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88 甜蜜的负担

佟秋练这一觉睡得很沉,或许是白天奔波太累了,所以她睡了很久,等到佟秋练被轻轻摇醒的时候,萧寒告诉她已经到了目的地了,佟秋练揉了揉眼睛,这两个人完全是轻装上阵的那种,什么东西都没有,所以很快的下了飞机!

刚刚下了飞机,佟秋练就感觉到了一股热气扑面而来,这佟秋练和萧寒身上面都是穿着毛衣呢,佟秋练将毛巾脱下来搭在手上面,“这里到底是哪里啊?为什么觉得好热啊!”

萧寒只是但笑不语,只是牵着佟秋练就往前面走,而出了机场之后,两个人就直接坐上了一个类似三轮车的交通工具,佟秋练放眼看过去,好像都没有什么轿车之类的,而且这里的植被很奇怪,说是热带植物吧,又不是,但是也不是那种温带植物,这里的景观很奇特,而且人们的肤色也都是白色人种偏多!

这里的风温暖舒适,佟秋练只是悠闲地看着周边的风景,而萧寒已经和前面的拉着他们的中年男子交谈起来!

“这里都是民宿,他说我们可以住在他们家里,你觉得怎么样?”佟秋练点了点头!

当车子缓缓在一座建筑物门口停住的时候,佟秋练和萧寒都是比较诧异的,“你们下车吧!到了……”(这里了大家就当做他们在说英文哈,哈哈……)中年男人笑着招呼两个人下来,而或许是听见了外面的动静,里面出来一个中年女人,而随着她出来的还有一只秋田犬!

那狗狗叫唤了两声,“这是最近要暂住在我们家里面的客人!”中年男人笑着招呼两个人进来,说实话,或许是因为职业的原因,佟秋练一开始对于这个房子并没有太多的期待,但是很显然佟秋练错了!

这里的建筑每一家每一户都不一样,而这一家是明显的欧式风情的建筑,他们家墙壁上面都爬满了密密麻麻的蔷薇花,很是漂亮,而且他们家门口铁门上面也是落满了蔷薇花!

“这周围就我们家是种蔷薇的,所以很惹眼,赶紧进来吧!对了,你的夫人怀孕了,可以靠近狗狗么?”他走在前面,他们的家的那只秋田犬就直接扑了过来,他笑着摸了摸这只狗的脑袋!

“那你们这里有什么买东西的地方么?我们什么东西都没有带!”萧寒耸了耸肩膀,那人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方向!

“洗漱用品你们可以直接用我们家的,要是实在不放心也可以自己购买,你往前面走,左转就有了,不过你的夫人怀孕了,你们可以租一个车子,以后出门也方便!”萧寒和佟秋练道了谢之后,就直接走了出去!

这里的人们生活的都十分的惬意,而且每个人的脸上面都带着微笑,这种生活和C市那种钢筋水泥构建的城市是完全不一样的,这里到处都充满了温情。

萧寒和佟秋练这边是到处都充满了暖意,不过周长安这边似乎不太好,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休养调整,洛阳已经回到军部了,而周长安这次的案子结束之后,就准备回到京城了,倒是洛阳已经接受了令狐乾扔下的烂摊子,这一时半会儿,倒是没有办法抽身!

“洛阳,我过几天申请休假,我们不如去哪里玩玩吧!”周长安贼兮兮的看着洛阳,这几天因为大哥还没有走,这就是想要和洛阳牵个手都是问题,这周长宇一个冷眼扫射过来,这周长安就是有贼心也是没有贼胆的啊。

“最近很忙!”洛阳这自从和周长安算是确定了关系之后,这一直还都是原来的样子,有些时候给人的感觉,高冷的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不过周长安也是习惯了,要是洛阳哪天变得小鸟依人了,这周长安或许还觉得膈应呢!

“能有多忙啊,再说了,请个假也不过分吧,你当兵这么多年请过假么?他们倒是会奴役你!”所以说啊,这周长安有些时候就是很幼稚的那种,这要是那一股劲儿上来了,这还真是谁都说不动他!

周长安看了看此刻正坐在自家沙发上面看报纸的周长宇,“好了,我送你回去吧!”洛阳也就是从军区过来吃个饭而已,洛阳点了点头,和周长宇打了个招呼,就跟着周长安走了出去!

这门刚刚关上,周长安一个转身,直接就将洛阳压在了门上面,这门是铝合金的大门,瞬间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声响,倒是惹得里面的周长宇转头看了一眼,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眼中闪过了一丝暗淡的光!

“你干嘛啊!”洛阳压低声音,这双手几乎是刚刚下意识的抵在了周长安的胸前,“赶紧起开,要是大哥等会儿出来了怎么办?”

洛阳的声音压得很低,而洛阳的右手正好放在周长安心脏的位置,她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此刻的周长安剧烈跳动的心脏,尼玛,跳得这么快做什么,而且此刻的周长安忽然小步上前,两个人的呼吸瞬间就交缠在了一起,洛阳抬眼看了一眼周长安,似乎有些事已经有些不言而喻了!

这两个人毕竟在一起了,这洛阳也不是什么矫情的人,“周长安,你心跳很快啊,都超过了正常的跳动频率了,你这个样子没事吧!”

“没事啊,我又不是每天都跳得这么快,这也是要分人的好么?”洛阳倒是不知道,现在周长安对于这种情话倒是可以信口拈来了,洛阳只是蹬了周长安一眼,“行了,赶紧从我的身上面起开!”

“那你让我亲一下!”周长安果然是无耻的,而对于这种事情,洛阳刚刚就有预感了,她的心里面有些忐忑不安,但是也带着一点点的期待,或许在她们这种刚刚确定关系的时候,男女双方都是很渴望能够有进一步的接触的,或许是身体上的,或许是精神上的!

“那我批准了……”么?这最后的一个字直接被周长安堵住了,淹没在两个人的唇齿之间,洛阳此刻脑子又是懵的,她只能够感觉到此刻嘴唇上面那种温润的触感,周长安则是将抵在门上面的手放下来,伸手环住了洛阳的腰,洛阳身子一阵战栗!

“周长安——”洛阳只是叫了一声周长安的名字,但是双手却开始局促不安的不知道放在哪里了,周长安则是一边咬着洛阳的嘴唇,一边轻轻的说,“洛阳……抱着我!”

这种声音似乎带着一种独有的蛊惑味道,洛阳的双手轻轻的绕在了周长安的脖子上面,而就在洛阳有些分神的时候,周长安直接长驱直入,洛阳不可思议的看着周长安,因为此刻的周长安似乎已经没有了刚刚的温柔,这唇齿之间的感觉,让洛阳觉得有些疼!

“疼……”洛阳的声音本来是那种十分清冽的,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声音从嘴巴里面溢出来的时候,居然带了一点小女人的娇羞,这洛阳自己听了心里面也是一阵,这脸都有些羞红了!

而男人在这种事情上面,很多时候都有些无师自通的意味,而洛阳这声音,在周长安听起来,就像是最好的催情药一般,这周长安搂着洛阳的胳膊也瞬间收紧!

这世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而这两个人似乎是怎么都吻不够一样,周长安终于离开了洛阳的唇瓣,看着洛阳的嘴唇,殷虹的,似乎有些红肿,不过晶莹透亮的,这周长安的心里面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充斥了一半,鼓鼓的,暖暖的,洛阳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你个混蛋,都肿了,这个样子让我怎么见人啊!”洛阳是那种完全不知道,此刻的自己说话的语气有多么的娇嗔,这听得周长安的心头都开始发颤了,周长安又一次上前,这一次两个人身体几乎是没有什么缝隙的贴合在一起!

“你干嘛啊……”这种被人入侵的感觉,说实话,有些兴奋,有些刺激,但是又带着一些强烈的不安,尤其是洛阳这种,把控欲还是比较强的人,周长安则是贴在洛阳的耳边,轻轻的呵了一口气,“要不就别去军区了,留下来陪我吧!”

这话听着怎么越听越觉得是那么的猥琐呢,这洛阳狠狠地瞪了周长安一眼,伸手就要将周长安推开,但是这洛阳刚刚被周长安吻得脚步都有些虚浮了,只能靠着双手挂在周长安的身上面!

这此刻推他的力气也是小的可怜,这弄得不像是推他出去了,反倒是像在打情骂俏一样,这力气小的也像是猫爪一样!

“不要了,大哥还在这里呢,再说了,我军区的事情还有很多!”自己被抓和养病的这段时间,积累下来的许多的工作,况且这军事演习也是在最近,其实洛阳还是很忙的!

“要不我跟你回去好了!”周长安说着就突然身体动了动,这洛阳身子瞬间僵硬了,“周长安——”这三个字几乎是从洛阳的牙缝里面蹦出来的!

“怎么了?”周长安笑着搂着洛阳,说实话,“这是男人正常的生理需求啊,更何况是在自己的女人面前!”洛阳真是没有想到,这确立了关系之后,这周长安会变得这么的没皮没脸。

“赶紧给我走开,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洛阳说着又开始推搡着周长安,这次周长安倒是直接推开了,转而拉住了洛阳的手,“你这是做什么!”

“和你一起去军区啊!”洛阳愕然,看着笑得一脸灿烂的周长安,叹了口气,“你别叹气啊,我就想和你多呆一会儿!”

其实洛阳本来还想拒绝的,但是周长安这最后的话,似乎也打动了洛阳,是啊,她也想和他多呆一会儿啊,这洛阳顿时觉得心里面暖暖的,两个人就这么拉着手上了车子,但是周长安接下来的这句话,让洛阳整个人都瞬间凌乱了!

“其实吧,我顶着裤子也回不了家啊,要不我们找个地方解决一下?”这周长安没皮没脸也真是到家了,洛阳真是恨不得直接将这货一脚从车子上面踹下去!

倒是周长宇此刻站在窗口,看到两个人携手上了车子,看了看时间,“倒是挺能磨叽的,足足过去了一个小时了!”周长宇无奈的摇了摇头,只不过这脸色却是冷凝的有些可怕!

只不过他们都不知道此刻的周长宇已经在这个窗口站了很久了,周长宇目送着车子远离,倒是不多会儿吴恙回来了,吴恙看着周长宇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窗外,也不知道在看着什么,但是吴恙也不敢轻易的说什么,说实话,这自从吴恙知道了,这周长宇喜欢洛阳,这吴恙的心里面总是觉得怪怪的!

说实话,相比较那个不靠谱的周长安,吴恙是觉得大哥其实更适合洛阳的,只不过感情这种事情,他自己的都处理不好,更别提别人的了,这吴恙倒是觉得心里面别扭的要死,不过这三个人就好像是没事人一样,这不,还一起吃饭聊天呢!

吴恙心里面那个郁闷啊,这为什么人家当事人都好好地,他这个局外人倒是操心不少,真是瞎担心!

“大哥,京城那边的人过来催了,那边您在不回去……”吴恙其实和周长宇单独相处的时候,多多少少还是觉得有些不自在的!

这周长宇虽然说比他们大,但是说实话也是大不了多少的,但是他们这一起玩到大的几个人,只要是和周长宇待在一起,就总觉得像是和一个长辈在一起,这心里面总是觉得怪怪的,而且这周长宇身上面的强大气场,也是给人很大的压迫感!

“帮我订今晚的飞机,我今晚回去!”周长宇说话的从来都是这个样子,几乎不会给人一点反驳的机会,也不会允许别人置喙什么!

吴恙什么都没有说,而是拿起电话帮周长宇定机票,周长宇看着窗外,这个城市他是第一次来,或许也是最后一次来,离开之后,他仍旧是那个无坚不摧的周长宇,或许有些伤痕是需要时间愈合的,周长宇知道,只要是远离了这个城市,对于洛阳的这份感情,他就只能永远将它深埋!

这份感情伴随了周长宇很长时间,其实周长宇这几天想了很多,与其说真的是想要和洛阳在一起,而最后不能在一起的失望落寞,倒不如说,思念,想着洛阳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习惯,而这个时候,这种习惯却要硬生生的被剥离出去,很疼!

周长宇有些时候都觉得自己似乎并没有那么的喜欢洛阳,只不过当喜欢一个人变成了一种习惯之后,周长宇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吴恙看着仍旧在沉思的周长宇,只是说了一句,“今晚七点的飞机,需要通知洛阳和长安么?”

周长宇眉头一蹙,洛阳长安,长安洛阳……光是看名字就知道了当时家里面是多么的希望这两个人在一起,周长宇惨然一笑,倒是直接吓到了吴恙了,大哥,拜托你,能不能别笑得这么的渗人啊,很吓人的好么?

这周长宇似乎很少笑,这面部表情显得十分的僵硬,就是平时笑着也是那种十分公式化的微笑,这种显得落寞而又有些心酸的微笑,看得吴恙心头都觉得一阵发酸。

“大哥……机票已经订好了,还需要做什么么?”吴恙看着周长宇,这明明知道按照周长宇这么理智克制的人,是不可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的,不过吴恙的心头还是忍不住的担心!

“那件事情别说出去,任何人都别说!”吴恙怔愣了一下,那件事情?该不会说的是洛阳的事情吧!

“洛阳被绑架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吴恙的话音未落,就明显的感觉到了一道凌厉的视线射向自己,吴恙缩了缩脖子,难道说不是这个事情,“那个……还有别的事情么?”

“还有我的事情!”周长宇说话的声音依旧是冷冷清清的,这吴恙则是抓了抓头发,点了点头,这事情,就是再借他十个八个胆子他也不敢随便乱说啊,这周长宇可是真的那种想要弄死你,那就是分分钟的事情啊,这吴恙虽然脑子不够用,但是从小他们就知道,惹着谁都行,就是别惹着周长宇,这可是会出人命的啊!

“回去你就和老爷子说一下洛阳和长安的事情,我也回去说一下,这两个人好像并不着急啊,好准备爱情长跑么?”这周长宇自然说是订婚结婚的事情,这两家都不是小门小户的,这可是没这种闲工夫让这两个人磨叽!

“我知道了!”吴恙点了点头!

这吴恙在屋子里面转来转去的,总觉得这个事情要是不喝周长安说的话,估计那货要是抽风了,自己还真的是有些招架不住,但是此刻的周长宇仍旧是稳若泰山一般的自顾自的看着手中的报纸!

“那个大哥……我下楼去买点水!”这里是周长安住的地方,而且只是警局那边临时分配给周长安的,这里的设施都是比较简陋的,这喝水的话,都是从下面直接买的矿泉水,饮水机什么的,都是一直没有用过的,周长宇只是点了点头,吴恙如释重负般的直接开门跑了出去!

周长宇的眸子一闪,看了看已经被紧紧关起来的门,而此刻的房间只剩下周长宇一个人,周长宇觉得有些孤单,是啊,是孤单,这种巨大的失落感,瞬间笼罩在了周长宇的心头,周长宇微微叹了口气,放下报纸,看是闭目养神!

此刻的洛阳已经去了军区开会了,周长安则是坐在洛阳的办公室里面,开始摸来摸去,动来动去的,这里实在是沉闷的要死,这个洛家到底是处于什么样的目的,居然将一个女孩子扔到这种地方!

楼下面不时传来士兵训练的声音,而门被陡然推开了,进来的人是徐敬尧,徐敬尧倒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见周长安,“洛少校不在么?”徐敬尧的手中拿着一份文件!

“你们不是一起工作的么?难道不知道她正在开会么?”周长安对于出现在洛阳身边的所有异性都是保持者高度的警戒心理,这徐敬尧一早就看出来了,从周长安看他的眼神,他就看得出来,他对自己是有敌意的,看来是因为洛少校了,这周长安看样子也是个醋坛子!

想到了醋坛子,徐敬尧不免想到了那个眼神冷挚的男人,徐敬尧到现在都不知道施施为什么会惹到这样的人,并且一步步的发展成了这样的关系!

这徐敬尧完全不知道,这一切全部都是他自己一手促成的,这顾北辰觊觎施施可不是一天两天了,一开始只是默默地守着她,也就是因为她是有未婚夫的,等到这个未婚夫的障碍一旦消失,这顾北辰当然不可能犹豫啊,强取豪夺,无所不用其极,也要将这个女人留在自己的身边!

“应该是过几天军事演习的事情吧,我不是华夏的人,这种军事机密我自然是无能参与的,我只是过来参与一个案子的侦破工作罢了,你也不用对我保持这么的敌意!”徐敬尧笑着说!

周长安只是看着徐敬尧,对于这个人,他自然也是颇为了解的,只不过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并不是很舒服,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职业的关系,或许更多的是不投缘,有些人就是那种天生不合眼缘,这种事情没有办法!

“你哪里看出来我对你有敌意了!”周长安坐在椅子上面,伸手摆弄着桌子上面的一个飞机模型,这哪里是一个女人的办公室啊,简直是比男人还男人,这里除了冷冰冰的文件之外,就是一些军用器械的模型,整个办公室给人的感觉有些沉闷,周长安都不知道,在这种环境下面,这个洛阳到底是如何办公的!

“有没有敌意,你自己心里清楚,放心吧,我对洛少校是一点的感觉都没有的!”周长安只是冷哼一声,不说话!

但是心里面却在腹诽,你有没有感觉和我有半毛钱关系啊,只要洛阳对你没有感觉就行了!

但是很快的周长安就接到了吴恙的电话,“喂——吴恙!”周长安的声音听得出来很悠闲!

“行了,不管你在哪里,给我赶紧回来,赶紧的,现在快五点了,你最好一个小时之内能够回来!”吴恙看了看手表,他买了水在楼下面晃悠了好几圈,最终还是决定要给周长安打个电话!

“我现在在洛阳这边,回去的话,也要大半个钟头!你有什么急事啊?”周长安倒是不知道他找自己能有什么事情!

“大哥要回京城了,你难道不准备回来看一下么?”吴恙说完,周长安怔愣了几乎有半分钟,“我马上回去!”周长安说着直接跳下椅子,拉开门就一溜烟儿的冲了出去,这徐敬尧伸手摸了摸鼻子,这还真是挺幼稚的啊!

很早之前,在徐敬尧第一次接触周长安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周长安并不是一个很成熟的人,而洛阳却是异常的早慧、早熟,和洛阳谈话的时候,徐敬尧会明显地感觉到,洛阳是一个十分有思想的女性,但是和周长安嘛……

周长安的心思幼稚的像个孩子,徐敬尧真的不明白,这样的人为什么可以做刑警这个职业,这种人真的不太适合和罪犯周旋,现在的罪犯越来越倾向于那种高智商犯罪,这周长安的脑子够用么?

洛阳回来的时候,一推开门,只看见了坐在沙发上面的徐敬尧,“周长安接了个电话机六匆匆忙忙的出去了!”洛阳点了点头,不打算和徐敬尧继续这个话题!

“怎么样?那个组织有什么最新的动态么?或者是顾家有什么消息?”洛阳出事之后,军部对于那个贩毒组织给予了很严厉的打击,但是即使是这样,也只能说害死治标不治本的那种,完全是无法从源头上面将这个贩毒网络连根拔起的!

“那个组织自从前一段时间的清查行动之后,就一直没有什么动静,顾家那边……也没有消息!”因为那个贩毒网络,似乎有意向想要将手伸向军火这一块,而顾家则是一直牢牢把持着世界大部分的军火市场!

若是他们的爪子胆敢真的越了雷池半步,顾家是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的,更何况,顾家现任的家主,可是出了名的杀伐果决,冷血无情,再者说了,这顾家之前清理门户的时候,这顾北辰可就是连顾家人都是一个都没有放过啊,更别说这种和他不相干的人了!

“就知道不可能这么快就有消息的,前段时间我们端掉了他们的很多窝点,他们也是受到了重创,估计这一段时间是不会有什么消息了!”洛阳看了看徐敬尧这边送来的一些文件,“对了,这段时间你准备做什么!”

“这边迟迟没有消息,我留在这里也是没有什么用处,我打算先回家一趟,有点事情需要处理!”洛阳知道徐敬尧有个所谓的女朋友,只不过这个女朋友似乎并不是很讨人喜欢!

这次过来的人并不是仅仅只有徐敬尧一个人,这些人对于徐敬尧的私生活虽然都是讳莫如深,但是徐敬尧有时候接电话的时候,他们的眼神都是很奇怪,相反的,他们对于施施倒是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

说实话,这洛阳其实也是很八卦的,但是又不好意思问,这毕竟喜现在两个人都是各自有自己在一起的人,况且那个顾北辰,洛阳完全是敬而远之的,那个人可是国际上面的头号危险人物啊!

“那也行,这边暂时也没有什么事情,况且最近一两个月,军事演习事情也很多,我估计也会很忙!我们保持联系就行了!”徐敬尧点了点头!

周长安在听见了吴恙说周长宇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开始的时候,那心里面其实是有些窃喜的,终于是要走了,这都在这里待了多久了啊,这要是别人那就算了,这周长安还是不怕的,偏偏是自己从小就十分惧怕的大哥,这周长安倒是真的有些蔫了!

不过在几秒钟之后,周长安忽然觉得心里面有些空落落的,但是这个五六点钟的时间点,正好是下班放学的时候,这路上面有些拥堵,等到周长安到了家里面的时候,家里面已经是人去楼空了,一个人都没有!

周长安跑到了周长宇放行李的地方,都没有了,大哥真的走了……周长安拿着手机给吴恙打电话,吴恙看到周长安的电话,心头一跳,“谁的电话,怎么不接?”周长宇那毒辣的视线射过来,这吴恙只是悻悻地摇了摇头!

“没什么啊,骚扰电话!”尼玛,周长安,你这个蠢货,吴恙将手机挂断,给他发了个信息,飞机的起飞时间和出发的机场,周长安又急急忙忙的开车冲了出去!

“你在和谁发短信?”吴恙这条短信刚刚发了出去,这周长宇冷冷的声音瞬间响了起来,吴恙被吓了一跳,只能将身子往边上挪了挪!

“没有啊,我就是玩了会儿手机而已,嘿嘿……大哥,你想多了!”吴恙头上面的细汗都冒出来了,真是吓死宝宝了,真是的,果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做这种事情,真是找死的节奏啊!

周长安好不容易到了机场,还没有到登机的时间,周长安开始四处找人,这找了大半天,终于在一个角落看到了周长宇,这周长宇和吴恙都是那种比较惹眼的人,先看见周长安的人还是吴恙,终于赶来了!

吴恙的怪异举动早就引起了周长宇的注意了,顺着吴恙的视线,周长宇看见了周长安,“吴恙,这笔账,回京城我们再清算!”

周长宇的语言就像是带着寒冰一般,吴恙咽了咽口水,这件事情,说实话,吴恙并不后悔,他觉得他们兄弟之间,或许真的这么离开了,对两个人来说都会在心里面留下一个遗憾,这回去了,周长宇想要做什么就做吧,反正也不会弄死自己!

周长安还在喘着粗气,吴恙已经十分识相的到了别的地方,周长安走过去,“大哥,你一言不发就要走了?”

“我来的时候难不成通知你了?什么时候开始我的行踪要和你汇报了!”这周长安直接被噎住了,愣是半天都没有说出来话,真是的自己哪里是这个意思了,我哪里有这个胆子过问他的行踪啊,那不是纯粹的找死么?

“我肯定不是这个意思啊,大哥,你要走了,最起码和我说一声吧!”说实话,自从被周长宇揍了一顿之后,这周长安虽然和洛阳在一起了,但是对于周长宇,这心里面总是有些说不出来的愧疚!

“你现在不是知道了么?”周长宇说话的时候都是那种带着凌厉的锋芒的,谁都看得出来他其实并不是那种好相处的人,这说话的口气都是带着一种杀气的!

只不过这种口气周长安从小听到大,都习惯了,只是伸手抓了抓脑袋,“大哥,我……”

“好好照顾洛阳!”周长宇看着周长安,忽然就伸手拍了拍周长安的肩膀,“你是我从小最疼爱的弟弟,我希望你过得幸福,我们不是在健全的家庭长大的,我们都更加能够体会这种幸福的来之不易,我希望你好好珍惜这段缘分!”

周长安点了点头,是啊,若是说这个世界上面最能够体会自己的人,或许只有眼前的这个大哥了,“我会的,大哥你也要幸福……”

“我的幸福……或许还在路上吧!行了,我先去登机了,要到时间了!”周长宇说着就大步往前走!

“大哥……对不起……”周长宇迈开的腿顿了一下,怔愣了一下,“谢谢你!”周长安还是不自觉的吐出了这一句话!“不管是从前或者是现在,都谢谢你……”

“因为我是你的大哥,你是我唯一的弟弟!”周长宇说完,就像是一阵风一般的大步往前走!

“唯一的弟弟……呵呵……”家里面的还真的是不止一个弟弟呢,大哥……这个称呼看起来是那么的简单,但是这里面包含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或许就是因为大了几岁的缘故,周长宇已经承受了太多的东西了,这些东西周长安虽然不是每一件事情都那么的清楚,但是周长安绝对不是傻子,那对母子有多么的极品,周长安还是知道的!

周长安一直没有走,看着飞往京城的飞机离开,飞机慢慢的划破了夜空,什么东西都咩有留下,“长安,其实你的大哥对你真的挺好的!”吴恙伸手拍了拍周长安的肩膀,“但是他是真心祝福你和洛阳的,你别觉得有负担!”

或许这种感情就是所谓的甜蜜的负担吧,周长安点了点头!一言不发!

倒是此刻的萧寒十分的郁闷,这两个人真的去买了车子,只不过这里多是自行车什么的,这萧寒哪里碰过这个东西啊,坚决不买,但是佟秋练却是对这个表现出了异常的兴趣,“还没有男的骑着自行车载过我呢,我们就买个自行车吧,不是很浪漫么?”

萧寒无可奈何,只能买了自行车,这还专门让人将后座弄得舒舒服服的,这两个人到了路上面,佟秋练就一脸兴奋的看着萧寒,萧寒只是看着自行车,“怎么不骑啊?”

“那个……”萧寒只是推着车子,佟秋练等了半天,终于还是犹犹豫豫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萧寒,你该不会……根本不会骑自行车吧!”

“谁说的!”萧寒立刻矢口否认,这回答的倒是十分的迅速,倒是有一些恼羞成怒的嫌疑了,佟秋练倒是不紧不慢地,“你别小看人!”

“我自然不敢小看你,那你骑啊,我看着你骑!”佟秋练完全是一副悠哉的模样,倒是惹得萧寒有些怒火中烧了!

“不会骑自行车犯法么?”这萧寒从小就没有接触过这种东西,再者说了,萧寒是喜欢各种车子,但是这各种车子中也不包括自行车啊,萧寒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己在佟秋练的面前丢人了!

“不犯法,只是丢人而已!”佟秋练直接从萧寒的手中抢过自行车,直接就骑了上去,虽然说很久没有骑自行车了,但是这骑上去之后还是很好把握的,“萧寒,你从小不骑自行车,你都是在玩什么啊!”

佟秋练觉得这是童年每个人都会学的东西啊!

“这种东西太不华丽了,我根本看不上!”萧寒其实那是根本落不下面子,真是的,难道自己还真的征服不了一个自行车了,萧寒立刻又买了一个自行车,这学车的过程嘛……自然是磕磕绊绊,有点狼狈的!

------题外话------

小说会在最近的一两天之内完结,说实话,心里面还真是有些激动,又有些舍不得啊……哎——

上一章
下一章