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89 萧晨出柜?老爷子被气昏

萧寒和佟秋练在这个地方待了好一阵子,这过得完全是那种世外桃源的生活,而随着佟秋练的肚子一天天的变大,这萧寒的心情变得十分的复杂!

萧寒对于女人生孩子这种事情,完全是个愣头青,什么都不懂,这理论知识倒是学习了不少,但是这时间方面么……倒是真的什么都不懂,关键是萧寒其实对于佟秋练生孩子这事儿,一开始都是带着激动和喜悦的心情的!

但是自从亲眼目睹了顾珊然的生产过程,这顾南笙那半死不活的样子,这在产房里面哭的鬼哭狼嚎的,这听着外面的几个人都是心里面慎得慌,而且……为什么小孩子生出来都那么丑呢,那脸上面都是皱巴巴的!

萧寒只要一想到自家的小公主以后或许也会是那种老头脸,这心里面就有些发凉!

相比较这边的清闲,这萧家这么多天可是阴雨连绵啊,这自从佟秋练和萧寒私奔之后,这萧老爷子就没有一天心情是好的,“小易啊,你说这都一个多月了,等到你的爹地妈咪回来的时候,会不会连孩子都出生了啊!”

小易仍旧是趴在毛毯上面玩拼图,一听到孩子,小易的手顿了一下,“太爷爷,您就别操心了……”这小易的话音未落,突然就听见了一阵熟悉的声音,小易整个人浑身一个激灵,瞬间从毛毯上面跳了起来,这还没有跑到自己的房间,这去路就被人截住了!

“哎哟,我的乖孙子,想不想奶奶啊……”这太后娘娘亲自驾到了,小易只是皮笑肉不笑的冲着太后娘娘一笑,只是这太后娘娘直接身处两只手,就开始使劲儿的蹂躏小易的小脸,“哎呦……我的宝贝儿长大了啊,让奶奶亲一下……”

“那个奶奶……我都已经这么大了,您还叫我宝贝儿什么的……”这小易总觉得这个称呼真的是听起来怪别扭的,尤其是此刻的太后娘娘冲着小易笑得未免太诡异了吧,弄得小易都觉得浑身不自在了!

“什么这么大了啊,你在奶奶眼里永远都是个孩子,永远都是那么的可爱,小宝贝儿,哈哈……最近长高了一些啊,发育还是不错的!”小易默然,我正是在长身体的年纪啊,能不长个儿么?

“嘿嘿,那是奶奶这么长时间都不来看我了,奶奶,你是不是都把我忘记了啊!”这小易虽然在心里面开始吐槽,不过这嘴巴上就像是抹了蜜糖一样,甜的让人心尖发颤,偏偏,我们的太后娘娘就是吃这一套!

“哎呦,奶奶什么时候不想我们小易了,可想死奶奶了,来来,奶奶抱一下!”这太后娘娘年轻的时候,不是很喜欢小孩子,所以这就算是自己生了萧寒之后,也没有见她母爱泛滥!

这小易一出生吧,这太后娘娘突然就开始变得母爱爆棚,并且呈现出了泛滥的趋势,小易被勒得都有些喘不过气儿了!

“奶奶……你要勒死我了!”小易伸手这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放,这太后娘娘将小易抱在怀里面,那又是揉,又是搓的,那叫一个起劲儿啊!

“好啦好啦,那奶奶轻一点儿啊,我们小易软乎乎的,真是好捏啊!”小易满头黑线,好捏?我要不要给你送个泥娃娃,让您慢慢捏啊,真是受不了了,奶奶还能正常点儿么?真是搞不懂爷爷是看上了奶奶什么了!

这小易或许是受到了佟秋练的影响,在他的心里面,女人嘛,就要和妈咪一样,处变不惊,惊才绝艳,不能像个花瓶一样,也不能像个花痴一样!但是奶奶……哎——算了!

这太后娘娘刚刚松开手,小易得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这还没有缓过神呢!这太后娘娘接着冲着小易一笑……这太后娘娘保养的很好,这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但是看上去也就是四十出头,是那种典型的养尊处优的贵妇!

“吧唧——吧唧——”太后娘娘随即在小易的脸颊各亲了一下,这小易忽然就感觉到了一道视线射向了自己,他只是悻悻地一笑,“奶奶,爷爷,你们什么时候过来的啊……”

“萧默,你有没有觉得,这个臭小子笑起来的时候,越来越像萧寒那个死小子了!”小易默然,一口一个臭小子,一口一个死小子的!

这明明刚刚还和颜悦色的对着自己聊着一口一个乖孙,一口一个宝贝儿的,哎——这大人的心思真的是很难猜啊!

“是有点儿像,不过萧寒小时候可没有小易这么的可爱啊!”萧默只是一笑,带着成熟男人的固有魅力,萧默这种经过了岁月沉淀的魅力是萧寒没有办法比的,小易直接跑到了萧默的身边,伸手抱住了萧默的大腿!

“爷爷……我想你啦,你想我没?”小易和萧默的关系一直很好,因为在小易缺席了父爱的这几年,萧默是陪伴小易时间最长的男性,况且萧默具备了男性应该具备的几乎所有的美好特征,成熟稳重,宽厚大度,彬彬有礼……

在小易看起来,爹地固然是优秀的,但是和爷爷相比,总是觉得少了一些什么东西!

“当然想啊,来来来……爷爷抱一下!”萧默说着一把将小易抱了起来,小易则是顺势搂着萧默的脖子!

“行了你们两个,真是腻歪死人了!”太后娘娘说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又恢复了以往的端庄贵气,好像刚刚在哪里抽风脱线的人不是她一样,这里的人所有人对于太后娘娘这种行为都是习以为常了!

太后娘娘十分从容的走到了萧老爷子的面前,“爸——”

“别叫我,萧寒这个蠢货找到了没?”太后娘娘真是在心里面捏了把汗啊,这萧老爷子眸子凌厉,说实话,这太后娘娘刚刚见到萧老爷子的时候,被这个老爷子嫌弃的不行,这一晃眼都过去三四十年了,这太后娘娘对于老爷子心里面还是存着一份敬畏之心的!

“爷爷,太爷爷这几天心情特别不好,这从混蛋,禽兽,混账……骂到了蠢货了,爹地也是够可怜的!”小易趴在萧默的耳边,轻轻的说!

“这几天心情都这么差?”若是真的如此的话,这萧默就要考虑到底要在这里待多久了,总不能说每天都面对着老爷子的这一张扭曲夸张、愤怒爆棚的脸吧!

“本来就是因为爹地擅自拐走了妈咪的事情,这几天他和白家的太爷爷下棋,一直没有赢过,所以心情不好吧!”萧默心里面算是明白了!

萧默就知道自家的老爷子怎么会一件事情影响这么久呢,“爸,萧寒这个臭小子本来就是个别人捉摸不透的人,他要是想要我们找不到,我们也是没有办法的,他总不会躲着我们一辈子的,总归是要回来的,您就别这么大火气了!”萧默说着抱着小易走了过去,太后娘娘自动自觉地站到了后面一点!

“你居然还好意思说,萧寒不是你儿子啊,你还能不能好好地管管你的儿子啊,真是的,你要是当初好好地管管你的儿子,现在能出这样的事情么?居然带着老婆跑了,胆子也是真够大的!”萧默也是抱着小易默默地向后退了几步!

这老爷子若是开始训斥人了,这就会开始喋喋不休,关键是……这年纪大了,这不仅仅是骨骼开始松动了,这牙齿也开始松动了,这开始训斥人的时候,那叫一个唾沫横飞啊,啧啧……

你要是站在他的面前啊,这脸都不用洗了,这三个人只能低着头,不敢说些什么,这个时候谁要是敢顶撞老爷子,这可不得了了,那肯定是会遭到更加严密的训斥的!

这三个人等了十几分钟,看着老爷子慢慢的语速都变慢了,这心里面也稍稍松了口气。太后娘娘笑着走过去,给老爷子斟了杯茶,“爸,喝口水吧,润润嗓子,您看您,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让您操心,真是我们小辈做得不对啊!”

“嗯!”萧老爷子显得十分的傲娇,不过还是伸手接过茶,你还别说,真的是有些渴了,“你们知道是你们做得不对就好!”

“等到萧寒回来,我们绝对会对他进行严厉的思想教育的,爸,你就放心吧,喝口茶!”太后娘娘这哄老爷子这一招是屡试不爽啊!

这萧晨正好和白少言出门回来,这不知道是从哪里回来的,这身上面还带着一身的酒气,老爷子顿时这脸就拉了下来,大家面面相觑,心里想着,完蛋了……

而萧晨此刻看到了久违的太后娘娘,直接一下子冲了过去,一把将太后娘娘给搂住了,“妈,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啊,真是的,想死我了!”这萧晨说着就在太后娘娘的脸上面亲了两下子,萧默在一边轻轻咳嗽了几声!

“爸,你们真是的,回来也不知道通知一声,我也好去接你们啊!”萧晨这话说完,这萧默和太后娘娘都是一脸的无可奈何,这两个儿子也是真的极品了,一个和他们根本不亲近,另一个则是亲近的过头了!

太后娘娘不动声色的擦了擦脸上面的口水,这萧晨刚刚想要给萧默来个大大的拥吻,“咳咳——”萧老爷子立刻拿着拐杖,伸手戳了戳地面,发出了几声沉闷的声音!

萧晨回过头,有些疑惑,“爷爷,您怎么了?咯痰了?”

“噗——”果然是个活宝啊,太后娘娘捂着嘴巴,咯痰?太后娘娘差点笑出了声音,但是萧老爷子的神色已经够难看的了,所以太后娘娘只能憋着,不敢笑出声音,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巴!

而萧老爷子本来还是有些微红的脸色,被萧晨这话一出,直接就变得苍白了,这怒火就好像是蓄势待发的火山一样,但是我们的萧晨同志是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萧老爷子的怒火啊,还疑惑的看了看太后娘娘,又将目光转向了小易和萧默!

小易此刻就低着头,开始玩自己的手指,这个时候自己一定要做一个隐形人,而小易一脸的天真无邪,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四五岁的小孩子,一脸的茫然!

“爷爷,您该不会是真的嗓子不好吧,需不需要给您弄一点枇杷膏什么的……”萧老爷子的脸色已经难看的不能够再难看了!

其实吧,这也不怪萧晨回来萧老爷子这脸色不好看,这本来就心情不好,这萧晨还一身的酒气,从他进门开始,他们所有人就闻到了萧晨身上面这股味道,这自从小练怀孕之后,这萧家的男人就开始戒烟戒酒了,这萧晨的胆子倒是很肥啊!

“谁允许你喝酒了?”萧老爷子的冷冷的看着萧晨,关键是除了酒味,这萧晨浑身上下……

本来是穿着白衬衫,这外面穿了个驼色的呢子外套的,这白色的衬衫,现在皱巴巴的不成样子,这上面红色的那个又是什么东西……所有人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是个女人留下的!而且这睡眼惺忪的,这眼下面的乌青很严重!

这萧老爷子本来就对萧晨还没有找女朋友有些上心,这年纪大了,总是想要看着儿孙满堂的,尤其是自从被萧寒忽悠之后,这萧老爷子对于萧晨和女人交往的事情,就十分的在意!

偏偏这个臭小子每天除了和白家的那个小子腻歪在一起,就很少接触别人,那这个女人又是谁,他们萧家可不会接受一个什么随随便便的女人的!

“说吧,那个女人是谁?”萧老爷子说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萧晨的身上面,尤其是小易,好奇的盯着萧晨,哈哈……小叔叔是谈恋爱了么?难怪这身上面还有口红的印子!

这小易刚刚可是看得很清楚的,这衬衫上面的红色印子就是女人的口红,说实话,小叔叔的口味挺重的啊,这女人的口红还是那种正红色,十分的惹眼,一般的女人不会买这么显眼的颜色的!

小叔叔该不会是在外面寻欢作乐的时候,和女人一夜情了吧,小叔叔果然很开放啊,胆子也很大啊,就不怕被太爷爷乱棍打死么?

这所有人此刻都是用好奇的目光看着萧晨,而萧晨则是一头雾水的看着所有人,这就是周围本来在打扫卫生的佣人都是好奇的看着萧晨,尤其是安叔,此刻就靠在一边,安静的看了好久了!

二少爷昨天天黑出门的,这都快十点钟了,才回来,还一身的酒气的,能不让人多想么?难道说我们的二少爷也终于开窍了?

太后娘娘后知后觉的才发现萧晨身上面的口红印子,太后娘娘一把上去抓住了萧晨的衬衫,“萧晨啊,你要是有喜欢的人了,你就告诉妈妈,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这佟秋练怀孕了,这太后娘娘估摸着自己想要拉着小练逛街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这已经将希望寄托在了自己的二儿媳妇儿的身上面了?

而萧晨则是伸手抓了抓头发,这一脸的不好意思和一脸的娇羞是个什么鬼啊,关键是这表情,这动作,若是一个翩翩美少年做出来也就算了,这偏偏还是个五大三粗的糙汉子,这难免让人觉得有些违和感!

“说吧,昨晚的女人到底是谁!”萧老爷子真是看不下去了,真是家门不幸啊,这可千万别招惹上了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才行啊!

这萧老爷子并不是那种老古板,萧家并不是那种找媳妇儿要门当户对的那种,毕竟他们并不需要这种联姻的方式来巩固萧家的权势,所以恋爱结婚这方面都是比较自由的!

萧寒和佟秋练这事儿吧,说实话有些误打误撞了,这太后娘娘巩固说只要他带个女人回来,她就不说什么,这萧寒就救了佟秋练,这萧家的人自然以为佟秋练是萧寒选中的人,这等到请帖发出去,各种事情都开始筹备了,萧寒才说这根本不是他喜欢的人,不过他愿意接受家里面的安排!

其实这件事情在太后娘娘的心里面一直是个坎儿,太后娘娘本来就觉得在萧寒的成长中缺失了太多,她想要萧寒能够找到自己爱的人幸福的生活一辈子,但是没有想到自己到了最后,还是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家长!

包办了自己的儿子的婚姻,而太后娘娘和萧寒的关系也是一度降到了冰点,太后娘娘为了这件事情也是神伤了很久,但是佟秋练又何其无辜,太后娘娘能够看得出来,这个女孩子爱着自己的儿子,无关门第,无关财富,只是爱着自己的儿子……

所以太后娘娘直接无视萧默的反对,毅然决然的将这门婚姻进行到底,而事实证明,太后娘娘的选择是正确的,他们现在很幸福!

“女人……什么女人啊?”萧晨真的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啊,只是茫然的看着所有人,这脑子因为宿醉的关系,头疼的厉害!

不过萧晨这种单细胞生物,虽然说有些时候有带你听不懂人话,不过这种生物对于感受外来的敌意还是很敏感的!“那个……我的头有些疼,我先……”

“站住!”萧晨刚刚想要转身上楼,就被萧老爷子叫住了,萧晨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彻夜不归,说吧,你去干嘛了!”

“我就是和小白一起喝酒了!爷爷,我都已经是成年人了,按理说我十八岁之后我就可以自由的支配我的任何事情了!”萧晨这是在*裸的说萧老爷子多管闲事啊!

小易摇了摇头,哎——小叔叔,我真是想要救你都无力回天啊,你果然是个蠢的,居然知道怎么样将自己的后路给堵得严严实实的,我也是实在佩服你!见过蠢的,但是真的没有见过你这么蠢的!

“打电话给白家,让白家的二小子过来一趟!”安叔立刻点了点头,走到了座机旁边开始拨电话,而萧晨则是抓了抓头发,真是的,老爷子今天是抽什么风啊,哎……看样子注定是躲不过一阵严刑逼供了!

“哎呦,现在拿国外的一套来糊弄我么?人家成年了,就开始不伸手找家里面要一分钱了,你倒是也学学啊!”萧老爷子十分不客气的说,萧晨伸手抓了抓头发,这头发本来已经乱的可以了,这一抓更是凌乱!

“爷爷,我拿的也不是你的钱啊!那是大哥的钱……”萧晨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这萧老爷子的听力好啊,整个脸都沉了下来!

“哼——那也是我们萧家的钱,你还没有毕业,就沾染上了花天酒地的恶习?”这萧晨二十出头了,在国外虽然也和一些人朋友同学出去喝酒,但是夜不归宿的时候,总会打电话通知家里面的,这次倒是好了……

不仅仅是没有打电话通知家里面的人,这还弄得口红印子回来!

“爷爷,我没有,我就是和小白一起出去喝了点酒,本来白大哥也在的,但是白大哥临时有事先走了,就剩下我们还有几个朋友了,我们真的没有花天酒地!”萧晨不知道老爷子是从哪里看出来他出去花天酒地了!

“那你身上面的口红印子是哪里来的,别和我说是男人弄上去的!”萧老爷子直接一个拐杖甩了上去,打在了萧晨的身上面,这萧晨直接下意识的开始跳脚!

“爷爷,这口红印子还真的是男人弄上去,真的不是女人的……”

萧晨这话音未落,这所有人都是直接愣住了,而萧老爷子直接是两眼一翻,直接昏死了过去,“爸——”“爷爷——”“太爷爷——”这各种声音开始此起彼伏,而萧老爷子昏死过去的一瞬间,脑子是炸开的,男人的……男人的……造孽啊!

此刻的萧寒和佟秋练才刚刚起来,萧寒从伸手抱着佟秋练,两个人的身子紧紧的贴合在一起,佟秋练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来自萧寒身上面灼热的体温,清晨的阳光照进来的时候,佟秋练就醒了,佟秋练伸手攥住了萧寒放在自己的腰上面的手!

“醒了?”萧寒的声音从伸手传来,而萧寒这货是典型的一大早喜欢发情的那种,这一张嘴直接含住了佟秋练的耳垂!

佟秋练自从怀孕之后,这浑身上下变得更加的敏感,尤其是这一大早的,神智并不算很清醒,她的嘴巴里面不自觉的发出了令人害羞的声音,佟秋练张嘴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别咬着,其实……”萧寒伸出舌头轻轻的舔了舔佟秋练的耳垂,“我很喜欢听!”

“一大早的,别这样!”这佟秋练已经过了头三个月了,这按照医生的说法,其实两个人是可以做那个啥了,这个萧寒也是一直没有闲着,这出来之后,折腾的佟秋练每天都是到了后半夜才能睡觉!

“我怎么样了……”这萧寒说着又开始上下其手了,这佟秋练还要顾及着自己的肚子,这完全是不敢太大的动作的啊,这可便宜了萧寒了,萧寒完全是肆无忌惮的开始乱摸,佟秋练这完全是防不胜防啊!

再者说了,这敏感的体质,也是让佟秋练十分的郁闷,这总是发出那种令人害羞的声音,也真是够了,但是萧寒似乎并不打算放过佟秋练,直接翻身到了佟秋练的上方,这还要小心的不能压着佟秋练的肚子!

“萧寒……一大早的,等会儿他们该叫我们出去吃饭了!”这家人很是热情,因为知道佟秋练怀孕之后,每天都会给佟秋练准备一些十分营养的膳食,弄得佟秋练倒是十分的不好意思!

“我又不做什么,我就是想要亲亲你而已……”萧寒说完就直接堵住了佟秋练的嘴唇,萧寒以前从不知道,原来吻一个人也是会上瘾的!

等到两个人下楼的时候,这佟秋练的嘴唇就有些红肿了,这夫妻两个人也是过来人,只是捂着嘴巴笑,“都怪你!”佟秋练说着伸手掐了一下萧寒的手臂!

萧寒则是笑着搂住佟秋练的肩膀,“这段时间我们这边有个花圃还不错,你们有车子,可以去那边转一下,挺好看的,我们这边没有什么游乐设施,估计再住一段时间你们就会觉得有些枯燥了!”中年女人说着给佟秋练准备了早餐!

“不会,我觉得这样的生活挺好的!”十分的惬意,而且这里的人远离了城市的勾心斗角,每个人都活得很自在!

两个人吃了饭之后,萧寒就骑车载着佟秋练,萧寒这虽然还算是个新手,不过上手很快,现在载人也没有问题,萧寒穿着白色的衬衫,锁骨处的纽扣是开着的,露出了精致的锁骨,那上面项链挂着他们的结婚钻戒,黑色的长裤,将萧寒整个人的温润气质衬托的淋漓尽致!

而佟秋练则是穿着洁白的长裙,长裙前面点缀着黑色的纽扣,头发是随意披散着的,在风中肆意的飞扬,佟秋练伸手搂住了萧寒的腰,两个人穿的赫然是情侣装!

这萧寒不知道怎么的,最近迷上了这种情侣装,一开始的时候,佟秋练还有些不好意思,这房东家的两口子,每天看到他们都是捂着嘴巴偷笑,不过这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

这两个人刚刚到了那边,就发现,这里是五彩斑斓的各色的花,佟秋练倒是在见过其中的一种花,“这是Caroline?”佟秋练似乎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见这种花,粉色的花,有的还偏橘红色,叶子很小,很是惹眼!

“嗯,听说这里种植的都是长寿花,也就是圣诞伽蓝菜,Caroline不过是其中的一个品种而已!”这里的花真的是颜色各种各样,有绯红、桃红、橙红、黄、橙黄和白等,看起来十分的惹人喜爱!

“这种花不是都到圣诞的时候才会开花么?”佟秋练俯下身子,伸手摸了摸那柔软的花瓣!

“或许是这里的气候很适合他们生长吧!”而萧寒则是直接从自己口袋里面拿出了相机,这快门的声音一响,佟秋练才回头瞪了萧寒一眼,“你又偷拍我?”

“这可不是偷拍,是光明正大的拍照!”萧寒说着笑着走到了佟秋练的身侧这片花田很大,若是走过去的话,或许要耗费很长的时间,这萧寒是极其不愿意走的,但是佟秋练似乎对于这个花田十分的热衷!

“要不你亲我一口吧?”萧寒最近耍起无赖是越来越得心应手了,这佟秋练早上就被萧寒弄得有些恼怒了,这一听萧寒这话,只是看了萧寒一眼!

“我要是说不呢?”佟秋练的脸上面没有什么笑意,这本来出来玩就是高高兴兴的,这货三不五时的就让自己下不来床,这佟秋练对他那是积怨已久了!佟秋练转过身,“难道你每天就只是在想那事儿么?”

“那是因为是你,别的人我才懒得想呢!”萧寒似乎感觉到了佟秋练有些生气了,哎……这怀孕的人真是难伺候,尤其是佟秋练这种,不知道怎么的,这情绪的波动很大,时好时坏的,这萧寒根本就是捉摸不透的!

“那还真是谢谢你了!”佟秋练冷哼一声,这萧寒伸出去的手悬在了半空中,这佟秋练等了好半天,愣是没有听见身后的动静,风吹叶子发出了沙沙的声音,周围也都是一些小情侣的欢声笑语,佟秋练猛然回头,身后居然没有一个人!

佟秋练忽然被一种巨大的失落包围起来,自己刚刚也没有说什么啊?难道说他生气了?“萧寒……”佟秋练叫了一声,没有听见回声,车子还在,但是萧寒却不见了!

佟秋练放眼看了周围,没有人,没有人……萧寒呢,佟秋练觉得被一种巨大的失落和恐惧包围着,“萧寒——”佟秋练又喊了一声,只是惹得周围的人纷纷看着佟秋练,但是却听不见任何的回应,佟秋练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是被抛弃了!

佟秋练快步的在花圃里面走着,这种植物是那种观赏性很强的,但是它的叶子上面有一些钝齿,佟秋练走的很快,这些钝齿,在佟秋练纤细白皙的脚脖子上面和脚面上面剐蹭,倒是划出了一些血痕!

“佟秋练——”忽然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佟秋练猛然回头,萧寒就站在原来的地方,佟秋练的心头一紧,就快步要回去,“你别动!”萧寒的声音生硬,佟秋练已经忘记了萧寒上次用这种口气和自己说话是什么时候了!

果然是最近自己太放肆了么?有些肆无忌惮了么?佟秋练想着心里面就觉得憋屈,萧寒则是快步走了过去,直到站到了佟秋练的面前,“你在干什么!”萧寒的声音很冷,似乎带着一点怒气!

佟秋练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忽然身子一轻,整个人就被萧寒整个打横抱了起来,“搂着我!”佟秋练听话的伸手环住了萧寒的脖子,佟秋练看见萧寒的侧脸都显得生硬得很,难道说真的生气了!

“那个……”佟秋练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忽然就在萧寒的侧脸亲了一下,萧寒不作声,佟秋练咬了咬嘴唇,又在萧寒的嘴角亲了一口,萧寒仍是不说话,佟秋练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是搂着萧寒的脖子,她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萧寒那显得有些急促的心跳!

“生气了?”佟秋练最终还是问了出来,萧寒将佟秋练放到了自行车的后座上面,“等着!”说着就大步朝着一个方向走了,佟秋练咬了咬嘴唇,自己刚刚也没有说什么吧,怎么就生气了呢!

等了五六分钟吧,萧寒就回来了,手里面拿着一个带子,不知道装了什么,佟秋练还没有说什么,萧寒直接蹲下身子,伸手将佟秋练的细带凉鞋脱了下来,佟秋练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脚面上面被划出了一些血痕!

“那个……”

“佟秋练,你可真是厉害啊,我就是离开一小会儿,你就把自己折腾成了这个样子,你也是厉害的!”萧寒说着还是轻柔的帮佟秋练擦了药,张嘴吹了吹涂在上面的药水!

“谁让你忽然就消失的,我……”

“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萧寒抬头看着佟秋练,佟秋练咬着嘴唇,心脏瞬间就被什么东西瞬间填满了,他点了点头,萧寒慢慢起身,在佟秋练的额头印上了一个吻,“我就是去问了点事情而已,以后我要是离开了,你就站在原地,不准乱跑!”

佟秋练点了点头,萧寒微微叹了口气,怎么觉得像是在哄一个小孩子一样啊,哎……

“萧寒……”佟秋练看着萧寒,这个男人此刻正半蹲在地上面,帮自己擦药,神情温柔专注,萧寒抬头看着佟秋练,“你过来一下,我有话和你说……”

萧寒则是微微抬起身子,这刚刚靠近,佟秋练稍微倾身,在萧寒的嘴唇上面轻轻的印上了一个吻,很轻柔,周围微风和煦,佟秋练刚刚想要抽身离开,萧寒则是直接反守为攻,直接伸手搂住了佟秋练的腰肢,“这样就算了?”

“唔——”佟秋练伸手捶打着萧寒的肩膀,但是这都是做的无用功!

萧寒这个吻带了一些惩罚的性质,这佟秋练的嘴唇都被咬破了,直到尝到了唇齿之间的血腥味道,这萧寒才罢手!

这佟秋练是光着脚回去的,这被划伤了,鞋子也是穿不来了,萧寒是抱着佟秋练回去的,佟秋练则是一只手搂着萧寒,一只手拿着鞋子,这刚刚进门,中年女人就直接迎了上来,“怎么了啊?你的脚怎么了?”

“某人太蠢了呗!”萧寒说着将佟秋练抱到了椅子上面,佟秋练则是瞪了萧寒一眼!

佟秋练微微抬头,就看见了这家的女主人冲着自己笑得好诡异啊,“我刚刚炖了汤,你的嘴唇喝汤没事么?需不需要放凉一下!”佟秋练顿时满脸通红,“哈哈……年轻真好啊,真是恩爱啊!”

佟秋练真是觉得丢死人了,佟秋练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居然是破了三个地方,“萧寒,你是不是属狗的啊!”

“你以后再把自己弄着这个样子,我就让你几天下不来床!”佟秋练愕然,这个男人真是精虫上脑了吧,每天都是想着这个事情,但是偏偏在这个事情上面,佟秋练一直都是处于弱势,哎——禽兽啊!

只是他们都不知道,此刻在萧家的大宅里面,正上演着一场疾风骤雨呢,这萧晨自然就是大家讨伐的对象了!

“小叔叔果然厉害啊,就是爹地都没有将太爷爷气得昏死过去,啧啧……果然说那句话说的对,这也是无知的人胆子越大啊,和男人在一起?那我以后该叫那个人什么呢?叔叔?小叔的媳妇儿,婶婶……”好苦恼,小易蹙着眉头!

话说小易想得似乎有点多!

------题外话------

这是大结局之前的最后一章了,明天或者后天回更新大结局,因为会写的多一些,或许明天不能及时更新,若是明天没有办法更新,后天也会更新的……之后会更新一下洛阳和长安的番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