就不是你亲生的。”

莫向北直接对他这句抗议无视。

孟昕娇嗔地看着安夕颜,“怎么还像个孩子。”

安夕颜嘟着唇儿,“妈妈,你根本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你就先说我。”

“那到底出了什么事?”

安夕颜抬手一指莫向北,“我昨晚给他打电.话,是个女人接的。”

孟昕一愣,随即说道,“或许是他秘书”

“那个女人自称是他老婆!”

说这句话时,安夕颜是咬着牙说的。

一想起昨晚的事,她心底的火儿就往外拱,压都压不住。

孟昕一听,立马看向莫向北,“向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手机被那个女人捡到了,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太清楚,只是知道她对颜颜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把颜颜给气着了。”

孟昕听了忍不住皱了眉,“现在的女孩子怎么就这么不自重。”

“那边会给我一个明确的说法,如果颜颜愿意,对方会亲自上门道歉。”

安夕颜听了,忍不住哼了哼,“整天在外给我招蜂引蝶,自身原因,还能怪别人。”

孟昕听了,忍不住抬手拍她一下,“你这孩子,怎么能怪向北,这事就是怪那个女人。”

“妈,颜颜说得对。”莫向北也不气,俊美的脸上带着笑,“爹妈给了一副好皮囊,又天生一副好气质,再加上有点小钱”

“爸爸,你好不要脸!”坐在他斜对面的莫小宝实在听不下去了。

安夕颜立马朝他翘起大拇指,表示赞同。

孟昕对着他们母子俩摇摇头,然后对莫向北说,“你看你把他俩都惯成什么样。”

莫向北唇角扯了扯,什么话都没说。

只要安夕颜不再生气,怎样都无所谓。

莫向北对安夕颜的宠爱,已经到了没有底线的程度。

作为小孕妇的某女人,到现在还不自觉

早饭过后,莫小宝带着大白去了宠物医院,安夕颜则让人将她画板搬到了院子里,对着一盆菊花慢慢画了起来。

莫向北开完一个简短的视频会议,就下了楼来,在客厅遇到李婶,便问,“夫人去哪儿了?”

“夫人在院子里画画。”

莫向北大步出了别墅,走过一个拐角,就看到安夕颜坐在不远处,面前支着画架,正认真地画着什么。

现在已入了深秋,虽然今天的太阳不错,但还是有些冷。

安夕颜静静地坐在那里,身穿一件深色小碎花孕妇装,外面套着一件淡黄色厚外套,脚上穿着的是莫向北特意从意大利给她定制的孕妇小皮靴,防滑软底,穿上特别舒服。

头戴红色的毛线帽,脖子上围着同色系的围脖,长发柔顺地披在肩头,风轻轻吹来,黑发随风飘起,丝丝缕缕,让人不自觉沉醉其中。

她手执画笔,时而停下看一眼,时而沾点颜料继续画。

一蹙眉一嘟嘴,都让莫向北看得有些痴迷。

他顿了顿,随即抬脚走近,然后静静地站在安夕颜身后。

安夕颜心无旁骛,专心画着不远处的那盆开得正艳的菊花,自然不知道莫向北就站在她身后,画完轮廓之后,她就开始涂色。

很快,一朵娇艳的菊花鱼跃纸上,安夕颜左看右看,觉得满意极了。

她决定要裱起来挂在‘暖’的墙上。

放下画笔,她从椅子上站起来,或许是坐了太久,猛地一起来,头有些晕,身子也跟着摇晃一下。

突然,一只长臂伸来,直接将她揽进了怀里。

熟悉的气息袭来,让安夕颜原本受惊的一颗心渐渐安定下来。

她微微挣了一下,感觉到男人的胳膊渐渐收紧,她索性放弃,靠在他怀里,轻声问,“什么时候过来的?”

“你在画叶子的时

候。”

安夕颜忍不住抬眸看他,“那你怎么不出声叫我?”

她有个习惯,无论画什么花,喜欢先画茎,再画叶,最后画花朵。

“见你画得认真,就没出声。”

安夕颜在他怀里转了个身,然后抬头看他,“今天不忙?”

“想陪陪你——

题外话——还有五千字~零点之前会更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